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五毛 @李五毛
1

我讲的“多元”是指每个人都有“文化”选择权。而他们讲的“多元”是指民族与民族间的多元与“和而不同”:西方人信“他们的”基督,中国信“我们的”儒家。但是在民族内部他们却不允许“多元”,而要求以国家的强制力量推行“国教”,排除“异端”。

这几年关于“文化”的热话题很多,先是2004年由语言学家许嘉璐、科学家杨振宁、国学家季羡林、哲学家任继愈和文学家王蒙等人发起签署的《甲申文化宣言》,然后是2005年的国学热,再然后是大力宣扬“儒教国教”说的蒋庆、康晓光等学者身着儒家衣冠很有声势的祭孔。我觉得只要“百家争鸣”,文化讨论应当是件大好事,涉及到很多很有意思的问题。这里我想层层梳理,准备谈三个问题:什么是文化,什么是中国文化、什么是儒家文化。最后,儒家文化现在能起什么作用。

(一)“选择什么”是文化之别,“能否选择”非文化之别

早就有人抱怨现在“文化”概念给搞得很乱。但我认为混乱的原因不是“文化”定义的复杂。社会科学中的任何一个概念都有可能出现多种定义,这未必会影响讨论。但关键在于:在一个特定的讨论语境中不能同时混用几种定义以至造成逻辑的混乱,这一点我们应当注意。“文化”的定义有两个问题我们注意不能把它混到一块了。

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每个人,乃至由人组成的人群都有一定的价值偏好。比如有人喜欢中餐,有人喜欢西餐,于是就说明存在着不同的“饮食文化”;你信仰儒教,我信仰基督教,这是不同的宗教文化;你喜欢过圣诞,我喜欢过春节,你喜欢芭蕾我喜欢京剧,你对龙、对长城这类符号有特别的审美偏好,而别人对十字架、大穹顶等符号有审美偏好,这也构成一种文化区别。如此等等。世界上的人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样,就是说有各种“价值偏好”。每个人都有价值偏好,价值偏好类似的人们构成群体,这些群体的价值偏好,就是说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就形成一组选择性判断,这就是文化的概念。

但是,除了“选择什么”以外,人们还面临另外一种问题,就是“能否选择”。这里形成的差别当然是另外一个范畴了。比如你喜欢(选择)吃西餐,我喜欢吃中餐,这是一种区别。但是,如果我只被允许吃中餐(吃西餐是被禁止的),而你则是在爱吃什么就吃什么的环境下喜欢吃西餐,这就是另外一种区别——“能否选择”的区别,而不是“选择什么”的区别。显然,这两种区别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能否选择”的区别能不能叫“文化”之别?在某种特定话题中也可以,中国改革开放以前就是这样谈“文化”的。改革以前的意识形态并不是把“文化”定义为不同民族的特定价值偏好,那种意识形态强调的是“人类发展共同规律”,是对共产主义普世理想和一元论进化史观的信仰。用这种信仰来定义“文化”,就不是把它看作横向并列的各种(民族性的)价值偏好,而是把它看作纵向演进的、和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而非不同民族)相对应的观念。改革开放前我们很少谈中国文化、西方文化、印度文化什么的,那时讲的是“资本主义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封建文化”和“奴隶制文化”等,是把文化作为某种制度、某种“社会形态”的“上层建筑”来谈的。而各种“制度”、各种“社会形态”显然有自由与否的差别,亦即“能否选择”的差别,那么与这些“制度”对应的“文化”自然也是体现这种差别的。比方说“奴隶制文化”当然没有什么选择自由,奴隶吃中餐还是吃西餐显然并不取决于他们是否“喜欢”,奴隶信什么教当然也由不得自己。而政教合一、神权专制、宗教审判、异端迫害这一套则是中世纪文化或“封建文化”的特征。只有近代文化,或曰“资本主义文化”,才是政教分离、信仰自由,你想信什么教就信什么教。而事实上,西方人也确实是经历了从奴隶制、中世纪到近代自由制度的变化,并非“天不变,制亦不变”,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是没有什么“西方文化”可言的。同样的西方人,同样的基督徒,在中世纪你是别无选择不准不信,在近代你才可以根据自己的价值偏好选择信仰了。这就是从“封建文化”变成了“近代文化”,这两种状态是不能在所谓“西方文化”或“基督教文化”的名义下混为一谈的。换言之,在定义上如果把“文化”与“能否选择”的制度挂钩,它就不能与“民族性”挂钩。

西方如此,中国亦然。那时的意识形态崇尚“进步”观念,强调“旧中国”、“新中国”的区别,而且对咱们如今最“进步”(过去据说是最落后)颇为自信。所以那时不谈“中国文化”,只谈“社会主义文化”。文革期间,以社会主义文化的名义把中国文化以前的许多内容都破除了。这个意义上的“文化”,就只存在所谓先进和落后的区别:“社会主义文化”比“资本主义文化先进”,“资本主义文化”又比“封建文化”先进,所以要革“落后文化”的命,依次类推,“新文化”淘汰“旧文化”。这样当然不会讲什么“文化多元”,只强调“新陈代谢”。“文革”最有名的口号就是“破四旧,立四新”(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又叫“大破大立”。“新旧文化”简直是你死我活,有何“选择”可言?今天“三个代表”中的“先进文化”一项,多少就是从这个语境中演变而来,还有这个意义上的痕迹。

