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墙内的论坛,尹锡悦当选韩国总统会大量讨论性别问题?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1058536

我本来预料墙内那帮粉红,无非颠来倒去是「亲美反中」「重启萨德破坏和平」「美帝国主义走狗」这些车轱辘话。偶尔有几个反贼夹杂在里面冲塔。毕竟,这种状况是常识了。

结果点开一看,我直接迷住了,他们怎么会突然清一色绕着「女权」在讨论,百思不得其解。

以下言论节选:

尹锡悦反女权但是支持资本家,成功上位。

这波是女权猛于虎。

韩男是真武德充沛,有统战价值,以至于政治人物要拉拢韩男。

反观前宗主契丹国汉男,毫无统战价值,被视为炮灰+燃料,真是可悲。

我要是韩国男人,

我宁可薪资降低,

宁可福利减少,

宁可丢掉工作,

我也要把票投给反女权候选人。

我可以亏,但女权必须死。

如果女权主义者入侵地狱,我也会和撒旦并肩作战。

这说明在韩国的皿煮政治中,韩男比郭楠有无可比拟的桶蘸价值。

早上那条特别多人好奇一个问题,韩国最后居然选出了一个极端反女权的,难道韩国女性不投票的吗? 而且这位除了反女权还支持加工作时间,每周120小时工作制,他们年轻人也不反对吗?

任何情况下,反女权都是最优先级,为此付出任何代价,我都甘之如饴,这就是韩男的想法。

民间的许多问题其实上升不到高层次,但这次韩国彻底把女拳问题闹大了。

韩男用实际行动给国男上了一课

对于当代国男来说,什么中韩关系,亚太战略都是细枝末节,性别对立才是跟你密切相关的事情。

你别看尹总长外交内政干啥,尹总长上台就因为一件事:韩国女权!

以后如果有留学生同胞在韩国被反华的伤害,就都得怪国内女权!

如果能恶心女拳把豆瓣微博封了。

哪怕工资下降我都愿意。

韩男大概也是这么想的,福利我不要了,就要看着女拳死。

虽然说韩国两大总统候选人都反女权,但尹锡悦明显是更反女权的那个候选人。

韩国这次总统大选,对于全世界男性的反女权和男性解放运动而言,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韩国男性已经到了不顾国家未来,甚至不顾个人生死安危,切身利益,也要把女权打到死的地步

反女拳英雄!

大韩民国yyds!!!!

只因他的诸多主张里面有一条“废除女性家族事务部”,那就选他了!

韩男武德充沛,堪称东亚之光。

反女权的伟大胜利

反华当然对中国不好,但白左也照样反华,女权也照样反华,至少对面反女权也不用“进步雄竞”,在“我更女权文明,更能维护妇女权益”上不断加码了

大概三分之二都是这些,他们到底是粉红还是反贼

赞同 0
952 次浏览
34 个评论
时间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粉红?反贼?都不是,恶臭国蝻罢了。韩国总统选举真正的女权候选人,选票比例都是个位数。

忍野咩咩 真是精神啊。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可能是在中文环境中关于韩国政坛信息实在太少,几乎全部来自于那几个公众号,什么“卢克文”之类的。获取到的信息比较片面,逮住性别议题就以为这是韩国政坛的全部,然而还有诸如首尔房价疫情等等别的错综复杂的问题。两候选人之间的得票率相差非常少,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摇摆选民对现文政府的不满从而想换个政党。「亲美反中」「重启萨德破坏和平」这些我估计只有老一辈键政人才关心了,现在知乎这一波人可能正好处于婚育年龄有很强的性焦虑吧,看到了韩国就物伤其类了。甭管是粉红还是反贼多少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了,一则韩国本身就是东亚性别平等倒数,二则中国官方一直在打压女权,他们大可操心点别的。

亲美反中之类的,也不是放任随便聊的,同样受到限制,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引导一波,平时有控制不会让种言论随意发酵、随意加速。

