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ge @Surge
Be the Light
  1. 1 2
    1 2
时间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提问】大陆的民族主义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民族主义?很难定义什么是中国的民族主义。

太远的不说了。

明末清初百年时间内有过激烈的“华夷之辨”。表面是明朝的一群遗老对满清统治的不满,对明朝的追思。实质那些遗老并不反对满清的统治,真正反对的是满清强行推行的一系列“夷荻”的举措,反对落后文明对先进文明的统治。反对清朝剃发、屠杀、思想禁锢等一系列倒行逆施的行为。

清末民初也有过“民族主义”思潮。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第一个就是“民族主义”。孙中山说的很清楚,一开始的“民族主义”是排满,推翻满清统治。是清末革命党人号召推翻清政权的舆论宣传。二次革命后,鉴于列强的殖民和对中国领土的觊觎现状,孙中山改变了“民族主义”的内涵。“民族主义”含义变为期望中华民族成为和欧美列强一样的文明的、先进的人类文明。

如果是把现在网上发表激烈的仇视西方国家与普世价值的言论的称为“民族主义”,我觉得还玷污了“民族主义”这个词呢。中共70多年统治把中国人思想行为搞的和垃圾一样,与世界普世价值背道而驰。然后告诉你这世界弱肉强食,挑动对立情绪。目的是转移视线,分散中国人对中共不满的情绪,在国际社会上孤立中国人,中共好肆意摆布控制你。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世界排名前三知名免费梯子VPN,电脑挂外网首选,手机端pc端梯子通用,有V2ray,Trojan免费节点

发在这个论坛,搞错对象了吧。这里的墙内用户需求是安全、匿名。你打的推广贴里面的3个机场/VPN,没有一个符合要求的。给看视频玩游戏的用户推广吧。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想问一点关于虚拟机和匿名系统相关的问题

题主提出的是两个问题:1.匿名访问和2.系统安全的问题。

匿名访问网站很简单。首先保证操作系统的干净与安全:不安装任何中共国制造的软件,减少安装不必要的软件。选用可信的前置代理(VPN或者机场)+tor可实现匿名访问。

系统安全。题主想在一个设备内兼顾使用中共国国产的软件。那么搞个虚拟机,windows平台下免费的有VirtualBox和VMware Player。放国产软件的虚拟机联网方式选择桥接(Bridge)。提高虚拟机隔离与宿主机的隔离水平(关掉文件共享,剪贴板共享)。

一般情况做到以上两点就比较安全了。如果题主需要更高级的安全性,可以采用双虚拟机隔离方案。在一个虚拟机A中设置代理,另一个虚拟机B中上网。这样做防止B中某些软件或软件漏洞被利用,绕过代理直接连接从而暴露身份。(2047的前站长thphd好像就是因为没有做好隔离从而暴露了真实身份)。 教程可以参考编程随想的博客

作者 于 7月31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国内的疫苗肯定的有问题的
  1. 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没有第一时间通过透明的方式告知公众已注射国产COVID19疫苗。直到2022年7月底才由卫健委某副主任在新闻发布会提到已接种。此疑点一。
  2. 港大、中大医学院等科研小组研究发现三针科兴疫苗不足以产生足够抗体抵抗Omicron变种病毒。【附:港大与中大医学院研究报告原始链接】。研究结果建议香港市民加强针混打复必泰(辉瑞)疫苗。此问题二。
  3. 没有无副作用的疫苗。FDA要求辉瑞(Pfizer)披露的疫苗副作用清单有9页长。即使中共的COVID19的疫苗的出现严重副作用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按照中国10亿人口注射了疫苗计算,约有10万人因为注射疫苗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中共官方拒不承认疫苗的副作用,并且多地强迫注射疫苗的人员签署免责声明。此问题三。

以上三个疑点和问题联系起来,不得不让人质疑中共疫苗的有效性以及中共强推疫苗政策的正当性

作者 于 7月24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严肃问题】假如习近平下台,中共是否还有希望?

题主提出的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共产主义运动是寄生在人类文明上的癌肿。给癌细胞存活的希望是多么可怕的事。

如果把这个问题改为“假如习近平下台,中国是否还有希望?”还比较好说。

要让我来说,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就没有希望。

中共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六四事件之后就失去了政治改革的可能性,这不是党内一两个当权派就可以办到的事。包括赵紫阳在被软禁之后的访谈中都认为,即使没有六四事件,他顺利地掌握了中共党政军大权,要搞政治改革也没有把握。姑且只能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尝试。习能在今天这样搞,必然有中共内支持他的土壤存在。倘若习近平今天突然良心发现要搞政治改革,走民主化道路,等待他的下场可能不比他一条道走到黑的好。

按照题主的假设,如果代替习的这个人,可以在公开场合像当年戈尔巴乔夫一样,宣布辞去中共总书记的职务,并建议中共自行解散。这个人将青史留名,中国也许还有希望。所以嘛,中国的唯一希望就是中共解体。中共的恶不仅是专制独裁和杀人那么简单,更可怕的是它把人性扭曲成魔鬼,在颠倒普世价值。潜移默化的在毁灭一个国家、民族甚至人类。所以共产主义存在一天,哪个国家都没有指望。

作者 于 7月21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爲什麽預售房到現在才爆?

楼房烂尾的直接原因是房地产企业的现金流断裂,无力支撑到楼房完工。根本原因是地产行业的项目NPV(Net Present Value)是负值了,换句话说地产企业的资本成本高于市场的平均回报率。楼房和基建烂尾是经济危机的表现之一。中共国的经济危机因素,早在2007-2008年4万亿刺激搞基建项目就种下了,只是最近两年开始逐渐浮现到表面了,大量的情况开始出现。中共国的地产与基建经济已经开始坍塌了。

详细的经济学原理的解释可参考在下拙文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简介:兼谈中国的房地产与基建行业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contemporary business cycle theory:三种当代经济周期理论

@小甜甜 #188521 相比real business cycle hypothesis,个人认为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更有说服力。

就引用的文字,real business cycle认为“其原因可能是政府的错误干预”“也可能是市场自身的反应迟钝,因为配置资本需要时间”。在经济危机中一个显著特征是几乎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企业家同时犯错。换句话说经济危机波及了几乎所有的行业。如果仅因为政府的错误干预或市场的出清需要时间,影响不至于这么广泛。政府也无法同时干预所有行业。所以real business cycle最后的结论也模棱两可。而奥地利学派的Mises、Hayek等学者敏锐的捕捉到,只有货币市场的问题才会波及几乎全经济领域,更符合观察到的现实。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就宪法层面保护女性堕胎权而言,公投是比高院大法官九人裁定更好的办法吗?

你问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美国宪法是否保护了女性堕胎权?”

