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文

从美国宪法修正案里学习美国历史

美国的宪法起源:十三州反英志士在费城开会,宣布十三州独立反英,发表独立宣言,独立宣言就是美国的0号宪法(临时宪法)。随后他们组建大陆议会,招募大陆军,这就是临时政府和临时军队。独立战争胜利,十三州和大英签署1783年巴黎条约,英国承认美国独立,并割让密西西比河以东五大湖以南的地区给美国. 美国独立战争(美国革命)的胜利,让临时政府变成正式政府,临时宪法变成正式宪法,于是在大陆议会上,通过了邦联条例,是为美国的1号宪法,大陆议会也变成了邦联议会,是为美国的正式政府。美国受英国影响,也搞了一个纯议会制的政府,而且因为美国是共和国,英王这个角色没有对应物。邦联议会的主席也叫president,但是其实不过是开会的主持人而已。

短短五年内国内政治矛盾不断,其中最基本的问题就是革命时期大陆议会大量发行纸币大陆券,导致了恶性通胀。议会制加上邦联制让中央政府非常弱势,无法应对开国之后的一大堆问题,其中著名的就有Shays' Rebellion. 邦联议会的一系列问题导致了主张建立更强势的联邦政府的主张开始流行,这导致了1787年的制宪会议,大陆军的司令华盛顿,此时以弗吉尼亚州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会议. 会议本来只是修订邦联条例,结果讨论来讨论去,把整个框架都推翻了,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宪法,也是美国的第二个宪法。按照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这样的称呼,现在的美利坚应该是第二共和国。

(注释:从大陆议会到邦联国会并没有明确的过渡指标,一般来说以1781年的邦联条例作为大陆议会和邦联国会的分界线,邦联条例的核心思想是议会制,邦联制,邦联议会是一院制议会,每州各一个代表, 和大陆议会的框架是一样的,这和美国的立国之本是一样的:十三州联合反英。我这里取1783为分界线,是为了区分战时美国政府和和平时期美国政府,毕竟十三州第一大城市纽约一直在英国手上,直到1783年英美签署巴黎和约,英军撤出纽约。)

美国宪法(2号宪法)的核心是改议会制为总统制,改邦联制为联邦制。总统制就是让大家民选一个国王,但是为了避免成为超级总统制成为“英王式的独裁者”(英王其实不独裁,但是十三州人就认为英王独裁,英国议会暴虐),设了三权分立,原来管一切的邦联议会降为三权之一的立法权,而且从一院制变成两院制。另外司法权也独立出来,法官断案不受总统和议会影响。

开设新宪法和选举新政府的主要政治斗争,是联邦党人(主张设立联邦制,总统制)的群体和反联邦党人(对联邦党人的中央化不满,要求保留更多州权的)群体的斗争。典型如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主张增加联邦政府权力,杰弗逊等人主张限制联邦政府权力。在宪法通过之后(大体反映了联邦党人的意志),很快就通过了十个修正案(主要反映了反联邦党人的观点,对宪法进行修正)。这十个修正案旨在限制联邦政府权力,保障州与人民的权利,是为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

宪法很长,很多内容是关于具体的政府架构。但是宪法修正案普遍很短,反映了某些具体的政治议题。现在我们挨个检查下美国至今为止通过的27个修正案。

1-10: 权利法案✔

11: 联邦法院可以管州政府✔

12: 总统副总统组合放在同一张选票上✔

13-15: Reconstruction✔

16: IRS✔

17:参议员直选✔

18: 禁酒令✔

19: 女性普选权✔

20: 政府任期从三月份改为一月份✔

21: 废除禁酒令✔

22: 总统任期限两届

23: DC可以选总统

24: 禁止人头税等手段限制投票权

25: 总统因故不能视事时...

26: 投票年龄从21降为18

27: 国会不能给自己加薪

另外针对一些重要历史事件,我会插播一些无关宪法的历史回顾:

美利坚三造共和

美国黑人的悲剧

美国历史教科书的上下册

菜单
  1. 某人临时句号  

    权利法案

    1:

    第一修正案是大家非常熟悉的言论自由案。这里原文照抄“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如果取一个长标题,应该叫言论自由和无国教案。 “当局不能设立国教,或者用法律禁止宗教,或者用法律禁止言论和出版,或者禁止和平集会,或者禁止向政府请愿”。 简称“一禁止四自由”,一禁止是禁止国教,四自由是宗教,言论出版,集会和请愿。

    国教的事情其实又回到了美国十三州起兵反英的三大恨了:十三州三大恨是,一恨印第安人霸占山西沃土不让十三州人西进,二恨英国政府抽税又不给十三州在西敏寺代表权,三恨英国国教会有政府支持欺压十三州的清教徒等非国教基督徒。因为清教徒不是单单一个教会的,而且起兵反英的也有国教徒,所以战后十三州是不能设立国教的。当然原来英国国教徒,战后虽然保持信仰,但是却和英王和坎特伯雷大主教断绝了关系,成为美国圣公会(Episcopal Church). 这点历史又和当年英王亨利八世反天主教类似了。当年亨八为了离婚掉西班牙御姐方便自己换老婆生儿子,又争不过罗马和哈堡,只好自己叛教,自己当老大,用忠于自己的主教强行离婚。由此创立英国圣公会(英国国教),而圣公会和天主教在教义上并无差异,只是老板变成了英国君主,和天主教教权大于王权相反,圣公会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完全听命于英王。和拜占庭时期的普世牧首,莫斯科大公国和沙俄的莫斯科大牧首一样完全是君主的工具。在北美十三州,美国圣公会和英国圣公会在教义上也没有差别,只是原来效忠于英王,现在啥也不效忠了,是一个自由的教会。没有国教,第一是因为没有优势教会,起兵的十三州patriots信仰多样,第二是因为英国搞国教制度,这边革命党人反英,就要搞宗教自由。

    四自由是反联邦党人害怕联邦政府立法打压某些群体,预防性地提出了四个自由权利保留,不让联邦政府将来限制。宗教,言论出版,集会和请愿基本上涵盖了主要的政治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里也照抄了第一修正案:“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但是中国宪法徒具其形罢了。中国宪法向来都是顶个球,球也不顶,最后被拆除了。

    后世关于言论自由有很多重要的衍生。比如当年立法的时候大家都是基督徒,不设国教是不把基督教的任何一个教会做成国教,但是有没有考虑大量非基督徒在美国呢?是不是可以定基督教为国教,但是不设具体的国教教会呢?又比如在电影院里喊起火了导致踩踏事故,这种言论自由要不要保护呢?这类问题,后来的最高法院给出了精彩的答案。

    2:

    第二修正案名声比第一修正案更大,因为言论自由权大家都知道很重要,很多国家和地区也会提及。但是第二修正案是作为美国真正特色,美国例外论的绝佳例证,就是持枪权,原文如下:“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这里提到了两个重要的东西,第一是民兵组织。我们知道,独立战争中十三州义军没有正规军,都是民兵。民兵是国家创立的基础,在美国建国后很长时间没有常备军,都是靠民兵打天下,不管是侵略别国,防御别国侵略,还是打内战,都是把旗子往地上一插,高喊为xx而战,然后拉来一堆民兵就开打了。这种全民皆兵的自耕农体系,历史上也有多次出现。古罗马的方阵就是罗马公民组成的军事编组。古罗马时代的科技让方阵,盾牌和长矛构成了足够有效的军事力量,让骑兵队打不动步兵。在中世纪欧洲,装备精良的贵族骑士兵一个可以打十个以上的拿草叉的农民兵,以至于有效的军事力量都是不靠全民皆兵,而是少量脱产精锐军事贵族组成;在热兵器发明之后,一个短时间训练的火枪手就能打下重甲铁罐头的骑兵,这就导致了军队数量比质量重要的多,火器是拉平贵族军和平民军战力差距的重要工具。美国建国也是一群农民拿起火枪,就把大英正规的红龙虾和德国雇佣来的黑森雇佣兵打退了。大陆军的胜利让美国政治家普遍认为,军队不要常备,不常备的军队才是为人民服务的军队,常备军是政府压迫人民的工具。这个理念直到二战结束以后才彻底破产。既然政府没有常备军队,保卫国家的自然就是民兵了。所以第一句就是“良好规范的民兵是自由国家安全所必须的”。

    那么如何建立良好规范的民兵呢,自然是“人民持枪权不应被侵犯”。必须要自由持枪,才能组成良好规范的民兵,并进而保卫国家安全。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美国普通人能拿到的武器,和美国军队能拿到的武器没啥区别。一般人也不会没事找事地去跟政府扯皮,说第二修正案说的是bear Arms, 我可以不可以在家里配一门加农炮。加农炮也是兵器嘛。原因很简单,一般人拿把步枪就很不错了,谁tmd买得起火炮和炮弹啊。由于早期的美国选举权不仅是女人黑人印第安人没有,穷白男也没有选举权,政治完全在有钱人手上。能买得起火炮的人本身就是政权的一部分,他们搞火炮那是为国分忧,根本不可能搞出反对政府的妖蛾子出来。事实上持枪权让美国在不出正规军维持的军费的前提下,能够快速招募一支战斗力合格的大规模军队,这就是持枪权的历史价值。

    在二战后美国常备军不再取消,后来更是在越战之后取消了强制征兵,搞常备军志愿兵制度。这样一来,第二修正案保卫国家的价值基本上丧失殆尽。平时练枪,战时报国的民兵体系已经过时了。而广泛的持枪权,不仅导致了严重的治安问题,还导致任何限制武器持有的法律都有宪法性问题。理论上美国人可以持火炮火箭筒坦克战斗机导弹核武器,而任何立法禁止这些武器的行为,都是违宪行为。当然实际上因为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需要,1994年美国国会立法限制自动武器,2004年该法过期。

    要我说,第二修正案的第一句已经不符合实际了,如果有机会修宪,第二修正案应该改成这样“In order to maintain self-defense capacity of the people, the right to bear personal defense weapons, shall not be infringed",现在持枪已经没有保家卫国的意义了,只有防身的意义,所以持枪权应该仅限于保护个人自身安全。这样就不会有人说持大炮坦克火箭筒之类挑战法律底线的玩意了。

    3:

    宪法第三修正案是一个大家不怎么熟悉的修正案,其约束的对象是美国军队,原文如下:“No Soldier shall, in time of peace be quartered in any house, without the consent of the Owner, nor in time of war, but in a manner to be prescribed by law.”

    这个法案对应的也是美国独立战争之前,英国在殖民地设立的法律,要把英军龙虾兵的驻军负担压在殖民地人民的头上,如果英军没地方住,就可以征用民宅使用。所以既然打跑了英军,自然要设一个法律阻止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在和平时期,政府绝对不能强制征用民宅给军队居住,战时可以征,但是也要政府通过相应法律。

    这一条用的比较少,在美国立宪(2号宪法)之后,美国国土上两次大规模战争就是1812战争和美国内战了,在这两次战争中联邦政府都有在未经房主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民宅作为军事用途。但是战后联邦政府对房主进行了补偿,所以相应的案件没有出现。但是要注意,这里征用的原因只能是军事原因。其他违背房主意志的强征并不是美国宪法所禁止的。假如你住在一个危险的地理位置上,政府认为你住在那里构成了安全隐患,政府方是可以通过立法机构立法将你赶出这个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住所的。只要不是军事目的的征用,即使和平时期也是可以征用的。

    我个人建议补充一条,"Government should not confiscate house or other real estate without the consent of the Owner, except in a manner to be prescribed by law." 也就是政府不能通过行政令强征财产,除非有法律支持。

    4:

    宪法第四修正案在公民权利上有重要意义,因为它限制了执法机构和政府对人民采取强制行动。原文如下:“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be secure in their persons, houses, papers, and effects, against unreasonable searches and seizures, shall not be violated, and no Warrants shall issue, but upon probable cause, supported by Oath or affirmation, and particularly describing the place to be searched, and the persons or things to be seized.”

    简而言之,第四修正案限制了公权力机构对人民和人民财产进行搜索,夺取和冻结的权力。强制处置需要许可,而许可必须是要有充分理由的。而且许可必须指定人员和地点,不能任意扩大强制处置的范围。

    你如果玩过CSI系列游戏(Ubisoft出品),一开始警探可以探索凶案现场,但是比如死者在客厅被捅死,你不能打开死者的卧室,因为你没有理由去搜查死者的卧室。只有在客厅里你找到的证据,能够和死者的卧室联系上,你才可以让警长向法官要一个许可去搜寻死者的卧室。这就是一个很直观的第四修正案实例。如果未经允许,你强行搜索了死者卧室呢?那就坏了,死者卧室里的任何证据都不能成为检方证供。这也是辛普森杀妻案里控方最后失败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第一修正案是自由,第二修正案和第三修正案是武力的话,第四修正案就是法治。法治的原则就是要尊重司法程序,凡是司法行动,必须要充足理由。没有充足理由的强制性行动是法律上无效的侵权行为。而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证供是不能作为呈堂证供的。

    这些问题在互联网时代,就是对应911之后的爱国者法案和棱镜计划。虽然国会已经授权了政府窃听的权力,但是如果公权力不能证明他对你的窃听有充足理由,即使窃听到了对你有害的内容,他也不能用这些窃听内容去对你采取行动,或者拿这些内容对你造成不利的法律后果。这也算是监控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了。

    5:

    宪法第五修正案在大众文化里有个很有趣的名字: Miranda rights. 但是米兰达权利仅仅是第五修正案的一部分,即“自证其罪”,第五修正案全文如下:“No person shall be held to answer for a capital, or otherwise infamous crime, unless on a presentment or indictment of a Grand Jury, except in cases arising in the land or naval forces, or in the Militia, when in actual service in time of War or public danger; nor shall any person be subject for the same offence to be twice put in jeopardy of life or limb; nor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 nor be deprived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 nor shall private property be taken for public use, without just compensation.”

