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libgen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答问题: 【问题】怎样在失联情况下自动传递信息?

或许可以利用多重签名技术。

回复文章: 万物的尺度:年度荒诞笔记①
回复文章: 【工具】好用的匿名邮箱
回复文章: 【小工具】PrivateBin 加密信息板

非常好的小工具,谢谢分享!

回复文章: 徒步的骑手——南方的暧昧

谢谢分享!

回复文章: 读《远方的鼓声》有感

此书国内有出版吗?其中关于六四的段落是否被删除了?

搜索了一下,此书简体中文版早已出版

请问你提及的六四段落在目录的哪一篇?能否摘录至此?

回复文章: 万物的尺度:年度荒诞笔记①

万物的尺度:年度荒诞笔记②

荒诞一方面被重复,另一方面它自己也构成更荒诞的事实。


成为普通人小市民,当然是好的一个结果,哪怕市侩一点也没有关系------相比于作恶来说。后集中营时代的思想家,会探讨平庸的恶。不管怎么样,大部分人实际上成为恶的一部分。荒诞之事在于,你成为黑暗的一部分。黑暗是由这些黑暗本身共同构成的。

《耳语者》中讲述维拉-米诺苏娃的故事,1937 年她 17 岁时,她做铁路工程师的父亲被逮捕后枪决,她说从此,她一直生活在"几乎是永恒的恐惧之中",即使 1947 年嫁给了当地的高级干部,即使到了 2004 年,她仍然不敢谈论与大恐怖有关的话题,而且,在她的回顾当中,历史发生了变化,那时的"基本生活必需品,大家都能负担得起;与我们今天相比,那时更有纪律和秩序",她不喜欢 2004 年,因为人们不想工作,她认为斯大林的年代较好,因为"每个人都被迫做事"。

另一位出生于 1935 年的伊拉伊达-法伊索维奇 4 岁时父母被送去古拉格,2003 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认为在斯大林时代政治领导人比较诚实,"当然,有时会有粮食或衣服的短缺,但从整体看,他们兑现了承诺"。

"斯大林统治下的生活在精神上更为富足------我们过得更为安宁、愉快。大家都很穷,不在乎物质条件,但有很多乐趣------朋友和家人之间一切都是开放的,一切都是共享的。人们互相帮助。我们相互借宿各自的房间,遇上节日,与大家一起上街庆祝。今天,每一个家庭都只为自己而活。"伊拉伊达说,那时的人对生活寄予了更多的希望和意义......

《耳语者》

是不是很似曾相识?或者这就是我们现在生活里最多发生的。一个要给富人减税的总统成为美国穷人捍卫的最后理想;同样很穷的一个国家在见证者很大一部分还活着的情况下重新成为乌托邦一样的存在,即使把国家推到面临崩溃地步也是在艰难探索......

关于过去的那个时代,倒是有一个重要前提:阶级斗争是根本。"每次政治运动发生时,国家都会根据不同的政治形势,将一些被认为是对政权具有颠覆性言行的人定义为阶级敌人,而每次政治运动也会对那些积极揭发批判阶级敌人的人民进行政治性的奖励。"

是有公平正义,但有阶级在前。

我们把自己带入到一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的时候,往往以为自己是王侯将相,就像一提金戈铁马,好像自己就是那成吉思汗,再不济也是蒙古勇士......(至少也是铁骑?)实际上情况很可能只是铁蹄下的草。乱世苟活当然是更大概率的事,可能也是最好的处境,无论如何不要把自己想象成是胜利者,或是胜利者团队中的一个。就跟阶级斗争最热火的时候,你最有可能的是如何躲过斗争的锋芒。

认识一位出生于 1998 年的人,他自称"粉红",讨厌伤痕文学,讨厌所有哭哭啼啼的人,私底下赌咒发誓为什么文革时没有把那些人都弄死......但是,如果他生活在那个时代里,他是那个使鞭子颐指气使的人吗?他怕晒,夏天一定要宅在家里;他不会做任何家务活,被子脏了只能扔掉换一批新的......他在那个时代里十有八九会被干掉,但并不妨碍他站在胜利者那一边想象自己,并且带上一种对"不走运的人"的蔑视。

