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民族主义者对新疆西藏等问题的合适态度:不要学希特勒左宗棠王震,要学章太炎和索尔仁尼琴

节选自《新疆“再教育营”问题》一文

中国的汉族,尤其中原和江南的人民,的确应该认真的思考自己和民族的未来,准备好虽然不完美但起码能自由安全的后路。新疆、西藏问题即便到了中国民主化之后,恐怕也不会得到妥善解决。相反,中共垮台和民主转型期间,在边疆地区很可能发生种族暴乱和屠杀。如果拒绝维族和藏族独立,又不像中共这样高压打击和严密管理,几乎必然酿成大规模流血冲突。

至于怀柔政策,从胡耀邦时期就做过,甚至那时是一种对汉族的逆向歧视了。现在汉族所批判的“两少一宽”虽早已废除(甚至现在对一些失势的少数民族犯罪执法更严),但在80年代严打期间的确是少数民族的护身符。那时的中共还开放维藏人士与外国同族同教者交流合作,包括放纵一些现在看来属于图谋国家分裂的行为。当时中共西藏自治区书记伍精华还亲自穿着民族服饰参加宗教仪式,大壮了西藏民族主义者和宗教势力的声威。胡耀邦还推动了汉族干部离藏政策,减少汉族对西藏的控制力和影响。这些措施在短期内的确赢得了少数民族的心,但长远看反而助长了维藏(尤其西藏)民族主义和宗教思想的复兴,为未来的变乱埋下祸根。

前些年张春贤主政新疆,也进行了一系列怀柔措施,推动各种惠民政策,新疆经济得到快速发展,民生也有巨大改善。但恐怖袭击并未停止,独立思潮也仍然四处涌动。即便90%的维族愿意接受怀柔,剩余10%也可以制造可观的动荡。其中如果又有1%制造恐怖袭击,那就已经是许多个“七五”了。而且,虽然大多数维族不赞同恐怖主义,但是会出于情感等因素,以各种方式庇护有极端倾向乃至制造了暴恐事件的同族。而汉族如果进行报复,也会让更多维族加入暴恐分子行列。这样,反恐又难免陷入“治安战”,造成更多的冲突与仇恨。

许多汉族有强烈的大一统观念,对领土完整十分执着,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我们也要明白“强扭的瓜不甜”。每个民族尤其一些历经磨难的民族,都有着独立自主的渴望,都希望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国家(或起码和相同相近民族/信仰的生活在一起)。这不是靠“惠”可以改变的。例如阿富汗远比中国新疆贫穷,但如果真让新疆维族二选一,除了少数进入中共高层的少民精英和二代,大多数人估计都宁可和相同信仰的塔利班一起生活,而不会留在中共统治下汉族为主体的中国。国内蒙古族亲近贫穷的外蒙、哈族亲近也谈不上富裕的哈萨克斯坦,也都是一个道理。

其实,对于汉族来说,我们也是压抑在“各族人民的大监狱”中。我们应该选择让别人解脱,也是对自己的解脱。而且如前所述,历史上的汉民族主义者包括孙中山,都是只要汉地十八省,而并不执着控制少数民族聚集的边疆的。

辛亥先驱、著名汉民族主义革命家章太炎曾经说过一段话,非常有道理。他说,“若满洲政府自知不直,退守旧封,以复靺鞨金源之迹,凡我汉族,当与满洲何怨?以神州之奥博,地邑民居,殷繁至矣,益之东方三省,愈泯棼不可理。若以汉人治汉,满人治满,地稍迫削,而政治易以精严”。满人高压统治中国三百年,给汉族的伤害罄竹难书。但章太炎也并没有要并吞满人所居地,反而希望汉满分离。他也非常有远见的看到,放弃少数民族地区,汉族才能更加团结富强,将国家治理的更好。这才是真正有识见和胸怀的汉民族主义者的箴言。还有像大俄罗斯主义者索尔仁尼琴,一方面对俄罗斯民族有着深厚情感,另一方面却同情乌克兰的独立运动,如在《古拉格群岛》一书中为关在“古拉格”的“班杰拉分子(反苏反俄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辩护。这也体现着“人权高于主权”的人道主义情怀和“将心比心”的同情同理心。真正的汉民族主义者的榜样,不应是希特勒、左宗棠、王震,而应是章太炎和索尔仁尼琴。

维吾尔族、藏族,也有他们的历史、文化、理想、尊严。将心比心,汉族人愿不愿意在异族的刺刀下战战兢兢生活呢?我们历史上经历过多次了,蒙元、满清、日寇,每次异族入侵我们都奋起反抗,最终将残暴的异族击败,恢复汉家河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汉民族应有的优秀品德。如果我们非要少数民族留在大一统的中国,对双方都是束缚与损害。如果汉族愿意未来继续对新疆高额转移支付,以及各种政策上的倾斜和权益的让渡,还有忍受时常会发生的恐怖袭击,并给予其更多自治权,那或许可以让维族勉强同意保持统一。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维汉之间各种摩擦和嫌隙还会不断发生,维族还是会想方设法争取完全的独立。这样的勉强,有什么意思呢?至于维族独立之后对汉族民主中国的威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当然要做好兵戎相见的准备,汉族儿女都应该成为保卫家乡和同胞的军人和预备役战斗员。但那样的兵戎相见,也好于如今用“再教育营”对少数民族的禁锢与虐待。汉民族应该堂堂正正,而不是在21世纪还制造这样的人道灾难。何况,“再教育营”能持续运作一千年吗?
作者 于 8月13日 编辑
赞同 4
767 次浏览
26 个评论
时间 

