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生活

Demonstration 有很多方式, 不要太predictable。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 还有自由等其他口号

minjohnz  ·  2023年8月7日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 这个词里面有股多数人暴政的味道,让我这种常两边受气的边缘人觉得又是换汤不换药。

先建立自尊乃至互相尊重,至少尊重彼此的人权,例如言论自由,比较重要。

自尊最好是建立在自立自学自治自主之上,而不是投胎技术好,先天就是个强势。 (所谓自立,主要是思想上要有自己的一套信念,不是什么财务自由)

反抗有很多方式,未必要聚众。 例如我曾经孤身去派出所自首自己到处散布不满,借机在派出所公开嘲笑讽刺红屁股们。 下次我或许会去举报:“党内有大间谍。谁在推扮演美国军工复合体假想敌,谁就有间谍嫌疑。为什么不放开国境,让所有人都可以出去打工,这才是敌人们最害怕的。”

Demonstration也有很多方式,例如可以人人佩戴维尼熊的饰品。 大家可以自己开动脑筋。 总之,不要太predictable, 白纸 就算比较有创意了,但还是不够出奇。

非暴力不合作。从不配合说谎开始。 首先自己先想清楚了。 细节不用太在意。 最关键的观念,那些人人在喊的口号,实际是什么? 书本,甚至词典,可信吗? 还有那些顺口就能说出来的,被重复太多遍的。 例如:相信科学?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枪杆子里出政权?谎言重复多了就成了真理? 等等等等

识破把国家人格化之类的话术是比较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建议你做事做决定慢一拍,你未必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菜单
  1. linda   rico y libre

    如果你对中国体制有啥不满,鼓吹民主化是最简单的表达不满的方式。

    至于真的民主化会怎样,我是真不关心,反正如果中共要倒,最有可能也是宫廷政变,而不是街头革命。

  2.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26

    一说民主,就是仗着人多去游行,去喊口号,去投票。 太狭隘。

    可以鼓吹轮流执政。八年换一轮。不用投票。

    又或者鼓吹总书记去世界旅行,内政交给全国CEO行业内部选拔的总理,做得不好就换一个。

    等等等等

  3.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227

    那是民主制度的问题,我说的是“鼓吹民主”这件事本身,这个和民主制度具体如何如何,是不一样的。

  4.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50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民主一词,有时被用于“英明领导为民做主”,更多时候与“街头民众多数为主”联系在一起。总之被滥用了,不如换一个。例如“制度透明,接受检验”之类的。

  5.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251

    这个就是你不明智了,如果你的目的是反对中共的秩序,那你肯定要选一个和他的意识形态相违背的东西,因此他占不到你的便宜。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建议大家打“汉族”,“毛主义”,“新加坡体制”这些旗号,因为这些旗号很多被中共占用了。你硬要和中共争夺话语权你肯定是争不过的。

    什么是汉族旗号,冉闵就是汉族旗号,大一统就是汉族旗号,仇黑仇穆就是汉族旗号,你们如果对中共不满,这些旗号可以机会主义地拿出来秀一下,但是不要一直拿着不放,否则你必然是给中共打义工。

    类似的,资本,教员,GINI这些旗号属于“毛主义”类旗号,也是适当打一打就好了。

    你说的制度透明,开明专制,是中共改良派的旗号,我称为“新加坡”式旗号,也是一样的道理,看情况可以举一下。

    当然,我也不太建议大家打什么“诸夏”,“新清史”,“阿尔泰神族”这类旗号,这类旗号逆民是逆民了,中共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领域占你们便宜,但是他们基于很不成熟的政治理念,而且需要重新发明理论地基,这个一般人也没有能力。

    所以我建议的,还是多打西方主流旗号,自由民主旗是最好用的。因为现在自由民主的大旗都是些富裕强大的国家在打,美国欧盟日本加起来已经是世界一半的GDP了,其他人联合起来也未必能杠他们。其他的什么汉族啊,马列毛啊,开明专制啊,适当地混一些进来,忽悠一些不是很了解自由民主的朋友。

  6.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52

    那就用“自主自立自学自治自由”,怎么样?反正民主这个旗帜其实是已经臭了,至少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号召力了。

  7.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253

    对中国人臭了而已,你看欧美日什么时候说过民主这个旗臭了?

