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才是真正的境外势力

一 .中共是被境外势力建立的

1920年4月,共产国际从苏俄派遣远东局负责人维经斯基一行人,携带卢布来到了北京,秘密筹划在中国建立共产党。

1921年7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共“一大”,与会出席的13名中国代表的路费,也是靠共产国际事先发给每人的100元大洋。

作家、历史学家李江琳:“中共成立是共产国际安排的,而且直接派人来的。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文件集有20多册,中共成立的过程,这里面全部有文件在,所以中共的成立,是那么一小部分人在共产国际的策划下,目标在于颠覆现存在的政权的一个境外势力组织。”

九一八事件后,中共在江西建立国中之国,号“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所发行的货币,又称为“苏维埃国币”。从中共建党之初,它就犯下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等叛国罪行。

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中共国或是红色中国,你完全用的是国外的敌对势力,就是苏维埃,因为毛泽东在1931年的时候,就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一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你那不叫卖国吗?而且你那个货币的头像,不都是列宁吗?”

二.中共配合苏联侵略中国

1929年中国为收回主权,而进攻东北的苏联军队。即是“中东路事件”。中东路事件爆发后,共产国际要求中共中央要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组织大规模的反对国民党和拥护苏联的群众示威。对此,中共中央做出了积极的响应。他们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在8月1日“反帝日”举行示威,而且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

中共刘伯承与叶剑英等人响应“武装保卫苏联”的号召,参与“国际义勇军”,前往伯力加入即“远东工人游击队”,执行特殊任务,与国民政府军张学良部作战,协助苏联进攻中国的黑龙江海拉尔之役。同时,共产国际派遣伍修权担任苏军翻译。

调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的刘少奇则发动了反对国民政府和张学良、支持苏联的运动。

三.中共联合日军进攻国民党

1932年彭德怀进攻赣州,发起赣州战役。而赣州战役的时期与一二八上海抗战的时期几乎同步(赣州战役是2月4日至3月7日,一二八上海抗战是1月28日至3月3日)。原本被蒋介石命令增援上海的陈诚第十八军及第十师、第八十三师等部队被红军牵制在赣州,使在上海与日军激战的第十九路军和第五军未能及时得到他们的援助。导致国军惨败,日军大胜。而彭德怀也承认,赣州战役是不义之战。

四.百团大战的真相

百团大战是中共唯一的一次较大规模独立抗日的军队行动,而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使得八路军参加抗日的兵力超过最初上报的22个团,遭到中共内部的批判,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

1945年,中共在延安召开“七大”前夕,华北工作座谈会本应该是总结华北敌后抗战经验,结果对彭德怀连续进行了40天的批判,彭德怀说是“操娘40天”,可见对其刺激之深。

1959年庐山会议上,由于彭德怀对大跃进造成饥荒有意见,向毛泽东上“万言书”,“百团大战”又成了他的一条“罪状”,遭到各方面的口诛笔伐。庐山会议后期,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克诚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他回忆毛泽东痛批彭德怀:打百团大战,为何也不先报告请示一下?人们说你是伪君子,你历来就有野心。

到文革期间,对彭德怀的批斗升级。江青指使红卫兵把彭德怀从四川绑架到北京进行批斗殴打。红卫兵头目说“百团大战暴露我军力量,把日寇引到根据地来”。一群红卫兵跟着围了上来,一阵拳打脚踢,一连七次,把年近70的彭德怀,拽起来,打倒,再拽起,再打倒。

五.中共靠着苏联援助战胜了被美国抛弃的国民党。

在中共的宣传里,中共靠着小米加步枪战胜了被美国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队。然而真实的历史却恰恰相反。

苏联把日军的大量武器送给中共,还帮助中共占领了亚洲工业最发达的东北,让中共在火力上压倒了国民党。

然而,美国却被苏联间谍和在中国的美国左派人士迷惑,比起国民党更信任中共。不仅中断对国民党的援助,还多次迫使国民党停战,导致歼灭中共的良机被错失。直到48年美国才醒悟过来开始援助国民党,然而为时已晚。

