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文

随笔 摩登社会的缘起

minjohnz  ·  11月2日 只发泄。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有一种说法,叫做“英美特殊论”,大概的意思是所谓摩登社会是从英国开始的,然后像传染病一样在全世界传播,因而离英国越近的越早摩登化。

我估计金观涛不会同意这种观点,与英美特殊论相比,他可能更接受所谓新教伦理的特殊性。而且单以资本市场或金融市场而论,荷兰才是第一个摩登化的国家。没有起于荷兰的股份公司及其他融资方式,瓦特的蒸汽机可能只限于工匠小革新。而荷兰也是新教国家。

所谓新教伦理的特殊性在金看来,似乎来自天主教教廷的一场类似政教分离的改革,而更深层次的原因似乎是所谓的唯名论,或实名论。

这个“实名论”是不能顾名思义的,他不是赞同以名为实的,反而是比较反对的。

具体来说有点像我关于这一个苹果不等于另一个苹果,因而一加一不等于二的观点。

反对抽象的苹果这个名称,主张给每个苹果起个实名,苹果甲,苹果乙,苹果丙,苹果丁,

这当然是笑谈。

但是把苹果换成人,就不是笑谈了,而只有在摩登社会才人人有自己的大名,不是都叫狗儿狗子什么的。

摩登社会与传统社会的区别在哪里?  我认为主要是社会的组成方式。 有人说现代社会是陌生人之间的协作,传统社会是熟人社会。 还不仅如此,要完全说清太复杂。

简单而言,传统的好比有机体,不可分,是分了就会死的有机生物,摩登的好比乐高积木,由每个INDIVIDUAL的个人组成, 这些个人,好比是原子或夸克,作为基本单位,他们自由度很高,今天可以在这个公司,明天就不干了,换一家。 传统的很难这样,有的人身依附关系之强以至于退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包括陌生人之间也会依附成类黑帮的关系。

可见,对这个唯名论的提出未必可以忽略,未必可以小视,因为经过一战前百年全球化和苏联解体后第二次全球化,现在我们都在一个摩登化了的社会之内了,只是摩登的程度或者深度各有不同。

至于摩登化是不是真是一件好事,我已经不想讨论了。因为意义不大,从来应该怎样和实际怎么样,所谓应然和实然就不是一回事。

我们最好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再来评价或评判这件事好不好,值不值得。

至少我自己还没搞清楚。而且很讨厌的,我认为你们也一样,包括金观涛,都未必真知道发生过什么,而自己又在干什么。

例如他现在似乎在建构一套关于如何在摩登化后建立真实性的哲学。在我看来,至少对我来说,似乎是多余的。

因为我们对终极问题的回答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指向自己的。

我为什么要怀疑我自己的真实性。

我的真实性需要靠什么重复观察重复实验来建立吗?

我真一切真。

既然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我管我感受到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干什么?还不是一样。

我估计理科出身的金先生思维模式太西化了,他不自觉地要在外部建立自身的真实性,似无必要。

当然,他的书我看得还少,也许是我误解了。

而且现在我开始写这本《摩登演义》,估计绝大多数观点还是从他那里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重温历史,不是害怕忘记,而是我们根本还没看清,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常常是自以为知道了,甚至只是莫名地以为自己多么得新一代了,好像天生免疫一样,结果不断地重复历史,还要说什么从历史得到的教训就是得不到教训这种巧言令色的虚言,很顺口顺耳的样子,其实就是给大家找个托词。

菜单
  1. linda   rico y libre

    modernization虽然先于工业革命,但是对于后发国家来说,现代化等于工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