    中国人不喜欢欧美日,那是中国人的问题,不是欧美日的问题。

  8.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54

    我没那么大的胸怀。生活在中国,只关心身边。或者首先关心身边。

  9.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255

    那就没办法了, 中国的问题在中国是解决不了的。

  10.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57

    欧美日不会对中国有兴趣的。以前日本陆军里还有土包子。现在知道海军是对的。欧美为什么一提中国人权就是西藏新疆,他们不知道在中国除了习这样的都是弱势吗。精英知道选民不知道。都是一场戏,演给自己的选民看的,看我连中国的弱势都关心,当然也会关心你啦。

  11.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258

    “求出问题的解,或者证明问题无解的过程,是为解题过程”

  12.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259

    我是偏悲观的。有解才是意料之外。好在常有意外,未必绝望。

  13. 登山探險  

    真的是毫无长进。之前我已经强调过,在这方面,如果你要传教,你想让其他人加入你。最起码必须要分成两种方式。一种是对聪明人去表达,另一种是对蠢人去表达。对聪明人你要将真的老实话告诉他,要讲出利弊,这对方才能够和你一起合作。对蠢人你只需要把好处告诉他,因为他不会和你合作,他只会单方面地算自己的小算盘。反正他不会去动脑筋,你和他讲利弊,只会令他更迷惑。他听到,哦,民主有这么多问题?不了不了,我还是躺平算了。他的大脑只有那么一丁点,你就应该将他最需要的部分提供给他。只给他讲好的内容,那么他这丁点的大脑就能够满载运行。这样他能够快乐,你也能够省心。几乎对大部分人,都不需要讲全套,只需要讲一部分就足够了。意思大概,民主是有一幅完整的地图,但是对于大部分人,只要了解自己地域就足够了。所以要讲民主,大体上是有几个大的分类。除了聪明人听的和蠢人听的两种方式以外,还有从宏观,也就是从国家治理角度去看,和微观,即从个人生活的视角去看,的主要两大类。所以无谓你讲的首先强调什么,主要是要看你的侧重点是哪个方面,和你主要服务是什么人群,根据你打算服务的人群去做。如果你服务的对象是读书不多但是又识几个字同时又心高气傲想装的废柴,那么像刘仲敬这种做法就十分成功。在人类统计里面,基本上那几类人的比例大致都是差不多的,骗子也是利用这个方法,无论在烂的方法,也总有上钓的人,那么钓到鱼够吃,你就可以收工。也无需要在意海里面还有大把鱼。要讲民主,基本上都是那几大派,多党派是永续共存的,不会只有一种模式。所以其实两条路都是通的,你随便选一条都行,弊就弊在,有的人两条路一起走,就死到透了。例如某个一国两制。如果还是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认知,要将全部人都带在一条路上,还是这样XX首先强调民主化XXX,不改成什么情况用XXX,一定是一条死路。首先确定的是,你的对象都有谁?是对什么人群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民主里面最重要的是分群体,到底是哪些人群。如果连自己的对象是什么人群,有什么都不清楚,就是在太糟糕了。如果要投票,也要有人才能投票,连有哪些人或者有没有人都不清楚,你怎么投票?所以民主化里面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人。到底有什么人。中国搞爱国爱党,为什么不行,原因就是里面没有人的存在。所以大家将爱投到一个不存在的对象上面。现在搞民主民主,还是用这一套,搞民主搞到民主里面没有的人的存在。这样搞笑,连票是怎么出来都不知道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中国人始终都是这种思维模式,无论什么,他的眼中永远都没有人的存在,既看不到人,又听不懂人话。所以回归你这个主题,对这样的一类人,投其所好,不要跟他们将太多正经的东西,只是从他们感兴趣的,例如从国家规模治理的刷算术题啊,或者从个人生活中的日常去讲琐事套路都会有不错的效果。但是如果从民主里面去讲,效果会十分糟糕,因为民主的关键是人,而他们看不到人,等于让色盲去画彩色画。他们一直在那种环境里面被打压,这部分大脑回路长期不用,已经萎缩,要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去复苏,起码都要5年8年。但是我们要革命,中共不可能给我们提供这种宽松的环境,我们无法等到他们自我学习复苏的那天。我们只能在他们还没有学会的时候去利用他们去对中共制造压力,无论哪个层面,只要能够对中共制造压力,中共始终会自爆的。等中共爆炸了,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自我学习和复苏,真正民主化。所以我的看法是,他们是不可能成功的,但是他们对成功是必要的,即使中国民众无法推翻中共,但是他们的做法也是令中共倒台的关键,是另一种意义上,他们的确做到了推翻中共。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对下层民工,哪怕讲个工资不够,他们能够闹一场争取自己的合法所得,也很有意义。前提是你先锁定好你的目标人群是谁,才有下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现在聊的人既没有制度形成自然的群体,也没有能力去进行分类,各有各说,牛头不对马嘴,大家讲的都不是一个内容,但是却撞词说到一起了。结果到最后好像说了很多,但是又什么收获都没有。如果你要说词被滥用,那么我说中国人的脑子里面,他们的词都是混乱的,一个词褒义贬义,是正也可以是反,这个和他们的思维有关系。无论什么词,他们都能够变成这个样子,都可以混乱。如果你要从换词这个方法去解决,是不可能解决的。你应该反过来,你就用你自己的词,你不要去换,你要他去理解你的词,因为你的词和他的词即使是同一个词,那也是完全不同的词,要他去理解你的词是什么意思,让他去学你的词,这样才有用。如果他连这样都无法理解,那么他就不是聪明人,你就不需要和他正经地说。这其实也是刘仲敬讲的造词,本身这种方式就是很常见的做法,但是到了刘仲敬那里就被封神,也是一个笑话。我有我的词,我有我的字典,我有我的文化,我就是独立的。你模仿我用同样的词,那是你的事,即使你同样用着方块字,但是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我的高度。因为你的词里里面的解释是混乱的,你的词没有自己的意思,你没有你的文化,你永远都只能是跟着其他人屁股的丧家犬。顺便我也回应了对台湾需不需要因为中国去改变自己的文字的看法。反正我做好自己的文化,其他人跟我就对了。他自己感觉到甜头,主动去跟我,比我对他的事左思右想喊一万句都有用。对听不懂人话的人,多说无益。这才是西方主流的做法。北风和太阳的故事,中国是无法被改变的,只能是中国自己去改变。

