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劫不从外来”(现代化陷阱)

中共比国民党成功之处,大约就在于他们更“现代化”。(苏维埃的源头之一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小毛有意或无意地在充当“哲人王”) “反贼”们却喜欢把他们看成是“外儒内法”或“官家主义”的残余,似乎只恨他们还不够现代化或“西方化”。甚至于李敖大师都认为中华文化的出路在于“全盘西化”。

而鄙人以为“现代化”“全球化”“标准化”“连锁化”“军事化”是个陷阱。

如果我们面临一劫。 那么这不是天外来劫,就来自“自我意识陷阱”与“现代化陷阱”/“标准化(战争机器)极端发展陷阱”。

“自我意识陷阱”已经说过很多了。参见《觉悟指南》,《劫不从外来》

而所谓“现代化陷阱”主要涉及能量守恒与热力学第二定律。 由于缺乏专业知识,我无法准确表达,只能泛泛而谈,但似乎相当重要,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多啰嗦几句。

能量守恒,不增不减,不存在会消耗需(靠军事化现代化)争抢的问题。这一点也已经多次重复了。

比较容易搞混的还是:生命越来越复杂,每个个体的基因不同,不是一种有序,而是一种多样地无序,应该是符合热力学定律的。 穿一样的制服,搞军事化(现代化),才是反潮流的,必被消灭或互相毁灭的反动派。

化力气用能量打扫房间,是为了从我们的角度看来房间更整洁了。站在宇宙的角度,未必认为如此。可能均匀分布,一团麻线每根线一样,标准化,简单化,连锁化,现代化,全球化,才是一种有序,或一种趋向均匀有序的反动。如果宇宙的大趋势是从能量分布的相对均匀有序走向不均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越来越复杂不均,正是趋向无序的个性化,每个人包括双胞胎的基因都不同。连病毒的变异都如此。

(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无序,生命的复杂是有序。那么进化论就似乎与热力学定律矛盾了。于是有人提出,我忘了是谁了:宇宙之所以允许进化出复杂的人体,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破坏环境。破坏生态圈,矫正宇宙趋向混沌的总方向。但是如果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生命每个都不同才是无序,那么生命的演化就与热力学第二定律并无矛盾,我们并不是活该去死的反动派。真正的反动,是过分追求效率好打胜仗的标准化零件化统一化等等等等。各种疯狂地自毁或互相毁灭并不是天经地义必须发生的。也就是说,人体的复杂乃至个个不同是应该的。冷静地相处才符合天道。疯狂地打群架要统一思想搞所谓文明的冲突,太热闹了,不仅没必要,也不符合宇宙的大趋势,不可能持续很久的。自己不肯停可能就止于核冬天)

为什么我们会陷入这个“现代化陷阱”?我认为还是以为自我迷失,要攀缘资源,怕死,怕能量的消耗赶不上生命的繁殖速度。所以,说到底还是相续相这条毒蛇惹得祸。(参见我的其他文章。例如下面这个)

(下面这篇可以不看,以前写着玩的)

如何看待「物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观点?

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从虚到实的。 我似乎一直在务虚,很少务实。因为不了解实际的具体情况,无论哪个阵营,出于宣传战的需要,用各种意识形态口号掩盖了太多的东西。 现在打算做点改变,至少要试一下。 物质决定意识?思想来自大脑?非也。没有能量,死尸是不会思考的。 与其说物质第一性,不如说能量第一性。(参见 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有没有对与错?为什么? 曰文:能量第一性)

(这是下文的起点。这个如果不成立,那么所有的逻辑推理都是个玩笑。把玩笑当真理,硬搞出来的肯定会似是而非。)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我曾经说过:“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 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这些话写得太随便。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还是先回到根本的出发点:能量第一性。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但是分布是不均匀的, 而且不稳定,(变化的大趋势却是稳定的,即从均匀的有序趋向于不均匀的无序。(注:均匀分布是一种有序。这是很容易搞错的。必须注意。)不断向更复杂更精致演化的生命趋向的是不均无序而不是均匀有序,所以生命的存在与发展绝对不是所谓 大趋势里的逆流。 人类文明的发展本不该使地球越来越浑浊(均匀有序),这应该是“自我意识”这种疯病造成的。

据说宇宙本该向越来越冷寂的方向发展(太空中没有声音,热闹的星球大战是配出来的),之所以会允许演化出高度复杂的人类大脑,就是因为人类会加速破坏环境(其实那不是什么环境,树木等等各濒危物种,都是我们的亲戚。我们破坏的其实是自己。核大战能影响地球自转多少?) 这种说法现在看来似是而非,如果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话,我不得不佩服其险恶与“高明”。

