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转载】入户消杀击溃了中国人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作者:公众号“西坡原创”

CDT链接

中国人是一贯善于躲的。孔夫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苏东坡讲“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虽然都没有付诸实践,但却说明逃这个动作一直埋伏在中国人心中。

真正大逃特逃,逃得凄凄惶惶,轰轰烈烈,逃出一个新天地的文化名人是杜甫。读冯至先生的《杜甫传》,诗人在生命的最后时间,无家可依,只能拖着病躯生活在船上,“从秋到冬,他的小船只是在湘江上漂浮着。”最后死在水上,“广厦千万间”终究只留下了诗里和梦里。

中国人“逃”的基因,至今仍在延续。农民从土地上逃出来,逃到城市的工厂、工地去打工。老病之后城市不再需要,又逃回老家去养老。年轻人也不例外,逃离家乡去上大学,毕业后却发现大城市落不了户、买不起房,于是逃离北上广。回到小地方又发现,适应不了那里的人情世故、闭塞天地,再逃回大城市。直到从青年逃到中年,再无力气做梦,终于决定拣一处相对不坏的地方安家。

找份众人看来稳定的工作,举全家之力买个房,就算是上岸了。上岸的人,都有一种大难不死的庆幸,一直在岸上的人自然会觉得没见过世面。但只要想想,中国人的诗圣一辈子都未能“上岸”,也就不难理解这份心情。

上了岸的中国人,也并不能事事如意顺心,但每每想起上岸之前的那种飘摇不安,就会觉得养了几棵植物的那个小屋还算个可靠的避难所,自己也算是过上了稍有尊严的生活。

了解了这一切,才能明白,为什么那几个野蛮入户消杀的短视频,能击溃那么多人的心理防线。家是中国人的最后一块阵地。公园绿地到处是垃圾,可以不去,小区里有人随地吐痰,可以绕着走,网上又有不公事件发生,可以不看。你总可以安慰自己,我还有个家,我还有几件心爱的衣服,还有一些好书好茶。如果再有几件像样的字画,那就算过上了不仅安稳而且雅致令人羡慕的生活了。那些可能也没那么宝贵的物件,对一个一直在撤退的人来说,却等同于他的身家性命

中国向来是缺乏公共生活的,除了约吃饭唱歌,我们再不知道约朋友一起做什么。我们将许多的向往与执念,退一步藏在了家里。所以房子不仅是中国人的避难所,也是中国人的市政厅,中国人的教堂。当教堂被糟蹋成猪圈,人的崩溃就难以避免了

作家高晓声在小说《李顺大造屋》里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他的梦想是自己有房。李顺大28岁赶上“土改”的东风,分到六亩地,他立志要造三间屋。这个梦想遭到乡亲们的嘲笑,但李顺大有愚公移山的精神。农活中一有空闲,李顺大就去卖糖,回收废品再卖钱。他的儿子长大七岁,不知道糖是什么味,偶尔偷尝一次,还被他娘打屁股,被说败家精,三间屋都要被吃光了。就这样一直忙到1957年,李顺大一家终于买全了够盖三间青砖瓦房的全部建筑材料。但1958年,公社化了。

李顺大的砖头被拿去造炼铁炉,木料被拿去制推土车,最后,剩下的瓦片也上了集体猪舍的屋顶。李顺大肉痛得簌簌流泪,但“想到将来的幸福又感到异常的快慰”。说服李顺大的理论是:“我们的建设完全是为了大家,大家自必全力支持这个建设。那点少得可怜的私有财产算得了什么,把它投入伟大的事业才是光荣的行为。不要有什么顾虑,统统归公使用,这是大家大事,谁也不欺。”

