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johnz
@minjohnz
忙于实修。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关注的小组(3)
动态 帖子 76 评论 452 短评 4 收到的赞 108 送出的赞 6
  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中国人的终极关怀

    常有人诟病中国人缺乏终极关怀,对于生死这件大事往往只有忌讳而已。 人们更愿意关心所谓有用的事情,例如股票走势。 待到无法回避时,只能到习俗中自欺欺人,好像自己真相信烧纸钱的功用似的。 这些是现代中国的一些现象,在中华传统中并非如此。 我同意学者金观涛的观点,四大轴心对于所谓的终极问题,各有各的回答。 正好覆盖了逻辑上四种可能有的答案。 向外而出世的一神文化,否定这个世界,重点在救赎。(外力解脱) 向外而入世的希腊传统,肯定这个世界,要参与,但比较慎重,重点在真理。 向内而出世的印度文化,否定眼前的画面,重点在(自力)解脱。 向内而入世的中华传统,看不下去,要入世。重点在(仁义)道德。 (简单而言:儒家舍身取义,求仁得仁。道家齐物齐生死,看淡生死,视死如归。禅门好事坏事都不做,悬崖撒手,舍生忘死。) 这只是大略的概括,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更何况四大文化还有波斯的二元对立等其他文化之间还有不少交流乃至融合。 在一神文化与希腊传统的融合中,更产生了所谓的现代文明,席卷全球,几乎影响了整个世界。 中国也不能例外,于是出现了所谓人心不古,道德败坏的现象。 其实这是相当表面的,几千年的积累怎么可能一个五四,一个文革,就荡然无存了? 别看厚黑学盛行,其实也是迷信道德修身是万能的,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一直放不下无私无我的初心,总想着狠斗心念,也只是古人的灭人欲的滥觞而已。 要具体分析阐述,我还可以写很多。 但我不是什么学者,这些不该是我的business. 算了。对感兴趣的朋友再次推荐金观涛的著作。不是很感兴趣的估计读不下去,不够有趣,不够通俗。

  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How to change the world by changing yourself

    There is a word those people who see themselves as God's agents like to use : humble.

    Yet actually we can see their inside arragant in nearly each statement made by them.

    So, if you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by changing yourself,

    the first thing you should do is not to change some appearance such as daily behaving, e.g. smiling or hi five,

    but to remind yourself your ignorance every morning.

    Remember you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the God, even if this name God is right or wrong. Why you don't think this title is probably too much simple for him. Why he is not beyond those concept regarding high or low, big or little.

    By studying tv drama, we can know nothing about how the television work,

    those who get a glimpse of other channel don't know about it better than you either.

    The First Cause is unnamable,

    because if there is a God, he would not need an agent,

    he probably accept those people who consider themselves as his agent to call him as a God.

    But he is not just a God.

    He is who behind everything, it means he is the ultimate secret always concealed by all of these things, including all kinds of holy names.

    We’d better admit our ignorance, be actually humble, not just use this word to decorate yourself.

    If everyone can do that, this world would be very different.

    People would be more united certainly.

    Please think about this: is putting faith in God and following those words which was not directly form God’s mouth are the same thing?

    And since He is behind all of it, is it necessary for him to speak to you directly or indirectly?

    Is there any possiblity that your arragant make you believe that you are the chosen one who is less ignorant than others?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Don't hurry to argue, listen first, and ask yourself if there is any question you'd like to learn from your opposite.

  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备份我随手写的网络小说《姜大神之诸神空间》

    第一章 死后

    姜至明死掉了。至少其他人是这样子想的。

    但是姜至明自己比较怀疑。“我死掉了?”

    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但是“眼门”前还是有一片黑暗的。

    这个辰光,他有了个念头。这个念头不是牛哄哄地“要有光”,或者“光呢?”

    而是“这里应该有个系统吧”。

    就这样子,黑暗有了个名字,这个名字叫做“系统”。

    姜至明觉得自己应该真的已经死掉了,否则的话,不会这么黑。

    于是,他开始在心里尝试呼唤系统。

    “系统,系统,侬在吗?”

    出现奇迹了,如果他现在的境遇还不算太离奇的话,

    在他眼门前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汉字:“在。”

    姜至明大受鼓舞,连忙用意念说道:快告诉我,我是穿越了吗?我在哪里?