分布比较集中的能量容易被利用。分布不集中太均匀的比较难,需要更高的科技。

大家一拥而上先抢容易的,好比当初发现新大陆时骗或抢金银,后来又用奴隶贸易之类的手段搜刮,用鸦片换快钱(银子)也算一个,但是当时资本(即对能量的使用权)的原始积累已经基本完成,英国开始较大规模与较复杂的合作生产了(复杂性比较重要,修长城挖运河的规模也不小)。 (之所以要抢金银或货币等资本,之所以要抢能量的使用权,而不是直接抢能量。一是因为能量不稳定,在不断地物理转移与化学转化中,二是因为不可能有人能提炼出完全脱离物质的纯能量或完全脱离物体的纯力量。以至于有人认为根本就没有power或force,只是个方便计算物质变化或物体运动的概念工具。)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似乎说明了:积累得比较大即比较集中的资本(集中比较重要,越是抽象化从金银本位到手机上的数目字,越有利于集中。崇祯皇帝也积累了不少银子,但是太具体了,不利于集中调配干大事。其实干准确精确,对的事比较重要,不然的话,越大错得越离谱),有利于发展较复杂的生产方式以及伴生的较复杂的乃至系统化的对世界的解释(即科学)。

(如果科技等生产力,属于物质,是第一性的。那么这科学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天又是从哪来的。注意这种上帝是谁造的?第一因的因是什么?的问题属于犯上,该打,因为逻辑不通,已经告诉你是第一因了,难道还有第零因第负一因?要问也只能问学生不能问老师,你问这种问题就有理由怀疑你要篡位,项羽说取而代之,刘邦说大丈夫当如是。你就算比刘邦厚黑,更像大丈夫,还不是一样要被李宗吾嘲笑。被笑当然是不会少块肉,但是肉是物质不是能量。还是回到起点:谁是第一性的?)

反动学说诞生了:能量决定了意识,生产关系(资本,能量使用权,以及能量的分配与集中的方式方法,契约或制度)决定了生产力(科技及其学说思想,包括社会科学,包括意识形态),注:文科生和理科生都不要争了,你们都是被账房先生决定的。

既然是反动的,当然欢迎革命群众的批判,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再补充一些:由于较容易利用的能量被抢得短缺了,才有能源等物质经不起人类消耗的错觉,才有《三体》的流行。其实能量是无所谓消耗的,只有从易(集中)到难(均匀)的转移或转化,这与熵的变化大趋势是反动的。这个趋势本该是能量的分布必然是从均匀(有序)到集中(无序),从有序到无序。生命对能量的使用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持自身的繁复精细(集中、不均、无序),因此这种“反动”应该还是合于天道的。只要人们自己不要被自我意识逼疯就好了。

所以发展科技改善生活似乎肯定是对的,不发展怎么利用难利用的能量,短缺的不是能量而是我们利用能量的手段。(如果这利用能量的科技生产力,是没有来处的第一因,从何发展科技?)有短缺就有过剩,过剩的是什么呢?贪心吗?人口吗?

要避免过分情绪化的拍脑袋决策式的想当然,或许还得回到根本上。

我们利用能量干什么?主观地看来,我们似乎是在战天斗地?(其实不是!!!)把均匀分布的有序能量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化力气打扫整理房间是为了不让它有序均匀混沌乱七八糟。我们在试图抗拒的正是对大趋势的反动(总是要均匀的惰性惯性)。 我们都是反反动派。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身体就是个复杂的系统,人类的系统是最复杂的,而且我们还在追求外部坏境(包括上层建筑)的复杂化精致化无序化,因为这有利于我们的生存。天没有要我们死,我们偏偏自己寻死,可能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结果可以是双赢,平均寿命随着科技的发展是在延长的。集体也不必输,诸如核武之类的发展,或用环境换发展等等,都可以随着疯病的自愈而避免 )

经济基础,即能量分配集中方式的抽象化制式化便利化(注:在这里,答主根据其反动学说异端理论,偷换了概念,经济基础是指生产关系,生产力主要指科学技术,属于上层建筑)为我们建立发展上层建筑提供了外部条件,内因是我们追求维持并尽可能延长生存期的必然。

也就是说,大家一窝蜂地淘金,抢快钱,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只是表现为统治阶级的贪婪或好大喜功而已。

