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内地粉红对香港几个极大的认知错误

过去一段时间我经常在墙内论坛上面看到如“过去香港人多爱国”的论调,然后举出《大侠霍元甲》、《陈真》、《我的中国心》这些文艺作品以及文革时期香港左派的暴动为证据,同时指责现在的香港人多么数典忘祖,以此引申出“国民教育”和《国安法》的必要性。

这种观点有几个极大的认知错误:

  1. 忽视了香港社会以及港人的多元化和复杂性。任何一个自由的社会都不是由homogeneous的部分组成的。香港人有高呼“毛主席万岁”的毛左,也有“庆祝一代魔王拉柴”的反毛左。墙内只看到了《大侠霍元甲》之类的“爱国”作品,但是同一时期拥有大量反共片段的《省港旗兵4》、《棋王》等却鲜为人知。这一点甚至可以体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写出《我的中国心》的黄霑,在89年亲自参加集会声援学生运动,在年底还魔改圣诞歌直球辱邓辱共。这些“多样性”向来被粉红无视,让他们还以为香港在港英时期一向爱国爱共。

  2. 老生常谈的问题:混淆党国。这点在墙内网络有太多典型案例,在此不多赘述,就举一个这几个月的一个新案例:金庸先生因为指责陈毅“不要裤子也要原子弹”的谬论的社评在去世两年后又被粉红和毛左们拉出来批斗了。金庸的大作风靡全球,金庸先生对中华文学、历史、哲学以及中国人的精神的了解不知道比那些在微博知乎上那些满嘴喷粪的小粉红高多少,但就是因为他对中共的批评,就被扣上了恨国甚至反华的帽子。

  3. 忽视了香港文娱的成功是基于创作自由,以及更广泛的言论自由。《大侠霍元甲》、《陈真》这些爱国爱党的作品,也是因为香港有个自由的创作和拍摄环境才能上映并且名扬内地。同一时期的无厘头系列 、古惑仔系列、三级片等更是如此。这些作品如果放在今天,十有八九都会被中共给censor掉,哪怕是主旋律上符合中共宣传,也有可能在细节上出问题然后导致整部作品被封杀。中共的最终发展形态不光不允许批评,连未经允许的沉默和赞美都不允许,这也是内地和香港的电影行业以及文娱产业在这些年水平直线下滑的原因之一。

作者 于 2021年7月7日 编辑
赞同 12
1882 次浏览
30 个评论
时间 

香港人千万别搞港独、别说“支那”这种话。

当香港人搞港独、喊支那的时候,有理也变没理了,即使是偏向公知的中国普通民众也会反对你们。

中国人对政府不亲,但对“中国情怀”很亲。香港本土派起到的都是反作用。

作者 于 2021年9月7日 编辑
本物 真玩意儿不怕火炼

@陈士杰 #146225

记得梁文道先生在RTHK就谈论过这个问题,开始划分谁是“真香港”人的时候就会陷入逻辑怪圈,这个界限到底划在哪里,是毫无意义的。保守的本土主义必然是无法赢得更多人的支持,最终沦为情绪的宣泄。(个人的想法:若是彼时能扛起更大的旗帜,而不仅仅是五大诉求,兴许能有更多人能响应)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陈士杰 #146225 这个可以理解,但不代表“中国情怀”就能成为一切战狼式意识形态的挡箭牌,否则共产党下去以后还可能上来一个新的独裁政府,甚至梦回大清和民国。等什么时候“支”和Yankee, Aussie一样由蔑称变成普通的简称甚至自称了,大概才能算脱敏成功

墙内人看绝大多数问题都是经典二极管式的思维方式。不像他们那样爱国便是不爱,不支持国安法便是反动,要求中共兑现承诺便是港独。

事实上任何政治的议题都无法简单地一分为二来看待,即使是香港本土派内部也有各种派别各种主张,有的支持全民制宪,有的支持民主自决,也有的支持港独……况且这类人在香港的每个时期都是存在的,由此引申出“国民教育”和《国安法》的必要性只能说是欲加之罪。