  14.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481

    太长了。我也是很没耐心的。早就学会只管自己享受畅所欲言的快乐了。

  15. 浦西晶 回复 minjohnz /p/203492

    民主的反面是啥?“精英”政治(可能体现为寡头、独裁等)

    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其实两者都有。人事权来说,行政立法甚至司法系统主要人员靠选举产生是民主原则,但是官僚机构、军警系统等很多机构的人事并非民主原则决定。

    “民主”的旗帜当然没有臭,中国国内说民主臭了的大概没几个说得出民主是啥(“民主不就是投票选大总统吗”)。民主的价值在于假设多数人的偏好长期来看稳健于少数人的选择,但民主的执行需要规则框架,而规则框架多是“精英”制定的。

  16.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495

    如果你懒得看,我自己去总结,用挑逗的语气总结就是。讲民主的人,自己讲的话都不叫人投票,还讲什么民主?不绝望就有鬼啦。一群人不投票地讲民主,真的很民主。

  17. linda 回复 浦西晶 /p/203499

    民主,寡头,独裁,这是一个递进的过程,就是权力越来越集中。

    民主政治是多数决断,寡头政治是小圈子决断,独裁政治是个人决断。

  18.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01

    我不是什么投票都反对的。等我有空复制粘贴一下

  19. minjohnz 回复 浦西晶 /p/203502

    我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民主不等于选秀一样地选首领

  20. minjohnz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我现在看不起人多的时候上街头要绝食似乎不惜一死,枪声一响全跑了,(替他们死的都是无名的真英雄)。 我赞赏孤身一人等死求仁得仁的谭戊戌真君子。

    (复制·黏贴旧文如下)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珍惜生活,远离口号)

