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时政

香港年輕人抵抗中國,卻把怨氣灑在自己人身上

香港年輕人反對中國、要抵抗中國

但他們在行動上卻不是練好英語移民、參加英軍,不是組織地下反抗組織、學習先進的武器技術、在海外成立建國基金,在太平洋的小島上成立保安公司(雇傭軍),也沒有加強操練、鍛鍊身體,三年空窗時間白白浪費

他們大部分人選擇在網絡論壇上創造歌曲、畫國旗,意淫自己已經是一個事實上獨立的國家會怎樣,同時辱罵看中國電視劇、刷抖音、買中國電子產品的另一半香港人是賣港賊、賣台賊,眼巴巴盼望歐洲、美國、英國會派兵來解救自己,結果現在大部分攬炒派自己週末也習慣了上深圳喝喜茶、吃火鍋

在中國吃喝玩樂回到香港之後,又當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充當“支語警察”,羞辱藍營藍絲、老一輩的人用大陸用詞是使用“支那語”,搞文化入侵

還有比香港黃絲更悲哀的嗎?

菜单
  1. silverball  

    台灣人有一點稍微好的是還保留形式上的兵役制度,聊勝於無,在軍隊內的男人會迅速成長為心智成熟的人

    義務役役期恢復至1年是蔡英文任內少數利國利民的好事

    台灣年輕人(至少男性年輕人)明白索求的東西要付出代價的,而不是單憑張嘴罵罵就能讓天塌下來

  2. dellalove  

    香港的华人1997年以前只有少数一部分人有参加过英军,1997年至今中国也不允许香港人参军。所以香港人对军事训练啥的几乎没啥印象,当然只想着其他国家来帮他们出兵出力,不像台湾和韩国都是义务兵役制。

  3. linda 回复 silverball /p/208781

    港台没有可比性,台湾是实质独立国家,只是美帝不给名分罢了

    而且就连这个不给名分,还仅仅是统战中共的目的。

    香港是因为大英自己不要,香港人要当英国人就和台湾人要当日本人一样,属于过于爱国祖国都不收了。现在英国有所松动,也仅仅是香港人移民来英国的不多,假如中共真的在香港搞白色恐怖,香港人上百万移民英国,英国也受不了的。

  4.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linda /p/208784

    香港这个地方,乃至于整个粤语圈,如果我是中原地区的政府领导人(不管是在哪条时间线上,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共武装叛乱伪政权),我会像马来亚驱逐新加坡一样强制让他们独立。

    粤语圈的反骨太严重了,这帮人在哪里都不服气的,只有让他们独立出去自己闹腾去才能消停。

  5. dellalove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785

    粤语区反骨严重?西南官话区的刘仲敬笑而不语,闽语区事实独立的台湾表示笑嘻了 从这可以看出你姨观点的正确性 留下山河四省继续做中国 其他地方都可以踢出去独立建国 这样什么东突 图博 满洲 南蒙古 香港 澳门 台湾就真的和支那没有任何关系

  6. essential  

    香港就是被台湾人给忽悠瘸了。香港如果不是背靠中国大陆,根本就不会有亚洲金融中心、贸易中转港的地位。台湾人可以继续忽悠,最后一定会把自己也忽悠进去。

  7. linda 回复 essential /p/208797

    香港人哪点吃了台湾的药?你说香港青年人?香港GINI零点五几,跟巴西南非差不多,年轻人搞搞街头暴动很正常。

    香港翻车是因为中共转向和西方对抗,这个过程本来就是要橄榄香港的。只是机缘巧合,这个橄榄过程通过反送中修例来进行。如果不存在陈同佳杀女友事件,不会有反送中,橄榄香港的”正常“历史进程表现为香港的贸易公司帮助华为走私敏感零部件,然后俄乌战争中香港企业帮助俄罗斯走私敏感零部件,最后美国欧盟日本英国等等宣布制裁香港,不给香港区别待遇,香港和大陆同待遇。