很遗憾。你不能从美国宪法的原文及后附的修正案中的任何文字中看到“保护女性堕胎权利”。1787年的美国制宪会议及后来历次修宪,恐怕也没想到后来会有“堕胎权”这种说法。在大多数人都是基督徒的美国,似乎没有这样的问题。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Roe v. Wade案件,一面是社会理念之争:Conservatism v. Progressivism,媒体已经说的很多了。另一面是司法理念之争:司法文本主义 v.司法能动主义。Roe v. Wade案引用了美国宪法第十四条,“正当法律程序”,推知Roe的堕胎权受“隐私权”所保护。

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一款原文

第一款 所有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的人,都是合众国的和他们居住州的公民。任何一州,都不得制定或实施限制合众国公民的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在州管辖范围内,也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

以已故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现任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代表的司法文本主义者认为:解释法律应该忠于法律条文的字面本身,因为法律条文是立法者意愿最忠实的体现。如果过度引申,不按字面含义解读法律条文,将会造成法官立法。而后者则被称为“司法能动主义”。多数派大法官撰写的意见中,认为Roe v. Wade当年的判决引用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而十四修正案完全和保护女性堕胎权毫无联系。当年的判决完全是“司法能动主义”驱使下的错误判决,是违宪的。因此主张将是否允许女性堕胎交还给各州的民选立法机构。

第二个问题是“公投是否比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更好的裁决方式?”

个人觉得是非常糟糕的方式。公投与民选议会投票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民选议会机构有着双重的身份:民意代表和立法决策机构的双重身份。作为立法决策机构的议事流程,通过议案所需要的过半数票也好、三分之二赞同也好是没问题的。而一国公民不是决策机构。“全民公决”要操作不好会产生多数专制的问题。试想一个争议严重的问题,全民公决的结果是51%的赞同,49%的反对呢?也许公投后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美国的最高法院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保护少数派的权利,避免多数专制的问题。

在现有的美国宪法框架和程序之下,最高法院的判决推翻Roe v. Wade案是没有问题的。作为美国联邦政府,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怎么办呢?第一,国会可以立法。第二,可以修改宪法,增加宪法条文。

作者 于 6月2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contemporary business cycle theory:三种当代经济周期理论

@小甜甜 #188430

AD-AS模型就是凯恩斯在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中提出的。刺激总需求也是凯恩斯开出的药方。现代政府采用的扩大财政赤字、增加政府支出,宽松信贷本质上就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不算冤枉凯恩斯。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东方双语直播出圈 带动股价涨超100%

@natasha #188428 要在中共治下恰饭(不能抱怨执政党的政策),那么多员工要养,还得对股价负责。俞敏洪也没办法。好在能混到这个地位,他还是有两下子的。能屈能伸,反应够快。真·黑色幽默。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contemporary business cycle theory:三种当代经济周期理论

奥地利学派将经济危机的原因归结为货币增发导致的对正常生产结构的扭曲。

准确的说是信用扩张,货币增发是信用扩张的手段之一。美国2021-2022的通货膨胀,主流经济学家替拜登政府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其实就是疫情期间采取了直接现金补贴+扩大财政支出+基建计划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恶果。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是符合实际观察情况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东方双语直播出圈 带动股价涨超100%

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基础教育问题的症结不在课外辅导培训,课外辅导、学区房只是相应畸形的升学与考试政策衍生出的问题表象。荒唐的一纸通知毁了一个行业。新东方被迫带货直播,丧事喜办成了转型成功。按照这个逻辑,下次老百姓被封锁政策搞得迫失业去街上讨饭,讨钱多的人也可以是“转型成功”“二次创业成功”嘛。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Tor究竟安不安全?国产安卓手机后台是否实质上让tor失效?

使用Tor不能改变操作系统环境的不安全导致的信息泄露。敏感操作(翻墙发表反共言论等)不建议用手机,不管什么系统。特别是你用MIUI这类高度怀疑有后门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中共高层有能力改变这种“层层加码”的政治生态吗?

要深刻理解党文化中的语言腐败。这种话属于“既要”“又要”式的党八股。既要鸡多下蛋,又要鸡少吃饲料。将两个互相矛盾的事物相提并论,但只有一个是党想表达的真实意思,不要被冠冕堂皇的表面语言所蒙蔽。

中央一个部门假惺惺的喊着“不要层层加码”,代表习的意志分管卫生的副总理孙春兰到处游走呼喊“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下面哪里发生疫情,基层官员乌纱帽就要掉。“既要”与“又要”,“动态清零”是实,反对加码是虚,是漂亮话。所以折腾老百姓,层层加码是必然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事件,你觉得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分析这个所谓的自焚事件是谁策划的其实也不难,关键是搞清楚自焚事件之后的最大获益者是谁,然后再分析案件的疑点。

答案显而易见,当然中共是最大获益者。20多年前的这段历史,对年轻一辈的人,是陌生和模糊的。1999年对法轮功开始镇压之后,中共洗脑式的编造与宣传法轮功的诸如“不给看病吃药”“练出精神病“等言论没有让中国民众真正厌恶与恐惧,反而不少人对法轮功的被迫害抱有同情。在这种情况下“自焚案件”在2001年适时的出现了。从此以后中国普通民众对法轮功的印象转向负面。大部分认为法轮功是所谓的“邪教”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来源于听信了中共宣传的自焚内容,因此给人留下了恐怖的印象。

明确了这一点后其余的都容易理解了。

法轮功明确禁止学员杀生与自杀,是有文可依的。法轮功在海外国家流传二三十年的时间,也从未发生过自焚等恶性案件。另外从中共新闻联播截取的片段,如“自焚过程有人一直拍摄”“自焚者与法轮功动作迥异的打坐姿势”“天安门广场上数分钟内取来灭火毯灭火器”“重度烧伤的人浑身缠满绷带毫无隔离措施的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气管切开的小孩唱歌”等等充满矛盾与漏洞的事件,明显是因为20多年前因为造假技术不发达从而漏出破绽的表现。这些细节法轮功学员方面也有系列分析视频,这里就不赘述了。

即使退一万步,教徒自焚也不能简单的等同于他(她)信仰的宗教就是邪恶的。佛教僧侣也有通过自焚表达抗议的先例,如越南僧侣释广德、西藏僧侣自焚抗议等。他们的行为也不是佛教教义规定,更多的是一种自发的个人行为。普通人通过自焚抗议的案例也不少。我个人虽然对这种通过自杀而抗议的行为持保留态度,但是我仍然尊重他们自我选择的权利。

挑起矛盾与制造恐慌是共产党维持统治的老把戏了。中共在历史上也不是第一次用了。通过自焚事件,成功的抹黑了法轮功的形象,在不少中国人心中植入了对法轮功的恐惧。究竟是谁导演的自焚事件,就不言而喻了。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关于上海防疫&国内防疫

“封城大臣”(副总理孙春兰)4月2日急赴上海。啥也没做,主要是传达了最高指示: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上海随后就开展了全城抗原与核酸的检测。

中共不会承认错误的。中共一向标榜伟大光荣正确,一个胜利接着又一个胜利。我在另一个帖子里也提到中共的大跃进运动。这场运动造成了几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1962年中共召开7000人大会。毛泽东与周恩来分别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会上做了模模糊糊的“检讨”,周还一直为毛开脱。没有人明确为这场人祸承担责任。毛象征性的退居二线,日常工作交刘少奇主持,也为日后刘少奇挨整倒台埋下了导火索。

国内的这场“防疫”运动是政治运动。承认错误就是打习的脸。指望中共那些官员们以民为本,注重民生,承认错误,调整防疫策略,是根本不可能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近期中国各大高校在线上和线下发生的对封校管理的抗议活动?