1

澳洲原住民“欢迎来到国家”与“承认国家”仪式有何不同

多年来,“欢迎来到原住民国家”和“承认原住民国家”仪式(Welcomes to and Acknowledgements of Country)在澳大利亚已广为人知。作为一名原住民,这给我带来了希望,那就是我们原住民得到应有的认可。

欢迎和承认仪式令公众了解到原住民是这块土地的监护人。

那么,你如何运作这一承认仪式?怎么才能做得好呢?

首先,让我们解释一下“承认原住民国家”和“欢迎来到原住民国家”仪式之间的区别,因为它们不是同一回事。

欢迎来到原住民国家 “欢迎来到原住民国家”(Welcome to Country)是一个由土著人或托雷斯海峡岛民长老举行的传统仪式。欢迎仪式也可以由长老准许的传统主人进行。

这是在土著文化中践行了数千年的传统。

澳大利亚由拥有不同土地区域的许多不同部落组成。在过去,想要穿越另一个部落的国家的部落需要获得许可才能这样做,而且必须受到欢迎才能穿越通过。通常,欢迎仪式会涉及跳舞和唱歌。

承认原住民国家仪式 承认原住民国家仪式(Acknowledgement of Country)可以由原住民或非原住民举行。这是一个自我介绍和表达对你所在的国家、人民和水源的尊重的机会。

与“欢迎来到原住民的国家”不同,“承认原住民国家”仪式通常包括一场演讲。

住在堪培拉的Bangerang部落男子斯科特·尼伯(Scott Kneebone)找到了一种简单的方法来解释两者之间的区别。

他对孩子们使用以下简单解释:

“欢迎来到国家就像你要举办生日一样:你欢迎客人并说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

“承认国家就像你到别人的生日派对去做客一样:你会说感谢你邀请我参加。”

斯科特曾是《随便问我》(Ask Me Anything)的主持人,这是一个通过对话促进理解和包容的社区机构。

他告诉我,欢迎仪式更多是一种义务,不仅在身体上而且在精神上保护你的客人。承认仪式是尊重你所处的这块人民的土地和水源。

为什么承认仪式很重要 “这是要表示敬意!” 西西·戈尔·伯奇(Cissy Gore-Birch)说。 她为丛林遗产(Bush Heritage)工作,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致力于保护土地并与土著人民合作。

西西是东金伯利的Balanggarra / Jaru / Gija国家的成员。

你可能习惯在某个会议、活动或正式场合的开始时举行或听到承认国家仪式,但西西将其视为她个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将向我的孩子们介绍对于我们要拜访谁的土地给予认可来表示尊重和了解原住民的重要性。”

长期以来,原住民一直遭受排斥、歧视和压迫。不久以前,土著人民甚至还没有被归类为人类,因此,通过承认国家仪式认可土著人民是这块土地的真正监护人,表明我们走过了漫漫长途。

拉拉基亚国家原住民社团(Larrakia Nation Aboriginal Corporation)的大卫·库尔诺思(David Kurnoth)说:“这标志着对事情正在改变的尊重。”该组织代表北领地的拉拉基亚人,保护土地、人民、国家、语言、法律和文化。

“政府承认传统拥有人与土地本身之间存在联系,这使传统拥有人可以有一席之地并做出有关其国家的决定。”

如何举行一个有意义的承认国家仪式 斯科特谈到何时举行承认国家仪式时说:“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事人的判断。”

“相比其他所有事情,它最需要的是笃诚。”

除了在活动或聚会上口头发表承认国家仪式外,还可以通过文字并成为电子邮件签名档的一部分,这些签名出现在网站上以及企业和家庭入口处的标志上。

那么,怎么能写好这段承认原住民国家的文字呢?

在与西西和斯科特交谈之后,我写下了一些步骤来帮助你写这段文字。

弄清楚你在谁的土地上。做好研究并做到具体。 表示尊重。真挚而诚恳。 要适合所处场合。下载已写好的一份承认书很容易,试试用自己的话写一份。 要有信心,目的明确。 避免使用过去式。我们还在这里呢。 使用正确的术语。不要使用“土著”。这是一个贬义词。 深呼吸。慢慢来。

https://www.abc.net.au/

华盛顿州州长英斯利(Jay Inslee)星期二(3月31日)签署法律,规定该州所有政府机构在非紧急情况下需要获取许可令才能进行人脸识别的扫描,而且扫描软件确定肤色、性别、年龄和其它特征的“准确性和不公正的性能差异”必须能被独立检验。法律同时要求对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进行培训和公开报告。

在此之前,旧金山和奥克兰等城市以及加利福尼亚等州都是禁止政府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进行执法。华盛顿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因此对州长签署的法律表示不满,认为有必要进一步讨论,要求政府暂时禁止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