    差别在于这个剧本里,香港人失去了统战价值。因为历史进程的反送中修例和反国安法里香港人向西方阵营寻求帮助哭秦廷的过程中获得了西方国家的同情,所以英国才会出BNO移居的法律帮助BNO移居英国,加拿大澳洲等国的移民部门也愿意容纳更多香港人。而如果是按照贸易制裁的剧本,香港人没有机会表现他们反中亲西方的立场,因此被贸易制裁之后,欧洲,日本等国并不会给香港人移民任何优待,相反有可能取消香港人的免签,限制香港人入境等手段惩罚香港人。即使英国BNO这种不能被取消免签的身份,英国政府也会加强对香港人入英的政审等限制。

    香港是迟早药丸的,香港人通过2019反送中和2020年国安法的事情,在海外哭秦廷,获得外国发达国家同情。至少为香港人争取到一张逃难的船票。

  8. ch13873350336 副经理
    ch13873350336   广州那一夜,缠绵又难忘

    希望两国青年能慢慢和好吧。 香港人民遭迫害,这是共产党的错,不是中国人民的错。https://2047.one/static/avatar/5861.png

  9. linda   rico y libre

    香港人那是脑子被中国人踢了

  10. linda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32

    孙文:我就是广东人,我踢我自己

  11.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linda /p/208833

    對呀,代清統治的時候這片地方反代清,聯合王國統治的時候這片地方反英,後來中共武裝叛亂偽政權統治時又反中共,這不正證明了這片地方亟需獨立,不然永遠都在反嗎?

    我不是甚麼姨學信徒,對統獨議題在其他地方我認為都是可以談的(也即是騎牆派,認為哪一片地方的人想獨立的能夠理解,不想獨立的也能夠理解,並不選邊站),但唯獨對於從廣州到香港這片粵語區,我是堅定地認為他們早獨立早好。畢竟有自己的語言,有自己的文字,有自己的文化,真不想強求他們和中原地方在一起,甚至強烈地希望他們獨立。我作為一個中原文化的後裔,並不認同他們與我同文同種。這是我在統獨議題上唯一一個有強烈立場的地方。

  12. dellalove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34

    说的好像中国其他地方没有自己的语言一样,除了粤语 还有闽语 客语 赣语 吴语 徽语 湘语 还有一些很难被分类的方言,中国哪里的方言都有自己的文字和文化,不信你可以去翻翻你们老家的地方志里面的方言部分,官话区内部都有很大差异,甚至大过普通话和粤语的差异,就好比一个只会北京话的人也听不懂青海话一样,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听过吗?只是在推普的大环境之下用的多少的区别,按照你的道理,你听不懂对方的方言就该独立,那确实除了中原其他地方都该独立了。忘了再补充说一句,语言学研究证明 闽语和官话的区别是大于粤语和官话的区别的,因为粤语和官话都是出自中古汉语 而闽语则是来自上古汉语 ,先不说同样说闽语的台湾,福建是不是比广东更应该独立呢?