    第一句限制了严重犯罪的审理权,必须在大陪审团面前审理,除非是军事案件(且必须在战时或危机时期)。这一条是限制司法权,要求在严重犯罪案件里,不能法官乾纲独断,必须要有陪审团的输入。这种“人民司法”也算是英美普通法系的特色之一。

    第二句是著名的"double jeopardy",即“一罪不两判”,这是法学上的重要理念,也广泛被各国法学界所接受。作为具体的历史事实,在州权对联邦权约束的视角下,这个句子有更大的意义,比如一个案子州法律优先适用并判决了以后,即使联邦法律也有对应的管辖,那也不能再用联邦法律再判一次。这就让州权在某些必要的时候可以preempt联邦权。

    第三句就是米兰达警告了,犯罪嫌疑人不能被强迫自证其罪。在中国这个天天屈打成招甚至直接用刑把嫌疑人弄死的国家,米兰达警告是让任何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变成支黑的最佳频道。“啊原来在官府面前我有权沉默啊”,“美国真是好地方”。虽然中国法学界普遍认为刑讯逼供是错的,中国刑事诉讼法也禁止刑讯逼供,然而正如宪法顶个球一样,刑事诉讼法对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也是顶个球,因为保护犯罪嫌疑人可能会妨碍中国公权力的实施,所以自然只能成为一纸空文。就像第一修正案对应的中国宪法35,36条因为有可能被用于妨碍公权力的实施,所以形同虚设。

    第四条叫做"due process clause"和第四修正案一样的道理,没有合适的程序,不能剥夺人身,自由,财产权。

    第五条叫做“fair compensation",也就是公权征收私有财产时必须适当补偿。广大中国强拆受害者在钉子楼上又升起了一面星条旗。哎呀我说中国太多了,以后要说洼地了。洼地人看美国权利法案,那就像是孙立人的远征军一小部吃到了美军口粮,喝牛奶,吃spam了。本来国军打日军,三个人才能打一个皇军,吃了美国口粮之后,一个能打三个日本鬼子。这真叫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啊。

    第四和第五修正案确立了法治的重要基础。当然还是那个问题,洼地就算全抄一遍也没用。到时候政府修高速路,一亩地给你2000块人民币也是fair compensation, 不服的话当局搬出终极武器:土地是国有和集体所有的,你的村集体给你的诉求撑腰了么?什么你是乌坎村?来来来,把村集体干部全部抓起来,让他们承认自己贪污了村子的钱。至于你说米兰达警告,due process? 蛤蛤,我天朝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中华法系的光荣传统,就是官老爷可以任意处置屁民。最后给你保留一个请愿权让你去京城上访作为最后的补偿方案。唉,这篇讲的是美国历史,咋全成了控诉中国古今罪恶的支黑文呢?

    总之第四和第五修正案,规定了公民在面对公权力前享有的一些基本权利。公权力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财产等权利的时候必须按照正当的法律程序来。

    6:

    第六修正案依然是法治问题,主要还是刑事案被告的基本权利,原文如下:“In all criminal prosecutions, the accused shall enjoy the right to a speedy and public trial, by an impartial jury of the State and district wherein the crime shall have been committed, which district shall have been previously ascertained by law, and to be informed of the nature and cause of the accusation; to be confronted with the witnesses against him; to have compulsory process for obtaining witnesses in his favor, and to have the Assistance of Counsel for his defence.”

    第一句:speedy and public trial, 是解决两种迫害犯罪嫌疑人的手段,第一是关到死,中文叫做“瘐死”,是一种常见的司法迫害手段,把犯人扔进牢里折磨他,或者就是不管他,扔进黑牢,法语叫“oubliette”,即只能从房顶的木头盖子进出的地牢。第二是秘密审判,特别是当局迫害那些容易得到民众同情的犯罪嫌疑人时常用的手段。

    第二句:by an impartial jury ... wherein... ,前半句照应第五修正案的大陪审团,这里的陪审团可大可小。总之被告可以要求陪审团,也可以不要求陪审团。这是被告的权利。如果被告觉得自己的案子很难得到陪审团的同情,就可以不要陪审团,和控方单挑;如果被告觉得自己的案子容易得到公众同情,就可以要陪审团,想办法靠卖惨博同情得到好判决。后半句是强调司法管辖权,什么地方的发生的案子适用什么法律。这里确立的是属地法。以犯罪发生地点的法律为准。而且控方必须告诉嫌疑人控诉的理由。

    第三句:可以和证人对质。

    第四句:辩方有强制程序获得对己方有利证据,并且获得法律援助。比如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说自己有不在场证据,当时他正在和证人交谈。因为这个是辩方有利证据,法院强制传唤证人到庭,并且证人必须作证。当然证人本人不需要被强迫作出对犯人有利证词。但是如果证人当时的确和犯罪嫌疑人交谈过,而事后上庭却说自己当时没有和犯罪嫌疑人交谈,则证人犯伪证罪。所以这个对于嫌疑人辩方需要有利证据的时候非常有用。毕竟证人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帮助辩方,这给了辩方额外的机会。最后法律援助是说如果犯罪嫌疑人不请律师或者请不起律师,则应该对他进行司法援助,指派律师帮他辩护。但是嫌疑人也可以自己为自己辩护,免去律师。

    第六修正案继续为法治添砖加瓦,对刑事案的犯罪嫌疑人给足法律保障,如果他们有冤情,这时候也该洗清了。

    7:

    第七修正案不再是关于公权力和刑事案被告了,第七修正案是关于私人之间纠纷的,原文如下:“In Suits at common law, where the value in controversy shall exceed twenty dollars, the right of trial by jury shall be preserved, and no fact tried by a jury, shall be otherwise re-examined in any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than according to the rules of the common law”

    这个修正案的目的仍然是提高陪审团的地位,这种陪审团制度类似于仲裁,一裁终局制,仲裁结果是不能推翻的。所以第二句约定了陪审团审理的结果不可以被其他法庭再审。当然也不是说审理结果就钉死了不能救济。如果事后发现了原审判过程出现了法律错误,或者证据不足,则可以由另一个陪审团再审。这个仍然是人民司法的威力。

    注意这里的陪审团要原告被告双方都同意才行。任何一方都可以豁免掉陪审团。这就和仲裁的道理是一样的,仲裁双方都同意让仲裁者仲裁,因此才有一裁终局。司法系统因为具有强制性,所以不能一审终局,必须允许他们一直上诉appeal到最高法院为止。

    有趣的是这里的案件金额是“20美元”,以当年西班牙银币的流行程度,20 dollars就是20个一盎司的银币(中国人熟悉的墨西哥鹰洋,还有袁大头),按照现在白银的市值大概300-400美元。这个金额非常小了。当然以当时的物价来说,20大洋可不是一笔小钱。

    这个修正案不常用,因为:“ since federal law requires the disputed amount exceed $75,000 for the case to be heard in federal court.

    Part of the reason the Seventh Amendment isn't hotly debated is that very few cases are tried by juries. Starting around the 1930s, US courts began to prefer judges over juries, granting them more and more power. Modern-day judges thus hear and decide a larger number of civil cases than juries do. Furthermore, the majority of cases are settled outside of court. Thus, the right to a jury trial in civil cases infrequently comes up.”

    首先联邦法律约定了75000美元以上的案件要联邦法庭处理

    其次法律实践中越来越多的民事案件都不走陪审团了,因为民意不可靠,民事案件说到底是在争夺钱或者财产,这种事情还是专业的法官更靠谱。

    结果就是陪审团更多出现的场合,还是刑事案,特别是严重的刑事案。可见还是回归本意了,“人民司法”是着重处理那些人民比较关心的恶性刑事案件的。当然在美国这种种族主义源远流长的地方会导致很多坏结果,比如白人私刑杀死黑人,陪审团普遍同情凶手,当庭就释放。这也不是国父们算得准的地方。

    8:

    老八又回到刑事案了,这个老八关心的是取保候审的事情,原文如下:“Excessive bail shall not be required, nor excessive fines imposed, nor cruel and unusual punishments inflicted.”

    第八修正案非常简洁,不得收取高额的保证金,不得收取高额的罚款,不得执行酷刑。

    保证金是把犯罪嫌疑人从拘留的地方放出来所抵押的资金,一旦上庭判决结束,不管有罪无罪,保证金一律退还。保证金制度是保护刑事案被告的重要制度之一,它可以缓解第六修正案的speedy要求,因为当事人有人身自由了,因此法庭和控方可以不紧不慢的收集资料。否则欲速则不达,因为时间要求紧迫控方缺乏资料,可能放走确实犯罪了的嫌疑人;而如果慢吞吞的收集资料并把嫌疑人扔在拘留所里,则侵犯了嫌疑人的人权。

    高额的罚金也是类似的问题,当局收取高额保证金和高额罚金的实质是“以罚代刑”,这很容易促进司法不公。交不起钱的穷苦人只能蹲在牢里烂掉,而有钱人则交上钱逍遥法外,这容易引起不好的观感。当然这里fine不是民事案的索赔,你摸我一下赔偿三百万美元也是可以的,如果我是Taylor Swift。

    酷刑这一条主要是解决英式传统里的酷刑,比如在英国谋反试图杀害国王或者推翻国王统治,经常会碰到酷刑处决,比如英式车裂或者火刑之类,美国作为共和国,没有啥谋杀君主这种大逆罪名,酷刑确实没有必要。当然现代废除死刑的呼声很高,有很多人主张死刑是酷刑,并且推动美国联邦废死。但是至今为止,美国联邦仍然没有废除死刑。美国五十个州至少一半没有死刑。

    由于美国死刑的deathrow成本极高,处决一个死刑犯需要消耗上百万美元的经费,从减少司法成本考虑,我衷心建议美国废除死刑,第一让美国和欧洲的文化亲戚们更为亲近,第二也能节约deathrow的经费。无期徒刑还更省钱呢。当然哪些州还愿意保留死刑的让他们继续保留,自己喜欢浪费钱就浪费去。如果我要修改宪法就加一句“no death penalty should be allowed in federal laws, but states are allowed to uphold death penalty in their jurisidiction if state legislatures wish", 这样即使是联邦法庭,也能在合适的时候引用州法律判决刑事案被告死刑。

    9:

    第九和第十修正案从不同的角度限制了联邦对州的权力。这两条其实是反联邦党人最关心的东西,毕竟制宪的关键一环就是联邦vs邦联。到底中央政府(联邦政府)是州政府的上级,还是各州聚在一起开会选举出联邦政府。这个是第九第十修正案的核心。前八个修正案都是关于“人”,九十才是关于“州”

    第九修正案原文如下:“The enumeration in the Constitution, of certain rights, shall not be construed to deny or disparage others retained by the people.”

    宪法中枚举的权力不得用来阻挠人民行使其他保留的权利。这个概念有点费解,九,十两个修正案是州权派最需要加入的宪法修正案条款,但是却是最没用的宪法修正案。因为九,十两个条款过于模糊,以至于当州权派觉得联邦不应该在某领域立法的时候,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说联邦有权立法。

    很不幸(对于州权派而言),这个限制联邦权力的条款,其最终解释权在联邦最高法院的九大法官身上。他们可不愿意缩小自己的权力哦。由于美国宪法规定联邦对州有supremacy, 所以要打掉联邦的法律,只能用其他联邦的法律,特别是宪法,把联邦的法律搞掉。想通过最高法院判决说“啊这个权力不应该是联邦的,应该是地方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九条的立法精神是说宪法里列举了一大堆权利,不能用来阻碍其他权利。这虽然从道理上来说没问题,但是实际上没有必要。

    10:

    第十修正案也同样简洁:“The powers not deleg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Constitution, nor prohibited by it to the States, are reserved to the States respectively, or to the people.”

    宪法中没有给联邦授予的权力,也没有对各州禁止的权力,则被保留给各州,或者人民。

    看上去是个“法无禁止即为许可”的条例。但是州权派希望啥呢,希望这个条例能够预防联邦立法侵蚀州权。但是只可惜州权派又要失望了。联邦的国会没有立法的时候,各州可以自行立法,如果各州不去立法,那人民没人管自然随心所欲。但是联邦一旦立法,那州立法机构和人民就没得玩了。实际上由于联邦法律的supremacy,州权派根本没有任何有效手段防止联邦立法,对原来没规定的领域加以规定。

    关于第九和第十修正案,你们只要想一个古代没有的权力,比如航空航天,就明白了。美国国父没见过飞机更没见过人造卫星,他们根本想不出任何关于航空航天的法律出来。但是一旦人类开始拥有这些领域的技术,美国联邦国会就各种立法对这些领域进行规范。只要一旦立法,九十两个修正案根本拦不住联邦政府,国会和最高法院。说白了,约束联邦立法的只有联邦自己的立法,州不能约束联邦。这就回到了这本美国宪法的根本立场,美国宪法规定的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联邦对州有supremacy,但是不能赖皮。联邦需要遵守自己的法律。为了避免联邦政府变成独裁,设立了三权分立,在联邦层面上相互制衡。

    这十个修正案在宪法推出之后很快(1791年)就加上去了,可以说是美国宪法最早的补丁。涉及的领域包括人身权利,司法程序权利以及联邦-州权力分配。

  2. Surge   Be the Light

    借宝地说个相关话题,在下认为,美国历史、宪法相关著作和历史文件的中文翻译值得重新商榷。

    Federalist翻译为“联邦党人”,在中文里会有歧义,会被认为是某个政党的人士。在下觉得按照字面意思,翻译为“联邦主义者”更为贴切。

    美国立宪之前的体制,Confederation,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中文翻译为邦联。邦联和联邦有什么区别呢?汉语中其实没有区别。这样看来“联盟”更替切。“联盟”和“联邦”组织的紧密程度是不同的。国际联盟,欧洲联盟都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组织。“联盟议会”和立宪后的“联邦国会”,就能分的很清楚了。

  3. 美瞳含烟花 飞云走地
    美瞳含烟花 回复 Surge /p/206601

    古汉语的话,牛党、李党,牛李党争。现代的话,甜党,咸党,豆腐脑战争。这不是正对应联邦党人的“党”吗?

    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非得区分一切歧义啦。复旦校长李登辉,难道还得每次加个括号(不是台湾李登辉)吗?有些歧义就歧着吧,难免的。可能会造成实际经济损害的,再区分。

    邦联和联邦有什么区别呢?汉语中其实没有区别。

    我记得高中历史在美国那课会教这两个词的区别,邦联是一群主权国家的松散联合,联邦是一个主权国家。我觉得这两个词的具体词义范围有继续探讨空间,但是汉语里确实是两个不同的词。

    只不过这两个词所形容的东西很难从中间很明确地切开,也很难划定清晰的范围。苏联是主权国家,但是联合国成立时白乌又单独入联,说它是联邦是邦联,都有理,但一般认为更像联邦一些。

    欧盟是邦联,俄白联盟是邦联。那独联体呢?好像说是也行说不是也行。

    顺带给楼主点个赞,我都读完了,感觉知识增加了(

  4. 某人临时句号 回复 Surge /p/206612

    因为早期美国政治是无政党政治,如华盛顿本人坚决不愿意加入任何政党,所以只能称呼他为“联邦主义者”,而不能称他为联邦党党员。当然在华盛顿两届总统的时段当中,联邦主义者建立了联邦党,反联邦主义者建立了民主共和党。到1796年,华盛顿不再谋求连任,亚当斯已经正式打出联邦党旗号,而他的对手杰弗逊也打出了民主共和党的旗号。华盛顿至死都是无党派人士,而且认为党派政治是不好的。当然这不影响他事实上和联邦党人政见接近。

    和第一届总统在一起的第一届国会虽然没有政党,但是分为支持行政当局派(也就是联邦党人)和反对行政当局派(也就是反联邦党人,后来的民主共和党)。

    至于用词,联邦是federation, 邦联是confederation, 联盟是union,从美国内战时期union和federal混用的情况来看,联盟一词更接近federation而不是confederation的。苏联也是联邦。说到用联盟代替邦联的,确实有人把内战中南方Confederated States of America翻译成“美利坚联盟国”。但是我更愿意把它翻译成“美国南方邦联”。

    美国的政治中枢转移如下:大陆国会->邦联国会->联邦总统-联邦国会-联邦最高法院,但是即使是邦联国会时期,美国的国号仍然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对外称联邦,对内称邦联。

  5. 某人临时句号  

    11:

    第11修正案画风突变了,前十个都是州权限制联邦权,第十一修正案是联邦权限制州权。第十一修正案认为,在联邦法庭上,州政府不享有sovereign immunity.

