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二舅》所想到的

《二舅》作为一支“鸡汤”影片,在下并没有多少感触——或许是由于在下过去所接触的更多是暴漫的那些毒鸡汤。 坦率地讲,在下并不能理解,为什么对于一篇显然的《鸡汤文》,网路上会有如此热烈的争议和讨论。以在下愚见,本身鸡汤就不应该被当真,何况在这个年头。 《二舅》之奇怪之处,在下看来,是它摹仿着《活着》,但却忘却了《活着》里很重要的一点:叙事的人称。 《二舅》中,始终不过是“我”的YY——或者文雅点讲,“我”的看法。也即,这一切都与二舅这个角色无关。但《活着》不同。记得在序言里,余华就专门提到过他用富贵的视角来写便顺畅多了这件事。何哉?因为他人并不能,实际上也不知道富贵真实的想法。在下觉得,《活着》的魅力就在于此:一个老人的回忆…它本身并不包含多少倾向性。 但鸡汤必然包含着明确的,所谓“励志”的倾向性。这也就是《二舅》引起争议的原因吧…… 鸡汤自然要以个人之“奋斗”为成功之原因,但恐怕现实里,如今,个人之努力以多少用处呢?在下觉得是很渺茫的。 不妨于此插一句题外话,例如房子,在下并不觉得在下能凭借努力买到一套。但是在拆迁政策之下,在下作为一个或许称得上的“城里人”,却可以透过它获得三套房产——这恐怕,才是生活吧。 记得《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中,作者认为贫富不均是因为财产本身不均所导致的——劳动的收入差异并不巨大。在中国如今的体制下,这点不是很明显么? 如果体制不发生改变,那么一切都将是渺茫的。但似乎依旧有人相信,只要奋斗努力,便会有着光明的未来——各位信么?反正在下是难以接受的。 似乎写着写着就偏题了Orz 于杨毛山作。(P.S.还有人记得杨卫泽的吧?)

赞同 4
589 次浏览
7 个评论
时间 

up主作为一个外甥来消费二舅的苦难已经很恶心了,官方来推再结合官员那层出不穷的破事,只会让我觉得官方继续想让底层接受并习惯苦难来满足他们的欲望。

二舅最后不也是进了城?

24601
老貓 Vive la Anarchie!Vive la liberté !La République nous appelle.

@times #191435 在下觉得问题在于,视频“暗示”了大众应当选择的道路——不过,传统的中国文化的观念其实是,至少在下的观察是,“随遇而安”地接受现实,它可以是消极的——但这支影片恰恰抹杀了这一点,自然引起舆论哗然。

和科盛商会 失败岛国

只是劝人安于现状,那是一定不能成功的,宣传这个的也应该明白。

所以劝人安于现状不要出来搞事,后面一般会加上“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的补丁:你现在忍一忍,马上就会好起来了;问题都是暂时的,发展会解决这些问题。

并且前二十年的高速发展,也基本符合好日子在后头的宣传。

但是最近几年,好日子似乎不在后头了,明天不见得会更好了,那么这一套就运转不起来了。

本来就是以好日子在后头的期许来面对现在吃苍蝇的现实,突然发现吃苍蝇其实是人生巅峰,以后连屎都没得吃,那么再来搞什么“二舅”,只能落得现在这样人人喊打的现状。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财富可以创造,但是知识(教育)垄断才是中国最让人绝望的不公平,你看看北京城的大学数量和质量,与周边地区,中国其他地区比较一下就知道了。

即使是所谓的公平的高考,评价使用人才的标准单一僵化(且不说还有各种后门),那不是培养人,那是训练机器和螺丝钉。除了清、北能最终出国作研究科技的以外,剩下的大学生基本都是给权贵和一等人打工而已。那华为也不过是工程师届的富士康罢了,日本企业的终身匠人都比你国博士、硕士的阶级地位高。

权贵,是至高无上的统治阶级。

一等人,一线大城市的垄断或核心行业、政府正科级以上的一代、二代干部及关系网,能接触到政权中枢,属于为权贵看家护院的人。

二等人,为一等人、权贵提供各类服务的仆人、太监。白手套、地产、文化娱乐、新闻等等非核心行业。地方政府的中高级官僚。

三等人,民营企业家、重点大学研究生以上、省会以上的中产阶级、专业阶层。(数据显示,中国月收入超过5000元的人实则只有7182万人)

四等人,其他人,属于贱民、奴隶,大约13亿。

linda rico y libre
Prometheus 兄弟连,101空中突击师

@linda #191536 核心行业、权力中枢的科以上(不含),你不要小看了北京国字头的处级、38军的小班长、北方工业公司的外贸项目经理,官小事大。普通人根本就进不去,地方官员见了也要矮一截。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