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解决中国民族冲突及分离主义问题的建议

首先,我认为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非常重要的,无论专制中国还是民主中国,都应该尽最大可能实现国家的统一、保卫领土的完整。

但是我们需要承认,专制中国下包括汉族在内所有民族都生活在痛苦中,一些少数民族有着强烈的分离主义倾向。更重要的是,国内各民族之间有着复杂的情感和利益纠葛及因之发生的冲突,这些利益纷争乃至流血冲突让汉族和少数民族均深受其害、痛苦不堪。汉族和少数民族的民族情感与表达均被压制,双方都认为自己吃亏受屈,矛盾和冲突越发严重,时而发生惨烈的杀戮,如维藏恐怖分子建国以来成百上千次的暴动和恐怖袭击,以及中共主导的“再教育营”等大规模迫害行为。这些悲剧让民族之间的仇怨更深,民族和解共生越来越难实现。

而未来民主中国,虽然结束了专制,但民族问题很难有效解决,相反很可能因民主和自由的副作用,导致民族问题更加公开化,继而激化冲突、助长分离主义的气势和影响。主体民族汉族人口虽多,但在边疆地区并不占绝对优势,无法彻底压服和同化少数民族。如果汉族为主体的民主中国不想失去这些少数民族聚居区,想维护国家主权,而少数民族又非常强烈的要求分离,几乎必然导致血流成河。即时汉族在经济文化领域继续做出极大让利让步,恐怕也难以遏制少数民族尤其维藏民族的分离倾向,且各种让利让步继续严重伤害汉族尤其汉族平民的利益与尊严、损害汉族与少民及汉族内部的团结与和谐。

即便那时民族问题如此严峻,我们还是要努力争取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但在穷尽各种手段无法达成统一共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汉族和少数民族应各自做出让步,实行“半部分离”,尽可能和平分手、避免人道主义灾难尤其大规模种族屠杀的发生。

“半部分离”,就是将汉族和少数民族混居区域一分为二,一部分归汉族主导的民主中国,一部分由少数民族独立出去建立新国家。这样,仍然保证了汉地及边疆的汉族聚居区的完整统一,民主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汉族利益没有折损太过,又给了少数民族梦寐以求的真实独立,最重要是避免血流成河和旷日持久的矛盾。

具体说来,在新疆,北疆大部和现建设兵团大多数城市(如奎屯、石河子)归汉族的民主中国;南疆大部和北部少数民族尤其维族占多数的部分地区归维族为主体的新国家。乌鲁木齐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但设置为自由市,允许已成为外国公民的维族拥有永久居留权。喀什等新疆各战略要地全部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即便喀什等地维族占人口多数),以保障民主中国国家利益。作为补偿,重要油田及资源产地(如克拉玛依、哈密)可归维族国家所有。对划入维族国家的汉族和在汉族民主中国的维族进行人口置换。

在藏区,原安多、康区归汉族所有,卫藏地区归藏族,拉萨作为藏族国家首都。涉及中印地缘战略利益,西藏不得引入外国军队驻扎,否则汉族民主中国军队有同样权利进驻独立的西藏。雅鲁藏布江等重要水流资源归各国共有。

在内蒙古,推行蒙人归蒙、汉人归汉策略,国际社会和汉族民主中国政府应提供一切方式帮助蒙人迁移入蒙古国。内蒙古地区除少部分由蒙古族占绝大多数地区并入蒙古国外,绝大多数内蒙土地归汉族民主中国。这也是根据现今内蒙各地民族构成设计。

东北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在东北,满族和部分满族化(或内心认同为东北人超过认同为中国人、对关内人有强烈的敌视)的汉族,可在所在县市参与公投,决定留在汉族民主中国还是建立并加入新建的独立国家。对于独立出去的区域,从此汉族民主中国和对方国家相互间再无任何责任。东北地区认同作为东北人高于认同国家和汉族的人从此获得真正独立,并可以国际通行或任意价格对汉族民主中国出售资源,但买卖自愿。但是同时不再享有与中国主体统一时得到的巨量财政转移支付、巨额政策性投资和输血、高考录取比例优势、各种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的补助与扶持。教育医疗养老全部自负其责。进入汉族民主中国需要护照和签证,如发生武装冲突以敌国国民待之。至于东北和关内历史上的恩怨旧账,当然也可以算一算,看看究竟谁欠谁的多,然后把旧账了结。

如认同汉族民主中国,可经审查后加入汉族民主中国,但是要遵规守纪,认同中华礼仪教化,不能里通外国搞破坏,不能抱团组建类黑社会团伙为非作歹,否则法律制裁,有些可经审查后人道的驱逐出境,让其去找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一致的同类。同样,投票归属汉族民主中国的东北地区,也仅仅享有作为中国一般国民的公民权利和保障,而没有现在的各种特权、变相和隐形特权。否则,请离开。

