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姨学

刘大统领锐评metoo(摘选)

AK 哈基米
AK  ·  2023年12月20日 用爱心说实诚话
youtu.be/6wX0vIRCXaA

……我想这只是一个泡沫而已(指metoo)。而且也就是因为人类记忆非常短暂,就是总是记不清楚以前自己已经干过的事情,所以隔了一段时间,就像你感冒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会有几个月的免疫,其实明年还会再感冒一样,然后又周而复始地冒出新的泡沫来。因为它描绘的现象实在是深刻地位于两性关系和阶级关系的深处,跟人类社会是同时存在的。性别反映阶级这种东西,其实是冷战快要结束的时候,以工人阶级为核心的旧马克思主义基本衰落以后,新的左派寻找载体以后才发明出来的。但是它作为现象来讲,应该是恐怕比人类作为物种的历史还要长得多。


现在西方对metoo的定义其实是一个权力问题,就是不正当地使用权力问题。例如师生恋是犯忌的事情,因为权力在老师这一方面,因此老师和学生之间没有公平交易的问题;医生和病人之间,权力在医生这一方面,病人完全掌握在医生手里面,所以医生跟病人之间也不存在公平交易的问题。根据同样的逻辑,职场内的上下级,老板和员工、上级和下级之间,他们的关系也是这样的。为了维护公平竞争的环境,所以这里面要划出一条禁忌的边界来。你要恋爱是可以的,但是要有一个回避制度,就是说在本人有利害关系情况下是有回避制度的。比如说你要跟自己的女学生恋爱,那么你让她另外换一个导师,那你跟她没有权力关系,那么你们的恋爱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或者她就不做学生了,去做别的职业,那么你跟从事其他职业的人恋爱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是 metoo 实际上变成一个社会运动,因此它适用范围就远远超出了原先的特殊范围。很多东西都是属于行规,比如说医生的某些规范是不能运用到医生之外的,学术论文的规范也是不能够用到比如说小说、传记、文学作品或者其他方面的。如果你像是写论文一样去写小说的话,把所有的部分都拉上一长串注解的话,那这样的小说是根本卖不出去的。

但是一旦变成社会运动以后,原有的边界就消失了,后来引起的很多问题其实都是不顾边界的产物。metoo 被用在很多毫无关系的情况之下,就变成普通的调情和普通的不对等的性关系全都纳入 metoo 范围;这样做第一是在程序上是没有办法做到正当的,第二就是实际上它动摇了人类性别和阶级结构的根本。这个阶级结构用夸张的方式来讲,就是性别反映阶级,男性和女性的关系反映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

因为我们受现代民主国家舆论的影响,认为统治阶级好像天生就是坏的,但是其实并非如此。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是相互需要的。统治阶级的任务就是使用武力,而男人和女人自古以来的阶级关系之所以分化开来,其实就是因为男人是使用暴力的性别,这一点深刻地根植于人类生物学特征的基础。

很多东西都是跟激素水平有关系的,男性比较短的寿命、肌肉力量、骨骼的密度之类的东西,都是跟雄性激素有关系的。而且这种现象也不是仅限于人类,换句话说就是,男性就是用来被牺牲的性别。这一点是天然的而非建构的,不是人类自身的建构所能改变的。


……很多女权主义者认为是不公平的制度,有它演化上的原因。这里面的制度我们要注意不是指国家制度,而是习俗。习俗对女性是又有限制又有保护的,保护主要是体现于,干脆说就是不要让良家妇女冒始乱终弃的危险,因为在这方面她所承受的压力是男性和不能比拟的。对妇女单方面的保护就等于是单方面的限制,保护和限制根本就是一个意思,全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同样,好像保护女性是好词、限制女性是坏词,限制说地夸张一点就可以变成奴役,但是其实两者也是一回事。保护女性安全的做法,跟限制女性和隔离女性的做法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例如日本有所谓的「公车痴汉」问题,所以日本有些列车上面就有专门的女性专用车厢,只有女人能进,男人不准进。那么我们就要问,这件事情到底是在保护女性还是限制女性?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女性特权的体现。为什么男人没有男性专用车厢?难道男人没有被女人打过吗?我们可以直接统计数据,证明家暴受害者也有男性,blabla 诸如此类的,真正的男女平等难道不应该是两个方面各有各的专用车厢吗?但是问题又来了:你设置了专用车厢之后,难道你不是在恢复男尊女卑时代隔离女性的政策吗?男女授受不亲,男人和女人握一握手都是大逆不道不得了的事情。你把女性禁锢起来,专门去搞一个女性专用车厢,让她不跟男性接触,请问这是提高了女性的地位,还是降低了女性地位呢?这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因为弱势和强势是相当主观的事情。

