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致尚在堅持的人-------六四詩與歌

33年前,我們本當知道,對於中共,和平遊行是沒有用的,但是那群被屠殺的人,不論種族與觀點,其勇氣其熱情其信念理當銘記至今;畢竟,如果不是他們的死,說不定在香港的我們不會那麼早暫時看清中共的真面目,而我相信他們也是中國最後一批大規模出現、真心希望中國走向一條和眼下的支納粹迴然不同的路的人,即或是嘴巴刻毒的連登仔都承認,他們比他們的後輩來得俊美、充滿朝氣和活力。

近日有人引用我早年在品蔥的一篇回答認為我甚麼甚麼(請植入一切針對舔共舔支者的駡人話),事隔數年,有見支共對我等手足身心的摧殘,我現今僅在此承認我的錯誤,修正我的觀點:對於刺殺暴君一事,即或法理上失敗者必定承擔嚴重後果,信仰上此事正當與否,我想我是應該存疑,而不是絕對性的否定或者絕對性地肯定,否則無法解釋舊約中正反例都有出現的情況,而任何有此意的人都應該慎重其事。至於抗爭者與極權的戰鬥和平與否,只要是為眾人的權利挺身而出,我均予以尊重,並願他們問心無愧。

但我畢竟還是問心有愧之人,唯填詞一首誌念。

曲:In Flanders Fields
(斜體字請用粵語)

木樨满地 寥寂无人
枪击过后 坦克所经
少壮学子 在此葬身
为了善尽 心中义务

当天呼声 遥不可闻
湮没漫漫 无尽长夜
他们被爱 也有所爱
如今却葬身 枪炮下
在木樨地 他们丧生
在木樨地 他们丧生

我们已殁 请你接下
自由星火 直到黎明
不敢放下 願記於心
直到豺狼 殲滅那天
即使維園 不見燭光
即使广场 寥寂依旧
还请接下 我们所托
请你坚守 自由之火

維園晚上 不見燭光
記得當日 呼聲滿天
淚煙遍地 怒火迸發
奮勇上前 一去無還

當天伙伴 已不復見
流盪海角 或陷囹圄
我等蒙愛 也有所戀
卻不忍見 天色遽變
不甘萬家 燈光褪色
即使流亡 即使被困

必當堅守 我城星火
不甘辜負 手足所託
無論何往 願不屈膝
直到我城 光復那天
願主成全 我們遺願
在木樨地 在香港地
願主成全 賜我恩典
光復我城 光复这地

作者 于 5月28日 编辑
赞同 12
630 次浏览
9 个评论
时间 
独裁者

天安门学运不会是最后一批的,这个你可以放心。从最近北京几所大学的示威游行,说明中国人还是有觉醒的可能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ZEROHOUR #187370 所以我說大規模,而且和今日的北京大學生不同,他們的示威要求深刻的政制改革,而不是一己的民生訴求。兩樣都重要,但前者要求的事影響更為深遠。

不過,在任何時代,stable expression的覺醒永遠都是少數,更多的是經不起時間考驗的transient expression,解封了不會回復粉紅態才是真覺醒。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木樨就是桂花,散发着芳香的桂花,代表着美好的希望

木樨地,多美好的地名,多少青春年少的木樨花,被暴殄天物的铁腕碾作尘土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奭麦郎 #187404 其实死的很多是市民,可不仅仅是学生,甚至我猜想大部分死者都不是学生。

赵真人粉
梓洋从小就很赵 “通过斗争,获得权利”

@消极 #187488 所以大多将六四归于民运而不仅仅是学运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消极 #187488 記得品蔥有人說過,成都還有一堆工人被鐵棍打死。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