华盛顿州出售人脸识别软件的微软公司对新法律表示支持。公司高级程序经理乔·阮(Joe Nguyen)就是最初提出这项议案的该州参议员。微软公司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在一份博文中写道,“这个平衡的办法确保人脸识别技术可以用来保护公众,同时又能尊重根本权益,服务公众利益”。

https://www.voachinese.com/

距美国确诊首例新冠病毒患者已过去两个多月。期间,疫情已蔓延到全美各地,超过20万人感染,近4000人死亡。

美国现在是这场全球大流行病的“震中”,报告病例数超过病毒最初爆发地中国,以及受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意大利。

尽管公共卫生官员称,美国爆发疫情的高峰还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到来,但美国应对措施的缺陷及优势,已经很明显。

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一些。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2132644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多名白人警察跪着给黑人洗脚,表达谦卑和爱。

美籍华裔们呢?

白人跪着给华人洗脚,那就扬眉吐气了。

千台呼吸机抵纽约,纽约州州长科莫:感谢中国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正处于暴发之中,中美各界也正在就抗疫开展合作。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4月4日在其个人社交平台上发文,称中国方面捐助的一千台呼吸机预计将于当地时间4月4日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科莫同时表达了对中国政府帮忙推进落实相关捐助的感谢,也感谢了马云、蔡崇信以及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平。

纽约州州长 科莫:新冠病毒不是从中国,而是从欧洲传入纽约州的。

科莫说,中国出现疫情后,美国发布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可对欧洲却继续敞开大门,针对欧洲的旅行禁令直到3月中旬才出台,这相当于“关上了前门、却给病毒留下了后门”。

科莫还指出,美国应对疫情迟缓,两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无所作为。

https://edition.cnn.com/

台湾主管大陆事务的陆委会13日发表书面声明指出,“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台湾从来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陆委会还说,中共当局应该尊重台湾民主的选举,这是台湾人民拒绝一国两制、对台海情势发出最明确坚定的答案;中国外交部长在国际上必须面对现实、不要再自欺欺人,早日放弃对台负面思维,回到两岸良性互动的正轨。

这份声明还强调,台湾政府坚定捍卫中华民国主权及台湾自由民主,致力维护两岸和平稳定现状的立场一贯,国际社会也都给予支持肯定。

https://www.voachinese.com/a/taiwan-mac-on-wang-yi-remarks-20200114/5244673.html

英国夫妇的“意外收藏":尘封20多年,家中发现近千万吴冠中画作

这是每一个业余艺术收藏者的梦想。

因为并不知道他们收藏了什么作品,所以伦敦一对夫妇邀请了一位估价师来家中对他们作例行藏品估价,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专家锐利的双眼扫到了挂在客厅里的中国绘画大师吴冠中的作品。这些画作将会在下月的拍卖会上拍,估计将会带来超过100万英镑的收入。

当时,来自英国多切斯特的杜克拍卖行专家Guy Schwinge马上意识到这是吴冠中的作品。根据英国媒体《Dorset Echo》的报导,专家得知这些画作是这对夫妇于20多年前在香港居住时花费几千英镑购得。彼时,香港尚未回归,无论是对传统亚洲艺术还是当代亚洲艺术的需求还远未达到今日的狂热程度。

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吴冠中作品的拍卖纪录是1997年创作的《周庄》。去年4月,保利拍卖在香港将此画拍得了3040万美元。截至目前为止,吴冠中共有7件单价超过1000万美元的作品,更有超过260件作品单价超过100万美元。

在这对夫妇拥有的作品之中,一幅名为《长白山下白桦林》(1980年代)的卷轴画上印有艺术家的两枚印章。这幅画的起拍价为130万美元。第二幅画描绘的是江南水乡,估价在38.5万美元至64万美元之间。

Schwinge在对作品估价时略显谨慎,并希望引发买家之间的竞争。他告诉《Dorset Echo》,因为吴冠中在中国艺术界的地位,即便不用提到世界对中国精品艺术的需求,这些作品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超过他们的预估价。

Schwinge说:“吴冠中对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重要性是不可低估的。吴冠中是一名多产的艺术家,而且他的作品架构了一座横跨了过去与现在的桥梁,同时也完美地诠释了中西方艺术的融合。"

对于这对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藏家而言,Schwinge称他们做了“一次精明的投资"。这两幅画将于5月18日在多切斯特的杜克拍卖行的亚洲艺术专场上拍。

https://www.artnetnews.cn/

中美关系: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披露特朗普曾请求习近平助其连任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新书中披露,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互动,称特朗普曾请求对方帮助其连任总统。

博尔顿(John Bolton)周三(17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其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中涉及中国的一部分,披露特朗普与习近平在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的大量互动,批评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混乱”。

全书定在6月23日公开,美国政府已提诉阻止出版。

特朗普则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抨击博尔顿是“疯子”,该书由“谎言与虚构故事”组成,目的是抹黑他的形象。“许多他(博尔顿)引述我的荒谬言论,从来就没发生过,纯属虚构。”