在台湾,认同作为中华民族兼汉族、大中华意识强的人加入汉族民主中国,拥有包括台湾北部大部分地区(台北除外)和澎湖金马;台湾本土主义者占据台北和其余地区,台北作为东亚自由市,不设防。

对回族,认同中华文化和汉族意识强于伊斯兰主义及回族自我认同的,加入汉族民主中国。不认同中国和汉族或认同度低于其宗教及回族民族认同的,一律迁往宁夏和陕西甘肃部分地区,允许其在这些地区建立独立国家,首都可为银川。但西安、兰州及陕甘所有大城市均归汉族民主中国所有。

其他西南诸民族,可根据其意愿在汉族中国内部建立自治市,也可聚居独立或移民出境,但聚居地汉族人口占30%以上者,必须一分为二。少民低于50%的聚居区居民须迁往其他独立地区。

香港一分为二,支持独立的本土主义者和大中华主义者各占半个城市,可相互迁移也可不迁,双方居民凭证可免签来往。

澳门地域虽过于狭小,但仍有多个岛屿,也可一分为二,但考虑到支持一个中国的占大多数(估计未来也是这个比例),如独立意愿不强烈可不分裂。如分裂可仿照香港。

除港澳台外,其他“半部分离”的地区汉族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或认同地域大于认同国家)须进行迁移,各归各国各自过日子,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除非涉及到己方利益,但也不能随意干涉而应用合法途径和国际调停)。

当然,所有分离地区不再享有作为中国一部分的任何待遇,更不再有任何转移支付等“惠x”措施。

另外对于已经既成事实的跨族婚姻,双方协商好可选择一方,被选择的国家须对其如普通国民般平等对待。混血可根据自我认同选择,这种家庭和个人可跨境走亲会友,但不能做破坏国家利益之事,否则只能选择去另一边或者第三国。

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避免民主后血流成河、双方疯狂互相仇杀,或陷入旷日持久的各种基于民族或非民族的利益冲突,导致仇恨累积和加深。即便没有发生这类大规模杀戮,“强扭的瓜不甜”,硬让大家待在同一个天天相互“家暴”的“大家庭”,谁都感到痛苦压抑。

而且,这样的分离方案最大限度同时照顾了汉少双方利益,汉族得到了一个几乎完全汉族化的单一民族国家,不用担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也不用压抑汉民族主义的情感与诉求,不用在专制牢笼和“中华民族”的虚壳里苦苦挣扎,可以尽情弘扬汉文化与民族精神,中国成为真正的民族国家;而少数民族和地域分子则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真正独立,有了自己的国家,想怎么做怎么做,不侵害别国别族利益可以随便折腾。

这样做最大限度隔绝了对立双方,以后大家互相是外国人了,按国际规则处事,一切利益明算账。尤其对汉族来说,让最为困扰中国的内部民族问题得到几乎彻底的解决,地域问题也得到极大缓解,这也有利于让民主法治和民生建设不被民族和地域问题掣肘,国家在内政方面可以专心发展。国家的领土如人身上的骨肉,本来的确珍贵,如割让则痛苦不堪。但如果骨肉上长了瘤子,反而应该及时割去而非令其扩散传染、天天痛不欲生,更不应该把恶性肿瘤当成雄健肌肉炫耀。

对汉族来说,需要考虑的不是960万平方公里“一点都不能少”的问题,而是在承认少数民族分离权利的同时,将所有汉族人口占主导的地区划入汉族民主中国,以及如何团结起来对付从中国独立出去的这些国家。至于一些极端分子主张的“留地不留人”暗示屠杀和驱逐,既情理不容,也现实不可行。

不可否认的是,分离之后的这些区域,尤其新疆、西藏、东北,几乎必然对汉族民主中国持非常敌对的态度。即便对少数民族地区涉及战略利益的区域,实现了有利于汉族民主中国的划分,但这些区域大抵还是会想方设法通过例如引入外国驻军等方式对抗汉族民主中国。至于分离之前的各种协议,分离时白纸黑字的条约,大概都会成为废纸。这是不可避免的、必定会发生的现实。

汉族人民要居安思危,不要忘记白登之围、靖康之耻、扬州十日、蒙元破临安、突厥攻雁门、吐蕃入长安,更不要忘记蒙元和满清共计三百多年的残酷殖民统治,以及近代日寇入侵使汉族几乎亡国灭种的惨痛历史。直到1937年11月之前,都没几个国人会预见南京大屠杀,反而认为古代史上频发的屠戮已是历史的陈迹,不可能在文明时代再次发生。可是它就是实实在在发生了,发生在已经是现代社会的20世纪,数以万计寄托着民国希望的精英栋梁、代表着中华未来的青年男女,惨烈的死在了异族的暴虐与凌辱之下。不要忘,不要忘,不要忘!否则,下一次同样甚至更惨痛的悲剧会再次发生。