比如说种族隔离到底是在歧视有色人种呢,还是在保护有色人种?这也是说不清楚的事情。迪克西老南方和旧南非的保守派认为是,所谓的种族隔离是被污名化的产物,其实是为了保护有色人种,因为有色人种事实上当时处于相对弱势情况之下,如果没有给他们特殊保护的话,直接投入像北方人或者资本主义自由主义提倡的自由竞争的话,他们会落到无依无靠的状态。隔离是一种保护。这种做法一度被说成是反动透顶,自由平等必须从取消隔离开始,然后现在的主流变成取消隔离了。

但是新一代激进派又不满意了,他们提出的方法恰好就是老一代激进派认为是最反动的方法:他们就是要隔离。被他们认为是弱势集团的那些族群团体被要求设立特殊区域,像日本的女性车厢一样,只准她们进;或者在大学要设计保护名额,只有他们进去,其他族裔全都不进去。那么最古老的老种族歧视论者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哈哈哈哈哈,你们绕了圈又回来了,怎么样,你们的所作所为不是证明我说的话是正确的吗?弱势群体就是需要有特殊保护,如果跟其他人一起竞争,他们上不了大学、做不了生意、什么都干不好。就是要特别保护他们才行,要不他们就只能回非洲去了。


自古以来,我们不要说性骚扰,「性骚扰」本来就是没定义的词。性骚扰有一部分是根据主观来判断的,例如根据美国职场现在流行的规范。我们要注意这个流行的规范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根据历来打官司的经验得出来的,就是说是什么不能说,比如说不要去评价女同事长得漂亮、评价她的裙子是怎么怎么样的诸如此类的东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范?那肯定是因为以前有人干过这样的事情,而且打官司打输了。律师哪里管那些意识形态的东西,他只是把以往打官司的判例通通收集起来,嗯嗯嗯,什么情况下会打官打输,然后写成一部像海斯法典(Hays Code, 1934-1968)那样的规范。海斯法典是拍电影的人的规范,什么叫做长裙一定要过膝盖之类的东西。就是反正这些话你不要说,说了以后你将来打官司可能打输。


那么,我们知道有一个所谓的「撞车问题」,就是说是在中国你如果撞了一个人的话,正确的做法就是应该直接了当地把他撞死。因为交通事故杀人那是过失伤亡,很可能得到缓刑,判刑也很轻的,坐上三年五年的牢你也就出来了,而且多半会提前释放……但是你如果撞了半截,那人没死的话,那么你肯定要倾家荡产,一辈子也还不清这个债……他断了气,这样我的日子反而好过些,如果撞到半死不活的话,我日子反而更不好过

metoo 就是这样一个效果。对一个职场人士来说的话,你如果被人说了一句不妥当的话,你造成的效果比强奸还要严重。比如说我要是对付一个女人的话,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把她约到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直接强奸了她,然后她告我,我一口抵赖就是没这回事儿;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和她在办公室里面,我说了些调情的话,被她拿出来举报了。哪一件更危险?答案是调情更危险。因为我说了一些话,尽管我一点都没有动手,结果我经理也当不成了、导师也当不成了,卖掉房子去还债一辈子也还不清,这辈子就全毁了,要跟无产阶级为伍了。但是我直接了当强奸了她,她告我也告不中,我说我就是没有做,法官或者是陪审团只能根据我们平时的声望;而我是体面人士,要证明我这一次撒了谎是极其困难的,一般来说我可以轻易混过关。


