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生死关头:司法部应当起诉川普,还是应当放过川普?

昨日下午,美国众议院“一月六日国会暴乱”专项调查委员会举行了第六次公开听证会。在历时两个小时的听证中,前白宫办公室主任助理,年仅26岁的哈金森女士,以大量第一手现场资料的直接见证,揭示了川普是如何预谋、煽动,与指挥了那场旨在颠覆美国政府的暴乱。

比如在川普煽动他的支持者向国会进军的“战前动员中”,在明知这些暴徒里面有许多人携带武器的情况下,要求现场保卫人员撤掉枪支武器检查仪器,使暴徒们得以携带武器进军国会,因为“他们(暴徒们)不是来伤害我的”。而后,暴徒闯进国会,给全体国会议员,包括共和党人,带来了直接生命威胁。在暴徒们狂喊绞死副总统彭斯时,川普对助手说,彭斯罪有应得。

此前两个星期,已经举行过五次类似的听证会,大致每次一个主题,涉及到了川普及其核心圈子如何策划颠覆2020大选的诸多不同方面。比如,上周四的第四次听证,几位前司法部高级官员,作证了川普如何向他们施加压力,强迫他们接受大选作弊谎言,用各种卑劣手段,蓄谋推翻2020总统大选毫无疑义的公正结果。在谎言遭到司法部官员反复拒绝后,川普说:“你们只管声明大选确实存在作弊,剩下的善后事情,由我和国会共和党人来处理”。再比如,在第三次听证会上,佐治亚州负责选举的官员,作证了川普如何向他们(全部是共和党官员)施压,要他们想办法为自己找到在该州击败拜登所需要的选票。录音电话中,川普要求州务卿拉芬斯佩格:“为我找到11780张选票”,这个具体数字,比川普反败为胜所必需的,只多出来了一张选票。

川普史无前例赤裸裸颠覆民主体制,用心之歹毒,手段之嚣张,令人震惊,更令人愤怒。

请注意,所有出面作证的官员,都是长期保守共和党人,大选中,他们都投了川普的票,自然也都希望川普胜选。但是,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刻,选择了站在保卫美国民主制度一边。

系列听证进行中,大量新的川普犯罪证据涌向了专项调查委员会。鉴于工作人员需要时间整理这些新材料,下次听证推迟到了七月中旬。估计起码还有至少两次新的听证会。

调查的深入进展,迅速揭露了大量犯罪事实与犯罪个体。如同所有的其他犯罪团伙,川普的核心圈子正在分崩离析,呼啦啦大厦倾的局面,正在形成中。完全可以预料,当听证会最后结束时,如同今天下午作证的哈金森女士,川普核心圈子中站出来的新老证人与他们的证词,将把川普与一月六日冲击国会暴乱更直接地连在一起。证据将显示, “川普督导和协调了有七个部分的复杂计划”,而一月六日的冲击国会,试图以暴力阻止拜登当选宪法程序,则是川普犯罪计划遭遇一系列失败后的最后疯狂。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至此,海量人证物证摆在了司法部面前。这些证据,将毫无疑问满足美国一般刑事起诉所需的两个必要条件:犯罪意图与犯罪行动。

于是,美国司法部将面对困难抉择:要不要起诉川普,把他送上刑事审判台?

毋庸置疑,无论做什么抉择,都将产生必然的正负效应。

  1. 刑事起诉川普。或者以煽动叛乱罪,或者以阻碍司法罪,或者以破坏政府公务罪,或者以全部所有这些罪名

正面效应:履行职责,坚守法治。 负面效应:川普核心支持者们可能采取行动,导致严重社会动乱

  1. 放过川普,不予起诉

正面效应:不开启美国起诉前任总统的先例,维护相对和平的局面。 负面效应:等于司法部宣布,只要当过总统,无论犯下怎样严重的罪行都可以逍遥法外。因为参与国会暴乱而被起诉的,目前已经有七百多人。整个暴乱事件的首犯策划者居然没事,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岂不是成了完全的笑话?

上面是流行的一些看法。我的个人看法是,司法部必须刑事起诉川普。不仅是因为这是维护法治的必需,更关键的是,川普绝不会因为免于刑事责任,而有所悔悟。他的恶行,只会进一步变本加利,不把美国推下悬崖,川普是不会罢手的。这次必须把他绳之以法。用川普侄女的话讲,川普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有川普在,维护美国社会相对和平的局面,就只能是暂时的。

我对川普其人危险性的判断,是从2016年川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开始的。六年来,我的判断不但没有改变,反而越来越严重。我相信,如果2024年川普得以卷土重来,他的下个四年中,美国民主制度的全面崩溃,将是必然的。

2017年初,距离川普就任总统,还有不到三个星期。算作是2017新年展望吧,我写了一篇题为《2016年是民主价值观在全世界受到最为沉重打击的一年》(博讯与其他几家中文网站收录了这篇文章)。文章中,我分析了川普当选与习近平复辟成功即将给全世界民主前途带来的致命威胁。现在摘录其中几段话,只是为了表明川普危险的连续性:

