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汉思想的来历(1)清朝时期

汉民族主义是一种比较另类、不过也有一定群众基础的民族主义主张:主张将中国建立成一个以汉族为中心的民族国家。近年来互联网上涌现了一批自称“皇汉“的新一代汉民族主义者,打着驱逐鞑虏恢复汉族的旗号,聚集了一定的网络声量。

皇汉们总喜欢引用章太炎。你引用章太炎没问题,可凭什么你觉得抬出了章太炎,别人就点头听你的呢?凭什么你觉得章太炎就那么有说服力呢?不通读思想发展史,就不知道怎么能够服众。只知有汉,不晓魏晋。

本文就把皇汉发展的历史过程做一个简述。


汉民族主义思想的发展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1 清朝时期

2 严复与“亡国灭种”

3 梁启超与“中华民族”

4 章太炎与汉民族主义

5 孙中山与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6 毛泽东与新中华民族概念

由于文章较长,每个阶段将会写一篇帖子。


1 清朝时期

尽管古代儒家思想认为汉族比其他民族高一等,但只要其他民族愿意归顺,普天之下都是皇帝的子民。将各民族截然分开的始作俑者是清朝统治者。清朝的疆域比前朝大大拓展,而边疆地区多是其他民族,一个方便的管理方式就是遵循“类型学”,将各民族分门别类地区别对待。这种自我和他者的区分当然会导致不满情绪。但说到反满,少数民族比汉族勇猛多了,从清朝建立到鸦片战争,清朝疆域内总共爆发了15次起义,其中13次发生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境地区。

清朝顶峰时期满族人口也不过500万,而汉族人口几乎达到4亿。多数被迫服从少数,很多汉族士大夫不服气。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汉族人通过科举进入官僚体制,反清复明已经基本不可能实现了。

汉族士大夫之外的普通汉族百姓则是另外一种情况。清朝有大规模的移民活动。许多移民是以宗族为单位从出生地移到其他地区的。这些人在新地方人生地不熟,但一起移民过来的同出生地的族人之间就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老百姓无论古今,大部分与士大夫阶层无缘,也不会有什么反清复明的情怀,只要日子过得下去,谁也不会吃饱撑的反对政府。但随着清朝人口逐渐增多,资源紧张,各种社会矛盾开始暴露,一个方便的情绪发泄出口就是针对北方来的“鞑子”(是不是似曾相识?)。汉族士大夫桌子上掉下来的“反清复明”边角料开始渗透进老百姓的思想观念之中。

将这种思想发扬光大的是民间秘密社团。三合会、天地会等民间秘密社团的主要构成成分是下层老百姓,他们以工商业活动为遮掩,慢慢逐渐向上渗透,甚至吸收了乡绅和一些清朝的汉族官员等。民间社团的宗旨一般比较朴素,标榜相互扶助,平等主义,有些有政治追求的会要求吏治清明,信奉佛教所说的千年王国,又追求道教的现世利益。当这些民间社团的利益因为清朝政府的围剿而遭受损害时,就会喊出“反清复明”的口号。不过,与其说是对满族怀有民族仇恨,不如说由于满族这个靶子比较明显,比较容易针对而已

比如太平天国,发起人是客家人洪秀全,他从基督教得到启示,成立了“拜上帝会”,宣扬众生平等,反对地主制度以及儒家伦理。由于受到清政府围剿,太平天国就学习了秘密社团的策略,打起了“灭满兴汉”的口号。比如太平天国发出的《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

“今满妖咸丰,原属胡奴,乃我中国世仇。兼之率人类变妖类,拜邪神,逆真神,大叛逆  皇上帝,天所不容,所必诛者也。嗟尔团勇,不知木本水源,情愿足上首下,瞒高天之大德, 反颜事仇,受蛇魔之迷缠,忘恩背主,不思己为中国之善士,本属天朝之良民,竞轻举其足  于亡灭之路,而不知爱惜也耶?“