对,"不走运的人"。这可能是最准确的一个说法。人们可能会对想象中的自己有各种猜测,但大多数时候会围绕自己作为"走运的人"而展开。娜杰日达-曼德施塔姆在《第二本书》中提到一个老布尔什维克。

有一天,一个老头来找我,他在集中营和流放中度过足足 20 年,但一直保持着对胜利者的忠诚,他还把党证藏在心头,因为党证在逮捕的时候被没收了。那时正在审判西尼亚夫斯基,我便问他怎么看这件事。老头怒气冲冲,掷地有声地说:西尼亚夫斯基"隐姓埋名"......"我们这些布尔什维克就不一样了,"他说,"我们勇敢地走到台上说出我们的想法......" 我嘲笑他说,难道您就没偶尔撒过谎吗?......我怎么能不撒谎呢?说句真话,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就会换来十年苦役......然而老头确实没有撒谎:他在讲台上"怒斥人民的敌人",与那些被捕的朋友脱离关系,但是他在做这些事情时十分真诚。他憎恨所有不走运的人,而当他自己落入被排斥者之列时,他则自我安慰说这是个错误。他把自己的被捕看成是成长的代价。他的所作所为十分真诚,他似乎在说,看,这就是真诚的代价。这个老头不仅是个白痴,还是一个时代的产物:那些构成他存在(不是个性)之基础的基本思想扭曲了他的概念,相应地,记忆给出的是一个畸形的产品和对事件及行为的虚假评价。

对强势的人的怕和爱。这看起来十分丑陋,但也是肖斯塔科维奇被批评所在,他捍卫仅有的一点人的尊严,然后目睹更多尊严消失殆尽。《见证》中,肖斯塔科维奇讲了"尿裤子"的故事。"两个人都弄脏了裤子,虽然这两位看上去都是成年人了。此外,他俩讲起自己露丑的事却都很高兴。在领袖和导师前面尿裤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这是一种荣誉,一种高级的乐趣,一种高级的奉承。"------我是一个见到您会吓得尿裤子的人,所以,它就成了一种独特的赞美。

《公羊的节日》

多米尼加独裁者特鲁希略是略萨小说《公羊的节日》的主人公。略萨说特鲁希略有严重的小便失禁问题。"他尿得到处都是。据说有一个部长总是会坐在他身边,专门在他尿裤子的时候往他裤子上倒一杯水:看上去是意外,元首还会责备部长的马虎大意。"

关于两个尿裤子的成年男人,关于一个拎着箱子在电梯口整夜整夜等待被捕的人......在扭曲和荒诞的世界里,只有更扭曲,更荒诞。

03

"没文化"在民间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没受过教育,或者说没有受过太多教育;另一种是说这个人没有理解万事万物的能力,混沌或者昏噩。阿绮波德-立德,19 世纪末在华英商之妻讲过一个"没文化"的故事,与上面两者都有关联。

《穿蓝色长袍的国度》

1895 年 5 月,中国民间反洋人。有人暗夜里贴出一张告示:

**兹告示如下,洋鬼子唆使坏人偷小孩榨油。我家李姓女仆亲眼目睹,大家不要让小孩出门,希望大家配合。 **

某某人亲见,我朋友亲见,我亲戚家小孩老师亲见......这种话如今经常出现,是都市传说最经典路数。因为是"为大家好",所以这告示不管真假,在道义上是得了分的。愚昧也于此时渐渐升腾:如果不是真的,他们贴这告示是为什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无风不起浪。在心理上,已经与这种传说站在一起了。

从后来的情形看,中国人对这张匿名告示深信不疑。即使在美国受过教育,身为大工业集团首脑,最开化的中国佬也相信"天主教堂围墙那么高,整天紧闭着门,不会无缘无故的"。一个中国男仆在英国领事馆干了大半辈子,女主人问他:"你一定不相信那些谣传。你了解我和老爷,你不会相信我和老爷会掏小孩眼睛的?"男仆长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全中国人都相信,外国人挖小孩眼睛榨油洗相片。