“2016年,美国选民把一个煽动仇恨,煽动暴力,谎话连篇,既无道德感又无责任感的自恋狂,送进了白宫。我曾在跟帖中把川普的当选,与辛普森的无罪释放做过比较: 有人会说,如果陪审团可以让一个杀人犯免罪,那么选民们让一个骗子登台,不同样可以看作是民主(法治)偶尔的失败,有什么大不了。虽然可以这样辩解,但涉及到对民主体制本身造成的损害,川普岂是辛普森可比。试问,如果世界上最成熟的民主体制失败,美国如何能再继续向全世界宣扬民主制度的优越?又怎么能继续驳斥专制鼓吹者的断言,民主选举,不过是一场闹剧?”

“我相信,许多博讯的川普支持者,会对我上面的话不以为然:那只是你个人对川普的看法。退一步,一旦当了总统,川普竞选时的许多行为,就不会再重演。你错了,川普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证据就在眼前,当选之后这段短时间,川普对美国民主价值的全面攻击,不但没有收敛,甚至变本加厉。”

“川普永远不会,也从来没想过,成为全体美国人的总统,他的个人利益需要,永远是第一位的。2016年,川普一手造成的美国社会的空前撕裂,在他上台后,只会进一步恶化,记住,百分之一百。”

川普下台已经一年半,此时此刻,恶化仍然在进行中,不制止川普,未来也必然如此。

百分之一百。

赞同 5
926 次浏览
52 个评论
  1. 1 2
    1 2
时间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在竞选时说过,她对特朗普的评价是不如习近平的。因为习近平好歹在covid爆发的时候放权给李克强指挥,也实现了2020年经济增长。而特朗普却让美国人的伤亡超过了二战。

共和党的前总统吉米卡特、布什等等也都反对特朗普的执政。在特朗普威胁派出军队镇压BLM运动时和奥巴马、克林顿等等站在一起维护自由民主。

而特朗普曾今的手下彭培奥、彭斯等等现在都已经反对特朗普“大选作弊”的说法。彭培奥在特朗普一月六日召集支持者攻击国会大厦时,和同事们私下开会,讨论着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如何把特朗普强行解职。

特朗普的现在亲密朋友只有朱利安尼等等少数人。

特朗普其实是一个悲剧,一个美国的悲剧。也是中国应该借鉴的例子,要防止类似薄熙来之类的民粹主义者掌握政权。

圆滚滚小熊球球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尽快查明法轮大法学会、中国工商银行与川普集团三者的关系。

@ZEROHOUR #189289 今天纽约时报有一篇文章,讲邪教是如何形成的。川普的核心支持者们有一个邪教重要特征,那就是绝对地盲从教主,无论多么强大的说理,都不能改变他们对教主的信仰与忠诚。川普是当今世上最成功的教主。

@圆滚滚小熊球球 #189300 没错。过去若干年,法轮功的各种宣传工具,不仅散布了大量阴谋论谎言,并且实际上是一些最恶毒谎言的制造者。我不大清楚你说的三者间关系,但搞清楚许多谜团的来龙去脉,绝对是必要的。

圆滚滚小熊球球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

@钟明 #189306 我最近就是在忙这个。不容易,愿意与你共勉!谢谢你的支持!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ZEROHOUR #189289

我看中文還以爲是什麽民主黨大魁,仔細一想是Kamala Harris...這位大姐約等於美國蔡奇

一月六號游行運動是有内在訴求的,原因很簡單:看過美國計票直播的都能記住各大搖擺州是怎樣在關鍵時刻突發出現不正常的爆發計票,在大多數人美國人睡覺的時間一夜翻盤,種種情況不由引人疑惑個中是否舞弊。這根本不需要川普進行煽動,Alex Jones,Steve Bannon都足以説幾句話,就把高組織度的美國人集合起來。

川普本身的問題也只能説他也是順水推舟,看看是否能從中漁利,和民主黨類比的BLM游行相比,對民間經濟的破壞程度幾乎為0,只能説讓一些達官貴人沒睡好覺,以至於他們想把川普嚴懲不貸。

彭斯和布什一樣,建制派習慣和民主黨建制派同流合污,表面吵架但實際上合作,政府支出只加不減,剝削百姓以利官僚。彭培奧則比較油滑,在1月6只發表了塔利班相關聲明,相當於押注贏家——而聽證會不參加只是泄露會議紀要,又不會得罪建制集團,標准的政客操作手腕。