满篇都是胡、奴、妖等字眼,通过贬低满人,来阐述太平天国统治的合法性。

在清朝各种矛盾已经堆积如同火山口的时候,鸦片战争则是让这些矛盾喷发出来的契机。通过领土割让、开放港口,西方世界的科学技术和哲学思想快速涌入。清朝政府内部的洋务派为了重振帝国,开始借鉴西方知识中实用性的一面,但精神世界保持原样。但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让洋务运动的效用收到了根本性的质疑。

日本一贯被中国人认为是东瀛小国,甚至“倭奴”。即使在明治维新之后,中国人依旧不把日本放在眼里。甲午战争的失败则给中国人头上浇了满满一盆冷水。中日签订马关条约,赔偿给日本2亿两白银,还承认了朝鲜独立,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给日本。

这次战败对清政府内部以及士大夫阶层来说,意味着作为知识构成根基的传统儒学世界观,以及传统的华夏和周边民族秩序观的彻底崩塌;对中国知识分子来说,甲午战争是促使他们从根本上改变对国家状态和国际社会的看法的转折点。西方社会的哲学和社会思想,如国家论、公民社会论以及社会达尔文主义等在短时间内被中国知识分子吸收。曾经融入清政府体制的知识分子阶层现在开始对清朝政府进行着重新认识,有些人在仍旧抱有“爱国心“的基础上进行社会改革,比如康有为,而有些人则走的更远。

作者 于 8月14日 编辑
赞同 2
545 次浏览
31 个评论
时间 

从清朝建立到鸦片战争,清朝疆域内总共爆发了15次起义,其中13次发生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境地区。

历朝历代有记载大大小小的民变没有几千上万也有成百上千,您这15次起义的标准是怎么算的啊?明清时的中国人口为亿级,如果以差不多十分之一,影响涉及人口一千万人以上,攻破州县百余上,歼灭清军数十万,打死千人以上满蒙佐领,消耗满清国库90%以上存银的标准来说,自永历政权覆灭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唯二符合不就是川楚白莲教起义和太平军-捻军起义?哪个不是在核心汉地里面啊?

老百姓无论古今,大部分与士大夫阶层无缘,也不会有什么反清复明的情怀,只要日子过得下去,谁也不会吃饱撑的反对政府。但随着清朝人口逐渐增多,资源紧张,各种社会矛盾开始暴露,一个方便的情绪发泄出口就是针对北方来的“鞑子”(是不是似曾相识?)

你能不能别扯淡了,还反清复明是知识分子士大夫的事,老百姓反清反满是因为清中期人口增多马尔萨斯陷阱导致的?哪本书里告诉你满人和汉人老百姓的仇恨是清中期才有的?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吾辈本大明臣民,今中国沦陷于外寇,则当严辨夷夏之防,以中国为重”———李定国

“子民只为自由生活,江山易主非我百姓阻扰,但绝不雍缚异族之习惯,如今逼我汉人子民弃祖万万不能,更勿想吾人替清朝卖命。”———谢迁

“顽民无所为,将欲存中国于一隅,全礼义于百世,岂徒惜此数茎顶上毛而已。”———王兴

上边这些话可都是出身底层的义军领袖说出来的哦,我请问你为什么在满清刚入关的时候,拥明抗清战争的主力就是以前反抗明朝这些底层汉人百姓组织的农民起义军啊?稍微有点明清战争的常识的人都不至于发出像你这一番神论吧

我就不说北方那些名气大的闯军西军的民族英雄了,仅我记着的南方有记载的不怎么出名的人民自发的护发抗清运动,除了非常有名的江阴嘉定太湖起义以外,广东这边,就有王兴,周玉,刘保,彭信古,每只起义军都坚持十年以上,许多东南亚华人尤其是越南华人就是他们流亡出去避难的后代,还有江西的刘文煌、湖北的汤志…想必在文字狱里被删灭禁毁的,没名没姓的就更多了,这些人有矿工,有佃户、有棚民、有奴仆,有疍民……

首先,明朝的时候杨家将岳飞传这些通过说书的唱戏的早就家喻户晓传入寻常百姓家了,一般老百姓早就知道关外有一群异质的“金国”“东虏”“鞑子”了,说实话我真不觉得明末的底层农民论民族意识比民国抗战时的农民少到哪去,别把古人想的太蠢,OK? 再有,

