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律玉的小学教科书】《习门包治沪》

赵国年间,国君庆丰皇帝习门包去走访全国最大的城市沪。正值楚国病毒泛滥,习门包到了那个地方,看到沪上城里人烟稀少,市民都戴着口罩,就找了位老大爷来,问他是怎么回事。

老大爷说:“都是楚国病毒的习(Xi, ξ )变种给闹的。这个习变种,传染性很强,美利坚、天竺国、琉球的好多人,得了之后非死即残,丁丁还会萎缩。”

习门包问:“这话是谁说的?”

老大爷说:“这是郎咸平、钟南山、沈逸等国师说的。国师和地方上的官员为了清零,带着白卫兵把人都隔离起来,还硬逼着老百姓出钱,还要买连花清瘟胶囊。每清零一次,他们要收几百万钱,实际上隔离、检疫只需要几十万,多下来的就被他们自己分了。”

习门包问:“病人都去哪儿隔离?”

老大爷说:“哪家有人感染了,官员们就带着白卫兵到哪家去封楼。有钱的人家早就润了,没钱的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被他们拉走。到了隔离那天,他们在方舱医院放个床位,把病人跟牲口一样往里面塞。然后有病没病的家属,都要被封起来,饭都吃不上,只有连花清瘟。因此这个地方的人,能润的都润了。”

习门包问:“那么这个习变种病毒这么可怕,有没有人死呢?”

老大爷说:“没有!没有!没有!倒是因为隔离,很多人得了其他病的人都因为不能被及时治疗而死。”

习门包说:“这样说来,清零政策还真严格啊。下一回搞方舱医院的时候,请告诉我一声,我也去看看。”

到了方舱医院运营的日子,习门包带着武警来了,国师和官员急忙迎接。那国士无双钟南山已经八十多岁了,背后跟着十来个穿着白色防护服的白卫兵。

习门包说:“把患者领来让我看看。”国师叫白卫兵把那个患者领了来。习门包一看,患者满面红光,根本没有症状。他回过头来对郎咸平说:“不行,这个人根本没病,麻烦你去方舱医院里说一声。”说完,他叫武警,把郎咸平全家关到了方舱医院里。

郎咸平的老母亲哪受得了这种折腾,没过一会儿就西去了。等了一会儿,习门包对钟南山说:“郎咸平怎么还不回来,麻烦你去催一催吧。”说完, 又叫武警把钟南山关了起来。

沈逸还有那些白卫兵都提心吊胆,大气也不敢出,习门包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说:“怎么还不回来,请你们去催催吧!”说着又要叫武警把他们封起来。

沈逸和白卫兵吓得面如土色,跪下来给习门包嗦牛子。习门包感到一阵快感,享受了好一会儿,才说:“看样子是他们都真的感染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百姓都明白了,什么国师,什么国士无双,还有什么隔离、清零、连花清瘟都是骗钱害人的。从此,谁也不敢再提什么习变种,楚国病毒也没有再次大规模扩散。

过了几年,老百姓又想明白了,这个楚国病毒就是习门包自己弄出来的。于是他们攻入赵国皇宫,把习门包点了天灯,从此赵国终于迎来了安居乐业,和谐繁荣的年代。

赞同 12
574 次浏览
4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精甚!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libgen #184537 习近平:“感谢中国爱乐(lè)乐(lè)团的精彩演出”

西门豹踢棺材板抗议,表示《西门豹治国理政》水平远高于《习门包治国理政》。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