如果2024年川普得以卷土重来,他的下个四年中,美国民主制度的全面崩溃,将是必然的。

这充分体现了作者对美国总统制,或者自由法制的理解水平。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ZEROHOUR #189289 川普不是民粹分子,商人而矣,像前段时间还唱YMCA同性恋歌曲拉票,而且其产业很少有在红州铁锈带的,大部分都在最白左的纽约,同时其所谓极右的政策也就一个反环保的退巴黎协定,但最器重的商人马斯克就是做特斯拉环保汽车的。其实美国真正的民粹还是奥巴马引起的,他第一次竞选还把头像印在联邦旗拉保守票,但选上之后就大搞政治正确,把堕胎与同性恋等问题搞到底,所以保守派自然对民主党相当不满意。当然民粹最根本还是经济问题,过去过度新自由主义让各种低端产业转移到中国、非洲等有低人权优势的地方,美国的低端人口都失业没事干,自然有了民粹。

linda rico y libre

川普和大部分民选政客一样,有骗子的成分--指望他当希特勒是有点想多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川普在20年下半年之后的行为都透露出了这个人和水仙花一样自恋,现在他面对的不是24年能不能东山再起的问题,是会不会吃牢饭的问题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IronStar21 #189315 1月6日游行虽然有诉求,但你认为攻击国会大楼是否正确?BLM虽然也使美国遭遇了一场噩梦,但在总统就职日攻击国会是否认美国民主的行为。如果你认为选举有什么问题,早就能发现有舞弊了,为什么计票的一直否认呢?

实在不行,再等4年还可以回来啊。现在joe biden的支持率也不好,其实如果你当初在1月6日是什么都不做,到2024回来反而更容易

@孙先树 #189319 你这段文字,充分体现了你对2016~2020川普所作所为的无知程度。

@IronStar21 #189315 一月六號游行運動是有内在訴求的-----真有意思,地球上的游行,哪个是没有没在诉求的?搞得好像有内在诉求就有理一样。

@IronStar21 #189315 看過美國計票直播的都能記住各大搖擺州是怎樣在關鍵時刻突發出現不正常的爆發計票,在大多數人美國人睡覺的時間一夜翻盤,種種情況不由引人疑惑個中是否舞弊。-------我看过计票直播,我可没看到有突发不正常爆发计票,倒是看到了很多没脑子的人根据一些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背景的推特小视频就空口白牙的咬定选票舞弊,还有扯什么计票数据直线突升,难道这些傻逼不懂计票的一个一个点,但计数是集中一批统计完后登记吗?

@IronStar21 #189315 這根本不需要川普進行煽動,Alex Jones,Steve Bannon都足以説幾句話,就把高組織度的美國人集合起來。-------不需要他煽 他干嘛还煽,从最终选举结果出炉到1.6日国会认证,他在推特上发了几百遍的号召让人去华盛顿闹事。

@IronStar21 #189315 川普本身的問題也只能説他也是順水推舟,看看是否能從中漁利-------作为国家行政机关首脑,面对干扰选举程序的叛乱,居然好意思“顺水推舟”?川粉的思维果然与众不同。在1.6日前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一直在推特上摇旗呐喊,催促别人来华盛顿,这推舟的劲儿有点太大了吧? 如果大街上一群人把你揍了把你钱抢了,转头送给我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顺水推舟的笑纳? 好一个顺水推舟,什么东西!

@IronStar21 #189315 和民主黨類比的BLM游行相比,對民間經濟的破壞程度幾乎為0,-------几乎为零?你干脆说破坏为负值吧!打砸抢掠还促进了民间经济繁荣昌盛。 都他妈出人命了还有人在这里说梦话屁话,真令人作呕

@IronStar21 #189315 一月六號游行運動是有内在訴求的-----真有意思,地球上的游行,哪个是没有内在诉求的?搞得好像有内在诉求就有理一样。

@太阳能 #189441 你的评论非常中肯,嬉笑之中说明了许多深刻的事实。

我只想再强调一遍,如果川普2024年再次当选,美国民主体制的崩溃,将是必然的,这一断言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危言耸听。我会在以后文章中详细分析这一点。

美国民主体制可以失败,因为本来就是一场实验,但绝不可以让她失败在一个骗子手中。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钟明 #189454 “如果特朗普通过民主选举当选,民主肯定要奔溃”这句怎么有点不对劲?

@钟明 #189454 如果川普2024年再次当选,美国民主体制的崩溃,将是必然的。这一断言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危言耸听。

美国民主体制走向末路,完全是咎由自取。川普并不改变任何趋势,他没有这个能力。川普个人的乖张自负,逻辑混乱,不按常理出牌,本身就是一个变革时代的缩影。不是川普当选导致民主体制崩溃,而是民主体制崩溃过程中涌现出一个又一个的川普。就像中国专制崩溃中出现一个又一个张献忠。川普根本无法靠舞弊操纵选票获胜,他的当选,是选民表达对于美国民主体制的不满。