苏联对中共的大力支持和美国对国民党的抛弃才是中共战胜国民党的根本原因。

中共社科院出版的《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一书也承认美苏才是决定国共内战胜负的棋手。而苏联对共产党的大力支持和美国对国民党的冷漠则导致了共产党最终战胜国民党。(介绍这书的文章我放在最后)

六.抗日期间中共配合苏联夹击国民党,毛泽东感谢东突

苏联不顾民国政府的抗议,与日本在1941年4月13日签署《日苏中立条约》、《共同宣言》,图谋和日本瓜分中国(苏联和德国之前就签定合约瓜分过波兰)。其宣言内有:“……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即被苏联分裂出去的外蒙)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

该条约得到中国共产党全力支持与肯定。4月15日,中共的《新华日报》发表社论声援两国条约,并重申日苏两国条约并未变更中国领土权,反而确保了两地的安全。

民国政府外交部王宠惠部长则发表声明,强调东北四省及外蒙均为中华民国之领土,《苏日共同宣言》对中国绝对无效。

豫湘桂会战(日方称之为“一号作战”)是日本于1944年4月至12月期间于贯穿中国河南、湖南和广西三地进行的大规模攻势。

1944年4月,中国忙于对抗日本一号作战计划、新疆兵力空虚。苏共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了对新疆的侵略作战行动。苏共武装入侵新疆,开辟西线战场,迫使中国面临东西两面抗战的险恶境地。

西线抗战大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苏共方面派出长期在苏共接受训练的三支突厥分裂武装越过国境进攻新疆,分别是:1. 索夫和阿列克山德洛夫在苏共编组训练的特种游击队进入新疆。他们人员虽然少,但是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2. 列斯肯率领的由俄罗斯族人组成的芦草沟游击队。3. 鲍里诺夫和伊斯哈克伯克从苏共带回来的突厥骑兵进入新疆。正是这支部队制造了玉尔都斯山和艾林巴克的大屠杀。

这三支武装进入新疆后,与苏共培植的新疆汉奸组织相互勾结进行分裂暴动,并建立伪政权,这就是1944年广为人知的”三区分裂暴乱”。

蒋介石下令调遣内地的中国军队西进平叛,一举击溃了苏共培植的新疆突厥伪军。

中共透过它与侵华日军的合作和情报交流,中共和苏联事先就知道“一号作战”计划。三区叛乱和日本一号作战协同进行。其暴动时间和日军“一号作战”完全重叠:

日方的“一号作战”: 1944年4月至12月

三区叛乱, 高潮为 1944年4月–1945年1月,其后还有谈判等。

在平叛这个分裂中国的“三区叛乱”中,国民党军队4000官兵阵亡,而叛匪屠杀约6-7万汉人并建立“东突厥共和国”。

毛泽东曾于1949年8月,给东突头目阿合买提江写信表示感谢,毛在信中赞扬称:“你们多年来的奋斗,是我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的一部分”。毛表示,“三区民族军(叛军)在新疆牵制了近十万国民党的军队”(注:那可是在硝烟滚滚的抗日战争时期)。毛还说:“伊犁、塔城、阿山三区人民的奋斗,对于全新疆的解放和全中国的解放,是一个重要的贡献”。而毛泽东选集中更有一篇无底线跪舔苏联的文章:苏联的利益与人类的利益一直。

七.毛泽东与日军勾结

远藤誉手持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岩井英一的回忆录《回想的上海》。

2015年11月,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撰写的《毛泽东 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一书在日本出版。作者远藤根据她收集的中国、台湾、日本三方面资料,来论证中国国民党军队抗日时,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率领的中共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合作打击国民党的史实。

远藤的这本书在出版后立即引起不少日本国民的关注,一个月内增印了5次。

而二战后毛泽东确实多次感谢过侵华日军,并说日军削弱了国民党的力量,让中共可以击败国民党。(来源:https://history.creaders.net/2021/09/21/2400588.html)