特朗普“恳求”习近平助其连任 《纽约时报》形容,在博尔顿笔下,特朗普与习近平的互动涉及“赤裸裸的交易”。

书中称,2019年6月29日,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日本大阪会面时,特朗普将话题从经贸转到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恳求习保障他能连任。

博尔顿写道:“我想写出总统的原话,但政府的出版审查并不同意。”

不过,这名前国安顾问仍引用了特朗普一些对习近平的形容,例如,特朗普在大阪称赞习是“300年来最伟大的中国领袖”,几分钟后更将溢美之词升级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

当时,中美贸易谈判停摆,美国指责中国言而无信,背弃了多项结构性改革的承诺。两国希望通过最高领导人的会谈让谈判重回正轨。

在会谈之前,习近平与特朗普曾通话。博尔顿写道,特朗普对习近平说“想念”对方,并称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对他颇具政治意义,是他参与过“最受人欢迎的事”。

大阪会谈时,习近平提到一些美国政治人物错判时势,鼓吹对华冷战。他并未提及具体人名。

博尔顿称,“特朗普马上认定习说的是民主党人,并赞同地说民主党人怀有许多敌意。”特朗普随即将话题转往大选,希望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助其连任一臂之力。

博尔顿写道,这番对话反映,特朗普将他个人的政治利益与美国的国家利益混为一谈,这不仅反映在贸易问题上,还牵涉到国家安全的方方面面。“在特朗普当政时期之中,我很难指出任何不是被连任心思驱动的重大决策。”

然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周三称,向习近平请求连任帮助一事“从未发生”。

特朗普对香港、台湾与六四冷淡 博尔顿在书中称,特朗普对香港抗议、“六四”天安门事件和台湾问题态度冷淡。

当超过100万香港人在去年6月走上街头抗议时,特朗普称“这是件大事”,但随即指“我不想参与其中”,以及“我们也有人权问题”。

关于台湾问题,博尔顿指特朗普深知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实力悬殊,他对台湾尤其不以为然。

书中指,特朗普用手指指向他钢笔的一头称“这是台湾”,又再指向白宫椭圆办公室中历任总统使用的办公桌“坚毅桌”,称“这是中国”。博尔顿写道:“美国对民主盟友的承诺和义务,不过如此。”

他还说,特朗普未准许台湾总统蔡英文访问美国,博尔顿对此感到不满。

书中揭露,在去年六四事件30周年之际,特朗普拒绝发表白宫声明。博尔顿写道,特朗普当时说“谁在乎这件事?我在试着谈成一个交易。我不想要任何东西(声明)。”他还将六四事件错指为发生在15年前。

在今年的六四事件31周年,白宫曾发出声明纪念 “天安门广场屠杀”。

“支持”建造新疆集中营 美国国会两党与国务院多次严辞批评中国在新疆建造集中营,囚禁大量穆斯林少数民族。

但博尔顿在书中作出惊人的指控,指特朗普曾表示支持中国在新疆建造集中营。

在去年6月大阪会谈的晚宴中,习近平向特朗普解释为何要在新疆建造“再教育营”。博尔顿引述美方的翻译称,特朗普说习近平应该建造这些集中营,他认为这是正确的举措。

美国现任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曾对博尔顿说,特朗普在2017年11月访华时,也作出类似表示。

在博尔顿新书内容公布后一小时后,白宫宣布特朗普签署国会5月通过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谴责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并为制裁相关中国官员提供法律基础。

特朗普签署这一法案的时机令人玩味。法案得到两党一致支持,但通过后白宫迟迟未有动静,各界早前对总统何时签字观望多时。

“拯救”中兴与华为 书中称,加拿大抓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后,特朗普说加方逮捕了"中国的伊万卡·特朗普"。

博尔顿指,商务部长罗斯及多名美国官员曾多次要求严厉打击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中国通讯公司中兴和华为,同时防止两家中国公司进入美国的通讯和信息技术网络。

但特朗普为向习近平示好,推翻了官员的决定。并且,特朗普似乎接受中方对华为是私营公司、不受政府控制的解释。

特朗普分别在2018年与2019年“赦免”两家公司,取消美国对其的禁售令。“目的是达成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博尔顿写道,“这当然,也主要是为了特朗普能在2020年连任。”

以反华姿态助选 博尔顿还写道,新冠疫情期间,国安委员会人员各司其职,但“坚毅桌后的椅子空空如也”,暗示特朗普作为总统失责。

在重重危机中谋求连任的特朗普将矛头指向中国,在书中提及的香港、新疆、科技商贸等问题上猛烈抨击北京。

不过,博尔顿表示,特朗普的言行是否合一,仍需观察。 “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并非建立在哲学、宏大策略或政策上,而是根植于特朗普。”

他质疑,特朗普目前的对华鹰派态度,会否在总统选举之后延续下去。

新书未出版已掀争议 博尔顿的新书长达592页,被认为是出自特朗普政府前高官之手、最具爆炸性、批判性和实质性的白宫回忆录。

博尔顿在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担任国安顾问。立场鹰派的他在涉及中国、朝鲜、伊朗、俄罗斯等外交政策态度更为强硬,两人逐渐产生严重分歧。最终,特朗普称他开除了博尔顿,后者则表示自己早前提出了辞职。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博尔顿在书中形容特朗普是“古怪反常”,“惊人地愚昧”的总统,并细数两人之间的长期角力,以及特朗普与其他资深幕僚和外国元首的互动。