自由派无能狂怒,只能于迁怒于川普,恰恰证明了自由派作茧自缚的宿命,他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本身就是问题。正是这群无神论者,大政府包办主义者,瓦解了教会、家族、社区等自下而上的多层次组织,把人变成了无根的原子人,没枪没崽的费拉社畜,才造成联邦和地方的对立,政府和私人组织的对立,游民和社区的对立。如果川普上台,断了他们的输液管,费拉原子人是根本斗不过持枪红脖的,只有被扫地出门的命运。

作者 于 7月1日 编辑

@ZEROHOUR #189460 任何体制的创立,都是写在纸上的东西,纸上的东西,需要人去维护。美国制宪会议结束,记者问富兰克林,美国将是个什么国家,君主制还是共和制,富兰克林回答:“Republic,if you can keep it”。

幸运的是,二百年来,美国各届总统,都履行了维护这个民主体制的职责,包括尼克松在内。尼克松犯了罪,但他从没有试图颠覆这个体制本身以满足个人欲望,他最终辞职了事。川普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总统,试图推翻这个政府,蔑视宪法,彻底颠覆这个体制。你能设想如果一月六日国会暴乱中,暴徒们真的抓住了彭斯,阻止了当日宪法程序,今天这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吗?

民选首脑上台,颠覆原有的民主体制,这例子多的是。普金就是一个,在表面文章后面,他恢复了俄国的专制威权。甚至希特勒也是例子。

还是那句话,川普如果上台,下个四年中,他将不遗余力在美国推动专制威权,美国民主体制的崩溃是必然的。

@孙先树 #189472 你的评论有许多亮点。但断言美国民主制度注定走向失败,为时太早。说到底,民主制度很脆弱,但她是一次远胜于专制制度的伟大实验,如果能维护她,责无旁贷。杜绝川普这样的蓄意推翻民主制度的人物,是头号当务之急。

不要推动宗教极端思维。许多人恐惧,美国教会极右势力,正在把这个国家引向政教合一的道路。共和党人Kinzinger昨天称呼他们:基督徒塔利班。

宗教之外的人士,与塔利班比起来,我不知道哪个更坏。

漢獨主義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ZEROHOUR #189421 一月六衝擊確實是失控,以至於川普本身都發視頻勸阻不要用暴力行爲。但是説句實話,這裏面確實有不讓人信服的部分,各方都認爲自己是民主的捍衛者。至於計票爲什麽有問題難以查出,一個是郵寄選票難以查詢,另外一個是計票人員(政府工作人員)本身就大幅度偏向拜登——你可以從華盛頓特區(公務員爲主)對驢/象黨的支持率管中窺豹。公務員永遠偏向大政府,這樣就可以喝茶看報紙掙大錢,也就是民主黨的思路

當然還有一個問題是,郵寄選票并不是一人進計票箱獨立投票,很多時候是群體影響(比如説父親當著老婆面投票,或者老人院護工計票)。而紅區因爲大多地廣人稀,密集人群多集中於藍區(比如城市),潛在共和黨會被民主黨大多數帶偏。

@太阳能 #189444 這是我最後一次回復,畢竟我不想拉低到駡娘的下限

BLM光是截至2020六月份就死了19個,更不要説對人民財產的大規模破壞,CNN的"mostly peaceful protest"已經成了搞笑梗,谷歌是個好東西,就不知道你會不會用

威斯康辛計票自行查閲,這種事情不要太多

@IronStar21 #189509 CNN的"mostly peaceful protest"已經成了搞笑梗--------cnn成笑梗那你就去笑呗,跟我说这个干嘛,我又不是cnn的工作人员,跟他们又不是一伙。倒是你的“對民間經濟的破壞程度幾乎為0”鸿论也不遑多让,估计也很快就是下一个笑梗了。

谷歌是個好東西,就不知道你會不會用-------回答你,我会用。谷歌高管、谷歌网站乃至整个硅谷科技群体都对川普深恶痛绝,你个川粉居然说出“谷歌是个好东西”,真是大逆不道呢呵呵。

威斯康辛計票自行查閲,這種事情不要太多-------你自己主张选举有作弊,却一不列证据,二不逻辑推理,反倒直接大咧咧的让别人“自行查阅”。那我也可以说川普就是个罪犯,相关证据请各位川粉自行查阅。谷歌是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川粉会不会用?当然除了谷歌,川粉们还得学会用鼠标和键盘,而且还得会电脑开机,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个不小的挑战呢哈哈哈。

从选举结束到现在,我听到了太多太多这种屁话连篇的指控。川粉最经典的就是一句话“一觉起来发现选票结果一夜反转”,搞得好像选举机构趁着他们睡着的时候做手脚。川粉们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人家做手脚还需要趁着你们睡着的时候?太高看自己了吧哈哈哈。要怪就怪你们那晚为什么要睡觉,开票关键时刻为啥不能挺一挺,熬个通宵全程盯控。连网吧包夜的小学生精力都不如。还有哦,下次选举开票夜,可千万别再睡着了,一定要强打精神熬几个通宵哈哈哈。

比起你的“自行查阅”,网上流传的“作弊证据”可谓百花齐放群魔乱舞,一个推着小车把纸片倒入河里的小视频都能成为他们眼中的作弊铁证,最后却尴尬发现那是好几年前的视频,发生在巴西的。我就问问川粉们,一个小视频,你们不考察下它最初发布时间吗?不考察下它是否发生在美国吗?不检查下它倒掉的是否是选票吗?不核实下纸片真的是支持川普的选票吗?一点求证考究的追求都没有,哪来的大脸让人“自行查阅”?不怕别人认真查阅出来的东西扇了你的脸吗?