    这个心声太响,已经分不清是不是,或者讲,不晓得算不算在心里边念了。

    系统还是用字幕回答:“这里是主神空间。”

    作者我知道,系统并没有胡乱回答,因为它晓得姜至明的想法,乃至他的记忆。

    果然,姜至明蛮高兴的,“我就晓得是这个,但是在主神空间里不是应该有个光球之类的吗?”

    系统字幕回答:你回头看看。

    因为有点兴奋,姜至明想也没想,就回“头”了,

    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的身体又回来了,因为这个身体和死之前差不多,太熟悉了,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

    姜至明看到在他的背后真的有个大光团,不是老亮,也已经足够让他看到自己正处于一个广场之上。

    姜至明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走近那个光团。

    可能是因为想到所谓的影视世界里也有异形之类的怪物,他突然又怕起来了,问系统道:“这么说的话,我现在是个轮回者吗?”

    系统字幕回答:不,你是主神。

    “啊”,这有点喜出望外了,姜至明不敢相信:“我是主神?那团光不是主神吗?”

    系统字幕:“那是本空间的控制枢纽。你是第一个到达本空间的,有最高权限,所以你就是主神。”

    “这太好了。”姜至明向光团走去。

    走了几步。姜至明又停住了。因为他有点奇怪,“那你这个系统算什么?外挂吗?我都已经是主神了,还需要外挂?”

    系统字幕回答:“不愧是主神,真聪明。对,你不需要那个光团,那是为其他轮回者准备的。”

    姜至明暗地里感觉汗颜,因为他才晓得自己不需要那光团,直接问系统就可以了。

    “所以其实侬就是这个主神空间的系统?那个所谓的控制枢纽,那个光团,就是用来与侬沟通的?而且,我跟他们不同,我可以直接呼唤你?”

    系统:“是也不是。”

    姜至明:“什么意思?”

    系统:“我是所有主神空间的系统,你可以称之为诸神空间。我是诸神空间的总系统。”

    这句话信息含量太大。

    姜至明愣神了半天。

    还没能想明白,他甚至坐了下来,从头想起。

    最后,他开口道:“这样子说的话,我只是这个空间的主神,还有其他空间,其他主神,我和他们之间是某个比赛的对手关系?”

    不知道为啥,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开始相信自己也可以是主神了,而且既然不止他一个主神,他这个主神做起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所以他越说越大声,乃至有点毫无顾忌了。

  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略数几种话术

    (有位网友说得好:如果日本只有小节没有大义。那么中国就是举大义谋私利)

    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就是所谓的既要又要,或者既不又不。 是一种话术。 要点在于占领高大全,两不沾。 然后挑对方的毛病。 例如周恩来偏经验,王明偏教条, 我自己既不教条又不经验主义, 或者既坚定不移于所谓的真理又解放思想百花齐放 等等等等。 (不过,我估计习不懂这只是话术,他被洗脑成功,真地既要又要了,于是你们觉得他摇摆,他自己大概觉得很全面,说不定还挺得意的。)

    而所谓的物质,在不同的语境中,有时意义正好相反,一个指现象,另一个指现象的背后, 后者其实是不可知的,(连物理学也不过是在研究电视剧剧情,而不是电视机原理,更不要说马克思了,都是强行思议那不可思议的。) 所以人们只能一边猜想一边实践,两条腿走路, 只有那些掌握了话术的人才自欺欺人地长出第三条腿。 他们实际上一般都只是些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表象的庸俗唯物主义者。 为了所谓的实利,他们常常各种巧言令色,言之凿凿,煞有其事。这种人,不值得认真对待。

    另外,所谓物质决定意识,集体决定个体,先有国,再有家,等等等等,也是类似的话术。 目的就是要你奉献自己,利益于他。 (下文转贴自别处) 无论无私有多么的正当,多么的道德。实际上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再怎么样感情用事,来多少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还是证明做不到而已。 狠斗私心一闪念,就相当于拔自己的头发以为能长得高一点。属于自欺欺人。 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 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识破把国家人格化之类的话术是比较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建议你做事做决定慢一拍,你未必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相信科学”也是话术,其实说的是相信权威。 严谨地说来,连数学都应该被质疑。那些永远光伟正的真理党或宇宙主佛都不是什么科学。 科学是会进步的。而这些至伟至大的玩意是不需要进步的。不宜混为一谈。

