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给解放军写一封信

全体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军队文职人员、民兵预备役人员:

诚挚问候和新春祝福已经由习主席向你们转达了,我就开门见山,直入正题吧。

我是一名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写这封信,是因为我从小一直有一个疑问,中国军队为什么要叫解放军。

美国的军队,是把国家的名字和部队的军种合在一起,比如说美国陆军(US Army)、美国空军(US Air Force)。

台湾的军队,也是把国家的名字和部队的军种合在一起,比如说中华民国陆军(ROC Army),中华民国空军(ROC Air Force)。

唯独中国的军队,陆军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军(PRC Army),叫人民解放军陆军(PLA Ground Force);

空军也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军(PRC Air Force),叫人民解放军空军(PLA Air Force)。


直到后来,通过学习历史和政治,我了解到共产党曾经提出过一种政治主张,叫军队国家化

1946年1月,国共两党及民主同盟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中共代表周恩来作了关于军队国家化的报告,该报告详细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军队国家化的观点。要点如下:

第一,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应当同时进行。

第二,军队属于人民。

第三,关于军队国家化实现的若干步骤,其中包括“军党分开”,“军队不应属于党,应属于国家”,“过去是党国,不必再说,今后政府改组,就应把军党分开”。

中国民主同盟也与此同时提出了军队国家化的议案,明确要求“全国所有军队应即脱离任何党派关系,而归属于国家”。随后国民党,共产党及民主党派签署了《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决议中《和平建国纲领》第三条即明定“确认蒋主席所倡导之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之途径”,而决议案之军事问题案更明定“禁止一切党派在军队内有公开的或秘密的党团活动”。


可惜的是,后来两党关系破裂了,共产党和国民党没有能够组建成一个完整的中国,而是分裂成了大陆和台湾两块。

国民党在台湾,最终实现了共产党提出的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军队的名字就是国家的名字,台湾人可以投票选举总统,而且选出来的总统经常不是国民党人。

共产党在大陆,至今还没有实现自己提出的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军队的名字也不是国家的名字,而是“人民”和“解放”这两个带有政治属性的形容词。中国人不能投票选举领导人,每一任国家领导人都由共产党的领导人兼任,每一任国家中央军委主席都由党的中央军委主席兼任。谁敢再提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就把他关到监狱里去。

中国有一个叫刘晓波的人,他2008年写了一部《零八宪章》,号召中国尽早实现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

2009年6月23日,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中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12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和建国前的共产党相比,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自私自利的,他们是反对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的。他们希望中国的军队继续为他们而不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希望中国的政治继续为他们而不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


作为拥有枪和子弹、代表国家暴力的军人,你们是唯一有能力对共产党说不的人。

所以共产党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断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对军人的洗脑。要让军人相信跟党走是唯一出路,绝对不能让军队绕过党去与政府和人民直接合作。

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名公民,我希望各位军人同胞和我们一起加入改变历史的行列,为建设一个更发达、更开放、更民主、更自由的中国而努力。

你们的鲜血不值得为一个把国家当作私产的政党而流。

佚名

2021年2月11日

赞同 24
1477 次浏览
24 个评论
时间 
小朋友
琳不可瑤混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署名不應該寫Rebecca嗎?

鹿怒症 AngryDeer

人民解放军陆军(PLA)

陆军直接称陆军(Army),不用加字。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鹿怒症 #12593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ople%27s_Liberation_Army_Ground_Force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但是如果军队夺权之后,如何才能保证军队不会实行军政府独裁呢?

thphd 2047前站长

@奭麦郎 #125960

但是如果军队夺权之后,如何才能保证军队不会实行军政府独裁呢?

你的问题是:为什么很多国家的军队有能力独裁而不这么做。

军队是否独裁,取决于独裁和民主哪个让军队觉得更舒服。当民主制度产生的利润不足以维护军队的胃口,而军队认为独裁可以提高收入的时候,民主就危了。

你確定? 軍委主席就是他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写的好,先判个5年吧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thphd #125969
利益动机是一方面,制度保障是根本。

在美国军事独裁比其他国家更难,即使是政治强人特朗普也不能成功。 为什么美国历史上从没有发生军事政变或军人独裁?

1.文官控制军权。美国《宪法》规定,国防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和三军军种部部长必须由文官担任。 比如远东王麦克阿瑟,说换掉就换掉。

2.指挥权与管理权分离。作战指挥权属于各级指挥官。管理权包括征兵,装备和后勤,训练,行政管理等。没有后勤和装备,军人无法持续作战,没有能力造反

3.宪法和宪法精神宪法教育深入人心,从底层士兵到高层。底层士兵有基本的判断力去识别“违宪、违法的命令”可以拒绝执行,或其他不合理的命令。

4.即使有个巨大的阴谋组织操纵了一部分军队真的杀进白宫和国会,美国其他各州可以重新选举出一套新的联邦政府,新的州政府······。参与军事政变的人将被视为“叛国罪”。