我认为让新疆西藏的汉族人占比较高的地方或者汉化较深的地方留在中华圈,汉人较少 当地群众在文化习俗上汉化程度低 少民占大多数的地区独立或者高度自治,不要重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悲剧,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作者 于 8月13日 编辑
linda rico y libre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漢獨立主義麽,看我頭像介紹

不過我最近也在思考這個套路的可行性,理論上是對的,但是受衆群體的心理狀態很難把握。

這套理論的受衆群是中底層民衆,而這些人在中國經過抖音,快手厲害了我的國輪番轟炸。漢區獨立已然低於他們的興奮閾值,所以想要做到這點,反而要用其他手段進行刺激,再導向小漢族主義。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linda #192264 汉族没有俄罗斯那种扩张性,更多希望自保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IronStar21 #192265 其实最应该明白事理的是汉族精英,但是他们现在都是精致利己,背叛了汉族平民大众。不过也情有可原,如果有汉族精英提出类似建议,就会被其他人围攻,尤其满人是不会愿意的

方案D 品韭同名

如果想要让人服气,与其学章太炎,不如学习戴高乐。

了解问题可以简单化,但是处理问题万万不可,从来没有一场只要……就……能解决一揽子问题。一旦新疆独立,马上有一个问题就会变得十分尖锐,即那些兵团子弟和汉人如何处理?对于维吾尔人来说,简单直接地处理方式为“行李箱还是棺材板”。这的确可以吓走80%的汉人,但是剩下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乖乖束手就擒,他们会从内地引来各种支援,武器,科技,资金甚至是雇佣兵。届时将会引发更大规模的人道灾难和难民潮。

第二个更要命的问题,你怎么处理那些曾经为你服务的维吾尔人?扔下他们等死?一旦收容了这些人,那么一个更可怕的现状立刻就要出现,就是你要不要收容不想活在沙里亚法统治下的穆斯林大众。你若收留,那么恐怕再甘肃,青海,四川,陕西等地就会形成另外的维吾尔人聚落。有聚落就会有分别心,有分别心就会有政治动员,有了政治动员就会有种族仇恨,有种族仇恨就会接着制造更多的恐怖袭击。到时候你会无奈选择,是不是让甘肃独立了。

@方案D #192271 都说了汉化较深的地带留下 汉化较浅的让他走吧或者高度自治 把整个新疆独立出去只能重蹈乌克兰的覆辙

新疆问题是个超级麻烦事,麻烦在于宗教而不是种族。伊斯兰教如果是现代才出现的小团体宗教,估计就会被定性为邪教而被禁。

我认为癌症就该果断切除。按照汉人/维族人数,或者非伊斯兰教徒/伊斯兰教徒的方式分割新疆就好。如何不至于出现人权灾难也不会被伊斯兰国家恐怖袭击需要细致的操作。

linda rico y libre

@dellalove #192272 所以普京正在纠正这个错误啊,那你反对普京侵略乌克兰干啥?

linda rico y libre

@方案D #192271 这位说学习戴高乐,是学习他从阿尔及利亚大撤退吗?

@linda #192274 即便是错误也改变不了国际社会认为克里米亚和东乌属于乌克兰啊,之前错误国际社会不同意也不会给你修正回来,只能能保证以后不会犯错就好了。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方案D #192271 https://2047.one/t/19268你提的问题我另一篇文章都写清楚了,汉族人多的归汉族,少数民族多的归少数民族,然后对双方区域内少数派人口进行置换。那些少民精英如果怕被当成维奸藏奸清算,那就留在汉族中国呗,中国当然可以给他们修一些归义府。但是他们也要遵守法纪,不要乱来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ikxf #192273 完全避免不可能,分离也只不过是随了双方心愿而已。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从苏联分离,然后还是打的沸反盈天,车臣本来就实际独立了,也是打了许多年。所以别指望一劳永逸,说不定像中东那样要打几千年吧

linda rico y libre

@ikxf #192273 伊斯兰教要这么好用,东干和东突早就合流了,也不至于中国伊斯兰教反政府活动表现这么差劲。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linda #192307 回维之间一直有血仇的,所以没办法团结。维族被回族视为信伊斯兰教的汉族

@海雨天风 #192323 说反了吧 回族被维族视为信伊斯兰教的汉族才对 主要是语言 语言是区分族群最明显的工具 回族的语言还是属于汉语 在维族眼里当然和汉人没啥不同

linda rico y libre

@linda #192371 所以楼主所说的维族宁愿跟塔利班一起生活也不愿和汉族一起生活的说法还是有一点问题的,塔利班虽然信伊斯兰但是不属于突厥语族。在维族人眼里也是属于外人,假设硬把他们俩放在一起也是有矛盾的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dellalove #192480 以前很难说,但自从再教育营建立,这些人只要还坚持信仰,那必然在中共和塔利班中选择塔利班啊。两个坏的二选一,肯定选相对不坏的

@海雨天风 #192498 为了不被一个外族殖民而选择另一个外族殖民,长久来看肯定会有很多矛盾。就像是当年新疆不想被苏联殖民然后选择了和汉人站一起一样。

linda rico y libre

@dellalove #192499 这个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新疆先有三区革命,然后苏联要求他们和中共合并,坐苏联的飞机去北京开会,途中飞机失事,大部分三区领导人都挂了,只剩下塞福鼎阿其兹去跟中共合并去了,他也是难得的少数民族能当本自治区党委书记的人。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linda rico y libre

@海雨天风 #192531 合纵连横是玩家才有资格,新疆三区革命,那是棋子,没有资格合纵连横的。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标记为删除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