  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有感于治大国如烙大饼

    据说当代的考古已经证明道家是晚于儒家的,

    所谓绝圣弃智,无为而治大约就是针对儒家,甚至包括从荀子到韩非的法家的。

    实际执行“黄老”的,最明显的是汉代所谓的文景之治。

    其实当统治者束手无策时,常常不得不放开,任由社会自然生长,

    包括所谓的改开,说穿了,也就是这么回事。

    与其聚焦所谓的主权,不如想想一个缺乏自治能力或自组织能力的社会真得运转得很好? 依我看,在科技高度发展时,许多问题都会被掩盖。 但是现在5G,AI之类真得能像当初的互联网一样吗? (与其感谢某个治国理政的大大或爷爷,还不如感谢谁发明了电,谁发现了半导体, 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人类学会准确使用能量,生活水平自然提高,与什么主权维护资源无关。 而且中国地大物薄,资源靠进口,市场靠出口,最富裕的是人力。过分强调主权对所谓的治国有利吗?)

  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英文随笔: You are the truth

    If you have seen the films The Matrix or Inception, it may be easy for you to accept the possibility that we are probably living in some kind of dream world and that what we see can never be the 100% truth. (It doesn’t matter whether it is really a dream or not, even if we are in a dream, you can never say “ me, myself is not real” .)

    The facts are facing you, (or you’re facing them), what is behind it is an eternal secret.

    We should know that all images or other phenomena can never leave his own "stage" ...... , but we can never see the "stage" and we can never call it God or the Tao with absolute certainty.

    (When I call it “stage”, it is kind of a concept about space, but life is more about time. So pay more attention in the background of time/life. You can feel it on your way while walking or riding a bicycle/train. And more obviously you can hear it while listening to a song with long tune. )

    There is a saying in China, "We do not know that there is a Tao, just as a fish does not know that there is water".

    Why the fish does not know there is water, because it has never left the water.

    Do you know what else you can never leave? Yourself.

    One can never escape from oneself, although sometimes one longs for this sort of peace.

    Water doesn’t know he or she is water. Darkness doesn’t know itself is darkness.

    And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real cause of anxiety is that we cannot see or find the true nature of ourselves.

    Why do we hate ourselves? Because we feel these are not the real us, the true us.

    The real me is not the body, nor is it some thought, nor is it a state without thought, nor is it some special mystical spiritual experience.

    Therefore, you are the truth. Or rather, the real you and the ultimate truth are the same ultimate secret, hidden forever behind all that we perceive or experience.

    No one can reach the ultimate, including me. (All you can do is have a belief that your true nature is ultimate) Don't be deceived by what you see, no matter how brilliant it is !

    No matter how hard we try, the plot of a tv show will never be equal to the ways a television works.

    People are often deluded by what they see.

    Water doesn't know it's water. Energies don't know they are energies. Power doesn't know they are power. Darkness doesn't know they are darkness, blinded by lights or brightness. Heaven above is just a piece of wallpaper. We are the real heaven, the true heaven, where everything is inside us and not outside. The wind cannot blow the light. The light cannot kill all the darkness. (First the darkness, then the light, and the light is always inside the darkness.)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here. (If there is an "author", some kind of ultimate power, it must always be here for us too).

    Yet within each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within every belief/hope is always some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would be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Mind yourself first, talk, even argue, don’t curse ,don’t fight, don’t war.

    (If necessary, for some kind of emergency, we can bet on a sports match. Every life is unique, not just a statistic.)

  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非人(科幻)

    所谓非人,指的是有与成人差不多的自我意识,但是对于审美以及伦理道德与地球人类完全不同,甚至正好相反。 如果真有这种非人,我估计他们来自宇宙之外。 而所谓宇宙本就是我们推想出来的。 在我们这个世界最基础的乐高积木,不是粒子,也不是其他波粒俩像的能量载体, 而是所有生命(也包括有些非生命)每个当下的sense. 这些senses通过一个能量网联系在一切。 我们看到的他人就如同无边框的微信视频通话 因此外宇宙来敌无法对我们进行物理攻击。 只能通过我们的梦境甚至日常生活中的暗示质疑我们的审美与伦理道德。 要把我们从人转化为它们那样的非人。 以上可以作为科幻小说的题材。 如果有谁写了出来,请通知我一声,谢谢。

  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关于读书无用论

    读书肯定是有用的。 关键是有没有机会用。 这或许是有点只能听天由命的。

    对目前的我来说,读书主要就是出于兴趣了。 很难说兴趣或乐趣是无用的。 一个人在生活中一点乐趣都没有,那还活什么劲? 也就是说,就我自己读书而言,非常肯定就是有用的。 这用处就是乐在其中,不用等将来。

    所以我想对推荐给我这本书或那套学问的朋友说, 你们或许是出于好意, 但你不了解我的具体情况, 不知道对我来说,辩论之类的乐趣更重要,而不是要从辩论中学到什么学术。 (还有写小说的乐趣,这是我新发现的创作乐趣,有没有人看,根本就无所谓的, 为了继续写,我可能会看不少历史书之类的书籍)

  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强者

    有人问:强者的本质是什么?