而且粉红再多,也比不上普通人,涉及女权,大量普通人可以参与进来,这股力量比粉红大得多。

作者 于 2022年3月12日 编辑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SuperMild #182055 所以知乎男女问题的热度一般都比政治问题热度高。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小甜甜 #182062 男女问题可以参与,政治问题,你敢举手,清单有了你

知乎一直有男女对立的帖子,这个总统选出来之前“反女拳”的内容就经常在各种社会问题帖子里面冒出来,只不过这次国内有限的信息中,这位总统的一些口号印证了他们之前的观点,拿出来二次炒作一下。

我觉得这些离我挺远的,不知道是周边环境问题还是单纯的网上流量密码。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因为性别问题是各种问题中唯一允许“畅所欲言”的。共产党现在相当忌惮女权主义,彭帅事件和徐州事件都证明了共产党高层到基层的统治阶级基本盘就是建立在对各阶层女性的欺压之上,所以各种官媒自媒都会用各种手段悄悄宣传反女权主义。

其次就是性焦虑导致的问题,也就是人们说的incel。但这样就显示出另一个问题,如今剩女也不少,什么时候见过哪个剩女绑架男人用铁链锁地窖里就为了繁衍后代?

归根结底,主要还是知乎小将和B小将眼里生活里的一切都是零和游戏,女权、少数群体权益在他们看来就是剥夺男性和大多数人的权利,和外国交往“平等互利”就是中国吃亏了。所以他们才会对战狼乃至冉闵之流顶礼膜拜。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再补充一点,皇汉已经被小粉红夺舍了,汉民族主义已经和国家民族主义合流是不争的事实。早期部分皇汉主张的观点是少民的伊斯兰和藏传佛教等传统信仰和现代社会的价值观格格不入,所以要现代化而不是汉化。这时候的皇汉同样会认可女权主义、进步主义,会认可秋瑾为汉民族主义的领袖。

但现在的皇汉水平如何?比如我在知乎上偶尔看到某个皇汉,反女权反西方,表面上反共,但实际上如何,我转载一下这位的发言:

看都不看,目田本质是皇盎,压根就不是一路人。区分目田和皇漢的方法:看他支不支持塔在察合台,漠北,吐蕃的策略,哪怕是反塔的皇漢都不得不承认这些策略是对的。

这话槽点在哪呢?首先“自由派”不是“盎撒”的专属,甚至美国和英国能不能放在一个筐子里都很难说。举个例子,古典自由主义古今的两个代表人物,亚当斯密和哈耶克,分别是苏格兰人和奥地利人,不是“盎撒”。其次,塔(共产党)在少民地区的行为,苏哈托等人对海外华人也早就做过了,如果皇汉要复兴汉民族,却同时又为共产党对少民的举动叫好,那这种法西斯活该被共产党统治一辈子。

第三个槽点是此人反对西方、盎撒的“舶来”思想,但却挂着革命烈士邹容的头像,这里讽刺的一点在于,邹容本身就是受英式教育长大的学生,所以才会主张西式革命和民族主义来推翻满清。

作者 于 2022年3月13日 编辑
忍野咩咩 真是精神啊。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搬运一段文字,比起“反女权”更能说明什么。

韩国的文化分析(摘录)

一 基本的社会价值观

几个世纪以来,儒学价值观主导着社会行为和社会生活。传统的社会价值观有助于个人和团体对付紧张困难的处境,特别是在工业化进程中。这些价值观规范着人际关系和行为准则。家族的重要性超过其他社会关系,但与此同时并不破坏整个社会的平衡。家庭被认为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它能激起人们的道德义务感。因此,维系家庭并实现相应的目标,要比国家的和其他非家族的目标更能受到人们的关注。