白宫反对博尔顿新书发表,称内容含有大量危害国家的敏感机密信息。美国司法部在周二(16日)对博尔顿提起民事诉讼,指书中一些保密信息达到绝密级别。

特朗普也警告,博尔顿新书泄密,如果违法出版,他将要承担刑事责任。博尔顿则否认书中涉及机密内容。

出版商西蒙-舒斯特联合出版社则称,这是一本特朗普“不想让你们读到的书”。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3087539

那些赞美民主优势的人往往会引用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的名言:“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场饥荒是发生在正常运转的民主国家的。”森认为,这是因为民主政府必须面对选民。他们有防止灾难发生的强烈意愿。

然而,他的论点与这样一个事实背道而驰:当今许多专制政权的领导人——如奥班·维克多(Viktor Orban)、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来说——都是通过民主程序上台的,而且似乎得到了广泛的公众支持。然而,他们的行动准则更像是“每一次饥荒都要好好利用起来”。

匈牙利总理奥班已经不断积累了越来越大的权力,他很快看到,在整个欧洲实施的严厉措施是实现真正独裁政权的完美掩护。匈牙利议会通过了由他的青民盟(Fidesz)控制的立法,实际上等于让他可以开始进行法令统治,取消选举,并惩罚散布“虚假”信息的人。直到永远。

没有哪个领导人有如此放肆的夺权之举,但有的也已在疫情中找到了政治优势。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执政多年后似乎不可避免要面临着耻辱的终结,但危机让他得到了喘息。他命令大多数法院关闭,推迟自己的腐败审判,并设法操纵在三次无说服力的竞选中挑战他的本尼·甘茨(Benny Gantz)加入紧急“团结”政府,该政府迅速摧毁了甘茨的联合执政。但是以色列不是独裁国家:内塔尼亚胡的举动在媒体和社会中产生了激烈的辩论,尽管此刻国家正在为了应对冠状病毒武装自己。

其他政府也已利用这次危机采取了一些本应遭到强烈抵制的行动。印度封锁后,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的印度民族主义政府颁布法律,方便印度人成为穆斯林占多数的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的永久居民。

环顾世界各地,可以看到许多国家的政府在防疫过程中存在权力过度扩张。在菲律宾,平时冷酷无情的铁腕领导人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攫取了更大的力量来对抗这种病毒,包括威胁监禁传播冠状病毒假新闻的人——这一措施可以用来对政府的批评者实施刑事惩罚。土库曼斯坦可以说是中亚最专制的国家,对信息控制采取可能最为严厉的措施,甚至逮捕了在公开场合讨论疫情的人。在泰国,2014年靠军事政变上台的总理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宣布,他正在行驶紧急权力,包括“如有必要,可审查或关闭媒体”。

无论专制制度制定的疫情应对措施能够提供的优势有多大,当铁腕领导人选择拒绝威胁存在或提供不一样的叙事时,专制的真正危险就显现出来了。掌握巨大权力的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ksandr Lukashenko)已允许该国的足球超级联赛如期进行,并且辩称“恐慌比病毒本身对我们的伤害更大”——这与特朗普总统的“对策不应该比问题更糟”相呼应。几乎每个政府都在敦促人们待在家里,卢卡申科却不这样做,反而建议白俄罗斯人每天喝伏特加,定期去桑拿房,以及下地辛苦劳作一番。

在邻国俄罗斯,普京总统加强了对疫情的防御,我们可以看到专制政权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可疑的统计数据。截至周四,俄罗斯感染人数超过3500人,但数周以来,官方报告的数字低得出奇。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俄罗斯也一如既往地加入了中国和伊朗的行列,在社交媒体上散布关于这种冠状病毒起源的虚假消息——包括来自北京的一种论点:这是一种美国疾病,可能是由访华的美国军人带来的。

最后,关于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抗疫能力的比较,很难得出一个确定结论:大流行还远远没有结束,除了治理风格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 一个国家的财富和资源显然在应对突发危机的能力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往有疾病流行历史的国家,在应对新出现的流行病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然而,民主国家似乎仍拥有明显的优势。当中国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就能建起一座新医院,而纽约市的医院床位正迅速耗尽时,这一点似乎并不明显。但在美国,信息的流动和公众的互让,可能有助于不断调整对抗这种疾病的策略;错误的信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可以很快被揭露。台湾一位官员指出,透明度是其政府应对成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403/coronavirus-democracy/

作者:格桑

404 大厦负责城市的清洁。

这个城市的每一份报纸在发到订阅者之前,都要送到 404 大厦清洁一遍。清洁的方法是拿一把探测仪,把一张报纸从头照到尾,当发现需要清洁的字时,探测仪会发出嘀嘀嘀的警报,工作人员就擦掉那个字,扔到印着 “有害垃圾” 的垃圾箱里。

