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与乌克兰,中共与沙俄:以“同胞”、“家人”之名作恶,屡见不鲜

本月初,对关注时事的墙外华人来说,发生了两件大事:

  1. 香港新特首选举,黑警团伙二号头目警务处二号人物李家超以接近全票当选的比例,成为新的市委书记行政长官。皮卡超李家超的当选意味着,中共曾经承诺的的“双普选”空头支票彻底成为废纸一张,同时,中共几十年来精心酝酿的欺世谎言“一国两制”已经落下帷幕,“一国一制”不可避免地成为东方之珠的新命运。

  2. 普京在入侵乌克兰两个多月后,举办了史上最寒碜的胜利日阅兵,暴露出当今俄国及普京已经是江河日下、行将就木的无牙老虎,成为全世界的笑话。

而对于香港、乌克兰这几年的乱象,始作俑者中共、俄联邦为自己恶行辩护的方式,永远是万变不离其宗地宣传国家利益、民族大义,宣传“中华民族”、“斯拉夫民族”、“一家人”的团结,以此来否认香港的自主权、乌克兰的独立权,以及两地难得拥有的自由。如今的世界早就过了“帮亲不帮理”的时代,顽固地以民族大义等大道理为借口,压制另一个国家、地区的自由自主,只会令外人避之不及,令“自己人”离心离德。

香港人曾经广泛地宣传自己中国人的身份,金庸先生在作品里描绘着一个个拥有为国为民胸怀的武侠,老港片里塑造着霍元甲、陈真等家国情怀爆棚的形象,都表达着香港人对中华文化的情感。哪怕回归之后到了08年,无论建制派还是泛民派的香港人,都会为汶川地震捐款,为北京奥运欢呼。乌克兰曾经也是沙俄的小跟班、马前卒。乌克兰并入沙俄的历史,就是哥萨克人为了脱离波兰和鞑靼人的统治,向同文同种同宗教的沙俄寻求帮助的过程。赫梅利尼斯基主动邀请沙俄引狼入室,果戈里、列宾等乌克兰人对俄国文化与艺术的贡献,也彰显着“俄乌一家亲”。

那后来为什么香港人不愿意做中国人,乌克兰要和俄罗斯割席?

异族英国人统治的时候,香港人能自由自在地喝早茶,做生意,写文章,拍电影,可以自由地说英语、粤语甚至国语。“东亚共荣”的日本来了,在“亚洲团结”的旗号下,香港男人被屠杀,女人被拐走当慰安妇,英语不让说了,文章不让写了,电影不让拍了,一切都得听从天皇陛下的领导。日本人走了,英国人回来了,香港逐渐发展成了“东方之珠”和“亚洲四小龙”。但是随后,共产党来了,打着“炎黄子孙”的幌子,以“特别行政区”、“港人治港”的名义实行代理人的羁縻统治,以“大湾区”之名逐渐剥夺香港的自主地位,收紧香港人的民主权利,钳制香港人的言论自由,破坏香港的法治,对异见分子以各种手段明里暗里地迫害。这样的香港,就算普通人的生命权没有被直接剥夺,就算在表面上香港人还能像以前一样说粤语、喝早茶、写文章、拍电影,那又和已经被共产党摧残几十年的广东有何区别呢?

同样的,乌克兰在异族统治下,无论是在蒙古、鞑靼、波兰、匈牙利的统治下,乌克兰人都能在草原上吃大列巴喝格瓦斯,唱着民谣写着诗。结果同为古罗斯后裔的沙俄“同胞”来了之后,乌克兰语不让说了,哥萨克的编制被解散了,用乌克兰语写诗歌、民谣的作家、音乐家,被拉到西伯利亚种土豆了。沙俄倒台后,红色沙俄兴起,在慈父斯大林的一纸文件下,欧洲粮仓的老百姓,连大列巴格瓦斯都没得吃了,只能活活地被“大吃饱”撑死大饥荒饿死几百万人。苏联解体,俄联邦上台后,普特勒依然如同沙俄、苏联一样,抹杀乌克兰的独立,甚至否认乌克兰的存在,以“反法西斯”和“保护同胞”之名,悍然入侵。

中国古代有“清官难断家务事”的说法,但是在21世纪,家暴是违法的。如果中共、俄联邦不能像昭和日本一样被惩处,其罪恶最后只会被一句“同胞”、“一家亲”掩盖过去。而对于此时此刻正在经历各种磨难的港人和乌克兰人,你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斩断脖子上的铁链,声嘶力竭地喊出:

“谁他妈跟你一家亲?”

