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一个区分苏化与俄化的例子:“德涅斯特河沿岸(德左)”

昨天欧洲足坛发生了一个大新闻:欧冠的十三冠之王皇马竟然在伯纳乌主场1-2爆冷不敌来自摩尔多瓦的小球队蒂拉斯波尔警长。然而我再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个警长队名义上是摩尔多瓦的联赛冠军,实际上处于摩国内部事实独立的政权“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Transnistria)”,中文简称德左。我大概知道德左问题是冷战遗留的武装冲突,但我继续研究时,发现了一个非常吊诡的地方(我看的只是维基百科,谈不上多深入专业,因此有疏漏或错误欢迎大家指出)。

德左的武装冲突爆发于上世纪90年代初,参战的双方分别是摩尔多瓦本土的罗马尼亚族和部分罗马尼亚军人以及德左当地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族以及两国本土的“志愿军”。其中,乌克兰极右组织,在前几年俄乌冲突中与极端反俄著称的UNA-UNSO竟然与俄族人站到了统一战线与摩国的罗族人作战。战后德左地区的民族构成大致为俄族、乌族、罗(摩)族各三分之一,但三十多年来该政权的政府首脑一直由俄族或乌族担任,其三任“总统”分别为两个俄族人和一个乌族人,而且这个“俄乌合作,共抗摩国”的形式在俄乌两国本土交恶后依然不变,非常耐人寻味。

我再研究了一下德左地区的历史,发现这也是一笔糊涂账,该地区在近现代多次在沙俄、罗马尼亚之间易手,但在一战和俄国内战结束之后开始有了头绪:比萨拉比亚地区(今不包括“德左”的摩尔多瓦本土)由旧沙俄划归罗马尼亚,德涅斯特河左岸地区(德左)划归苏联的“摩尔达维亚自治共和国”,隶属于“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然而苏联依然觊觎这整个比萨拉比亚(摩尔多瓦)。虽然德左地区当时也有不少罗族人,但在苏联的倡导下,乌族涌入德左地区,改变了当地的民族结构。然而好景不长,乌族暂时尝到了甜头,接下来就在30年代吃了慈父斯大林的各种铁拳。二战结束后苏联攻占比萨拉比亚,“统一”并建立了“摩尔达维亚(摩尔多瓦)加盟共和国”,于是又有大量俄族人入住此地,最终形成了当今“三族鼎立,两族抱团”的局面。

德左局势是个罗生门,很难说清楚谁是谁非,但有一点,当地无论是俄族人还是乌族人都是苏联对德左地区“苏维埃化”的结果。“苏维埃化”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体现为俄化,但在这少数情况下,则阴差阳错地实现了乌克兰扩张主义,增长了乌克兰人“皇乌”(与“皇俄”相对)的气焰。这个狭长的弹丸之地的例子也暗示了乌克兰的革命为何会走向内战,而非像波罗的海国家一样获得自由、民主以及和平发展的机会。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一边想要与当今的俄罗斯、俄族以及过去的苏联、苏共切割,另一面又念念不忘历史上苏联给的那点甜头和“赃款”(如德左、克里米亚等苏联“遗产”)。这种“小国沙文主义”最终会因为四处树敌而抵消西方和周围国家对本应是一场追求民主自由以及民族解放的革命的支持。

————————————————

俄乌战争全面爆发之后的更新:随着普京的皇俄法西斯嘴脸全面暴露,德左这个“苏联的活化石”也开始不认同俄罗斯联邦的控制。警长队的主教练回到了乌克兰保家卫国,德左的“总统”拒绝从西南方向背刺乌克兰。这场战争结束后,我预测德左会与俄罗斯分道扬镳,甚至有可能考虑与西部的摩政府共组联邦,或者依靠乌克兰继续割据。

作者 于 3月2日 编辑
赞同 6
525 次浏览
16 个评论
时间 
中间偏左人

苏联人埋的炸弹+乌族小国沙文主义的结果

如今的摩尔多瓦依旧面临着严重的社会问题和内外问题。俄罗斯军队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至今没有撤离,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威亚共和国至今维持着实质上的独立状态(虽然没有除其他有限承认国家外的主权国家承认)。

摩尔多瓦近些年来尝试加入欧盟,但国内的亲欧派系和亲俄派系的拉锯战,以及德左分裂的现实挑战让摩尔多瓦入盟前景不容乐观。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addjapan #171766 按维基百科的说法,这个“警长”的名称来自德左的一个寡头公司,是个乌克兰族商人建立的。然而这球队25人名单里只有四个摩尔多瓦人,其中一个叫“XXX夫”,一个叫“XXX琴科”,十有八九就是俄族和乌族。也就是说,一个代表摩尔多瓦和德左的俱乐部,摩尔多瓦人和德左人都少得可怜。球队主力大多数都是巴西人、哥伦比亚人、希腊人等等,昨天进球的分别是乌兹别克人和卢森堡人。

