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 @Merlin
6

Die unremembered or live as a slave,

in the divine state, where ye fled.

Alzheimer and personality defaulted,

welcome to the new land, between ye stand.

Commonwealth of humidity, something blowing in the wind.

Fuck yourself, ye poor, fuck the rest once propertied.

What they like, that let them do.

Like a forest, mute and doom.

译:

深穴蝼蚁乞为奴,束冠离家归无处

此去原冀栖鸿鹄,却道喑痱与跋扈

岂知圣贤多臆造,功名利禄役无数

望尘趁市忙如燕,转回头觅林中路

5

川普:‘I am not happy with the results of my first debate. What should I do?’

顾问: 'Be positive, be patient'

川普:‘Got it.’

4

如果品葱是粪坑,几位岂不是坑边和尿泥的顽童?

如果品葱注定要完,几位难道是在打幡儿抱罐,还是打算言论跟着一起陪葬?

如果品葱是这儿的流量支柱,几位或许是在粪水东引?

如果品葱封禁用户是这的目标用户,几位不觉的这理念忒惨了点?

如果反复咀嚼品葱玩,几位不觉得与整日忙于被窝里捉虫的某一批并无二致,还是说秋天到了,人人要弄点pumpkin装饰一下?

了解用户还请看看专于输出的大多数写的都是什么东西。浏览量如一个屁,放了当时闻得见,事后多半是记不得了。然而这几个网站里能在一个屁里罩上大半年,往往都是诸君不齿之辈。

当然,愿意关注什么,写什么,犯不着其他人干涉,也用不着非得搞个禁葱令什么的。

全当逗个乐。

(楼主转水)

2

花了一小时做个决定,简述心路历程:

  • 瞅一眼辩论:拜登基本靠近傻子的边缘(单指健康状况),哈里斯左到不行,副总辩论一句shutdown,又一句为了工人中产而加税和绿色经济,足见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左派通病。这俩人都不怎么行。大统领语言能力令人捉急,人格障碍并无好转,口无遮拦漏洞百出,然而思路还是比较清晰。

  • 瞅一眼媒体:主流媒体一如既往几乎把握在左派手里(这是废话),极尽煽动之能事,鲜有中立求证之本分。即便有第一修正案保着,在利益之下人性依旧未必往正道上走。大统领敏锐把握和媒体叫板的收益,不能不说是高明。当然,鄙人基本上是不看新闻的,细节都随他们去吧,一定有必要知道的事会自己飘进耳朵里。

  • 瞅一眼竞选纲领: 川普简明扼要,基本契合其商人特质和其对李根的好感,推行的减税,小政府,保护主义,川普在影响市场和财政方面的若干骚操作也是颇受奸商欢迎,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贫富差距才是第一生产力。总体上川普政策方向有利于保护税基,限制联邦权力,并部分解决多年全球化的不利影响,包括在国际关系中出让美国利益,制造业及岗位外移,为他人做嫁衣等。拜登的是真看不下去,又臭又长,大饼画的出了可行性的圈了,不成体系,魄力不足,也不得不跟上大趋势,小小的逆全球化一下,然而在当前的环境下其党派基本策略增税增加国债有损经济健康,大政府主导扶持绿色产业更是滑稽。私人投资必然更加高效节约,需要政府扶持的产业也少有商业前景。亚马逊, space年年亏损一样有投资者撒钱,直到完成关键市场/技术积累阶段,类似例子屡见不鲜。

  • 瞅一眼华语媒体/论坛/知乎?: 还是不要吧。

  • 判断:总体说来民主党,即知识分子,公家体系,医保政客,媒体娱乐,部分高科技企业几乎可以说是旱涝保收的秩序消费者,并不特别需要在一线把握市场动向或实践论证秩序,因此也难怪时不时过于唯心,坐而论道,冠冕堂皇,不切实际,缺乏立场。作为上层建筑是讨论如何分蛋糕的一把好手,然而尤其这一届,在如何做蛋糕方面捉襟见肘。看拜登似乎有得胜之势,资本转移新型市场避险,搞得人民币都懵逼一般跟着升值,一线人员的反应不可不察。看起来在当前背景下,共和党更加有利于美国长远利益。然而,仔细一想鄙人也是秩序消费者之一。过去几年间因为川普cut federal funding,已经使得鄙人荷包略瘪,传统能源原材料抬头更是将鄙人职业推向不利一面,其减税对于尴尬的中产偏上来说等于没有,股市表现却是不俗,然而频繁放水泡泡总是有溢价到爆的一天的,就业率跟鄙人没有半毛钱关系,疫情期间猎头却冒出来若干,作为旱涝保收的典范,本公司股票也是翻倍,反倒是频繁对H1b/F1 动粗导致鄙人损失不少廉价contractor/intern,拜登的增税的损失如何比得上从政府浪费获得的收益,左派恶习那也非一日之寒,更是体系通病,更何况早已屏蔽多年。所以共和党符合鄙人长远利益,等其厚积薄发也未尝不可,民主党符合关键时期的短期利益。割裂的民意,时左时右的风气,加之众多顽疾并非短短十几年间就急转直下万劫不复或迈上一条光明正义康庄大道,说什么历史的转折,川帝去则清流止也是明君情节过分入骨,而鄙人可是没有几个四年可以积攒资本。