一个与人合作了半辈子的人,应该有足够的逻辑去判断他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比如,他是个对小猫小狗都那么好的人,所以不会挖小孩眼睛;他们一见到小朋友就会满脸开心起来,他们不会做挖眼睛的事;我在这家里呆了大半辈子,从来没见过小孩眼睛,也没见过榨油设备,也没有洗相片装置,这肯定是无稽之谈;主人自我要求严格,一向诚实,他们说不会挖就不会挖;......一个人可以借助很多路径去判断人和事,得出他认为的结论。如果他不利用这种思考和逻辑能力,当问到头上的时候,只好长叹一口气,"我不知道",这就是没有判断力,或者说没有文化。

当然,你也要提防萨特那种一心为渣男辩护------"他对我那么好,不会有坏心","他爱护小动物,怎么会杀人"那种倾向。威廉-詹姆士说,教育能够提供给人的东西,就是"帮助你在见到好人时能够辨认出来"。

动辄"卡脖子",动辄"那不得整死我们啊",动辄"落后就挨打",这跟挖小孩眼睛洗相片一样,都是没文化表现。如果了解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规则、企业与企业间的商业规则,大约会知道我们陡然而富的因由所在。你弱小的时候,你跟这个讲规则讲原则,为自己争空间,活下来了。一但财大突然气粗,你就强调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肌肉男准备为未来霸凌别人做准备。

早年间确实有过只讲船坚炮利的时候,但人类文明在进步当中,总体上是在建立规则更文明化的路上,否则进步又是什么呢?就像前面说过的孔多塞启蒙主义理性一点点认可了黑人、认可了犹太人、认可了新教徒一样。这东西是进步。人为这点进步付出的东西太多了,我们说的所有荒诞之事几乎都可以看作是达成进步所付出的成本。而如果别人的经验不去尊重,教训不知道吸取,人类就要再度付出这个成本------荒诞一方面被重复,另一方面它自己也构成更荒诞的事实。

另外一方面,即使是船坚炮利的时候,也有一些文明的基本守则,有些是文明冲突,有些是文化上冲突,误解或者隔阂,你当成重要的事,我不以为然,而我觉得重要的事,你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伊丽莎白-皮萨尼有一部游记作品叫《印尼 Etc.》,说她跟印尼人探讨到底谁更有钱,"有钱人,你上次参加葬礼杀了四头牛,而我只要有一头牛,就可以旅行半年了,你还认为我很有钱吗?"印尼人吓一大跳,按皮萨尼的解释,印尼人认为牛是文化资产,而旅游显然是金融资产,这两者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不互通的。

《印尼 Etc.》

你看,这就是标准意义上的文化冲突。彼得-海斯勒在中国呆得久了,去埃及工作,写一本有关埃及的书,字里行间就会质疑埃及人你为什么不努力工作,像中国人那样。世纪初时去西藏,当地的藏族知识分子会说藏区的资本最后都用于宗教事业,所以穷,大家也不会像汉人那样拼了老命去创造财富。

上面说及种种,如果简化一点,都与这些年大家爱讲的同理心有关。那是说人和人之间要互相理解,在"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一点上,很多时候要用得上这个功能:道理上当然没错,如果德国纳粹与犹太人多些同理心,听起来似乎很多问题都可以皆大欢喜地解决掉。但实际上就是像上面说的那样,因为文化冲突所以想理解而不能,因为文明冲突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对同情心和同理心始终持一种怀疑态度,虽然我觉得它非常重要,而且赞同演化学家将它视为生物属性之一种。爱德华-威尔逊说,人类和灵长类动物大脑中三条神经线路比其它低级别动物更活跃,第一条负责心智思维,就是形成目标以及为达成目标建立相应计划;第二条管理"移情",就是我们现在爱说的同理心,"让自己设身处地从他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以便了解他人的动机和感受,并预测他人未来的行为。同理心是某种博弈,在这个过程中,个体与群体进行沟通,而群体由此实现了自我组织";第三条负责镜像思维,"个体由此感知他人的情结和情感,并在某种程度上切身体验他人的感受。镜像思维随即引发对他人成功策略的模仿。同时,镜像思维也是通往同情心的路径之一,让人类拥有了弥足珍贵的悲悯之情"。关于思维,三条里有两条与这同情心和同理心相关,可见它有多重要。