再加上共产党确实在赣州战役中和日军协同进攻国民党,中共与日军勾结可以说是被实锤了。

而在二战后期,共产党甚至还公开与日军做生意:

我党的地下党员听到消息,马上汇报给蔡辉,蔡辉又分析了各方面汇总来的情报,觉得这两人可以谈谈。

蔡辉分析的没错,苏皖地区的粮食都在新四军手里,日伪不想谈也不行。

蔡辉通过合作商人杨大炎,约汪子栋见一面,汪子栋为了完成筹粮任务,也同意见一面。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汪子栋坐船到汤家沟,和蔡辉达成交易协议:

新四军出售大米、烟草等物资,日伪以布、盐、糖等物品购买,但每次交易必须有30%的军用品。

两人一拍即合,初次交易都很满意。

新四军输出了过剩的物资,换来急需的军用品,汪子栋和楠木完成筹粮的任务,日伪军也有足够的粮食维持生存,可谓是皆大欢喜。

随着交易持续进行,交易内容也不断扩大,最终蔡辉和汪子栋约定,以后交易过程由“集成商行”和“利记粮行”完成,每次交易新四军出70%的粮食和30%的山货,日伪则需要出30%的雷管火药等军需品,30%的钢材机床等工业品,40%的药材食盐等日用品。

给新四军输送武器装备,日军是知道的,但是那又怎样,不给武器就要饿死。

日军没得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也就是说,日军为了新四军的物资,亲自把封锁禁令给撕碎了,而且新四军和日伪交易时,乘坐日本产的轮船和汽车。

新四军和日伪军一起抗日,你说四爷牛逼不牛逼。

八.中共社科院承认中共战胜国民党是因为苏联对中共的大力支持和美国对国民党的冷漠:

青年学者吕迅的这本《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在将学界有关国共之争的新观点汇集一书的同时,还将关注点从国内引向国际,从美苏在中国的不同战略,审视这场战争。

用坚实的史料为内战梳理脉络

阅读一本学术著作前,我的习惯是先看其征引材料的多寡。中文史料不必说,海峡两岸的档案、日记、回忆、文集,作者使用的相当广泛。至于外文史料,目力所及的范围内,我还没在其他任何一本近代史著作里看到过这么多英文注释。《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几乎每页上都能见到作者征引的英文材料,如未刊行的美国外交档案、美国首任国防部长福莱斯特的日记the Inner History of the Cold War、美国五星上将布拉德利的回忆录A Ceneral's LIfe等等。此外,作者还参考了不少的苏联原始档案、日文史料。

作者用这些史料梳理了1944—1950年的历史,他将年份作为节点,一一概括,作为章节的名字。1944年时美国开始对国民政府失望,派观察组驻延安,从此对中共有了一种相当良好的印象,是谓“美国至关重要”;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政府被迫在雅尔塔密约的框架下,签订中苏条约,而苏联很快毁约,允许中共进军东北,是为“靠不住的条约”;1946—1948这三年,因美苏政策不同,国共实力此消彼长,导致“呼啦啦大厦倾”;作者将1949年概括为“中国向何处去”其实并不准切,中共在上一年即奠定胜局,指明了中国走向;最后一章是收尾,中苏结盟,朝鲜战争爆发,是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中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

如果要为这本牵涉甚广的《大棋局下的国共关系》找一条脉络的话,大约就是美苏两国对国共之争的干预了。在战后的东北亚大棋局上,无论国共,都只是棋手手中的棋子。棋子在棋局中的命运,除了寄希望于棋手的判断力外,只能自求多福而已。