    如果全中国各地的媒体都跟广东香港一样都用本地方言播出,你会有更深刻的印象的

    不是说我不支持各省独立 只是说你认为广东话你听不懂,所以广东就必须要独立,其他地方随便,这点很好笑

    我建议你发表自己意见之前建议多去看看知乎里面有关语言学的内容然后再来发贴 否则会贻笑大方

  13. linda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37

    但是孙文孙大炮是坚决要统一中国的广东人,很多广东人并不认为自己应该独立出中原。

  14. linda 回复 dellalove /p/208838

    你说话还是要礼貌一些,毕竟楼主并没有说因为广东话听不懂所以广东要独立,而是“广东有反骨”。

  15. dellalove 回复 linda /p/208846

    他自己说的

    畢竟有自己的語言,有自己的文字,有自己的文化,真不想強求他們和中原地方在一起,甚至強烈地希望他們獨立

  16. silverball 回复 linda /p/208876

    廣東人都是有精神分裂症狀的

    一邊覺得嶺南文化比外省高貴,北方人都是撈能不接觸就不接觸 另一邊特別喜歡中華文化,看西遊記三國志,拜關公媽祖

    省憲派的陳炯明屬於前面一種,統一派的孫大炮是後面那一種

  17. dellalove 回复 silverball /p/208878

    说实话 要不是中共建政导致香港有了特殊地位 岭南文化的地位是不如吴越文化的

  18.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linda /p/208879

    孙大炮是个很邪恶的人,他一心想要推翻代清,然后自己掌权,甚至不惜为此做出一些恶劣的事情。

    我并不认为孙大炮怎么想就是对的,或者他能代表所有的广东人。

    其余部分我会在回复另外一个人的时候继续阐述。

  19.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dellalove /p/208881

    我建议你发表自己意见之前建议多去看看知乎里面有关语言学的内容然后再来发贴 否则会贻笑大方

    这句话应该送给你自己。但是我建议把「知乎」二字删去。

    上知乎学语言学,能学到什么?像你一样语言、方言不分,或者认为一个北平人听不懂兰银官话么?

    你要说一个北平人听不懂胶辽官话,我还多少信你些。

    然而语言和方言的区分就在于交流时能否互通。你抛出一个汉语官话 A 方言和汉语官话 B 方言之间不能互通的假说,实际上就是在打过去诸多语言学家的脸。

    凡是讲汉语官话下的方言的人,无论距离多远,都是一定能互通的。这是对一门语言的定义。以我个人这个讲中原官话的人来说,听兰银、西南官话都毫无压力。胶辽官话是最有挑战力的,我在第一次听的时候确实没有听懂,但是那是因为我们在电话里说,当我当面见到他的时候(仅仅几个小时以后),就又能听懂了。

    但是你列举的其他那些✕语,则是汉语族下的其他语言(我没有细看是不是全都是,大体上来说是的),它们是和官话平行的,因此的确是不能互通的。(其实也存疑,譬如说倘使让一个官话母语者去听吴语,我认为大抵上还是能听出一些内容的。)

    汉语族下的其他语言,在当代发展得最「成型」的,无疑是粤语。

    其他诸语,请恕我无知,似乎都没有被广泛使用的自己的文字。有一些构建出来的文字,比如拉丁化闽南语(台罗),但是即使在台湾政府大力推广之下,用得也不多。而用汉字表记的闽南语(台闽汉字),除了教材和历史文献外,用得就更少了。(因为现在台湾政府在推台罗作为闽南语正字。——但教材又同时以台闽汉字表记,甚至进阶的课文、阅读材料又都是台闽汉字写的,搞什么啊……)

    我这里指的是通行的粤语字,粤语正字反而 1. 用的人很少;2. 更多地受到了官话汉字的影响(粤语正字往往要考虑这个字的词源是怎样的,然后写成词源字再训读,而粤语字则更为灵活,直接就是,我喜欢用这个字,我就这么写——这就是真正地将汉字化为书写他们语言的文字了)。

    粤语区之所以尤为地具有「独立性」,以至于我认为其他地方的「独派」与「统派」尚值得商讨,但粤语区的「独派」合法性更高,除了我说的「反骨多」外(这确实是历史史实,孙文闹革命多在广东、香港人反抗英治、中共治也很常见),为什么会单独拿粤语出来说事?因为粤语区确实具有其他汉语族语言母语区所不具备的几个特性:

    上面我已经说了粤语字部分,但我认为还应该再强调一下为什么这个事情如此重要。那就是:在当代社会,一门语言只有拥有了广泛流通的且不(太)受另外一门语言影响的文字,它才有能够立足、发展的可能。

    台湾政府一直希望规范化闽南语,但是无论是台闽汉字还是台罗,都没有能够彻底地推行开来(使用人数不高)。至今我们看到的台湾媒体上,当一个人讲闽南语的时候,也仍旧是直接翻译成汉语官话,然后只在特定闽南语词汇处,使用发音相近的(或者历史上约定俗成的)汉字来表记。这样的文字只能说是「半独立」的,而独立的台闽汉字和台罗却用得不多。

