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杰
@陈士杰
打倒共产党!打倒习近平!
关注的小组(7)
动态 帖子 719 评论 4442 短评 60 收到的赞 6050 送出的赞 1816
  1.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Merlin #4 旧品葱最好的就是氛围。旧品葱有讨论议题的氛围,旧品葱大部分答案都能当成一篇论文。但新品葱,无意义的自嗨和意淫太多,以搞怪为主。

  2.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浅谈下我认为品葱存在的几个问题

    @Merlin #35 用户管理制度只会让用户之间互相敌视,挑动用户之间的矛盾,让管理员成为一个元老院式的存在。 逛论坛的人是来政论的,不是想当管理员当官的。况且品葱的管理员早就乱了,管理的不好还会被骂,已经成为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3.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Merlin #1 你在旧品葱订阅我了吗?

  4.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浅谈下我认为品葱存在的几个问题

    @Merlin #33 没看懂你这句话啥意思。

  5.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Merlin #1 非常怀念旧品葱,只有旧品葱才是真正的墙外知乎,新品葱只是百度贴吧反共吧。

  6.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rebecca #74 没事没事,欢迎你来留言。

  7.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不会,我相信鹿儿。没有鹿儿,我估计早离开品葱了,鹿儿算是我的恩人。

  8.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rebecca #76 你这个站务提议我同意。

  9.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其实我是可以理解鹿儿的。 鹿儿的地位是新品葱首席管理员,站在她这个位子,有时候是必须做一些违反习惯法的事情,有时候必须息事宁人,通过关说、劝和等方式和稀泥,有时候不得不双重标准,对一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是没办法的。 就像很多国家的总统,有时候必须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来稳定政局。 鹿儿基于新品葱,就像黄信介基于民进党。她做的事情不一定都对,但是没有她,新品葱走不到今天的。

  10.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rebecca #69 旧品葱是反共不那么明显的反华,新品葱是只要不反华就是不反共。 所以,刘阿姨在新品葱,就是祖宗牌位一样的存在。

  11.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这里有多少人是旧品葱的?

    @rebecca #66 没事,没事,我和鹿儿算是老熟人了,我相信她。被她骚扰一下,没什么的。

  12.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你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六四的细节

    @小二 #1 是的,他在洛杉矶当牧师,写过一本书叫Escape from China。

  13.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所谓“加速主义”真的具有可行性吗?

    加速主义其实和“蔡英文有利于统一”是一样的,都是极端群体一种无意义的自嗨罢了。

  14.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发表文章

    你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六四的细节

    ●张先玲的儿子叫王楠,王楠在六四时被戒严部队枪杀,张先玲也是天安门母亲组织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张先玲的妹夫是丁关根。丁关根在王楠刚去世的时候,还流泪表示很伤心,但很快就和张先玲切割,甚至两家人后来几乎断了联系。

    张先玲的丈夫是中国著名琵琶艺术家王范地,她的表哥是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

    ●1989年,陈佩斯和他的父亲陈强都是支持学生的。陈佩斯还曾经因为参与拦阻军车的活动,而被戒严部队军人抓捕,遭到毒打,幸亏其父陈强四处奔走,才得以释放,没有被作为“暴徒”来处理。陈强当年也经常蹬着三轮车去广场上给学生们送水送饭。

    ●六四死难者中,有一个人叫尹敬,他是三日晚上在家做饭的时候被窗外飞进的子弹射杀。他的岳父是关山复,关山复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埃德加·斯诺的遗孀是非常同情六四的学生的。她2000年初访问中国的时候,曾经联系丁子霖并且想和她会晤,但被中共政府阻止了,至今天安门母亲们每年还会给斯诺扫墓。斯诺夫人后来也被禁止来中国,并且她生前似乎和很多民运人士诸如魏京生等人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

    ●很多五毛拿刘晓波和侯德健说所谓的“没看到天安门广场死人”,来证明六四屠杀不存在。但实际上,刘晓波当时说的是谎言,他之所以违心的撒谎是由于当时他怕被判处死刑,这一点上也导致在九十年代初,丁子霖非常不喜欢刘晓波。徐文立曾经说过“他(刘晓波)回忆了1989那次在中共电视台违心的见证,他痛苦地提到中共恶毒让他父亲的游说,他说,“平日里我可以和父亲论辩至反目,可是当父亲在那种地方双膝向我跪下时,我他妈的,彻底崩溃了!我从来没有对谁讲过这一幕,今天就想对你说,可是还是不能原谅我他妈的自己!特别面对天安门母亲们时!没有借口,只有惭愧,骂自己不是东西!”

