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乐迪】如果你是诸葛亮,王司徒如果这样怒斥你,应该如何对敌?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在此,我们有必要提醒成都当局和“蜀独”分子,不要误判形势,不要试探魏国的底线,更不要低估五百万中原人民对于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意志。我们希望两地关系和平稳定,维护国家发展战略机遇期,但是我们也绝不会为此而吞下“蜀独”这颗苦果。

日前,大司马曹真应询表示,洛阳方面依法对诸葛亮、赵云、魏延等极少数“蜀独”顽固分子实施惩戒。这是坚决打击“蜀独”顽固分子、制止“蜀独”分裂行径、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必要行动,是保障两地关系和平发展的应有举措,体现了全体中原儿女的共同意志。在成都当局谋“独”挑衅、益州和平和两地关系发展受到冲击的当下,这一举措更具正当性。

“蜀独”分裂是祖国统一的最大障碍,是民族复兴的严重隐患。一段时间以来,诸葛亮、赵云、魏延等极少数“蜀独”顽固分子,极力煽动两地对立,勾连羌族、鲜卑等外部势力分裂国家,劣迹斑斑、气焰嚣张。作为成都当局的“丞相”,诸葛亮顽固坚持“蜀独”立场,不断攻击挑衅中原,狂妄叫嚣“兴复汉室,还于旧都”。“镇东将军”赵云和“汉中太守”魏延大肆鼓吹推动“北伐”,图谋推动所谓“克复中原”。驻东吴使者邓芝在东吴到处兜售谎言,用“两国交好”包装“蜀独”,构陷中原、欺骗舆论。这些人的所言所行严重破坏两地关系,严重危害益州和平稳定,严重损害两地同胞共同利益和华夏民族根本利益。

赞同 6
329 次浏览
12 个评论
时间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如称蜀独,何复中原? 欲复中原,孰能蜀独?

绿茶
花鸟风月 无论如何,都请你不要抛弃掉清澈的眼神。

从诸葛亮王司徒论战的原文可以看出,王朗是理性阐述魏方的观点,而诸葛亮方是在诉诸人身攻击;诸葛亮不直接反对王朗的论点,而是通过攻击王朗道德有瑕疵,用直接攻击人格的方式让王朗闭嘴。

所以,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作为诸葛亮方,继续攻击发言人道德沦丧不配说话就好了w

顺带着,我亲切地附上1994版电视剧对话()

王朗:“来者可是诸葛孔明?”

诸葛亮:“正是!”

王朗:“久闻公之大名,今日有幸相会。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为何要兴无名之师,犯我疆界?”

诸葛亮:“我奉诏讨贼,何谓之无名?”

王朗:“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也。”

诸葛亮:“曹贼篡汉,霸占中原,何称有德之人?”

王朗:“自桓帝、灵帝以来,黄巾猖獗,天下纷争。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我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自非以权势取之,实乃天命所归也。我世祖文皇帝,神文圣武,继承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国以临万邦,这,岂非天心人意乎?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比于管仲、乐毅,何乃强要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今我大魏带甲百万,良将千员。然尔等腐草之萤光,如何比得上天空之皓月?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诸葛亮:“我原以为,你身为汉朝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昔日桓帝、灵帝之时,汉统衰落,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李厥、郭汜等接踵而起,劫持汉帝,残暴生灵。因之,庙堂之上,朽木为官,遍地之间,禽兽食禄;致使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值此国难之际,王司徒又有何作为?王司徒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当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王朗:“你……诸葛村夫,你敢!”

诸葛亮:“住口!你这无耻老贼!岂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饶舌!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于西川继承大统。我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你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还敢在我军面前妄称天数!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将命归于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见汉朝二十四代先帝!二臣贼子!你枉活七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舞舌,助曹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王朗,卒。)

作者 于 2月19日 编辑

诸葛亮就是利用对方性格弱点精准耍流氓

布兰妮 偶尔沉默偶尔水,偶尔精分偶尔雷

益州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大蜀国

诸泽东

我是反对“大中原帝国”的,我是主张“大蜀国”的。有什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压抑自国的弱小民族,在争边境野人之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最著的例,是西域之大秦国,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还有一个,就是中原帝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冀青并幽凉州奄奄欲死。十三州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朝廷,三个皇帝,二十个以上太守,刺史,州牧,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山,号称帝国,全是一个个“山高皇帝远”的刁民。八百万不少,有七百九十九万,没见过笔墨简牍。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驿道。不能递信件,不能驾“洋马”,不能经理食盐。十三州中象幽州凉州一类的州,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能够争有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天下的大国多半要瓦解。汉室倾颓,西域大秦盛极而衰,鲜卑诸部分治。在我们东北的高句丽,亦越了三个大王。天下风起云涌,诸地百姓狂欲脱离曹魏,“地方自决”,高唱入云,打破中原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霸权,不许他再亲作祟。全天下盖有好些百姓,业已醒觉了。

中原呢?也醒觉了(除开窃命奸臣军阀)。二十几载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內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某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州的分建设,实行“各州自决主义”。汉室十三州,最好分为十三国。

益州呢?至于我们益州,尤其百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蜀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益州自决自治,是蜀人在益州建设好“大蜀国”。

统一一定神圣,分裂一定邪恶?非也。

统一一定进步,分裂一定倒退?非也。

统一重要还是进步重要?进步重要。

从曹操屠徐州(读作徐州狗链女)可知,魏国是邪恶至极之国。若论统一,应是文明的蜀国统一邪恶的魏国。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one)

@刁远凹凸 #179957 这种主张映射到今天就是台湾反攻大陆了,可是不光说大陆这边中共的精英不肯投降,台湾那边也无心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花鸟风月 #179947 @asahinaw #179948 原文没有“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句,我觉得电视剧加了这句是个败笔,因为王朗正是因为不够厚颜无耻才会被骂后羞愧而死,如果是司马懿这种老狐狸估计挨骂了也就厚着脸皮扬长而去。

不过有一点是,以当今马后炮的观点,曹魏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和蜀汉乃至整个汉王朝相比的。曹魏的严刑峻法压制百姓,常年征战导致人口骤降,九品中正开启士大夫擅权,并开启了五胡乱华的大混乱时代(柏杨语)。最终曹魏在蜀汉灭亡两年之后就被司马晋窃国,也证明了王朗的“天命所归、应天和人”就是笑话

作者 于 2月20日 编辑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绿茶
花鸟风月 无论如何,都请你不要抛弃掉清澈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半开玩笑地说的!

只不过诸葛亮和王朗的争论啊,总让我想起微博小粉红讨论问题时的说话方式。

王司徒不管客观上对错与否,至少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在理性讨论,而诸葛亮却绕过讨论问题,直接人身攻击王朗。如果这场景发生在现代应该是这样:

王朗:我觉得现在的制度这里那里不好,理由如下......(逐条阐述)

诸葛亮:我翻到你十年前的恨国言论了!闭嘴吧汉奸!

......大致就是这种感觉。

诸葛亮的讨论态度违反了2047行为倡议

作者 于 2月19日 编辑

@奭麦郎 #179971 如果考虑大时代背景,“有德之人”未必特指曹家,魏晋时期像王朗这样的大世家出身的怎么玩都是赢麻了,司马家坐了江山那开国太后也还是他王朗的亲孙女,其他孙辈也都是高官。

@王四十三 #180040 确实是啊,魏蜀吴三家都重用过诸葛家的人。事实上诸葛家后来也都还不错,诸葛亮次子诸葛京投降后在晋朝也做官,还做到刺史了。甚至造过司马家反的诸葛诞的后代在晋朝也都混得不错。

时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