@IronStar21 #189509 至於計票爲什麽有問題難以查出,一個是郵寄選票難以查詢,----------

难以查询?那只是你难以查询,对于邮寄选票历史悠久的专业选举机构,不难查询。请不要以自己那点能力去臆测揣度人家专业机构的能力

另外一個是計票人員(政府工作人員)本身就大幅度偏向拜登——你可以從華盛頓特區(公務員爲主)對驢/象黨的支持率管中窺豹。------------

你想暗示什么?全美国各州政府工作人员集体串通作假帮助拜登胜选?呵呵川粉的脑洞幻想能力如果能匀一点给他们欠缺的逻辑能力,那天下就太平多了。 华盛顿本来就偏蓝,那里的公务员群体自然偏向民主党。你咋不去调查下阿肯色肯塔基州公务员的对两党的支持率呢?

公务员偏向民主党所以就会帮助选票作弊让拜登胜选?以这种幼稚且阴暗的心态来揣测人家公务员的职业操守,你觉得合适吗?按你所说,计票公务人员都帮民主党,那共和党应该早就退出历史舞台了,怎么还会在过去半个世纪跟民主党平分秋色轮流执政呢?就在2020国会偏选举,参议院共和党还拿下了半壁江山。公务员们这会儿咋不偏向民主党了呢?

@IronStar21 #189509 紅區因爲大多地廣人稀,密集人群多集中於藍區(比如城市),潛在共和黨會被民主黨大多數帶偏。--------------

投个票都能被带偏,川粉眼中的自己人还真是一帮废柴呢呵呵。

@孙先树 #189472 这段文字是典型的姨学之作,满篇论点,无一论据。洋洋洒洒,像是摇头晃脑故作高深的和尚念经一样。离开“张献忠”“原子化”“瓦房店”“核平”就不会说话了。

自由派为啥无能狂怒?又为啥只能于迁怒于川普?迁怒川普为啥就证明了自由派作茧自缚的宿命?话说自由派的宿命是啥?为啥会作茧自缚?大师你能指点一下吗?为啥自由派本身就是问题?我想问问这群无神论者,大政府包办主义者是怎么瓦解了教会、家族、社区等自下而上的多层次组织,把人变成了无根的原子人的?

姨粉讲话就像朗诵诗歌梦话,全程输出观点,从来没有论证。云里雾里,还一副高深莫测的装逼姿态,让人恶心!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IronStar21 #189509

"一月六衝擊確實是失控,以至於川普本身都發視頻勸阻不要用暴力行爲。"

-他的视频我是看了,但这是他后来的视频了,可他之前是在twitter上面不停的要求人们一月六日去国会的啊

“郵寄選票很难查出问题”,

-如果邮寄的方式法律规定有效,那它就是有效。

“公務員永遠偏向大政府,這樣就可以喝茶看報紙掙大錢,也就是民主黨的思路”

-这句话过分了,在美国搞阶级斗争啊。

“很多時候是群體影響”

-我不同意,因为即使按原来方式,一家人也会商量好了去投票,一家子都投一个人以前也发生过。

@钟明 #189487 我可以断言美国民主制度注定走向失败,是讲趋势。当然现在为时太早。因为美国纳税人口超过50%,是发达国家中比例最高的。然而如果任由联邦政府扩张,美国民众失去自力更生的动机和土壤,比如没有工作就领失业金度日,那么实际上是走的美元全球购买廉价劳动力产品的老路,进一步加深美国的帝国化,最终难免要步罗马帝国的后尘。

说到底,民主只是保卫自由的手段,应该追求自由而非民主。如果产权明晰,就不存在所谓公共财产,公共事务,也就没有民主的必要。专制是民主的敌人,但不是民主的二元对立物。所以杜绝川普这样的蓄意推翻民主制度的人物,而不去恢复私有产权边界,不去壮大自发秩序小团体,和大政府抗衡,是治标不治本。我更担心,比川普更极端,更有野心的人不在少数要是按下葫芦起了瓢,用拜登赶走川普,然后幕后有人用强力手腕把拜登变成傀儡,和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里应外合形成独裁者联盟,那岂不是暗无天日?

