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t

标记为删除
作者 于 2021年8月29日 编辑
赞同 9
544 次浏览
10 个评论
时间 
  1. 正能量与内卷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
  2. “我们通常有一个误会,就是正能量是会合流的。大家都是一个目标、一个人设,怎么不会合流呢?”这句话很奇怪,正能量与是否一个目标也毫不相关呀。
  3. 正能量是啥必须先定义清楚吧,这文章里面对“正能量”这个词的使用和解释太随意,导致逻辑上显得比较混乱。

@SuperMild #139297

正能量与内卷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

风马牛不相及并不表示不可以被放在一起说啊。如果是肉眼可见的相及,比如妈妈是女人,那有什么好写的?

“我们通常有一个误会,就是正能量是会合流的。大家都是一个目标、一个人设,怎么不会合流呢?”这句话很奇怪,正能量与是否一个目标也毫不相关呀。

这不都说是一个误会了么,你咋还问。

正能量是啥必须先定义清楚吧,这文章里面对“正能量”这个词的使用和解释太随意,导致逻辑上显得比较混乱。

奇怪了,正能量在当下中国大陆语境里,不是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概念了么?你还要什么定义呢?你要是还觉得不清楚,那我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你要是觉得不清楚,不妨举例给大家分析一下,看你哪没弄明白。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光看论证过程,这文章写得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哈马斯和法塔赫不一样,前者是鹰派,后者是鸽派。反以色列这件事情上面,本来就不存在内卷,只能说是目前暴力斗争的路线在巴勒斯坦内部占上风。当然以色列政府也乐见其成。对于双方而言,外部威胁都能够更加巩固自己的统治。

法塔赫之所以不行,一方面是以色列不希望看到和平共处的局面出现,本来就是与虎谋皮。另一方面是法塔赫自己治理无方,争取不到民意支持。

不过,其实作者是指桑骂槐,借哈马斯讽刺中共的战狼外交和挑起极端民族主义的宣传。放在这样的背景下面去理解,就能说得通了。

@Ambulance #139302

嗯,明就明。作者还要在国内呆,不要解读得太直接。

@Ambulance #139302 @natasha #139305

原来是指桑骂槐,那我就理解了,我之前很少接触这方面信息,缺乏对背景的理解,因此光从论证的角度去看了,导致误解。

thphd 2047前站长

俺亲自翻译几段


今天聊聊中美冲突。这几天看国内新闻,非常热闹,也再次印证了一个看法,就是正能量是会内卷的。

比如胡锡进被打那事。最近中美对抗白热化,胡锡进说中国要赢就要降低官僚主义,在效率上超过美国。明明满满正能量,为什么还被红小将暴打呢?有一个哥们叫西塞罗的说了一句话把人看乐了:

“红小将其实是在用激烈的行动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以便日后越过竞争对手胡锡进,直接从大内宣那里接单。换句话说,“反美”这项事业,在中国国内也内卷了。”

当然了,事情不会完全这么简单,红小将此举有党国政策出现摇摆的原因,也有内部其他因素。但这个话还是点到了一些问题:“反美”,在中国国内是正能量,而正能量是会内卷的。

“反美”是大事业,但中国政府的需求是有限度的,不需要那么多家来反美。尤其是不需要那么多反美的代表。承受不起啊。胡锡进也是反美,粉红小将也是反美,既然大家都是反美(正能量),不应该合流、“统战”吗?这是一个误解。

回到主题中美问题。胡锡进够坚定了吧,可是你批评中国官僚主义。保证有后来的小将说他是杂的,不坚定嘛,否则怎么会批评官僚主义,会质疑中国政府的效率问题呢,这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的铁证嘛。

这就注定了正能量之间往往是竞争关系,必然要内卷。

正能量一旦内卷起来,那也是不讲情面的,是非常现实的。

比如有的人在环球时报上对付美国,辛辛苦苦和美国人周旋,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好容易缓一缓坐下喝口水,可保不齐就被屁股后面的人给卷了,他们牙尖嘴利不顾情面,指责你怎么能接飞猱呢,应该刺飞猱、捅飞猱,你有问题,你是美国那边的,你不是客观你是卖国。

搞得你气不打一出来,老子自发和美国人干那么多年,怎么突然变成美国人了?于是回身怒斥:“粉红懂什么!……形势需要……技巧策略……劳苦功高……绝非美利坚……”可是身后的人不管那些,咬定你是美国人,踏马的你还说你不是美国人,整个中国大陆现在还有比你更像美国人的人么?