一些国内的朋友也在抱怨封锁政策给他们的学习或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部分朋友也在微信或微博上转发封锁控制下人们的抗争和社会惨剧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遗憾的是,大多数人对这些现象的认知还只停留在表层——学校领导的过错,城市官员的过错。没有进一步的认识到问题的根源——中共的体制。如果对根本问题认识不清,这种抗议运动是很难持续和扩大的。

中共历来擅长制造矛盾和转移矛盾。必要时候也可以把底下官员推出去一部分撤职来平息众怒,达到分化民众和掩藏根本问题的作用。所以要想民众真的能觉醒,还是得启发民智。至于那些没有理智黑白不分的人,随他去吧。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对中国封城的3点疑问

1-3点疑问,从经济学的角度解释很容易理解:关停高效运作的市场机制,改用计划与行政手段来配置资源。出现物资的短缺是必然的。参考中共建政后至上个世纪90年代初计划经济时期中国物资短缺的史实。

中共这套封锁的“防疫办法”,表面上是为了遏制疫情,实际还是搞老一套——巩固中共统治的政治运动。具体到实际操作,表现是外行领导内行:声称“科学”,最高领导人提出的譬如“既要…又要…”的充满矛盾的要求,是最不科学的。底下的官员为保功名利禄,不敢忤逆上级的意思,层层加码,受苦的当然是广大民众。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大跃进”运动,亩产万斤大炼钢铁,从上到下没有人敢公开反对,结果造成了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如今的“抗疫”“封城”,也不过是这场荒谬的政治运动换了一种形式再次上演。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翻墙机和游戏机是同一台安全吗?

@暂时保密 #179450

同一个电脑上安装双系统的安全系数与单系统差不多

一台电脑装了双系统,在A系统运行时,另一个系统B下的所有文件在系统A中依然可访问和读取,两个系统没有隔离。双系统从技术角度上并没有起到安全防护的作用。

不是人人都是编程随想,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编程随想那种时刻给党盯着的级别。

首先澄清一个不正确的观点:达到类似”编程随想“长期写翻墙技术博文、挖掘中共高官私隐的网友才会被中共国保国安针对。 其实不然。

  1. 第一类情况。如果你只是翻墙看视频、看新闻、玩游戏,不发表和输出内容与信息。对于这种情况我认为Tor都不需要用。绝大部分网友是这个情况。
  2. 第二类情况。如果你除了上述需求,还要在Twitter、电报、2047或品葱发表吐槽中共的言论。那你就要注意点网络安全措施。尽量做到身份隔离,挑选可信的翻墙软件,会用Tor之类。
  3. 第三类情况。如果你文采很好,经常在海外媒体发表抨击中共制度或中共领导的文章,点击率有几千。或在Twitter上粉丝很多,或在人数很多的聊天群里发表有影响力的信息。比如本站《四万字评习近平》《民主黑皮书》这样文章的作者。或是作为独立报道人,向海外媒体提供内幕消息。或是从外网搬运资料向境内宣传的。这种情况应该采用严格的身份隔离、系统隔离等防范措施。 杜绝国产软件,专机专用或应用虚拟机隔离技术是必须的。

为什么呢?

第二类情况其实最多也不过是被派出所请去“喝茶”。第三类情况已经符合被中共扣上“煽颠罪”的帽子,被中共判刑迫害了。已经是国保、国安关注的对象了。

第三类情况我可以举些例子。我搜集的一些资料表明,涉及在中共国内的法轮功学员的“资料点(资料点是家庭式的地下印刷点。从网上下载海外新闻、揭露中共的材料、法轮功真相、翻墙软件二维码制作成宣传材料)”的相关案件,几乎都是被中共邪恶重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例1案例2案例3

所以信息安全的措施也是因人而异,不同人的应根据不同的需求采取不同程度的措施。不能麻痹大意也不要过分紧张。在墙内从事高“敏感”工作的朋友,首先应在技术上保证安全,保护好自己,别造成损失。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翻墙机和游戏机是同一台安全吗?

@暂时保密 #179421

如你所说在同一台电脑上装两个系统,一个专门翻墙键政,另一个日常使用是否也行?

不安全。同一个电脑上安装双系统的安全系数与单系统差不多。腾讯系、阿里系的软件应以最大恶意揣测它们流氓程度。按消极的建议将国产软件扔虚拟机比较稳妥。虚拟化技术会造成一定的性能损失。安全和便利有时难以兼顾。

键政多年还能苟活至今,是因为我党慈悲吗?

从目前了解到的资讯,我认为中共对异议人士的信息监控分为三个层级:

  1. 重点人士监控。这类人士是中共网警重点关注的对象。他们的所有通讯渠道都受全方位的“关照”甚至会用黑客技术专门针对。重点人士包括有影响力的“异议人士”,实名“异议人士”,有“案底”的人,法轮功学员等人群。

  2. 一般监控。一般监控是全民性的。主要是在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微信QQ)上设置关键词审查黑名单。如反复触及设定的黑名单。经人工审核后轻则封号,重则移交网警、被派出所请去“喝茶”。严重的交国保国安处理。已有证据表明ISP和腾讯的后台直接接入了网警系统。

  3. 抽查式监控。国产软件很流氓,经常会使用类似电脑病毒的手段窃取用户信息。但首要目的并非为了监控用户的“反动”言论,而是为厂商更高效地搜集用户隐私,建立用户画像,榨取商业价值。在搜集用户隐私的过程中,一些用户的“反动”行为也会被发现和收集。因为这类搜集隐私的方式并没有实时接入网警系统,中间还隔着软件厂商。对发现的信息是否特别提取或人工处理,或处理之后是否提交网警,厂商的自由度比较大。面对海量的信息,有时厂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会造成你所说的中共“仁慈”的假象。 但如果被标记为重点人士,这些国产软件的后门都会成为监控的渠道。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关于1月8日至1月15日下线情况的说明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中共的独裁》黑皮书

写得好!

