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对最新辱包单曲《可习不是尼》填词作者Ambrosia的专访

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街头演说时遭到枪手从背后开枪袭击,不幸身亡。这一惨剧传到国内,却导致了一个意外的结果:歌手梁静茹于2005年演唱的老歌《可惜不是你》 被全网下架,以免为辱包提供弹药。

仅隔一天,乳透社就推出了改编自《可惜不是你》的辱包单曲《可习不是尼》。不到24小时点击量就突破了33000次。

在Youtube的留言页面上,改编歌词得到了网友们的交口称赞。新歌词的填写者,就是广受好评的《中共独裁黑皮书》的作者,Ambrosia。本站第一时间联系到了Ambrosia,请他谈谈新歌词的创作思路。

(最新的进展,是youtube将该视频标注了“社区认为以下内容不适合部分观众观看或会令部分观众反感”,这一部分Ambrosia在下面也会谈到。)


natasha:Ambrosia,你好,你填写的这首歌词大受好评,请问一下你的填词初衷是什么?

Ambrosia:我看到了乳透社在征集歌词。我当时正好在思考这样一个矛盾的道德问题:为什么安倍死我们哀悼,但是却可惜死的人不是习近平?从道德上来说,我并不希望习近平本人死。但是习近平执行清零政策,害死了很多本可以保全性命的无辜民众,因此他是应该承担责任的。原本我认为这首歌写出来会自我矮化——把支持民主自由的人也变成了“刽子手”,但是想通这一点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可惜不是你》可以用道德上完全正当的方式改编成乳包的版本

natasha:请问这首词的创作思路是怎样的?

Ambrosia: 我填词的时候参考了原曲的创作结构。原曲的上下两阕是回忆一对有情人的过去和未来,而我这一版的词也大概遵循了这个方向。上阕在安倍遇刺的消息导致的“突然窒息”和微博上幸灾乐祸的鲜明对比中开场,进而引出导致现在中国大陆人民道德沦丧的罪魁祸首——也就是可惜不是你的“你”,然后迅速地回顾了他的倒行逆施。下阕仿照原曲虚实相映的手法,描写了一段理想中的国家的状态——不再有删帖封号和禁评,而民主自由也不只是别人的风景。高潮部分两度重复“可惜不是你”,批判了习近平妄想称帝、妄图不朽,却胡乱指明方向导致民不聊生的惨痛现实。最终结尾的时候用了有一点喜剧效果但却又是悲剧的“先做核酸再抢救”,把全曲收敛回去。

natasha:对,结尾的那句“先做核酸再抢救”堪称神来之笔。

Ambrosia: 我能理解为什么网友称之为神来之笔,这似乎有一些喜剧效果,但对中国人民而言确是实实在在的悲剧。在封城期间,大量需要抢救的患者被卫生行政部门“无核酸证明不得收治”的命令挡在急诊门外,救死扶伤的医院变成了人间炼狱——这都要拜本曲中“你”所赐。然而,网友不知道的一点是,我在写作之前仍然有其他的担忧——就是这首歌会不会变成纯粹的暴力宣泄。如果你们注意到了的话,乳透社收到的另外一个版本的结尾是这样的:“已经六十九/再活也活不了多久”。我一直以来很恐惧这样的词汇——它会让我们从民主自由的捍卫者变成卑劣的“杀人犯”,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natasha:这首词跟我们常见的“暴力辱包”词不太一样,相对温和一些。

Ambrosia: 这要再讲回到道德的部分。六四事件当事人侯德健曾经发出过一个灵魂拷问:“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同样的问题我想需要留给我们自己:我们抨击小粉红没人性,是不是要以牺牲自己的人性为代价?我觉得那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你会见到,整首歌词全文没有一处是诅咒他本人。“习近平之死”在整首歌曲里面都代表“共产党之死”和“暴政之死”。我原本写的词是这样的:刽子手是你/送葬了九州/封城断供让民众去跳楼/如果那是你/击穿了胸口/先做核酸再抢救。写完了才想起来最后的尾声不是两次重复而是只有一次,因此把前面一半拿掉了。这里有一点宗教的味道:虽然他害人无数,但我们不能为了灭掉撒旦就自己变成撒旦;哪怕是他中枪了我们也要去抢救他。但是,“先做核酸”是他自己犯下的罪孽,所以被我拿来讽刺他本人——这种强度的挞伐已经足够了,而且从网友反映来看评价不错。

natasha: 有一些评论认为这首歌是“真情实感”,还有人听到下阕“一睁开我双眼我就看得见”觉得泪目。我本人听到“民主自由不是别人风景”那句也很感动。总的说来这首歌听起来让人笑中带泪。这是你预期的结果吗?

Ambrosia: 我填词的时候肯定希望能适当地用一点煽情的手法。众所周知,中国文化从古体诗到唐宋元的诗词曲,都有自己的审美范式。对于那些在大陆学习过《语文》学科的做题家来说,这些范式他们都背的滚瓜烂熟,做阅读理解很快能得分,但轮到他们去写作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意识。这不是一种偶然,因为包括中共在内的各朝独裁统治者都非常害怕人民,防民之口是他们的重要政治任务。因此中国大陆《语文》学科的作文,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洗脑部分——任何能在中共中考高考作文中拿高分的,都很难再去说“人话”了。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早期的反贼作品都流于“短平快”的宣泄,而中共的外宣、网评员就可以一直拿我们的水平来作文章,说我们“只能感动我们自己”。

natasha:你心目中的反贼作品是怎样的?