君,父也;民,子也。父残其子,情理之所必无。况诛戮所以惩有罪,岂有无故杀人之理?自元年以来洗民谣言无时不有,今将六年矣,无故而屠戮者为谁?民肯从此回想,疑心必然冰释。——爱新觉罗•多尔衮

多尔衮进关之初,为了取得汉族官绅的支持曾经一度有所收敛。从顺治二年四月遣兵南下开始即以民族征服者自居,杀戮立威,演出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屠城悲剧。“扬州十日”“嘉定屠城”因为有专书记载为人们所熟知。此外像1649年(顺治六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占领湖南湘潭后的屠城;同年平定大同总兵姜瓖为首的山西反清运动,不仅大同全城军民屠戮殆尽,几乎遍及全晋的“附逆抗拒”州县也不分良莠一概屠杀;1650年平南王尚可喜与耿继茂攻克广州时的屠城,这类血淋淋的事例在史籍中屡见不鲜,充分暴露了满洲贵族标榜的“吊民伐罪”的伪善。

向来剃发之制,不即令画一,姑令自便者,欲俟天下大定始行此制耳。今中外一家,君犹父也,民犹子也;父子一体,岂可违异?若不画一,终属二心。自今布告之后,京城内外限旬日,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亦限旬日,尽令剃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必置重罪。若规避惜发,巧辞争辩,决不轻贷。——爱新觉罗•多尔衮

中国是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汉族本身也是由多种民族融合而成的。汉族人士可以当皇帝,少数民族人士当然也可以君临天下。无论是哪一个民族为主体建立的中央政权都决不应该强行改变其他民族的风俗习惯,这是一个起码的立国原则。多尔衮等满洲贵族陶醉于眼前的胜利当中,自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他所说的“君犹父也,民犹子也;父子一体,岂可违异”,完全是强辞夺理,一派胡言。他自己的祖辈和父亲努尔哈赤在反叛明朝以前,世世代代都是明帝国的臣属,以接受明朝廷的封号、官职、敕书为荣;明朝的汉族皇帝从来没有强迫女真族蓄发戴网巾,遵从汉制,难道不是铁一般的事实吗?清廷统治者把不肯放弃本民族长期形成的束发、服制等风俗习惯的汉族官绅百姓视为“逆命之寇”,一律处斩,这种凶残暴行在中国历史上极为罕见。 令户部传谕各州县有司,凡民间房产有为满洲圈占、兑换他处者,俱视其田产美恶,速行补给,务令均平。——爱新觉罗•多尔衮

由于汉族官员以圈地上亏国课、下病民生,上疏力争,清廷每次下令圈占时都声称“以后无复再圈民地,庶满汉两便”。实际上欲壑难填的满洲贵族往往食言自肥,直到康熙二十四年发布了“嗣后永不许圈”的谕旨才告结束。

于逃人一事各执偏见,未悉朕心。但知汉人之累,不知满洲之苦。向来血战所得人口,以供种地牧马诸役。乃逃亡日众,十不获一。究厥所由,奸民窝隐,是以立法不得不严。若谓法严则汉人苦,然法不严,则窝者无忌,逃者愈多,驱使何人?养生何赖?满洲人独不苦乎?——爱新觉罗•福临

这无异是说,在清朝统治下满人依靠“驱使”汉人来“养生”是理所当然的,汉族百姓受不了奴役而逃亡,满人就苦不堪言了,真是十足的强盗逻辑。清廷为了维护这种极其野蛮落后的奴隶制,不惜堵塞言路。顺治三年十月,多尔衮谕告群臣:“有为剃发、衣冠、圈地、投充、逃人牵连五事具疏者一概治罪,本不许封进。”

“剃发 衣冠 圈地 投充 逃人”每一个都是满人针对汉人施行的血淋淋的种族压迫和奴役行径,我还不提努尔哈赤在辽东针对“无谷种田人”的种族灭绝,皇太极在华北屠戮百余城的掳掠,玄烨在东南覆巢毁卵的迁界禁海,所谓“国初杀戮太甚”,通古斯食人匪帮这么多丧心病狂的罪行,仇恨深刻烙在在三百年汉人底层民间记忆里很难理解吗?