中共控制中共民众的办法与驯兽有高度雷同之处:胡萝卜+大棒。

大棒:

历次政治运动,镇反、肃反、反右、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到如今的大肆抓捕异议人士。目的是枪打出头鸟,同时杀鸡儆猴,血腥向民众宣示逆共产党心意而行的人是什么下场。从此大部分民众噤若寒蝉。

胡萝卜:

中共1949年建政后,内政和经济建设上违背经济规律蛮干。奉行计划经济,至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物资短缺和贫困是当时中国的普遍情况。“改革开放”与“市场化经济改革”后,中共给了民众稍微松绑,中国民众在经济生活领域有了一定的自由。通过辛勤劳动,民众的生活质量也有了提高。但是这种经济自由是有条件的。民众的财产权利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踩到了中共的红线,民众的一切果实可能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人与动物不相同的一个显著特征,在于人类有历史与文化。人可以从自身的历史与文化中汲取经验与教训。人类的历史与文化也是人价值观、道德观、世界观形成的重要环境。中共为进一步巩固权力,奴役中国人,编造谎言、篡改与伪造历史从而达到扭曲中国人的价值观道德观,影响中国人是非判断能力的目的。

例如:“新”“旧”社会的划分。“新”“旧”中国的划分。抹黑所谓的“旧社会”。把中共建政后乱搞的几十年称为“探索”。把稍微放松对民众的控制,利用14亿人口的市场赚取国外投资,民众生活得到改善称为“共产党带领中国人致富”“改革开放”。混淆政党与国家的区分,把爱党与爱国混为一谈。

生长在谎言编织的环境下,真的不少中国人的价值判断有问题了。“小粉红”这类人群,也是如此培育的。因此解体中共,首先要要破除中共制造的谎言流毒。难度虽然大,但请有志之士共同努力吧。

作者 于 2022年1月19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Windows11的任务栏用起来是真的难受!

win11糅合了传统windows与macOS UI的“新时代微软特色操作系统”。指明了未来操作系统的发展方向。:P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用户报到帖】欢迎加入2047!

最近好久没来,发现自己又是新人了。返老还童不是在做梦! 已经是老人的新人来报道了XD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简介:兼谈中国的房地产与基建行业

@libgen #170991 感谢兄弟的支持。

令人悲伤的是,面对经济危机,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没有办法避免。

如果是资产价格下跌造成的经济危机,类似大萧条,次贷危机。在经济危机中,资产价格下跌,许多人可能会失业。所以作为普通人应该多积累现金,减少投资不动产和长期金融资产。

如果是恶性通货膨胀,类似魏玛共和国,1948-49年中国,朝鲜,南美出现的。除非在黑市上兑外汇和贵金属,趁早多积累物资。普通人难以避免资产严重缩水的结局。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简介:兼谈中国的房地产与基建行业

@NoStepOnSnek #170741 并不是理性预期的缘故,请见下文

@KingSager #170740

试图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准确计量的努力都是徒劳。只要企业家核算的是账面盈亏,犯错就不可避免。

有人可能不同意这个观点。宏观经济学不是有消费物价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 CPI)生产物价指数(Producer price index,PPI)之类的Index衡量通货膨胀的程度嘛。奥派经济学家罗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认为,这种一篮子指数,在真实的世界中没有意义。因为真实世界中一篮子中的财货(Consumer/Captal Goods)的份额和效用都在不断的发生变化。所以用CPI这种指数最多是通货膨胀的一个反映,不能用来对通货膨胀进行准确计量。(罗斯巴德的论证原文,我放在文末)

还有一点造成无法对通胀预测与准确计量的原因,是通货膨胀对市场以及资产价格的影响不是均一的。就像往池塘里扔一块石头,池塘不同区域受到影响的时间与幅度是不同的。一剂通货膨胀注入,首先拿到增发货币的人,他是盈利的,因为此时的资产价格没有上涨。随着通货膨胀的开始,不同的资产在不同的时候以不同的价格上涨。越晚受到通货膨胀影响的人,损失越大。因为此时资产的价格已经全面上涨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是会计学专业的,特别是念会计学学术Master phd的人。会计簿记对资产、负债和权益的估值计量一直存在着极大的争议。流动资产、固定资产、金融资产,股权,负债都有不同的计量方法。IFRS和GAAP对不同分类有不同的计量要求。因为采用不同的计量方法,企业的价值也会呈现很大的差异。

现实世界存在了太多无法用数学精确拟合的不确定因素,因而会计严重依赖于人的主观判断。所以会计也不被认为是一门“科学”。但会计却是企业生产经营与投融资决策的重要依据。

所以仅靠某个指数,在无数的分工与生产环节的企业家,精确的预测并计算通货膨胀,并从财务决策中消除它的影响,不亚于天方夜谭。

所以我在文中用了“神秘的”来揶揄。:)

Changes are taking place all the time in each of these determinants. In the real world of human action, there is no one determinant that can be used as a fixed benchmark; the whole situation is changing in response to changes in stocks of resources and products and to the changes in the valuations of all the individuals on the market. In fact, one lesson above all should be kept in mind when considering the claims of the various groups of mathematical economists: in human action there are no quantitative constants. As a necessary corollary, all praxeological-economic laws are qualitative, not quantitative.

The index-number method of measuring changes in the PPM attempts to conjure up some sort of totality of goods whose exchange ratios remain constant among themselves, so that a kind of general averaging will enable a separate measurement of changes in the PPM itself. We have seen, however, that such separation or measurement is impossible.

The only attempt to use index numbers that has any plausibility is the construction of fixed-quantity weights for a base period. Each price is weighted by the quantity of the good sold in the base period, these weighted quantities representing a typical “market basket” proportion of goods bought in that period. The difficulties in such a market-basket concept are insuperable, however. Aside from the considerations mentioned above, there is in the first place no average buyer or housewife. There are only individual buyers, and each buyer has bought a different proportion and type of goods. If one person purchases a TV set, and another goes to the movies, each activity is the result of differing value scales, and each has different effects on the various commodities. There is no “average person” who goes partly to the movies and buys part of a TV set. There is therefore no “average housewife” buying some given proportion of a totality of goods. Goods are not bought in their totality against money, but only by individuals in individual transactions, and therefore there can be no scientific method of combining them.

Secondly, even if there were meaning to the market-basket concept, the utilities of the goods in the basket, as well as the basket proportions themselves, are always changing, and this completely eliminates any possibility of a meaningful constant with which to measure price changes. The nonexistent typical housewife would have to have constant valuations as well, an impossibility in the real world of change.

All sorts of index numbers have been spawned in a vain attempt to surmount these difficulties: quantity weights have been chosen that vary for each year covered; arithmetical, geometrical, and harmonic averages have been taken at variable and fixed weights; “ideal” formulas have been explored—all with no realization of the futility of these endeavors. No such index number, no attempt to separate and measure prices and quantities, can be valid.

