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共产主义思想指导平平无奇的一天

分享原创

今天,我准备去家具店购买家具。买家具是为了装修新房子,装修新房子是因为我刚讨到了老婆。讨老婆可累死我了,原来的婚姻中介都被取消了,说是不能搞包办婚姻这种腐朽落后的东西,家里认识的人又不多,搞得我不知去哪相亲。我当时争辩说婚姻中介不是包办婚姻,结果被两个无产阶级战士一人踹了一脚,还说什么“再复读你那资本主义旧社会的利己主义思想就革你的命!”我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半路又不小心摔进了沟里。我寻思这也不行啊,今天也太衰了,于是回家前去共产超市领了一块马克思徽章带回家保平安,又拿了一把香,回家给伟大革命家思想家列宁的神龛供上。兴许真是共产主义的伟大祖师马克思列宁保佑,也可能是我工作单位好,比较抢手,后来家里人真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姑娘,是大学生,原来读的是商科,革命成功后课都没了,就转学计算机了。

这个老婆我可喜欢了,长得好看还温文尔雅,我很喜欢她;我是政府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父母官,她也很喜欢我。所以我们相亲的第一次,我就问她计算机有几种组装法?刚聊了四十分钟我就认定她是我妻子,开始商量以后买什么床。见面四十分钟就开始聊家具购买了,各位!她说最好是八尺大床,我当场就同意了。

我是公务员,肩负重任影响重大,所以要递交结婚申请。申请完刚过一天,就是今天,我俩便手挽手去家具店选家具,都乐呵呵的。革命后,所有的家具店都被合并成了一个大家具店,就是“共产共家”,政府是单一付款人。到了家具店,我就看上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八尺大床,指着床就要买。“同志!我们要这张床!”售货员听了就向我们走了过来,她说:“同志们买这个床经过国家批准了没有?”我俩当时就愣住了,怎么还要批准呐?不是说各取所需吗?她又说:“这个床是店里最精致的,全省就两张,纯手工打造的,同志,您看这雕花......这个床,负责管理的同志说了,这个床必须谨慎考虑谁能拿到,谁能好好保养,否则是对工匠同志的不尊重,这是人家劳动了三年多的结晶呐。”我一听就不乐意了:“难道我就没资格买了吗?”售货员也变得严肃起来:“同志!所以家具店已经收为国有,现在实行的是共产主义销售制度,怎么会区别对待呢?大家都可以买,都有机会,您怎么能说这是按资格买的呢?不过,您是否能得到批准,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您得去物购裁决部申请购买,然后那里的同志做决定。”我听的云里雾里的,就嘀嘀咕咕地说了声“同志我懂了,我先去看别的家具...”然后拉起老婆走了。

我俩买了东西回家时,突然发现隔壁邻居被警察押走了。仔细一打听,呀,原来是个隐藏在广大无产阶级群众中的前资本家!我听了暗暗吃惊,我老婆反应就更激烈了,拿起白纸黑笔就写了一个大字条“在此声明,我家对门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的、剥削压榨的前资本家和我家没有半点来往”贴在门外,又在门框上面挂上了锤子镰刀的模型。“我现在真后悔以前思想觉悟不高,去学了剥削压榨的方法!”她愤愤不平地说道,“以后我要比别人更努力地划清界限。”

到了晚上,我拿出了这个月的最后两瓶啤酒——因为按需分配,大街上都是醉汉,政府就规定了每人每月能领取的每种酒的数量。我和老婆一人一瓶,喝的还算过瘾。后来警察在对门搜查东西,我俩也出去看,看看这个资棍都有什么家伙什。没想到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有很多书和资料,都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用的。我俩对视一眼,一齐朝对门邻居的门上啐了口唾沫——“呸!”哼,以前看他总是笑盈盈的,没想到也是个剥削者!回头一看,楼下的邻居也来看热闹了,是个微胖的中年人。他指着那些文件跟我们说:“同志,看见了没?这个资本家临走前还辩护自己没有剥削人,自己一直待人很好,兢兢业业,鬼才信...”我打断她,“世上没有鬼,要用唯物主义看事情。”他一下子严肃起来,赶忙也对着我对门邻居的门啐了一口,“噢!愿马克思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他又补了一句:“只有右派才信。雇佣关系的本质就是剥削,谁信他没有雇佣人就经商呢?”然后我们不说话了,都很沉默,一直看着警察把前资本家的东西都抄走,门也关上,这才各自回家。

入睡前,我还在回味今天看资本家被抓的美事,突然老婆问我要怎么装修房子,我一时语塞。装修房子是个耗钱的活呐,要是想装修的像革命胜利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富人区的房子一样,那就难了,政府现在对这个卡得很紧,因为大家都选最精甚细腻的装修,搞得物资紧张。我深深后悔自己结婚太晚了,要是早一点的话,没准就能拿到别墅装修的批准了,还要像现在这样挤在国家公寓?不过转念一想,我是政府职员,肯定不被批准别墅装修。想到这我再次感叹新共产党深谋远虑,只允许政府人员居住指定居所,防止走后门搞腐败呐!正想着,警察突然来敲门了,我开了门,却被告知:“同志!您的结婚批准不予通过。”我满腹疑惑,为什么啊?警察同志又开口了:“同志!您是政府公务员,公务员要树立良好的榜样啊!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政府刚刚建立,还没有除尽资本主义利己主义的万恶风气,需要对党员严格要求。您是共产党员,是公务员,不能和从商科毕业的人结婚。”我一听,更糊涂了,拉着她的手就问:“你商科毕业了吗?不是转学吗?”她一下子眼泪出来了,“对不起!同志!对不起,阿明(我的名字)!我之前瞒着你,我没想到我的个人历史会有这么差的影响,会耽误咱俩结婚......”警察同志说:“不止毕业,还实习了一年。”她哭的更大声了。我气急败坏,“操恁娘咧,原来也当过资本家的走狗!老子从此跟你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话说得虽然狠,可我感情还在,我真怕她出事,于是煎熬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后来警察说从宽处理,我只好略微放心,跟着他们去警察局办事了。这一晚就在警察局度过,对口供什么的,一晚上没睡。

半夜时,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警察局的长椅上,头发乱糟糟的。有一个警察同志告诉我,说她别的没什么事,但是隐瞒历史是罪,要被关一段时间。我迷迷糊糊地听着,又迷迷糊糊的睡去了,又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好象是关于我青年时代的事情,夏天......不知怎么,我咧咧嘴,泪,流了下来。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0 02:35 )
1 个评论
汉帝国签证官
欢迎回到膜乎 膜乎新网址https://www.reddit.com/r/mohu/

错!大错而特错!包办婚姻只是一种形式,是不是腐朽落后反动的要看内容。如果是封建阶级之下的包办婚姻,毫无疑问是对人性的摧残;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集体帮助个人安排解决婚事问题,是新时代的先进文化,体现社会主义独特优势的好制度。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0 02:35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