二 文化资源和经济行为

在韩国,传统的社会价值观(特别是关于家族问题)的重要性明显超越其他社会领域。 ……

事实上,儒学的观点已从教育和政治领域延伸到经济领域。经济发展的目标固然与人们从事经济活动、追求更大的利益相连。作为家族,其价值取向不仅在于投入经济活动,而且希望整个经济的繁荣。军人政府获得相当部分韩国国民的支持,这绝非偶然。这种支持正是如下社会价值观的本质体现,即强调为家族而工作要重于一切。与此相应,通常认为各个社会成员应该为改善其家族的社会地位而全力以赴,并为各自家族的荣誉和利益而互相竞争。这就在相当程度上奠定了军人政府的经济发展目标的基础。

在韩国,社会价值观和经济发展政策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曾经提出“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的口号,该口号的含义实际上是“为你的家庭幸福而工作”,并且激发了与家族观念密切相关的巨大的工作积极性。

在大多数新发展中国家里,制造业雇用着大量的女工,她们工资低微,工作时间却很长。毋庸讳言,这正是维持经济增长率和使“经济奇迹”成为可能的基础。在迅速工业化的年代里,许多女工来自农村地区,她们通常声称是“为了帮助(她们的)兄弟继续上学”。在有关女工的自传性作品中,也可以发现同样的说法。这表明许多女工和其他人一样非常向往学习,但她们受教育的机会仍然受到性别的极大限制。女工自我牺牲或受压迫的事例是哀婉动人的,这表明她们是十分看重家族的。

与上述事例同样能够说明文化传统影响力的,或许是人口计划政策。这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西方国家常常警告说,不发达国家资源有限但人口过多。但是,韩国却通常被视作“家庭计划”成功的范例。文化传统在这方面起了作用。在全体国民中推行家庭计划政策的过程中,政府不可避免地面临传统的家族价值观,即极为重视子孙后代,特别是男孩。但是,家庭计划政策最有效的一点是尊重传统的家族价值观,呼吁为了家庭的更大幸福而限制出生率。与大部分西方国家不同,在此问题上没有公开讨论基本道德问题,没有涉及诸如胎儿的生存权等问题,也没有出现男女平等主义者的强烈反对。与此相反,人们关注的是整个家庭的利益和幸福。例如,控制出生率是经济处境困难的家庭的必然选择,这里并不涉及任何道德问题,在多子多福、居住环境、生活条件等方面,人们的看法有了明显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庭概念和家族价值观的变化。

家族价值观还为工业组织提供了基础。许多社会科学研究者近来对韩国的公司组织产生了兴趣。他们关注韩国的财团,认为其结构与日本明治时期的财阀相似。居公司中心地位的董事长,通常是公司的创始人,在上层起协调和团结作用,“当他转向新的投资目标时,便把公司的管理职能交给亲属(更多的是托付给一个机构)”。自然,董事长及其亲属握有所控制公司的大部分股额。结果,在韩国不仅有经济集中,而且是家族控制。我们的讨论还涉及金广全先生对于韩国主要大企业的分析。他的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企业的家族特点。在对约100个大企业的高层行政人员进行分析的基础上,金发现其中12%的人属于“世袭”,与企业的创始人有关,而创始人的儿子或兄弟占很大的比例。非世袭行政人员在增加,他们与企业创始人没有血缘或婚姻关系。但是,在这些职业管理人员中,很大一部分人与创始人有着地域的、学校的关系,或是密友。进而言之,这意味着雇员的个人忠诚和关系是企业上层管理者十分重视的因素。金还认为,职业管理人员的增加是一个积极的变化。笔者原则上同意金氏的观点,但是,企业组织的家族性并不会轻易地因管理层构成的变化而根本改变,无论胜任的经理是否通过公开的竞争考试入选。家族价值观并不完全等同于亲族制,而是高于亲族关系和经济关系。这种观念并没有被削弱,仍有极强的影响力。在韩国社会基本结构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个人和组织行为的性质将继续侧重于控制和影响着社会群体的血缘关系,侧重于把社会成员紧密维系如同家族一般的人际团结,侧重于对家族整体荣誉和兴旺的责任感及义务。