5.在职的军人一律不得干预政治,或在党派政治斗争中站队选边。

6.最后的保险,公民持有武器的权利。万一中的万一概率,军事政变独裁者就算突破制度的层层阻碍,并解决了所有的美军和国民警卫队,最后还要面对几亿持枪的民众。

作者 于 2021年2月12日 编辑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不知道是否属于偏见,我所了解的一些人民解放军的军官思想充斥着沙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他们当真觉得自己是刀俎。而且他们有一种傲慢,认为自己参与过某某事件,所以更“成熟”,比臭老九更懂。

我认为说服这种人的方式唯有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强者,从道义上是行不通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消极 #126218 都有过。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自称是参加了中越战争部分事务的退役军人。当时我热衷于观看王树增的作品,为他笔下祖国赢得了那么多荣耀的“圣战”感到骄傲。然而听到那位的一些措辞,我开始觉得,怎么全都是横店剧“反派”才会说出的话,这哪里是什么“圣战”,不就是中国一直塑造的敌国形象?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入伍那年第一次政黨輪替,落實軍隊國家化,要求我們背誦「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為國家生存發展而戰,為百姓安全福祉而戰」.

很多共产党自己提出来的东西,自己却没有做到。

一开始,共产党也曾宣扬"民主",但事实上如何呢?

你咋这么喜欢看合订本???什么叫共产党“主张过”? 那都是不具备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罢了。

@MasterChief #126124 最后的那个聊胜于无。 高科技代差下,几发JDAM之类的精确打击,就足够震慑绝大多数妄图对抗者了。 如果军队反叛已成现实,那必然依靠的是另一派掌控的部分工业和动员体系来打,而不是靠未经训练的平民对抗。

@小七 #130337 《历史的先声》,你看了那里面说得,对于民主的理解是很彻底的,但说白了就是完全是骗人的把戏,如果一开始就是跟美国是盟友的话,中国还有希望走向民主,拿到政权后,就马上导向苏联,那说明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没有制约的政权,没有获得权利之前,他给你开得支票多好,都不要信。显然,当时的大部分中国人都很幼稚,和天真。现在又回到原点,而现在这个时代是出不了孙中山了,也没有鲁迅和胡适,只会出现或许比共产党更阴暗的组织,你永远想不到的,因为以前还有一点道德制约,现在全面都没有道德制约,

庆丰包子香 学習中,可能暫居TW。聯络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支持青年毛澤東的各地民族自決獨立,破除大一統文化毒瘤。

“军队国家化”是敌对势力有意搅乱政党与国家、军队的关系,把军队的政治属性与国家属性对立起来,以军队的国家属性否定军队的政治属性,进而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1]

这不仅在政治上是有害的,在理论上也说不圆,在实践上更行不通。“军队国家化”和“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一样是一个虚幻的悖论,最具蛊惑性。 毫无疑问,军队自产生以来,就是与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军队是国家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之所以能成为“站在社会之上的力量”,就是因为它“不仅有武装的人,而且还有物质的附属物”,这是国家与氏族社会的根本区别。军队在国家机器中的地位非常突出。列宁指出:“最能表明这个国家机器特征的有两种机构,即官吏和常备军。”从这个意义上说,军队是国家的,具有国家性质。然而,“军队是国家的”并不能和“军队国家化”划等号。 军队不仅具有作为国家机器一部分的国家性质,还具有从属于执政者的政治性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现代国家通常是由执政党领导的,军队总是或直接或间接地体现执政党的意志。包括军队在内的国家机器作为“器物”必须有人来执掌和使用,这个“人”就是执政者。执政者离不开军队的支撑,执政必须“执军”;但同时,军队的国家机器职能作用的发挥,只有在执政者的领导下才能实现。脱离执政者领导,军队的国家性质必然发生根本变异。 历史和现实都说明,在政党政治条件下,军队能否有效地置于执政党的掌控之下,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经济社会发展乃至国家、民族的命运。军队一旦脱离执政党的领导,军权被个人或利益集团所操纵,对任何国家都不能说是好事。这是一些发展中国家政局动荡、难于发展起来的重要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说,“军队国家化”主张的军队脱离党的领导而成为纯粹的国家军队的观点,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伪问题。因为军队一旦脱离执政党的领导,就不是现存国家的一部分,不仅成为执政者的反对力量,而且也成为现国家政权的破坏力量。 有害于我军的性质 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是我军的性质和本色。“军队国家化”把我军党的性质与国家、人民性质割裂、对立起来,认为“军队应该是人民或国家的军队,而不是党的军队”,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公器私用”、“谋一党之私”。这是与事实相违背的。在中国,军队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才能成为人民和国家的军队。从一定意义上说,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一个为废“私”而立、为除“私”而存、为防“私”而续的制度,是一个真正保证军队始终为国为民的制度。

庆丰包子香 学習中,可能暫居TW。聯络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支持青年毛澤東的各地民族自決獨立,破除大一統文化毒瘤。

