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火光》:漫谈地租理论 分享原创

早期经济学最喜欢研究农业。因为农业生产过程很简单,成本什么的比较好统计。斯密很早就总结出了农业生产的三个要素:劳动、资本、土地。这是显而易见的。但由于农业生产多数是靠着习惯而非明确知晓科学依据的方法,斯密忽略了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即技术。

斯密认为,地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地主在没有付出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获得了收益——仅仅是因为地主拥有土地。在地租的决定因素上,斯密没有作很深入的探讨。

对地租理论第一个提出系统性解释的是大卫·李嘉图。李嘉图提出了很重要的“级差地租”理论。该理论认为,在农业耕种的范围内,最贫瘠的土地是没有租金的。而其他的土地会产生较高的租金,其租金价格即等于这片土地相对于最贫瘠的土地所多出来的产出。而当最贫瘠的土地已经被用上,此时所产出的粮食仍然不足以满足市场之需求的时候,更加贫瘠的土地就会被开发。

譬如,有A、B、C三级的土地,设劳动和资本按单位投入,1单位劳动+资本对应1单位成本。假定A土地上投入第1单位成本价值为10。如果向A土地上投入第二单位成本,由于边际效用递减规则的限制,第二单位产出可能只有9。比如向B土地上投入第一单位和第二单位受益分别是5和4。C土地上受益为1、0.5。

那么现在,C土地刚好处于不被开发的状态(成本=受益),即没有地租。对于A土地,农场主会不断投入成本,直到最后一单位成本的产出为1为止。这样,A的产出就是10+9+8+7+……+1。减去成本,收益为9+8+7+……+0。这部分受益就是A土地的贡献,也就是A的地租。

但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使粮食价格大幅增长,成本不变的情况下,粮食价格增加了一倍。这时候C这种贫瘠的土地就会被耕种,也就产生了地租。

李嘉图的理论自洽性非常完好,为后来的经济学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分析范例。但是,李嘉图忽略了若干非常关键的问题——以至于他得出的结论近乎完全错误,这些问题被后世的经济学家逐步纠正。

到1890年,马歇尔出版《经济学原理》之时,经济学家对地租问题的分析已经到了非常透彻的地步。马歇尔认为,土地是一种生产要素——也就是说土地必定是有租金的,无论土地本身是多么贫瘠。

马歇尔注意到,仅就农业本身而言,任何土地上只要生产,那么这个土地本身的价值,必定对农产品的产出有所贡献。此外,技术的投入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原本贫瘠的土地在采用翻耕、种植合适的作物之后完全可能成为更加肥沃的土地。近代化学技术和水利工程的繁荣,更使得人类改造除了气候实在不适宜地区之土地的能力,此时土地本身的贫瘠程度就显得不那么重要。

由于土地并不仅仅供农业生产,更可能是未来的工商业和港口、道路、厂矿的地址,因此土地的其他因素逐渐显现出在决定地租中的重要性。其中最明显的几个要素有:自然气候,地形地势,附近有没有大城市或者工业基地,地下是否能探到矿产资源,交通是否便利等。

对上述的几个因素,马歇尔在《经济学原理》中予以了逐一分析,其中最精彩的观点,是他将地租视作社会储蓄增长的结果。因为储蓄——也就是资本——的增加,土地的租金会自然而然上升,这是因为土地作为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必然决定的,土地这时候成了一个贮存财富的仓库。

此外,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工业区会从原来的城市中心逐渐搬走,搬到原来的农业地区,给商业腾出空间。这也促进了地租的上升。

但马歇尔遗漏的一点是,合约成本在地租问题中的影响。土地的租佃本身是需要签署合约的,而签署、更改、解除合约都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在马歇尔那个时代,经济学家已经清楚地了解到建立合约、维持工业组织需要成本,因此马歇尔明确论述了进行谈判、推销商品、进行外部的签订合约等商业活动和企业内部之管理引发的费用,但遗憾的一点是他并未在地租问题中分析上述因素。后面科斯等人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交易费用体系。

科斯提出交易费用概念之后,他的后继者诺斯、阿尔钦等人发展了这个理论。 随着这个理论浮出水面,经济学悬而未决许多年的问题更加尖锐:为什么简单的农业生产中,会同时存在各种不同形式的租佃契约?固定租金租约和分成合约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市场又是如何令其达到均衡的?张五常《佃农理论》首先系统性地解释了这个问题。张通过严格的数学推导得出,分租、定租、还是自耕农对土地的利用效率是一样的。当然,由于张的理论假设了租金可以任意协商等一些很强的假设,他的理论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

佃农理论除了分析了合约成本之外,还提出了一个观点,即在市场中人的行动是局限条件(市场外的局限条件,如社会习俗与道德、法治环境等,这一点上张五常承袭了马歇尔《经济学原理》第五卷第七章提出的观点)之下人作出的他认为的最优选择。从这个角度看,似乎任何存在的租佃契约都是等价的。