@阿里萨斯 #192311

历朝历代有记载大大小小的民变没有几千上万也有成百上千,您这15次起义的标准是怎么算的啊?

我的数据来自日本学者松本真澄的《中国民族政策之研究——以清末至1945年的“民族论”为中心》,就算再不准也比您的“没有几千上万也有成百上千”这种拍脑袋数字准确。

后面你废话太多,不一一回复了。

@natasha #192313

我的数据来自日本学者松本真澄的《中国民族政策之研究——以清末至1945年的“民族论”为中心》

我确实没看过这本书,大体看了下目录和概要,里面大量内容都是论述中国近代民国和中共时期的民族政策,只有少部分谈及清代,至于民变研究连一个专门论述的章节都没有,你非得觉得这个论断的质量很高那也没办法,见仁见智咯。

我个人认为既然谈民变或者说起义,最好要拿出专门像秦晖这种农民学研究或者共产党建政以来整来的浩如烟海的农民起义研究资料出来,我在大学时候在图书馆看到一套《清代农民战争资料选编(1644-1840)》只记着前言里说有将近四百万字共提及大大小小的上千次农民起义事件,你不信也无所谓,反正书也不在我手头。你觉得“历朝都有几百上千次农民起义”是我拍脑筋想出来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一直以为这应该是历史爱好者的常识的……

不过没关系,我刚才找到了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历代战争表》的清代民变统计,详细记载的有196次,空间也是华中华东最多,这是99%人口皆为汉人的最核心地区,另外是西南,也是汉地的一部分,这些已经足够反驳你这番从海外旮旯角淘出来的惊世骇俗的神论了:

从清朝建立到鸦片战争,清朝疆域内总共爆发了15次起义,其中13次发生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边境地区

(如果这位日本学者还有基本的学术素养的话,那么我相信他这结论应该有所规模一类的定义和选择依据的,不过你又不告诉我统计口径和标准是什么,那又能怎么办,至少我上面可提出过我对于大规模起义的定义标准了)

@阿里萨斯 #192318

什么啊就blabla一大堆,不就是个数据吗,谁的数据更准确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急得跳脚的样子太可笑。如果你觉得我的数据不准确,欢迎补充,越准确越好,求之不得啊,但为了找茬而找茬就显得姿态很难看了。

作者 于 8月14日 编辑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我觉得2047站方和管理员不应该发表除了站务、通告、技术以外的其他文章,尤其是文宣政史观点类的。

站长的主要职责是规划未来发展方向、业务扩张(本站这冷清的流量和新品葱差太远了),管理员主要是网站日常运营和维护(烦请诸位赶紧把楼层翻页不显示的BUG改了吧?)。

不然会给人一种,站方既要当教练和经理,又要当裁判员,还要当运动员的印象。自己累够呛还不一定讨所有人的好,何苦呢。

如果站方的目标是想要把这里打造成一个为自己服务的舆论宣贯阵地,而不是一个为用户服务的自由、独立、争鸣的角落。那不就成墙外版本的人民网、环球网了嘛?

对于高雅的管理者而言,什么也不说,不表态,才是最好的。

我把话说直了,也许不好听,但该说的我都说了。

作者 于 8月14日 编辑

@Prometheus #192352 自由、独立本来就是2047的调性。是个人都有情感。而自由、独立这种2047的调性本来就是一种筛选粉红的方法,粉红然后必须换就不会来。emmmm任何一个这类站点都做不到完全独立与完全自由,起码不希望晶 歌,粉红来。即使这样,也比内地其他站点,官方 自由的多。想着有没有一种办法推广 与 能邀请/一些twitter上的一些关心民主斗争,或者介绍相关民主内容的人来,例如多伦多方脸。啥事慢慢来。

本人猜,只要2047站长想推广,拉人,宣传,人数就能多起来。感觉站长们的填堵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还有人突然猛增加,指的是包括小号,晶 歌,各路搞黄色,轮,卖的 人都来,100夺杯的那种增长,服务器流量还需加钱,论坛设计可能加劲巩固,还得增加服务器开销。面前状态感觉2047几乎全是真人,挺好。