中国历来就有“兵归将有、兵随将走”这种个人掌握兵权的传统,这是藩镇割据产生的重要原因。近代随着中国社会危机的加深,军权逐步落入个人手里。各派军阀拥兵自重,彼此混战不断,给国家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如何铲除军权私有的军事领导制度,废除军阀政治,是中华民族求解放、争复兴历史进程中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在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制度产生之前,几乎其他各种军事领导制度都在中国试验过,既有辛亥革命后对西方的照搬,又有大革命时期对苏俄的学习,但都不能根除兵权私有和利益集团所有的顽疾。北洋军阀被打倒后,继之而起的是以蒋介石为首的新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国家境况越来越糟。 中国共产党在汲取前人教训的基础上,独创性地建立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新型军事制度。这使中国几千年来兵权私有的积弊为之一扫,彻底摆脱了军阀操纵政党及政治的梦魇,军队真正成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而战斗的工具。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所具有的这种为“公”制“私”的功能,不仅在于其本身的科学合理的制度机制安排,更在于其自身的无私性即阶级性先进性的特质。所谓“绝对领导”,从利益关系来说就是“无条件领导”。党领导军队、军队服从领导,都不是以利益满足、利益要求为先决条件的,除了国家、人民的利益外,没有任何自身的特殊利益。党和军队这种在国家和人民利益指向的高度一致性,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能够实现的根本原因。

庆丰包子香 学習中,可能暫居TW。聯络不需要座機,也不需要繞過GFW。支持青年毛澤東的各地民族自決獨立,破除大一統文化毒瘤。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军队国家化”对我军的险恶用心。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的1946年,针对蒋介石向我们党提出的交出军队的所谓“军队国家化”要求,我们党揭露其伎俩是“掩护军队私人化的魔术”,其目的就是“要把人民的军队化为军阀的军队”。这深刻点明了“军队国家化”此时此刻就是“私人化”、“军阀化”的实质。这至今仍具有现实意义。如果我们按照“军队国家化”的设想去做,军队必然变性变质,堕落成为个人或狭隘利益集团服务的工具,我军就谈不上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性质的军队。联系到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军队实行所谓“国家化”后被个人、利益集团控制,国家陷入长期战乱的事实,我们更应该警钟常鸣,不为任何花言巧语所迷惑。 脱离了现代政党政治的现实要求 敌对势力把西方国家的军事领导制度奉为“军队国家化”的圭臬,断言“军队国家化”是“文明国家的通则”。这不仅有悖于政党政治的一般要求,也犯了把个别当一般、把具体当普遍的常识性错误。 人类社会自摆脱蛮荒、产生国家以来,尽管经历了不同的社会形态,但就其政治形式来说,主要是两种:一是君主政治,二是政党政治。无论什么样的政治形式,都有一个对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军队如何掌握和领导的问题。在政党政治条件下,军队由执政党掌握,是政党政治的基本要求。由于各个国家的国情和政治制度不同,其政党对军队的掌握方式也不尽相同。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政党对军队的间接管领。这主要是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资产阶级政党不需要各自直接管领一部分军队”。西方国家标榜的“军队国家化”,不过是两党或多党制下政党轮流控制军队的一种方式。二是政党直接领导军队。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就是这种方式的完善体现。 在这里,问题的实质不在于对不同国家政党掌握军队的方式如何称谓,而在于应不应该、能不能把西方国家这种所谓的“军队国家化”当作“通则”,要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以此为样板照搬照抄。这是我们与“军队国家化”的根本分歧之所在。 世界各国的历史传统、经济文化水平和社会制度不同,其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也必然不同。西方国家所谓的“军队国家化”,也是其一定条件下的产物,其适用范围也只能是一些特定国家,决不能把其无限制地扩大。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号,以多种方式向世界推行多党制和“军队国家化”,对一些国家和地区进行旷日持久的“民主化”改造,由此造成了灾难性后果。 当前我国的最大利益是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军队国家化”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妨碍了国家的现代化和民主进程”。这是不符合事实的。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实现现代化这一国家最高利益的根本要求,是推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保证。 坚定地坚持党的领导,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的现代化事业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从世界现代化的进程来看,无庸讳言,不同国家的现代化可以在不同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以及多种发展模式下推进。但对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来说,无论其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如何,其现代化许多是在一党长期执政、建立强有力政治核心条件下取得成功的。这是民心得以凝聚,国力得以集中,军权得以牢固掌控、社会得以长期稳定的重要保证。否则,不仅现代化实现不了,而且还会陷入混乱和倒退。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社会主义国家,既面临着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现代化迈进过程中的共同问题,又有自身的特殊性。我们既要面对发展过程中西方发达国家多方面的压力,又要面对国内改革和发展的许多挑战,还要面对多种安全威胁、维护国家领土完整等严峻问题。这要求中国必须有一个坚强的政党领导。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担负这一历史重任。 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邓小平同志深刻指出:“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我国的现代化事业之所以能够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社会主义中国之所以能够在国际风云剧烈变幻中始终站稳脚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有一支党绝对领导下的忠于祖国和人民的英雄军队。这是我国最宝贵的政治优势、最值得珍惜的政治资源。敌对势力以“军队国家化”为旗号,企图以釜底抽薪的方式,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进行去“势”消“源”的否定,如果任其得逞,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必然化为泡影,这完全是与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标记为删除
鹿怒症 AngryDeer
标记为删除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标记为删除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