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香港在回归之后变得民主了,却不那么自由了呢?

1997年以前,香港没有什么有意义的选举,但却很自由,1997年以后,有了直接选举的议员,刚开始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直到2019年,却不那么自由了,这是什么原因,民主和自由难道可以割裂?

赞同 0
976 次浏览
15 个评论
时间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因為宗主國不自由。英國治下雖然缺乏民主,對自由可是很上心的,反而中國連自己的國民都壓榨,又怎會讓自己治下有一小片只靠法律來維持的「蠻夷之地」呢?他們的將領徐焰也說過,早在1997年前,他們已經認定香港人最壞的了,都是逃出他們魔掌的人的後代。

另外,市政局真的哭了。明明人家有獨立的稅收,直選和普選的議席和獨立的行政權力(民生基建),權力比區議會還大,竟然給你說成無意義的選舉,而新九組是你有特定行業就可以在立法局選舉中多投一票。

反而1997年後市政局被故意肢解,功能界別被設計成方便滲透操控遠離民間,並令建制派即使在直選議席中慘敗仍能在立法會中佔優勢的樣子才是沒有意義的選舉吧?

因为广东警方跨境抓捕铜锣湾书局李波等涉及习近平书案的香港居民,引发雨伞革命,暴露了香港和中国在民主、法制、自由、人权等政治议题上的根本分歧。向香港市民揭示了“香港独立,唯一出路”的政治现实。

虽然香港市民明确这一政治主张要在两年后,但是搞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出身的中国政权经历更丰富,看得更清楚。所以对香港启动了非常规战争,即占领区管理体系。从控制警察部队、上层政治人物入手,勒紧了香港社会的自由。

另外1997前香港不是没有有意义的选举。香港有很多有意义的选举,只是没有议员和行政长官的直选,而这两个东西在现在看来恰恰是没什么意义的。

圆滚滚小熊球球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99年度聲判字第235號

你确定中共占领香港以后香港变民主了吗。。。。。。香港议员里头有几个是工人、小资产阶级的。。。。。。

社自
暴动喵 gay 上班族 社会自由主义者 关心中国民主化、边疆局势、宗教自由问题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香港回归前英国方面就开始在香港推动选举了,当时还被中共斥责为“破坏回归”,回归后香港的立法会选举也是沿用的之前英国设计的制度(一半普选+一半功能组别),是半民主。

后来强推国安法、阉割香港选举制度以后,香港选举制度的普选成分大大下降而且中共基本上可以通过提名审查把民主派挡在外面,连民主都没有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首先,“香港回归后变民主了”是个假象。香港作为英国前殖民地,本来应当和世界各地的殖民地一同享有自决权。港英政府在执政末期曾多次试图引入自决、自治政策,但都被共产党多次阻拦。

试想,香港如果真的去殖民化,实行全民公投自治,那这些见证了深圳河对岸血雨腥风和红色恐怖的港人(其中还包括很多冒死逃过来的广东难民)会选择中共吗?

港英政府期间,香港没有民主,但有自由,这是事实。就拿最简单的言论自由举例子,当时的香港老百姓乃至大型报刊可以骂英国政府英国王室,现在的香港,有哪个大媒体敢骂共产党习近平?

作者 于 6月21日 编辑
linda rico y libre

@奭麦郎 #188704 这个要补充下,97后香港还是有骂共产党的言论自由的,是14年伞革,19年反送中,20年国安法等等才消灭的。

@孙先树 #188647 雨伞革命是2014年的事情 铜锣湾书店是2015年的事情,应该是先雨伞革命然后再铜锣湾书店吧

民主个毛线,连普选都没有哪里来的民主?

linda rico y libre

@linda #188730 你的话没错。但是没普选是肯定不民主的

linda rico y libre

@两百斤 #188801 美国原来女人和黑人没有选举权,但是你可以说这个是“有缺陷的民主”,和大家都没选举权的不一样。

@linda #188808 对呀,就是这个意思.彻底没有普选.甚至连他妈的乡镇一级都无法普选,那么肯定就不是民主. 我虽然是色弱,浅蓝和深蓝不太好分(民主程度),但是蓝色和黑色还是很容易分的(独裁or民主)

linda rico y libre

@两百斤 #188905 一个国家可以有普选,但是事实上选举只是假象,那也不能算是民主。

俄国还可以说是混合体制,伊朗就很难说了。毕竟伊朗国会和总统都要被宪法保护委员会审查,而这个委员会是不对普通人开放选举的。

为什么港人要求真普选,明摆着的假民主,装什么天真呢

官府大人 不烟不酒,好赌好书好玩

为什么英治时期香港人不闹事,说白了人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比如说我的邻居原本是白领中产,品味高尚,言谈举止彬彬有礼,我家当然没有围墙,夜不闭户。现在邻居突然变成了臭名昭著的黑帮成员,杀人不眨眼,而且甩锅能力一流,自己永远伟光正,别人永远是反动势力。 这时候的我当然要修一道坚固又高的围墙。然后黑社会不爽了大骂:“凭什么我搬来之前你不修围墙,我一搬来就修围墙?
有些话说穿了伤你自尊心,但不说又委屈我自己。所以希望大家心照不宣,河水不犯井水,你好我好大家好。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