Man, Economy and State, Murray N. Rothbard

作者 于 2021年9月24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2047民意是简中唯一真民意

这些事实的背后是:2047的站长很勤劳,工作之余频繁维护论坛、开发与测试新功能,积极参与讨论。站长对社区成长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2047宣传】不要忽视法轮功的宣传力量

大纪元或许能成为美国乃至世界第一大媒体呢;)

现在是真的有这个趋势了。英文大纪元的APP,在美国的iOS和Google Play新闻和杂志分类的下载量稳居前4。能打的也只有WSJ和NYT这两个百年老牌了。前途无量!

iOS Rank

Google Play Rank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品韭8/30大洪水前的疯狂:一只鹿兒霸凌ZetaFC,刷屏点踩

@mlsayu_rkesee #155221 抱歉现在才看到这个帖子,同时多谢兄弟的欣赏与鼓励。

经济学是科学,不是艺术,即使经济学不采用数学的手段。经济学回答的是人的行动是否能达到目的。至于别的,是政治学、社会学与道德的判断领域。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不可行,根本原因是它的经济学理论是错误的。Mises1949年出版的Human Action,运用Praxeology(人类行动学),从“人的行动是人有目的的行为”这条公理出发,层层推理,抽丝剥茧的论证了为什么社会主义经济计算的不可能性——没有市场也就没有价格,资源财货也就无法在不同生产阶段分配。最终为社会主义的棺材板敲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死亡标志着它建立的起的整座社会主义理论大厦的崩塌。那么之后谁在打着这个旗号,中共也好、别的也好,只不过是想愚弄民众搞独裁,抓住权力而已。所以共产主义一定是邪恶的。

其实还欠ZetaFC一篇有关“消费决定生产”的小论文,一直想动笔但总是没有时间。我感觉仅一篇文章也说不清楚,所以我准备从头梳理一下奥地利学派的思想。最近我在挤时间筹备中,希望能早日完成发出来和大家切磋讨论。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翻译+整理】南非发现迄今为止变异程度最高的SARS-Cov-2变种病毒

@chunshiwuman #155478 你好。

WHO命名的Mu变种是Lineage B.1.621,不是C.1.2。

C.1.2是2021年5月首次在南非发现的一个非常新的变种。

九层之台,起于毫末。一个发现只有短短三个月的新变种,已在多国发现。序列分析已经显示出了曾出现在多个变种中的多个位置的突变,是个危险的信号。相应的致死率、传染性还要等病毒的功能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不过,已经有多个传染病学家警告,这是和时间赛跑,不能掉以轻心。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人权作为私有财产权 - 穆瑞·羅斯巴德

奥地利学派(Austrian School)人才辈出。

从开山祖师卡尔·门格尔,到米塞斯,哈耶克,罗斯巴德都是经济学、法律、政治、历史学皆有很高造诣的通才、全才。

强烈推荐罗斯巴德的《人、经济与国家》(Man, Economy and State),这本书堪称为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原理》。本书基于路德维希·米塞斯的“人类行为学(Praxeology)”,也写出了罗斯巴德自己的思想和特色。从“人类行为学”的几个最简单的公理出发,再到消费者与生产者的行为,逻辑环环相扣,直到阐释了人类经济运行的终极原理。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新古典经济学不同理论之间的分隔与割裂感。非常值得阅读。

英文版的Man, Economy and State在Mises Institute(米塞斯研究所)的网站有PDF版本可供下载。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挂上前置代理的墙内Tor用户点击墙内链接有多大概率可能暴露自己是Tor用户?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清华港大社会学系方然被南宁国安以煽颠罪带走,其被称为「清华甚至全国最后一个做劳工研究的人」

中共不允许社会上出现任何非中共领导控制的组织与社团。这是从东欧剧变和六·四运动吸取的教训,中共唯恐这些不受控制的社会组织随时可能成为颠覆中共的星星燎原之火。

创办非中共领导下的工会、NGO、教会、信仰都是中共划定的红线、雷区。1999年取缔和镇压法轮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法轮功发起的反共与退党活动是在5年之后了,真是把原本不反共的迫害成反共的了。

前段时间针对LGBT团体,删除这些团体发声的渠道,解散其在大学和社会上的组织。打压另类性别取向倒是其次,真正的目的是中共忌惮有人借LGBT主题形成有组织力的不受控制的社会团体,做大后会威胁其统治。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反对苹果公司侵犯隐私的公开信

抗议的好!这种事情,一旦撕开了一个口子,政府(尤其中共执政的这种国家)就会用各种借口与”法律“逼迫苹果监视用户的其他资料。用户的隐私从此荡然无存。

有关iMessage的情况,似乎描述的有点偏差。我看了WSJ的Joanna Stern独家采访苹果的软件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的视频。Craig说的是,iMessage的图片审查是在传输到设备本地时候扫描。如果Craig的说法准确,应该不会影响iMessage的end-to-end encryption。

2047的IT、信安领域的大牛很多,一直有个疑惑想请教大家。苹果宣称iMessage和FaceTime的传输是end-to-end encryption。如果是end-to-end encryption、没有后门,即使存在云上贵州,对也不会影响信息传输的安全。E2EE初衷就是应对传输环境的不安全而设计的。按照中共的一贯做法,这种不能被监控的聊天软件,怎么还能存在呢?难道真的是在中国大陆太小众因此被忽视了的缘故吗?

作者 于 2021年8月23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豆瓣】我爸爸因为打科兴快要没了我该怎么办(原帖已404)

网传国产疫苗注射前须签知情同意书。文件中有如“批准紧急使用”“免责条款“等内容(如果有知情的朋友麻烦详细说说)。如果是真的,打出问题真的“后果自负”了

除了被中共洗脑和欺骗的人(粉红)之外,不少对中共恶行有一定认知的国人存在这样的思维:

  1. 不关我的事——如提到中共对其他民众,对信仰的迫害;中共造成的灾害。
  2. 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如提到中共的黑历史,中共的暴政,中共干的坏事。
  3. 只要听话就行——认为不做中共不允许的事,自身利益就不会损失。

这次COVID19大流行中出现的种种:

  • 听党的话,党让你打疫苗。出了问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网上发帖还删你。
  • 不关你的事。小区,楼里出现一个病例。要不全部拉走,要不封死,让你自生自灭。
  • 在国内生活,能逃离的了中共的“政治”吗?对政治不感兴趣,可是政治会找上门呢。

这种自私冷漠的人,自觉精明,实反受其害。

作者 于 2021年8月1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政治学入门启蒙目录

@史蒂芬 #152587 @消极 #152640 两场运动对中共成功夺取政权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却是共产主义学说进入中国的开端。

“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是当时中国中上层知识分子操切心态的一种表现。他们急切地寻找让中国走向国富民强的药方,却忽视了变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英式日式的君主立宪,美式的民主共和都被认为行不通。而从晚清开始的学西方科技、考察西方宪政等举措也失败了。因此他们将矛头对准中国的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作为迎合这种大众心理的学说进入中国,并首先在知识分子中间掀起了共产主义的思潮。后来国共内战,知识分子同情中共,“第三方”民主派势力倒向中共,对中共夺取政权是有一定决定因素的。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西方学说被中国知识分子研究,没什么大问题。问题是当时的中、上层知识分子对马克思主义与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拿来当救中国的“药方”开始社会实践了。而早在1896年,庞巴维克(Eugen von Böhm-Bawerk)就已经在经济学理论上将马克思主义判了死刑。

确实,马克思那套共产主义人间天堂说辞,极具迷惑性与煽动性。本质上那套说辞和太平天国“均贫富,建立人间天国”没有区别。因为马克思主义披上了“科学”的外衣,知识分子在那种情形下被迷惑了。所以钱穆说:当时的中国病了,病在中上层的知识分子。

本不想歪楼的,提起钱穆的著作才多说了几句。那就再为书单补上一本:

钱穆 《国史新论》。

推荐理由:钱穆作为两场运动的亲历者(1895年出生),中国传统学者(无海外留学背景)。这本书可以启发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与那段历史。

作者 于 2021年8月16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政治学入门启蒙目录

@史蒂芬 #150868 钱穆作为一个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从另一个视角带领后人审视中国的传统文化。

有的时候觉得历史是一个轮回。

当年的知识分子觉得中国的病根在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应该全盘摧毁它。接踵而至的激烈的“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最终为中国招来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今日的某些言论又何其相似呢?

