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遇到的几个离开德国的德国人的想法

之前看到过帖子说有德国人在准备南美的护照,说他们担心德国变得像中国一样。

后来我也连续遇到了离开德国的德国人,他们的共通点是自称right wing,显然跟默克尔那一套是格格不入的。

他们给出的主要理由是:

1.反对德国的移民政策。因为移民政策导致他们就业机会减少。再加上德国的“男女平等”政策,或者说女权女性优先,他们夸张的觉得80%的岗位他们已经无法申请了。

2.感觉民主制度已经动摇。虽然他们不认为默克尔连任这么多年是黑箱操作,但他们觉得自己的选票长期起不到作用,在他们眼里民主对他们失效了

3.看不到什么希望。我还劝他们默克尔估计下次选举就要下台了。他们却说trust me,it will only become worse.因为他们觉得即使换掉默克尔,上来的还是这个党派的,依然还是这套政策。

某种程度上,我感觉德国的民主也是遇到了挑战,看看美国的现状,真的感觉世界局势整体都不乐观

赞同 5
845 次浏览
26 个评论
时间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有点意思,没想到真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我以为这些右翼白人离一般华人是很远的。

想请问他们离开德国之后去哪儿定居了呢?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热爱大撒币 #126563 去日本?定居?在日本定居可就基本上是日本人了,生的孩子更是妥妥的日本人。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SPD衰落了以后中央党(基民盟前身,我喜欢叫它天主教中央党因为名字很有趣lol)就没有什么挑战了吧,毕竟德国对右翼防的很厉害,中央党算是最右了,对右翼德国人来说还真是only become worse

德国的民主不错啊,经济学人的排名在美国、法国、英国前面。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热爱大撒币 #126599 有点意思哦。。。正常人都会认为德国民主远胜于日本的。如果定居日本,更更不可能像一个右翼一样捍卫德国文化了,必须接受日本文化。

难道是……明日香转世的?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6600

其实我对德国没那么理解,大概只是知道如今是白左当道。

不过这种铁了心离开的毕竟不多吧。可能就是他们觉得改变不了现状了,先用脚投票。这点和肉身翻墙的我们很像

另外,对于德国人来说,移民日本还是很爽的。日本人对白人本来就有点崇拜,这点和中国类似。然后日本人非常喜欢美国和德国,所以德国人在工作时几乎遇不到正常日本人遇到的那些倒霉事儿,比如森严等级制度造成的不公平,日本人的排外心理(比如对中国人)。所以德国人如果铁了心的留日本,其实日子还是不错的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许多逃离加州的难民也有同样的想法,问题就是一党专政,执政党再烂反对党都没有赢的希望。更糟糕的问题是这个过程是恶性循环,用脚投票的人越多,反对党赢的希望就越小。美国内部能跑的地方还是挺多的,德国就没什么地方能跑了。

作者 于 2021年2月17日 编辑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6603 对的,我感觉就是这么回事。

只不过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脚投票,民主就慢慢会式微。其实往大了说,英国脱欧也有点这种感觉,我在欧盟的话语权不足以左右政策,那我干脆退出来自己干

2.感觉民主制度已经动摇。虽然他们不认为默克尔连任这么多年是黑箱操作,但他们觉得自己的选票长期起不到作用,在他们眼里民主对他们失效了



这个就是很多川粉的想法,什么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不存在的,这些人从来不想,为什么自己投票的人永远选不上,因为自己就是那个少数,自己的观念和主流观念不同啊,难道他们不应该服从大多数人的决定吗?

@天下无贼 #126609 大多数人的决定未必是正确的,只不过占据主流而已。如果占据主流就是正确的,那么德国人当年就应该跟着民选上台的希特勒走。如今14亿韭菜应该听从一亿人的大党领袖包子帝的吩咐

@热爱大撒币 #126628

首先,中国现在的决策不是民主决策的。

其次,德国人民当时听从民选的希特勒的话,其实没什么错,只不过他们战败了而已,真理和道德制高点掌握在战胜国手中。

@天下无贼 #126631 那看来是理念不同了。

听民选希特勒的,肯定是不对的,因为纳粹的反人类罪行是违背大多数民主国家的价值观的。这就是我说的大多数人占主流未必是对的,有可能是民粹。少数精英主政有时候反而能做出正确决策