考虑到德左一直被制裁的事实,一个小球队能建立这等“国际纵队”,恐怕背后是少不了洗钱等不可告人的PY交易

中间偏左人

@奭麦郎 #171775 肯定有的,要不然就德左那个情况最有钱的人能不能组建这么一个俱乐部都需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不过德左的人也该想开点,就自己这不被别人承认的情况能组建这么一个鱼龙混杂的俱乐部去参加欧冠就是天赐之福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奭麦郎 #171775 欧洲足球俱乐部人均毛子老板

老洗钱了

许家印搞恒大足球队那是真良心,换成万达,直接去买西甲球队去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消极 #171789 乌克兰这种情况尤甚,像顿涅茨克矿工队,一个连主场都在内战中被炸了,四处流浪的球队,竟然队里有一半队员是巴西人。

不过有个说法是顿涅茨克当地人亲俄,球队老板阿赫梅托夫也是亲俄派的,因此乌克兰冲突爆发后很多西乌的年轻球员就不愿意过去了,矿工队的球探系统不得不大力在巴西发掘人才来保持实力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奭麦郎 #171838 球队都被炸了流亡到基辅,还坚持亲俄。真精神赵家人了。

@奭麦郎 #171838 搞笑的是 顿涅茨克 卢甘斯克在乌克兰饥荒的时候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但是当地人一直亲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消极 #171840 @dellalove #171853 会不会是当地反俄的都被饿死或者打死,活下来的被赶走,然后被鸠占鹊巢了?那也不对,顿巴斯本来俄族人就多。

不过也有可能是顿巴斯的分离组织是皇俄,反苏反共又要继承苏共的赃款,估计就是那种说“苏联对乌克兰少民太仁慈了”的那种皇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dellalove #171853 你这就跟说郑州人淹死还爱国一样。当地本来就是农业重地,在苏联是征购下本来死人多就是常态。60年的河南也是一样的。

这里有趣的是顿涅茨克矿工队既然亲俄,为何不迁到俄国去参加俄国的联赛?

@消极 #171912 河南人又不被承认是少数民族,河南也不是啥少数民族自治区,而乌克兰哪怕是沙俄时期都被当成一个特殊的族群“小俄罗斯人”看待,假设那三年大饥荒主要发生在新疆西藏才能类比啊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这几天看到了警长队主教练加入乌军保家卫国的新闻,所以我决定过了几个月我把这个文章再挖出来。

俄乌战争可能会对德左的族群认同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在此之前德左是以俄乌两族为主体,在外交上依赖俄罗斯的割据政权。战争过后,乌族人肯定不能再容忍俄罗斯的控制,亲苏的俄族人恐怕也会和明目张胆反苏的普沙皇决裂,而摩尔多瓦/罗马尼亚族肯定更坚定地与北约靠拢。“2022俄乌战争”的维基词条也列明了德左“总统”明确反对此次军事行动,说明德左对普京的认可程度已经肉眼可见地降低了。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其实普京政府的合法性,也就是选择性记忆:只有苏联的帝国主义,没有苏联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如果说沙俄是白色帝国(保守),苏俄是红色帝国(共产),那普京的俄国就是黑色帝国(民粹法西斯)。

Умная
SVOBODA咕咕 Свободный человек!

去那里旅游过,边防警索贿见怪不怪了,当时给十欧元就能走人,不知现在如何。纪念币不错,是个【猫咪/Кошка】样式的,铸币图案细腻,没什么收藏价值,但可以买来当旅游纪念品。当地社会还是朝鲜那套结构,底层包括公职人员日子都不好过,都在想办法搞外快搞钱,但是首脑富得流油。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SVOBODA咕咕 #182239 比朝鲜强多了,是一个黑社会国家,普通人可以参与黑市交易。

Умная
SVOBODA咕咕 Свободный человек!

@消极 #182243 朝鲜也是黑社会国家啊,大头目走私的游艇and奔驰轿车,玉流馆门口的特权阶级豪车,但帮派成员就苦难了,还不能指责大头目,因为触犯黑社会帮规下场。。。不过新义州有关系的“自由民”办的黑市也很猖獗:隔壁邻居去旅游买了安宫牛黄丸,还有很多中国商人找背后管黑市的小头目牵线搭桥,试图办假发厂的。(已经有中国人在那里建厂剥削廉价劳力赚到钱了,于是后来的中国商人如同苍蝇般扑上去。)这些“伟光正”的共产信仰国家,转轨大多都是地下经济逐步公开化,想请教您,是什么造成这个共性呢?(越南妹子到贝尔格勒留学,做很好吃的类似炒宽粉卖,我们都喜欢吃她的外送,问她学了多久and为什么有天分,她说家中在地下经济时期就做这个。。。)我最近需要写文章提交到学校,比较德涅斯特左岸和朝鲜普通自由民的社会环境和移民比例,但没有好数据,欢迎您分享您对两地社会的见解,丰富我的见闻~~~

作者 于 3月16日 编辑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