事后来看,在这盘棋上起了关键作用的一着,是所谓“雅尔塔密约”的签订。蒋介石称此密约“足置我中华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境”,但其最终选择接受,原因就在于棋手——美国的斡旋。国民政府一方面不能开罪美国,影响棋手的布局;另一方面则相信美国会施压,让对方棋手有所顾忌。如果真能如此的话,那么就如后来奉命前往苏联谈判的王世杰所说,“就我方利害而言,则此次缔约,可以明中、苏之关系,减少中共之猖獗,保证苏军之撤退,限定苏方在东北之权益。”

然而事与愿违,日本才一投降,两党在东北的冲突就爆发了:中共在苏军默许下悄悄进入东北,并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援助,而国军接收则被苏军设置了重重阻力。这时,马歇尔奉命使华,主持调停。这位久负盛名的老帅对中国政局持一种不偏不倚的观点,“一方面,国民政府畏惧、不信任苏联,坚信中共是苏联的傀儡。国民政府不相信中共的诚意和真挚。另一方面,中共也同样不信任国民政府……除非他们获得政府的许诺,足以保障作为政党继续存在并活动的自由,才会交出军队。”

战后的美国政府对共产主义不是没有恐惧,但一直对中共颇为温情,原因就在于美国决策层都不相信中共是所谓“真正的共产党”。长期在中国活动的美国人,如史沫特莱、谢伟思、史迪威、戴维斯、拉铁摩尔、费正清等外交、军事、学术人士,绝大多数都是亲延安的自由主义左翼人士,称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如吕迅在书中说的那样,他们一再向美国政府灌输:“中国的共产党只是中国的,而并非共产党的。”以至于美国“国务院上下提及中共时大抵加上‘所谓’的前缀或者引号,他们推测这个所谓的共产党仅是在组织形式上模仿苏共,但在政治要求上却更为缓和”,美国驻华外交人员相信延安超过相信重庆,甚至相信“国共不和完全是‘重庆的过错’。”不难想见,在这种天真观念的指导下,马歇尔是不会偏袒国民政府的。

一场由美苏决定的战争

在《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这本书中,作者旁征大量官方党史资料,钩沉了苏军对中共的各项援助。这些材料贯穿在整本书中,可知苏军的援助持续了整整四年。譬如,1946年4月,东北战事正酣,中共从苏军处获得“十万步枪,一万重机枪,一千门炮”;7月18日—8月7日,苏军通过海路,给陈毅步枪1.21万支、子弹1021.28万发、炮弹4.35万发、炸药22万斤,以及轻重机枪、掷弹筒等。陈毅的参谋长陈士渠后来回忆,“弹药是从东北运来的,比较充足,随时可以补充。”

在斯大林看来,一旦中共革命成功,共产主义阵营就将在世界立于不败之地,声称“为了援助中共,我们不能吝惜人力、财力”。但是这些援助对外从来是秘而不宣的。同样,美国也极力避免给外界支援国民党打内战的印象,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更加“言行一致”。如当过新一军军需官的周以德回忆,他们被调往东北战场前,美军提供的“只有食物,没有弹药”,这是因为“‘剿共’战争并不为美方所支持”,留给新一军的物资“只是扔掉战后剩余物资的包袱。”

解放军进驻广州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居中调停当然并不容易。对于中共,马歇尔除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游说他们回到和谈道路上来外,别无他法。延安依靠苏援即可持续战争,并不需要看美国的脸色。而国民党依靠美援才能生存,这就使得马歇尔能通过施压,迫使蒋介石服从美国的和谈要求。1946年5月,国军在四平重创林彪所部,并占领长春。在报告中,林彪说自己的部队“逃亡现象严重,士气日益涣散,战斗力薄弱”,他们甚至做好了在东北打游击的准备。然而,此时马歇尔勒令蒋介石在东北停战。 为向中共示好,从1946年8月起,美国更实施军真正的火禁运,终止了对国民政府一切军事援助。1947年2月,美国又为经济援助附加上政治条件——国民政府必须先行改革,也即启动民主化,才能获得援助。吕迅在书不无讽刺地写道,“在内战的困扰下,国民政府的改革更加乏力。然而面对重伤未愈的中国国民党,山姆大叔一摆手,表示:你先自己证明健康状况,我再给你输血。”美国对国民政府存亡的漠视,被中共看在眼里。周恩来在内部会议上说,“美国对蒋介石的援助并不慷慨,蒋政府向美国私人购买军火也有很多困难,美军事实上是在撤退。”看到作者从《周恩来军事文选》中摘出的这句话时,真的是震惊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就摆在那里。

