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边诗社第11期征稿】————【希望】

在寒冬中,我们怀抱着冷酷的希望。虽然头顶上的天空是灰蒙蒙一片,希望自身也如夜空中的寒星遥远又渺小,但是只要有一点亮光,黑色便不再纯粹。

本次投稿置顶至3月5日

赞同 4
485 次浏览
5 个评论
时间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稱不上是詩啦,即興的歌而已。港共禁了藍白旗,可是天父天天都在給我們升這旗呢!


寒夜中,

猶記得遠古約,

憑救主寶血立,

永存不朽。

迷霧裡,

仍不止息歌唱,

因寒夜必過去,

晨光必見。

任憑梟鳥兇禽,

飛舞漫天,

任憑我雖困監牢,

不必心傷。

來日牧地躺臥,

再無飢渴,

神造藍白天空,

無人可禁!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藍白旗”

直接举爱沙尼亚国旗不好么?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致希望


干涸的眼,触摸

墓碑的铭刻。

枯萎的手,亲吻

土地的摧伤。

颤抖的肩膀,吞咽

锁链的重负。

嘶哑的喉咙,撕裂

空气的荒凉。

真实里的虚妄,

繁华后的空旷。

骄傲下的软弱,

软弱中的顽强。

遭受捆绑的你啊,

经受苦难的你啊,

我可以和,世界和解。

但我不能,将你遗忘。

作者 于 2021年2月27日 编辑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嶽上摩天。遺民淚盡胡麈裡,南望王師又一年。

對不起,突然想到這首詩實在應景,我忍不住要寫下。求輕噴…🤣🤣🤣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