    ●六四事件中主要的死亡地点并不是天安门广场,而是在长安街。但这绝不意味着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中共事后宣称广场没有死人是谎言。从6月4日凌晨1时30分38集团军抵达广场北部、凌晨1时25分空降兵15军抵达广场南部,直至清晨5时30分许,广场枪声不断。至少已经知道三个人被射杀在天安门广场里面。他们是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双学位程仁兴(中弹在国旗杆附近)、北京农业大学林系硕士生戴金平(中弹在毛主席纪念堂)和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生李浩成(中弹在广场东南角)。台湾的《中国时报》记者徐宗懋也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中枪受伤的。

    ●五月下旬其实刘晓波曾经主张学生们撤出广场,当时柴玲也答应撤出广场了,但执意留在广场上的人是李录。

    ●六四目前知道的最小的死难者叫吕鹏,他当年九岁,被流弹射杀。

    ●六四歌曲《历史的伤口》的召集人就是时任立法委员的赵少康,当年的新党是全党团结起来反共支持学生的,和今天的新党判若两人。

    ●赵紫阳去看望绝食学生,并且在广场上发表演讲的时候,王丹在睡觉,而且还叫不醒(当年当事人告诉我的)。

    ●六四后的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令充满着错误,比如把王丹的籍贯搞成吉林等。而且学生领袖的排序并不重要,王丹虽然是第一名,但绝不等于王丹就比排名最末的熊炎更重要。很多重要的学生领袖的排序过于靠后甚至压根就不在通缉令上面,比如王超华和李录的排名不应该这么靠后。

    ●李鹏的戒严令是违法违宪的。根据1982年版的宪法,国务院有权力决定部分地区的戒严,但没有权力发布戒严,发布戒严令是国家主席的职权,发布戒严令应该是杨尚昆做而不是李鹏做,所以李鹏发布戒严令完全就是违宪行为。而且李鹏的戒严令只是表示“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他在戒严令里面根本没有点名哪几个地区实行戒严,反而让北京市政府去具体实施,这就是完全荒谬的。就好似,法律规定一个罪刑期为五至十年,法院判决五至十年,具体由监狱实施一样荒谬和搞笑。况且在八二宪法上,戒严是中央的事情,和陈希同这个地方官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陈希同发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令》完全就是荒谬的。况且《国务院组织法》里规定:“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然而李鹏当年根本就没有开国务院的集体会议,他自己就决定了,所以戒严令完全就是笑话,李鹏总理带头违法。

    ●六四期间,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曾经联署到了57个人大常委的签名,集体要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废除李鹏的违宪戒严令。而且当时彭冲等诸位副委员长也支持召开人大常委会,但邓小平却在人大召开紧急常委会之前就开枪杀人了。

    ●六四的学生领袖中,绝大部分都出国了,但也有一些留在国内。除李录和韩东方之前,其他的人目前都没有投奔中共。

    ●前阵子过世的澳洲前总理霍克,他在做总理的时候,曾经给4万多中国留学生发了澳洲的“六四绿卡”。

    ●六四的军令上并没有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名,只有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的杨尚昆的签名,这也就是为什么徐勤先抗命的原因。

    ●梁振英在1989年6月5日在香港几家报纸上登载表示其“强烈谴责中共当权者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然而做上特首后的梁振英却表示邓小平比刘晓波更适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真是屁股决定脑袋呀!而且在1989年,李嘉诚、何鸿燊、郑裕彤、成龙、霍英东、曾荫权、唐英年等人都曾经公开的支持过学生。

    ●4日清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放了一段谴责六四屠杀的广播,这段广播的撰稿人是当时分管外交的政治局委员吴学谦之子吴晓镛,吴晓镛当时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英语部副主任,他早上去单位上班途中看到屠杀的惨状,所以临时把早间新闻的稿件改成了谴责六四屠杀的文字,他也因此被捕入狱两年。吴学谦也因此被踢出政治局,接任无实权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了。现在吴晓镛是凤凰卫视美洲台的台长,前些年媒体采访他时,他表示自己不支持学生的诉求,但更反对军队射杀民众,他对于当年的行为不后悔。YouTube上可以听当时的广播:

    youtu.be/71orJSGE1WA

    ●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6月4日接受BBC英文采访时,大骂共产党是法西斯。

    ●六四期间,冰心曾经写下“学生爱国 我爱学生”这八个大字,并且还把这八个字登载在香港的媒体上。

    ●孔庆东参与了八九民运,当年曾当选北大研究生自治会主席,但很快淡出学运核心圈。在网上还可查到一张王丹在演讲、孔庆东在旁边倾听的照片。尽管如此,六四后孔庆东还是遭到清算,被剥夺念博士的资格,发配到北京郊区的一所中学教书。几年后,才重新考博士、回北大。孔庆东曾经在2014年5月在微博上谈及到了六四,并且痛斥了共产党的屠杀,他的微博账号也因此被封了一段时间,后来在2014年6月他就接受多维的采访谈六四,并且把屠杀的黑锅推给了柴玲。我相信孔庆东对六四有自己的看法,只不过由于他还在国内,所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不能说什么实话。