    答曰:坚持自己。

    问题是什么是自己? 所有物与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你认为在所有的你所有里,你最不能放弃的是什么?

    在这个语境里,你很难说是身体。为什么呢?因为终有一死。

    那么身体不过就是坐骑之类的所有物,

    那么我是什么?

    假设是灵魂。那么所谓的灵魂又是什么呢?灵能?魂能?能量系统有自我意识吗?

    假设是自我意识。那么在娘胎里时能有多少自我意识,你在那时还是不是你?

    我现在认为,我们首先坚持的就是我这个概念。

    然后早晚我们会面对死亡这个概念对我这个概念的质疑。

    强者的本领就是不再迷信我这个概念,反正我是存在的,此时此地是存在的,就够了,对强者来说可以无视生死。 包括死后到底如何,都无足惧。

    为什么他能做到这一点呢?估计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学不来的。

  1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 发点感慨/也许中国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而是批判修养或修身万能

    也许中国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越来越黑箱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不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能立新闻法,就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真看到实情了,会不会实在气不过,就不允许了?

    厚黑学,误以为无耻就无敌,也是对道德修养万能的一种迷信,反向操作而已。 这种文化太深厚了,都成为不自觉地潜意识了。

    如果文化不革命,光换人做是没用的,李洪志之流显然也是一路货,甚至在这方面陷得更深。

    其实我也一样,一说土共就是流氓,一说西方就是强盗,全是道德审判。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又不是元婴老怪,怎么一人独裁?

    小毛搞文化革命是对的,但是搞错了方向,反而加深了修身斗私这个糟糕的传统。 还不如强调”求真务实“一类的口号。 这说明他的注意力不在文化,而在革命斗争,要斗倒对立面而已,实在是个太没出息的所谓红太阳。

    只知道所谓的实用或实利是相当肤浅的。 难道不应该首先审视一下何为利益?你为何判断其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利益? 我认为这种判断对于我们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来说的确是常常出于各自的道德。(也包括自鸣得意的反道德,好像真占了便宜似的。)

    道德的重要是与我们的终极关怀相关的。(其实道德至上问题不大,修身修养万能就很糟糕了) 不过对于比较年轻的中国人来说,希腊文化求真的影响也是有的。

    两种文化在新中国新文化中都有。(两者都是入世的,比较亲和。中华偏内在,希腊偏外在还可以互补。 至于能不能融入同是出世的一神教与印度文化,我估计后者因为与中华同是偏内在的比较容易, 前者就难了,似乎只有易经里有商朝遗留的天命决定一起的观念。 但是,如果一切选择都是算出来的,谈何道德?所以易经其实未必在中国文化里有多高的地位,常常只是被借来做修辞而已。) 总之, 当我们在谈是非对错时,我们是在谈真假虚实吗?还是在谈善恶好坏,美丑忠奸?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好好问一问自己? 例如,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一定就是对的?

    又例如,为什么你明白知道是假话,还要附和,还要配合,甚至还要为他鼓吹, 就因为你还认他是与你一个立场,一个阵营,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想细谈的话,是很复杂很微妙的, 例如有人说谦受益满招损是因为阴极而阳,阳极而阴,这是用易理论证自己的道德选择, 但是如果你的道德选择是出于一种算计,而不是恻隐之心这类良知,但就是一种虚伪的巧言令色,更谈不上浩然正气。

    所以我说”放下易吧,还不如多读庄子“

    技术就是道德?有力量就是合法性? 再快的刀也不可能是最厉害的手。 反过来讲,再稳的手也与刀快不快没关系, (估计武侠迷不会同意上面这句活) 这修炼的不是技术,是对道德的无视,与厚黑学一类,也是对道德修身的迷恋,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 无视道德,把自己修炼成无情冷漠的工具或机器,也是感情用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走这种极端呢?


    为什么一个人看不惯这个世界,这也不好,那也不好,那么他的个人生活就一定很惨? 这是什么逻辑? 好奇怪。

    我早知道人们有多么势利眼。 但是已经到了影响逻辑的程度了吗?