今天的德国照顾了大多数移民的利益,因此既得利益者的选票能够让白左连任,因此违背了一些本土德国人的利益。这无法说明因此这些德国人就应该听从白左的。

@热爱大撒币 #126635

听民选希特勒的,肯定是不对的,因为纳粹的反人类罪行是违背大多数民主国家的价值观的。这就是我说的大多数人占主流未必是对的,有可能是民粹。少数精英主政有时候反而能做出正确决策

站在上帝角度和现在的国际关系准则下看80年前的事,是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当年的德国人,支持一个民选政府恢复故土,雪耻民族仇恨有什么错吗?在没有核弹的时代,很多国家边境还没有划定的时代,土地的归属可不就是强者的游戏,打波兰和现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有什么区别吗?基本没区别,现在俄罗斯还让克里米亚假么假事的做个公投,80年前公投都不需要

@天下无贼 #126645

如果只是像一战时那样,战胜方战败方都没啥好说的,谈不上正义,就是战败了任人宰割呗。

我说的不能跟随希特勒的关键点在于“反人类罪行”,你说的“收复故土,雪耻“什么的当然不是反人类罪行了,但是屠杀犹太人,建立集中营就算。二战时日本干下的南京大屠杀,德国的集中营(不止是德国),苏联的卡廷顿森林时间,这些反人类罪行是和民主制度价值观相违背的,这是我说的不能跟随希特勒的原因。

现在看80年前的事,英美为首的民主国家也没干过这种genocide的事情,对吧?

@热爱大撒币 #126662

咱们讨论的是“民主是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这是一个大概的范围,你非要和我说德国打波兰是民主,集中营不应该再听从,把一个大略的原则性讨论,细化到具体一个实例,把“德国人民应该不应该听从民选总理希特勒”,进一步细化到“打波兰该不该听,反犹该不该听”,这就没法讨论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6600 你说的这个的确挺bug的,当然从民族主义角度解释是不通的。应该解释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保守主义者不希望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利益被穷国移民所稀释,更不愿意看到持有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穷国移民移居西方,拿了西方的利益之后从内部反对西方政治体制”。

温和改革派

@天下无贼 #126675 @热爱大撒币 #126662 当时的犹太集中营里面的系统性屠杀,多数德国人其实并不知情,他们只是知道,政府把犹太人赶到了一个区域居住和劳动,情况和今天大多数不之情的中国人认为新疆集中营只是学校和劳动场所差不多,如果你认为这些无权利,没渠道,获取信息的中国人是有罪的,那么当年的德国人就是有罪的

圆滚滚小熊球球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

这波啊,这波是捍卫西方正统文化(拉丁系文化),主动抛弃日耳曼鞑子野蛮文化---脱日入罗【确信】 不过话说回来,拉美的德意志族第二代或者第三代一般都会被同化,以西班牙语或者葡萄牙语作为母语(真•美国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死敌),而南欧和拉美大部分人很难称得上“白人”(事实上日耳曼人暗皮肤的也不少),很好奇这帮日耳曼精神白人脑子怎么想的。。。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因為政府干涉社會的方式變成說,本來是一些人壓迫,然後現在法律規定強制要OOOO以後呢,所有人都被互相研磨。

至於那些本來是弱勢的人有沒有活的比較好,我不清楚,

工作機會也好、待遇也好政府無法提供嘛,只能叫別人提供,叫別人提供的方式就是法律規定各位必須提供「服務」,但這些服務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

只有一些人是需要的,畢竟弱勢群體本來是少數的人。

但大家的成本一起上升,所有人都被消耗,是故大家互相地摩擦。

另一方面就是隨著貧富差距提升,弱勢群體如果是多數人,那還蠻精彩的

作者 于 6月24日 编辑
linda rico y libre

最近看到新聞報導有些德國人移民巴拉圭

linda rico y libre

@Nemo #188942 巴拉圭出过德裔总统的,Alfredo Stroessner,直接独裁三十年。

@linda #188950 是啊,冷戰時期美帝在拉美最鐵桿的盟友。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