墙内舆论非常擅长给一部分人贴一个标签然后一棒子打死,算是中共数十年前洗脑的成果,现在很多人不了解情况张口就来。他们的思维模式是头脑里有个先入为主的观点然后搜肠刮肚找佐证的论据去论证这个观点(他们以为那是他们自己的观点,但事实上那是中共植入他们脑中的观点,他们自己本身根本没有任何观点),所以他们好像讲任何话都特别有底气,颇有种“中国人民从此可以骑在别人头上颐使气指”般的小人得志的气概(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个强大的“祖国”)。你若去反驳他们,很难不被带入他们的中国特色逻辑怪圈中陷入死循环。

所以跟墙内粉红论证这种问题毫无意义,中共存在一天,这种洗脑填鸭式教育方式就会继续下去,粉红们的中国特色逻辑思维也会继续下去。我所希望的是墙外论坛上的诸君能够更理性客观地看待这种问题。

哪怕有天中共倒台,中国的启蒙主义教育仍然任重而道远。

@陈士杰 #146225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一个人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份是独立的,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别人反对就反对吧。这是身份认同的问题。

苏格兰人威尔士人老觉得自己应该独立,英格兰人也没对因此就仇视他们啊。人家政府不煽动群众斗群众。

黄秋生是毛左,批里批里有他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视频,粉红看了精神分裂,痛骂两面人,毛左们则表示被带坏的,被走资派打压等等。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过去香港人多爱国“证明了港英的教育优于香港特区的教育。完美证明97年的移交是错误的。

EDIT: 以上主要反驳国民教育派粉红认为香港人被港英余孽带歪了,需要在香港教育界拨乱反正,换上亲北人士把持。这想法的基本错误是高估了教育的作用。在港英时期,港英当局既和中共搞好关系,又保持距离避免亲中共人士直接暴力夺权(67暴动式),因此保得香港一方安宁,又能从给中共做代理中大量获利。而这个模式,在中英双方努力下,能够平稳地度过97。但是随着英退中进,香港的社会和政治格局逐步改变,对于很多岁静的香港人都是冲击。

作者 于 2021年7月5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46225 如果中共当局只要用“辱华”这面红布一晃,中国人就瞬间忘记了之前对中共当局的诸多不满,顺着中共的指挥棒去咬“辱华”的群体;那就只能说明这些“爱国”的中国同胞只配被中共奴役。因为他们明知中共当局对他们不好,但是他们还要支持中共当局咬国外反华势力。

有人问:那就是你不爱国了?其实不然,爱国不代表顺着中共的斗牛红布。在朝廷有效性下降的时候,中共这一招并不灵:“關鍵在於,二者對國內失望情緒,壓力反彈的控制力不同。清的控制力好,和談簽約 是一件事,但事後清廷會刻意把清議矛頭往主持和談的具體大臣身上引,結局一般是,清 流言官交章彈劾,朝廷順應輿情,把和議大臣罷官。大夥一看,朝廷還是好的,主要是奸 臣誤國,舒口氣,輿論隨之平復。站在朝廷的立場,既把對外妥協引起的對朝廷正當性的 質疑破壞力化解了,順帶著還可以打擊一下地方藩鎮重臣勢力。所以日本找清朝談,朝廷 談得起。南京時代不同,所有國內壓力全背在中央身上,而金陵的控制力比之清廷,則不 可同日而語。清玩的戲法,蔣介石沒法玩。南京的困局,不論和戰,地方派系都有說法, 拋和談代表當漢奸替罪羊這一招,收不到什麼效果,因為最後諸侯都會引萬方有罪,罪在 朕躬這一招,咬住蔣,死不鬆口。”

“自宋明以來,和談即喪權辱國成為無理由的宗教,沒有一個正統政府 願意去犯這個忌 。想要壓服,基本做不到,除非是像前後清那樣,控制力特別好,手腕高超,能夠化解不 利因素的政權除外。”