    如果人人如此,那还真是没救了。

    好在我本就没有什么忧国忧民,本就是为了自己乐在其中。 早就知道不值得忧了。

    你们别多想了。我好得很,只是胖了点,是该减点肥了。

    (别信那些宣传,不是只有鲁蛇才反共,成功不成功,说到底是自己说了算的,人人都说你赢了,你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那是什么滋味?)

  1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 道德修身为何不是万能的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能有什么力量?只要还有人真信物质极大丰富之类大饼或者无私为集体就是正义之类的歪理邪说,他就不是一个人。与其冲塔,不如设法使他成为一个人。 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马列理论破绽不少,之所以风行主要是因为资本主义刚诞生时,搞得太糟糕了。 也是一种所谓同行的衬托。而俄国中国的文化传统对摩登化消化不良,有反作用的冲动。 (实际马恩与列宁是不一样的,前者有点像老毛说的破字当前,没多少建设性。后者则搞了个帝国主义的概念,把马恩落实成了全国一个大军营)
    中国文化传统对道德的重视不在于什么妇德,而是与终极关怀有关的。 因此必须证明制度在道德上是立得住的。我估计这才是为什么文革还会再来。怎么避免?我也不知道。各人先问自己吧?你是不是也是一谈是非,就不是什么真假对错,而是善恶好坏,甚至就是立场、阵营、忠奸。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是绝对正当的?(别看现在似乎相信厚黑,相信无耻就无敌的人更多,其实也是一种道德万能的思路,逆反而已)

    无论无私有多么的正当,多么的道德。实际上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再怎么样感情用事,来多少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还是证明做不到而已。 狠斗私心一闪念,就相当于拔自己的头发以为能长得高一点。属于自欺欺人。 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我有个身体“和”我就是这个身体“是两回事。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下面转贴一段我写的小说,也许能帮助你理解。 (借用佛家术语,筐就是法身,筐里面的所有物,自己眼中的自己,就是报身,通常说的我,指别人眼中的我,就是化身) 只听他说道:你这又有点乱了,到底有几个自己?几个我? 姜左鲀:哈。好问题。我认为至少有三个。姜右鲀:三个?这么多?你说说看。

    姜左鲀:你眼中的我,我自己眼中的我,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看着我的我自己。 姜右鲀:有道理。

    停了一瞬,他好像是又转了无数的念头似的,开口接着说道:这下糟了,一个叫“我自己”,另外俩个都叫“我”,怎么分啊?怪不得我们要争吵不休了。

    姜左鲀:那没办法,又不是非分得那么清楚不可。 姜右鲀:呵呵。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争论你看到的绿色和我看到的绿色深浅是不是一样吗? 这两人看来是乐在其中了,其他人却很难不亦乐乎,一个个都和姜宏鲻一样走了,只留下姜兰鳕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近火堆的姜深鱿。但这两位坐在那里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并没有真听他们在说什么。

    好在有笔者在,诸位读者还能知道他们又胡侃了些什么。 只听姜右鲀对姜左鲀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看到的自己能是自己吗? 姜左鲀:我想过。你说的对,按理说,是只能有一个自己。 姜右鲀:这么说的话,是我们使用的语言又在哪里不太妥当? 姜左鲀:语言本来就可以很灵活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问题是跟你说清楚了没用,碰到另一个还得再来一遍。 姜右鲀:你别想那么多了。你连我都说不服,还谈别人。

    姜左鲀:是这个理。我不是有一次跟你说过了吗,所有者和所有物是两个概念。

    姜右鲀:奥。我想起来了。你说“我有一个身体”不等于“我就是这个身体”。你是想说,我自己看到的我,其实不是我,不是自己,而是我的所有物,而在这些物体里离我最近,我最离不开也甩不脱的就是这具身体。

    那么记忆者和记忆是一回事吗?

    我自己就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但什么又都不是我?

    无论别人怎么看,这兄弟俩是很认真的。他们甚至商定,以后在他们之间,在谈到那个筐的时候,就用“我自己”三个字,而谈到我自己眼里的自己的时候,就叫“自己”,最好避免单独说自己,可以说得具体点,例如我梦到,我心中,我亲身,我亲耳,等等,而与别人交流,一般都是在谈别人眼中的自己,那就还是习惯性地用“我”这个字眼。

    谈到这里时,在他们身旁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也许中国的确需要一场文化革命,不是斗私,而是批判道德至上、修身至上。 这是一种实际的需要,不是与你的生活无关的。 例如,目前,外资撤逃,市场信心不足。 为什么疑心大于信心,因为越来越黑箱了。 为什么不能公开透明,因为无法自己赦免自己。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认为忠奸善恶不重要,真假更重要? 只要能立新闻法,就允许他们自己赦免自己。 真看到实情了,会不会实在气不过,就不允许了?