《创造的本源》

我质疑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不大清楚,大家对这两个东西的理解几乎是各自为战,完全不在一个领域里。彼得-海斯勒对埃及人不努力工作的看法------我就不知道一个中国人读到这里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同理心。前些年流传的故事里有流浪汉与大富翁在海边晒太阳的对话,如果以同情心同理心来衡量埃及人,你们应该再加把油,再努力一下,那样就可以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了。可是埃及人会看着你,是吗?

这还不算那些庸俗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同情心和同理心跟所有东西一样,想象当中的样子和实际表现的样子之间,貌似有着巨大的差别。我看到有人说起同理心的时候,都是一副将心比心的大妈气,这还算善良的,顶多说些一碗水端平,手心手背都是肉,各打五十大板的冬烘劲。不善良的,那就是混淆是非,乡党,画好圈子,站好队,我的人和你的人,同胞,其心必异。依我们现在把各种东西弄坏的趋势和本领,这基本上是在作蛊。

杰容-蓝尼尔(Jaron Lanier)不否认那个永远会无形存在的边界。他引入一个"同理心圈(Circle of Empathy)"的概念------圈子的边界在哪里很重要。

《别让科技统治你》(You Are Not A Gadget: A Manifesto

每个人都会界定一个想象的同理心圈,同理心圈把人圈定在某个半径范围内,圈内是世界上值得对其发挥同理心的事物。如果某人被你纳入同理心圈,你不会希望看到他被杀。明显位于圈外的事物就是可以攻击的对象。例如,大部分人会把所有人类划进圈内,可是大部分人在刷牙时,都愿意让细菌杀死,而看到无生命的石头被丢到路旁以保持道路畅通时,也绝对不会觉得不安。位于接近圈圈边缘的个体才是吊诡之处。最大的争议通常涉及某事或某物是否应该纳入同理心圈的或排除在外。例如,奴隶。许多其他争议都能套用这个模式。堕胎的争议点在于胚胎是否应该放在圈内;动物权的论战也是一样的问题,只不过主角换成动物。

我觉得他说得比较准确。大妈化的中年男人和发言人之类的人的共同点是眼界的逼仄,或者故意地逼仄。举例来说,如果包法利夫人现在活在微博里,一群恨小三的妇女就会以良家妇女的名义对她进行道德审判------爱玛都不用等到高利贷的资本家逼她去死。

而且还有一个新问题在于,你要真跟他们讲起道理来,没等讲几句呢,大妈们的大靠山,道德先锋和卫道士们会跳出来讲传统文化,然后你就被封掉了。没准封掉之前还会说你和爱玛道德败坏。人生本来就已经很荒诞,我们这里尤其荒诞。

蒂莫西-加顿-艾什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我们没有必要意见一致。只是我们必须在我们不同意的方式上达成一致"。这句话我愿意引述一万次,它跟无产阶级革命家罗莎-卢森堡的话一起构成我们对自由的最基本理解。罗莎-卢森堡说:"若只有政府的拥护者及党员才配享有自由,那就不叫做自由。"她还说:"自由,永远只是意见不同者之自由。"

所以同理心是更深刻制度的一部分。这一部分有的时候在霍布斯那里隐约提起,他告诉我们是非之说永远争论不休,忽而讲习惯,忽而讲理性,或者相反,只看如何对自己合适。同情心或者同理心,现在经常被愚夫蠢妇们所标榜,大都是这样"只看如何对自己合适"。有时它也会在以赛亚-伯林那里被反复明确。叶礼庭为伯林作传,说:

在伯林看来,移情是自由主义者身上核心的能力------能够在不同于自身的陌生见解、性格和感情面前持一种开放、接受而毫无恐惧的态度。移情让人离开自由主义理性本身的范围,以理解在一个由热情的信念和强烈的激进态度推动的世界中,理性所能获得的有限收获。这样的移情并不意味着相对主义的放任:它是在冷静地确认,什么可以穿越不同信念间的连累进行协商,什么不可以。其结果是造就了自由主义生活中的道德心理学,虽然不成体系,其深刻性却不逊于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以来的自由主义信条当中的的任何一样东西。

《伯林传》

伯林作为一个出生在立陶宛的前俄罗斯犹太人,接受英国人的教育和价值观,与荒诞的 20 世纪几乎同龄,他对"移情"的态度,是理想化的、我们为之应该奋斗的目标,只是有点太难了。


有一段文本,来自于小说家双雪涛。

后来我渐渐明白,原来他是在为自己的沉沦找原因,关于宇宙和自然界的问题已经不能给他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准确答案。虽然我混得也不怎么样,可我不能同意他的说法,我告诉他这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苦难依然在民间流行,但是已经完全不是我们父辈经受的那种。而且我们都太渺小,都不配把整个时代作为对手,我们应该和时代站在一起,换句话说,自己要先混出个样来。他也完全不同意我,他说他拒绝和这样一个令人恶心的时代同流合污。

《一个德国人的故事》

赛巴斯提安-哈夫纳,一个雅利安人,第三帝国反对者,在国会纵火案的第二天早上,与柏林法院几位见习生------他的同僚们聊起来。

每个人都对一个问题表现出很大的兴趣,那就是到底谁在国会大厦放了火,同时不止一个人对官方的说法不表苟同。然而却没有人提出质疑,为什么从此我们的电话交谈可以被窃听、信件可以被拆阅检查、书桌可以被外力强行打开,仿佛那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我觉得这是对个人的侮辱,"我忍不住开口说道,"只不过因为有人宣称某个共产党员放火把国会大厦烧了,所以我就无法再阅读自己想看的报纸。你们难道没有同样的奇怪感觉吗?"有一个人快快乐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不会啊。怎么了?难道你直到现在都还在阅读《前进报》(社会民主党报)跟《红旗报》(共产党党报)吗?"

"你们难道没有同样的奇怪感觉吗?"我在看双雪涛那段话的时候,就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在里面。我在看《聋哑时代》的时候,把它记录下来,放在我的笔记里,忘了什么原因。它肯定不是什么错误的话。我总是觉得它与一个人"和这个世界达成和解"建立起某种关联。我还会想到查建英写她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国家的敌人》,像是这个世界的两端。

回复文章: 万物的尺度:年度荒诞笔记①
回复文章: 复合炮_MAKEUP SEX(NSFW)

楼主信手拈来呀,佩服佩服。

回复文章: 写在2047.one上线之后

黑暗的夜空中散落着一些星星,有些黯淡下去,有些明亮起来,那光芒闪烁着,闪烁着,抬头仰望的人的眼睛里也反射着这光芒。这荧荧之光,照亮了我们的心灵。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中,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启明(illumination),这种启明或许并不来自理论和概念,而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经常很微弱的光亮。——Hannah Arendt

回复文章: 【记忆】由网抑云一词说开去

这种失落会持久么?这个世界会好么?

回复文章: 快訊:立場新聞高層及前高層被捕,記協主席被搜屋

@natasha #177130 看到立场被冻结了六千万港元资产,他们应该把钱换成加密货币,「加密自由」应该有交易的自由。

端传媒在这方面走得比较快,已经发行NFT了

回复文章: 原创、挪用与NFT

@natasha #177124 据我观察,现在加密艺术非常依赖于社区(创作者和持有者),而且迅速地 meme 化。这方面最成功的我觉得还是无聊猿(BAYC),他们已经开始和 Adidas 合作了。

所以我觉得很像 @花鸟风月 所说的,加密艺术和社区都是「光晕」的组成部分。

回复文章: 汉学家史景迁去世:从幽微细节中挖掘中国历史(转)

