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思政课上冲塔壬

分享原创

今日份的思政课上,面无表情的粉红professor照例用她那做得惨不忍睹的PPT给我们宣传“世界形势和中国的应对”,今天讲的是香港和台湾问题。

45分钟的课照例讲到十几分钟就算结束,接下来老师装模作样地请大家提问——其实按例是没人提问的,因为你真问了老师也未必答得出来,或者这老师机智一点的话送你“毛新宇同志的演讲”+1。

这次情况比较意外,因为老师也没钱对课堂进行维稳或者删帖控评的缘故,有个声音问道:“老师,如果香港人进行了全民公投,三分之二的人赞成香港独立,请问我们应该尊重香港人的选择吗?”

“当然不能允许。因为无产阶级国家的法律是不随人的意志而转移的。”

学生不依不饶,反驳了一句:“老师,人民的意志就是天。当天理和王法发生冲突的时候,让步的不应该是王法吗?”

“你所说的,是西方国家基于宗教哲学发展起来的庸俗法律观。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讲究的是有法必依。至于你所说的公投结果,是不可以对抗法律条文的。”

同学面露沉思表情,缓缓低头。

本馅暗想,这哥们勇气很好,可惜和思政老师这种经过一定训练的专业人士对线还欠着功力。但本馅混迹膜乎以来,一直是路见不平直球乳鹿拔刀相助,这个场面实话来说是本馅期待已久的好机会,焉能放过?

本馅插话道:“老师您说的很有道理。我想当下中国的绝大多数法学工作者都会这么想,但是如果从经济学或者道德哲学角度看,结论也许与您说的不太一样。”

“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应该遵循依法治国的基本国策。而且你们经济学要注意,不要被西方一些经济学思潮所影响,要多读读张维为、林毅夫的著作,学习中国特色的经济学。”

“老师,首先我要向您申明一点,经济学是科学,科学是不分国界的,当然也不存在立场。其次,我想尊重人权和人的自由意志,不仅仅是经济学家这么想吧。对于香港的问题,我们不能强迫香港人做选择。”

“香港人做什么选择我们当然要干预,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地方行政区之一,无论民调结果如何,他们都不能独立。”

“……”我有点语塞。她让我想起《三体II》中的思想钢印。在她的世界里,香港问题就是一个奇点,从这个既定位置的奇点出发,无论照哪个方向走多久,你都会失望地发现她最终还是留在这个原位上。这个原位是什么,她们可能一生也不能看破——看破牢笼全部机关的人,最终都挣脱了牢笼。

“还有什么问题吗?”

“最后一个问题,老师。”我还是怀有一线希望,“为什么香港在回归之后不到三十年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当年帮助饥饿中的大陆人在香港谋生立足的香港同胞现在如此仇视大陆人?这一切是谁之过错?”

“这个要辩证看待。一方面是因为香港人大多数是小资产阶级出身,不能适应回归之后的国情,他们本质上对无产阶级是有点抵触,是有私心的。另一方面,主要的原因是英美势力的挑拨。但是具体的原因非常复杂,那不是我一两句话就能讲清楚的。所以你自己也要多学习,尤其是马克思他们的经典著作,你要用阶级斗争的理论分析。”

“如果香港人不适应在中国,为什么我们不能放他们走?”

“香港的回归对整个国家是有利的,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应该牺牲一点自己的小利。这个问题你要用马克思的科学理论来看,香港人是小资产阶级居多,在这个方面没有这个觉悟。”

“国家利益就是为个人利益服务的。当国家意志与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冲突的时候,国家应该让步。”

教室里一下子寂静无声,好像我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核弹一样。

“你的意思是个人高于国家?”

“我认为国家并不存在。我们都信有国家,则有国家。我们都不信的话,就没有国家,这个和货币是一样的,我们不相信货币有用他就是废纸……”

老师打断道:“你呀,不要受到西方的那种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思潮影响。你要说没有国家,那我问你,谁给你提供国防保护啊?要是没有国家,美国人不想欺负你就欺负你?你上学期不学了近代史,不清楚一个强大的国家对你们个人的作用吗?”

教室里又开始重新骚动。我看老师很不愉快,赶紧打住。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老师。”

当天下午我就后悔了。老师将这个事情汇报给我们的导员,罚了一人一份400字思想检查。

6 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老师。”

我就是薩格爾王,不同意的請舉手?

思政课 = 写其他作业的课

——“你的意思是个人高于国家?”

——“是啊,我认为习大大就高于国家!您有意见吗?(๑◔‿◔๑)”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虽然不喜欢刘仲敬,但他有句话我一直同意:不要对他们抱有同情,这个国家的人所受的苦难,多是他们应得的

分享一次真实经历。我小时候有一次上公开课,是英语,下面几百个人在看。外教问我们暑假去了哪里玩,我故意坑他,举手说去台北玩。他问我哪个国家,我说TAIWAN。外教装作听不懂,我就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告诉他,还说“TAIWAN是个很美丽的国家”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冲塔,还好没被喝茶。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