一个民族、地区原有的传统与秩序不能立刻毁掉,因为新的秩序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人力建立起来。没有秩序的社会,最可怕。引入新的制度、文化、秩序应循序渐进,因地制宜。所以,日本、台湾的民主化是相对成功的,南美与非洲的民主化大多是失败的。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手向提问:有关大纪元报道国内新闻的真实性问题

@奭麦郎 #152330 不明白为什么只能崇拜死人不能崇拜活人。耶稣在世的时候他的十三门徒崇拜的不是活人嘛。至于耶稣是神还是人,信徒认为祂是,也有人认为他不是,也有人认为历史上没这个人。怎么说都是自由啦。

像言论自由保护你对宗教中医风水勘舆持负面看法一样,同时也应该保护大纪元主张它所主张的。

言论自由保护无神论、科学的宣传,也应该保护有神论、宗教的不科学的宣传。否则一个信仰宗教的集团掌握了政权,就没有无神论者的言论空间了,比如中东、北非某些国家。反之,一个信奉无神论的集团掌握了政权,就走入另一个极端了,中共是最好的例子。

作者 于 2021年8月13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手向提问:有关大纪元报道国内新闻的真实性问题

曾经看到过本站会员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2165这里发过有关大纪元新闻报道的文章,我觉得说的很好。其中的观点我不在这里赘述了,这里想谈谈中国大陆以外的媒体报道中国国内新闻的方式。

新闻自由状态,新闻从线索到见报至少有两个步骤:“采”和“编”。“采”是记者采访,考察事件信度,撰写成新闻;“编”是编辑修改记者的新闻稿,讨论新闻对读者的影响力,为报纸选材。

但是中共治下的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在中共一言堂的舆论信息的控制下,海外媒体在中国内地进行一手新闻采集是不被允许的。海外媒体设在中国的办公室最多只能算“新闻联络站”,即随时接受中共喉舌信息的前哨平台。国外记者在中国的活动是受到严格限制与严密管制的。

这种情况下,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国内的一手新闻几乎不可能。所以,报道中国国内的新闻,海外媒体大体上采用了两种报道策略。

  • 以AP、BBC、NPR、NBC、NYT、路透、WSJ等为代表的欧美主流媒体,主要以“转述中共喉舌”的方式报道中国国内新闻。除了少部分新闻有知情人士喂料之外,这些媒体的绝大部份国内新闻的报道基本直接引用国内媒体的报道+编辑评述。好处,形式上可以维持新闻报道的专业性,让人看起来好像可信正规。缺点也显而易见。中国没有新闻自由,而且中共媒体经常造假,fact check几不可能。如果中共媒体提供的信息是假的,那么转述也是假的。某些情况这种报道模式起到了帮助中共扩散假新闻的坏作用。如8964事件,1999镇压法轮功等。2020年的疫情,武汉究竟死了多少人,数字真假不得而知,无从分辨。关于中国国内的疫情,海外媒体也只能照搬中共给的数字。

  • 中文大纪元报道国内新闻的方式,按照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2165兄弟的说法,属于“抢救性发掘报道”。中共高压管制舆论,一些事实真相也只能零散的通过国内民众自媒体的方式流出。如国内民众所见、所拍的一些片段,通过微信、微博等渠道发表。中共发觉后,这些冒出的内容很快的就会被“和谐”。所以中文大纪元的策略是,接收这种爆料后直接放到新闻上。真、假留给读者自己判断。如果后续有证据证实证实爆料的真实性,大纪元会给出后续报道。这种报道方式的优势是可以管中窥豹,挖掘事实的真相。在中共舆论新闻管控措施下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办法。VOA、RFA有时也采用这样的策略。至于来源,大纪元在国内有爆料管道,似乎有地下记者,何况还有为数众多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呢。中文大纪元的受众,不少是国内希望听到一些与官媒不同声音的翻墙的读者。如2020年初武汉市民拍摄火葬场日夜加班,电话采访殡仪馆工作人员。也为武汉肺炎死亡人数提供了一个佐证。当然也有缺点,报道从形式上看不专业,新闻内容易鱼目混珠,考验读者的判断力。

而同一集团下的英文大纪元的报道策略与中文大纪元则截然不同。因为面向美国读者,不存在采编阻力。是标准的“美国式”的保守派媒体。 记者与编辑人员都是专业科班出身,和神韵演出一样,新闻报道质量很高。近年来由于敢于突破“政治正确”枷锁报道真相,很受美国保守(或希望听真相)的中产阶级民众的欢迎,订阅量扶摇直上。做的很成功。

另外再说一说我对媒体“传教”的看法。

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这些中共治下不允许的天赋人权,在自由社会里是得到宪法保护的。只要不侵害别人的权利。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办的媒体上宣传法轮功的理论,我想是没有问题的。他们有宣传与言论自由,也必然有相应的读者与受众。不能因为他们的言论不符合现代科学思想或无神论而剥夺他们说话的自由。

有人可能认为法轮功学员宣传的念“九字真言”治病啊、神迹呀之类的内容,像是迷信。现代媒体没有这样做的。其实不然。在这里我举个例子,获得过7次普利策奖的,有百年历史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有多篇文章宣扬信仰基督、上帝能提高免疫力、抗病毒等。比如Finding immunity from sickness - CSMonitor.comVaccines, immunity, and the pathway to health - CSMonitor.com。这样的内容,信就去做,不信看了就略过。我觉得不用纠结。

总之,尊重别人的信仰,允许不同信仰的人表达言论,鼓励多元化的声音是民主文明的基石。这也是人们追求自由和民主的重要原因吧。

作者 于 2021年8月13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自由市場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樣

@observerEDGE #151831

perfect competitive market=no competitive market

“完全竞争市场”就是主流经济学设定的一个伪概念。市场上所有商品都同质化了,买谁的都一样,还存在竞争吗?而且更荒谬的地方,一上来就假定市场是均衡的,然后推演让市场不均衡的因素,以及总的效用最大化怎么怎么。市场的均衡并不是给定的,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比如智能穿戴设备市场,以前没有这个东西,又怎么会有均衡市场呢?

正确的过程是,原来没有这个市场。企业家发现了商机(经济学中称为不均衡,金融学/投资学称之为超额利润),进入了这个领域,形成了这个市场。一开始进入的企业获得了超额利润,随着进入的企业和消费者越来越多,超额利润越来越小。市场趋向于均衡(也就是主流经济学所谓的完全竞争)。但这种均衡过程是动态的不是给定的,最终也是无限逼近于那个均衡的点,完全均衡是不存在的。

主流经济学类似这种完全与现实背离的假设还很多。为什么要这样假设呢?因为方便数学处理,如果没有这样的假设,数学模型就不能成立。所以许多人批评现在的经济学,削足适履,已经成了数学的奴隶了。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你觉得为什么台湾立法院的暴力那么多?