这种悲剧延续的情况之一是,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没有任何「忠诚反对派」的概念。顺时,不需要批评,逆时,不允许任何批评。胆大的达官贵人们的确站出来说话,受过教育的官员们也的确在诗词中表达自己的感受,但如果他们表达的观点与国家主流观点相矛盾,他们可能会丢了乌纱帽。叛国罪的法律非常暧昧,集会、结社、讨论或者表态的权利得不到保护。——史景迁

附史景迁作品12册套装epub下载

回复文章: 有什么书可以推荐吗
回复文章: 救救李田田老师!救救她尚未出世的孩子!
( 由 作者 于 12月2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国不能让我沉默

辛苦了。

原文的插画也很不错。作者 Jialun Deng 是个自由插画师。在他的主页还看到这副。

回复文章: 好奇心比聪明更重要:与IYP对话2021——什么是民主?如何战斗?

@花鸟风月 #176449 客气客气,谢谢你的人文知识分享,还想继续听你讲二十世纪的哲学呀!:)

@natasha #176461 还得往这图书馆里加点原创内容才行呀XD

回复文章: 想请教如何学好英文
回复文章: 嗯……每个人都需要多掌握一点xx(包括但不限于政治、法律、编程.etc)知识,是必要的还是不必要的呢?

@花鸟风月 #176426

在现实中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依赖于我的法律朋友,依赖于我的程序员朋友。解决问题的方式不是“内政”而是“外交”——相比提升自己在其它领域的知识,更靠与别人的关系网。

理想的情况下是这样的,术业有专攻嘛,但前提是基于信任。

至于是不是要多掌握知识,还是看自己的兴趣和好奇心吧。听说就有人由于 GFW 的缘故被迫成为了网络安全专家。

( 由 作者 于 12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墙内语文教材小历史
回复文章: 爱国学生发起白宫联署要求美国普渡大学校长为“民主自由”错误言论道歉

孔在 Reddit 的回应:In response to President Daniels' letter and Chinese Community

At the end I want to say to my fellow Chinese, especially those Pro-CCP students (Of course, a common knowledge, some of them):

In my world there's always a place for you; you can disagree with me; you can even insult me; I will not fire back because that is your freedom of expression, however

In your world there's no place for me; you want to eliminate me and even my family from the world just because I disagree with your government or your ideology; this is puzzling isn't it?

Please, my fellow Chinese, first be a human, then a Chinese, finally a CCP member (if you want).

回复文章: 墙内语文教材小历史
回复文章: 【罗翔讲刑法】为什么国家的权力一定要受到限制

甚至辯論都會極大降低執政合法性。

菲菲的影子|魔幻现实——聚众普法有罪

聚众普法罪:指法学教授不能在线上通过任何方式任何渠道向民众普及法律知识,违反者将会受到禁止直播、删除视频、禁言等处罚。

回复文章: 腾讯天美工作室游戏开发大神毛星云跳楼自杀,众多网友自发在 GitHub 悼念

@花鸟风月 #176319 抱抱!


@thphd #176326

从超越民族国家的角度,语言及其所代表的文化还将长久存在。不管谁能创造出基于中文的优秀文化作品,那我是很乐见其成的。有句话讲「母语是一个人真正的祖国」,对于那些流亡作家感受可能会更深一点。

但是呢,任何在中国的文化产业从业者,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中国的审查制度是文化发展的头号公敌。


@infoworld #176359

天才确实应该呆在适合他的环境里,想当年爱因斯坦年轻的时候就跑瑞士去了。

回复文章: 三重阴影叠加下的墙内语文教育——从语言学、文学、逻辑学三个角度下的分析

有个问题:相比理科教育,中国的文科教育是不是缺少一种「路径依赖」?

以物理学为例,在教授相对论或者量子力学之前必须先学习牛顿力学,而中国教授马克思主义却是完全割裂的状态,既不讲马克思之前的哲学,也不讲之后的。对于你所说的20世纪哲学的重大转向,我想很多人都是不了解的。

所以是不是还应该增加哲学史方面的知识?

(我喜欢长文!)