关于这个最优选择,他的老师阿尔钦提出了一个非常精妙的论述:“假设若干人随机开设加油站,他们不知道加油站开在哪最好,这样有些人会开在路边,还有些人可能开到海边或者山上。但海边或者山上的加油站会很快倒闭,只剩下开在路边——即最优选址的加油站,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认为人的选择就是最优的。”

马歇尔认为,依据替代原则,当一个人发现有一个更好的选择(收益不变减少成本或者成本不变增加收益)之时,这个人就会放弃原有的选择,改选其他。但这个过程是逐步进行的,不可能一下就从原有的边际到达新的边际。因此,市场中人的行动是处在不断演化之中的。并不能认定目前的合约都是最优选择。从这个角度看,也许张五常的结论是有些缺陷的。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9日 编辑 )
7
2020年9月7日 157 次浏览
15 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怎樣投稿?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愛牛奶盒的人 发文章@火光编辑部

赞一个。作为经济学民科评价下:我认为关于李嘉图和马歇尔的部分介绍得不错;之后的内容则比较简短,有一带而过的感觉,如交易费用的部分、还有张五常对契约的研究。那些内容或许可以扩充下或者另作一篇?

还有我觉得比较新古典经济学派和制度经济学派对地租问题的理论,会是一个有意思的视角。

最后说的“张的理论至今仍然显得不那么令人信服。”具体是为什么呢?

汉帝国签证官
欢迎回到膜乎 膜乎新网址https://www.reddit.com/r/mohu/

@穿鞋的企鹅 #10609503 很想照你意见修改,但我拖延症太严重,什么时候想起修改的话一起改吧。(就是感觉这个要改好像也不太简单)但非常感谢你的意见,后面我会写几篇文章重点点评《就业利息货币通论》,到时候非常期待你的意见。 张五常我未来肯定会重点点评,写出来之后会结合这个对地租理论进行补充。

@穿鞋的企鹅 #10609503 至于理论不那么可信,是张对地租市场做了很多假设,比如价格是可以任意协商(完全竞争),地主和农民对田地的产量都有充分的估计,等等。

@清华博士豆沙馅 #10710579 我记得有段时间经济学爱好者里说张五常、杨小凯说得很多,不过我也只是粗略看过他们的一两篇文章。很好奇你对他们怎么看。

张对地租市场做了很多假设,比如价格是可以任意协商(完全竞争),地主和农民对田地的产量都有充分的估计

经济学理论倒是难免有假设的,这里听上去就是完全竞争和完全信息,典型的新古典假设。或许他对理论的推动在其他方向,这些算是接受主流假设吧。

@穿鞋的企鹅 #10913881

五常的三頭馬車,至今依然實用呢

@愛牛奶盒的人 #10914597 “三驾马车”这种说法是从张五常开始的吗?这点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种说法确实很流行。

@穿鞋的企鹅 #10918156 是他是他就是他!

我之前讀過他的書,那時才中三,我課上說這個的時候嚇到我老師的,所以對他的那一段內容印象深刻。

@愛牛奶盒的人 #10918806 哈哈厉害,先佩服一下你的博览群书。

张五常是香港人,对香港的经济学教育影响很大。他出名也不完全是因为学术成绩(事实上学术水平和出名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而是把自己这个“品牌”经营得非常好,其中包括他与各种经济学界名人的关系、所谓可以直接影响高层的传言(当然是多年前了),还有他充满个性的形象。

@穿鞋的企鹅 #10913881 改完了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005143 谢谢!我试着理解关于交易费用与地租间关系的理论,不知道是否正确,还请指教:

  1. 研究地租需要考虑交易费用。交易费用主要指建立、维持租佃关系的成本,如签署契约、维持契约等。

  2. 之所以会形成不同形式的租佃契约(如固定租金、分成租金),可以从交易费用视角来理解。

  3. 张五常在《佃农理论》中使用模型推导出,无论契约形式(分租、定租、自耕农)、合约成本,在达到均衡时,对土地的利用效率是一样的。之所以契约形式不同,是因为市场中人的行动受不同的市场外因素制约;之所以均衡时土地利用效率相同,是因为人们会做出最优选择。

  4. 张的某些假设未必合理,例如他假设租金可以任意协商。

  5. 达到“最优选择”(最优均衡)需要一系列、逐步进行的试错,市场中人的行动也处在不断演化之中,因此不能认定目前的合约都是最优选择。

如果理解有误,请指出。而我自己阅读下来对于张理论的直接疑问是,所谓的“土地利用效率”是怎么定义和衡量的?是土地收益减去成本(包括交易费用)吗?

@穿鞋的企鹅 #11285827 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那个土地利用效率我也忘了……毕竟读佃农理论有些时间了。 欢迎上我的另外几篇屑作,关于就业利息货币通论的文章底下评论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343589

几篇屑作

你這都叫屑作,那我們寫的,豈不都要扔進沼氣池了?

QUIT
foolish HKFOOL

你這都叫屑作,那我們寫的,豈不都要扔進沼氣池了?

我还没有看懂就正确的点赞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