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特务在行动——从去年六四到今年六四中共打击海外民运新战略

https://www.rfi.fr/cn/%E4%B8%93%E6%A0%8F%E6%A3%80%E7%B4%A2/%E7%BE%8E%E5%9B%BD%E4%B8%93%E6%A0%8F/20220606-%E7%89%B9%E5%8A%A1%E5%9C%A8%E8%A1%8C%E5%8A%A8-%E4%BB%8E%E5%8E%BB%E5%B9%B4%E5%85%AD%E5%9B%9B%E5%88%B0%E4%BB%8A%E5%B9%B4%E5%85%AD%E5%9B%9B%E4%B8%AD%E5%85%B1%E6%89%93%E5%87%BB%E6%B5%B7%E5%A4%96%E6%B0%91%E8%BF%90%E6%96%B0%E6%88%98%E7%95%A5

特务新战术:嘴巴上打着反共的旗号来和你凑热闹,然后背后偷偷收集你的信息送给他/她的主人

自1982年海外“中国之春”民主运动在美国兴起,1989年“六四”屠杀后大批中国民运人士流亡海外,海外民运团体就没停过抓特务,却一个也没抓到。倒是从去年“六四”到今年“六四”,美国司法机构将一些打击中国海外民运的中共特务抓了起来。因为这一年,中共特务格外猖獗,也证明,这一年,中共打击海外中国民运的战略,已经在“大外宣”的基础上,发展成“跨国镇压”。

一年来中共特务对海外民运的打击,是从焚毁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中共病毒》雕像开始。“自由雕塑公园”由著名旅美民运雕塑家陈维明创建,公园内有多座大型雕塑,包括《六四纪念碑》、《“坦克人”王维林》、《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等,去年“六四”,又落成长满新冠毒株的半个习近平头加半个骷髅头的《中共病毒》雕像。《中共病毒》落成,便不断遭人破坏:去年7月17日,雕像头顶的一个毒株被切断;7月23日,雕像遭人纵火烧毁。今年3月16日,美国政府司法部起诉5名“中国代理人”,他们中有人涉嫌焚烧《中共病毒》雕像;“中国代理人”还对陈维明发出人身安全威胁。今年“六四”,陈维明雕塑的另一座《中共病毒》落成,5月24日,一名男子到雕塑公园破坏,被美国警察逮捕;5月25日,2019年加入“自由雕塑公园”义工行列的华人陈雷,向联邦调查局(FBI)自首,陈雷交待自己是中共指派的间谍,负责监视陈维明及“自由雕塑公园”人员。还有一人也向联邦调查局自首,其身份未被透露。

今年3月14日,前89民运领袖、美国执业律师李进进,在他的纽约律师事务所,被中国女留学生张晓宁,连捅4刀杀害。有人指出:张晓宁是受中共指派杀害李进进,因为李进进承办多起政治庇护案件,包括被中国政府向海外发出“红色通缉令”追捕的“红通”人员的政治庇护案,了解大量中共内幕,不为中共所容。李进进遇害案有待美国司法厘清真相。在李进进被害后两天,长期担任李进进为会长的“胡耀邦赵紫阳纪念基金会”秘书长的华人学者王书君,被联邦调查局逮捕,王书君在中国安全部官员指挥下,收集海外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信息,使得这些政治异议人士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中共的掌握中。司法部称,这5个人是在执行针对政治观点和行为不受中国政府支持的旅美华人的“跨国镇压”计划(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Schemes ),对海外中国政治异议人士侵扰、暴力攻击、甚至肉体消灭,其中包括捏造正在竞选国会众议员的前89民运学生领袖熊焱的政治或生活丑闻,对熊焱暴力攻击,阻止他的竞选活动。“中国代理人”还对参加北京冬奥会的美国花样滑冰选手刘美贤的父亲、前89民运广州学生领袖、律师刘俊国进行监视、跟踪和骚扰。

一年来中共对海外政治异议人士的打击,是中共实行“跨国镇压”的一部分,体现了中共打击海外中国民运战略的转变、升级。过去,政治异议人士逃离中国便安全了,自中共实行打击海外民运的新战略,政治异议人士逃离中国,也找不到安全的地方了。

赞同 1
840 次浏览
7 个评论
时间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我们伟大的祖国越强大,我们就越不自由

独裁者

@消极 #187959 当初中国曾多次批评别国“干涉自己内政”、“担任世界警察跨国执法”、“无视国际准则”的。现在自己强大了,终于变成了自己曾经发誓要消灭的人,政治宣传也变成了“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以内”、“落后就要挨打”、“拳头决定一切”等等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ZEROHOUR #187962

信共匪,被超生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契約關係只有和君子,士大夫討論才有意義;和土匪之間,你能信任的,只有自己和對方拳頭的大小關係。

不過説句實在話,長期來看海外特工組織這種燒錢的玩意兒,影響力和範圍會越來越小。對於共匪而言,經濟下行不得不做出選擇,而對内鎮壓的優先級要遠遠高於對外進攻。

最好的方法是零社交?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ZEROHOUR #187962 我中共六十年代就在输出革命的怎么说?不干涉别国内政?直接支持革命吼不吼啊。

中共一直如此。 64之后,我家“环球时报”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xxx(民运学生领袖)美国嫖娼!” 当时我家环球时报刚刚创刊不久,伪装成非法街头出版物,以民间渠道发行。 这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在社会上流传很广。 但实际上,这条消息在新闻要素上非常模糊,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主要人物,前因,后果,社会影响,当事人回应等等信息统统缺失,只是说,这名民运学生领袖到美国后很失意,不受待见,然后说民运组织如何衰败,最后感慨他竟沦落至此,完了。 而事件的完整真相是这样的: 中共秘密培养了一些女孩,这些女孩自幼被一些外国教师封闭训练。成年后,这些女孩被中共送到美国卖淫,做高级妓女。并利用工作之便获取情报。 其中一名女孩,接到指令,接近这位民运学生领袖,并确立恋爱关系。但是这名女孩的背景引起美国CIA怀疑,最终女孩承认自己中共特务的身份。 一时间,舆论哗然。 面对这样的舆论事件,外交部和人民日报都难以回应。 这个危难关头,环球时报登场, 一条“xxxx美国嫖娼”,极为出色地扭转了舆论。 当然,这都是往事了。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