新品葱拉人,搞广告商业化,什么小号,晶 歌,各路搞黄色等都放进来了,小号感觉碰到很多次,体验有一些不好。

“汉民族主义”的目的是什么,说个高尚的例子如“建设一个富强地汉族社会”,不自由不民主没有人权和法治的社会怎么也不像是一个每个汉族想要的富强社会,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才是具有现实意义的讨论主题。记住汉民族接受的历史迫害是为了什么,为了去迫害别人还是去建设一个没有迫害的社会,现在迫害广大劳动汉族人民的罪恶根源是不是中共的独裁专制权贵资本主义。

“民族主义”是一个中共的独裁专制权贵资本主义用来操纵控制通过撒谎来证实其合法性的最重要最经常的政治宣传工具,转移减轻民众对现实不满。

以色列是国家安全主义,处在领土和宗教纷争的地方,多少有些现实需要。

作者 于 8月15日 编辑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站在21世纪的前半页,我觉得我们要跳出以某种种族的思维定势。

中国实际上是一个地理上的地域系统。这个系统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暴力为王。同时,用词说得难听点,中国和周边辐射的地区具备共存共荣的属性(日本人的战略格局和眼光,很专业)。这不是某一个单一民族的概念可以装得下的。

中国作为中国地域系统里地理位置独特的一方,仅凭外力是很难支撑中国在这个系统里的功能的。这种外力,包括军事占领后的统治,比如,二战日本的方式。

我相信,梁启超如果穿越到现在,他的眼光也会不同,因为知识和信息更新、变多、易得了。而且在清末那个时代,需求也不同,所需要的工具也不同,世界的整体环境和趋势也不同。

很多话题的争论实际上不会产生建设性,因为其基础是建立在刻舟求剑的状态下的。需要打开视野,观察现实,慢慢体会。

而中文圈从五四新文化,到后来自由民主宪政,为有一定追求和理解能力的华人读者,提供了诱饵式的陷阱,坑杀了有思维需求和能力的潜在活跃分子。

这个坑只能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自己爬上来、躲过去。我能做的,就是告诉有心人,有这类坑的存在。

从忘掉你的书本知识,观察这个世界的动荡开始。

别人创造的概念很多时候是枷锁。

@Prometheus #192352

嗯,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您的意见我不接受。

我虽然是管理员,但也是用户,也有说话的权利,想说啥就说啥。

我不是啥“站方”,就是个小破管理员。跟47一路走过来的用户都知道,只要用户是理性发言,管理员就算是气死也不能封对方,最多就是行驶自己的用户权利,将对方默默拉黑。

所以哪有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一说?有这么憋屈的裁判吗?

linda rico y libre

@natasha #192368 他的意思就是说管理员说话就是仗势欺人嘛...

这里这么冷清,还得指望大家输出呢,禁止管理员输出倒是可以,换小号罢了。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linda #192414 不是指仗势欺人。

1.网络媒体对传统媒体的最大优势就是用户参与,互动,非中心化。传统媒体就是单向大喇叭。

2.对于一个管理者、领导者而言,无论说什么,说得越多,就越有损自身威信和领导力。我是觉得新站长还没有完成角色转变。领导者是为基本盘(或用户或公司整体或团队)服务,而不是为自己一个人玩单机(爽)。

@natasha #192368

就我观察,我相信您(各种发帖)的初心不是为了舆论宣传和引导,您更像是纯朴的性情中人藏不住事,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

因为真正高级和成功的舆论操作是潜移默化、无影无形、润物细无声的悄悄改变受众的认知和思维模式。一个真正成功的完美意识形态,就是让人类完全无法意识到它的存在。这一点隔壁品韭鹿儿阿姨做的就比2047厉害了,虽然他们离润物细无声的境界还差的很远,手法呆板、僵硬反智。鹿儿阿姨神隐很少说话,与用户搏击更是少见。主要依靠几个写手、高级评论员在前台活跃引导舆论,而且一段时间还有换号作为掩护,但是能看出出自同一批人。

