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yjuice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11

我是一个爱哭的人。

每一次感到悲伤,感到空虚,感到寂寞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流下眼泪。这样的时刻随着我的成长越来越多,所以我也哭得越来越频繁。那眼前模糊的感觉,那划过脸颊的泪水传来的丝丝凉意,让我相信泪水如同雨露一般:阵雨过后的世界如沐春风,阳光再次穿透云层的那一刻天边划过彩虹。

我意外地享受这一过程,但我也时常会想到,我原本不是一个爱哭的人。

即使我是一个女生,我的父亲却从小便教育我不要哭哭啼啼,不要总像一个女孩子一样爱哭。于是我不停的忍着,从小到大都在强忍着,摔倒在地,打架受伤,被人孤立都从来没有让我流过眼泪。我是一个好强的人,当我被教育“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的时候,我都会心想凭什么我要按他人的意愿活着,凭什么女生就不能和男生一样打架,爬树,嬉闹?我的小学成绩每一次都是班级第一,然而不管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老师,都会在家长会聚在一起,当着我的面说着“女孩子就是成熟的早,到了高中就会被男孩子赶超了”。我开始对我自己的性别感到恐惧,总觉得自己身上感染了某种病毒,会在长大的途中突然爆发,毁掉我所有的努力,让我再也赶不上别人。我总想释放自己的情绪,可是我怎么也没有办法流下眼泪。

可是到了青春期,事情却又有了变化。流泪变成了我的生理反应,原先让我不为所动的事情到了那时却能轻易让我流泪。我不停地尝试着忍住泪水,可性激素的作用过于强大,让我本能的努力适得其反。自那时起,我反思我自己到底在忍耐什么,到底在回避什么,到底什么才是我真正的本能?我惊讶地发现我流泪的时候我的逻辑依旧清晰,我的思维依旧敏捷。我想到了我面对的无数的人,他们很坚强,然而我总能感受到他们所谓的坚强不过是用冷漠对待世间的事情,压抑自己的情感,掩盖自己的懦弱。我终于理解了,坚强也好勇气也好,只不过取决于最后做了什么样的决定,至于是微笑着决定的,板着脸决定的,还是大哭着决定的根本不重要。每天都有人一脸坚强地做出懦弱的选择,也有人哭哭啼啼地做出充满勇气的选择。

于是我不再强忍着眼泪,我要哭给他们看,我要让他们知道流泪的人也未必是弱者,未必需要他们的照顾,可以继续直视着他们的眼睛和他们辩论,可以继续直视着堵在面前的高墙,站起来,冲过去!任何人都不会因为爱哭就缺乏理智和勇气,所谓女性的特质也不是什么病毒,而只不过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我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时常流泪的我却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我离开了让我感觉格格不入的学校,做了让所有人都意外的出国留学的决定,神速地准备好了考试和申请,如今的我已身处在这个远离家乡却让我如沐春风的地方。我的经历也鼓舞了我的朋友们,包括那些从不流泪的男人们,争相和我一样抛下包袱,笔直前进。

我继续流下眼泪,无意间发现自己坐在镜子面前,擦干眼泪的我定睛一看,流泪的我竟在自信地微笑。

6
youtu.be/ZSZSog3QiCQ

以下是罗翔的回答:

绝大多数老百姓让他来选会选结果正义,因为程序正义对他们而言其实是比较陌生的。很多人说结果都不正义,这还叫正义吗?你这个程序没有保证结果的正义,那还叫正义吗?很多同学说我都要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法律人很多时候是社会狂热的一个降温剂。这是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所特别提到的他对于法律界的一个观察或者说一种嘱咐。他是狂热主义的一种降温剂。

虽然大家知道程序正义跟结果正义他其实是不矛盾的。我们在追求结果正义的时候要注意一点:追逐正义的人是有限的,因为人的有限性使得我们所追逐的正义一定是有限的,因为我们人类自己内心的幽暗会使得我们追逐的正义蒙上灰烬。你想追逐正义,但是因为你这个人本身是有限的,你这个人的内心本身是幽暗的,所以以至于你在追逐正义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负斜率。如果大家不认识这一点,很多时候你追求正义的初衷最后是会事与愿违的。很多时候那些追逐正义的人会陷入一种深深的自欺。他会认为既然我在追求正义,那么一切的手段都是合理的。既然目的是如此的崇高,那么手段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其实各位去看一看历史,你就会发现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人为的灾难往往打着都是正义的名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法律人特别强调程序正义。我们要给狂热主义降温,人皆曰可杀,我亦独怜之。现实中的法律的正义一定是一个有缺陷的正义,实体正义就像一个完美的圆一样是无法企及的。

我记得罗尔斯曾经讲过切蛋糕理论,他说司法一定是一个会存在错误的正义,因为任何人类的司法一定是会有错误的。但是我们如何来尊重这种有错误的司法裁判呢?我们要通过程序的正义,才让我们能够尊重这种必然会出现错误的司法……所以我们人类所追求的正义一定是有缺陷的,所以我们只能通过一种行之有效的程序来保障我们尽可能的追求。这是我想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回答。我想提醒各位的就是,作为法律人我们基于对人类有限性的认识,我们认为只有通过正当的程序才能够追逐到一个人们都能接受的有限的一种责任。