而 metoo 这种事情搞出来的话,是没有办法避免轻罪比重罪更严重这种事情,而且如果这真的算是轻罪的话。按照美国现有的职场规范,实际上就是已经不仅仅是老师不能跟自己管辖的学生谈恋爱这种情况,就是说是一般来说同一办公室——顺便说一句,在苏联和中国的电视剧里面经常出现什么办公室恋爱这些事情,肯定要全部悬为厉禁的。因为男人和女人在他们能够恋爱成功之前,是要有多次试探的,就是试探到谁合适谁、谁对胃口这件事情,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这样一来的话,像苏联和中国电视剧中出现的很多情节,在美国职场博弈中间都是可以列为性骚扰的。因为第一,比如像办公室故事当中,这是女上司和男下属之间的事情,他们之间存在权力不对等。你们根本就不应该恋爱,权力不对等情况下你们根本就不应该恋爱,理论上讲你们应该辞职或者是调工作调开以后你们才能恋爱。


男女体现阶级,或者说女性处于弱势这件事情,我们要注意保守派和自由派——这里的保守派和自由派是按照欧洲式的自由的标准来定的,自古以来的标准就就是,保守派认为是天生的遗传的成分居多,自由派认为是后天的教育的成分居多……在涉及女权的问题上,最常见的冲突也就是女性,第二性是天然的还是建构的?

又是跟刚才一样,保守派认为主要是天然的,而自由派认为主要是建构的。性别是可以建构吗?如果性别是可以建构的,那么我们当然可以像是选择教育选择职业一样选择性别了,而且选择的范围应该是无限的;如果是天然的话,那么是哪种性别你是自己完全无法选择的,就像你出生于什么家庭,像你的肤色或者是阶级出身一样是事先就注定的,没有办法选择的。基本上女权主义在这方面的主要问题就是在这一点。


而女人并不是少数派,但是女人确实永远吃亏。你仔细看看就是,像汽车座位或者是司机这种事情,或者像女厕所这种事情,布满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你要说,可不可以像多造一些女厕所那样,把这件事情搞定的话,那要涉及一个成本问题。有很多东西是形成制式标准以后,成本就会降到最低,如果分散成很多不同的标准的话,每一样都很少的话,那就像是生产罕见病的药品一样,成本会急剧上升的,要改变原有的标准很难。


……但是就算是完全正确,难产的风险 100%的落在女人身上,这一点可不是社会建构起来的吧?你的女儿嫁了人以后,很可能是因为生育有关的问题英年早逝,而男人再怎么样,他不会因为生孩子送命吧?从演化的角度来讲,会不会让你早死的因素,是直接影响到你的所有生物学特征的筛选的。男人不会因为生育而死,而女人会因为生育而死,这件事情就足以改变很多很多了。再加上很少有人能够否认暴力死亡跟性别的关系极为密切,基本上总是男性更暴力一些,跟激素水平有极为密切的关系,这一点在生物学上也会造成很多很多筛选。就凭这两点来讲的话,就是女权主义者或者说是自由派,把女性看成是建构产生的「第二性」的看法至少是不会完全正确的。


……假如为自己的女儿或者是妻子考虑的话,安全和利益发生冲突的话,你多半会宁愿选择安全这一方面。这一点不是为了歧视或者是保护抽象意义上的妇女,而就是为了让我自己的女儿或者妻子,相对于别人的女儿和妻子占点便宜。

就为了这一点的话,在建构和先天这两者之间有存疑的模糊地带,我会更偏向先天这一方面……同样的道理是,如果我偏保守这块偏的过头了,我的女儿受到损失是很小的;反过来,如果我像建构这方面偏过头了,而我弄错了的话,她受到的损失非常大的,风险不对等这方面表现得非常明显。这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的男性父亲为了宠爱自己的女儿,往往会采取保护性措施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 metoo 很快就会像诸如此类的很多找不到明确边界的社会现象一样,造成的是在沉默的大多数,不想在社会上出风头、也不当什么舆论领袖、也不在政治上站队的人来说的话,首先想到就是保我自己的小集团,首先是以家庭和社区的利益,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就是说我的儿子或女儿要找对象的话,我要在我认为比较靠谱的小圈子里面,这些小圈子里面不会莫名其妙地揭发或者搞这些现象,那些不大靠谱的陌生人的圈子,我要避免和他们进行接触。