你是一名将军应该待在指挥岗位,而不是扔掉盔甲跳下战马,拿起木杆枪,沉迷于体验扮演前线士兵,肉搏的刺激快感。

作者 于 8月16日 编辑

@Prometheus #192415

哈哈!您还真拿管理员当管理者了。

管理员有威信吗?应该有威信吗?谁要说是,一定是从小缺乏肯定,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藏着掖着干嘛呢?

linda rico y libre

最主要的,2047不是一个旨在推翻共产党统治的组织。以前thphd动过这个念头,结果他失踪了。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Prometheus #192415 能够设局的都是高级玩法

品葱为什么只有一个,而没有其他的池子?这难道不值得思考吗?

我觉得能够有一个地方有一定的小范围知名度,慢慢深入的讨论话题,就很不错了。

品葱在这点上最近几个月似乎退化得厉害。当然,本来也不深,但是现在已经完全变成twitter中文圈那种话题方式了。应该是有意为之吧。

至于管理员参与讨论这种事,没什么不好。因为网上本身就很随意。还远没有到需要通过过程保障输出的程度。简单点说,现在是无的状态。得先有,才能考虑其他。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linda #192469 「旨在推翻共产党统治的组织」

这样的组织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存在吗?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612

嘿嘿,有人欣赏我就很开心啦!谢谢。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谢谢管理员搬运的好文,辛苦了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673 我的原问题是:

这样的组织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存在吗?

你这张图我看了下都不是华人圈里的啊。答非所问了。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715 我之前说愿闻其详。你最后一句连个实例都没有啊。只是在重复说有,但是没有实际的例子。

宣称结论,却又在直接询问下几次不给出实证,是不是很奇怪?

我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下这些组织。因为这样的事听着太新鲜了。如果真的算是这类组织的话,也想研究一下他们的生存之道。并且找到他们在中文圈影响力很小的原因。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2725

抱歉,以上內容已講明兩點。

*有戰鬥力的組織以社會主義,尤以托洛茨基主義綱領。料想您不會感興趣

*很多小團體活動以韜光養晦為主,並不謀求快速壯大以防止「喝茶」,類似於倫敦的高級西裝店,需要介紹信進入,也基本在小巷裏,只讓old money進入。

對於舉例當然好多

https://twitter.com/sparktaiwanimt

https://twitter.com/wuchanjiejixia2

https://twitter.com/dalinxia520

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https://twitter.com/renminzhenxianb

https://twitter.com/newhongqi

還有好多,不列舉了,也由於第二個原因掛一漏萬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745 谢谢你的回复。

不过,我提出的问题是:

「「旨在推翻共产党统治的组织」

这样的组织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存在吗?」

你举出的这些不都是共产组织嘛?完全搞反了啊。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2759

好吧,我看到你quote了linda的推翻共產黨以為你指CCP,但是這樣一來你的問題就會好奇怪,因為目前沒有共產主義政黨在世界哪個重要國家主政,只有像朝鮮勞動黨或者CCP那樣的掛羊頭賣狗肉政權,抑或是英國工黨那樣的混合體,而華人圈為什麼要推翻一些和他們完全無關,在中國國內外也沒什麼影響力的共產黨組織呢?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766 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者?

从你的对我的一系列回复内容看,类似于你支持你心中正牌的共产主义。如果我理解错了,请见谅。

Deathtro Agglomération of thinking atoms

@读经济学人自然 #192767

怎麼會?我唔識什麼話使你誤解,但我不是「原教旨共產主義者」或任何主義者。

anyway雖然小二呼籲公版留言,但是你有真的想瞭解這方面情況請私信我。

恒道不知
读经济学人自然 自然 理性 人性 建设性|探讨「经济学人」文章https://t.me/economist_tao_lun

@Geze #192768 谢谢。

我对共产主义没有兴趣。而马克思虽然剖析资本主义很深刻,至今有用,但开药方绝对开错了。同时,那也是基于19世纪的科学观、世界观提出的,那还是一个机械的时代。现在已经过了150年,量子物理、更微观世界的生物学、信息技术等等,这些都需要纳入思考进行验证。所以科学、自然对意识形态有找design bug的作用。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