后清的天朝,就能做到,又和外国妥协,又煽动人民搞义和团排外,人民还傻乎乎的接受外国势力和本国专制政府的双重压迫,还自以为自己是为国家承担责任呢。

@陈士杰 #146225

我認爲不能對這種思想妥協。不解決這個中國情懷的問題就不是真正的解決問題;不能爲了拉攏對抗CCP就忽視這個問題。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Truth #146258 大中华主义思想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被中共改造过的特色大中华主义思想。在这里,台独是大罪,外蒙独立就没事。香港一定要收回,中印争议领土则不然。这种双标是证明了,中共特色的民族主义,是纯粹的共产党主义,一切都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而和人民利益无关。谁信仰这个,就是信仰“以削减自身利益为乐”的自残行为。就是支持中共修防火墙,然后自己翻墙跑出来爱国的愚蠢行径。

@Truth #146258 那中国问题无解,我建议你赶紧移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46291 求解方程的过程,就是找到方程解或者确定方程无解的过程。

所以如果能确定中国问题无解,我们也完成了对中国问题的解答。

香港人如果聪明,应该是高举“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的大旗,然后挑拨中共和内地人民的关系。而不是把香港和中国切割,中港切割就算彻底完蛋了,港独在中国内地是不会有人支持的(当然新品葱象牙塔除外)。

让我想起当年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的时候,曾国藩是以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名义去镇压的太平天国,而不是以保护清政府。人民对清政府没感情,但是对中华传统文化有感情。所以曾国藩是以镇压拜上帝教的歪理邪说来镇压的太平天国。

现在香港部分极端本土勇武派,支持港独,骂内地人民是支那猪,挥舞港英旗帜,就算是公知的支持者也不会支持勇武派的,彻底让香港抗争在内地沦为臭大街的状态。

@本物 #146226

作者 于 2021年7月6日 编辑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士杰 #146338 你这个想法非常好,但是实际操作非常困难。因为中共垄断了对中华文化的代表权。我听说,“台独”就是因为中华民国失去了代表中国的权利而强大的,因为共产党说台湾当局不能代表中国,台湾人也就寻找新的认同了。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6344

最起码有几件事情是不能做的:

①不能举港英旗帜

②不能讲香港独立

③不要讲支那猪这种话

④不要骂中国人

最起码做到以上几点才能成功。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46338 又是一个冷气军师在这里指点江山。

香港人举什么旗都是输,因为他们得不到西方阵营的有效支持。区别在于怎么输,如果是爱中国,将来港人的流亡团队就和中国民运没有区别了。而举港英旗,搞香港人意识,则在将来的流亡中,港人团体会像法轮功,维吾尔,藏人团队一样,有更好的凝聚力。

对于(大陆)中国人来说,很多人还是同情64的,而很多并不同情法轮功,更少人同情维吾尔人。但是独轮运,混得最好的是“独”(主要是台独),其次是法轮功和其他民族独立运动,混得最差的就是泛64民运。充分证明了大陆的中国人的统战价值并不高,得到他们的同情和谅解对于组织运动来说,并不是那么有价值。


“曾国藩是以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名义去镇压的太平天国”

地主团练讨伐黄巾军的口号并不是保卫文化,而是保境安民。(刘关张桃园结义是为了抗击黄巾军流寇抢掠他们村子,不是因为刘关张反对道教)团练和农民武装的涨落,是农村秩序的斗争。农村越有序,农民越愿意团结在地主团练武装之下(哪怕是五胡乱华的险峻局面,黄河流域也有大量地主团练武装的坞堡;明清时期广东福建有客家围楼,开平碉楼之类火药时代防御工事),对抗从外地涌入的民变匪军(流寇)。当然如果中央政府长期失效,团练武装就会建立起新的割据政权。而民变,农民起义等产生的“寇”,“匪”也可以通过根据地建设,自己建制化,成为割据政权。如果农村的秩序已经瓦解,那就没法了。国共内战的反共还乡团就没有曾国藩的湘军的凝聚力。

(清末到民国,科举的结束使得)贫困的农民对同宗的豪门敌意增加。将来中共解放军打进来的时候,国民党就搞不出曾国藩的还乡团了。同时豪门也不科举,读书将来混实权官僚的幕府,不再效忠朝廷。从曾的湘军,到李的北洋,再到袁世凯的新军,虽然没一个公开反叛朝廷,可是离心趋势越来越强。这也就是中共和国民党起家革命的时候,都喊着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因为土豪们已不再是宗族共同体的守护者了,他们利用共同体欺压小姓旁支,残民自肥,也不再效忠朝廷,原来的朝廷-乡绅-平民的天朝帝国体系,到此就瓦解了。