    Immunity 和 waived 概念不同,虽然中文用户都会把它翻译为“豁免”。 Immunity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不可控诉,比如美国总统在美国国内就是有immunity,即使他当街杀人你也不能逮捕起诉他,但是国会可以弹劾总统。弹劾成功之后,他就不是总统了,这时候就可以起诉他在总统任期内的杀人犯罪行为。所以immunity只是一个金钟罩,在金钟罩内无敌,但是撤掉之后还是可以法办。另外一个例子是驻外大使在国外有immunity,所在国不能逮捕他起诉他,但是所在国可以宣布他是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把他赶回母国,而母国可以使用母国的法律对驻外大使在国外的行为进行审判。immunity是一个无敌状态,在这个状态结束之后,正常结算这个状态下的法律后果,该掉血掉血,该掉牌掉牌。可以把immunity看成一个延迟机制。

    waive则不同,waive就是真的免去了义务。比如某人当街杀人,被逮捕判刑;现在总统使用特赦权(amnesty)把他特赦了(pardon),那他从监狱里出来自然不用再坐牢。你怎么整蛊这个总统,弹劾他,起诉他,谋杀他...都没法改变这个法律事实,就是这个杀人犯不再承担刑罚的义务,他被豁免了。豁免是取消一个法律事实,这个不是状态问题,以至于将来发生改变,这个状态也是继续的。又比如非法移民偷渡入境美国,是违反美国边境管理法律的(U.S. Code Title 8, Section 1325. ), 但是偷渡入境后非法移民可以向移民局申请waive,比如说非法移民在母国被人追杀,为了生命财产安全不得已偷渡美国,这个就是申请庇护。一旦移民局接受,或者移民局不接受上法庭,法官判决偷渡者申请成立,则偷渡者原先非法入境的犯罪事实被waived,不再成为偷渡者的法律污点,他可以正常的拿到工卡,获得永居,归化为美国公民等一系列操作。

    政府享有sovereign immunity, 就是通常来说政府不会成为被告。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慰安妇案,中国韩国东南亚的二战时期慰安妇都有组织去战后的日本起诉日本政府要求赔偿,日本的法院统统判原告败诉,理由就是政府的immunity. 日本法官都不说“啊我国不是已经对你国进行战争赔偿了吗,怎么你又要赔偿?找你国政府要钱去吧!”有人说那政府既然无敌了为啥还有秋菊打官司这种事情?那是行政诉讼法,政府的immunity不是绝对的,为了打造有责任的政府,避免政府成为完全无责任的暴政机构,立法机构通过行政诉讼法等立法,有条件地取消政府的一部分immunity,在这些政府没有immunity的领域内,当事人可以起诉政府。

    11修正案就是让州政府不能以immunity为由避免被联邦法院所管辖。原文如下:“The Judicial power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not be construed to extend to any suit in law or equity, commenced or prosecuted against one of the United States by Citizens of another State, or by Citizens or Subjects of any Foreign State.”

    在跨州和跨国的案子中,联邦政府的司法权力不得被限制或者延伸。

    这个其实就是联邦的司法管辖权大于州权的体现,federal supremacy. 但是即使联邦司法管辖权可以覆盖州权,不等于联邦法律可以覆盖州法律。如果一个杀人案发生在州内,州和联邦都有杀人罪的定义,管辖权竟合。但是因为州优先管理,这个案子的审判是按州法律进行审判的,即使拿到联邦的法院上,联邦的法官也是按照州法律进行审判的。

    同样,即使是在州内使用于州内法律的案件,当一个州的居民起诉州政府的时候,州政府也不能用immunity作为理由抗辩。哪怕是州法院认为州政府有immunity也没用,因为当事人可以上诉到联邦法院,联邦法院根据11修正案认为州政府没有immunity,当然因为这个事情适用于州内法律,所以联邦法官是以联邦司法当局的身份,应用州法律,对州内的居民-政府案件进行审理。

    和1-10相反,第11修正案是联邦政府的反扑,而且很有必要,像跨州的案件不适用于任何一州的法律,只能适用联邦法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承认州政府的豁免权必然导致混乱。例如两个州争夺一块土地,如果允许州政府immune,这个官司根本没法处理,只能把这块领土直接划归联邦管辖,两个州都不准碰才是唯一的答案。

    这其实也是给州权派提个醒,只要主权在联邦,哪怕原始州权再大,因为跨州活动的频繁,都会导致联邦权力侵入州,使得州权被削弱。哪怕是当今世界上性质更像邦联而不是联邦的欧盟体系,因为欧盟有大量的跨国协定,对欧盟成员国的主权侵蚀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都不能用主权绝对性来违抗欧盟,因为欧盟的协定,你国是签了字的,签了就得认,不能一边签字一边让你国的法官把欧盟的协定当废纸。

    联邦其实和邦联的差别就在这里,在建立联邦的时候,州其实已经让渡了一个重要权力,就是将来联邦政府,议会通过的任何东西,在州这里都是有效的,你州政府和州法院不得以“我们州又没批准”为理由否认联邦的管辖权(而欧盟则不然,欧盟成员国只要为已经签署的欧盟协议承担法律责任,将来如果欧盟修订新协议,你国不去批准新协议,则不受新协议约束)。宪法修正案,你州没通过,但是四分之三的州通过了,那就是有效,你州不能拒绝;美国总统,别的州支持了候选人A,你州支持候选人B,那A的选举人票多,A就是总统,你州不能说B才是总统或者以此为由叛乱脱离联邦。

  6. 某人临时句号  

    12:

    第12修正案完全是关于总统副总统的产生形式。在美国宪法取代邦联条例之后,即开始总统副总统选举。美国总统是间接选举,各州按人口数分配选举人团的人数,各州以自己的方式产生选举人(有“普选”的,有州立法机构选的,这个年代所谓普选也只是有钱白人才有资格选)。产生了选举人之后,选举人聚在一起,组成选举人团。选举人团每人投出两票,最后得票数最高者为总统(且须过半),次高者为副总统。

    这在第一次和第二次选举中没有问题,因为华盛顿威望太高了,选举人团所有人都投了华盛顿一票,第二票就要看情况了,两次都是联邦党的亚当斯当选副总统。华盛顿本人也没有特意拉着亚当斯搞竞选,没有必要,威望秒杀。第三次选举,1796,问题就来了,此时美国政治已经是政党政治了,亚当斯是联邦党的,杰弗逊是民主共和党的,两人各拉了一位副手,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有竞争性的总统选举。前两次的竞争仅仅是竞争副总统。结果选举下来,亚当斯票数最高,杰弗逊第二,因此亚当斯成为总统,杰弗逊成为副总统。这两人政见对立,但是宪法设定里总统和副总统在行政领域是合作关系,这就使得亚当斯总统的任期非常磕磕绊绊,也导致了第四次选举,1800年大选中,杰弗逊大胜亚当斯,但是这时候杰弗逊和他的副手平票了,这又导致了国会众议院举行了额外的选举,决定谁当总统,而这个选举又不是按人头数或者选举人团票数分配选票,而是按每州一票模式分配。

    这两次大选的乱象让大家都觉得总统和副总统最好是同一个党的,而且选票也应该区分总统副总统,这就是第12修正案。

    12修正案比较长,因为要规定很多选举细节问题,其中一部分被20修正案取代,这也是第一个部分被作废的宪法修正案。

    “The Electors shall meet in their respective states, and vote by ballot for President and Vice-President, one of whom, at least, shall not be an inhabitant of the same state with themselves; they shall name in their ballots the person voted for as President, and in distinct ballots the person voted for as Vice-President, and they shall make distinct lists of all persons voted for as President, and all persons voted for as Vice-President and of the number of votes for each, which lists they shall sign and certify, and transmit sealed to the seat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directed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The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shall, in the presence of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open all the certificates and the votes shall then be counted;

    The person having the greatest number of votes for President, shall be the President, if such number be a majority of the whole number of Electors appointed; and if no person have such majority, then from the persons having the highest numbers not exceeding three on the list of those voted for as President,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hall choose immediately, by ballot, the President. But in choosing the President, the votes shall be taken by states, the representation from each state having one vote; a quorum for this purpose shall consist of a member or members from two-thirds of the states, and a majority of all the states shall be necessary to a choice. (And i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hall not choose a President whenever the right of choice shall devolve upon them, before the fourth day of March next following, then the Vice-President shall act as President, as in the case of the death or other constitutional disability of the President. )(作废)

    The person having the greatest number of votes as Vice-President, shall be the Vice-President, if such number be a majority of the whole number of Electors appointed, and if no person have a majority, then from the two highest numbers on the list, the Senate shall choose the Vice-President; a quorum for the purpose shall consist of two-thirds of the whole number of Senators, and a majority of the whole number shall be necessary to a choice. But no person constitutionally ineligible to the office of President shall be eligible to that of Vice-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第一段,说每个选举人的选票上要注明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并且三人(选举人,两候选人)不能同州(州籍限制,这个是直接从宪法里抄下来的)。州籍限制对当年的第一大州弗吉尼亚影响很大,毕竟华盛顿,杰弗逊,麦迪逊,门罗都是弗吉尼亚人,如果可以弗吉尼亚双打的话其他州就不用混了。

    第二段里的President of the Senate就是当朝副总统,在2021年1月6日的国会骚乱案里,当朝副总统彭斯,就在国会大厦里确认选举结果,这时候J6暴徒闯入了大楼,选举确认工作一度暂停。

    第三段讲述了总统的产生方法,以及如果没有候选人过半的处理方案。我们当今看到的元首选举制度,有两轮制的法国,一轮制的台湾。两轮制可以避免spoiler effect,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是会导致选举进程拖很长;一轮制台湾能够选出陈水扁这种少数派总统,当然今天的赖清德也是同样问题。而美国这套选举制度,可以说是结合了两轮制和一轮制的缺点。在无人过半的情况下,众议院可以从最高票的三人中选总统,但是此时众议院不是一议员一票,而是众议院议员按州分组,每州一票,而且要三分之二多数。既然无人选举人票过半,又有啥能保证各州投三分之二票呢?

    第三段括号部分讲述了国会不作为的结果,到时间总统自动离职,副总统自动成为总统。这一部分被20修正案取代。

    第四段讲述了副总统的产生方法,如果没有候选人过半,则让参议院在两个最高票的候选人当中做选择,参议院也要三分之二才能通过。因为参议院是一州两参议员,所以这里实际上也是数州的,一州两票。这里没有上述的后果,如果参议院选不出人,到时候副总统位置就空缺了。

    我的评价是这个制度综合了两轮制和一轮制的缺点,两轮制是拉长选举时间,提高选举成本,让选举人在自己最喜欢的候选人不能选的时候,做次级选择;一轮制则是不管不顾,谁最多(哪怕不是绝对多数)谁就当总统。两轮制可以充分满足选举人的真实优先需求。一轮制则可以快速选出一个最符合民意(虽然是少数)的候选人。现在这个选举制度,在不过半的时候,权力转交到各州代表让他们投票,等于换了一批选举人让他们做决断,而无视总统选举阶段的民意,而且苛刻的三分之二,又使得总统可能自动下台让副总统上台。

    这个制度问题在1824年大选的时候就暴露了,当时数个候选人没有谁拿到选举人票多数,结果国会就把亚当斯的儿子小亚当斯选上去了,而让得票最多的杰克逊落选。杰克逊那个气啊,于是苦干四年,终于1828年以大比分取胜,吊打小亚当斯,开启了杰克逊时代。后来到1860年,又一个关键选举,因为民主党分裂,共和党的林肯仅以40%的选民选票,拿到了60%的选举人团票并当选总统,南方民主党人则以脱离联邦作为回应,引发了美国内战。当然1860选举的问题是不直选,搞选举人团这套制度的后果,让民意支持率不高的候选人占了对方分裂的便宜当选。1824选举的问题则是让选举人团不过半的决定权给国会众议员的后果。

    美国这种奇怪的选举模式,不直选是一大问题。黑人没有选票却要给南方各蓄奴州增加影响力又是一大原因。这世上不普选的国家多了去,不普选的话,直接按选民人头分配选举权直选是可以的,但是南方庄园主太混蛋了,又不给黑人选票,又要算黑人人头去分联邦政府的权力,这导致了五分之三妥协,即黑人在人口统计中算五分之三,国会选区和总统选举人也按这样计算的人口分配。所以美国当初就没法直选,因为弗吉尼亚太重要了,任何得罪弗吉尼亚人的政治分配都会失败。这个事情的解决还要通过美国内战。下一章三个修正案就是内战后的重建时期(Reconstruction)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对于奴隶制,南方权力等问题进行了一次重新洗牌,但是仍然没有把选举变成直选制,仍然是按州分配间接计算。这里的选举人团和国会选区划分,与其说是州权问题,还不如说是对美国黑人满满的恶意。

    黑人民权问题,参考13,14,15,24四个修正案。

  7. Surge 回复 某人临时句号 /p/206710

    感谢兄弟科普。

    美国历史文件的中译者想用“邦联”和“联邦”表达各成员联系的松散程度。“邦联”较为松散,而“联邦”紧密。

    我想了解邦联和联邦的汉语词源,以及邦联在汉语中的语境是否是“松散的联盟”的概念,还是因为有人将美国1787立宪之前的政体翻译为“邦联”,约定俗成的新含义。网上搜了一下没有得到结果。

  8. 某人临时句号 回复 Surge /p/206711

    多谢厚爱

    中国古代没有邦联和联邦的概念,倒是有类似部落联盟,诸侯会盟这样的事情。自秦以后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少,即使事实上是联盟,名义上也不是,比如袁绍十八路诸侯讨董,名义上是效忠汉室,驱逐摄政者董卓。法理上不是选举袁绍为东亚邦联国会主席,成立十八路诸侯邦联;而十三州联合反英则不是驱逐英国总督效忠英王。

    两个汉语词倒是好理解,联邦是“联合起来建立的邦”,邦联是“多个邦建立的联盟”,所以联邦的中央集权性大于邦联。如果按中央集权程度排序:单一制大于联邦制,联邦制大于邦联制。注:联邦在日语里也有,译为“連邦”,例如:アメリカ合衆国連邦倒産法(Title 11 of the U.S. Code - Bankruptcy)の第7章(Liquidation).