    这就会导致这门语言不「鲁棒」,容易受到外语的侵扰,在台湾的表现就是,一些新词汇就直接用汉语官话的词,辅以闽南语的发音去讲,而在福建则更夸张,是直接引入汉语官话的发音去讲,那 feel 就 like 一个人讲话 simultaneously 使用两种 languages 一样。

    粤语不是说没有这种现象,但是得益于粤语字在粤语区的广泛流通,使得它受外语的影响不是那么严重,而且可以「更自主地受影响」。也即:外来词汇可以很快地内化成使用粤语字写出来的词。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通篇都是使用粤语字写成的粤文文字资料,而其他汉语族语言这样的资料是明显更少的。

    其次,粤语有所谓的「标准方言」。

    请恕我对最近几年的情势发展的不瞭解,但以我至少 10 年前的认知里,我是知道,整个粤语区都有一种「广府话」作为标准音的传统。尽管他们可能自己讲的并非「广府话」,但大部分的粤语母语者,包括香港人,都认同广府话是最标准的粤语语音。(这里我只是强调标准语音,并没有提及词汇。但倘使粤语区真的独立,他们可以很方便地定义「标准粤语」为以广府话为标准语音、以香港粤语词汇为标准词汇。)

    这就又令粤语与其他汉语族诸语不同了。其他的汉语族语言,比如闽语,就没有标准音。甚至闽语下的诸方言,互通性也很差。如今台湾政府在做的,也只不过是规范化闽南语这一种闽语。但假如有一天说要定标准闽南语作为闽语的标准语音,我想闽北、闽东、潮州人等等可能是不会同意的。

    当一种语言有自己的文字,有自己的标准方言后,它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化,还需要的一个元素就是——对外来者的强烈的语言融入要求。

    毫无疑问地,粤语区也做到了。当然,为什么粤语区能够做到,而别的地方做不到,除了诸位马上就要喊出来的「中共推普,它鸭霸啦!」之外,其实也跟上面我所说的每一点都有关系——没有自己的文字,在面对强势语言的「入侵」时,就很薄弱(因为这样语言的母语者只能口说,一旦落笔写,就得自我矮化并自行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没有标准方言,在面对「中共推普」的时候,就很难做出相应的「推闽」「推赣」;没有「反骨」,就难以有勇气站出来抵抗中共的「鸭霸」。种种原因,一环扣一环,就会导致你没有资格要求外来人进行「语言融入」。

    那么,要求外来人进行「语言融入」为什么对一个地方的「独立」那么重要呢?

    我甚至觉得这都不需要解释吧?!「语言融入」是很多国家对移民的一项硬性要求。而且,这世界上哪里闹独立的地方不需要有一种自己的语言啊~?只不过有的地方很难将这种指定的语言推广开来罢了。(比如台湾政府想推闽南语为「台语」,那人家客家人能同意?!或者苏格兰人,讲苏格兰盖尔语的人口就那么点,你硬要钦点也不行啊。)

    但是粤语区却(相较于其他的地方更好地)做到了让外来人进行「语言融入」。(Again, 这里是在与其他语言进行比较,在「中共推普鸭霸」之下,如果一个地方的「母语性」退化得比其他地方慢,我们就可以说它在「保卫母语」方面做得比其他语言母语者强。)香港自不必说,即使是在广东,外来人自愿或者某种程度上被迫学习某种程度上的粤语听说能力的比例,也是远高于其他地区的外来人去学习当地语言的比例的。

    一个地方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并能够较强地激发外来人的语言融入,这个地方就能够更好地构建自己的 identity 认同。这一点上,粤语区要比台湾好得多。

    台湾的事实独立是建立在它是独立的中华民国的基础上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台独派希望构建的是「我们是台湾人」这一 identity 的认同。以及随之而生的一系列荒谬的政策,譬如将闽南语定为「台语」等。倘使闽南话就等于台语,那我们客家人、外省人、原住民,就都不是台湾人咯?更何况台湾的闽语也并非仅闽南语一支啊。