Ambrosia: 短平快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只有短平快”不是一件好事。例如摇滚乐——它的形式吸引了很多Z世代的年轻人,但是如果不去善加利用,内容全都会变成赞扬放纵、酗酒、吸毒,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然而也有许多摇滚乐作家用这种音乐形式去为少数群体发声,去呼唤公众重视社会议题——借用韩愈柳宗元的话,我觉得“文以载道”才是文学的本质。今天的文学形式是多样的,动漫、歌词、游戏剧情都是广义的文学作品,但是文学的分析理论、批判理论却不会因为载体形式上的改变而发生改变。我希望公众能被“短平快”吸引,去认清中共的暴政、给自己反抗的勇气,但我更希望能有更多反贼作品旨在于帮助观众理解中共压迫人民的范式。我希望观众更能在乳包的过程中丰富自己的知识、健全自己的人格——因为只有这些人性的武器才能对抗暴政。在中共高压政治之下,发泄一下不让自己被逼疯掉肯定是必要的,但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上来说,有比发泄更重要的事情。

natasha: 刚刚发现YouTube将这个视频标注为“社区认为以下内容不适合部分观众观看或会令部分观众反感”。这是怎么回事?

Ambrosia: 显然是被人(大概率是中共代理人)投诉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从最初开始我就不认为可以写得出完全不“碰线”的歌词。我的目标只是控制用词的幅度,不碰到文明世界的红线导致视频被删除。一个完全没标签的作品也是表达不出意境的——那又会变成“纯短平快”了。另外Youtube启动的不是内容审查,而是观众年龄的审查。我觉得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上来说,这也无可厚非,因为这毕竟是政治人物被暗杀的事件,是很严肃的社会问题。

natasha: 可我觉得这段视频并没有令人不适到需要加警告的程度啊。

Ambrosia: 毕竟歌词中有“可惜不是你/中枪在背后”这一句。西方世界对儿童的保护是很严格的,哪怕最轻微、最低限度的暴力描写,都会触发对儿童观众的保护机制。

natasha: 那“死了都要爱”不是更限制级?任何歌曲只要刻意往一个方向解读都会中吧?

Ambrosia: Youtube是不会“吃饱了没事干”自己来加警告标签的。共产党最会用民主自由打击民主自由。像乳透社这样的Youtube平台,它的每一个视频,中共都不会放过任何一点投诉的机会。之前乳透社被全面投诉侵犯版权,导致整个帐号都被关闭了,经过了旷日持久的申诉才得到恢复。和暴政对抗是不容易的,他们的资源比我们多得多。然而,这正突显出了民主、自由、法治的好处:如果公义公理站在我们这边,不论他们怎么“闹得欢”,民主机制和法治机制都能保障我们不会被无理地“拉清单”。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中共在自己花钱打自己制度的脸,也不失为一种行为艺术(笑)。

natasha: 谢谢Ambrosia接受我们的访问,期待你的下一首歌词,当然更欢迎类似黑皮书的作品。再见!


原曲:可惜不是你 - 梁静茹(2005)

https://youtu.be/k_l7FVsqUyM

填词:Ambrosia、乳透社、墙国蛙蛤蛤

演唱:热心粉丝

歌词全文:

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窒息

像不换肩扛麦走了十里

微博上幸灾乐祸没人性

不就是疯狂宇宙的证据

“错误”执行者都在秦城里

权力和水平只能成反比

天行健不强自自强不息

小学博士亲自清零经济

九九六零零七 挡不住你 全球大撒币

以为闹剧再长 就十年任期

宪法曾是昨天 可是昨天 你只是主席

但是到了年底 你要当皇帝

可惜不是你 中枪在背后

宽衣送到纪念堂陪毛某

庆丰帝是你 加速倒着走

颐使气指到最后

那一天我们会团结坚定

不再有删帖封号和禁评

民主自由不是别人风景

因为我相信this is my duty

等待人民日报 头版头条 讣告那一天

共产独裁暴政 不会是永远

虽然那是明天 可是明天 已不再遥远

一睁开我双眼 我就看得见

可惜不是你 今天仆街头

头上三尺的神明带你走

萨格尔是你 史诗才不朽

防腐只能变腊肉

可惜不是你 倒在马路口

疯狂宇宙让灵魂去遨游

教师爷是你 放下你的手

指明方向都向后

如果那是你 击穿了胸口

先做核酸再抢救

youtu.be/dB9lYLwkgBg
作者 于 7月10日 编辑
赞同 12
1297 次浏览
4 个评论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从道德上来说,我并不希望习近平本人死。但是习近平执行清零政策,害死了很多本可以保全性命的无辜民众,因此他是应该承担责任的。原本我认为这首歌写出来会自我矮化——把支持民主自由的人也变成了“刽子手”,但是想通这一点之后,我很快就发现了《可惜不是你》可以用道德上完全正当的方式改编成乳包的版本。

的确如此。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将岂无责。

我希望观众更能在乳包的过程中丰富自己的知识、健全自己的人格——因为只有这些人性的武器才能对抗暴政。在中共高压政治之下,发泄一下不让自己被逼疯掉肯定是必要的,但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上来说,有比发泄更重要的事情。

非常赞同。

看来现在流行改歌词

庆丰包子香 学習中,可能暫居TW。聯络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支持青年毛澤東的各地民族自決獨立,破除大一統文化毒瘤。

@Nemo #190016

乳透社的恶搞歌词已经有几年的历史了。他们的youtube频道上还有很多精品。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