    美国第一个宪法邦联条例和美国第一个政府邦联国会,其实对应的是一个两面的政权。美利坚合众国对外是联邦(外交军事贸易一体),对内是邦联(邦联国会的代表完全听命于各州,是各州政府派出的,州权是极大的)。

    有人说联邦不能退,邦联可以退,还拿出英国退欧作为一个例子。其实美国邦联条例的全称是“邦联条例和永久联盟”,十三州组成邦联是不能退的。

    这个系列中间得插播一大段美国内战史的内容,内战估计得写得比13,14,15三个修正案长多了。美国是一个好战且善战的国家,三造共和之独立战争,1812战争,还有就是美国内战。

  9. 某人临时句号  

    现在来简单讲下Reconstruction 和宪法13,14,15修正案。(三造共和放在下一个帖子)

    南北战争结束一般以1865年5月9日约翰逊总统宣布内战结束为准,当年4月9日,李将军在弗吉尼亚投降,最后一支南军有战力的野战部队退出战争,4月14日,林肯被刺杀。4月26日,南军约翰斯顿将军在北卡投降。5月5日,戴维斯总统解散了邦联政府。战争结束时,南方十一州处于不同的法理状态。约翰逊总统的老家田纳西,是北军较早占领的南方州份,1864年总统选举,邦联的两个州,田纳西和路易斯安那,在北军占领当局的领导下参加了总统选举,其中田纳西是少量北军占领当局批准的人投票,而路易斯安那干脆是占领当局自己决定林肯当选,但是在战争结束的时候,除了西弗吉尼亚(战争初期脱离弗吉尼亚州,事后被联邦批准火线入联邦),邦联十一州没有一个重新加入联邦的,都在北军占领当局控制下。

    北方政治阵营大体分三类,激进派(radical Republican)主张对南方进行严厉的惩罚,让黑人获得完全平等和人权,在南方不老实之前坚持在南方占领;温和派(moderate Republican)主张对南方宽容,典型如林肯,解放黑奴就够了,别的不要求,甚至按照林肯1863解放宣言,边境四州并不用解放黑奴,只有叛乱十一州境内的黑奴被解放。法理上说,就是十一州叛乱,叛乱当局的财产,即十一州的黑奴,即刻被联邦当局没收,所以叛乱十一州的黑奴,只要在北军保护下,就是自由人,不管是北军打到某地解放当地黑人,还是黑奴从南军控制区自己跑到北军地盘,一律被北军当局视为自由人。林肯的解放宣言不包括边境四州,只要你效忠联邦,你的黑奴就还是你的财产,造反的,庄园和黑奴统统没收。第三类是铜头党(copperhead)又称peace democrat,是北方亲南的民主党人,和主战的war democrat(反南的北方民主党人)对应,war democrat大致和温和派共和党人一样,惩罚南方但是给他们一点面子。毕竟1860大选的结果就是民主党南北分裂,推了三个候选人,让林肯白拣了。南方民主党人就是起兵独立的十一州人,边境四州内有些人效忠邦联有些人效忠联邦,就像马里兰民兵,既有联邦战斗序列的,又有邦联战斗序列的,同室操戈. 比如马里兰州的Hagerstown,当地多是德国移民,在美国没有蓄奴,在内战中他们就支持北方,对占领他们的李将军抱有敌意。普遍蓄奴多的地方支持南方,蓄奴少的地方支持北方,比如弗吉尼亚西北地区,当地人不愿支持独立的弗吉尼亚州,就在西北自立建立弗吉尼亚州改组政府,后来成为西弗吉尼亚。田纳西州东部地区奴隶少,当地人普遍支持联邦, 比如参议员约翰逊,但是田纳西主流在纳什维尔,当地人支持奴隶制,并宣布田纳西脱离联邦,约翰逊就逃出田纳西,成为邦联地区唯一在国会继续当代表的参议员。之后随着北军南下,田纳西州东部地区人民普遍给北军带路,1862年田纳西即大部分被北军占领,约翰逊作为亲北南方人,被北方当局任命为田纳西占领军政府负责人,也因为约翰逊亲北南方人的身份,林肯1864年选他作为自己的副总统人选, 林肯为了强化温和派势力,和war democrats合并为national union party,共和党激进派和民主党亲南派受到排挤。约翰逊是在温和派里面更加亲南的人士,主张介于温和派和铜头党之间。亲南人士只在战况不利的时候有影响力,随着南方的逐步战败,亲南势力在北方最终瓦解。

    林肯活着的时候,是温和派占优,林肯出于政治最大公约数原则,统战温和派和南方亲北人士如约翰逊,而林肯作为战争总统有领导之功,激进派不敢咬他。但是林肯遇刺之后,约翰逊没有林肯的威望,没法镇住激进派,由于南方叛乱脱离联邦,激进派在国会轻松凑出三分之二,可以压倒约翰逊总统的否决令(甚至仅以一票之差差点成功弹劾约翰逊总统),于是通过了激进派的13,14,15修正案,并且南方各州凡是要重新加入联邦,必须接受这些条件,约翰逊和格兰特总统时期,是激进派占优。最后格兰特两届总统当完卸任,北方的Hayes总统候选人没有啥优势,和南方选票打得难解难分,于是达成1877妥协,北军全面撤离南方,南方各州被老邦联人士夺回,reconstruction结束,以“铜头党人”的胜利而告终(当然此时铜头党早就不存在了,只是南方的精神与北方的妥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最后的赢家是南方的老邦联人士反攻倒算,他们被统称为redeemers,是南方人心目中把南方从北方占领军的铁蹄下拯救回来的英雄。南方虽然在战场上失败了,但是在政治上,南方依然屹立不倒)。

    以下是三个修正案:

    13修正案:废奴;14修正案:黑人公民权;15修正案,黑人拥有选举权。

    13

    原文如下:“Section 1. Neither slavery nor involuntary servitude, except as a punishment for crime whereof the party shall have been duly convicted, shall exist within the United States, or any place subject to their jurisdiction.

    Section 2.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enforce this articl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

    第一句,奴隶制或者强制劳动废止,除非是作为犯罪的惩罚。

    第二句,国会有权立法执行此条。

    概念上来说,只是废除了私人拥有奴隶,南方的redeemers在夺回政权之后可以通过司法手段给黑人加一堆无名之罪,只要有罪就可以合法奴役了。这种情况可能比奴隶制还惨,奴隶制下如果黑奴运气好碰到好主人待遇还不错,而在redeemers政权下,黑人都被视为南方的叛徒,南方老邦联人士要把南方白人这十多年遭遇的苦难全发泄到黑人头上。各种私刑处死黑人之类的事情层出不穷,而白人陪审团也普遍同情对黑人施暴的白人,各种脱罪。这导致了黑人在1870年代大量从南方向北方迁移。但是别忘了,北方白人也歧视黑人,只是和南方奴隶制想法不同。北方人早些时候鼓励自由黑人移居非洲,搞了利比里亚殖民地,后来搞不下去的原因是没钱了。

    南方黑人的悲剧,总结下来就是,统战价值是一切。内战时期林肯要统战他们从内部搞垮邦联,他们得到了废奴;战后林肯遇刺,激进派为了击败温和派,大量给黑人发放权力,如公民权和选举权,让黑人短时间升到了黑人社区实力争取不到的地位,在南方有多个黑人议员进入国会;但是最后激进派政治力量衰退,北方温和派为了掌权把黑人们集体出卖给复仇心切的南方老邦联人,黑人在南方再次陷入一片黑暗。13修正案的废奴被redeemers用抓小事让黑人坐牢的方式被削弱,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被南方种族隔离立法以“隔离但平等”为幌子盖过,15修正案的选举权被南方以poll tax等经济手段压倒。南方白人前奴隶主为了削弱穷白人的影响力,经济手段有时也被用于压制穷白人的选举权,看穷白人是亲黑还是反黑,如果穷白人联合黑人搞阶级斗争,就用经济手段把穷白人的选举权也剥夺了;如果穷白人愿意当有钱人的打手压迫黑人,则给他们选举权。

    键政圈的元老芦笛曾经说过民主恩赐论,弱势群体获得自由和民主,靠自己反抗革命是没用的,只能靠开明人士恩赐。但是即使恩赐了自由和民主,恩公会死会老会失去权力,恩赐的东西也随时能够收回。所以要保卫自由民主,还得靠自己的本事。当年的美国黑人,97后的香港人,其实拿的是同一个剧本,“Thou gives, thou takes", 能给你的,自然也能收回。弱势群体靠统战价值得到的利益,也因为失去统战价值而消失。

    和美国废奴同时代的是沙俄亚历山大二世1861年废除农奴制,问题也是一样,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是非常有限的,因为缺乏统战价值,他们很快被强势群体换一种形式继续奴役了。正如著名的黑人民权运动家,NAACP创始人之一 W. E. B. Du Bois 说的:

    “Slavery was not abolished even after the Thirteenth Amendment. There were four million freedmen and most of them on the same plantation, doing the same work they did before emancipation, except as their work had been interrupted and changed by the upheaval of war. Moreover, they were getting about the same wages and apparently were going to be subject to slave codes modified only in name. There were among them thousands of fugitives in the camps of the soldiers or on the streets of the cities, homeless, sick, and impoverished. They had been freed practically with no land nor money, and, save in exceptional cases, without legal status, and without protection.”

    因为黑人在内战中背刺南方奴隶主有功,他们获得了自由;因为在战后黑人仍然是缺乏教育,缺乏技能,缺乏资源的弱势群体,他们被北方白人共和党用完了以后就晾在那里,等着被南方redeemers对他们复仇。

    14

    黑人公民权的修正案更加复杂,而且其内容也远远超过黑人公民权范畴。其中有出生地主义,后来成为非法移民在美国生孩子钉扎的功能乃至当今的birth tourism;也有equal protection clause后来成为黑人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同性恋lgbt运动的宪法基础。14修正案是大家最常见的用于当代官司的宪法修正案。

    14修正案较长,分段讨论

    Section 1. All persons born or naturaliz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thereof, are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of the State wherein they reside. No State shall make or enforce any law which shall abridge the privileges or immunities of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nor shall any State deprive any person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 nor deny to any person within its jurisdiction the equal protection of the laws.

    14.1 说的是公民权,第一句确立了出生地主义。例外有2,第一是外国外交官有豁免权的,在美国土地上生的孩子不能因出生地获得公民权。第二是印第安保留地,印第安人生活的土地法理上是美国领土,但是印第安人是自治的,不受美国法律保护也不受美国法律管辖,只受美国政府和部落酋长签订条约的约束。后来这事在1924年的Indian Nationality Act解决,所有印第安人成为美国公民,也都接受美国法律保护了。衍生问题有1个,就是非法移民在美国生的孩子有没有公民权,这个多个案件打过,是有的。比如1881年的排华法案禁止华人移民美国,但是华人在美国生的孩子是美国公民,上庭之后最高法院虽然继续认可排华法案合宪,但是华人在美国生的孩子是美国公民,不能用排华法案禁止美国出生的华人获得美国公民权。

    第二句规定公民权不得被州剥夺,这就是保护黑人新公民的条款了。due process是重复了第五修正案,在这里是强调一句,原来是自由白人不能被剥夺,现在是自由黑人也不能被剥夺。额外还要说必须equal protection,摆明了就是强化第五修正案。因为知道你们都想迫害黑人,所以要声明,白人所有的权利,黑人也要有。这一条的equal protection后来不仅被黑人民权用,也被女权和lgbt用, 另外这个protection不仅是上庭有用,也包括读书(1954年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 坐公交车(Rosa Parks案)等等,其实最高法院的判例决定了,美国的平等权是入宪的,不仅仅是联邦政府面前人人平等,任何场合都得平等,你一个私营企业说不招黑人工或者不接待黑人客都是违宪的。一开始南方redeemers还搞separate but equal来规避这里的protection,一开始最高法院还挺支持的,后来二战后最高法院给他都否掉了,说你separate就不equal。full desegragation是美国1950-60年代的事情。

    南方朋友也不要太生气,毕竟如Gone With the Wind女主斯佳丽作为爱尔兰裔天主教徒也可以被歧视,这个法案对于当时弱势的意大利和爱尔兰移民也有好处。

    Section 2. Representatives shall be apportioned among the several States according to their respective numbers, counting the whole number of persons in each State, excluding Indians not taxed. But when the right to vote at any election for the choice of electors for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Representatives in Congress, the Executive and Judicial officers of a State, or the members of the Legislature thereof, is denied to any of the male inhabitants of such State, being twenty-one years of age, and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or in any way abridged, except for participation in rebellion, or other crime, the basis of representation therein shall be reduced in the proportion which the number of such male citizens shall bear to the whole number of male citizens twenty-one years of age in such State.

    14.2 说的是代表比例。第一句表明了既然黑人自由了,那五分之三妥协无效,自由白人和自由黑人都算一个人,印第安保留地的人不算。第二句表明了,参与叛乱的人或者其他犯罪的被剥夺选举权。第三句,如果公民选举权被其他原因剥夺,则该州的国会代表权和选举人团代表权,应相应缩减。这等于是预防了南方各州限制黑人投票权,你南方敢限制黑人投票,那原来的五分之三直接清零了。但是南方redeemers说,我们宁可被削减代表权,也不能让黑人投票。

    结果实际操作下来,不仅南方限制了黑人投票权,甚至就连这个代表权问题也没人过问。南方只要安排几个黑人token投几张票就可以说我们州黑人有代表权,没投票的是他们不想投票。Redeemers:我们南方永不失败!在战场上失去的奴隶制,我们换来了五分之五的代表权,并且继续用各种手段阻止黑人投票。南方的鲜血没有白流!黑人:我艹你妈,算了黑人用脚投票。这就是美国历史上的great migration,大量黑人移居美国北方。

    这里也约定了叛乱者没有选举权,这个后来在联邦当局对老邦联人一次又一次的大赦中逐渐瓦解。反倒是现在有民主党人主张川普参与J6叛乱应该被剥夺被选举权,这就有趣了。当然被选举权不在这一节,在下一节。

    Section 3. No person shall be a Senator or Representative in Congress, or elector of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r hold any office, civil or military, under the United States, or under any State, who, having previously taken an oath, as a member of Congress, or as an officer of the United States, or as a member of any State legislature, or as an executive or judicial officer of any State, to support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have engaged in insurrection or rebellion against the same, or given aid or comfort to the enemies thereof. But Congress may, by a vote of two-thirds of each House, remove such disability.

