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起名的燁某 @不想起名的燁某
时间 
回复文章: 想对抗倦怠感,你需要的不是“躺平”

重点是,我们莫得选择的权利……

回复文章: 【上海党员信息】出售190多万条

我很好奇,有什么用呢?(追踪喜欢的女孩?)

回复文章: 吐槽一下,现在好多中国人总是把日本国籍想象的太简单,实际上日本国籍很难拿到的

@iyrtzm #193138 墙内的错误言论误导了我……谢谢辟谣!(可恶啊,我原本指望当兵润国外的)

回答问题: 如果反驳粉红对言论自由的曲解?

这不简单?让他们别翻墙不就完了?:)

回复文章: 【转】俄罗斯的少数民族是如何被“去纳粹化”的?一位鞑靼女性的现身说法

我一直感觉,俄罗斯的军队中来自东部的黄种人应该很多,但宣传片中只有俄罗斯族,可能少数民族才是“耗材”吧!

回答问题: 司马南微博和头条为何会被禁言?

好像现在司马南之前骂联想被人质疑,之前有个天天骂美国却在美国机场被电梯和台阶夹头的丑闻,现在被网暴的不轻,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回复文章: 美国的武器永远生效

和平统一没可能,但我主观上是不喜欢战争的,毕竟战争玩脱了不管美国还是俄罗斯都可能断送在自己手中。(ー ー;)(我感觉,人类是本能上避免战争发生在自己身上,毕竟求生是人类本能)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少想这些奇奇怪怪的,我们没能力,也没人有能力影响他人,影响世界。建政,就是口嗨(学社会学写论文的除外),给别人贴一堆标签也没用。讨厌外邦,给外邦人贴一堆标签,也不可能在游戏里见到外邦人就骂,看到外邦店就砸,大街上遇到外邦人吐口唾沫然后打一顿吧!(但我不管国内国外还是有会干以上事的sb,没办法,对他们只能无视、举报、报警了,当然,保护好自己,别受伤了)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The_Republic #192122 这倒不是,我也没说反共就自由啊?太反共就是另一个极端,就是另一种小粉红了。

回复文章: 对自由派的失望、对港台人由亲变厌(节选自与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通信)

我要对高知正名:他们不一定是高高在上、排外自利、盲目反共。实际上,我有一个叔叔,博士生导师,自动化专业,是那种只会口头抱怨,然后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高知只能说他们不容易被煽动、被欺骗,但他们不一定会发言。(社会评论家才多少,大多数学理的就是工作,学文的就是写文,他们不是灯塔,只是比较理智的普通人)

对于反共,我感觉要就事论事(但好像我也没有论事的能力啊?每学社会学,一切发言都是臆测),他们就是为自己地位而工作,这点全世界一切政党都一样。

有些港台人,只是另一种“小粉红”,不过他们黑红;一些媒体只是另一种“战狼”,只是反中。那些黑红,心理和小粉红应该别无二致,如果生在大陆他们就是粉红了。那些反共媒体,和战狼媒体一样,不是官宣机器,就是博眼球,毫无养分。

还有,怎么谈到日本了?我之前问过相关的问题,我感觉,日本过去是没的洗的,但揪住这点不放也不好,现在他们政府也只是为自己利益,我们都一样,没什么好与坏,分出来个三六九等。

对于日本人,就当人看就行了,对于世界上所有人都当人看,放下标签,毕竟,不谈政治,你们可能刚刚组队打过副本呢。( ^ω^ )

回复文章: 佩洛西安全抵达台湾,大陆网络集体崩溃(物理意义)

确认了一下,大陆这边没问题,可能锁ip了

回答问题: 大家是否赞同“一球一制”?

某种意义上,当交通方式更加先进,人类可以进行星际旅行时,一球一制倒是可能,但在不同星系间又会有差异……

回复文章: 饭姐再出山:红烧牛肉面

或许有一天这个论坛不再建政,好时代就来勒!

回复文章: 做广告 无资质 蹭热点 瘟龟演戏式的假救援 无迹可寻 无绩可谈 大发难民财 必玩火自焚

我看好久才发现是说新中国联邦,这个论坛直接说就好啦!( ^ω^ )

回复文章: 關於清零

我得是語言表達不當?我是想說中共實際放棄清零但依舊做做清零的樣子,免得打臉。

回复文章: 關於清零

@巨鹿破釜 #190477 我的盡量清零是指防控但不以清零為實際目標(我認為,上海現在放寬但不完全放開是中共為了不被打臉(之前說清零,現在又放棄了,會被全中國看笑話)

回复文章: 關於清零

@孙先树 #190409 倒還好吧,我在上海認識的人說上海已經開始復工復產了,有疫情也只封單棟,而且提前通知。所有人去上班,飯店商店也開了。(可能我信息有誤?)

回复文章: 关于中国的思考

@ZEROHOUR #189807 我感觉,只要中国经济垮了,改朝换代也就不远了。(但香港李家超这人都能上任也没人反抗一下让我有点儿失望)

回答问题: 六四三十三周年之际,你(或者你的亲朋好友)是怎么看1989年的这场学运和中共的镇压?

可能大家親朋好友價值觀都不同吧,我和我家人聊64時我刻意迴避開槍鎮壓,還是我家人說士兵都開槍了。我家人也不說64誰對,只是在感嘆:「那時候真亂啊⋯⋯」

回复文章: 习近平、孙春兰、谷爱凌和彭帅入选《时代周刊》2022年百大影响人物榜,对他们的题词暗藏玄机

@放大镜 #187402 咳咳,在牆國,客觀評價就是一種對當局的抨擊(畢竟都是中共瞎掰胡扯,說的真話如果不符合主旋律是要被砍頭的)

回复文章: B站知名战狼up主赛雷话金疑似因在视频中公然放出坦克人被铁拳

賽雷前些天還在抨擊「中南屋」,現在卻被鐵拳砸了⋯⋯ (b站上視頻還在,就是號封了) (賽雷之前在和河南共青團合作,還是沒逃過被鐵拳砸的命運啊) (我深刻地記著,當時噴《尚氣》的時候,賽雷還為《尚氣》說話,現在那篇文章已經找不到了,賽雷也淪為官宣的工具,結果還是被砸了,讓人可惜) (我之前還蠻喜歡賽雷的,但之後他就變味了,現在號又沒了)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