    选票与民主,是两个概念。反正正常的人民不会满意自己的政府。轮流执政就可以了。不用选。陌生人选陌生人,全靠演,全在骗。 熟人间选代表更重要。真正轮流的是政见。没有政见的不同的,哪来的不同派别?怎么会只是形式?。 各自独立,互相监督。与选票无关。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 最好能不需要政府,大家自己管自己。 实际上,全世界暗地里都是军政府。 都在拿还有敌人当借口。都容不了自己的泄密者,例如斯诺登。 大陆人没见过选票?金家三代都是选出来的。先有各自独立自治,互相监督,不得不(相对比较)公开透明,选举才有意义。而不是相反。。 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沙。劝进吧。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公开透明更重要。至少该让人民代表翻翻政府的账本吧 不公开,不透明。才是关键。不是什么选票。西方隐形独裁者在误导人民 不能指望其主动公开。但是与选票没关系。那就是个安慰剂。 熟人间的选举不是安慰剂。陌生人选陌生人,和选美差不多。 无论内外。选票政治掩盖的都是精英政治。实际除了演技,并没有那么英。 精是有点精的,但不是什么“为了你们好”,是为了他们自己。没人会争着当奴仆的 真民主是没人争当奴仆。只能抽签决定。这世上没有。 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就是通过对“敌人”的专政,让人民感觉自己在做主人 所谓全过程民主。就是你们不用思考了,全交给跳“集体意志”的大神 这不是仙侠世界。独裁没那么容易。主要靠骗。西方也在骗。真是奴仆,还会争着当?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上帝,神,真主,这些概念是锁链。民族,国家,肤色,也是锁链,乃至“自由”“民主”“科学”等等口号。包括“阶级”“有产”“无产”,甚至左、中、右,有无虚实,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锁链。

    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21. 浦西晶 回复 minjohnz /p/203507

    对,很多民主国家不直选国家首脑,其“民主”往往体现在地方选举上,例如本市的市长、议员都需要选举,本地区的某个法律决议有时需要公投。公民具有组党结社竞选的自由。

    这些规定中国共产党其实也有类似的,比如各级人大代表选举,人大类似议会,也就是中国具有所谓从下至上的“民主制度”框架。中国与民主的直接距离是共产党组织凌驾于其他一切机构之上,且具有垄断地位,压制控制其他一切组织党派,而共产党的组织形式是由上至下的。所以本朝的政治一直在寡头和独裁之间钟摆式摇晃。

  22. linda 回复 浦西晶 /p/203508

    不直选的很多是议会制,大家都是选议员,议员再选议长和总理。

    美国总统不直选那是特殊的历史背景导致的,后来也搞得越来越接近于普选直选。

  23. minjohnz 回复 浦西晶 /p/203511

    在我看来,无政府、大家自觉自治、是最理想的。可惜不太现实,而且越来越不现实, 因为越来越依靠社会了,谈何独立自主。

    生活越来越方便,脑子越来越不需要了, 甚至反而是退化更适应环境。 最适应环境爬得最高的老几们最好笑,一点都不奇怪。

  24. 浦西晶 回复 minjohnz /p/203515

    地方自治,可以自由迁徙换地方的模式其实不错。

  25. minjohnz 回复 浦西晶 /p/203518

    都是现代社会,都差不多,就好比各地的麦当劳。

    而差别,最重要的未必是投票比例或搬家自由度。而是法律或公约,包括潜规则究竟谁定的,越接近公约,越背离军法,越合理,越名正言顺,这才是拜登最该讲的,不是什么民主vs独裁。如今的世界危机四伏,人们为什么一定要反独裁?美国法律也不健全,据说本该cdc管的归各州州长了。所以关键是该独裁时谁在独裁,他懂这危机是什么吗?是他揽权的机会?

  26.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521

    自由独立本质上是一种信仰。

    如果我们是一个弱者,那么我们随时都会被人利用和诓骗,我们现在所有的思考都是被诱导的,我们越是思考越是着了道。我们越是顽强的生存繁衍,越像一只努力生蛋的鸡。而自由则是,无论我们是否被诱导,我们是否被操纵,我们永远都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是出于自己的选择。你利用我诓骗我诱导我是你的事,我的选择是我的事,哪怕我做的事都顺了你的心,但是我仍然是出于我自己的选择。我永远都是自由的,不会因为失败而将自由交给命运,也不会将自由拱手相让都其他人上。我可能会沮丧,我可能会自责,我可能会说都是你害的,但是即使我说都是你害的,这也是我选择,并不是因为你害我而说你害我,是因为我选择说你害我而说你害我。这些都是我的选择,谁也夺不走。我不是无法离开太阳,而是我选择不离开太阳。离开太阳会死那是上帝决定的,要不要离开太阳是我决定的。至于我到底能不能离开太阳,这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我无法去决定结果,但是我的选择永永远远都是由我去决定的。