404 大厦上班的人没有脸,入职的时候,每个人都要把脸卸下来上交,这样可以保证安全生产。在摘脸之前呢,还要接受一个手术,摘取脑部的额叶,也是为了安全生产。每个人的脸和额叶封在一个密封袋里上交,保存在冷冻室,一直等到退休的时候领取,重新安装,再走出大厦,做回一个人的样子。

清洁工作非常繁重,每天,印报纸的工人排起长队等在 404 大厦门口,很晚才能下班,他们很不耐烦,他们说 “干脆给我们发一个探测仪吧,我们自己清洁,等这么久,报纸上的新闻都过期了。” 印报纸的工人各自领了探测仪回去了,仔仔细细地把所有发出警报的字擦掉扔到 “有害垃圾箱”。

送到 404 大厦的时候,探测仪又响起来了,“怎么回事啊?有警报的字明明都擦掉了啊!” 印报纸的工人在叫,404 大厦的工作人员说 “没办法啊,需要清洁的字是每天增加的呢。我们也不知道明天哪些字会变成有害垃圾呀。”

印报纸的人垂头丧气,发现越来越多的字被扔进了 “有害垃圾箱”,剩下的字越来越少了,甚至拼不成一句完整的话。他们去找 404 大厦的人,“我们的报纸都不能印了,怎么办呀?”

404 大厦的人说:“这样吧,我们每天发几个字,你们就印这几个字,不就好了吗?你们能印出报纸,又省了麻烦。” 印报纸的人想想,就接受了。

接下来,如果今天发到的是 “你”“好”“吗”“?”,今天的报纸就都印 “你好吗?”,

如果今天发到的是 “好”“耶”“!”,今天的报纸就都印 “好耶!”,颜色和字体都要和 404 大厦发的一样。

渐渐地,这个国家没人看报纸了,因为报纸上印的都是一样的话,印报纸的人觉得很疲倦,他想印完最后一张报纸就宣布不印了。既然也没人看了,今天他也不想去 404 大厦领字了,他随便拿了一叠白纸送到人们的信箱。

没想到,看到这张白纸以后,整个城市的人都沸腾了,所有的人都涌去报刊亭买报纸,把白纸塞进袖子、藏进靴子、夹进早餐饼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带回回家,然后拉上窗帘,通知最好的朋友,兴高采烈地仔细读了起来,有的人在白纸上勾出重点,还有的人在白纸上画出地图,有的人拿着白纸大声朗读。

很快,印报纸的人被抓走了,当天卖出的白纸也被销毁了,从此这个城市没有了报纸,也没有了字。

时间一长,大家也忘记了怎么说话,大家都用各种各样的笑脸来表达信息,开心是开心的笑,伤心是伤心的笑,害怕也是笑,愤怒也是笑。整个城市,放眼望去,每个人都在笑。

https://terminus2049.github.io/

“在日本,几乎所有人每天都顶着压力在生活。女人在结婚之后,一般都会在家当家庭主妇,这样一来,她们没有了赚钱能力,那么,家中男人就要扛起养家的重任。”

“在日本,很多女性在结婚之后,掌握着一个家的财政大权。因为丈夫忙着赚钱,家里由妻子打理,所以,一般丈夫的钱都会上交给妻子,让妻子进行分配。”

问题:日本社会,是个尊重女性的社会啊,还是歧视女性的社会啊,还是个既不尊重男性,又不尊重女性社会啊…,日本社会到底是个什么社会?

任志强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政府的批评者,他的失踪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即中国正在倒退,并放弃将其从极端贫困和国际孤立中拯救出来的改革。任志强不是激进分子——他是有几十年党龄的忠诚的共产党员,是一家国企的前领导人,而且是中国一些最有权势的政治人物的朋友。他活跃于1980年代到习近平上台之前的时期——感觉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那时中共不允许任何人挑战它的统治,但允许部分人质疑它的某些选择。

任志强的命运仍不明朗。但是如果他因言论而受到惩罚,这表明现在的中国领导层不会容忍批评,无论它多么合理。

像习近平一样,任志强也出生于中共权贵家庭。他的父亲曾任商务部副部长。根据他的社交媒体帖子和媒体采访,他的母亲与朝鲜独裁者金日成是同学,在一张照片中,金日成抱着襁褓中的任志强。

他的人脉非常广泛。他和中国副主席王岐山从初中以来就一直是朋友。任志强在2013年的自传中写道,王岐山有时会在深夜打电话给他并聊上几个小时。

任志强曾雇刘鹤为兼职研究员,当时还在读研究生的刘鹤,现在已经是中美贸易战中的主要谈判代表。曾为中共最高政治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成员的俞正声在担任建设部部长期间与任志强共事,并在2002年为任志强的第一本书作序。

俞正声写道,他第一次注意到任志强是在1998年的一次会议上,当时任志强抨击了一项新的住房政策。 “我作为这项政策的建议人之一,当然不同意他的意见,”俞正声写道。“但他坦诚的直言,充满哲理的论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会后,我对有关同志讲,你们不要对他——任志强的发言反感,要认真研究其中合理的地方。”