为什么法律中一定要禁止刑讯逼供?很多人都会认为禁止刑讯逼供是因为刑讯逼供会导致冤假错案啊,但其实各位就会发现在司法实践中相当一部分刑讯逼供是不会导致冤假错案的,它反而会使得案件得以高效及时地推进……虽然你在个案中的的确确你抓到了他,实现了实体正义,但是你从此埋下了一个风险,那就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刑讯逼供。所以再次提醒各位,我们对刑讯逼供的禁止不是因为它会导致冤假错案,而只是因为它程序不正义。马丁路德金那段话,就是手段代表着正在形成中的正义和正在实现中的理想。人无法通过不正义的手段去实现正义的目标,因为手段是种子,目的是树。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任何权力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一定要在程序正义中我们才可能达至一种人们都普遍能接受的实体正义。

我小时候很喜欢看侠客小说的,但是正因为我学了法律,我才对我曾经的侠客梦有这样一种反思。行侠仗义多爽,但是法律让我慢慢的意识到个体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有很多隐秘的事情是我们不知晓的,所以个人对正义的理解一定是片面的。你如果凭借个体对于正义的有限理解去匡扶正义,你用你的正义感去匡扶正义,那很有可能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因为正常的世界并不一定是黑白分明,非此即彼的,很多时候善跟善之间也会发生冲突。我们千万不要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附着不加边际的价值。

6

从上到下分别是红烧牛仔骨,糖醋排骨,干锅鸡翅,照烧三文鱼,炝炒油麦菜。拍得一般般还请见谅。

5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826

中国留学生众多,和他们讨论政治甚至交流三观需要谨慎,判断对方的政治倾向再决定说什么话。特在此教年轻的葱油们,尤其是新人和留学生葱油们辨别留学生政治倾向的方法。

  1. 在社交圈发表小粉红言论的,粉红无疑,反贼没必要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加速。越是中国留学生多的学校,粉红学生的平均素质就越低,发言越肆无忌惮。这些人的外语水平通常很差,很多人成绩也不行。
  2. 没有在社交圈发表小粉红言论,但是平时基本只缩在中国留学生圈子里,不和其他国家的人交流,然后虽然人在国外却心心念念想着回国的,十有八九是粉红,十有一二是岁静。这种留学生上国外大学纯粹为了镀个金,也不适应外国的环境。他们的心态决定了他们只是一个外国的过客,不会主动去和当地人交流,适应当地的环境,更不用说从思想上转变反思自己过去对世界的认知是否正确。这种留学生大多修理科,极少接触人文史哲,即使接触了也会本能地去选一些诸如亚洲历史,中国文学之类的课程,目的自然是为了混个好的GPA,而不是为了自我提升,大脑升级。他们的外语听读写能力或许很强,但口语通常和时常用英语交流的学生有极大差距。他们上完本科或是研究生基本都会回国,对中国的真实情况不了解也没深入思考,信息渠道基本也都是墙内的媒体和自媒体。这样的留学生占中国留学生的绝大多数,“一出国就爱国”的经典案例,所以也用最大的篇幅描述他们。
  3. 不止和中国留学生交流,也时常和当地与外国留学生交流,学成之后可能留在当地也可能回国的,因人而异。这样的留学生粉红程度一般比第二类留学生低,但他们的政治倾向取决于各种人在他们社交圈内的比重,如果还是中国人居多,那他们的思想往往还是粉红占上风;如果他们和中国人交流较少,那他们的思想往往是岁静或反贼占上风。他们选不选择留在当地取决于有没有好的工作机会,家庭,男女朋友等等。要想鉴别他们的政治倾向需要进一步交流,带有余地地试探。
  4. 比较支持一些欧美现代思潮,比如BLM,女权,人权等等的,有不小机率是反贼。这类留学生的政治倾向首先排除粉红和岁静,因为那两种人不会关注这些内容。他们大多数不会喜欢中共,因为中共天然反人权,反女权,但他们对中共不一定有深刻思考,只不过如果包子倒车开下去早晚会让他们反感。和他们交流可慢慢引入政治话题,但要考虑到不同的人吐狼奶的程度不一样,有很多还没有吐干净。
  5. 一般不和中国留学生交流,但是会和香港台湾和其他国家留学生交流的,十有八九是反贼。这类人大多数讨厌中共,支持香港台湾,认为台湾和中国是不一样的。可以排除蓝丝的可能性,和蓝丝交流的人没有必要不和中国留学生交流。如果有明确表态支持香港的,维族人的,那更毫无疑问是反贼。当然了,他们也尽量不会用微信等国产app。这样的留学生肯定不愿意回国,会尽可能想办法在当地留下来,会上品葱之类的反贼网站,和他们交流可以放心聊政治话题,三观基本符合。

综上,如果你是个反贼壬,远离I型留学生,跟II型留学生保持初步交流即可,和III型留学生逐步交流决定将来关系发展,和IV型留学生可谈时政,放心和V型留学生交流。

3
youtu.be/t_KdbASIkB8

听不懂英语的朋友可以打开中文字幕观看。同样是做蛋炒饭,对比Gordon Ramsay,差距有点明显啊……

1

YouTube回复或者发动态如果有敏感词,会立刻被系统自动删除。一些具有攻击性的词比如支那,支猪原本就敏感,然而自去年十一月份起连投票一词都开始敏感,带有投票二字的回复都会被秒删。

我认识的人为了测试,发了一句“这一段时间让粉蛆狂欢吧,我的枪口不会放低的。”然后配了一张拿枪指着推特logo的图片,结果这个动态也触发了敏感词被秒删。

所以YouTube究竟有没有一个完整的中文敏感词列表?如果没有,不就和中共一样,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众所周知vpn很多不安全,有王晶叔叔钓鱼的可能性,最安全的还是自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