    恶魔总是喜欢用结果去恐吓,哪怕是小混混也是拿个刀子出来。拿个刀子出来,我会怕是因为我认为这刀子会了结我的生命,所以我不敢动。但是如果我没有对这个结果的认知,我不认为这刀子能对我有伤害,我根本不会在乎有没有刀子,这刀子自然也无法恐吓我。如果我根本不在乎刀子,你还会对我拿刀子威胁吗?人是被自己所妄想的结果所恐吓,是你自己的妄想阻拦了你自己,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事物能够阻拦你。人要成为这个妄想的主人,这个妄想能够替你预知未来,帮助你做出更好的选择。但是不要成为这个妄想的奴隶,人所有的不安都是源于这个妄想。是因为人有看见未来的能力,而人过于依赖这个能力。哪怕飞机全部警报拉响,坠毁的未来浮现在你的眼前,你依然能选择看不见,继续愉快地飞行,这就是真正的自由独立。所以当你拥有自由之后,你将无畏无惧,高大的坦克无法压垮你,真正压垮你的是你所想象出的恐惧。当然,我自己是不会选择拦在坦克前面,这点我还是诚实的。

    主要还是人在害怕,人认为有一样东西比自己的选择更正确,而不敢自己去选择。自己将选择的权力交给了独裁和专制。是人自己将自由交给了其他人。逃就逃,怕就怕,不要自己欺骗自己还混个光彩。致所有的人类,不是你无法离开太阳,是你害怕离开太阳。

  27. linda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23

    人当然不能离开太阳,但是金太阳和毛主席红太阳是假太阳,离开了假太阳不仅能活,还能活得更好。可惜那些在金太阳和毛太阳统治下的人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真太阳,什么是假太阳。

  28.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24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如果只顾自己爽,完全不记后果,是很自由的。

  29.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526

    人和动物不一样。动物对结果的认知是自然的,但是人对结果的认知是一种妄想。正是因为害怕坦克,所以坦克才会碾过来。如果没有人害怕坦克,坦克就不会碾过来。因为坦克要的是人们的恐惧,如果人们没有恐惧,坦克自然也成装饰品了。暴力无法奴役人,奴役人的是恐惧。

    人类口中所说的后果往往是一种猜想,是虚伪的。到底你所说的后果是真的后果,还是只是你的妄想?奴隶反抗奴隶主是会死的,而且还是连带责任,所有奴隶都要受惩罚。所以如果有奴隶想要反抗,其他奴隶都应该按着他。只顾着自己爽,不顾后果是不好的。你不害怕中共,你想想你家人也会因为你受牵连。你自己爽了,你的亲人你的朋友怎么办?大家一起陪你受罪吗?这么一想,奴隶是不是一辈子都是奴隶了?

    人类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创造这么一个伪神去对人进行奴役。新的思想是,你的这个后果的猜想,应该让大家一起想,不应该只是你自己独自想。大家一起做的,那是民主。一个人独自闷的,就是独裁。一个人苦思冥想孤单单地想着为大家好,总是觉得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里外受敌,这不就是习近平这个SB吗?但是你又想想,到底有多少反贼都是犯了这个错,都是独自承担一切的愁眉苦脸的?总觉得得不到其他人认同的民主,真的是民主吗?这些都是强权癌末期。

    最后我要说一个真理,这个世界没有不计后果的人。只不过对方的选择不如你意,你就说他不计后果罢了。哪怕他选得不如你意,你也应该尊重他的选择。

  30. minjohnz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内容已隐藏
    内容已被作者本人或管理员隐藏。 如有疑问,请点击菜单按钮,查看管理日志以了解原因。
  31.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28

    你不用担心我。我已经相当放纵相当爽了。 我在别处说过了,是不是真自由,是自己说了算的。子非吾,安知吾乐不乐。我只是不好意思显摆而已。

  32.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555

    乐不思蜀

  33.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556

    容我最后骂一次,大陆的文化真的超智障,本末倒置倒果为因。

    这个文化将人的因为无知而踩坑,说成是人不计后果。明明人并没有“不计后果”这个意愿,它却要硬生生的屈出是人“不计”后果。将孩子无法拿到成绩说成孩子“不努力”拿成绩。稍微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这个世界哪有人是不计后果的,真的不计后果,直接让他把全部存款给我,他怎么不给?让他去冲塔怎么不冲?这都精明得很呢,都是有脑子的。如果他真的这样,我就承认他是真的不计后果。在有脑子的时候,大陆说不计后果。到了人自己选择的时候,大陆倒说他是无知的,他无法计后果,所以不能让他选。在真的做不到和不愿意去做上面,大陆完全是反过来的的。真的超有病。