三 社会—文化资源的有限和对发展的制约

由于没有相应的制度保障,诸如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职工权益等问题,都不可能通过任何工资谈判、协商或直接的工业行动,得到根本的解决,小规模的罢工也很少发生。在当今时代,很难断定工人是否或在多大程度上会发展成为觉悟的阶级。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和企业领导人以及政府决策者有着某种共同的重要价值观,即都承认企业成功和发展的重要性,因为这是维持他们生存和改善他们条件的前提。进而言之,他们都意识到,公司是一个家族式的团体,他们可在其中发现和谐与友谊,他们之间也因此而系缚为一体。……

社会价值观的作用还体现在学生身上。事实上,近几十年来,几乎年年发生学生领头的抗议活动。韩国近代史上有着学生投入政治运动的光荣记载。从反抗日本统治的1919年的三一运动,到推翻政治强人李承晚的韩国的“1960年之春”,直到近年的反政府抗议,许多学生曾遭到折磨,被投入监狱,甚至遭到当局的杀害。他们继续处在政治舞台的中心。本文并非专门对韩国学生运动作社会的和历史的分析。在此我只是强调指出,家庭的观念十分普遍,当局也试图以此来控制学生运动。一位西方观察家曾有如下描述:“警察威胁父母设法让学生脱离政治活动,否则他们全家将会遭殃。”用这一方式来处理学生运动颇有成效,因为它涉及基本的社会价值观。在学生们的政治观点之外,他们仍然受着韩国社会价值观体系中孝道的影响,因此难以无视或违抗父母。只有父母本身也对政府当局产生不满并且不愿在家庭充当政治控制的角色时,学生的抗议活动才可能得到加强和扩大。发生在校园的动乱可能使人认为学生是唯一的反抗政府的力量,但事实并非如此。有时候这只是表面现象,因为学生终究处在家长的影响之下。

家族观念在政党政治中也有体现。自从光复后,政治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人们对于政党的成立和解散、结盟和分裂,已经习以为常。从根本上来看,政党是围绕着强人的派系,该强人庇护着他的追随者并予以利益。1987年发生的反对派向执政当局的攻击,就反映了家族观念的影响。

……与此相应,对家族的忠诚、义务以及团体内的团结精神等所产生的政治能量,也完全可能被用于反对派活动、谋反叛乱和家长式控制。应当指出,一方面上述观念有助于限制极权主义的出现和持续,因为社会下层有着强烈的家族观念,这将使来自社会上层的控制企图难以实现。另一方面,浓重的家族价值观将难以保证民主的统治方式,这种方式将比较恰当地处理社会问题。所以,需要摆脱狭隘的家族价值观。

如果一个社会已经开始建立民主制度,就必须超越狭隘的经济和政治观念,追求更全面的社会责任、权利和义务。也就是说,应当超越依然渗透于韩国社会各个方面的家长制观念。

本文原载《韩国研究论丛》第三辑

作者朴永信系韩国延世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关于韩国国际婚姻的一组数据:

以跨国结婚的方式移民韩国的外国女性人数不断增加,导致了婚姻移民人口快速增加。2006年韩国在婚姻登记注册中11.9%是国际婚姻,这个比率在农村地区更高,达33%。

随着国际婚姻的增加,取得韩国国籍的外国人(归化者)由2000年的1800人增加到2005年的17000人,增幅约9.5倍。移民第二代人口还没有正式的官方统计,估计约35000人。婚姻中介主导的国际婚姻大部分存在人身买卖的性质。他们是国际性的犯罪组织,很难杜绝这种人身买卖性质的国际婚姻。很多婚姻移民女性在来到韩国之前不太了解韩国和配偶的情况,到达韩国之后因跟家人的语言不通,不太能适应韩国家长中心的文化而遇到生活上的困难。这样婚姻移民女性的问题就会影响到移民第二代的教育。2007年7月,韩国政府把婚姻移民者、外籍工人及其子女纳入《国民基础生活保障法》、《福利支援法》和《母父子福利法》的保护范围,使他们可以接受免费的医疗,各个省市设立韩语学习班等。另外,韩国政府从2006年起为移民第二代实施了多文化教育支援政策。