所以,投拜登了嘿。

对了,似乎没考虑借美灭共云云。。哎,这种幻想也是想瞎了心了。

1

Sujin Choi, Flow, Diversity, Form, and Influence of Political Talk in Social-Media-Based Public Forums, Hum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Volume 40, Issue 2, 1 April 2014, Pages 209–237, https://doi.org/10.1111/hcre.12023

极简摘要:

论题:政治话题公共讨论的进行方式,多样性,形式,以及何种讨论有更大影响。

结论1: 流向集中(话题性强)且仓促。

结论2: 一方面讨论整体情绪化而非认知导向,表达出更多的愤怒而非焦虑(关切),另一方面认知性讨论更加富有影响力。

结论3:各种认知中,强势的(assertive,大V心态?)比分析性认知更加富有影响力。

*随大流,还是不随大流~这是一个问题。

1

关于网络极端言论,仇恨传播,抱团及反仇恨手段。

论文标题:Hidden resilience and adaptive dynamics of the global online hate ecology 作者:N. F. Johnson, R. Leahy, N. Johnson Restrepo, N. Velasquez, M. Zheng, P. Manrique, P. Devkota, S. Wuchty

链接:https://www.linkresearcher.com/theses/eac73aca-8362-4622-9358-d61a75315c0b

“本研究认为,理解网络仇恨言论恢复的关键在于全球网络动力学,数学模型预测单一平台内进行监管可使情况更糟,并产生全球性在线仇恨言论泛滥的“暗池”。研究观测结果有助于提出击败在线仇恨言论的策略矩阵,定量评估各干预措施效果,从而有潜力用于处理更广泛的在线非法行为。这篇 Nature 文章的标题中的关键词是 Hidden resilience ,即隐藏的弹性。这是一个来自生态学的术语,讲述的是生态系统在遭到外界打击后,由于网络结构,得以快速回到之前的状态的能力。 该文将社交网络中的极端言论当成是生态系统中的物种,首先指出了极端言论在不同平台之间的传播是一站式的——某种极端言论可以一次性地从一个地区传播到另一个地区。极端言论的传播网络是去中心化的,也就是一个小世界网络,没办法找到一个核心节点,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该研究中,作者关注的是泛指的极端言论,而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主题,例如 ISIS 、新纳粹等。文中指出,这些言论的共同点是充满了偏激和仇恨,尽管仇恨的对象不同(可以是外来移民、同性恋者等)。”

以下为本人归纳正文:

  1. 团簇:拥有相近观点,兴趣,或目的的群组
  2. 攻击团簇,如删帖禁言会使团簇成员更加团结,快速自我修复,团簇弹性极强很难被消灭。
  3. 团簇观点,仇恨可跨平台传染,因为2,3,压制团簇需系统性打击。 策略1: 捏软柿子,小团体/个人。 策略2: 只封禁少数随机选择的(不冒尖)的团簇成员 策略3:促进反仇恨用户自组织成新团簇 策略4: 管理员引入虚构用户(水军),策反并煽动团簇成员。

-------以上,咳咳-----------

一个新区?

唷吼~ 有....人....吗......人....吗...吗 .. 吗....?

(至路人: ...本人预留sorrysorrysorry cosplay 贴,不点名,请勿对号)

此君香港金融从业者,10篇”404“8篇的清新脱俗的经济公众号,早年间关于土地经济和国际贸易的文章深刻,且不落俗套。致力于帮助小民理性理财顺带给自己加个鸡腿。

近期文章: https://www.zhihu.com/people/jiu-long-tang-you-yan-cai-mi/posts

(非河蟹版本都是付费私下传播的)

旧时拳民画符,无畏洋人枪炮,今有院士仙方,何患国库无药~

”历史和基因组数据揭示了第三次大流行期间鼠疫全球传播速度的影响因素“

Historical and genomic data reveal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n global transmission velocity of plague during the Third Pandemic, Lei Xu, et al. PNAS June 11, 2019 116 (24) 11833-11838;

https://doi.org/10.1073/pnas.1901366116

如题,极简摘要:

  1. 个别品系传播速度更快;
  2. 低人口密度, 高植被覆盖(草原,森林),传播更快;
  3. 传播速度 vs 温度成 U 型曲线,最低点 20 °C, 气候变暖加快传播。

一点有意思的观察:

该文发在四大之一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作者为中科院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投稿时间19年初。

留意到时间线之后,另有:

“苏尼特左旗委宣传部发布的信息显示,2019年3月,苏尼特左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组成鼠防专业工作组,在边境沿线进行了鼠防踏查,并向牧民宣讲了鼠疫的预防和防治知识。巴彦淖尔镇位于苏尼特左旗的最南边,距离边境很远。”

5月2日,“苏尼特左旗微平台”发文:“旗农牧和科技局积极组织技术人员,深入鼠害常发区进行实地调查,对草原鼠害防治工作进行了详细部署,全面启动了鼠害防治工作……做好宣传培训工作,共与各嘎查牧民签订《使用灭鼠药物的注意事项书》。共发放各类蒙、汉文鼠害防治技术操作规程500余份。”

“锡林郭勒盟地方疾病防治中心的张思远曾在2019年6月在《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上发文:“近年来锡盟三型鼠疫(腺鼠疫、肺鼠疫、败血症)疫源地动物间鼠疫流行频繁。”该文还表示,全盟设鼠疫监测点13个,其中国家级鼠疫监测点3个,锡林郭勒盟新中国成立后发生过4次人间鼠疫,最近一次发生在2004年。”

看到此贴中关于该舆情公司的质疑:https://2049bbs.xyz/t/2897

顺手查了下关于这个沃民高科,为政府提供舆情分析的公司;

查到其头目;

齐中祥;

对比 “Google image 齐中祥 沃民" 与百度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9%BD%90%E4%B8%AD%E7%A5%A5;

如果我不是脸盲,系同一人;

那么此君系红色家庭,前一段人生的伟大事迹在中国红十字会的支持下做慈善,债务存疑且涉嫌卖假药 (https://www.mingren114.com/s4m1S3QY9I.html);

如今投身大数据,为政府提供舆情分析,指导股民炒股等……当然这些在百科词条上只字未提~~~

下次说“政府怎么会……”,必要想好会不会被人说是带任务或是需要大脑升级~

部分地区2,3天前已经允许复工,采取企业法人负责制(即,愿意承担责任就开工吧~)。

小学生小胖说:

“This isn’t a discussion. This is the Rule of Law. Obey or be banished from the party. Do you wanna be banished?”

啧啧...

转载: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公告差异:1.美方公布包含强制执行机制,中方没有!2.中方公告说同意分阶段降低关税,美方公告里没有!3.美方公告中方承诺会购买大量农产品,中方公告中没有,且新闻发布会上故意混淆说,美方也会购买中国农产品!4.下一阶段,中方强调需要进行校对、翻译、商量时间(拖),美方没有。”

原文及细节:https://twitter.com/caijingxiang/status/1205523103754752002

另:

  1. 川普刚刚发推确认暂停12月加关税,之前生效2500亿部分的25%税率保留,1200亿部分保留7.5% (大概占了500亿便宜),中方承诺结构性调整,中方承诺大量农产品采购(吃了400-500亿亏);
  2. 不重要的细节:最早的报道其实几乎全部来自Bloomburg,声称要减50%已征 (借机收割一波空头~啧啧);

中方会履行承诺么?有足够的可动用的外储采购么?川能得偿所愿的稳定农业州选情并继续吹大股市泡泡么?

不见得有下文~~~

The river continues on its way to the sea, broken the wheel of the mill or not.

The greater your joy or your sorrow, the smaller the world in your eyes.

Learning nourishes the seed but it gives you no seed of its own.

I use hate as a weapon to defend myself, had I been strong, I would never have needed that kind of weapon.

There are among the people murders who have never committed murder, thieves, who have never stolen and liars who have spoken nothing but the truth.

Keep me away from the wisdom which does not cry,

the philosophy which does not laugh

and the greatness which does not bow before children.

突然想到,分享一下。

自然说的是Ray Dalio,简单粗暴,实用,作者也是个对冲基金老板+金融科普作家。

十分抱歉中文版只有百度:

https://wenku.baidu.com/view/38ec644033687e21af45a9ae.html

30 min. 视频版

youtu.be/PHe0bXAIuk0

免责:我不是学经济的 :) xyz是。

https://www.nytimes.com/reuters/2020/04/27/world/asia/27reuters-health-coronavirus-china-rights.html?searchResultPosition=6

Three Beijing activists 'disappear after saving backup copies of censored coronavirus-related reports'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261025/Three-Beijing-activists-missing-preserving-virus-articles-onlin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