    再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放纵,我都把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说出来了,我有叫你放纵自己爽?我最开始那篇话的主要诉求是什么?在你的眼中你看到啥了?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你应该尊重听者的意见和选择吗?是你在剥夺他人的自由,怎么能看成是你自己不够自由了?算了,大陆文化什么都是反的。

  34. linda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57

    把人的懦弱说成是勇气,然后再去贬低勇气,这可正是皇帝玩弄顺民的把戏。

    参考文革时期为了救一根木头而被洪水卷走的公社社员。

  35.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58

    如果我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你还该这么胡骂?算了。没准又是个炼技术的,根本不管自己在输出什么,只管输出就对了。

  36. minjohnz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我有脾气时,不找网友撒气,直接去派出所。 注意。我可是一个人去的。

  37.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560

    勇气和愚蠢是一回事吗

  38. minjohnz 回复 linda /p/203561

    是太冲动。心平气和,效果更好。 套路:自首到处散播不满,借机在派出所数落大领导们。 下次我再去,可以去举报,“党内有大间谍。谁在推扮演美国军工复合体假想敌,谁就有间谍嫌疑。为什么不放开国境,让所有人都可以出去打工,这才是敌人们最害怕的。”云云。 调侃比数落更心平气和

  39.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562

    你能够将我上面那篇话的主要诉求对我说一次,让我知道我的话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吗?还是说你需要用同样的方式问我,你的话在我眼中是什么样子吗?

    如果你真的想看技术的话,我现在给你看技术,想被损,我服务一次好了。

    “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开篇就是命令式。请问你所说的是绝对的真理,还是说这是你愿意用生命去捍卫的信念呢?该不会说,你自己都不认同自己的话吧?你所说的这个是全域适用,还是有适用范围的?如果不是全域适用的,你可以标一下适用范围吗?总不能够因为有人喝水给噎死了,就说不宜喝水吧?

    “这个词里面有股多数人暴政的味道,让我这种常两边受气的边缘人觉得又是换汤不换药。”所以说,这些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吧。只是你自己听着觉得不爽,就要别人改变,这合理吗?

    “先建立自尊乃至互相尊重,至少尊重彼此的人权,例如言论自由,比较重要。”对啊,因为我觉得不爽,所以你应该尊重我。哪怕我喝水差点噎死得喝水恐惧症,你也应该尊重我,不要在我面前喝水。

    “自尊最好是建立在自立自学自治自主之上,而不是投胎技术好,先天就是个强势。 (所谓自立,主要是思想上要有自己的一套信念,不是什么财务自由)”接下来的内容已经完全和民主没有一丁点关系了。所以你说的自尊是个啥,谁懂啊家人们?

    全世界最要自尊的没有谁比大陆猛的了,随口一个词都辱华,不知咋地就伤了他的感情和自尊。

    所以你表达的内容是,因为我不爽民主,所以不要说民主?你自己有问题,能不能够自己去看医生,不要把大街改成病房?

    中共的战略是这样的,两边打仗,是不是两边都有自己的军装?打仗都是看军装打的,不会认人。于是中共就派一群人去换成对方的军装,混在对方那里大乱杀。于是对方就会很混乱,自己人打自己人。而那些脑子不行的人就开始唱,因为中共穿了我们的军装,所以我们不能再穿同样的军装,不然我们又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对待这种人,我只能够说他们真的是弱智。你无论怎么换,中共都能够换成同样的,你换来做乜?你不如想想中共为什么能够用我们的军装,但是他们不会误伤穿我方军装的自己人更好啦。其实道理很简单,中共只是装着要打的样子,中共从来没有真正出过兵,只是让你以为中共要出兵,然后你就带兵迎战。接下来中共就放出这些假同伴来你那里,中共就按兵不动。你冲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人在打自己人,你为了帮助自己人解围,你就叫人去打自己军装的人。然后成堆人就开始疯狂误伤友军。等你们误伤得差不多,中共就收回这些无差别炸弹,然后进军去打乱成一团的你们。所以要对抗中共的这种做法,我方只要坚固防守,缓慢推进即可。中共本来就兵弱,他不可能正面打赢我们,他只能搞小花样。只要我方不要乱,稳步前进,中共派的这些无差别炸弹根本不可能有作用。一直以来,我们都是自己抓鬼抓输的。正正经经,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不需要抓鬼。中共根本咬我们不入。西方用的就是这个方法,西方根本不会刻意反共,因为中共本来就是个弱智,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挺共。只要正正经经做人,根本不需要谈反共,因为一个正常人已经反共反到上天了。中共属于这种,你越是绕着他转,你越输的类型

  40. minjohnz 回复 登山探險 /p/203563

    不宜 不准

  41. linda 回复 minjohnz /p/203564

    浪费时间精力

  42. 登山探險 回复 minjohnz /p/203567

    你是不是真的连一点基础都没有?你以为讲个不宜就可以什么都万能吗?公共空间应该提倡什么?这不是应该有公有的共识的吗?