而这种事实上的隔离造成的结果,实际上反而会使社会风气变得更保守。而在我刚才描绘的圈子之外,不属于这个大多数的人当中,会有一个大都市浪人组成的圈子。他们不断地进行边缘地带的嫌疑很大的社交,又不断地闹出各种各样的丑闻,制造出各种各样也不知道是谁有理谁没理的 metoo 官司,但是这个圈子的人基本上不能够建立稳定的婚姻和家庭和社区,基本上就是所谓的最后一代二世而亡。

围绕着性骚扰的风暴搞得越大,社会就是越会分化,而最后继承世界的,还是这些想办法建立自己的熟人圈子、在相互信任的熟人圈里面推行一种实际上比像龙应台那种温和自由派和温和女权主义者设想的要更加保守,但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目而保守,而干脆就是为了自我保护和在熟人团体内获得更大利益的做法,建立自己的小社会。而这样的小社会会有更坚实的社会组织和更高的生育率,最后它们会完全替代掉极端自由派所组成的那个社会,后者制造出来声浪越大,自身反而会越脆弱。

菜单
  1. 浦西晶   为你写诗,为你禁止

    别的也罢了,

    第一件事情,我把她约到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直接强奸了她,然后她告我,我一口抵赖就是没这回事儿;

    刘大法医真觉得强奸鉴定不出来?女方保留证据一验一个准好吧

  2. linda 回复 浦西晶 /p/206246

    胎记认成尸斑

  3. AK 哈基米
    AK 回复 浦西晶 /p/206256

    熟人作案嘛,不过按照你姨朴素的无产阶级做题家认知,操批明显比开黄腔的价值更高。

  4. linda 回复 AK /p/206264

    你姨没有日几个维吾尔美女,在乌鲁木齐当incel,我蒙在鼓里

  5. dellalove 回复 linda /p/206297

    我觉得你姨的私德问题不大,否则早就被爆出来了

  6. 齐欢 回复 dellalove /p/206304

    你姨是做题家,怕是连把人摁住的力气都没有,谈屁强奸

  7. linda 回复 dellalove /p/206313

    是的,他在乌鲁木齐就是个incel

    这也说明他在汉人殖民政权里的地位之低,但凡他有特权可以潜规则维吾尔族美女,他也不会逃出迪化了

  8. 某人临时句号  

    锐评刘大总统:

    “就像你感冒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会有几个月的免疫,其实明年还会再感冒一样”--每次感冒都不一样,社运也是如此,60年代黑人民权性解放反越战,70年代LGBT,80年代搞新保,90年代搞新自,千禧年搞反全球化,2010s搞woke。并不是感冒不能产生免疫,而是感冒种类太多,你对禽流感免疫可未必对猪流感免疫。

    “其实是冷战快要结束的时候,以工人阶级为核心的旧马克思主义基本衰落以后,新的左派寻找载体以后才发明出来的。”--这套东西冷战初期就有了,而且也是亲苏反西方阵营的。因为西方堵住了苏联这套马教工运的漏洞所在,西方之所以有社运工运,归根结底是工人日子太苦,但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西方有更多资源让工人舒服起来,这时候苏联只能退而求其次,宣传西方工人日子好过是因为他们剥削了第三世界穷国殖民地人民,想骗殖民地人反西方,搞一波农村包围城市的全球版。但是这一招也是失败的,因为穷国殖民地人民,也是工人比农民好过,所以大家立刻就能认识到是工业压农业,不是西方压殖民地(其实还是西方压殖民地,但是以工压农表现,所以你们要摆脱压迫,要工业化进城上工,而不是给苏联当炮灰解殖反西)。那么在西方本土,你煽动工人反资本家已经破产了,那只能煽动女人黑人同性恋人反对保守主义社会秩序,靠这个扰乱一点西方,那西方应对也很简单,以开明对挑衅。你要女人权利,我给女人选票;你要黑人权利,我解除种族隔离,给黑人投票权(其实黑人已经有投票权,我这么搞是强化黑人投票权,防止jim crow法故意堵黑人投票),给同性恋社会宽容,一路宽容到同性婚姻和同性恋伴侣领养孩子。