宁愿要打架的议会,也不要握握手、挥挥手、拍拍手、举举手的人大。・ω・

查中国历史,被嗤之以鼻的封建王朝的政事堂(宰相议事机构)和内阁里,执政大臣意见不合老拳相向的例子也不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observerEDGE #151786 @食人大佐韦国清 #151778

我想说两个既无关又有关讨论的话题。

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中文世界的网友常为政治上的左、右争论。这里我想简单谈谈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这里的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不是北美政界所指“自由主义(Liberalism)”。他们所说的“自由主义”实际是“进步主义”,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左派。而在美国Libertarianism被称为“自由意志主义”,也就是欧洲的老辉格主义(The Old Whig)。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经济方面基本没有分歧。都主张政府尽可能的少干预经济,减少税收。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更多的存在于文化与道德领域。保守主义主张保守传统的道德与生活准则。自由主义则主张只要是自愿的、契约的、不损害第三方利益的行为皆合法。因此卖淫、吸毒、同性恋、变性等皆被自由主义认可,而保守主义反对。

所以,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根本分歧不在经济领域,而在政治、社会与道德层面。

哈耶克(F.A. Hayek)VS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哈耶克与凯恩斯在学术上有过很多争论,他们的观点针锋相对。哈耶克有关经济周期的理论,是目前最完美的解释经济波动与经济危机的理论。哈耶克认为避免开启经济危机的方法就是避免开启繁荣(Peak),而应对经济危机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在长期看自然就会恢复。凯恩斯因此而揶揄哈耶克,“在长期看,我们都死了。”

凯恩斯的这句话可以视作对哈耶克经济周期理论的认同,也是对哈耶克应对实际问题能力的嘲讽:政府的官员亟需在有限的任期内做出政绩;民众在失业的困局中多等一天社会不稳定因素就会增加一点。还没等到经济恢复,社会就动乱了,市场的秩序也崩溃了。 就像一个瘾君子,毒瘾发作失去理智要杀人,你是给他毒品呢还是让他杀人呢?

所以,在经济学理论上哈耶克可能是对的;而凯恩斯的理论更能迎合政府官员的需要。哈耶克与凯恩斯的根本分歧并不是经济学理论,而是社会、政治、法律与人性的问题。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perMild #151782

国内有两个经济学家也曾就类似你提出的这些观点进行了辩论。两个经济学家都是北京大学国发院的著名教授,一个是林毅夫,另一个是张维迎。林毅夫教授持有的部分观点与你类似,而张维迎教授学术观点则基于哈耶克范式。

两人的那次对话有实录,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你在阐述的过程中混淆了几个概念:

企业家的资本与政府的资本

  • 企业家的资本由先前经营积累、是外部股东投入或借债。借债则受到债务合同的严格约束。

  • 政府没有资本。政府的资金来源依靠强制性的税收以及信用扩张。

如果盈利,企业家会得到资本的增值-利润,这些利润都归他所有。债权人也可以获得要求的报酬率。而政府官员并非企业主人,企业的利润不归他所有。政府官员的绩效奖金不等于利润的回报。所以政府官员没有激励与动力去竞争、发现不均衡,创造超额利润。

如果亏损,企业家的资本受到损失。这损失是私人资金的损失,因为所有的投资都是存在风险的,股东与债权人在投资之前是清楚的、投资契约是自愿的。而利润-损失恰是市场的反馈:对决策成功企业家的奖赏,对决策失败的企业家的惩罚。有利润有损失,促使了资源的配置,促进了市场的均衡。

如果政府官员决策失误遭受损失,损失由纳税人买单。纳税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制性的为政府官员所做的错误埋单。政府还可以通过信用扩张的方式,让全体国民乃至世界民众为其决策失误承担经济后果。

换句话说,企业家是拿自己的钱替自己办事自己承担风险,而政府官员是拿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别人承担风险。在中国的实践中,国有企业总是养着一批闲人,因为各种关系被塞进来。私企的老板容不得吃干饭的人。人性的自私使然。

市场价格的机制

就是政府追求的经济利益比普通企业更长远。

按照这样的说法,将所有企业改为国有制,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最合适。因为从上至下的详细计划,举国办大事,长远发展。历史真相是:曾经或正在实践计划经济的国家,无一不是普遍的贫困和严重的物资短缺。

原因是没有市场就没有价格。没有价格体系,资本财(Capital Goods)就不能实现有效的分配,供给-需求脱节,从而计划经济体系崩溃。

朝鲜、苏联以及1990s之前的中国,之所以还有所谓的“价格”,是因为还有外部的价格体系存在作为参考。

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1920s的《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学的分析》(Socialism: An Economic and Sociological Analysis)中,详细的论述了经济计算的不可能性,给出了计划经济终将失败的预言。当时社会主义思潮正盛,许多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如奥斯卡·兰格(Oskar Lange)等参与了这社会主义计算争论,并坚定计划经济的可行性。最后苏联的经济崩溃给这场长达几十年的争论画上了句号。

抱歉,请原谅我很难在一两千字的篇幅内,把诸如市场价格体系以及产业政策,政府投资这种博士论文、专著数量级的经济学问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述清楚。上面的回答仅是一个粗略的概括,仅供参考。上文引用的两个链接或许能提供更丰富的一点资料,来帮助我阐释观点以及解决你的问题。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食人大佐韦国清 #151755

效用是不能加总的。没有社会效用最大最优这种说法。

对于富翁,他的最优选择就是耗尽一切财产为他续命。

举个例子,有A和B两个人。

条件假设1:A只喜欢吃苹果,B只喜欢吃梨子。A有5个苹果,B有2个梨子。

现在外部干预拿走B的1个梨子,换给他5个苹果。现在A有5个苹果,B有1个梨子5个苹果,能说A、B组成的总体效用增加了么?

条件假设2:A、B两人都既喜欢苹果,又喜欢梨子。A有5个苹果,B有2个梨子。

A想吃梨子,他觉得用2个苹果换1个梨子能接受,如果用3个苹果换1个梨子他不能接受。

B想吃苹果,他觉得用1个梨子换2个及以上苹果能接受,如果用1个梨子换1个苹果他不能接受。

因此A、B在“1个梨子换2个苹果”这个均衡上成交了,A吃到了梨子,B吃到了苹果。因此A与B的效用都增加了。因此总体效用增加了。但是,这个总体效用并不是加总的,而是通过A、B各自的效用都增加了推导而出的。

这个例子试图说明一个道理:每个人的痛苦与快乐,是不能均一衡量的。并不能加总从而得出一个什么“社会总效用”最大。 因此任何强制性非自愿的补贴和转移必然导致总体效用的降低(此处的总体效用不是加总的,见上例)。

数学的确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为了套数学模型,便于计量数理分析,削足适履,已经严重脱离实际了。在这种错误理论的指挥下,打着什么“社会的”“人民的”总体利益的旗号,去强制少数群体,甚至变为少数强制多数,其实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所用的办法。

而市场的逻辑,是指个体(individuals)按照自愿、契约的原则进行交换。从而所有个体的效用增加(总体上的效用增加),从而市场趋向均衡。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perMild #151591 “暴力干预”(Violent Intervention)这个词不是我发明的。引用自经济学家罗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用来描述政府运用强制的权力,干预市场的现象。也就是这种干预不是市场自发的而是外部强制的。比如税收,如果政府不运用强制的权力,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愿意纳税。

但是,如果一家大企业卖东西赚了钱,然后投资电动车行业,会不会使电动车行业企业的效用增加,而别的行业企业的效用减少?

