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姨学

阿姨是中文鉴证juan的卡尔·马克思

alrashdi  ·  8月23日 You say I'm wrong, but you'd better prove you're right.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9981154/answer/3166637030

阿姨是中文鉴证juan的卡尔·马克思。开创并见证了圈内最大、影响最深远的一次范式转移。

马克思后的鉴证人逃不开阶级分析范式。哪怕是龙虾博士这种听了阶级两个字立刻PTSD到去念佛经提高血清素含量的终极鸡汤人,他讲起憎恨的生理学父亲会忍不住引入父亲的经济背景,他讲无能的男性会追溯到他贫穷童年的遭遇,在描绘工作的自我实现时会引入社会组织的发展阶段。这就是范式的威力,它像微波背景辐射一样平等安静的浸润所有人格、理论、思想,在每一个不经意的角落渗出原汤,不费吹灰之力地完成所有经济学帝国主义者梦寐以求的大一统目标。

姨和他的姨学就是这样的存在:二百年后,赛博中文史学家们可能会继续为了这样那样的芬兰元帅打出猪脑子,但绝对会有一个明确的共识,21世纪中文鉴证圈的前十年是前赛博的,古旧的,混沌的,直到姨完成了他的约并润去法拉盛。如果这些赛博史学家们需要给这光荣与梦想的时代发明一个纪年方法,那一定是刘前(B.L.)和姨后(A.A.)。

B.L.的juan是属于孤岛的,那些沉迷小圈子内禀量,注定在历史中迅速风化的文字会变得像甲骨文一样古老珍惜而晦暗不明。

A.A.的juan是属于人世的,人世中的所有造物都用着同一种语言,仿佛倒悬的巴别塔。

姨的约是如此简单,随便一个传媒系的肄业生都能为他撰写福音。

姨的约是如此高深,任何从他晦涩疯癫的胡说八道中吸收到一鳞半爪的都足矣在juan里呼风唤雨。

姨重复了一百万次费拉,于是费拉就真的成了费拉,费拉与斯宾格勒、维也纳、休谟、茨威格童年的街道统统无关了,费拉就只是费拉,它只存在于单词“费拉民族”中,成为了指向能指的能指。

于是在姨之后(A.A.),juan的语言都用令人惊异的速度同化为了简单的,标签化的,拒绝一切实在的终极能指。变成昂撒匪帮,哎资本,stupink,我还以为打到莫斯科了,玩原神玩的。姨不需要说话,姨言姨语像微波背景辐射一样平等安静的浸润所有人格、理论、思想,在每一个不经意的角落渗出原汤:

标签胜于事实 意象胜于分析 复读胜于辨经

这就是传播学的胜利,这就是范式的胜利,从洋洋万言的鉴证团建到只会发流汗黄豆的乐子人,其实都只是在姨的范式里仰泳。用马克思范式的话说就是语言的生产模式符合了赛博组织发展的阶段。姨不过是在万古长夜里第一个看到光纤入户带来的闪烁微光,然后他轻轻推动了那颗小石头一下,在许久许久之后历史的雪崩终于裹挟着禁言、敏感词、智能手机、AI合成音和短视频倾泻到每一个生灵头上。

如今再试图从猪夏学说的废墟里找些瓦楞纸残渣来肯定或者否定姨的约,都像是在21世纪对着苹果logo进行剩余价值分析一样前现代而可笑。在你论证江西人到底属于大楚还是浙闽联邦,姨子姨孙已经占领了抖音睿站观网微博和小红书并用姨言姨语暴金币了。不要跟范式作对,因为原神启动。

你也别问姨在法拉盛刷的盘子赚的多不多,你就先告诉我哈基米是不是猫吧。

菜单
  1. 浦西晶   为你写诗,为你禁止

    标签胜于事实 意象胜于分析 复读胜于辨经

    Meme的胜利

    你也别问姨在法拉盛刷的盘子赚的多不多

    他姨不在纽约,也不刷盘子。

    倒有传言说满州爱国者李硕大帝在美国星巴克拖地的,拖久了又开始转而怀念中国殖民者的SM之趣。

    你就先告诉我哈基米是不是猫吧。

    万物皆可猫

  2. dellalove  

    你姨在内网知乎和微博都不是敏感词哇

  3. alrashdi 回复 浦西晶 /p/203766

    不要跟范式作对,因为原神启动。

  4. linda   rico y libre

    你姨可没去法拉盛

  5. linda   rico y libre

    如果阿姨是马克思,谁是恩格斯?

  6. 浦西晶 回复 linda /p/204526

    阿姨有亲密战友吗

  7. linda 回复 浦西晶 /p/204565

    鲁怡麟算不算

  8. 浦西晶 回复 linda /p/204567

    鲁怡麟算是燕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