    14.3 说的是前邦联分子叛乱者的待遇。第一句是叛乱者之前在联邦或州有公职,参与了叛乱就被剥夺被选举权和被任命权,不能担任任何联邦或州的官员,国会要两个三分之二多数豁免此禁令, 因为邦联各州脱离联邦是州议会的决策,所有邦联的头面人物都曾是联邦或者州的官员,所以这个就覆盖了所有邦联官员。这也是当朝民主党人最想堵死川普的路子。川普只要被定性为engaged in J6,就不能当总统了。但是这又回到宪法修订者的思路问题了。当年的叛乱是公开的,一目了然的,不需要论证的,所以engaged in insurrection是不需要讨论的,他当了邦联的官,他在母州脱离联邦的时候跟着母州一起反北,那就是叛乱,不需要司法。如果是铜头党的地下人士给南方送情报的秘密分子,因为铜头党公开活动已经臭了,自然也没有希望当选。

    当年立法的只想着约束邦联的叛乱者,没想过后来叛乱问题是这么复杂的法律问题。比如现在,川普涉嫌J6,能不能定他叛乱从而剥夺他的被选举权?如果不能定,那一个联邦的法院判决川普叛乱,是不是可以剥夺他的被选举权,还是一定要到最高法院才能剥夺?

    当然,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川普涉嫌J6,在最高法院被定了川普犯叛乱罪,那川普失去当选资格,如果川普已经被当选,那他也得失去总统身份,这也是宪法没有写明的一点。本来川普当总统是有豁免权的,但是我最高法院审理的是川普没有被选举权,这个事情在川普当总统之前,所以川普的豁免权不能用来阻止最高法院的判决。同样,如果是如此,则川普的副总统候选人不能接川普的班,2024大选被事后判决是民主党胜利。川普拒绝退位就直接陷入宪法危机了。因为没有先例,美国政府各级官员,美国国会两院,都莫衷一是。从避免宪法危机的角度来说,这个判决必须在2025年1月之前由最高法院作出,最好在2024年11月大选前决定,以避免可怕的宪法危机。现在决定了,不管川普有罪还是无罪都没有危机。川普有罪,则自然失去被选举权,共和党推Nikki Haley参选就行了,如果她当选,她很可能赦免川普,川普就不用坐牢了,但是2028年川普还能不能参加大选又是一个问题;如果拜登当选,川普就要烂在牢里了。川普无罪,则可以参选,并且很大概率取得选举胜利。但是川普对这些整蛊他的民主党人进行打击报复的行动也得不到最高法院支持。说远了,总之叛乱这个章节,是专门应对内战中南方十一州叛乱的。如果是类似通敌之类活动,这个宪法修正案写的不好,没有明确说通敌行为的判断标准。希望这次最高法院审理川普案件能作为一个先例处理此事。

    Section 4. The validity of the public debt of the United States, authorized by law, including debts incurred for payment of pensions and bounties for services in suppressing insurrection or rebellion, shall not be questioned. But neither the United States nor any State shall assume or pay any debt or obligation incurred in aid of insurrection or rebellion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or any claim for the loss or emancipation of any slave; but all such debts, obligations and claims shall be held illegal and void.

    14.4 关于债务。联邦发的债券,包括镇压邦联而发行的债券,是有效的证券,任何人不得否认。邦联或者其他亲邦联势力的债务,一律不承认。这里要注意,财政预算必须由国会讨论。任何人不得发行美国债券,除非国会批准。有人提到了美国的国债上限(debt ceiling),这个东西是国会讨论,总统签署才有效的,如果国会和总统deadlock,则会导致财政预算不通过而政府停摆。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的,因为美国宪法规定了法案的有效性就是众议院提案,参议院修改,众议院再提案,参众两院都通过,然后发给总统签字,总统可以否决,参众两院可以用两个三分之二多数压倒总统否决。如果参众两院只有简单多数而总统不认可,那就啥也通过不了了。设计美国宪法的国父可能想到了51vs49太不公平,66vs33就好了。如果两边长期拉锯,自然就可以把联邦政府的政治信用拉垮,大家必须重新达成共识,或者就像内战一样没有共识战场上见。

    Section 5. 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enforc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 the provisions of this article.

    14.5=13.2 就是国会可以按照宪法修正案所说的内容设立具体法案。

    15

    十五修正案很简单,就是黑人有选举权,原文如下:

    Section 1. The right of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vote shall not be denied or abridg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r by any State on account of race, color, or previous condition of servitude.

    Section 2. 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enforce this articl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

    第一节,美国公民的选举权不得被联邦和州以种族,肤色或者之前做过劳役(即奴隶)而被限制,第二节,和13.2和14.5一样,国会可以去立法去执行此条。

    这里的servitude不仅是之前当过奴隶,坐过牢在监狱里强制劳动也算。所以这个宪法修正案,也可以阻止州政府限制刑释犯的选举权。罪犯的选举权如下:

    In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Maine and Vermont, felons never lose their right to vote, even while they are incarcerated.

    In 23 states, felons lose their voting rights only while incarcerated, and receive automatic restoration upon release. Note that in Maryland, convictions for buying or selling votes can only be restored through pardon.

    In 14 states, felons lose their voting rights during incarceration, and for a period of time after, typically while on parole and/or probation. Voting rights are automatically restored after this time period. Former felons may also have to pay any outstanding fines, fees or restitution before their rights are restored.

    In 11 states, felons lose their voting rights indefinitely for some crimes, or require a governor’s pardon for voting rights to be restored, face an additional waiting period after completion of sentence (including parole and probation) or require additional action before voting rights can be restored.

    依我的理解,最后那11个州对ex-felon限制过度了,违反了美国宪法15修正案。但是这个官司不好打。因为ex-felon名声不好,再说一般来讲美国选举不靠ex-felon的票,更何况ex-felon还可以移居到较为宽松的州而继续其选举权。

    格兰特总统当初很高兴,说这下就给邦联钉进棺材里永世不得超生了,但是他图森破,上台拿衣服了。后来13,14,15对美国黑人的保护,还得靠24修正案才得以完成。这又过去了整整一百年。这一百年来美国黑人虽然获得了自由,却也遭受了可怕的歧视,报复和迫害,美国黑人的悲惨遭遇,和海对面俄国农奴的悲惨遭遇,相映成趣,这里我们引用Eric Foner对这段历史的评价吧: “It's a remarkable accomplishment given that slavery was such a dominant institution before the Civil War. But the history of the 15th Amendment also shows rights can never be taken for granted: Things can be achieved and things can be taken away.”

    俄国农奴也是一样,在亚历山大二世废奴之后只赢得了名义上的自由,在工业化时期和当年英国早年工业革命破产自耕农去工厂做苦力没区别。一战和内战当炮灰,大饥荒时期饿死,二战又当炮灰,赫鲁晓夫时代解冻之后才算是过上了好日子。俄国农奴和美国黑人,两个大悲剧。

    总结:13,14,15修正案不仅是废奴派对蓄奴派的胜利,也是联邦派对州权派的胜利。我们盘点一下,邦联条例是州权派优,宪法是联邦派优,1-10修正案是州权派优,11修正案是联邦派优,12修正案中性,而13,14,15修正案则是联邦权力大扩张。州权不能用来蓄奴,不能用来剥夺黑人公民权,不能用来剥夺黑人的法律上受保护的公民权,不能让当年举兵造反的邦联官员(基本上是十一州的所有官员)当官。当然随着1877妥协,老邦联人全线复辟,redeemers用各种残酷手段打击报复迫害黑人。这段历史,以讽刺性的味道,表现了一个观点:“Constitution is living document",激进派写的宪法修正案就这样被铜头党余孽和邦联余孽联手玩坏了。邦联虽然输了战争,却赢了朝廷。对于我们弱势群体来说,也要永远记着,恩赐的东西总是可以收回的,只有统战价值才是不灭的力量。

  10. 某人临时句号  

    附:论美利坚三造共和的三场战争

    1

    独立战争:起源就像我之前说的三大恨:土地,税收,宗教。合起来就是主权,有主权才有土地税收宗教。反观中国人,要土地没土地(房奴),要税收没税收(交的各种税费不能过问,问就是寻衅滋事),要宗教没宗教(别说宗教这种系统性的思想了,随便说句话都要删贴封号喝茶)。中国人受到的迫害除以十大概就是十三州人被迫害的程度,有人说十三州人这么废啊,中国人被迫害这么多还爱国呢;还有人说这点迫害就造反,那不愿意造反的呢?不愿意造反的被独立派patriot迫害去了加拿大啊,在加拿大继续效忠英王去吧。

    独立战争确定了美国大致的框架,但是经过1787制宪,又从头来过了。原来是州权至上联合反英的外联邦内邦联两面国。制宪之后成了联邦是法律最高的中央制体系,但是由于立宪的人(乃至后面的选举人团,参议员等等)都是由州权选择的,所以早期的美国宪法是名义上联邦最高,实际上是州权大佬坐台上。美国早期的政治格局,所谓first party system,联邦派虽然有大佬华盛顿坐镇,都挽回不了颓势,联邦派做了三届总统(华盛顿2,亚当斯1),反联邦派以杰弗逊为首连续做了六届(杰弗逊2,麦迪逊2,门罗2)直接把联邦党打没了. 门罗总统下庄的时候,就连亚当斯的儿子小亚当斯都加入民主共和党参加竞选了,当然因为联邦党的灭亡,民主共和党失去敌人之后也内部解体,之后就是杰克逊的民主党vs辉格了。

    美国第一次政党体系,是联邦派的联邦党vs反联邦派的民主共和党,前者是汉密尔顿建立,财长,主张强化联邦政府解决财税问题。开国以来革命时期滥发的大陆币已经贬值了一百倍,汉密尔顿主张强化财权把大陆币赎回来,不要继续贬值了。当年买革命券的人被革命政府用贬值背叛了,以后谁还敢爱国。后者大佬是杰弗逊,主张州权至上,自耕农为王,不要乱借钱扩张财政了(这也是杰弗逊常年欠一屁股债,守着庄园和奴隶平不了账,杰弗逊自己商业废材于是希望国家以农为本,不要玩太多金融)。联邦派在名义上中立的大佬华盛顿支持下得意了十年,很快就被杰弗逊等人打得不成人形(杰弗逊手下副总统Barr卸任后,直接和汉密尔顿单挑把他物理超度了)。民主共和党三连庄的杰弗逊麦迪逊门罗,三个都是弗吉尼亚人,把同是弗吉尼亚人的华盛顿总统搞的那套东西全扔一边。

    国际大势也对联邦党人不利,联邦党人重商,贸易保护,亲英,大本营在新英格兰;民主共和党人重农,贸易自由,亲法,大本营在弗吉尼亚。美国开国的首都在费城(独立宣言),战争时期费城一度被英国攻占,就南迁到马里兰。战后邦联国会接着在费城。制宪之后第一任总统华盛顿是在纽约任职, 但是此时宪法已经规定要建造DC了。DC的城市建设是和法国首都巴黎一样放射形状,设计师也是法国人,DC也在弗吉尼亚边上,华盛顿本人虽然亲联邦党但是他也是弗吉尼亚人...英法交战,美国在北美大肆扩张,又是路易斯安那购买土地,又是1812美英战争。

    有人就会奇怪了,法国不是中央集权激进革命的吗,为啥美国这边亲法的是主张州权的呢,而亲英的却是东北新英格兰主张贸易保护的呢,难道美国贸易对象不是主要是英国吗?因为自古以来内政外交两码事,只有二战后的冷战是意识形态挂帅,内政影响外交。州权派重农,联邦派重商,这是利益关系,农业往往在小范围(州内)活动,商业则往往大范围(跨州)活动,所以重农州权,重商联邦权,没错。那为啥南方人亲法,北方人亲英,那就得回到纽约市的地位了,北方做生意主要和大英做,南方人在这个领域没优势,毕竟北方贴近大英残余的殖民地加拿大,先天优势。英法在国际范围内是对头,相当于冷战的美苏,美国新生是个小字辈,相当于冷战的中共和印度,美国站队基本上是机会主义,谁给好处就帮谁。另外很有趣的是东北第一大城市纽约,此时并不是站联邦党一边,而是摇摆的。纽约州州长克林顿就是民主共和党人。

    联邦党的失败就是美国第二次通过战争洗牌的结果了。

    2

    1812战争:美英再次交战,被人称为第二次独立战争,美军烧毁了安大略湖畔的重镇约克(今多伦多),英军也烧毁了美国首都华盛顿,算是彼此彼此吧。战争的起源之一是英国对美国的挑衅,美国往来大西洋的船只会被英国海军抓去(理由:和法国利益相关),然后不仅船没了,美国海员还被英国皇家海军强迫服役,这个就对美国构成了主权的侵犯了。开战前新英格兰反战,弗吉尼亚等南方省份想打。开战以后美军虽然一开始并不顺利,但是主要地盘都守住了,虽然英国人烧毁了华盛顿,但是英军在波多马克河和切斯克匹亚湾都呆不下去只能走人。熟悉美国历史的小伙伴也能想起来美国国歌星条旗讲的正是此战的美国旗。在英军火烧华盛顿之后英军向马里兰第一大城市巴尔的摩进军,在Fort McHenry被美军阻击,没有攻下巴尔的摩。1812的最后一战是在新奥尔良,杰克逊带领美军大获全胜击败优势兵力的英军,名声大噪,也为他后来的总统之路埋下伏笔。

    1812的“胜利”有以下后果,美国国内政局consolidated, 联邦派彻底失势,在新英格兰也瓦解了。英国赞助美国西部边境地区的印第安人反美失败,在伊利诺伊印第安纳等地活跃的印第安部落很多退入加拿大境内。其中有一个部落Ojibwa,其中一位男士收继了一位加拿大白人女孩,就是后来的歌手Shania Twain,她其实没有任何印第安血统。加拿大能有比美国多得多的印第安人比例,1812战争功不可没。在英国最后从美国占领区撤出的时候,很多美国境内的印第安人随英军撤到五大湖以北。此战打掉了美国内部的党争,打掉了美国在西部垦荒的一大威胁印第安人部落。后来美国在西部垦荒的时候不仅不怕印第安人,反而还把东部印第安人往俄克拉何马倾倒,所谓的trail of tears。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当年英国武装印第安人联合反美失败,英国不再保护印第安人,印第安人除了接受美国的和平就是逃往加拿大吃冰雪。其实回想当年美国革命的时候,西部印第安人也亲英反美,最后也打不过,印第安人没有经济实力也没有统战价值,他们的悲惨命运就是这么来的。

    战后美国解决了内部矛盾(州权派胜利),重创了外部敌人(印第安人此后在广大的美国领土,从落基山脉到东海岸,都不再有能力反对白人定居者),并且成功在西部领土上打下桩子,为后来的德克萨斯独立战争以及美墨战争埋下伏笔。但是美国的成就和美国的危机是同步的。