作者 于 5月13日 编辑
赞同 5
430 次浏览
12 个评论
时间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如果从封建传统文化来说,当“亲人”两个字被推上风头浪尖的时候,都是同室操戈的代名词。大家看一下历史就知道了,那些皇室成员为了争夺贵族名位,或是哥哥和弟弟为了争夺继承人,都是互相残杀的。通常越是在你身边的,和你矛盾越大,但越是爱称你为“亲人”。 在一些独裁很严重的环境里,动不动地把“亲人”挂在嘴边,都是为了想从你身上捞便宜,想夺走你的一切,表示下一刻要动手的意思。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同胞”、“家人”之类的词会成为独裁消灭你的借口了。不是因为他们喜欢你,而是因为他们心里讨厌你。

作者 于 5月13日 编辑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ZEROHOUR #186343 古今中外,亲人之间的伤害往往更狠毒。中国有独孤信的三个女婿家(宇文周、杨隋、李唐)互相灭族的事件,还有晋朝的八王之乱,家族内互相残杀,间接导致五胡乱华。西方就在一百多年前,互为表兄弟的英、德、沙俄君主在一战中打得焦头烂额。就算在平民阶层,大宗族压迫女性和旁系支系家族成员也屡见不鲜。

对自己人才会下狠手嘛,碰到真正外国人就怂了,国内粉红主张的所谓的武统台湾留岛不留人也是一个道理,因为台湾人是“自己人”,所以不听话就该往死里打。如果台湾人是真正“外国人”,马上就怂了,因为他们可不敢喊出武统新加坡,留岛不留人。

linda rico y libre

@dellalove #186354 事实上是因为中共没有能力武统新加坡(当然其实他也没能力武统台湾,他就有能力武统香港而已)

@奭麦郎 #186345 @ZEROHOUR #186343 继承权问题

有人玩Crusader Kings的时候就会问,为什么某某明明是我的堂兄弟,和我同宗,却要支持外姓人宣称夺我王位?答曰:你愿意支持一个你的外姓朋友,还是愿意支持一个和你毫无感情,毫无共同利益的同姓家族成员呢?游戏机制是本家丢失所有爵位就gameover,可是ai是按照人际关系做事的啊。

@linda #186362 有没有能力武统新加坡也不好说啊,法国很多海外省离法国本土千里万里远,不影响他是法国领土

linda rico y libre

@dellalove #186364 新加坡卡在马六甲这种黄金地段上...中共这里又没有山下奉文这种虎将。

这个文化就是这个样子,‘家’几乎成了蛮不讲理的代名词。只能通过成立家族基金来解决了

linda rico y libre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谁来掌管家族基金?

基金會是一種財團,財團簡單講就是「根據規定來決定如何使用的錢」。

通常規定會說,錢只能使用於某某用途,或者是基金會金錢的幾%必須幹嘛,如果要有大額花費則必須有計畫書什麼的。

打個比方說,慈善教育基金會就可能會規定,這筆錢每年都必須捐給學校與醫院。

台灣的法律差不多是這樣啦。

所以,不覺得所謂的基金會其實跟一種被限制的「銀行帳戶」很像嗎?

你取錢跟使用得說明這是什麼用途,但那是因為限制戶頭使用的是銀行。

如果基金會管理人是家族自己,那我覺得喔,是沒什麼差啦

作者 于 5月15日 编辑

香港人听见大陆喊他们“同胞”这两个字的感觉,就和大陆人听见有人喊他们“老乡”一样-接下来说这话的人就要坑你了。

我覺得港、台都不是異族而是中國人,真心把他們當兄弟姊妹所以希望他們過得比我好,如果要被共產,還是獨立吧。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