美国教会极右势力,不会把这个国家引向政教合一的道路。欧洲历史可以看出,宗教是超主权政府,和各国王室政府同时存在,则平民百姓有多一个选择,一定比没有好。晚清的知识分子,怕大清可以躲到租界,怕洋人可以找军阀庇护,是最自由的。日本的和尚庙,可以抗官府税收,逐渐笼络民众,培养兵丁,成为武士的萌芽。美国教会的力量不是过大,而是过小,非但无法做到政教合一,连庇护教民免遭政府法令、税收的掠夺都做不到。当然教团成员的自由肯定比城市无产者要大得多,我理解这才是抹黑教会的真正原因。

至于你说许多人恐惧,美国教会极右势力。以一个普通的美国民众来说,每天上下班,购物,接孩子,在家生活,最恐惧的是什么呢?黑命贵暴力抢劫,非法移民暴力抢劫,警察滥权无故骚扰,街头混混惹事生非,美国教会极右势力无差别射杀?这么多威胁总可以排一个序吧。

@太阳能 #189526 如果反对共产党的候选人当选市人大代表,会导致民主制度全面崩溃 如果一群拿不出血汗钱的农民围在县政府大楼门口,拿着镰刀锄头下跪,就是被煽动参与暴乱 我觉得你说话倒很像朗诵诗歌梦话,从中国县公安局的通报模板里换几个名字,就可以套到美国头上。

川普是美国选举制度下产生的总统,如果对川普执政不满意,就在选举中击败他。这是任何美国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抛开执政理念、执政方针的具体讨论,盯着川普本人进行攻击,当然是自由派迁怒于川普的表现。如果自由派倡导的理念深得民心,川普又怎么会当选?

自由派的宿命是啥?自由派的主张,都是把民众作为一个整体来叙述的:加税,环保,控枪,平权,接收难民,最低工资。。。这些问题都有一个致命的死穴:己所不欲。

假如别人不愿意加税,给你加税好不好?假如别人都喊口号要环保,钱你来出好不好?大家都想控枪,但都不缴枪,要不你缴枪做个表率吧。

既然靠民众自发的决心无法实现,自由派只有求助于政府,求助于权力。让政府规定董事会必须有女董事,富人必须多交税,农场主的土地怎么支配要大家投票。。。

请注意,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如果自由派这样玩火,最后无非是一拍两散。我回迈阿密,德克萨斯继续蓄奴,继续持枪自卫,继续当地主。联邦政府政令不出华盛顿,或者最多还有个加州。你们自由派自己玩去吧。

@孙先树 #189545 谢谢评论。不过我不想花时间讨论那些属于意识形态或者政策范畴的东西。因为那些都不是我这篇文章的目的。我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警告人们川普的巨大破坏力。引用Liz Cheney昨天在里根图书馆讲话时的话:“川普是美国面对的最大的来自国内的威胁。”这种威胁远超出左右之争。引用另外一个共和党议员的话:“实施坏政策不会毁掉美国,但torturing宪法却一定会毁掉美国”,这是千真万确的,而torturing宪法,正是川普2016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国会暴乱后更为变本加利在做的事情。如同我在文章中强调的“如果川普的欲望不能得逞,不把这个国家推下悬崖,他是不会罢休的。”(也请注意,Liz Cheney的保守主义立场,比任何保守势力人物都更坚定。但她知道,抗击川普,早已超出左右之争,她更多忧虑的,是这个国家的安全,从而,历史将铭记下,她是美国最终得以摆脱川普的最重要的人物。)

善意提醒你一句:请不要用“黑命贵”这几个字(我相信你在使用时并未考虑这几个字的含义),这几个字所包含的歧视黑人的心态的歹毒,实在是华人的耻辱。

2047太左,简直没法看。

@孙先树 #189544

至于你说许多人恐惧,美国教会极右势力。以一个普通的美国民众来说,每天上下班,购物,接孩子,在家生活,最恐惧的是什么呢?黑命贵暴力抢劫,非法移民暴力抢劫,警察滥权无故骚扰,街头混混惹事生非,美国教会极右势力无差别射杀?这么多威胁总可以排一个序吧。

一般来说,美国普通人最关心的还是jobs and income,最大的恐惧:

失业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189586 如果是有房贷有家室的中产,比较害怕失业。很多长期失业半失业的美国人,领了好多年救济,就无所谓了。

@钟明 #189562 那如果假设I “川普是美国面对的最大的来自国内的威胁” 和假设II “川普2020年落选后被边缘化,淡出人们的视野”同时成立,你能保证美国不会出现比川普更大的威胁吗?

