屁股决定脑袋?

有些键政人士有个通病,觉得只要标榜自己反共,自己说什么话就都是合理的。

反共是立场,是一个人屁股所坐的位置。而言论是靠大脑想出来的。如果反共就能合理化一切,你的话都是用屁股想出来的吗?

在论坛上留言,语言上当然最好是信达雅。达雅可能比较难,那么信总能做得到。信就是说话不含糊,信息传达清楚。有那么难吗?当然不难。那为什么有些人做不到呢?

我分析,大概是小学时语文没学好。小学时期我们都学过说明文、记叙文和议论文。说明文训练列清事实,记叙文训练构建叙事,议论文则训练说理逻辑。只要在小学阶段把这三种文体学好了,就能讲出语句通顺、信息清楚、便于沟通的话。如果讲不出,说明你小学水平都达不到,还不如习近平。

反共要么用笔杆子,要么用枪杆子,再不然就是钱袋子。笔杆子是没有了,枪杆子你有吗?显然也没有;钱袋子估计更是没有。那你凭什么反共?用屁股反吗?

赞同 10
1480 次浏览
60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人性就是階級性,人性就是屁股決定腦袋,你如果是皇帝,你不會反對皇權專制,你如果是地主,你不會放棄土地租賃收入,不會支持土地國有化,你如果是資本家,你不會放棄按生產要素分配,不會支持按勞分配,根據換位思考理論,任何革命都不應該發生。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中國邊緣人 #186872 所以如果阶级斗争理论是对的话,历史就不会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消极 #186874 要求利益受損者對既得利益者換位思考比極端階級鬥爭還可怕, 要求利益受損者對既得利益者換位思考意味著否定一切變革。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要求利益受損者對既得利益者換位思考比極端階級鬥爭還可怕, 要求利益受損者對既得利益者換位思考意味著否定一切變革。

理解不等於諒解。

我是不知道在文不對題幾點的,又沒人教你換位思考以後就要「原諒對方」哦?

看閣下禮貌跟修養挺好的,所以我又解除了黑單,但不要讓我又覺得後悔了行不www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如果中共無法為大多數反共人士提供體面的生活,無法有效的壓迫反共人士的認知水平,大多數反共人士就不會改變反共立場,樓主對反共事業的唱衰不會改變大多數反共人士的立場。只要一個人沒有體面的生活,並且認知水平已經達到可以發覺沒有體面的生活與中共有關,根據屁股決定腦袋的基本原理,基本上會成為反共人士。

作者 于 5月21日 编辑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根據屁股決定腦袋的基本原理,基本上會成為反共人士。

大前提:所處位置決定立場

如果中共無法為大多數反共人士提供體面的生活,大多數反共人士就不會改變反共立場

小前提:共產黨將反對者置於壓迫的位置

結論:那麼被壓迫的人反對共產黨。

看來閣下至少懂得邏輯自洽,可惜就是你可能看不懂別人想表達什麼。

樓主對反共事業的唱衰不會改變大多數反共人士的立場。

你從哪個字看到是唱衰?你閱讀理解有問題還是眼睛業障重?

作者 于 5月21日 编辑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刺刺 #186891 樓主的帖子的最後一個段落很明顯是在唱衰反共事業,樓主宣稱反共人士沒有筆桿子,預測反共人士沒有槍桿子與錢袋子,質問反共人士憑什麼反共,是否用屁股在反共,我認為這種論述屬於唱衰反共事業。

@中國邊緣人 #186872
“阶级性”的根本是主张阶级依附,在阶级依附的观念下,皇帝注定是皇帝,永远是皇帝;地主注定是地主,永远是地主;资本家注定是资本家,永远是资本家;在共产主义哪里,先锋队(党)注定是统治者,永远是统治者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6939 那看来阶级依附的观念自古就不成立,所有的权力都是流动的。哪怕是世袭制,皇帝不还有一堆兄弟么?

@消极 #186971 君主与其统治的国民是不同的种族,才会刻意强调阶级依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消极 #187018 最荒谬的话:种族、民族是现代产物,难道古代无种族之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021 古代有血缘共同体而无民族共同体。最简单的例子,希腊人的殖民地从西西里一直分布到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但是这些殖民地上的希腊人,不构成民族共同体,他们缺乏共同的民族认同。

@消极 #187022 希腊人至少在公元前7、8世纪就有了民族认同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025 半岛的希腊人吧,而且当年的认同基本上也是城邦认同。锡拉库萨和Theodosia能有什么共同纽带?

@消极 #187029 民族认同不是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是认同彼此同源同祖。
希腊人的民族认同就是从半岛上的城邦开始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037 城邦之间不互相认为是同胞,这时候存在的是“希腊文化圈”,大家共享了奥林匹斯山诸神。

@消极 #187040 你说的“希腊文化圈”、共享奥林匹斯山文化,正是血缘同源的群体认祖认亲的表现。
民族意识体的形成开端就是这样,一些血缘同源的族邦(或者氏族群体或者方国)达成某种形式的统一认同,有了群体上的敌-我之分、亲人-外人的意识。

作者 于 5月24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041 对啊,民族共同体的开端嘛,不是民族共同体的完成。现代化和民族主义才是同步的,现代化的群体从历史资料中发明民族。发明当然不是凭空捏造,它是有历史的。

@消极 #187042 民族不可能是发明出来的,跟现代化无关,希腊人早在波希战争就牢固了自己的民族主义意识,这是现代化吗?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043 牢固民族意识需要纽带连接民族的各个组分,锡拉库萨和Theodosia互不相连,所以不存在古典的希腊民族。就像亚历山大东征形成的几个希腊化王朝一样。

