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13
  • 我是谁?

我是新·品葱上一个普通的用户,虽然待的时间还算长(反送中期间加入),不过远远算不上头部用户(最终声望134)。当然,以我的内容产出能力来说,我觉得自己还算有认真做过贡献。

我在3月底的时候选择了主动注销的要求,离开了新·品葱。

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作为生在长在、现在也依然在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人,能选择的同类网站很少。所以离开,对我而言,更像是主动开启了无线电静默。我还是以游客身份继续浏览着品葱。

  • 我离开品葱的直接原因

疯狂习近平。作为现今尚在活跃的顶声望用户之一的疯狂习近平,彻底让我对品葱的贵族议会制失去了希望。

关于疯狂习近平最近做了什么,品葱用户ZetaFC有写: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628263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最忍受不了的是刷赞,尤其是高声望用户刷赞。品葱的声望机制,点赞者的声望将大幅影响点赞的声望获取权重。所以高声望用户每一次点赞都是很宝贵的。我把高声望用户认真点赞,看作这些用户的noblesse oblige——高声望用户本来就是品葱的贵族群体,这么形容也合适。

疯狂习近平为报一己私仇,给仇家的反对者刷赞,这样会导致一个结果——认真写回答的人,获得20个赞,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低声望用户点的,对加声望几乎没有影响;疯狂习近平给某个用户两天点20个赞,如果点的都是长篇回答,这个用户的声望将涨得很快。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舔疯狂习近平”的用户,将会比认真写回答的用户更快达到贵族阶级。

这样是极为有害的,容忍这样的行为,就是在扭曲整个品葱的贵族议会制度。一个顶流贵族,用自己“合法合规”的方法,塑造自己的“新贵族私兵”,再利用这批新贵族来进一步扩权,也许就是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事。

既然站长不管,彻底灰心的我只能离开。

  • 我离开品葱的核心原因

习惯法。

请不要误会。品葱的每一次逐人,除了BE4以外,也许都有我的身影。也许Rebecca和瑶瑶还记得我(当然也可能不记得了?),如果记得,应该也知道我往往都是反对品葱踢走这些用户的。我对品葱一直是有意见的,但却一直赖在品葱不走。

有感兴趣的用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习惯法。

习惯法真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作为在品葱冲浪了比较久的用户,我很感激设计出习惯法雏形的BE4。我深知它的好,在新·品葱作为大杂烩论坛存在的前提下,它维持了品葱的秩序很久。虽然只是表面,但它给了品葱一张“法治”的画皮。我把品葱看作互联网上的一场大型公民社会实验,一直想留下来看到最后。

但这场实验也许进行不下去了。因为习惯法。

习惯法真是一个很坏的东西。习惯法里面有几条非常严重的模糊禁令(中文世界重复观点、碰瓷、诉诸伪善),它们是必须死的,但迟迟不死。有人说品葱是保守主义遍地走,根本不是。从习惯法的执行上来看,品葱简直是自由主义的乐园。这几条模糊禁令太好用了,管理员每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释法空间,法治只能成为人治的画皮。而此时,习惯法的存在就变得无比丑陋。管理员完全人治,在被质疑的时候拿法治当挡箭牌,实在是令人作呕。

我难道现在才知道品葱是人治?怎么可能呢。只是中国人很熟悉这一套,所以很能忍。但再怎么说也无法一直忍下去。

  • 结尾

新·品葱的旧日余晖尚在,依然不断有新的用户加入,有新的老的用户凭着热血贡献着产出。但随着声望的提高,每个用户也终究会接触到品葱不好的那一面。实在是令人惋惜。有人说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没错,但品葱曾经还是离完美要更近一点的。

我将继续出发,只是品葱已不再是我心中的巢。殷鑑遠からず、夏后の世に在り。

中共必亡,愿真善忍的精神能走进每个中国人的心中。

2

今天墙内比较火的视频:

youtu.be/6Oh-IE2zmJc

貌似是一个法国女导演做的有关西乌对顿巴斯地区人民多年种族灭绝暴行的纪录片,实际上只是个走访录像,不够全面。挺短的,我不懂法语和俄语,所以在bilibili上看完了(有弹幕字幕)。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各位不知道对这个片子是什么看法。

【acfun简中字幕版:www.acfun.cn/v/ac33863755

bilibili简中字幕微删减版(好像删了尸体镜头):www.bilibili.com/video/BV1Z3411V727

这么知名的墙内视频网站,我就不用提醒什么了吧】

当然了,无论有没有这些暴行发生,都不是反向侵略和屠杀的借口。不过身为盼望王师的中国人,我对侵略这件事本身并不抵触;而屠杀,我也没看到俄军现在有在西乌做种族灭绝和屠杀。哦,本次战争中被轰掉角的大楼还有战争平民的照片我其实看过,但这个纪录片里描述到的情况明显要严重得多(西乌方不停轰炸顿涅茨克、割东乌平民耳朵、虐杀东乌义军和强暴东乌妇女等)。

如果这个片子属实,那么要阻止这种恶劣的摧残,恐怕除了俄国出兵侵略以外,没什么别的方法。很可惜,作为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这里的人把侵略者俄军看作是拯救者,我得承认毫不奇怪。

这几天我尝试性地看了看墙内论坛对这场战争的讨论。当然,主流都是支持俄方的。我看到最多的有四种类型的内容。一是对西乌纳粹分子多年来暴行的揭露和指责,二是对西方国家制裁种种自伤和怪相的嘲笑,三是对战情的分析,四是惯例的意淫侵略台湾。和墙外流传的不同,对于独裁、极权的支持反而是相当少的,大概是锁链女的阴影还没散去。

最让我困惑的是一。当然普京的目的可能是建立帝国,可能是阻遏北约,可能是维护政权,这无所谓。但如果真的存在这样多年体系化的种族灭绝行为,考虑到背后必定有执政方的支持才能如此行动,那么这场侵略战争的俄方就有了一丝正义的味道。既然认可中共在新疆存在种族灭绝行为,印度的入侵也就成了一种不得不选的解药。那么如果西乌种族灭绝东乌人,那俄国的入侵不也同理吗?

我了解的不多,挺疑惑的,求解。

PS:已给乌克兰捐款,自认为非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