未来的汉族民主中国,因为和周边国家存在广泛的利益冲突和长久的历史仇怨,很可能面临比当今包含56个民族的专制中国更严峻的形势。几千年来异族对汉地的威胁、袭扰、入侵、破坏,并不会因为时代变化而有根本改变。

因此,汉地十八省及边疆的汉族聚居区的汉族人民,要团结勇敢,紧紧的联合为一体,唤醒共同的民族和文化认同,组成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在外务问题上一致对外,捍卫汉族民主中国的安全与利益。这不仅要在中国民主化成功、与边疆少民区分离之后做,现在就要预备。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保障民权促进民生,才能让汉民族团结互爱,共御外侮,而非人心离散和自私叛卖。汉族民主中国应效仿大革命后的法兰西,以自由平等博爱凝聚国人之心,将民族独立自强与国民民权拓展和民生进取融为一体,而非专制中国这种“国进民退”、“国强民疲”(当然现在已经是“国民皆退”了)。

而国民也要明白权利与责任是对等的,福利保障与公民义务是不能割裂的,要积极维护国家利益、支持国家扩军整武,参与研发使用高新军事科技、男女全民皆兵(预备役)保卫祖国。这不仅是情理和法理上的必然,也是现实的需要。

汉民族历史上的各种悲剧,都在告诉我们“没有恐怖的美德是无力的”。北宋东京汴梁的百年梦华,在异族铁蹄下轻易的化作残垣断壁,南宋的临安百余年后也终入敌手,多少细密经营皆成虚话;民国“黄金十年”兴盛的工农城建、崭新的文教医疗,也在几周内被更替为人间炼狱,菁华一炬。北宋也有花石恶政,可猛安谋克直接让汉人成为奴隶;民国“满耳是大众嗟伤”,但日军更是带来屠城三光。

不完美的祖国的确某种程度是枷锁,但是也是保护人民不受更大灾殃的屏障。每个国民都应该积极去建筑和捍卫有形无形的、血肉铸就的钢铁长城。

面对周边敌对的各国,要一手弘扬文明、论讲道理,一手富国强兵、骁勇善战。“行文事者,必以武事备之”,面对畏威不怀德的异族,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尤其军事实力,汉族民主中国的繁荣才能保全,汉民族的文明才能持续。

面对独立出去且敌意浓厚的新疆、西藏、东北、回部,以及日本、印度、俄罗斯这些宿敌,汉族民主中国要折冲樽俎、巧妙应对。如果大家要和平发展,就春风化雨的交流共融,以德待人;如果被这些境外势力挑衅攻击甚至联合入侵,那就放下美酒举起猎枪,让四京四州化作列宁格勒般英雄城市,胜则再现汉唐荣光,败则不失崖山之节。如果遭遇核武器和生化武器袭击,那中国也要对等还击。若国际社会合理调停,就争取和平;如果国际社会拉偏架甚至支持对中国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煽动中国周边国家和中国互斗、试图旁观成败坐收渔利,那中国就让全世界都笼罩在核冬天和生化劫难中吧。

汉族民主中国也不应孤立于世界而应广交盟友。对朝韩、越南、新马等早受中华文明浸淫、后因专制陆沉疏远中国的国度,要以博爱之暖而非机舰之凛争取其心,并尊重其独立自主,可为友邦而不可行吞并霸凌。美国和欧盟是代表世界文明进步的力量,中国应该亲近而非疏远。拉美和非洲的解放,中东的和平,中国也可助一臂之力,共建正义的世界联盟。远交善友近御恶邻,扬弃传统外交理念,遵守现代国际规则,行事有理有节,汉族民主中国才能坚韧的屹立在世界东方。

这一切,要早做准备。否则,到天下大变,祸乱已成时,悔之晚矣。

                                                 
                                         2022年7月17日
                                    共和历230年获月小麦日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赞同 4
1021 次浏览
66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sorrysorrysorry4 #190905 我不赞同武力统一汉人占多数地区,但是赞同保护在分离地区心向汉人中国的汉人。这也正是索尔仁尼琴的态度。索尔仁尼琴是同情乌克兰分离运动的

@海雨天风 #191034 但是保护分离地区心向汉人中国的汉人,不就等于顿巴斯战争吗?还有假想的入侵哈萨克斯坦的军事计划。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海雨天风 #191038 只要中国,俄国,坚信自己是帝国,有帝国的使命,那么结局就是如此

日本战后就是彻底失去了帝国,所以才走上了正轨。

而对于中国人,俄国人中的精英人士来说,前景更加灰暗。因为就算中国俄国不走上帝国道路,他们也很难把国家建设到日本的水平去,那么要说服他们不搞帝国主义,难度就更大了,既然我们对西方做低伏小,也发不了大财成不了发达国家,那我们就干脆打出去吧