    正如当年英法七年战争北美分战场,当年十三州是英国地盘,俄亥俄谷地,五大湖地区,密西西比河流域是法国地盘。英国为打败法国殖民地,从弗吉尼亚和马里兰远征Fort Dusquesne(今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英军主帅 Braddock带着1500多人(其中就有弗吉尼亚民兵指挥官乔治华盛顿),攻打只有数百人的法军要塞,和今天匹兹堡市中心位置一样,当年这个要塞就在两河合流处,易守难攻,法军主力甚至都不是法国白人而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熟悉地形,利用当地森林茂密的有利条件对英军发起偷袭,英军一片混乱士气大跌,印第安人残忍的割头皮术更是让英军胆战心惊。Braddock当场受伤,之后不治身亡。华盛顿断后有功,事后又吹嘘一番。当然后来英法战争是英国大胜,法国把加拿大和俄亥俄谷地全部割让给英国,另外又把密西西比以西的土地给了西班牙。英国在北美的膨胀就导致了英属北美的内部危机。战争解除了十三州殖民地人民的外患法兰西,解除了外患就要内乱,十三州人民反对英国加税(打仗要钱的啊),然后为了抗税和起义,他们又去勾结之前的敌人法兰西,甚至还去找法兰西的亲戚,波旁王朝的西班牙。后来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美国确实是联合法国和西班牙一起反英,战后西班牙拿到了整个佛罗里达(西属佛罗里达比现在佛罗里达更大,佛罗里达锅柄一直往西延伸,过今天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和密西西比州Biloxi,一直连到密西西比河入海口上)。之后美国又反过来向原来的盟友索要土地,路易斯安那购买(这块土地基本上就是密西西比河以西,落基山脉以东,除去德州),佛罗里达购买(这个倒不是美国的领土贪欲,实在是西属佛罗里达搞成无政府了,当地印第安人袭扰佐治亚州农场种植园,大量佐治亚州黑奴逃到佛罗里达和当地Seminole印第安人一起反美,美国于是武装入侵佛罗里达并指责西班牙政府不作为,事后美国花钱把佛罗里达买下来了)。这种历史其实就是毅种循环,“Hard time makes great men, great men make good time, good time make weak men, weak men make hard time" 国无外患就有内乱。英国殖民地吞并了法国殖民地之后就自爆了,而新独立的美国在英法西三个大国中间周旋,内部没爆大雷。等到美国打败墨西哥实现了两洋帝国之后,因为没有外敌,反而内部自爆了。

    3

    内战:如果说一造共和是创业,二造共和是守业,三造共和就是败家了。创业就是南北殖民地分别出力共襄盛举,美洲一揆;守业就是力克大英,保住祖宗基业,并且开疆扩土。败家就是同室操戈,死伤无数,而且事后美国国内还是一大堆内部矛盾没解决,到底内战的传统应该如何传承美国国内根本没有答案。

    关于美国内战,有一个正态曲线的说法:“新手认为内战的原因是奴隶制,中等水平的人认为内战是州权,高手认为内战的原因是奴隶制”。--

    新手的观点主要是受美国政府(联邦毕竟是战胜方)影响,全盘接受了战后联邦政府为了自己的合法性讲的很多故事,像什么林肯一心废奴啊,白人种族主义者罪该万死居然杀害林肯啊,什么南方奴隶主暴虐黑奴奋起反抗,北军解放庄园之类的. 大致来说可信度不会比落樱神斧华盛顿高到哪里去。

    中等水平就是吃了南方redeemers的红丸,说我们南方的事业是正义的,北佬是卑鄙的外乡人,他们践踏了我们的家园。我们本来黑白关系融洽各司其职,白人管事黑人干活,北佬挑拨离间,收买黑人破坏黑白关系,我们南方的事业是州权,我们的国号邦联正是美利坚第一合众国的内部招牌,我们才是美国正统,北佬是篡权者(统称Lost Cause)。

    高手则认识到,美国立国之初就有南北矛盾,五分之三妥协和选举人团咋来的,不是啥“为了防止直接民主暴政”,而是“设计一个选举程序让南方白人有超比例代表权,否则南方白人就不干了”。就像我之前说的,宪法第二修正案不是某些田园自由派说的持枪防止暴政,而是民兵持枪省去政府平时维持常备军的费用,很多童话故事背后是冷冰冰的金钱利益算计。美国之所以从开国以来南北关系一直没炸,第一是外敌太多,第二是1820年密苏里妥协案给联邦续了大命。后来美墨战争胜利,西部大量领土要划分,这时候南北矛盾就炸了,分赃不匀,又没有外患,美国重走了大英1770的覆辙. 血腥堪萨斯预演了一遍内战,最后废奴派胜利,堪萨斯以废奴州身份加入联邦,随后内战开启,全美国以堪萨斯几十倍的强度打了4年。

    内战的根源是蓄奴和废奴是不同的经济体系,两个差异巨大的经济体系合在一起联邦,然后根据最高法院的判例,州和州之间人货自由移动,不能课关税,不能搞签证制度。这问题就很大了。黑人不是美国公民,但是他们是美国居民,哪怕是黑奴他也是alien person。黑奴从南方庄园逃跑,越过Mason-Dixon线,是不是他就自由了呢(美国地下铁路)? 1850年逃奴法案之后,黑奴进一步北上加拿大。不能课关税,不能要签证,实际上就是限制了联邦内部各州的差异程度,差异程度过大就维持不下去。比如1850年逃奴法案,就让北方自由州非常不爽,凭啥南方可以派slave catcher到北方抓人?他们又不是我们本地警察又不是联邦的警察,这是不是违反宪法第四修正案了?南方人解释道,黑奴是我们的财产,他们跑到了北方我们把财产追回来有什么不妥的,顶多是如果我们南方slave catcher如果损坏了你们北方人财物我们照价赔偿。毕竟如果我们南方的牛跑到北方人的麦田里吃小麦,那牛我们还是要拿回去的,小麦我们还是要赔的对不对?你看这事情怎么解决?堪萨斯的定居者:武力解决!废奴主义者里还涌现了John Brown这样的英雄,打完了堪萨斯还不过瘾,他跑到弗吉尼亚打游击战争,结果被南方人活捉,当场枪毙了。当年的罪犯,在内战后却成了废奴的英雄。这种故事就是打个比方,一对夫妻结婚前有很多矛盾,但是他们还是相爱的,于是结婚了,结婚后各种矛盾频发,就要闹离婚,离婚闹得还不过瘾,还互相家暴打了个全武行。最后两个打得遍体鳞伤,婚还不离了,就这么凑合过吧。这就是美国。

    南方的独立,从民意代表来说是很糟糕的,因为南方有黑奴的白人本来就是少数,这少数的奴隶主庄园主,拖着南方十一州全线起义,打倒暴君林肯,本身就是暴政。而且南方邦联又继承了老邦联的缺点,州权很大,以至于在战争这种急需中央集权的场合,邦联的戴维斯总统居然这个调不动那个不听指挥。经济上南方也是倒了血霉。开战北军舰队就跑到佛罗里达密西西比河口等地占领岛屿,建立劫掠机制,让南方的棉花不能出口。邦联还指望英国为了获取棉花开动纺织业去和北方人打架,结果大英说,不中叻;我们大英已经有埃及和印度两个殖民地了,他们穷鬼和美国黑奴一样穷,种植棉花一样价廉物美,而且他们是我大英殖民地,可靠!这下戴维斯傻眼了。几年之后谢尔曼征服南方,发现南方人缺衣少食,仓库里的棉花却烂掉了。政经军都不行,南方完全是靠爱国情怀和民兵素质打了整整4年,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依我说,南方要是开了天眼干脆别打了,林肯再怎么坏他也通不过13修正案。美国宪法修正案要四分之三的州通过. 美国有15个蓄奴州(邦联11州,边境四州:肯塔基密苏里马里兰特拉华),美国可没有六十个州,如果南方不打,奴隶制就一直不违宪,可以玩到南方人自己不玩了为止。参考巴西1888年废奴。

    最后还是用林肯的话做结吧:“如果要解放所有黑奴才能击败南方,我便解放所有黑奴,如果需要解放一部分黑奴才能击败南方,我便解放一部分黑奴,如果一个黑奴不解放才能击败南方,我便一个也不解放”。("If I could save the Union without freeing any slave I would do it, and if I could save it by freeing all the slaves I would do it; and if I could save it by freeing some and leaving others alone, I would also do that.")

    Q&A: 美国奴隶制

    Q:奴隶只能是黑人吗?

    A:如果长得足够白可以上庭,其他白人陪审团觉得你白的和白人一样就会让你自由。

    Q:黑人可以当奴隶主吗?

    A:只有路易斯安那州才可以有,这是法国人的传统,他们是free people of color,在法国体制下和自由白人没有任何权力差别,在路易斯安那加入美国之后,他们也仍然可以蓄奴。可笑的是路易斯安那的黑人奴隶主在内战爆发的时候组建了黑人民兵团支持邦联,却被邦联以“黑人没有资格参军”为由解散了。这个番号后来被北军攻占路易斯安那之后给了北军招募的黑人们。

    Q:印第安人部落可以蓄奴吗?

    A:可以,印第安人保留地(今俄克拉何马州)当年就有不少印第安人支持邦联,邦联将军中有一位就是印第安人,他们也是为保卫自己的财产而战。战后他们也遭到了联邦政府的惩罚。

    Q:印第安人部落可以和黑人逃奴一起造反吗?

    A:可以,同样是印第安人,有的购买黑奴搞种植园,有的收编种植园的逃奴充实部落人口。

    Q:自由黑人的公民权?

    A:大部分自由黑人没有公民权,是在美国居住的alien,这也是废奴主义者组织自由黑人去利比里亚殖民的时候很多黑人愿意去。虽然利比里亚也不好,但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嘛。自由黑人去了利比里亚,自己也搞种植园也当奴隶主,也欺负当地土生黑人,属实把美国的恶习带到非洲了。路易斯安那的自由黑人,由于历史特殊原因,是一开始就有公民权的。

    插图:

    英法战争北美初始图:

    战后北美划分图:

    美国独立战争后图:

    1812战争前美国西北地区印第安人分布图:

    1817年美国地图:

    美墨战争图:

    美国内战图:

  11. 某人临时句号  

    短评:写完了内战和reconstruction部分历史,即使作为后世的旁观者,我也为黑人们的努力,贡献,和遭遇,掩卷叹息。“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你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江蛤蟆退休以后这一番肺腑之言,也是美国黑人命运的缩影。不论是在奴隶船上努力活下来,在巴巴多斯的奴隶交易市场卖个好价钱,还是在美国南方庄园的土地上辛勤耕作,还是在内战中勇敢的逃出庄园加入北军,还是在战后伴随着激进派的13,14,15修正案在北军枪杆子加成下在南方占领当局做官,还是在1877妥协之后被老邦联redeemers反攻倒算,残酷迫害,被迫去北方流浪。黑人做错了什么呢?还不是又穷又没钱,除了当炮灰以外再无统战价值么?黑人们的故事,可以在Nina Simone的音乐中听到一部分,当然也可以在更加温和更加欢快的Harlem Renaissance里听和谐的,白人听众能够接受的版本。

    当然,在14,15修正案里还漏了一条,就是女权。当时妇女选举权运动已经起来了,Seneca Falls Convention是1848年举行的,但是女权完全被蓄奴废奴问题压倒,而战后共和党激进派为了惩罚邦联叛乱者,拼命提升黑人权利,而女权人士普遍受冷遇。这也决定了白女为主的女权运动,和黑男为主的黑人民权运动,分道扬镳;而夹在中间的黑女们两头不靠,形势更为悲惨。我的美共网友就说过,美国工运和共运这么拉垮,种族主义难辞其咎。男女对立,黑白对立,正如印度宪法之父Ambedkar所说"Caste is not just a division of labour, it is a division of labourers" (种姓制度不仅仅是劳动的分隔,也是劳动者的分隔)。 黑白对立,男女对立,让南方白人redeemers各个击破,让黑人,女人,穷白男都失去政治权利,让美国南方邦联的幽灵,在美国上空继续游荡一个世纪。这个幽灵可以用多种形式出现,第一次KKK,第二次KKK,还有更多,更不鲜明的政治运动,比如今天的警队支持者们,很多也是当年反黑分子的政治继承人。

    其实美国黑人的炮灰命运也可以从另一个政治史文献中表现出来,https://www.systemicpeace.org/polity/P5UnitedStates2020.pdf

    Systemic Peace的polity5 给美国历史做了一个完整的回顾,从1776革命到2021年J6. 其中通向内战之路,里面就讲到了两个时间点,0i) 1850年的逃奴法案,标志南北对立加剧,1X) 1854年的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因为修铁路西进,加速了原路易斯安那领地的建制化,导致南北对立双方在堪萨斯展开血腥争夺,预演了内战,并让华盛顿内部的南方人和北方人斗争加剧。美国的对立是白白对立,不是黑白对立,是北方白人和南方白人对抗。黑人是南北战争的炮灰。

    在战后,1O) 1872年格兰特赦免了绝大部分叛乱者,终结了南北对抗。而黑人也迎来美国黑人历史上新的黑暗一页。因为南方叛乱者被赦免,恢复了政治权力,南北分裂得到弥合,而南北白人重归于好的代价,就是黑人们的末日到了。1872-1877,黑人还可以靠北军在南方的驻军得到一点威慑力,靠这点内战残留资源保护自己,1877年妥协,北军从南方完全撤军,黑人们就没有任何保障了。在南方,13,14,15修正案形同废纸。美国的政治和谐就靠牺牲黑人权益了。后来2X)美国政治再度对立又是一半和黑人相关(另一半是越南战争)。可以看到,政治对立 (X)是因为黑人问题,而政治妥协(O)是因为牺牲黑人利益。

    Edit: John Cate from Quora comments:

    "What you needed to do as part of Reconstruction was to enforce the laws consistently and fairly. You needed Grant as president in 1865, and not Johnson, who was loyal to the Union during the war but still very sympathetic to the South—too much so in too many ways after it was over. When Grant took over, he was fair to the South and made sure the postwar agreements were honored, but he also suppressed the Klan and enforced the rule of law. And he had the personal prestige to overrule the radicals who had tried to misuse the impeachment process as a coup against Johnson."

    I agree.