作者 于 2021年7月6日 编辑

@消极 #146348

台独和港独、藏独、疆独是完全不同的。台湾有独立的国防和外交,台湾只是差一个国际承认而已。但是香港、新疆和西藏目前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因此不能把台独和他们混在一起。

汉人都承认维族和藏族是独立的民族,但是汉人不承认香港人是独立的民族。这就是港独和藏独的本质区别。汉人不可能认同香港人是一个独立的民族,所以港独是完全不可能的,香港人再多的支持也没用。

@消极 #146348 对平民是这套说辞,对文人是保卫孔孟的说辞。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46354 其实所谓“香港民族”的“觉醒”是让各方都很倒胃口的。那就是维园六四集会和支联会。共产党觉得他们是反共颠覆分子,香港人觉得他们是大中华胶。

香港民族的第一次发明就走错了路,搞成了中国民运香港分运,指望通过中国民主化保障香港的特殊地位和权益。结果从89到现在30年,证明了旧香港路线的失败。

新路线也是会失败的,搞香港城邦论,论述香港自由邦的特殊性,难道汉堡不来梅这些旧神罗的自由市,就能避免自己成为德国的一部分吗?旧路线的道理其实是对的,没有自由的德国,就没有自由的汉堡和不来梅。但是很不幸,中国不是德国,中国不会有民主自由的那一天,香港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陈士杰 #146345 维园64集会搞了三十年一事无成,终于现在搞不下去了。香港第一民族(64维园族)灭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实控范围内,一切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都是支持中共统治的。因为利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反共的会被中共当局立刻掐灭,渣都不剩。严格说来,我不反对皇汉,黄纳,大一统中华民族主义,十八省汉地民族主义,汉民族主义,汉独,诸夏等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我反对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此类意识形态。因为在中共控制下,一切灭洋都是扶清,一切排外都是挺共。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本物 #146226 何謂更大旗幟?新理論、新路線?(如有請說明)道長的看法我非常贊同。但是我認為要令更多人理性思考,發現牆國如何侵害自由,進而轉向我方(雖然很多人選擇無動於衷,試過與家人討論,但完全失敗。可能中國人思維根深柢固)。而黃絲更加要知所進退,要留有用之身,靜待時機。

香港近些年运动最令人失望的两点:明明传承了没有共产邪教污染的中华文化,却要和内地,和大中华的概念切割,明明从英国人那里继承了议会制和英美法系,却要学习法国左逼老鼠上桌的暴民抗命、暴力革命。最后只是香港本土左胶合共产党红色左胶的狗咬狗

我认识的香港中老年人,很多都是中共建国到文革前后逃过去的难民,甚至还有从潮州一叶扁舟偷渡过去的。他们对中共的革命有深刻的惨痛记忆。现在的香港年轻人,既没有好好学习中国人古典的思想,哪怕学习新加坡的亚洲价值都好,也没有吸收英式议会制的谈判精髓,最终只从美国左X潘恩、雅各宾、布尔什维克甚至中共那里学到了谈不拢就掀桌的所谓革命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Al_Ong #179730 人家談都不談就圍捕你、放匪徒來打你、把你困進商場再放催淚彈轟你,你來談談啊。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Wolfychan #179749 港共中共真心想和解(就不应该攻入校园商场,随意拉人),,指责港人港独,

假借国家安全来打压香港年轻人,明显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史蒂芬 #179768 只要承认中国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就是赵家安全,反华就是反共...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Wolfychan #179770 一旦大家认识到中共绝不可能宪政,哪怕是统一派的民主主义者,也只能“先独再统”。孙文不可能捍卫大清国领土完整。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Al_Ong #179730 共产党都在你的饭菜酒水里面下毒了,还不掀桌子,等死啊?

@Wolfychan #179749 回溯一下反送中的时间线,现在维基百科认定的是从三月就开始,而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六月。三月到六月期间泛民和反对派多次反对逃犯条例,结果林郑和港府依然坚持修例。如果三月到六月的时候在立法院谈拢了,港府尊重民意不强行修例,后续的社会运动根本不会爆发。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