    不宜结婚,不宜生子,不宜做人。我没有讲什么,我只是讲不宜做人,我没有说不准你做人。这行得通吗?我讲不宜革命,不宜反共,不宜反习,是不是都可以?2047不宜舔美国,不宜舔西方民主?我没有说不准,我也没有说你是,我只是说不宜,可以不可以?只要是“不宜”,就能够发酒疯了吗?你以为你是为中共写稿啊。现在中国不宜走民主的路线,中国人不宜讲民主,反贼不宜翻墙等等等等随便类推。

    我问你,你认为公共空间的主调应该是什么?公共空间的主调应不应该讲民主?然后公共空间的主调是用什么来定的?是根据你一个人自己过敏,还是根据这个公共空间的主要人群去定?这个公共空间的主要人群是哪些?根据这些人,或者让这些人以民主的方式去决定。这些是不是应该一步一步地去进行?

    我忘记了,你前面说过,你讨厌这种“多数人的暴政”。也就是说,你讨厌一条大路是根据各种车辆的通行去决定多高多宽,因为你与众不同,对整体是好的,对你就是不好的。所以你希望一条大路改成你方便走,而你完全不考虑其他人方不方便去走。现在讲民主就跟喝水一样普通。你自己喝水过敏,和公共空间不宜讲喝水有什么关系?你真的认为公共空间,也就是中国不应该讲民主吗?大家都应该好像你这样,各有各的,都自己爽?你是否愿意用生命去捍卫你自己这个观点?就好像我现在愿意用生命去捍卫,中国现在一定要讲民主,就算全世界拿枪指着我,台湾美国全部人骂我,不欢迎我,再讲中国要民主就将我送中,我都不会改变我的看法,我会继续说下去。

    你对自己讲的话有没有这么坚定的态度,还是你只是随口说说就算了?如果其他人真的全部都听你的,你是否真的满意?如果全世界都不讲民主了,你满意了吗?如果全中国全世界讲民主,我肯定一万个点头。如果你自己都不确定,你又怎么让其他人听你的呢?我不说别的,至少话是你自己说的,你起码自己对自己负责吧,不要信口开河好吗?

    大陆人,无非病就病在自己爽,没有整体概念上面,不懂得和他人一起合作。但凡中共不是一个听不明人话的智障,病得这么重,自己一个爽完全不理其他人,也不至于被全世界群殴。民主讲的就是如何才能够合作,正是治疗的良方。

  43. minjohnz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忙于旅游中。等我更无聊时再来陪你

  44. 登山探險  

    中国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所谓的“自由”。林郑都知道讲香港是“前所未有的自由”。我真的很气这句话,我真的每次都一次一次重复。中国从来都是搞放纵的自由,大家都自己爽,一条马路跟广场一样,完全没有路线没有路标,大家喜欢怎么开怎么开,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大家一起撞车撞个快乐。没有一个人知道车要怎么开。

    中国真正最缺缺的是秩序。虽然中共开口闭口都是秩序,但是中共什么时候有遵守过秩序?还有中共每次都会派水军来吹自由万岁,吹你不管我我也不要管你。他的目的就要令到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断裂,大家之间都没有任何的联系,原子化个人去收割。中共并不总是派五毛来捣乱,中共只要利用脑子不好的人去捣乱就足够了。作为中共弃子的他们,即使不需要收中共的工资都会卖力地工作。他们自己是中共的间谍,但是他们完全没有自觉。这个是中共手段比较恐怖的地方。

    所以我主张的是,现在移民都是爆满的。没有必要收那些“替中共办实事”的兵。不讲民主不了解民主的,统统都不需要让他们过。他们能过,必须用自己的脑子来证明,证明他们来到其他国家不是无知地为中国渗透。我自己选人也是用这个标准。我管你是有意识还是没有意识,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我看的是你会做出的事。用无知但有罪去执行。管他是不是自称自认反贼,我眼中他们都是中共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