  12. 某人临时句号  

    在讲16修正案之前,还是要插播一段史学史(Historiography)的内容。

    众所周知,中共版的中国史,中国古代史和近现代史的分界线是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这个分法合理吗?当然不合理,因为虽然从事后来看,南京条约是中国历史上中国王朝第一次和现代化的西方国家签订的条约,而且还是开放国门的条约(之前和俄国的尼布楚条约,第一大毛当时还不够现代,第二大毛在中国不能自由传教,只有一个驻扎北京的东正教使团,开放国门程度微乎其微)。但是如果要划分中国古代史和近现代史,显然一个更好也更自然的选项是太平天国战争。这是一场长达20年的大清朝内战,参战的有太平天国军,捻军,回乱的回军,外国势力英法俄也都参与了大清的乱斗。大清的体制在前后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之前道光和咸丰皇帝是实君帝制个人独裁,战后则成了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寡头专制。不管是内政外交,太平天国作为时代划分界线都更为自然。那么你想想看,为什么中共定了个鸦片战争呢,这本质上说明中共后清国强调的是国耻教育,而不是国本教育,被西方列强轰开国门的大清国耻,大于太平天国动摇大清国本的意义。经常读中共自己写的历史书,就往往被中共这种“我中华自古牛逼,都是西方列强羞辱了我们”的这种邪路史观上带偏了。

    美国历史教科书,以我用的这本Eric Foner,“Give me Liberty--An American History" 为例,这是一本上下册,两学期的美国史教科书,上下册的分界线就是美国内战和内战后重建时期. 最有趣的是他的分界位置是交叠的。上册的最后一章,第五章是从1844-1877年,涵盖南北对抗,南北战争,战后重建。下册的第一章,总第六章,是从1865-1898,讲美国内战后的经济繁荣和镀金时代。Reconstruction Era就是这样一个承上启下的位置。在美国历史上内战和战后重建时代的历史地位,约等于太平天国战争在中国历史上的历史地位。

    大清的太平天国战争,打垮了大清体制的最重要一环,就是君主独裁。大清自雍正以来,把满洲贵族共治的传统彻底边缘化,建立了皇帝一人独裁的制度,连选太子都是秘密立储,把贵族和大臣们干涉皇权的最后一条道路(成立太子党)也瓦解了。而太平天国战争,英法攻破北京,咸丰帝死在热河,之后孤儿寡母联合咸丰六弟奕䜣发动了政变,推翻了咸丰帝临终托孤的八大臣,建立了垂帘听政的两宫同治体系。

    美国内战也彻底改变了美国政治生态,从南北对立变成了北强南弱,确立了工商金融铁路西进殖民为国家的主线,带来了美国内战后的经济繁荣和镀金时代,镀金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化成就,推进了民粹主义发展,民粹主义对体制的挑战,又导致体制内出现了进步主义。其中16修正案大大强化了联邦政府的财政能力,是为进步主义的第一个政治成就,但是联邦政府可以不和州商量单独征税,又可以说是背叛了美国建国以来的以抗税起义立国的十三州革命精神。16修正案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13. 某人临时句号  

    16:

    IRS的故事

    各位美国纳税人们大家好,马上4月15日了,知道美国人最讨厌哪个联邦机构吗?大声说出来:I--R--S!

    但是IRS这种机构美国自古就没有,英国人随便收收税美国人就起义了,起义之后不管是独立宣言邦联条例还是美国宪法,都对美国政府(0号大陆国会,1号邦联国会,2号美国联邦政府)的收税权都有很大限制。之前,联邦政府征税的思路有两条,第一条是对指定商品征税,比如烟草税,燃油税等等,这种叫做Excise Tax, 第二条是关税。内战时期联邦政府缺钱,于是搞了个1861税法,对年入800美元的人征3%的税,我靠800美元不少了,可以买一个黑奴了。每年我的收入能买一个黑奴,这听上去是不是很有钱啊。1862年修订又加税,起征点变成600美元,税率从3%-5%,1866年停止征税,1872年本法过期。在整个战后的镀金时代里,弱势群体和代言人,比如Populist Party,都鼓吹实施联邦级别的所得税,认为关税等商品税对穷人不公平。

    在 Pollock v. Farmers' Loan & Trust Co.,一案中,最高法院认定1894年税法的附则(对4000美元收入者课2%所得税)违宪,因为宪法里规定联邦不得直接收税,只能按人口分摊给各州。实际上1861税法也违宪了,但是联邦政府急需资金打内战,自然没人敢管。现在没有啥紧急情况,宪法还是要尊重的,宪法里说了联邦政府只能征关税商品税,或者按照人口普查结果按人头向各州摊派 (美国宪法第一章第二节“Representatives and direct Taxes shall be apportioned among the several States which may be included within this Union”, 直接税的摊派和国会众议院议员的分配方法等同). Pollock案中的John Marshall Harlan 评价说,必须修宪才能征所得税。于是一场征收所得税的运动开始了。

    征收所得税的条款草案提出是1909年,主要支持者是西部和南部的州(穷人多),主要反对者是东北地区(富人多)。可见征收所得税是打压有钱人的政治主张。这个草案流转了四年,终于在1913年2月凑足了四分之三的州,该草案变成了宪法修正案之16条:

    “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lay and collect taxes on incomes, from whatever source derived, without apportionment among the several States, and without regard to any census or enumeration”

    国会有权对收入征税,不论收入来源,不需要在各州之间按比例分配,也不需要考虑任何人口普查数据。

    简简单单的条款,估计美国国父看了都摇头叹息,我们当初反抗大英不就是为了不交税嘛,这下大英王者归来了,改了个名字叫联邦政府,就对我们征税了。

    Taft总统在1909年上台的时候说要对公司征2%的联邦所得税,后来的税率大家也看到了,越来越高,关键是,税率是国会议员定的,而国会议员又是人民一票一票投出来的,那大家抱怨美国税收高税率重那不是自讨苦吃嘛?原则上来说,无代表不纳税,但是为了这点代表权交这么重的税,也就是一些穷州们开心了,毕竟进了联邦的大水池,再出来就不看哪个州贡献大了。所以当代美国政治也颇为有趣,交重税的人口大省经济大省蓝州支持民主党的大政府主张,交轻税的人口稀薄经济落后的红脖子州支持共和党的小政府主张。不过这个政治版图也不是历史很长,也就是2000年布什vs戈尔的选举版图是这个样子。税这个玩意就是能爬上来跌不下去,罗斯福新政和二战征重税,战后税率居高不下,里根降了一些但是最高税率还是30%以上,一直保持至今。当然税收这个事情很复杂,别说我等了,CPA都未必讲的全。

    另一件让13州暴民们在坟墓里打滚的是糖,不过这个故事要更晚一些。想当年十三州暴民不满大英的Sugar Act(1764), 大英原来在1733年的Molasses Act对每加仑糖浆征六便士的税,但是十三州刁民不交税搞走私,从荷属西印度或者西班牙殖民地走私糖到北美不交税。大英Sugar Act把税率减半,但是严打走私,十三州刁民不干了直接起义抗税。后来到了二战,美国政府对食糖进行战略管制,搞食糖配给,把大量蔗糖做成军用口粮送前线了。二战后美国发明了高果糖浆,拿美国大量生产的玉米作为原料发酵制成,从此以后美国人在可乐里再也吃不上蔗糖了,可乐里全是高果糖浆,要喝蔗糖味可乐得从墨西哥进口。高果糖浆确实比蔗糖便宜,但是高果糖浆版本的可乐在墨西哥就是打不开市场,我们老墨就要喝蔗糖味的,于是美国人想喝蔗糖味的还必须从墨西哥进口汽水,当年起义的暴民看到当今美国人如此费拉不堪,估计又要说今不如古了。

    总结一下,穷逼们要整蛊富逼,没有别的招数,只能搞所得税,靠大政府坑有钱人。

    内战结束--战后重建--镀金时代--民粹主义和进步主义--大政府,这就是美国历史下册的主线。

  14. Surge   Be the Light

    您的文章写得非常好,图文并茂。

    免费贡献知识与经验更是慷慨之举。能给更多的人读到和受益就更好了。简中自由平台除了twitter和youtube有大量简中读者,我很难想到有其他的媒介渠道可以保存和发表您这类文章。twitter以短文字和短视频为主(虽然Musk收购后购买premium会员可以发表长文字),信息碎片化。YouTubube需要更多时间将文字转化为讲稿,剪辑视频来表现。

    墙内中共对于思想和文字的审查和钳制,遇到流量为上的时代,长篇的深刻讨论的文章如何让更多的人读到真是头疼的问题。

  15. 某人临时句号 回复 Surge /p/207740

    主要平台可以发长文的有facebook和medium,medium是博客,但是不是很友好,好像看多了要交钱。facebook是免费用的。大部分人不愿意看长文,喜欢twitter和tiktok的短平快,那就让他们看短平快咯,我也不勉强(tiktok我称为"ADHD模拟器“).

    本系列文字多,能够形象表现的图画比较少,不适合做成youtube视频,你可以去youtube上看看CGP Grey的作品,他有一些作品做的非常形象,也是讲历史的,很有趣味性。

    本系列的问题是,广度足够,我很满意,深度不够,我也没法够啊。如果我是个历史学家,估计会一个字一个字的抠Eric Foner的历史教科书;如果我是个法学家,就不在这里讲宪法修正案了,直接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宪法,然后把最高法院的判例拿来讲解宪法怎么用。这不就是水平不够只能说书嘛。

  16. 某人临时句号  

    17:

    第17修正案是美国民主制度转向大众民主的标志性事件。

    如果说1-10是权利法案,11是强调联邦权,12是总统副总统一致性,13-15是内战后重建压制南方,那么从16修正案到后面的一大堆修正案,都是“进步法案”。

    那什么是“进步主义”呢,用Whig史观来看("Whig history"),历史的发展就是由少数人掌权演变为多数人掌权。具体在美国历史上,就是由开国的少数有产白男掌权,变成无产白男普选,然后黑人解放,黑人普选,然后妇女解放,妇女普选,然后lgbt解放,开放同婚,etc. etc. etc. 在进步主义的大旗下,弱势群体得到更多好处,强势群体遭到打压,强势群体通过传统手段维护的优势领域也被不断侵蚀。

    就比如之前讲黑人解放事业里,南方白人redeemers搞Jim Crow法,限制黑人民权,这就是进步主义的反对对象。又比如美国在16修正案之前没有啥收入税,财政收入靠商品税和关税,这种体系对富人有利对穷人不利,所以19世纪末的民粹派(populist)就各种鼓吹税收公平,要对有钱人加税,还有以科罗拉多为先锋的"free silver"运动,认为金本位有利于富人,科罗拉多盛产的白银才是“人民的货币”(人民币?哈哈)。说白了就是西部大开发的小农场主,homesteader(“Homestead Act" 美国宅地法,规定在美国西部地区5美元就能圈160亩地,当年0.8美元约为一盎司银币)的利益诉求和纽约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家的诉求矛盾,金融资本家喜欢金本位,稳定币值,吸引投资;而西部大开发的穷逼探险家则需要更活跃的经济,他们需要贬值的白银而不是增值的黄金作为流通货币,毕竟通缩对他们的生产是有害的。

    这里还可以顺便讲讲银元史,晚清中国人见到的外国银元多是墨西哥鹰洋,大概是27克,90%银的银元,日本人会造日本龙洋,成色形制和墨西哥鹰洋同。美国当年在亚洲做生意发现中国等地通行墨西哥鹰洋,于是也造贸易银元(Trade dollar) 在亚洲使用。但是这时候美国的法币美元已经在向金本位转型了,于是银币一元的价值小于一美元。当时就有很多美国奸商利用美国愚民无知的情况,拿亚洲流行的银元在美国当一美元用,赚无知美国乡民的钱。其实19世纪末贵金属市场的情况就是黄金升值,白银相对贬值,各国转向金本位的过程就是一个货币通缩的过程。通缩显然对小农场主,科罗拉多银矿矿主矿工构成了利益损害,所以才有美国民粹分子鼓吹银本位或者金银双本位,保护科罗拉多银矿业主和密西西比河平原地区美国农场主利益的主张。free silver,populist,16修正案就是幸福的一家。美国的镀金时代原来就是金本位富商欺压玩银子的乡巴佬啊,金压迫银,富压迫穷。而在我大清,则是银本位富商压迫玩铜钱的乡巴佬,银压迫铜,富压迫穷。顺便说一下,英美对大清真是降维打击,差别就如同金和银,银和铜的差别一样大。

    民粹派是反建制,而进步派总统(比如老罗斯福)就是用建制的手段,吸纳了民粹派的一些主张,但是又把它和谐一番然后通过建制派手段执行。你可以理解为美国特色的腐败民主。通过建制派上下其手,普罗大众的利益得到了伸张,建制派也没有吃亏,倒霉的是抓住社会痛点试图上位的民粹派政治野心家们(William Jennings Bryan, 我为你默哀一秒,你没有川普的运气) 。

    当然有些东西,比如这里要讲的17修正案,是实打实的建制派精英对民粹派政治家的让步,是建制派真正让利的行为。大家记得1824年大选吗?得票最多的是新奥尔良英雄安德鲁杰克逊,但是国会老爷们最后选举了建制派的小亚当斯,那是气的杰克逊七窍生烟啊。这就显示了建制派精英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践踏民意,给自己人分红,实属正常操作,毕竟美国国父们也经常说美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美国是一个共和国家。共和和民主的差异就在如此,民主是“以民为本”,共和是“以代议士为本”。国会老爷们既然是人民选择的,他们做决策的时候不需要再参考民意,否则民选代议士干啥,多此一举吗?而美国宪法里原先规定的参议员位置就是如此. 即使美国宪法是反映联邦主义者的意志,但是早年的美国普选程度低,州权大,而参议员这个岗位主要体现的就是州权,以及小州对抗大州霸权的功能,所以,参加美国联邦政府参议院的参议员由州议会选出,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就像当年开制宪会议的时候每个州的制宪代表也是州议会选出的。(有人说美国宪法的制宪代表,大州代表比小州多,这个宪法不合理。这是错误的,不管宪法是否合理,宪法必须被美国所有的州的州议会批准,才是美国全国通行的宪法,从所有州都批准美国宪法这一事实来看,美国当初制宪,是充分尊重了州权的。而美国宪法修正案们,也是三分之二参议员,三分之二众议员,以及四分之三的州议会批准的,可以说代表了八成的美国民意)

    那么在17修正案之前,“联邦参议员由州议会选出”这一事实,是有利于建制派,而不利于民粹派的。毕竟州议员的主要工作不是选举联邦参议员,即使州议员选择了人民不怎么喜欢的参议员,人民也不会因为单为这个事情而反对州议员,把他们选下去。这显示了间接民主的缺点,就是人民对民主选举结果的约束力减弱了。这也是进步派政治改革的目标,就是扩大人民权力,让人民尽可能多的直接决定。从黑人民权到妇女普选,从征收所得税到禁酒,从给DC人总统选举权到选举年龄降低到18岁,都是这样一个扩权原则。既然没有政治权利的人,仍然必须承担政治义务(DC人不能选总统但是税钱一个子不少,18岁的美国男青年有义务从军当炮灰却没有投票权),那么政治权利扩大,总比缩小政治义务合理。毕竟政治权利是廉价的(多一个美国人投票,对既得利益集团伤害是很小的,如果缩小政治义务,那18岁的美国男青年不能当兵,美国可用兵源就少了)。

    在进步主义时代(老罗斯福,塔夫特,威尔逊三届总统),我们看到的就是建制派吸纳民粹派的政治主张的一部分,并且排斥民粹派的政治家,这就是进步三总统干的事情。“建制派走民粹派的路,让民粹派无路可走”就是老罗斯福等人的策略。建制派采纳民粹派的政治主张的一部分,比如对富人课税,比如建立早期的政府监管(FDA就是进步时代的产物,镀金时代的美国食品药品处于无政府的混乱状态),比如国家公园和早期环保政策,都比小罗斯福的新政要早的多,还是进步三总统时代的事情。进步主义是美国通向大政府的第一步。政府变大的同时,人民参与政治的权利也是变大的。这和很多小政府主义者鼓吹的“政府和人民是零和博弈,政府变大意味着人民权利变小”相反。小政府的好处是政府强制力弱,如果政府做了错事,对社会的损害小;但是小政府绝不意味着人民负担减轻,因为人民的负担很多不是税收,而是购买各种服务的开支。如果政府提供了福利并征收了税收,虽然人民可支配收入少了,但是因为福利的供给,人民的开支也变少了。从经济角度来说,人人都要用的服务由公共服务机构提供,要比由零散的私人提供服务要好的多(避免重复建设)。即使服务本身不一定需要被国有化。


    第17修正案原文如下:

    “The Senate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be composed of two Senators from each State, elected by the people thereof, for six years; and each Senator shall have one vote. The electors in each State shall have the qualifications requisite for electors of the most numerous branch of the State legislatures.