@消极 #182052

粉红?反贼?都不是,恶臭国蝻罢了。

我的意思是,这群人对于我们墙外反共的来说,是朋友还是敌人?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超新星 #182076 你又不是孙文毛泽东列宁,这种问题必须是革命党领导人来问的。

因为女权最跳呗 你也可以理解为战斗力最高 天天骂男人骂婚女骂化妆女骂平权 不反婚反育罪该万死,化妆美甲穿高跟鞋等向下的自由不是自由,平权就是贴补男人 共把人关进笼子,女权把人关进更小的笼子 简直魔怔

@超新星 #182076 部分是投机流量分子,部分是真的盲流。我是敬而远之,不过如果你有想法或许可以试试拿他们变个现,指望他们反老共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老共要用他们,这些言论才有一点空间,等上面不需要他们或者有一点失控,这些家伙就会迅速的被消失。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我就不明白了,有些男性觉得自己被“女权”迫害而对女权深恶痛绝,女权具体怎么迫害他们了?如果说他们的家人因为他们的性别是男孩而虐待他们,剥夺他们的权利如受教育权婚姻自主权财产继承权等,那他们说自己因为“女权”被迫害完全可以理解。如果只是网上被“女权”骂了或者觉得女朋友“太物质”,真算不上迫害。

很简单,不管喊什么口号,只要主张女权主义,最终都会走向大政府极权主义。

女权的存在就是为了剥夺男性本身的自由和权力,尤其是中国的女权就是因为共产党鼓吹才能起家,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中国政府会跟中共一样如此利女。

@小甜甜 #182099 你知不知道韩国女权有多可怕?杀男婴,对男性搞独狼恐怖主义,6B4T,韩国生育率这么低拜韩国女权恐怖主义泛滥所赐

忍野咩咩 真是精神啊。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Albert #182102

大政府是大政府,极权是极权。就像小政府是小政府,而不是无政府。

最开始被定义为极权的纳粹德国是很限制女性的工作领域和地位的,并不主张女性主义。

女性的权利会剥夺男性的自由,那么为什么男性之间的权利不会剥夺互相剥夺对方的自由和权力呢。

然而共产党是个男性主导的政党,中高层罕见女性,随便找一个西方国家实际都比中国“利女”。

假如你说的杀男婴现象确实存在,也是孤例难证,杀害婴幼儿是个全球范围内都有的现象,不能把其“可怕性”单一归咎在韩国女权上。

韩国生育率低正如我上面所说,受高昂的房价和儒教思想作用更大。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反女權是右派傳統,中國小粉紅某種程度上是左右互博,自身就有各種相悖的特點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Albert #182102

剥夺男性本身的自由和权力

為了反對女權而無視目前發生在中國大陸地區對女性尤其風行,以致引發極端女權的的傳統惡俗,這不是反女權,是反人道。

女權分子有把你抓去賣去沒男人的荒村用鐵鏈栓起來做種了嗎?有不讓你讀書上學給姐姐妹妹有錢讀書嗎?有為你老婆(如果你竟然有老婆的話)把你抓起來天天虐打還不准你對簿公堂,逃跑還要澆上油用火燒拍手叫好嗎?然後如果你被這樣虐慘了,決定上網求救,結果一堆女人完全無視你的慘況,猛在罵你男權主義者呢?

如果有,我想你的憤怒必然比現在更上升千倍,巴不得全中國所有女性像你希望的烏克蘭一樣不復存在,對吧?