回到短缺的是科技,过剩的是什么的问题?看来不是贪心,不是个体太贪心,也不是集体(所有的人口)太贪心,(不是人口过剩)。是为了生存?过于怕死了?也许吧。那就无解了,只能越怕死越拼命发展科技与工业大生产,(最大的当然是军事工业,尤其是战时的军事工业),战天斗地,破坏环境了?而实际破坏的又是自己的生存环境。基因要突变以适应雾霾需要多长时间?(这样看来幕后另有黑手,不是怕死之类的恐惧,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能量及其分布变化的大趋势。短缺的不是科技,也不是安全感,而是对这最深层最根本的认识或觉悟。这个短缺太难补了,女娲来了也不行,我深有体会的。最难的在于认识到了就成千万人中独往矣了。自信之前如果是有定语的,因为某某才自信,那是假自信,信的还是万卷书或万里路,甚至只是信一本圣书或一场圣战而已。更不用说信制度或信文化了。只有觉悟自己的本性才能信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信自己的身体或思想或冥想之类的附属物。)

(补充一点:天要亡“标准化”“均匀化”之心不死。规模越大的有序化,越背离能量分布从均匀有序到不均无序(复杂精细无单一标准)的大趋势,越难越危险。所以资本即能量的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不必要求大,更应该求复杂求精致,最好能复杂到难以判断是有序还是无序,比如可以一个大的有序含无数小的无序,或一个大的无序含无数小的有序,甚至每个较大的有序中都含无数较小的无序,反之亦然。如此,发展科学技术以深化与创新为首要,学科越多越好,鼓励专家鄙视笔者这种所谓的博学。而且表彰每个专家的新发现新发明,越偏门时效越短越好,封杀所有如答主这样试图总结出真理的行为。而不要急于应用或急于推广。据说老天爷之所以允许宇宙中有生命,就是因为我们为了自身的有序会制造更大的无序,对整体趋于无序是有利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破坏生存环境以自杀可能也是被鼓励的?反正这一拨猴人死光了,还有下一拨适应了雾霾的蟑螂人。也许宇宙尺度的宏观上的均匀分布,靠大爆炸及膨胀来实现,星系间距越来越大,整个宇宙越来越稀疏安静寒冷,而相对微观上的集中,一个个星球,要靠我们这些一波波的生命来破坏,这才是我们的天命?那么唯一抗争之道,或许就是维护环境,尽可能慢地去破坏,因为不破坏看来是不可能了。如果能用顿悟或觉醒来抵抗当然更好,但可遇而不可求。以上这些话是写着玩的,别太认真对待。现在看来完全搞错了。我们的生命正是建立在不均无序复杂精细之上的。宇宙或老天爷没有鼓励我们自毁,都是自我意识这个疯病搞的鬼。而“标准化”“连锁化”“零件化”“连排制”“军事化”“均分”“配给”等等等等才是真正的反动派或惯性惰性。)

以前我看到,经济学家们似乎在大谈生产过剩,劳动力也许过剩,机器人更厉害,不需要肉身人了。生产力(科技)会过剩吗?还是需求短缺,老百姓兜里没钱,或有钱没安全感不敢消费造成的错觉? 政府垄断资本可以用投资基建等大事来增加需求,对冲生产力(劳动力)过剩的现象(错觉)。 但这是个错觉,实际需求本就过剩,不需要增加的。越增加,越突显科技等生产力(脑力劳动者)的不足。 这样看来,最应该加大投资的还是教育与科研。(教育最好是以科研的方式进行,不能公开你的标准答案,让学生自己猜)

回头再看那个问题:是不是合作共赢比自由竞争更适合社会化大工业,更有利于集中资金研发第一生产力:科技?

自由竞争的结果往往也是垄断。因为不垄断其实没有真正的自由。比如价格,就不能随意定,得由供需关系决定。一旦垄断就不管了,我宁可倒掉牛奶,也不降价。你穷是你没本事,或上帝没选你。这穷的越穷富的越富是必然的。一旦垄断,价格随便定,针对富人的税都会转嫁到以穷人为主体的消费者头上。(富人再怎么穷奢极欲,也只是1%的穷奢极欲。他们不可能真捐出来去填99%的福利的。如果一个慈善机构的资金的使用决定权还在他们手里,那么就不是真的慈善,大都为了子女的避税。)

我看不到他们的账本,我估计他们的垄断,无论民间的,还是官方的,出于自身追逐更大财富(更好更快更有效地集中能量的使用权支配权)的需要,会自觉地集中发展科研及教育。 (先大体如此,如果没被删的话,再修改补充,甚至推倒了重写)

我想应该没有人否定科技是个好东西,人见人爱。而根据我的荒唐理论,科学技术决定于能量使用权的分配与集中的制度(包括契约法)。 而且我们又很难信自己,似乎只好去从这个似乎是第一性的制度中去找自信。 那么怎么样的制度才算一个好制度呢?或怎么制定契约法最有利于发展科技呢? 如果我是个好老师,就只提问题,不给答案。 好在没人会以我的答案为标准。那等我休息休息再来玩。