    When vacancies happen in the representation of any State in the Senate, the executive authority of such State shall issue writs of election to fill such vacancies: Provided, That the legislature of any State may empower the executive thereof to make temporary appointments until the people fill the vacancies by election as the legislature may direct.

    This amendment shall not be so construed as to affect the election or term of any Senator chosen before it becomes valid as part of the Constitution.”

    第一段和原版差不多,只是"elected by the people"这个和原版宪法不同。原版写的是“ chosen by the Legislature”,也就是由州议会选出改为州选民选出。“The electors in each State shall have the qualifications requisite for electors of the most numerous branch of the State legislatures.”这一句是保证选举参议员的选民和选举州议会的选民是相同的人群。也是为了表达这个宪法修正案尽可能地和原来的宪法条文aligned, 原来是选民选州议会,州议会选参议员,现在改成选民直选参议员,为了保持一致,特意声明,选举参议员的选民,就是选举州议会的选民。

    第二段是参议员空缺的处理方法。这个其实比较灵活,各州可以自行决定缺员的解决方法。一般来说是由各州州长指定临时参议员填上这个位置,然后在下一个选举年份(偶数年)这个席位再选举。比如某参议员当选,任期六年,第三年的时候,他死了或者辞职了,那么这个空缺席位,州长指定了一个人来坐,然后第四年选举,选了一个参议员,但是第四年进来的这个参议员(不管他是不是那个指定的临时参议员),他的任期只有两年,到了第六年,也就是那个下去的参议员的应届年份,这个席位要再选举。这是为了保证参议院的席位永远是三组轮替,参议员任期六年,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

    第三段是祖父条款,原来的参议员不受修正案影响,只有修正案通过后的参议员才是州选民直选。

    --

    17修正案的起因,和美国镀金时代的腐败是相关的。腐败是怎么一回事呢?就是政府官员权力寻租,而且不管谁当选,都要寻租。比如今天让民主党人当了纽约市长,他和他的好朋友A公司串标,纽约市的路灯全被A公司中标了,然后路灯质次价高,纽约市民怨声载道;那么纽约市民选共和党人当纽约市长会怎样呢?答案你们都想得到,就是他和他的好朋友B公司串标,纽约市的路灯还是质次价高。

    这个纽约路灯没法解决,因为不可能让纽约市民亲自上街装路灯,但是如果把路灯换成参议员议席,那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不管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州议员,他们都要选举和他们串通一气的人当州参议员;17修正案保证了参议员就是代表州选民民意的,而不是原版的间接代表。即使州议会再腐败,他们也不能强奸州选民的民意了。路灯我没办法,参议员我还是有办法的。在没有有效的反腐措施组织选举官员腐败的时候,就多直选几个,这也是对于腐败有一定遏制力的办法。很多州和地方搞直选DA也是这个逻辑,DA,即district attorney,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地区检察官,传统上检察官都是政府任命的,那么官官相护,检察官自然没事不会找官员的茬,但是这样就太腐败了呀,所以有些地区选民和政治鼓动者就会说修改检察官的任命法,让检察官民选,这样可以震摄腐败者,让民选的DA去搞民选的官僚,这也是以毒攻毒。这其实也是指明了很多民主拥趸的误区,他们以为民主就能遏制腐败,不,民主只能让腐败轮流循环,并不能消除腐败;但是竞争性民主可以通过设立政治轮转来遏制腐败,因为A党腐败者在下台之后会被B党清算,同理B党腐败者下台后会被A党清算,于是AB两党的官员在上台之后都不敢腐败(除非他们有足够把握对手抓不到把柄)。轮转是很重要的,即使是一个专制政体,如果他能保证下台的官员会被反腐部门清算,他也能抑制腐败。

    其实参议员和DA不同,参议员是不会管州议会的事情的,参议员直选不能遏制州议员腐败。但是参议员直选至少能够减少州议员的权力。从抑制腐败来说,直选DA比直选参议员重要的多。美国的DA除了New Jersey, Connecticut和Alaska以及DC以外,都是直选的,直选DA对抑制腐败是更有意义的行为。

  17. 某人临时句号  

    18&21:禁酒的故事。

    18和21是相互抵消的,18禁酒,21废除禁酒。

    禁酒的概念和女权是一路的,因为喝醉酒打老婆,女人们受不了了,和一部分基督教新教保守派合流主张禁酒(卫理会Methodist是不喝酒的)。在一战结束后的1919年,从欧洲回来的老兵们发现PTSD的解药不卖了:

    Section 1. After one year from the ratification of this article the manufacture, sale, or transportation of intoxicating liquors within, the importation thereof into, or the exportation thereof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all territory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thereof for beverage purposes is hereby prohibited.

    Section 2. The Congress and the several States shall have concurrent power to enforce this articl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

    Section 3. This article shall be inoperative unless it shall have been ratified as an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by the legislatures of the several States, as provided in the Constitution, within seven years from the date of the submission hereof to the States by the Congress.

    第一节,先给一年缓冲期(Tiktok只有270天,而且tiktok成瘾性尚且不如酒精,我代表字节跳动表示抗议)。酒类的制造,销售,进口,出口全部禁止。

    第二节,和之前13,14,15修正案不同,禁酒这个活动是从州一级的地方开始搞起来的,所以宪法修正案里也说联邦和州联手禁酒。主张自由解放进步的女权和主张社会保守的宗教保守派,在禁酒这个地方达成了共识. 所以在一些偏远的,农村的地方,州议会已经把酒给禁了,但是诸如纽约费城芝加哥之类大城市则不行,大城市里酒吧多,税也多,他们可舍不得这个钱,而且一些州禁酒酿造以后,剩下的州大可加强酿酒赚市场空白的钱,这就导致了部分禁酒以后,剩下的酿酒州们更加舍不得禁酒。属实是spinodal了,一个美国分化为禁酒和饮酒两派。

    第三节,这条给了宪法修正案一个日落条款,如果七年都不能通过,则本修正案作废。因为修正案一年就过了,所以这一节作废。

    禁酒的后果大家都知道,私酿和地下酒吧横行,意大利裔的黑手党在纽约和芝加哥迅速崛起,靠卖私酒大发其财。而饮用含甲醇的劣质酒导致中毒的事件也屡见不鲜, 指望用法律手段约束丈夫的女人们,指望把数百年前的美德注入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堕落社会的基督教虔诚教士们,可以说是完全输给了经济学和生物学的力量。当年伊斯兰古兰经里,穆罕默德亲自禁酒,而后来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某位哈里发,居然写了一篇“巴格达基督修道院酿酒水平品鉴”。酿酒是很多葡萄的归宿,也是多余粮食的储存方法。酒精既是毒品,也是药物,消毒剂,防腐剂等等。直到现代医学进步,工业科技提升,才让无酒精变成一种可行的生活方式。而这也仅仅是可行罢了。离禁止还差得远。

    美国后来几十年的禁毒战争,也不过是抬高毒品价格,促进毒品营销暴力化。墨西哥的毒品卡特尔们,哥伦比亚的Pablo Escobar,都是和美国的禁毒活动息息相关。以史为鉴,我们也可以看到美国DEA注定失败的命运。而且当年美国还没有CIA亲自贩毒的事情,就靠意大利西西里的穷蓝领移民都足够制造强大的私酒集团了。当代美国禁毒,重蹈的就是一百年前禁酒的覆辙。

    当然在美国二十年代经济腾飞时期,这些酿私酒的事情也不过是经济繁荣的副产物。小罗斯福上台前就主张废除禁酒修正案,此后在大萧条时期经济一蹶不振,废除18条,恢复酿酒业的呼声高涨,因此通过了21条修正案。

    21修正案是针对18修正案的,1933年提出,有以下三条:

    Section 1. The eighteenth article of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hereby repealed.

    Section 2. The transportation or importation into any State, Territory, or possess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for delivery or use therein of intoxicating liquors, in violation of the laws thereof, is hereby prohibited.

    Section 3. This article shall be inoperative unless it shall have been ratified as an amendment to the Constitution by conventions in the several States, as provided in the Constitution, within seven years from the date of the submission hereof to the States by the Congress.

    第一条,废除18修正案,禁酒不再是宪法的要求。

    第二条,任何州如果禁酒的话,那还是可以继续在州内禁酒。联邦政府也可限制酒精的使用。

    第三条,和18修正案第三条一样,有日落条款。因为21修正案很快通过,因此这一条也作废了。

    21修正案并不是完全结束禁酒,而是在联邦宪法层面上结束了禁酒。在一些州,酒精饮料的销售仍然受限,比如一些基督教保守派当道的州,星期天不准销售酒精类饮料。美国的合法饮酒年龄是21岁,也是所有发达国家里最高的,这都是禁酒令的法律残留印记。

    禁毒方面,美国现在只是放松了对大麻的管制,但是离联邦层面大麻合法化还有一段距离要走。现在的大麻使用情况类似于驾驶汽车超速。法理上违法,实际上普遍不管。

    --

    其实禁酒和禁毒有类似的道理,中共鼓吹的鸦片战争史观,给很多中国人带来了错误的毒品观念。认为毒品是破坏鳖国社会的阴谋的(其实东印度公司根本不在乎鸦片的社会危害,英国人也吸,印度人也吸,卖给清国人不过是为了赚银子罢了。中共老阴逼,他处处都在暗示你,英国人卖毒品给中国人是毒害中国人的阴谋;但是他在任何一本教科书里都不写这是英国人的阴谋,只说英国人非法走私毒品赚取清国白银)。甚至今天中共高层对于中国芬太尼在美国出口,说不定也是满脑子林则徐式思维,觉得这是一个冷战的好方法,可以毒害美国人民。其实美国人民哪还需要你们毒害,美国佬滥用毒品的故事从越战时期到现在源源不绝,因为美国处方药的管理源头有问题,患者可以轻松地开到大量止痛片等成瘾类药物。其实中国人自己滥用感冒糖浆的故事哪就少了呢。这个年代要想遏制毒品唯有提升社会心理健康状况,社会心理健康不够就会导致毒品滥用,毒品滥用又会进一步损害群众的心理健康水平,属于是恶性循环。而试图通过毒品战争,禁酒令等方法抑制毒品滥用,除了强化有权力者的毒品销售利益以外,并不能消解任何吸毒的活动。吸毒的需要是社会上负面心理因素导致,比如焦虑,PTSD,不消除负面心理因素就不能消除吸毒的需求。

  18. 某人临时句号  

    19: 普选权

    之前也讲过普选权,妇女普选的口号可以上溯到1848 的 Seneca Falls Convention, NY. 早在内战前就有女权主义者主张妇女的选举权。但是这个历史进程被美国内战打断了。战后的共和党激进派忙着给黑人男性选举权,而把白人妇女们主张的妇女选举权扔一边了(黑人妇女当然是两边都不靠,门都没有),而随着Reconstruction结束,南方白人反攻倒算,黑人男性的选举权,实际上也仅限于美国北方地区。

    在美国政治史的用语中,民权(Civil Rights)主要指有色人种的平权运动,普选权(universal suffrage)主要指白人妇女的平权运动。其实这种区分,正如印度宪法之父的"division of laborer"的说法一样,是"division of oppressed class"。黑人男性对反奴反南特别上心,但是对女性要求普选毫无兴趣,认为那是白人们的游戏;白人女性对于从北方老白男精英那里争取权利很有兴趣,但是对南方的解放黑奴并不上心。弱势群体的不团结,给了老白男精英集团各个击破的机会。黑人们用鲜血换来的13,14,15修正案,随着南方白人的反攻倒算,成了画饼;而白人妇女们的普选权诉求,在十九世纪末经济高速发展中,得到了放大。

    在19世纪末,主张白人妇女权利的和主张黑人妇女权利的两派普选运动已经合并,但是白人妇女领导人却经常为了争取南方人的支持而故意忽视黑人妇女权益。弱势群体内部的互相倾轧,当然是强势群体喜闻乐见的,你们喜欢内斗随便,我们拿爆米花看热闹。

    当然一战的爆发给了女权额外的机会,大量男性要上前线,空出来的工作岗位自然给了女性,有了收入,口袋里有钱说话都硬气,从总统威尔逊开始就支持女性普选权,于是在一战结束后,妇女的选举权情况如下图:

    Suffrage before 19th

    可见妇女们离全国范围的妇女选举权已经只有一步之遥,毕竟美国宪法并没规定只有男性有选举权,只是传统上大家都认为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没有完整民权,很多下位法都把选民限定为男性。而19修正案则是从宪法层面上禁止任何基于性别剥夺选举权的法律,原文如下:

    The right of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vote shall not be denied or abridg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r by any State on account of sex.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enforce this articl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

    这个修正案和15修正案基本一样格式。

    美国公民选举权不得因性别原因剥夺,不论是联邦还是州的选举权。

    国会有权就此立法。

    其实就是当年激进派共和党人赋权的美国黑人男性的权利,只不过这里内容改成了美国所有女性。

    但是因为13,14,15修正案的后续手段缺乏,在Reconstruction结束后,美国南方大搞Jim Crow法,祖父条款,poll tax等手段,限制有色人种乃至穷白人的选举权,而本修正案通过之后,妇女们的权利一样受限。解决美国南方jim crow类法律的历史遗留问题,要等到六十年代的第二次民权运动和宪法第24修正案,才得到彻底解决。仅从人口参与民主的角度来说,美国直到1960年代,才是一个完全的民主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