电脑小白
翻墙蟹 玩网废物

基本上同意lz的观点,事实上今日的中国领土还是破缺的,然后PRC的领土继承还是有一定法理性,对于汉族侵略屠杀少民迫害异族的想法实际上是错误的,无论政治立场如何都要认清汉族在历史上还是遭受诸多苦难被宰割的一群,如果说今天的版图领土是靠侵夺原住民才有那么大的,那实际上从黄帝时候就开始了,毕竟东夷和苗族、九黎才是中国的原住民

补充吐槽一下

“首先,我认为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是非常重要的,无论专制中国还是民主中国,都应该尽最大可能实现国家的统一、保卫领土的完整。”

看到这里我就绷不住了,这本质还是不把人当人。

那这样的话,纳粹如果胜利成功吞并整个欧洲,过了几十年像波兰这些地方要独立了,是不是就要高呼 “你民主可以,但是必须要基于德意志帝国领土完整!”“我们德意志要是分裂了,大家就会像一战二战那样打起来了!” 了?

要帝国领土完整又想保持相对自由,可以啊,那就只能像俄罗斯人那样喜迎普京了。

帝国内核不除,就永远别想正常融入西方体系,搞什么民主制度都是次要的。

作者 于 7月23日 编辑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迫真共和国 #191093 总得中和一下各方意见。统一即便不可能,也得象征性努力一下让统一派看到真不可能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迫真共和国 #191093 就像一个人落水很久,明显是救不活了,但是救援队总不能直接放弃吧?好歹得表现得努力搭救,否则大家多心寒呢

还搞啥大一统?东亚这地方只要还存在大一统国家,无论是什么政体,最终都会成为世界的祸害,搞不好还会成为人类灭绝的源头。

现今的中国最好是分裂、分裂、再分裂,分裂成几十个小国,这大概是中国及中国人唯一能对人类做出的最大贡献了。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goasa #191104 别人统不统不管,汉族应该团结起来,否则大抵会被弄死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翻墙蟹 #191075 无论从历史欠账还是从文明角度,汉人都更有继承正当性。我在那篇《新疆再教育营》里就是这么写的:

中华民族尤其汉族多灾多难,大多数时候尤其近现代多是被入侵而非入侵他人,比其他民族更加清白和少历史欠账。世界上的民族、文明,有些更多是在建设和自给,有些则是在破坏和掠夺。汉人、中华文明,相对于游牧民族和渔猎民族,显然是建设性的、内敛型的,并且发展出了辉煌灿烂的文明形态,对东亚、对世界都有极大贡献。汉文明不仅远比周边草原民族和山地民族的文明形态先进,也比同时代的欧洲文明更加开明包容。例如,当中世纪的欧洲深陷宗教战争与教派仇杀、人民在宗教裁判所的淫威下战栗时,中国却是世俗主义的理性社会,并且包容了佛教和道教等相对人道的宗教信仰。而与由开放逐渐走向封闭、由进取日益变得守旧的伊斯兰文明相比,汉文明也相对更具灵活性、务实性、革新性,不是泥古不化而是与时俱进。

古代世界就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历史,与其野蛮征服文明,不如文明征服野蛮。虽然汉人也有扩张和侵略,但是不仅在比例和程度上低于周边蛮族,还更多带去了文明开化而非奸淫烧杀。例如秦汉时汉人南下,就促进了江南、岭南经济文化的极大发展;汉唐开拓西域,则让甘凉到中亚都浸染了源自汉地的礼仪教化;宋明对西南的耕耘,也使得川渝云贵得以充分开发。而入侵汉地、奴役汉人的周边各民族,却为汉人带来了残酷的奴隶统治、野蛮蒙昧、人道摧残、思想禁锢。如果汉民族没有从春秋战国至今绵延不断的民族意识、华夷之防,汉人早就变成无根的贱民(可以看看屡次被外族入侵的印度原住民的悲惨,许多人都成了种姓制度中最受压迫的底层平民、“贱民”)、中华大地也就再无文明可言。明代和民国汉族虽然复兴,但满清和中共的统治又让汉人再度被奴役、沉沦。如果不能高举汉民族主义的旗帜,中国还会被长期的专制和暴力荼毒。

@goasa #191104 狗漢奸,先讓你美國爸爸裂成50個國家世界就和平了

电脑小白
翻墙蟹 玩网废物

@海雨天风 #191132 所以辛亥革命是伟大的,但是还没有彻底,都怪封狼居胥、成化犁庭、排满兴汉没有彻底,彻底了就可以输出黄祸了

革命军中马前卒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1. 1 2
    2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