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伊斯兰革命:革了个寂寞 历史

20世纪70年代,伊朗巴列维王朝在伊朗片面推行现代化和世俗化,而漠视了宪法当中的民主主义。伊朗反对派遭到了巴列维王朝的压制,巴列维王朝同时也面临着政府腐败和独裁专制等多重指控。

于是,从1978年开始,伊朗就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民众要求结束君主制,伊朗反对派也纷纷回到该国引导针对巴列维王朝的示威活动。

最终1979年,巴列维王朝末代国王沙阿退位。伊朗君主制结束。然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霍梅尼大仙归来,很快大家就会明白什么叫革了个寂寞。

在权力逐渐稳定后,霍梅尼立刻查封了数十家批评他的报社。民主阵线领袖随即掀起示威游行,霍梅尼毫不犹豫进行了弹压,并将该领袖逮捕入狱。原本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伊朗反对派也遭到了霍梅尼政府的大规模肃清。

后来霍梅尼就着手建立了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共和国——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巴列维王朝时期的世俗化全部停滞,反而开始了“伊斯兰化”。巴列维王朝禁止的性别隔离也被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重新复兴。同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经济还是垃圾,反人权状况不减反增。

伊朗伊斯兰革命,非但没有让伊朗更好,反而让人产生了一种巴列维王朝更好的感觉。革了个寂寞。

3
8月5日 380 次浏览
14 个评论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革命非常成功啊,只是这种成功不是伊朗普通人想要的。

同理,中共革命推翻了国民党政府,革命是成功的,只是你我没有成功而已。

所以最好不要革命推翻共产党,和平谈判更靠谱。为了避免8964重演,可以拿革命当成一个筹码,但是尽量别用

@蜜瓜铁树 #151338 都有能力和平谈判了,共产党还站得住么?类似8964的波兰,政府妥协,大选开张,团结工会大获全胜,共产党和平下台。

@消极 #151344 8964有能力,未来一定也会有能力的。等老百姓素质好起来以后共产党想不改革也得改革,放权恰恰是给自己续命,因为暴力推翻的话,共产党会被列入非法组织,和平下台可以继续拥有人大代表席位

刘慈欣 反共复民

讽刺的是,现在的伊朗虽然伊斯兰原教旨化,但是对外宣称自己是民主国家,甚至还有名义上的普选。

@刘慈欣 #151347 伊朗还真比中国民主,虽然这种民主也不过是sham

巴列维时代没有固定的普选,霍梅尼给了,虽然伊朗总统的实权更接近总统制下的总理

@刘慈欣 #151347 合着共产党又不是没有自封民主斗士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争自由反独裁很好,但是为了什么争自由也很重要。为了自由争自由,或者为了民族独立争自由,一般来讲结果是比较好的。为了宗教争自由,那得看是什么样的宗教。为了平等争自由,那得看是什么样的平等。为了“外争主权内惩国贼”争自由,一般来说比较糟糕。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伊朗革命...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下編程隨想寫的每周转载:伊朗迷你裙的变迁(值得某些毛粉反思一下),裡面描述了當時的背景,也有些圖片能體現革命前後的狀況

不得不說,就被更糟的革命推翻來說,我也會想起國府的狀況,從而在某些方面更對巴列維王朝更感同情,並給出巴列維王朝相對更好的結果(就我印象中,兩者在革命前的形勢在某些方面類似,貧富差距、威權政體、政權親美、政府效能不佳等等,另一方面也有著許多差異,國府面對著二戰後的各種問題,而巴列維王朝碰到的則是在世俗化過程中對教士階層的利益損害所造成的相關不滿,另外,中共奪權自始自終基本由中共主導,伊朗伊斯蘭革命則是各派雜揉,而霍梅尼最終「篡奪」了革命成果)

我想,回顧伊朗伊斯蘭革命的歷史多少還是能給民主派一點警惕或啟示吧:在革命轉型的過程中,要盡力避免被某些極端勢力奪權或讓少數人獲取能動搖體制甚或獨斷體制的威望,否則容易演變成「伊斯蘭民主」(實質上是神權制)、「人民民主」(實質上是共黨專政)等奇特的「民主」制或者赤裸裸的獨裁政體

未必是失败吧,对于城市中产阶层来说,确实严格打击了西方自由化思想

但是对于广大伊朗的农村人口来说,伊斯兰教复兴,这难道不是广大人民想要的吗?这才是伊斯兰人民真正想要的幸福啊!

@kittydog #151359 经济上被美国制裁40年,所有伊朗人都是输家。

问题在于霍梅尼主义不仅是内政问题,它还是国际问题。

@消极 #151362

不不不,伊斯兰信教人士虽然我没接触过,但感觉好像信教的都是不顾现实生活,也要纯洁信仰的人。

比如拉登好好的富翁不做,跑去山沟帮助伊斯兰兄弟打异教徒。

@kittydog #151366 穆斯林文化影响的民族是商业民族,虔诚和赚钱不矛盾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