任志强赢得了政府官员的尊重,因为他们逐渐认识到他的批评是真心的。他经常跟人说,异议是爱国主义的最高形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因乐于发表挑衅观点而得到“任大炮”这个绰号的任志强,竟然这么多年都没被抓起来。作为一家国有房地产开发商的董事长,他与市政府和包括俞正声在内的中央政府官员发生过很多冲突。据他的自传所述,他因付款纠纷起诉过两个部委,并在一家大型国有书店屡次拖欠建筑费用后切断了这家书店的供暖。他还写道,一位北京市长因此宣称,一个起诉政府的公司不应该继续存在下去。

他受到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等自由市场经济学家的影响。他认为政府的控制需要受到制约。

“任何国家的权力都是贪婪的,都必须纳入到民众的监督之下,”他在自传中写道。“否则权力就会被滥用,并将让所有人遭受损失。”

克罗泽尔上校发电邮就航母上的新冠病毒疫情发出警告。他说,眼下不是战争期间,不能让水兵白白丧生。这封电邮被泄露到媒体。

美军把舰上部分水兵转移上岸,但是莫德利认为,克罗泽尔越过顶头上司给多人发电邮的做法很不专业,严重缺乏判断力。他宣布对克罗泽尔“失去信心”并将其解职。

克罗泽尔离开航母时受到水兵热烈欢送,他本人随后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莫德利随后飞抵停靠在关岛的“罗斯福号”并对舰上官兵发表讲话。他称克罗泽尔不是“太幼稚就是太愚蠢”。这番讲话被泄露后受到很多舆论指责,莫德利星期一晚间为使用这种羞辱性的语言发表了书面道歉。

民主党议员纷纷呼吁莫德利辞职或将其解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星期二发表声明说:“悲哀的是,代理部长莫德利的言行显示出他未能把对我军官兵的部队保护工作当成重点。”她说:“他表现出严重缺乏当前所必需的良好判断力和强大领导力。”

在星期一的白宫记者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会亲自介入克罗泽尔被解职这件事。他说,克罗泽尔不该发这封信,但是他在这之前的职业生涯口碑很好。特朗普说:“所以我会介入,看看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不想某人因为某一天不顺就被毁了”。

在星期二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总统继续表示,克罗泽尔是一艘巨型军舰的舰长,不是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不应该写这么长的信送给这么多人。但是他再次表示,这只是克罗泽尔在那一天不顺。当记者问到这位阅历丰富的海军上校何去何从的问题时,特朗普总统回答说,这要由国防部长按照军种程序处理。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还表示莫德利有关克罗泽尔的一些言论也不合适。他说,莫德利主动辞职是“无私”行为。

https://www.voachinese.com/

这个春节,大概是很多中国人这些年来过得最揪心的一个——关于武汉的消息接踵而来,一次次打断年夜饭,给春节喜乐的氛围加入一丝凝重。不仅是对远方同胞的忧心,也是对身边亲朋的关切,由不得我们不把目光聚集到这次的疫情上来。

借问瘟君欲何往?无穷的远方,无数个家庭,这是此刻全社会最关心的问题。远离武汉的我们,从来没有和那些陌生人因为同一个理由,这样紧密、这样亲近地站在一起。

祈盼江城早日康复。

https://tech.ifeng.com/c/7tXhmQRWCae

爱得如首歌,歌名你猜

百灵鸟从蓝天飞过

我爱你五毛姐姐

我爱你五毛妹妹

我爱你如春天蓬勃的秧苗

我爱你如秋日金黄的硕果

我爱你青松气质

我爱你红梅品格

我爱你如家乡的甜蔗

好像乳汁滋润着我的心窝

我爱你五毛姐姐

我爱你五毛妹妹

我要把最美的歌儿献给你

我的五毛姐姐

我的五毛妹妹

我爱你五毛姐姐

我爱你五毛妹妹

我爱你如碧波滚滚的南海

我爱你如白雪飘飘的北国

我爱你森林无边

我爱你双峰巍峨

我爱你淙淙的小河

荡着清波从我的梦中流过

我爱你五毛姐姐

我爱你五毛妹妹

我要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你

我的五毛姐姐 我的五毛妹妹

我爱你淙淙的小河

荡着清波从我的梦中流过

我要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你

我的五毛姐姐

我的五毛妹妹

华尔街日报星期六报道说,美国计划从武汉撤侨,星期天将安排包机前往武汉,将美国公民和外交官从这个被疫情笼罩的城市撤回美国。

一位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说,这架能乘坐230人的包机将接回美国驻武汉领事馆的美国公民和他们的家人,撤出的人士需承担相关费用。

报道称,最近几天,在经过磋商后,华盛顿获得中国外交部和其他政府机构的同意。美国也计划暂时关闭武汉领事馆。

美国国务院星期五(1月24日)将针对湖北的旅行警告升至最高级别的“四级”,警告美国公民不要前往湖北,并表示国务院前一天已经下令非紧急雇员和他们的家人离开,美国政府向湖北省的美国公民提供紧急服务的能力有限。

https://www.voachinese.com/

“日本厚生劳动省负责传染病事务的一名官员向财新记者确认,日本政府承担在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医疗费用的原则,将不分患者国籍,一体适用。