古宁头战役后的胡琏

这种单方面压制国民政府的策略当然是行不通的,马歇尔后来也看到,“我想我已经停止了几乎所有对政府的直接军事援助,但(中共)政治宣传还是指称如果国民党——或者政府——没有美国政府的军备支持就不可能再继续战斗一个礼拜。”1948年初,杜鲁门竞选连任时,才提请国会给国民政府5.7亿美元经济援助。6月,国会通过了对华2.75亿美元的拨款,其中购置军火的1.25亿美元特别赠款,到1949年4月也未能全部支付。 从《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中,我们或许能得出一个结论,在这盘大棋中,决定胜败的原因,不是双方实力,而是他们对棋局的重视程度。美国一味追求和局,下棋三心二意,而对手却大有孤注一掷之势,力求最后的胜利。 另外,美国政府中苏联间谍的作用,吕迅在书中只提及了财政部的怀特。其实,依照《维诺那计划:前苏联间谍揭秘》这本书披露的内容,苏联在美国政府行政、外交、军事各个部门都安插有大量间谍。试想,两个人下棋时,一方能提前获知对方棋路,那么胜败如何,还难以预料吗?(文/杨津涛)

作者 于 2022年2月21日 编辑
赞同 6
690 次浏览
10 个评论
时间 

给你补个参考文献:

America's Failure in China, 1941-1950, Tang Tsou

@王四十三 #180025 现在可以出2了。 America's Failure in China 2, 1978-2018(美国从改开后大力投资中国养虎为患到中美贸易战)

曾经走过的路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走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路不是完全对的……

中共早期是苏联资助的,老毛湖南也是有耶鲁资金的影子,后期也跟日本有混在一起。算是天使轮是苏联投资的吧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苏联紧邻中国自然对其更重视。美国当时如马歇尔所说更在乎欧洲,觉得中国无所谓。

据说,美国独立是得到法国支援的,苏共反沙俄是得到德国支援的,孙中山反清是得到日本支援的。这境外势力盘根错节呀。据说,孙中山反清初期被很多中国人骂是卖国贼。为啥民国时期没人骂中共是卖国贼,而只说是共匪?

中国人喜欢以成败论英雄(是否成功以权钱为标准,不论手段,权术害死中国人),用政治需求来评价历史,这是个大问题。评价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应该以是否推动民族或国家进步为标准。这样看,什么境外势力,什么公知,都只是中性词,而非贬义词。

作者 于 2022年2月21日 编辑

@刁远凹凸 #180069 中共先后和境外势力苏联,日本,美国勾搭,战胜对手发展经济全靠境外势力帮助,美国和苏联还有国民党在夺取政权后可没和中共一样依赖境外势力。中共先是当苏联孝子接着和美国合作对付苏联然后靠加入美国的世贸富裕起来再对付美国。中共这个全世界最依赖境外势力的政党却天天批判境外势力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calando #180056 苏联也重视欧洲的。

这个要点是当时米国实力比苏联强(论产力大概是苏联三倍),但是苏联可以偷看美国政府的底牌,然后作出对应的策略。比如美国以欧洲为重,那么苏联就可以在远东偷鸡一次。1949年以后美国还是以欧洲为重,苏联在远东再偷鸡一次。

你在扯,中共早就本土化了,苏联派七大以后就被彻底边缘化啦。 不管是中国,朝鲜,越南还是南联盟,这些相对独立于苏联外的社会主义国家稳定下来后第一个清洗的就是苏联派和中国派(对于中国之外的国家)。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