    ●今天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六四纪念碑,纪念碑上有一段话是“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这块纪念碑是顾城和杨炼在1989年9月做的。

    ●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撤销过1989年对那21名学生领袖的通缉令,所以柴玲、封从德等人至今都属于中国政府的通缉犯。但搞笑的是,李录前些年大摇大摆的回国,中共竟然没有逮捕他。吾尔开希前些年去中国使馆主动自首,中共竟然不接受。可见当年的通缉令已经沦为笑话。

    ●当年的天安门四君子,刘晓波已经去世。周舵已经很少发声了,现在处于归隐状态,而且写文章也越来越温和。高新目前住在美国,经常研究中共的高层政治内幕,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节目的主讲人就是他。侯德健已经投奔中共了,他可以在中国大陆开演唱会,并且去年还给一首吹捧习近平的歌曲《中国梦》谱曲了。

    ●六四镇压中,确实有军人被民众打死。但根据中共在事后公布的宣传资料中可得知,死亡的军人的死亡时间都是在6月4日,但军队开枪杀人是从6月3日晚上10点左右开始的。换句话说,军队开枪杀人之前,并没有军人死亡。军队开枪杀人在前,民众暴力反抗在后。

    ●天安门母亲组织的发起人是丁子霖,丁子霖是人民大学退休副教授,她的儿子蒋捷连17岁时被六四的戒严部队枪杀。丁子霖老公蒋培坤于2015年去世,蒋培坤生前也是人民大学教授。蒋培坤曾经是刘晓波的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的委员,郭宝胜也是他的学生。

    ●现任的作协和文联的主席是铁凝,她也是中共中央委员,据传她更是全国政协内定的下一届的副主席之一。在1989年六四镇压后,铁凝是第一个公开表态支持武力镇压的省文联主席(当时她是河北省的文联主席)。

    ●1989年的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是傅铁山,傅铁山是六四镇压后,唯一在电视台上公开支持武力镇压的宗教界人士。他也因此官运亨通,1998年担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后来在胡温的前五年,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排名最末的副委员长,并且死在了副委员长任上。在他担任爱国会主席期间,经常批判梵蒂冈,把中梵关系搞得很僵。

  15.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跟进了香港事件那么久,六四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①中共一直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陈希同、迟浩田都说过天安门广场上没有死过一个人。这是一种障眼法,故意把六四屠杀的地点仅限制于天安门广场内。其实六四屠杀的主要死亡地点是在长安街,是在去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

    ②天安门广场虽然不是主要的死亡地点,但是天安门广场上没有死人是谎言。天安门母亲目前找到了三位在天安门广场上中弹死亡的学生,他们是程仁兴(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东欧研究所1987级双学位毕业生,中弹在国旗杆附近)、戴金平(北京农业大学园林系硕士生,中弹在毛主席纪念堂附近)和李浩成(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生,中弹在广场东南角)。

    ③为什么很少有军队屠杀的照片?因为当时拍照需要闪光灯,只要闪光灯一亮,军队就是开枪射杀摄影者。六四死难者中,有很多都是拍照的时候被打死的,比如张先玲的儿子王楠。

  16.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国内现在舆论疫情比武汉肺炎疫情还严重吗?

    @electron8964 #5 说实话,我也有一点萌生退意。

  17.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国内现在舆论疫情比武汉肺炎疫情还严重吗?

    兄弟,为什么退出品葱了。

  18.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是谁想把联邦制套在中华x联邦上?听起来像超市名字

    中国说实话,不适合联邦制。

  19. 陈士杰   在小组 2049BBS 回复文章

    ttt

    姐弟恋是很好的,但差20岁有点太夸张了。

  20. 陈士杰   在小组 江湖 回复文章

    浅谈下我认为品葱存在的几个问题

    完全同意。说实话,我一直认为让用户管理用户是错误的。用户之间就是兄弟姐妹的关系,哥哥管弟弟,弟弟会记仇的。管理网站的应该是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