東亞地區的確有極度仇男反對婚育的女權主義,而雖然這種仇男風氣無疑和俗稱“國男”的群體視所有女性為自己的潛在繁殖工具一樣並不可取,但這很明顯就是被這類惡行激怒出來的;上面講那些事確確實實常見於中國大陸的婚姻關係中,但女性往往是被虐的一方,而且除非事情去到所謂群體事件,公權力不會積極處理,甚至會縱容和包庇,盛行多了,人漸漸就會將對這些惡和男性以至婚姻本身聯繫在一起,義憤就變成仇男和抗拒婚姻;因為沒有人想延續人販子和虐妻者的血脈,生下更多這樣的同類。

我不是說所有男的都是只會用生殖器思考的賤畜或者婚姻是奴役;我相信即使在中國這樣的地獄鬼國,愛妻子愛女兒的男人仍然存在,而如果我有合適的對象(提示:與經濟狀況無關)成婚,我也會快樂地生上一窩小狼狼醬當個家庭主婦,但是要把我賣去拴起來下崽子?我覺得讓他沒了思考用的器官也是好事一樁。

@不周山 #182083

现在老共要用他们,这些言论才有一点空间,等上面不需要他们或者有一点失控,这些家伙就会迅速的被消失。

可是ccp在墙内论坛容许反女权的言论的同时,也容许了一些女权言论,以至于两者经常互喷。或许只要喷不到ccp身上,ccp就放任不管?

但这也挺费解,ccp对此类议题故意表现「宽容大度」,营造出「中国尚有一定言论自由空间」的形象,早就没什么卵用了,开了这么多年倒车,有没有自由谁不知道。与其这样小心翼翼防着擦枪走火,何不直接对ccp不喜欢的那一方下铁拳呢?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超新星 #182156 ccp对两方都不喜欢。但是威权主义政权和市场经济本身就有这个内在的矛盾,街上卖盗版碟的当中就有反政府的宣传内容,但是统治者不可能全力禁止卖盗版碟的行为。

@Wolfychan #182117

我覺得讓他沒了思考用的器官也是好事一樁。

让他掉脑袋,这算武德充沛还是张献忠?

我还是觉得让包庇纵容人口拐卖的共产党官员掉脑袋,远比让董志民掉脑袋更重要。

@消极 #182158

ccp对两方都不喜欢。

两边都不喜欢直接把话题禁了不难吧。就像六四一样彻底不准提,你在墙内支持解放军镇压也不行。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超新星 #182160 我觉得这话的“思考器官”很可能不是上头,而是下头。

@Wolfychan #182117 从顶层设计(包括制度和思想)来看,中共和欧美左派是必然会支持国际主义,女权主义,逆向民族主义的。

淡化主体民族意识,强调世界人民团结和多元文化,过度强调妇女权益、地区权益、少数群体权益,忽略打压主体民族男性,在失去男性选票制衡的情况下,必然会失去控制的发展为盲目的亲外,乃至媚外,激进反民族的女拳,以及主体民族的民族虚无主义。

香港就是很好的例子,“港女”就是田园女拳在香港的祖师爷。香港过分强调多元化,就连香港警察都有一堆白人,所以女权的歪风在香港最早刮起来,然后才传到内地。

@忍野咩咩 #182107 宋庆龄都当国家主席了,这还不够高层?申纪兰这种举手机器人被当作典范宣传,还不够利女?男性之间的竞争是自由市场式的竞争,女权介入是政府干预的结果,很明显和左派的计划经济相关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Albert #182171

“港女”就是田园女拳在香港的祖师爷

你回去十九世紀跟英國人說拐賣婦孺是傳統文化不應該打擊,跟客家人說男人應該種田打工,看人家鳥不鳥你。英國人確實鳥你(香港192030年代廢除蓄婢),不過搞到身為保守黨員的軒尼詩總督幫你平權也被英國人罵而已。也難怪,我是英商也會吐糟這種思想停留在1833年前的奇行種竟然可以和我平起平坐一起享受女王陛下的法治文明待遇而已。

就连香港警察都有一堆白人

你哪隻眼見到一堆白人了?????我想罵出粗口了。

香港过分强调多元化

第一,我們還沒有多元到接納人口販賣和侵略(我支持侵略獨裁國家是因為以這東西的野心不如狠狠暴揍一頓),也不接納這樣的主體民族文化,謝謝。第二,我們的起源本來就是一堆難民、宣教士和外國僱傭兵,不可能不多元。

如果右派反對「男人女人都是神按自己形象的受造,不論民族出身都應予以同等的尊重和愛護」這句話,這樣的右派和不尊重個人自由與聖潔的左派一樣沒有價值,男權女權同理。

另外,你還沒有回答我,如果被拴起來被全村女人幹,逃跑被火燒,報警不受理,上網哭訴還被罵田園男權的是你,你是甚麼感覺?