企业赚钱后投资,与政府(合理、不过度)征税后补贴,有没有本质区别?

企业家的行为与政府的干预是不一样的。企业家的行为是市场的行为,而政府的不是。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中重要的一环,熊彼特(J. Schumpeter)认为企业家有创新,即重新组合生产要素的功能。换句话说,企业家会发现市场不均衡的地方,并使市场趋向均衡。从投资学角度,企业家只会投资(他们觉得)未来有利可图的项目,即资本回报率(利率)高于平均利率的项目。

回到主题。企业家投资电动车行业与政府转移支付的原因是不同的。只有企业家认为投资电动车行业有利可图,他们才会进行投资,否则不会。当然实际的盈亏又是另外一回事。而政府的行为则不是。政府官员不是企业家,资本不是他们所有的,他们也无须为投资失败负责。因此政府强制的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往往造成了浪费(国内行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且,政府是不可能不征税的吧。比如我们肯定需要警察维持治安,那么警察的工资、警用车辆和武器等,就只能从税收的形式来解决。

你说的很正确,但这个问题不属于经济学范畴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视角出发,只要存在政府干预,市场的效用一定有损失。但是从政治学、社会学角度出发,无政府是否能保持社会运作的井然有序?

奥地利经济学派也因为这个问题分为了两个派系:

  • 以哈耶克(F.A. Hayek)为代表的承认政府的必要性,但是主张政府应该尽可能少的干预市场。因为政府的干预必然会导致市场效率的损失,但是政府的存在又是维持市场秩序必不可少的因素。因此把政府的权力限制在一个非常小的必要的范围内,其余交给市场。
  • 以罗斯巴德为代表的发展为无政府主义(Anarchism),主张即使不存在政府,也可以维持市场和社会的秩序。公共物品,甚至警察、法庭都以由私人提供。罗斯巴德后来成为美国第三大党,以自由主义(非进步主义)为宗旨的自由意志党(Libertarian Party)的创党成员之一。

谁对谁错呢?尚无定论。目前可以知道的是,人类社会几千年文明到今天为止,无政府主义没有大范围成功的先例。

作者 于 2021年8月8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荣誉非国民被喝茶

Telegram目前有有三个问题

  1. 强制手机号注册。拿境内实名过的手机号注册讨论敏感话题的账号过于危险。
  2. 强制上传通讯录。在常用手机上安装Telegram,手滑给了通讯录权限,人际关系全暴露了。
  3. 群聊非端到端加密。

所以身在国内的用Telegram反共,太危险。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跳脱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我尝试从另一个角度回答。

前者会扭曲市场的资源配置,使得市场的总体效用(Utility)降低,而后者不会影响市场的总体效用。

征税是政府对市场的一种暴力干预。 政府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将一处的资源配置到另一处。比如政府用征收的税款补贴了电动车生产行业,那么电动车行业企业的效用增加,而别的行业企业的效用减少。其他行业的部分非专用生产要素会向电动车行业转移。

看到这里有人会说,题目给定的是将税收直接发放给民众而不是补贴给企业,产生的效应是否会不同?答案是:相同的。比如这笔资金,消费者用其来购买食品,那么就等效于补贴了食品行业;用来购买日用品,也就等效于补贴了日用品行业。因为没有得到这笔补贴之前,消费者是不会进行多出来这部分的消费的(消费者的偏好发生改变)。因此无论直接作为现金发放给消费者还是转移支付补贴企业,结果都使原来市场的均衡发生了改变(扭曲了市场资源的配置)。

又有人会问,一个行业效用的增加和别的行业的效用的减少,总的是市场效用不是不变么?答案是:效用是不能加总的。比如有两个人A和B,A打了B一拳,A得到了满足,B感受到了痛苦。A的效用增加了,B的效用减少了。能说总效用没有变化吗?如果A不打B,通过协商解决了问题,因此两人的效用都增加了。从而推导总体的效用也增加了。

因此政府的干预(税收)实际使市场的效用损失。问题中提到这个税收征收的是个人所得税而不是企业所得税。征收个人所得是通过影响个人的时间偏好从而影响到储蓄-投资,然后改变了原有市场的资源分配,最终会降低了市场的整体效用。

有限文字很难把全部的影响说清楚,如果大家感兴趣,欢迎针对我的回复质疑和讨论,以便我进一步的阐述。

作者 于 2021年8月7日 编辑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再谈谈南京疫情

感谢题主分享的信息,尤其是南京在2020年病毒疫情开始之时都没有达到过的最大值这一关键信息。何况这个47个很可能还是处理瞒报之后的数据。南京之外已经扩散了不少省份地区了,南京仅仅只是100多个,逻辑上也说不通。

出现这种局面,个人觉得其实还是中共官僚体制僵化的问题,南京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1. 首先,政府一直在释放错误信号。在科兴、国药疫苗在海外有效率如此之低的情况下还在墙内大肆宣传国产疫苗的有效性,甚至部分地区强迫接种。让国内觉得打了疫苗就可以万事大吉,因此大肆出游活动。客观上造成了民众的警惕性放松。(不很清楚中共的最高决策层是否对中国疫苗的实际情况有所了解。如果不知道,那么中共的决策与执行体制已经烂到非常可怕的地步了。如果知道,那么就是在自寻死路。

  2. 第二,政府面对疫情的爆发,施政举措是矛盾的。领导官员困在信息透明与仕途两难之中。一边需要积极应对疫情,另一边要掩盖疫情;一边要尽可能的促使信息透明公开有助于公众对疫情的防范,一边又要所谓的维稳;保住自己的官位荣华是第一位的。因此举措失当。2020年1月中旬,疫情已经爆发了十天左右了,武汉还在举办万家宴。今天南京的情况,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版本上演。

  3. 第三,民众没有判断力或缺乏判断力。因为政府一直在释放错误信号,信息的传播不透明。民众没有足够的信息作为判断和决策的基础。因此面对疫情,普通民众没有应对措施与防范能力。

因为这三方面的原因,中共的防疫举措就是个笑话。真正有效的疫苗没有,还在机械的封城/强制隔离的举措中徘徊。南京的事件是必然,严重程度可能超出许多人的预计。即使这一次南京的疫情侥幸扑灭了,若不有所改变,随着病毒的不断变异,传染性和致命性的增强,更大的灾难只会在后头。

作者 于 2021年7月29日 编辑
  1. 1 2
    1 / 2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