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食品充足,春兰楼顶抗疫——上海的“波将金村庄”

在新闻中,上海超市里货架上堆满食物,工作人员辛勤上货,却被眼尖群众发现是摆拍——“忙碌”的工作人员身后,数个货架都空空如也。

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视察上海梦花街街道的照片,也被证实是在楼顶摆拍——多张不同角度的“路透”图证实了这一点。

摆拍已经是极权国家的传统技能。但凡上级下来视察,下级定会清扫出一块样板区,安排几个群众演员,务必展现歌舞升平安居乐业。

早在中美建交之初,作为最早访华的美国高层官员之一,老布什就发现,在他们抵达苏州的第一天,街道上安安静静几乎没有车辆和行人,当车子转到了苏州的主要大道,突然看到大批人群在街道两边欢迎他们。等到了苏州一个公园时,“像波将金村庄那样的异常情景终于出现了,在那里我们看到一群群儿童在玩游戏、欢笑、唱歌,这显然是一个经过精心安排和设计好的场面。当我们回到车里时,公园里突然变得一片寂静,由此,我们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场面结束了,孩子们完成了毛主席交给的任务。“老布什当下就得出了结论:“在我们访问期间,不管中国政府以什么理由清理街道,它都可怕地、甚至令人胆颤心惊地表明一个极权政府能够如何控制它的人民。” (见《布什自传》)

“波将金村庄”(потёмкинские деревни),指专门用来给人虚假印象的建设和举措。1787年1月18日,为俄罗斯掠夺土地贡献最大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沙皇从圣彼得堡皇宫启程,携带庞大随扈和各国公使,巡游从奥斯曼土耳其手中新抢来的领地克里米亚半岛。女皇当时的情人格里戈里·波将金(риго́рий Потёмкин),让人将第聂伯河两岸当地民居的外墙粉刷一新,甚至精心布置了一些纸扎的村庄,并提前安排好“群众演员”扮演健壮的村民,让叶卡捷琳娜误以为这个地区非常富足。据说有数以千计的农民被组织起来配合这样的形象工程。毫无疑问,波将金的确希望能为叶卡捷琳娜展现最好的一面。然而,随行的各国公使中,不乏有人质疑这些场面的虚假。从此,“波将金村”成为弄虚作假、装潢门面的代名词。

苏联时期,俄共政府也曾经搭建了诸多“波将金村庄”,邀请知名人士参观,希望他们能传达出对苏联政权利好的消息,以反击西方的“谣言”。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在其自传体史诗小说《古拉格群岛》第三部“劳动消灭营”第二章“群岛露出海面”中,曾讲述了著名作家高尔基在1926年参观“波将金”式古拉格劳改营的故事。接到高尔基要视察的消息后,劳改营首长们紧急发动一切人手开始准备,他们把营区修饰一新,大量犯人被送到更远的劳改点,这样主营区就显得不再“人满为患”,见不得人的东西全都被藏起来,还从别出匆忙移栽来没有根的云杉戳在路旁,形成一条通往儿童教养院的临时“林荫路”。高尔基在大小官员簇拥下来后,饶有兴致的参观儿童教养院中小劳教们的幸福生活。然再精心的准备也不免有纰漏,高尔基先是偶遇一群犯人,其中一人竟是他的故交,此人凑上去大喊:“你还认得我吗?我们曾经一起坐过沙皇的牢,这里比沙皇的监狱可怕多了!”随后,在参观儿童教养院时,一个十四岁男孩大胆告诉高尔基,他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高尔基老泪纵横地听了一个小时的控诉。几天后,他登船离去,那个男孩随即被枪毙。不久,高尔基发表了文章,宣称索洛维茨劳改营犯人们在那里生活得非常好。

访苏后热情讴歌苏联的西方人士中,政治地位最高的,是曾经担任过美国副总统的亨利·华莱士。1944年5月,在美苏关系最好的时期,华莱士和战略情报局的代表欧文·拉铁摩尔教授访问了马加丹地区和那里的科雷马金矿。华莱士是民主党新政分子中的激进派,狂热的仰慕苏联。他以为要参观的是一座正常的“矿山”,却不知哪里都是使用囚犯强迫劳动。苏联干部在一夜之间将“有碍观瞻”的集中营市场全部拆除,在为劳改营干部和看守及家属服务的商店里,摆满了紧急征调来的大批商品,显得当地“物质极大丰富”。在矿山附近的农场里,健壮结实的内务人民委员部女干部代替了先前在这里养猪的瘦弱的女劳改犯;骨瘦如柴的劳改犯们被从矿山移走,换上年轻力壮、表情愉快的年轻共青团员。这些美好景象让华莱士赞叹不已。回国后,华莱士发表了参观科雷马金矿的报告。他写道:““在科雷马金矿劳动的人们,全是从俄国欧洲部分来的健壮的年轻人,他们要求我回国后转达他们与美国人民友好团结的愿望……他们与我国西北部各州和阿拉斯加人所享受着的同样的城市生活。”

骗人骗多了,容易把自己也骗过。1959年赫鲁晓夫访美时,参观了美国一个生活用品展览会。在看到美国厨房用具时,赫鲁晓夫以为这也是一个“波将金”村庄之类的东西,专门摆给他看的。而陪同参观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告诉他,这都是普通美国家庭厨房内的生活用品,这让赫鲁晓夫大丢面子。二人在这个厨房里就社会制度优越性争论起来,即有名的“厨房辩论“。

而今,波将金村庄再次出现在了上海。楼顶的墙壁上挂了几幅地区海报,副总理孙春兰淡定地指挥该地区的“抗疫”工作,殊不知周围高层楼中已经有好几个手机摄像头环绕立体式地把这个场景拍了下来,留下历史性的丑闻瞬间。

然而习总看到这个,在骂娘的同时,脑中一定会想起当年毛太祖对美国水门事件的评语:“谁让你们有那么多录音机!”

按照习总铲除教培行业的思路,可以得出结论,摆拍露馅,非春兰之过,更非习总之过,乃中国百姓有太多手机。

( 由 作者 于 4月20日 编辑 )
赞同 8
579 次浏览
4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极权没有最phony,只有更phony,只要真实的指尖微微一触,就散落一地谎言的碎片。

( 由 作者 于 4月18日 编辑 )

@libgen #184539

王毅和华春莹等人不是老说:“你们去过新疆吗?欢迎你们去新疆看看。“这种话。可以想象,即便有外国记者受邀去了新疆,看到的也不过是新疆版的“波将金村庄” (BBC的记者去过新疆集中营,但是他们知道给他们看的都是假象)。

youtu.be/v8zNPmBttAQ

【孙春兰视察梦花街】的摆拍,确实是在梦花街一带,不过不是在街上而是在楼顶。大概是孙总理被之前几次拦轿喊冤的经历吓到了,棘手又心烦,所以这次索性来个【不接地气】,以防刁民干扰拍摄。

向钦差大臣喊冤的人该醒醒了。钦差大臣知道你冤枉,知道【假的,都是假的】,可她凭什么要理你?你能给她投票还是怎么着?

共产党的歌功颂德花架子水平冠绝全球,以前的“样板戏”就是如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