    中华民国现在在事实上是一个多文化、多语言、多民族的国家,你硬要给它变成「台湾」这样一个单一的认同,是很难的。(也即:维持目前的「中华民国认同」或者「中华民国台湾的认同」是容易的,变更为「台湾认同」则尚需要耗费很大力气的构建过程。)

    粤语区、粤文化的认同则相对来说不需要多少构建,是已经形成的。

    当然,我知道,广东省内不止有粤语区、粤文化,还有其他文化的飞地,比如潮州文化。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说,从文化上来讲,最具独立合法性的是香港,但也可北上延展至广州这整片粤语区,而并没有说广东省。粤语区基本上是连着的,根据语言文化认同以及独立意愿,划出一条连续的国境线并不难。不连着的部分成为其他国家的「少数民族」,连着的部分以内的其他民族与文化人成为这个国家内的「少数民族」,作为一个现代国家,我认为相互都不会受到迫害。

    以上我应该算是彻底论述完了「为什么我认为粤语区更具有独立合法性」。

    那么反之,针对以上诸条的反面,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其他地区的独立合法性尚可争论」了。

    其实大部分地方都可以归为「既没有很强烈的主体民族语言文化,独立欲望也不高」,这一句就可以总结其他汉语族地区了。

    但对于非汉语族地区,为什么我仍旧认为有些地方的独立合法性(或者该用「正当性」?)还不及粤语区?

    因为这些地方,比如新疆,其具有强烈独立欲望并且有自己的语言文化的民族在这里已经一不是主体民族,二呈现「不连续分布」。这是这些地方的现实现状,至于对错,这甚至都不是中共一家导致的,代清时期就有迁满族到那边去嘛。因此这些地方在谋求独立时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不少。

    藏区倒是符合所有的「具有独立合法性」的条件(有主体的民族、语言、文化,且呈现较为连续的分布),而且我以前也说过,藏人行政中央是所有的独派组织中做得最象样的一个。奈何人家自己就直言不谋求独立,只要求自治,那我能说什么。

  20. dellalove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82

    你知道语言和方言本来就是政治上划分出来的吗?当你没有一个独立政权的时候,你的语言就会被矮化成方言,当你有一种独立政权的时候,你的语言就可以算是一门独立语言,就比如德语和荷兰语也能互通一些,但是算是不同语言,因为德国、丹麦都是独立国家(可以去参见维基百科上的 语言就是拥有陆军和海军的方言、方言连续体),还有方言这个词还可以理解成“地方语言”的简称,就是仅仅通行在一个地方的语言而已,在这种语境下,连维语藏语等少数民族语言都可以算广义上的中国方言概念。在海外唐人街流传的各种汉语也可以算是该国的方言。

    还有就是粤语的文字问题,其实你口中所说的粤语的文字并没有官方地位,只是流传在民间非正式场合(包括互联网、戏剧等非官方文件上)的约定俗成的交流工具,哪怕在港澳地区,港澳地区的学校上课虽然用粤语,但是写作的时候还是要用北平话的书面语。你在香港的学校里面用你口中所说的粤语文字写文章,照样也还是要扣分的。

    还有 要求外来人要语言融入也不是只有粤语区才有的事情,在中国其他地区照样也有这种情况。例如川渝地区还有以前的上海,

    台湾90年代以后要求外省人的小孩子必须在学校里面选择一门本土语言来选修,算不上要求语言融入?

    粤语文化的高度发展某种程度上还真的拜中共所赐,一个是1949年中共占领整个中国大陆以后,大量大陆文化人移居香港,导致香港取代了上海成为华人流行文化中心,还有一件事是1967年中共在香港发动六七暴动,被港英政府捻灭以后,英国把粤语定为香港唯一中文官方语言的口语形式。促进了粤语流行文化的大发展,在改革开放后重新影响大陆。否则粤语文化的影响力是连吴语文化都不如的。