比如说,我是一个德州农民,自认为是能识字能上网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川普时代,有个墨西哥非法移民抢劫枪杀了我们村一户人家,不知怎么的逃回墨西哥了。我成天上网骂川普,修墙是作秀,选民支持者利用完就扔。现在好了,你说川普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我听着感觉很有道理,因为网上人气很高的钟花明也是这么说的。钟花明干脆号召开放边境,然后来了几千个南美人,浩浩荡荡开进我们村,我农舍没了,牲畜被吃光了,还不能报警,因为钟花明号召大家游行抗议警察鞭打非法移民,警察都撒手不想管了。我不知道你说的对美国的威胁具体是什么威胁,我只知道我的生活面临巨大的威胁。你如何说服我,对美国最大的威胁和对美国普通人生活最大的威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孙先树 #189545 姨粉说好听点就是魔怔 说难听点就是弱智。这个帖子主题是讨论川普破坏司法破坏传统民主体制的事情,谁跟你讨论什么自由派理念的对错了。自由派反对川普 不代表反对川普的人都是自由派,最起码我就不是,谁告诉你我是自由派了?为什么一上来就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自由派了? 你扯这么一大堆自由派的过错,与我何干?跟我说的话有什么关系吗?跟本贴主题有一毛钱关系吗?纯粹是自弹自唱 无人理睬。感觉姨粉都是连基本小学知识都不懂家伙。发帖倒是挺热情,你们不上班吗?

linda rico y libre

@孙先树 #189545 自由派的宿命是啥?自由派的主张,都是把民众作为一个整体来叙述的:加税,环保,控枪,平权,接收难民,最低工资。。。这些问题都有一个致命的死穴:己所不欲。假如别人不愿意加税,给你加税好不好?假如别人都喊口号要环保,钱你来出好不好?大家都想控枪,但都不缴枪,要不你缴枪做个表率吧。

在你理解中,自由派制定的法律都是仅让共和党和中间派的遵守的?自由派不用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加税 控抢难道只让共和党遵守,自由派不用遵守? 真受不了你,语言表达请直接一些,东拉西扯不知道你究竟要表达些什么,有什么话直说不好吗?你说的这些东西跟本贴有什么关系吗? 小学生写作为都知道有个主题,你这一段一段的文字让人感觉是是流水账写到哪里算哪里,跟主题完全不搭边,也不知道你写这么多干嘛? 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支持贴主还是反对贴主。

@太阳能 #189610 在我理解中,自由派制定的法律都是仅让自由派派遵守的,共和党和中间派不用遵守自由派制定的法律。这是我对自由边界的认识。 我的任何意见都只针对具体观点,我对贴主没有任何支持或者反对的态度。比如我认为川普合法当选,民众自发抗议,这是民主的必要组成部分,而不是对民主的威胁。这个观点已经够明确了。如果你实在理解有困难,我也不可能为了你一遍遍叙述。争锋的对象应该是观点,而你没有什么观点拿出来给我们讨论。

关于“语言表达请直接一些”,我也如数奉还给你。看不懂就说看不懂,简短一些比较好。

@孙先树 #189545 如果自由派这样玩火,最后无非是一拍两散。我回迈阿密,德克萨斯继续蓄奴,继续持枪自卫,继续当地主。联邦政府政令不出华盛顿,或者最多还有个加州。你们自由派自己玩去----------姨粉最大的缺点就是笨口拙舌,一个清晰的观点都说不出来,我说你说梦话朗诵诗歌一点都不冤枉你。你这脑子这水平不适合取迈阿密,适合去德克萨斯做奴隶。

说真的,我觉得您是在月球接受的小学初中教育,跟我们这些庸俗的地球人不太一样。

有人说我是“白左”思维,我不是。2016年初,希拉里已经事实上锁定了民主党提名,我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共和党候选人。当时我并无确定最后投谁的票。我从二月开始观察共和党竞争,到五月底GOP全国代表大会,我得出了我的结论:川普如果当选,将构成历史性的对美国的威胁。我的结论与党派无关,完全是针对川普其人。

@钟明 #189659 贴主,你别理他们了,这个论坛人脑子都有点不正常,弱智姨粉四处游荡,废柴川粉张牙舞爪。你跟他们交流久了会怀疑人生的。

川普2024年百分百会宣布竞选总统,这一点毋庸置疑,我觉得你还是多想想怎么有效狙击他死灰复燃。

@孙先树 #189588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想用语言来表达下我看到姨粉言论的感受,但是终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表达。我根本就不必看你言论中的"张献忠" "大洪水""费拉""瓦房店"就知道你是个姨粉。我对姨粉的言论有种特殊的感受,那就是其言论有个非常奇怪的共同点,结构很散乱,上一句和下一句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就非常生硬的拉扯在一起了,没有穿插逻辑线,一副非常激动情绪高昂的样子却说着非常混乱的话,还有一种自视牛逼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和语气。我对他们的猜测就是,这群姨粉压根就不是汉人,他们使用汉语应该是后来通过其他渠道学习的(比如学校学习),汉语不是他们的第一语言,不是母语。各位想想,如果让你用英语在外国论坛上跟人辩论一些比较深入的话题,你可能也会有心无力,遣词造句无法像使用母语那般挥洒自如淋漓尽致,因此说出来的话很可能就会显得情绪有余而逻辑不足。

我觉得任何一个以汉语为母语,为第一语言的汉人,看到你这段文字后,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感觉,能感受到你强烈的情绪但是搞不懂你究竟要表达的具体意思是什么,如果要回复你,就必须反反复复认认真真逐字逐句的看你的文字,去猜测你要表达的意思,然而你的病句太多,多到了几乎不忍卒读的程度,区区一百字的段落能挑出巨多的病句,这就是很多人不愿意搭理姨粉的原因。连他们嘟嘟囔囔说什么都要去费劲的猜测,那还聊个什么劲儿?