制度的重点不在利益的分配。而在于尽量精确地而不是多快好省地使用资金或资本,精确地使用能量使用权,精确地使用能量 应该让政治学者选政客或政务官。教育学家选管教育的。检阅学家选组织检阅的。表演学家选演员。指挥学家选幕后指挥。不能各利益集团外行选外行。外行封外行也一样。

精英主义的问题就在于所谓“精英”并没有那么精那么英。 郎咸平:所谓博士,就是学会了如何坚持自己偏见的人。 真理不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也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相信科学(潜台词就是相信权威,相信教科书)这句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科学的方法不是眼见为实,而是大胆的假设,小心地求证 为什么要小心,因为都是假设,不是什么真理 连1=1也是假设,真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任何事物吗? 民主(MOB做主)投票更是靠不住的。 排队长的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 到底怎么样,还得亲自尝一尝 实在不行,宁可迷信大数据什么的,也比所谓的精英的自以为是靠谱

我们常常歪歪天降白鹿,天降大侠,天降清官,天降圣君,天降完人,天降大任....

我有一个常用的比喻:从电视剧剧情推不出电视机原理。瞎猫也能抓到死老鼠。外王证明不了内圣。(全民皆兵的游猎部落比发愁兵饷的宋明蒋更先进?)似乎主要批的是经验主义。那么会不会降下天书,传授我们先天真理或绝对真相呢?以我看,不是骗子就是疯子。

不能因为做了个新梦或与众不同的梦,(包括一起做的梦,如电影《盗梦空间》)就以为自己醒了。(急急忙忙要呐喊)

所以很可惜,除了王明的教条主义与周恩来的经验主义,这两条腿外,我们并没有第三条腿,有的只是标签,帽子与棍子。

( 由 作者 于 5月11日 编辑 )
赞同 0
151 次浏览
4 个评论
刺刺 台灣人,主修會計,法學只是下班後的興趣。

文章好長,很想直接end。

不如選擇性略讀,反正樓主想到啥說啥,我也想到啥說啥。

關於弱肉強食,因為羊更適合人類社會,而狼不適應人類社會,所以羊弱狼強的弱肉強食在這裡不成立。

上面這句那個是我的懶人包,但這不是人類在地球上築巢的結果嗎。

人类文明的发展本不该使地球越来越浑浊(均匀有序),这应该是“自我意识”这种疯病造成的。

蛇跟熊會挖洞、螞蟻會有蟻穴,鳥類會築巢,人類會蓋高樓大廈。

地球在混濁? 哦,那是你的觀點。

你怎麼知道地球在混濁?你是地球嗎?

冥古元的時候地球還一堆岩漿呢?你怎麼不說那個時候的地球簡烏煙瘴氣呢。

說到底,只要還有地震,我們就知道這個地球還活著,所以地球的狀態跟你人類有什麼關係呢?

之所以会允许演化出高度复杂的人类大脑,就是因为人类会加速破坏环境

閣下好像很喜歡宏大敘事。

所以我說,不能住人的星球多得是,金星甚至在下硫酸那麼按照「閣下的觀點」這顆星球肯定是「被破壞殆盡」。

我们利用能量干什么?

反正宇宙都會熱寂,怎麼用有差嗎;反正人都會死,能躺著幹嘛不躺著?

反正人類的巢穴又蓋不到月球上,沒辦法禍害到太陽系,我是覺得沒必要扯那麼遠。

雖然你好像很喜歡用能量決定意識,意識決定偏好…的邏輯鏈

不然我示範一下:

「用你的比喻來說,少了物質你蒐集能量就很困難你明白嗎? 如果少了脖子上的一塊肉你就沒有血液攜帶氧氣,你能量運輸就有問題,你大腦就會缺少能量,所以你就會死於缺少能量。」

所以人類的死亡大部分都是死於缺氧,不論是斬首還是缺血,都是缺乏輸送氧氣的血,也是缺少能量。

我只想說,不要把一段幹話換個形式長篇大論,行不行?

這不是分析,也不是邏輯。

夸父逐日 追逐太阳之人

@刺刺 #186200 为什么不顺从他呢?我每次看到这种混用各种领域名词和例子的长篇大论,我直接“顺从”,不多废话了。 从科学的一部分结论直接总结拼凑出一套所谓的哲学,是非常劣质的科学实在论,因为连基本科学素养都还没有,逻辑实证主义的边还没摸到。

@刺刺 #186200 说得有道理。那大都是以前写得。我改着改着就懒得改了。下次有时间时再说吧。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