    “ metoo 实际上变成一个社会运动”--矫枉必须过正,只强调办公室恋爱,师生恋,医生病人恋的不道德性是不够的,再说了,你也不可能从法律上禁止同一雇佣单位的雇员恋爱,同一学校的师生恋爱之类的。所以metoo的激进性就是用来弥补法律缺失的。法律上不可能立法规定办公室恋爱是违法行为,上级和下级恋爱是上级侵犯下级;师生恋里老师侵犯学生(这里不讨论炼铜);这种假设是于法无据的,就算立法,也会被美国高院大法官枪毙掉。所以要制止这种性剥削现象,就得大搞metoo社运,“我没法让你坐牢,但我能把你搞臭”,这样也能威慑上级搞下级,老师搞学生的事情。因为上级,老师,医生通常处于更高的社会地位,他们更怕被搞臭,因此就能威慑住他们性剥削的行为,保障弱者性权益。这样你作为上级,老师,医生之类,你就会主动把监控装起来,保障自己清白。其实警察系统的警务摄像头就是这个功能,防止警察以权谋私欺压普通公民。

    “就是性别反映阶级,男性和女性的关系反映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关系。”--这个是不行的,你敢让乡野村夫爬到皇后的头上吗?要捍卫阶级秩序,就不能让男性永远高于女性;同样的,你不能让white trash爬到富裕的黑人头上去,这样社会秩序会乱的。比如好莱坞警察局的白人警察就会去对富裕的黑人演员艺术家音乐家进行敲诈勒索。就算这个社会是racist and sexist的,我们只能让同等条件下男人优于女人,白人优于黑人,决不能跨界。阶级反映性别是可以的,男人就是比女人有钱有地位,婚内暴力欺负女人;但是性别不能反映阶级,否则就会出现穷男人欺负富女人,穷白人欺负富黑人的现象,颠覆阶级社会。

  9. 某人临时句号  

    阶级社会的要点是这样的:其他属性都只是阶级的辅助,在阶级斗争激化为战争的时候,美国内战中的北军毫不手软地武装了自由黑人,组成有色人种军团(colored troops, USCT), 在攻占南方城市的时候,北军让黑人军团先入城,仪式性地侮辱南方白人反叛者。正如Frederick Douglass所说的,“林肯和其他白人一样歧视黑人,但是他解放了黑人”。歧视黑人虽然仍然是北方当局的固有属性,但是为了更重要的战争(以及战后reconstruction era压制南方余孽), 联邦当局抬高黑人的地位,打压南方叛乱者,战后在南方有黑人议员,黑人占领军。和北方白人在南方的占领者一样(南方称这些北方占领者为 carpetbaggers), 南方失败的邦联派人士对这些支持北方当局的白人和北方当局支持的黑人,敢怒不敢言,直到reconstruction结束,1877 compromise,这些邦联余孽恢复了权力,驱逐了北军,设立jim crow法剥夺黑人在内战后得到的宪法权利。可以看到,联邦当局在南北矛盾激烈的时候,武装黑人,利用黑人奴隶对南方奴隶主的憎恨,打击南方叛乱势力;待南北矛盾缓和之后,抛弃黑人,任由南方前奴隶主对黑人进行打击报复。如果站在一个以黑人为中心的种族叙事史来写,就没法解释林肯,约翰逊和格兰特三届总统都挺黑压南的历史事实。毕竟他们三人都是白人,而且约翰逊自己还是南方人。如果按照这种种族批判理论,白人政治精英如林肯等人都是标明了的种族主义者,他们不应该对黑人这么好。(的确对黑人的福利最后也收回去了,但是不是他们三人,而是1877 compromise的Hayes总统)这个历史例子,也是用来说明,种族矛盾必须为阶级矛盾所服务,我再偏爱白人,再歧视黑人,如果白人反叛者攻击我,黑人反对白人反叛者,我也是会武装自由黑人,打击白人叛军的。

  10. AK 哈基米
    AK 回复 某人临时句号 /p/206708

    🤓

  11. 某人临时句号 回复 AK /p/206783

    要开展2047青年大学姨活动,要把姨学思想入心入脑入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