后来,那个“伟大的事业”失败了,李顺大又开始存钱准备造屋,但后来又是十年“艰难探索”……

举李顺大这个虚构的人物,只是想说明中国人对家和房子的执念有多深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经济奇迹举世瞩目,但经济奇迹的微观动力是什么?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家庭主义。“大家”的事业,转变为“小家”的事业,也就是事事顺通了。中国人普遍不注重个人享受,但为了家庭却愿意无限地忍耐、付出。老婆孩子热炕头,几乎具有宗教般的吸引力。农民工在外吃苦一整年,过年回家团聚,过几天囫囵日子,也觉得苦没白吃。

我们现在在抗疫,是抗疫第三年了。我们的政策是动态清零,不是静态清零。动态与静态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哪怕增加一点风险,也要为必要的经济社会运转留下空间。

入户消杀真有必要?基本的科学常识告诉我们,病毒离开宿主无法长期存活。人拉走了,房子空着,相当于房子也隔离。人要集中隔离,房子只能居家隔离,但房子又不会串门,居家隔离也无不妥。人在集中隔离的时候,也没有拿着喷雾对人进行反复消杀,但过一段时间也能从阳转阴。而病毒不能寄生繁衍的房子,为什么反而要消杀呢?即便要消杀,有没有全国统一的规范标准?一直讲不能层层加码,可是具体的个人如何抗衡层层加码,可有畅通便捷的求助机制?

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团结一切中国人的,那就是保卫中国人对家的信仰。如果说有什么最能刺激中国人的,那就是践踏中国人对家的信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都是爹妈生养的,没人不该懂这个道理。

( 由 作者 于 5月12日 编辑 )
赞同 4
629 次浏览
14 个评论
时间 
独裁者

现在哪怕是最爱党的人都该认识到习近平政府和中国人的关系是敌我矛盾吧?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ZEROHOUR #186228 “习近平只是镇压一部分中国人,他总不能把我们十四亿人全干掉吧”

@消极 #186230

消极兄总能在天真反贼的窗口照进一道现实...

只要没消杀到自己家,中国人民就会依旧岁月静好下去。

以前顶多喝茶的事,现在都寻滋了。罗昌平质疑一下长津湖,就获刑半年;小二的2049温和得像豆瓣,关了一年半。这啥意思?阻吓其他想闹事的人,提高你的反抗成本。人人都有搭便车的心态,如果车票这么贵,想买票的人就更少了,于是就只能听到汽笛声,但就是开不动。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natasha #186235 我说的是消杀到自己头上,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中共总不能屠他几千万吧。

至于你说的汽笛声,我并不认为大部分人听得到。

@消极 #186236

中国人还是有血性的,就算不管别人,弄到自己头上,抄家伙的不少。至于汽笛声,看到消杀视频的中国人,有几个不是不寒而栗、担心无法自保?被消杀的更是一片哀嚎。就算听不见反贼们敲锣打鼓,人人脑后也开始长反骨了吧?当然行动是另一回事。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natasha #186237 后极权主义下没有谁真信仰党国,大部分是出自顺从和恐惧,所以这种整他们的手段,没有问题的。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ZEROHOUR #186228 错了,他们会说”责任全在资本和走资派,盼毛泽东归“ 现在的小鸡吧脑袋洗残了是断然不敢挑战习猪头和共产党的威严的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夸父逐日 #186276 有,但是这意味着邓以来的几十年中国都在修正主义邪路上。

魔都一直有錯覺以為是國中國人上人腳踏香港拳打紐約,經此一役,有多少人發現身在牆內,外表再光鮮亮麗,鐵拳砸到的時候,自己也和以前別過臉不看的新疆西藏一樣。

独裁者

@消极 <#186269回到我刚才的问题上,是否有人在今天还会热爱党的,没有。那既然没有,靠恐惧治国的方法,必然没有办法维持下去。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点

独裁者

@natasha #186235 不用把中国人看得那么特殊,家对中国人重要,对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同样重要。至于你说的血性,如果连行动都不肯付出,我实在看不出所谓的血性体现在哪里?如果在网上干嚎几句就叫血性,那自宽带开通以来中国人在网上表现出的血性就太多太滥太不值钱了。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