    还有 马来西亚当初把新加坡踢出去独立,是害怕新加坡的华人影响力过大会超过马来人,因为当时如果马来西亚加上新加坡的人口的话,华人将会成为马来西亚的第一大民族,马来族就变成第二大民族了,如果把新加坡踢出去,华人人口数会变少,马来族就可以一直是主体民族。你想把粤语区踢出去独立,难道是害怕哪天说粤语的人口数会超过说官话的人口数 然后要求你把官话踢下去 换成粤语当官方语言?再说了,即便粤语区真的要独立,也应该在中共垮台后由当地人来自行决定,而不是轮到你一个说官话的人来替他们决定让他们非得独立不可。

  21.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dellalove /p/208883

    还有 要求外来人要语言融入也不是只有粤语区才有的事情,在中国其他地区照样也有这种情况。例如川渝地区还有以前的上海,

    这个例子举得很不恰当。一是要求外来人讲在地语的「热情」程度相差太大,二是学习在地语言的难度也相差太大。因此属于诡辩和胡搅蛮缠。西南官话毕竟是官话的一种,对于同为官话区的人来说不学也能互通。至于其余部分,什么「以前」如何,或者「如果不是中共出于什么目的」如何、「因为历史某件事才造成」如何,这属于回忆和假设,我说的是现状问题,你要跟我分析平行宇宙的话会怎样怎样,那就没法谈了。

    现状就是我上边说的那样,因此主张粤独会显得比主张其他地方独立更有合法性和正当性。所谓的「踢出去」,只是我对这片地区的独立吁求有强烈正当性的一种修辞表述(以至于强烈到了我认为中原地方领导人应当主动促使其独立的地步)。一个有如此顽强抵抗力和凝聚力的文化,我不认为它留在另一个国家里是对两边都好的结局。

    一个是1949年中共占领整个中国大陆以后,大量大陆文化人移居香港

    这个,以及后来的大逃港,以及后来的中共的「改革开放」导致的那么多人南下广东,都没能撼动粤语在香港以及广东的地位,反而是让这些外来人(可以说是相当数量的了)尽可能地习得了粤文化,说明人家粤文化就是有茁壮的「自强」特性和凝聚力,如果你坚定地认为其他地方的文化、语言也有像粤语、粤文化一样的生命力,那不如反思一下为什么你认为的这些地方遇到中共一推普一下子就倒了,而人家广州人连「一为普通话、二为粤语、For English, please press 3」变为「一为普通话、For English, please press 2; 三为粤语」都要严正抗议。

    最后对于开始的——

    你知道语言和方言本来就是政治上划分出来的吗?

    这是你一直以来的问题,无限扩宽讨论范围,四处开炮,导致我一开始并不愿意回复你。

    不是你让我从语言学角度去聊的吗?从政治和地理上去定义,当然德语和意地绪语会被划分为两种语言,从语言学上去定义,当然就是语系 → 语族 → 语言 → 方言的概念。当然,由于方言连续体的存在,会导致不好界定某一方言到底算是 A 语方言还是 B 语方言。但一般定义上来说,如果 A 语和 B 语无法互通,那么 A 语和 B 语就算做不同的语言。从这一标准来看,标准高地德语和标准尼德兰语是绝对无法互通的两种语言。——看文字猜那不算,你看粤文也能看懂,一个英语母语者看法文也能猜出不少。但标准高地德语和标准尼德兰语之间的语音差异已经足够大以至于两边的母语者实际上是无法互通的。他们两种语言之间存在方言连续体这是的确,但不代表标准高地德语和标准尼德兰语之间能够互通。(挪威、瑞典、丹麦三国的语言属于方言连续体,大体上能够互通,但是被政治实体切割了,这个是没错的,但要说标准高地德语和标准尼德兰语之间能够互通那就搞笑了。)

  22. dellalove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84

    因为粤语区有个香港的存在啊,如果当年英国占领的是上海,上海话也会成为吴语的标准音,然后整个吴语区对本地语言的捍卫力度绝对不会亚于今天的粤语区。再说了,文革时期,中共也曾经禁播过广东当地媒体的粤语节目,也没见广东当地人有啥反抗的。因为当时的政治高压环境你反抗就吃枪子。

    你说有反骨+有自己语言文化就该主动促成独立 中原地方领导人应当主动促使粤语区独立,那你怎么不去跟泽连斯基说乌克兰应当主动促使东乌克兰俄语区独立?东乌克兰的反抗比中国粤语区的反抗更严重,严重到打仗的地步。

    你怎么也不去跟莫迪说印度应该主动促使印度南部达罗毗荼语系区独立?