他们是完全不懂么?也不是。他们只是不在乎你而已。他们无心化验你衰迈的躯体了,无心检验你的成分了,他们只是急于要吞噬你。

内卷的本质就是吞噬。正能量要吞噬正能量,才能破壳而出,成为更大的更纯粹的正能量,就像红小将要吞噬胡锡进。战斗不息、内卷无穷只是反美的表象,其实质则是一次弑父,潜台词其实是一句话:爹,其实我是你的孩子啊,让我吃了你吧,我要变得更强大,让美国人无所遁形。

作者 于 2021年5月17日 编辑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说到影射文学和影射史学,这里有一段参考文字

http://www.xys.org/xys/ebooks/literature/essays/Zhang-Yuanshan/yuyan04.txt

【新语丝电子文库(www.xys.org)】 ———————————————— (由作者授权新语丝在网络发表)

《寓言的密码》

张远山著

岳麓书社99年4月第1版,定价12·00元

【上编、庄子寓言解构】

四、 对专制制度的影射权──畏影恶迹

在影射罪名一旦成立就会身死族灭的古代,作者们竭力否认影射,实在是出 于不得已。也就是说,即便真的影射了,也决不敢承认。这样一来,似乎“影射” 真是要不得的犯罪,谁真的影射了,谁就十恶不赦了。其实问题在于“不赦”, 而没有什么“十恶”。恰恰相反,影射者所影射的,正是不赦者的十恶。也就是 说,正因为中国的统治者从来不允许臣民有批评的权力,所以在暴政下呻吟的人 民不得不影射。不许影射,如同只许州官打百姓板子,却不许板子下皮开肉绽的 小民惨叫。然而百姓在痛苦之下又忍不住要呻吟,任何并非完全麻木的人,当然 能从呻吟中听出惨叫──当打板子的州官或告密的鹰犬也听出来的时候,就认为 是在“影射”了。然而长期的专制暴政,使是非观发生了颠倒,究竟是不允许批 评并无情诛杀批评者的统治者“恶毒”,还是在不允许正面批评时不得不婉转影 射的批评者“恶毒”?如此明白的是非,竟然变得无人知晓了。

我认为,批评的权力是神圣的。而当神圣的批评权力被剥夺以后,影射的权 力就是神圣的。在民主体制下,人民有批评权;在专制体制下,人民有影射权。 有其事而不许批评,运用寓言来批评,谓之影射;无其事而允许批评,捏造事实 来攻击,谓之诽谤。诽谤有罪,影射无罪。然而在民主体制下,批评者无须把自 己的批评称为颂扬;而在专制体制下,有时批评者不得不把影射称为颂扬,不得 不把呻吟称为歌唱──以避免统治者的无情打击,并让心领神会的读者暗中窃笑。 因此使用影射手法不是批评者的罪名,而是禁绝批评的统治者的罪恶。所有的影 射除了其影射的具体主题以外,其共同的最大影射,就是统治者的专制和不民主。

有一个美国作家曾经对麦卡锡时代的书刊审查制度表示极大的轻蔑和不屑, 他认为书刊审查根本无法杜绝批评,因为一切有正义感的作家总有办法找到自己 的表达方式,甚至用愚蠢的统治者所欢迎的方式来表达统治者所痛恨的思想。这 位美国作家所说的表达方式,正是影射。专制统治者以愚民政策来愚弄人民,社 会批评家就以影射手法来嘲弄统治者。甚至统治者所表彰的御用作家,也在嘲弄 和影射统治者。当然,我这么说决非为御用作家辩护,而仅仅是指出,试图禁绝 批评的统治者永远无法达到目的。相反,我对御用作家深恶痛绝。御用作家往往 无比圆滑,他们的作品具有模棱两可的两副面孔。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他的作 品是歌功颂德的(作者在当时正是如此解释其作品的);一旦统治者垮台,从被 统治者的角度来看,他的作品又是影射揭露的(作者在事后正是如此解释其作品 的)。即便后一代的统治者同样专制,但是为了表明自己并不专制,也会允许对 前一代统治者进行有限的批评。于是前御用作家当年的歌功颂德之作,现在只需 重新解释一下,就变成了对前统治者的影射揭露之作。而对前统治者的影射揭露, 正好成了对现统治者的歌功颂德,于是前御用作家又摇身一变成了现御用作家。 可见影射无助于为御用作家洗刷,影射仅仅是真正的社会批评家在专制制度下的 正当批评手段。

第三段非常关键,影射本来就是双向通道。

作者 于 2021年5月17日 编辑

@thphd #139319 在这个相对更自由的社区里看可以有话直说的翻译版,畅快!

国家主席习近平 有些人曾经回来过,又回去了。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