( 由 作者 于 12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7站圖書館】書籍/文章資源收集帖,歡迎各位投稿

@太陽三觀測站 #176096 挺好的。我觉得可以是部分书摘或者个人的读后感。至于下载只要读者知道Zlib就行了。

@natasha #176105 后期我主要是分享新书了,如果是书本身的内容或者读后感会更好。

回复文章: (转载) 退葱了。这里戾气太重

@花鸟风月 #176126

或许,这里就可以看出“建立一个47图书馆”的重要性?

欢迎列书单! Zlibrary 也支持书单功能(可以用临时邮箱注册),这样非常方便网友下载和传播。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web3.0?

个人认为 Crypto 是 Web3.0 的基石(其实感觉目前两者基本上是同义词)。

图出自互联网3和韭菜的颠覆


正好美国刚举行了加密货币听证会,美国国会加密货币听证会的会议记录

12 月 9 日,在美国众议院举行的加密货币听证会上,共和党众议员 Patrick McHenry 表示,加密领域的技术「已经受到监管」,但现有的监管框架可能「笨拙」且「不是最新的」,并具有过度监管的倾向。 Patrick McHenry 称:「加密货币对未来的影响可能比互联网更大...... 我们需要合理的规则...... 不需要立法者仅仅出于对未知的恐惧而下意识的监管...... 因未知的恐惧而监管只会扼杀美国的创新能力,使我们在竞争中处于劣势...... 我们如何确保 Web3 革命发生在美国?」


听证会上一段广为流传的解释 Web3.0 的视频

youtu.be/ZaheFljeLVo

@leviathan2047 #176254

说真的,比特币的出现难道不是一个伟大创新么?另外 Crypto 梦开始的时间要回到1993年

就目前的一些概念,谈谈我个人的理解:

  1. DeFi(去中心化金融)。现在下载一个加密货币钱包,你不需要身份验证,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银行账户。考虑到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没有银行账户,DeFi 将使更多人享受金融服务。

  2. NFT(非同质化代币)。如果人类将更大程度地生活在元宇宙(数字世界)中,那么在这个世界中,你的身份和数字资产将以什么形式存在并得到保障?现在的答案就是NFT,虚拟土地和加密艺术等都是NFT的一种形式,它将成为你在数字世界的身份象征和数字资产形式,而这是由去中心化的公链得以保障的(与以前的不同的是,比如腾讯倒闭了,你的Q宠还依然存在)。由于中国政府禁止发行Token,所以中国的元宇宙都是骗人的。

  3. 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未来公司的形式,通过链上募资和链上投票,DAO将使资产运作更加透明。以后做慈善的都应该用 DAO 的形式。

  4. Social Token(社交代币)。用户不再仅仅是参与者,如果他们为项目创造价值或提供流动性,他们可以得到回报。

最后,考虑到现在使用 Crypto 的用户只占全球人口的1-2%,所以还处于相当早期的程度。另外,我认为 Crypto 将促进全球化。

( 由 作者 于 12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小瑤關於在本站開設通識教育課程的一些想法

@太陽三觀測站 #175881 Good idea! 看起来似乎是开源式的编程随想书单,你提的流程也是社区比起个人的优势所在。

@Taychiiii #175883 看上去像是读书会的样子。不过观影或读书交流会的前提是需要一点强制力,必须大家确实看了才能交流,如果大家都有这个时间是最好的。

回复文章: 雷德利·斯科特导演新片《最后的决斗》:一曲女性的哀歌

@natasha #175873 总结得非常好!

借古讽今之作。剧本比原著突出了女性视角叙述,令人动容。导演特意加上「The truth」,对前面两个视角(丈夫和强奸犯)的嘲讽。

还看到一篇影评提到的细节:

三种视角的堆叠是一组强烈的对比。在Jean眼中,妻子描述自己的遭遇时,话语为:I was raped. 在Marguerite真正叙述时,她说:He raped me. 影片中有很多类似的细节对比,直接赤裸地表现了社会环境下,对同一事件,男女不同角度的讲述。在男性那方,施暴的主语被隐去,被动语态,突出女性。而女性陈述时,重点是为了向他人说明是施暴者的问题。直到现代,很多媒体在报道性别相关的事件时,仍旧隐去施暴的主语,突显被害者,用被动式吸引眼球,让人猜疑,是不是受害人也有问题。