  23. clepsydra_reflua 回复 dellalove /p/208885

    你怎么不去跟泽连斯基说乌克兰应当主动促使东乌克兰俄语区独立?

    你怎么也不去跟莫迪说印度应该主动促使印度南部达罗毗荼语区独立?

    继续变得更加地胡搅蛮缠和诡辩。

    你怎么不去跟街边那个酗酒的大爷说酗酒有害健康?

    因为我说了 A 事,不代表我要把与 A 相关的(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所有事情都说一遍。也不代表我能瞭解所有事。

    你这是在继续更加猛烈地四处放炮,我不会跟着你跑的。

  24. dellalove 回复 clepsydra_reflua /p/208886

    我说了 我并不反对粤语区甚至中国各地各方言或者语言区有独立的权利,但是我反对外地人对着其他语言区的人说 你必须得独立,不独立不行。

    至于你所说的汉语官话区能互通,某种程度上和推普也有关系,现在很多地方的方言新词汇都是用当地的方言腔调读普通话,所以你当然觉得很容易听懂,如果他们用当地的原本的称呼法,再加上用老派白读音。你不一定能完全听懂对方说的啥。

    还有你所说的(闽语)“这门语言不「鲁棒」,容易受到外语的侵扰,在台湾的表现就是,一些新词汇就直接用汉语官话的词,辅以闽南语的发音去讲”,这种情况粤语才是最严重的,在港澳地区长大的人都知道,官话的文章可以直接用粤语读出来 一个字不改。所以一切官话新词汇都可以用粤语的发音来讲,你看粤语新闻就知道了,很多新词汇都是直接用粤语的音读,“而在福建则更夸张,是直接引入汉语官话的发音去讲,那 feel 就 like 一个人讲话 simultaneously 使用两种 languages 一样。”这种实际上在台湾的情况更严重一些,因为闽南语的文读层,在日治时期和国民党时期传承发生了中断。而粤语并没有发生这种中断

    再说了 你说广东人有反骨,可是只有广东人有反骨吗?陈胜吴广不是广东人吧。你不能只拿近代做例子。 要论反骨 闽人的反骨程度比粤人更大吧 满清的时候反清(郑成功),日本统治时期反日(台湾民主国等),kmt时期反kmt(二二八事件),台湾本省福佬人身为闽南人的一支,大部分都不愿意接受共产党的统治 你说反不反?

    按照这个理由 闽语特别是闽南语区比粤语区更该独立了 台湾应该带着厦漳泉一块独立 不要跟我扯什么多元族群啥的 在日本皇民化运动和国民党在台湾推行国语之前 闽南语就是事实上台湾的通用语言 很多客家人 福州人 等少数族群都要学会讲闽南语 甚至抛弃了自己原生母语改用闽南语 例如蔡英文和李登辉的家族 祖上都是客家人 但是到了后面就抛弃客家话说闽南语了,就是所谓的 福佬客 族群

  25. 阿攀p9990811 销售经理
    阿攀p9990811   伟岸人生

    喜欢这个标题,“中国”跟“香港”就要并列,这种帖子多发一些。

    楼主是港人还是台湾人?

  26. linda 回复 silverball /p/208901

    未必,广东人经常把两者结合起来

  27. linda 回复 阿攀p9990811 /p/208909

    香港现在是中国一部分,台湾不是,这个还是区别很大的。你要美帝保卫台湾驱逐中国侵略者攻打台湾,美帝是愿意的,你要美帝解放香港驱逐中国侵略者重光香港,美帝是不愿意的

  28. bbg 回复 linda /p/208911

    但是美帝可以做到让香港和中国一起揽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