在被问及日本政府后续为什么不再公开患者国籍时,这位日本官员表示:“我们工作是了解病情、让患者住院;传播与疫情相关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与国籍为何是没有关系的。”

他还说,如果公开患者的(国籍),使得有人能知道(患者)身份,有可能会导致对中国人造成不应该的偏见或人权侵害。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20-01-27/101508889.html

“美国总统发帖受审查”:推特与特朗普互怼的前因与后果

有史以来第一次,社交媒体推特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文贴上了“事实核查”的标签,提醒受众注意:此贴可能有误导性。

在西方,推特相当于中国大陆的微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特朗普呢,可以算得上推特“核弹级”粉丝。

双方为什么打起来了?可能有怎样的后果和影响?

推特:请核查事实 吵架起因归根结底一句话,推特提醒读者,请核查(特朗普帖文的)真相。

特朗普26日晚发推文称,邮寄投票可能造成“严重欺诈”、导致“大选被操纵”。

推特在此帖下方打了个蓝色惊叹号,提醒受众“请查询有关邮寄选票的事实”,并通过链接将读者引至相关新闻报道网页。

这些报道来自CNN、《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特朗普有关邮寄选票的说法“毫无根据”。

推特给特朗普帖文加注,被解读为揭露了美国总统在说谎、误导民意。

此举激怒了特朗普。他连续发帖反击,指责推特“干涉2020年11月大选”、“扼杀言论自由,我,作为美国总统,绝对不许允许这种事发生。”

本月早些时候,推特开始施行新政策,标注或提供有关新冠病毒虚假、误导信息的警告。

推特当时还说,今后可能会将事实核查的标签扩大到其它问题上。

怼总统对推特意味着什么?

简言之:这只是试试水。水多深、流多急?后面应该还有更多的“好戏可看”。

特朗普是推特的忠实粉丝,曾在这个平台上和其它政界大人物、名流明星吵嘴仗。现在和推特本身交手过招。

特朗普说了,作为美国总统,他绝对不会允许推特“扼杀言论自由”。但是,推特是“私营企业”,有权制定自己平台上的一应规章条例。

推特面临的麻烦是,在许多人看来,直到“揭露特朗普”以前,推特好像一直没有把自己的这些规章条例适用在美国总统和其他世界领导人身上。

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的不少言论,在许多人看来,如果换成其他无权无势的人,可能早就被推特“拉黑”了。

但是,特朗普被很多评论人指称的“大嘴”和滔滔不绝的“雷语”,也正是他把八千余万粉丝拉到推特平台的原因之一。推特一定不愿意失去这么多的用户。

推特的初衷或许是,通过新引进的打标签体制做到一种平衡:既允许用户、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畅所欲言,也给读者提供免受虚假信息误导的保护。

这种标签贴在有关新冠病毒的帖文上被证实效果不错。但是,美国11月就要举行大选,推特恐怕难逃平台上虚假信息爆增的问题。

此次与特朗普互怼,或许只是这个社交媒体巨头第一次试水,但是,这也是对它的第一个考验。

特朗普“推特治国”谁头痛?

至于特朗普,他今后拿起手机时是否会“三思而后行”?这个问题,答案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自从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曾被形容为“推特治国”。他在推特上有八千万粉丝,日发推经常高达几十条:上台以来总计发帖5.2万条。

帖文方方面面,从吹嘘自己的核按钮比金正恩的大,到和习近平称兄道弟,大到美国内政外交根本国策,小到日常琐事、转发别人的视频和评论,无所不包。

有英国媒体评论人士曾这样形容,是特朗普成就了推特。原来,推特只是诸多社交媒体中的一个“小辈”,特朗普当上总统后,才赋予推特独特的使命:帮助地球上最有权势的那个人控制全球新闻议程!

不过也有人认为,是推特成就了特朗普。因为,诸多媒体形式中,只有推特的“带宽”(指推文短小随意、受众注意力更有限等)最适合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推特已经成为特朗普“办公”离不开的工具。

但是,总统在推特上的雷语已经屡屡招来嘲讽,甚至引发过政治风波。估计上述情形肯定难为了白宫的新闻官,总不能没收总统的手机让他“住口”吧。唯一可能的做法就是随时紧密关注,如果发现哪条推文不妥,便紧急“救火”。

其实,除了白宫新闻团队和推特,特朗普的贴也让其他不少人“头痛”。

比如在金融市场上,他有关敏感政策的推文会引发股市、利率波动,这岂不是让交易员如坐针毡?

再比如在主流新闻媒体行业,特朗普的贴也经常让人感觉两难:报也难、不报也难。报,既要查背景又要找数据,难度大,要深思熟虑,避免成为虚假信息的传声筒;但是,如果不报,要真是频频错过大新闻,饭碗怎么办?信誉呢?

https://www.bb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