为什么要现代化,因为现代化才能连接大范围的群体。

至于民族发明,简单举例,法国自称自己是高卢人后裔,但是所有资料都告诉我们,法国是日耳曼后裔,而且是法兰克人拉丁化的产物。真的高卢亲戚还在英伦呢(凯尔特人)。英国就更不要说了,昂撒和诺曼缝合,诺曼又是北欧和法兰克缝合。民族共同体不是简单的血统,它是由一堆认同组成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现代意义的民族主义是和“主权在民”挂钩的,古代没有主权在民的说法,因此古代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民族主义,只有族裔,部族,部落,城邦的认同。

@消极 #187044 亚历山大帝国统治下的是不同的人种,不是一个民族,几个希腊化王朝都是较少希腊人统治当地人,希腊人无法在那些地方扎根,希腊化改变不了那些地方人的民族身份,只能暂时让他们臣服于一个帝国(国家认同),武力征服和文化“同化”只能适用于本来就与你同源的人群。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消极 #187044 “主权在民”不是主权在外族,为什么反对主权在于君主,一种情况是君主本人与国民来源不同,欧洲有些国家是这样,不过最后君主归化于民(而不是民被君主教化);还有一种是君权长期维持,很容易出现一个试图搞“普世”帝国的君主,试图让他的帝国统一很多民族,梦想做万族之君,光荣了君主或帝国,却容易让民族陷入痛苦。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李太白01 #187043

民族不可能是发明出来的,跟现代化无关,希腊人早在波希战争就牢固了自己的民族主义意识,这是现代化吗?

我知道你卡在哪里了。“民族”的实体,作为人类学现象,那自然是古而有之。但民族主义这个概念是18世纪德国人为了德意志的振兴和扩张而发明的现代政治概念。你是用政治学概念去解释人类学概念了,千万不能混“瑶”哦!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李太白01 #186939 人性就是階級性意味著階級性改變之後立場會改變,比如一個窮人在成為富人之前支持工黨,成為富人之後開始支持保守黨,階級流動無法改變階級結構,老闆換人無法改變僱傭勞動者的社會角色,階級流動與為恆產提供私有財產保護的私有財產保障是對立的。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消极 #187040 希臘人早期的民族認同是認為他們自己是羅馬人,西羅馬滅亡之後希臘成為整個羅馬帝國的政治中心,希臘人的民族認同開始傾向於認為他們自己是拜占庭人,現代希臘人認為他們自己屬於希臘人的民族認同形成於東羅馬帝國徹底滅亡之後,我覺得希臘人的民族認同準確的說屬於國族認同。

作者 于 5月24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中國邊緣人 #187059 社会地位和政治立场往往是不相等的,只能说有相关性。而且阶级流动只是人员在阶级之间变动,并不是不保障私有财产。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natasha #187049 “希腊人早在波希战争时代就牢固了自己的民族意识”,这样说好一些

@李太白01 #187076

这是你一厢情愿了,古希腊人并没有什么民族意识,不过是成王败寇,希腊的上等人不想被俘虏当奴隶罢了。普通老百姓才不觉得自己是“希腊民族”要保家卫国,他们根本不在乎是帮谁打仗。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natasha #187077 希波战争里也有很多希腊城邦是站在波斯那一边的嘛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李太白01 #187074 我認同袁紅冰對希臘的認識,我覺得古希臘文明代表的民主思想與古猶太文明代表的專制思想的對決一直延續至今。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natasha #187077 这其实就是“民族”和“民族主义”的重大区别。

民族主义和主权在民是密切联系的。古代很少有主权在民的(城邦制也只有城邦内公民有政治权力,微型共和),所以很难发动民族主义。一个雅典人没有斯巴达的公民权。民族主义宣传则是跟大家说,大家都是xx国人,理应享受xx国的政治权力,现在不论是xx国君不给我们,还是外国势力不给我们,我们通通要把他们打出去,建立我们xx人的国家。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消极 #187117 現代猶太人非常接受自由民主人權,現代猶太人建立的集體社區相當於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追求的自由人聯合體。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李太白01 #187153 国家主义民族主义都是一个词啊,nationalism ,你如果想说statism,那么这里“建立xx人的国家”是民族主义运动而不是statism运动。

@消极 #187156 民族主义是认祖认亲,国家主义是效忠帝国。
大家都是xx国人,这就是国家主义,大家都是××后代,这是民族主义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消极 #187163 法德并不是一个民族,民族记忆统一起点不同,法兰克人起于查理曼,德意志人起于奥托。

@消极 #187163 比如阿拉伯人跟犹太人也是同源,但阿拉伯人的民族之父或民族统一起点是默罕默德,而犹太人是摩西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李太白01 #187165 我覺得以盎格魯薩克遜人為主體的英語國家應該緊密的團結在英聯邦之下,只有這樣才可以維持長遠的生存發展,才有機會消除極權中國對自由世界的威脅。

@中國邊緣人 #187167 你的立场是“自由世界”、盎撒人,出发点就错了,你不是盎撒人,你的立场应该是“自由中国”,为了“自由中国”,可以利用“自由世界”、盎撒人的力量去反共

@中國邊緣人 #187167

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敢说自己是以盎格鲁撒克逊人为主体吗?分分钟被秒到渣都不剩。还英联邦,家里老黄历还没翻篇呢。

反中共的左派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中共的反共人士。

@李太白01 #187205 我最近覺得中國不太可能民主化,至少我生前是看不見的,無論我如何為中國民主化而努力。

  1. 1 2
    1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