回复文章: 上海小红楼圈养十几名性奴 当地官员长期庇护
回复文章: 审查新闻三则
回复文章: 【大西洋月刊】独夫民贼的胜利
回复文章: 《时代革命》获第58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附开场短片和获奖感言)

【端传媒】十场放映泪与火:10个在台港人看到的《时代革命》与《少年》

「“我们都在电影里寻找自己曾经存在的证明,在前一生曾经活过的证明。”」

曾剪辑大量文宣影片的流亡抗争者 Keith 早已阅尽反修例运动的所有纪录片,他特地搭四个小时的来回火车到台北看电影。“《时代革命》是里面最好的一部,”他说。

这也是他觉得《时代革命》比许多外媒拍摄的纪录片都更好的原因。“因为周冠威了解香港,也了解香港人的情感。”

“它就像历史书一样,让外国人也看得懂,而香港人看了则会有特别深的感受。”同时做到这两件事,他说,“是功德无量的。”

如 Jason 所说,《时代革命》就像一本充分解释的影像史书,按运动发展的时序分为九章,涵盖了几乎所有的标志性画面。对警察暴力的呈现,从6月中枪的教师杨子俊,到“爆眼少女”、“健仔”与“熊仔饼”中枪的事件画面;对抗争关键事件的呈现,从勇武抗争的中大、理大前线到狮子山上的灯光人链与民主女神像,无所不有,几乎是一本抗争运动的百科全书。

而章回体的设计,结合近身跟拍与事后访问,再辅以空拍镜头与少许动画,剪辑出一部逻辑清晰又不流水账的电影。影片九章标题分别为“The begining of the end”、“和勇不分”、“警黑反噬”、“无力感”、“对准政权”、“生死与共”、“黎明行动”、“The end of the beginning”、“香港人”,把运动的发展分为9个阶段,提醒观众运动的推进并不是随机的,而是背后有著内在的逻辑。

在台港生Chris相信,电影只要拍出来,就已经存在,虽然现在身在香港的香港人看不到,但一定会有人看到。“只要还有人看的时候,电影就有它的价值,不论是香港人还是海外观众,最紧要有人看,就有存在价值。可能过三十年,将来有人翻出这电影来看,电影是可以超越时间的。”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北条沙都子 #175511 北条酱改名啦!可这第一个字却不认识,想起了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

回复文章: 后人人影视时代,重返海盗湾革命(兼谈信息时代的四大自由)

@Truth #175485 特指中国。自由世界我也不认同盗版成为主流,但有其存在的理由,因为平台也可能下架影片。

当今,知识的公共传播面临着代理化或盗版化,前者使使知识传播低效而利益集中,读者付出无法合理的回馈创作者;后者的”自由”与”公共”乃使创作者与出版商无法获得等值的回报。总之,传统的出版系统在政治风险与利润驱动之下,无论是否出于良善的动机都有了异化的结果。source

未来通过发行NFT或许能解决这个矛盾。

其次能觀看影片並不屬於基本人權,不觀看影片並不會影響正常的生活。

我认为电影文化已经成为人类文化的一部分。作为一种媒介,如果没有这种自由,我担心这个世界将充满政治宣传片。你可以不看电影,但必须要有这种自由的存在。我要看电影去啦~

回复文章: 后人人影视时代,重返海盗湾革命(兼谈信息时代的四大自由)

@澎湖灣 #175404 多谢补充!

@Antony #175417 是的,真正喜欢电影的人家里指不定收藏多少蓝光碟。RARBG也是全球十大之一,就是它要输验证码比较讨厌。

@natasha #175424 我看过!有个小八卦是里面女主角之一的演员后来成了马斯克的女友。

@消极 #175427 听听音乐还行。

回复文章: 人人影视字幕组创始人获刑3年6个月 官微鸣不平:人人视频呢?

其实我比较奇怪的一点是字幕组很少提及他们资源的来源,也就是国外种子站。内嵌字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确实比较方便,但依现状来看,我建议墙内网友重回old school,也就是学习生肉资源+外挂字幕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