我试着写一段文字让各位感受下我看到姨粉文字的感受:天突然下雨了,一只猫头鹰在打盹,凭什么又停电了 呵呵呵真是笑死人了呢你们这群费拉,上帝不愿意管的事情凭什么要我管。第二象限的余弦值到底是正还是负,泡面还是青椒味的好吃呢。我可再也不愿意管理三界众生的事情了。

linda rico y libre

@太阳能 #189675 又黑姨粉,你以为刘仲敬不是汉人费拉?他就是典型汉人费拉,所以对汉人费拉的费拉性描述的非常生动形象,刘仲敬的文字只能是汉人士大夫阶层淘汰者能写的。

@孙先树 #189588 我是一个德州农民,自认为是能识字能上网的高级知识分子。在川普时代,有个墨西哥非法移民抢劫枪杀了我们村一户人家,不知怎么的逃回墨西哥了。我成天上网骂川普,修墙是作秀,选民支持者利用完就扔。现在好了,你说川普是美国最大的威胁,我听着感觉很有道理,因为网上人气很高的钟花明也是这么说的。钟花明干脆号召开放边境,然后来了几千个南美人,浩浩荡荡开进我们村,我农舍没了,牲畜被吃光了,还不能报警,因为钟花明号召大家游行抗议警察鞭打非法移民,警察都撒手不想管了。我不知道你说的对美国的威胁具体是什么威胁,我只知道我的生活面临巨大的威胁。你如何说服我,对美国最大的威胁和对美国普通人生活最大的威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你都是农民了怎么还能认为自己是高级知识分子?这两种身份硬扭一起不觉得很违和吗?就好像我是个乞丐,但自认为自己是个家财万贯的富翁。你是如何克服心里障碍把这两种身份合并到你身上的?非法移民杀了你村的人又跑了,你为啥要骂川普,是川普指使那个非法移民杀的吗?你怎么不骂自己?你怎么不骂负责办案的警察?然后网上人气高的人说川普是个威胁,你就因为人家人气高就轻松的相信了,你的脑子呢?你不去思考吗?你光盯着人气看吗?人气高的人说你是头猪你也相信吗?钟花明是谁?你自己造的人名吗?你造这个人名想影射谁吗?影射他的什么行为呢?你想说什么能不能痛痛快快的说,东拉西扯编尼玛这么多小故事干球啊?本来表达能力就堪忧还一个劲儿想搞点言辞花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弄巧成拙丢人现眼?钟花明号召边境开放边境就开放了?他是总统吗?他是参议院吗?他怎么一号召边境开放边境就开了?你能给解释下吗?是不是他人气高,他登高一呼要打俄罗斯,美军马上就乖乖听话去打俄罗斯了呢?开放了边境就来南美人,南美人为啥一来就进你家猪圈把猪狗牛羊全都吃了?为啥还把你家农舍搞没了?是不是你欠人家南美人钱了?南美人冲进来就让你全家灰飞烟灭你是不是应该反思下自己的错误,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觉得你最好和人家坐下来好好谈谈人家为啥吃你家的猪狗牛羊。钟花明号召大家抗议警察,警察就不想管了?那他号召大家抗议川普 川普怎么还厚着脸皮赖在台上?他要号召大家抗议联合国,联合国是不是也得解散呢?警察不想管所以你就求告无门了?你笨啊,你只知道你的生活面临巨大威胁但你就是在家破人亡的时候连报警都不去做,那你活该被威胁。

@太阳能 #189679 不错,川普最近在不断调高温度,看来他一定会宣布参选2024。另一方面,J6调查委员会也在不断调高温度。Kinzinger昨天透露将继续有大量川普犯罪证据出现,Cheney昨天说调查结束,J6委员会很可能会像司法部建议刑事起诉若干人,相信一定包括川普。我觉得司法部采纳建议,最终刑事起诉川普的可能性非常高。这将是影响2024大选的最重要因素。虽然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嫌犯不可参选,但川普如何在应付世纪大案的同时,有效继续他的竞选活动?所以阻止川普2024的计划,司法部是关键。 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暴露川普丑行罪行,以及他如果死灰复燃,将给国家带来的毁灭性的后果。

独裁者
Sith 本人在论坛里面只有一个ID
  1. 1 2
    1 / 2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