對了,你說得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和當今英女王陛下都是女人,歷史上女王多了去了,英國自十六世紀起是最大的女權國家wwwwww 維多利亞女王是左派。

作者 于 3月15日 编辑

@Albert #182171

就连香港警察都有一堆白人

现在爱国者治港了,香港警察换成大陆人了,你觉得比以前更自由了吗?

我还是那句话,民主和专制的优先级,高于左右派(包括女权与反女权)。

说明对女权的仇视>国家 这些渣滓娶不到老婆是真的很焦急,它们属于不管爱不爱国都是最底层的渣滓

@Wolfychan #182177 你没看到反送中第一个朝人群开枪的香港警察就是白人?

真正伟大的女性,都是反女权、反左派的女政治家或者女王。你说铁链女案,要恢复中国自己的保守主义和宗族宗法制度就能杜绝

安娜塔西亚公主 温和女权与君主立宪,基督新教

@Wolfychan #182117 我觉得说得很好,墙内有些人那叫什么女权,那不过是incel的双生对立面

安娜塔西亚公主 温和女权与君主立宪,基督新教

@Albert #182661 我无法苟同这种说法,仅仅一句话的观点那我只能尊重你的言论自由和看法。但就我而言,所谓“女权恐怖主义”无从谈起

@安娜塔西亚公主 #182663 毕竟还有环保恐怖主义,动保恐怖主义,再好的主义,极端起来都很可怕,无论左右……

女权也是一样,男女平等,我举上手赞成。只是个别女权人士有说被男性压迫上千年,现在该轮到女性之类的言论,就很难讨论了。

性别对立太严重了,双方都变得不冷静,共产党就坐观,女权和反女权的互相斗。现在大家都被性别问题吸引了注意力,就没人关注共产党了。

安娜塔西亚公主 温和女权与君主立宪,基督新教

@最後的雨 #182666 极端当然是我也反对的,墙内有些人搞什么骂结了婚的是婚驴,包括西方有些人禁止游戏里的女性立绘画的好看等等,我都觉得是过分了。 至于我曾经被压迫所以现在轮到我报仇之类的言论,我甚至不认为这属于女权,这和当年那些“打进XX城,一人一个女学生”的咸鱼翻身暴发户思维有什么区别呢?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Albert #182621 抱歉,如果宗族起作用的話,哪為甚麼販賣人口在中國如此平常,古以有之,甚至連十九世紀的廣東富商都以此為理據,認為反對蓄婢的英國人不支持中華文化傳統?

當年民初都還沒有到,宗族社會比現今任何一個時代都要完整,但人販子已經非常猖狂,猖狂到要成立保良局去專門安頓受害人。誠然很多被販賣的女人和小孩最終的買家在香港和廣東各港口的富商那邊,可是也正是你視之為移風易俗的英國人、傳教士和疑似西化的富商主動解救他們,那些南方宗族為她們又做了甚麼?如果他們自己不是買家的話。

另外,我不知道我的曾祖父或者高祖父是誰(至少我父親那一邊是祖父那時才來港),但我知道我的祖父偏右派,而外公偏左派,並且以我非常有限的記憶和觀察,外公和外婆相處比起祖父和祖母來得融洽。

而女王那個年代還沒有甚麼女權主義,但按你的正宗中華田園保守主義,讓個女的來當領袖是不是傷風敗俗呢?這是男女平等的體現啊,連女人都可以繼承王位和參與選舉,和男人平起平坐~

另外,香港警察中的白人通常都是督察,很難會親自開火。所以,即使我確實不太記得6月12日開槍那位是不是白人都好,你的說法很大機會是假消息。

作者 于 3月23日 编辑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