    厚黑学,误以为无耻就无敌,也是对道德修养万能的一种迷信,反向操作而已。 这种文化太深厚了,都成为不自觉地潜意识了。

    如果文化不革命,光换人做是没用的,李洪志之流显然也是一路货,甚至在这方面陷得更深。

    其实我也一样,一说土共就是流氓,一说西方就是强盗,全是道德审判。 习不是一个人,一个人又不是元婴老怪,怎么一人独裁?

    小毛搞文化革命是对的,但是搞错了方向,反而加深了修身斗私这个糟糕的传统。 还不如强调”求真务实“一类的口号。 这说明他的注意力不在文化,而在革命斗争,要斗倒对立面而已,实在是个太没出息的所谓红太阳。

    只知道所谓的实用或实利是相当肤浅的。 难道不应该首先审视一下何为利益?你为何判断其的确是,不会错的,就是利益? 我认为这种判断对于我们中国人中的大多数来说的确是常常出于各自的道德。(也包括自鸣得意的反道德,好像真占了便宜似的。)

    道德的重要是与我们的终极关怀相关的。(其实道德至上问题不大,修身修养万能就很糟糕了) 不过对于比较年轻的中国人来说,希腊文化求真的影响也是有的。

    两种文化在新中国新文化中都有。(两者都是入世的,比较亲和。中华偏内在,希腊偏外在还可以互补。 至于能不能融入同是出世的一神教与印度文化,我估计后者因为与中华同是偏内在的比较容易, 前者就难了,似乎只有易经里有商朝遗留的天命决定一起的观念。 但是,如果一切选择都是算出来的,谈何道德?所以易经其实未必在中国文化里有多高的地位,常常只是被借来做修辞而已。) 总之, 当我们在谈是非对错时,我们是在谈真假虚实吗?还是在谈善恶好坏,美丑忠奸?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好好问一问自己? 例如,为什么你认为暴力冲塔一定就是对的?

    又例如,为什么你明白知道是假话,还要附和,还要配合,甚至还要为他鼓吹, 就因为你还认他是与你一个立场,一个阵营,忠奸最重要,真假无所谓?

    中国传统文化想细谈的话,是很复杂很微妙的, 例如有人说谦受益满招损是因为阴极而阳,阳极而阴,这是用易理论证自己的道德选择, 但是如果你的道德选择是出于一种算计,而不是恻隐之心这类良知,但就是一种虚伪的巧言令色,更谈不上浩然正气。

    所以我说”放下易吧,还不如多读庄子“

    技术就是道德?有力量就是合法性? 再快的刀也不可能是最厉害的手。 反过来讲,再稳的手也与刀快不快没关系, (估计武侠迷不会同意上面这句活) 这修炼的不是技术,是对道德的无视,与厚黑学一类,也是对道德修身的迷恋,只是反向操作而已。

    有道德,道德水平特别高,不是万能的。 没道德,道德水平特别低,也不是万能的。 无视道德,把自己修炼成无情冷漠的工具或机器,也是感情用事,不然的话,为什么要走这种极端呢?

  1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 摩登社会的缘起

    有一种说法,叫做“英美特殊论”,大概的意思是所谓摩登社会是从英国开始的,然后像传染病一样在全世界传播,因而离英国越近的越早摩登化。

    我估计金观涛不会同意这种观点,与英美特殊论相比,他可能更接受所谓新教伦理的特殊性。而且单以资本市场或金融市场而论,荷兰才是第一个摩登化的国家。没有起于荷兰的股份公司及其他融资方式,瓦特的蒸汽机可能只限于工匠小革新。而荷兰也是新教国家。

    所谓新教伦理的特殊性在金看来,似乎来自天主教教廷的一场类似政教分离的改革,而更深层次的原因似乎是所谓的唯名论,或实名论。

    这个“实名论”是不能顾名思义的,他不是赞同以名为实的,反而是比较反对的。

    具体来说有点像我关于这一个苹果不等于另一个苹果,因而一加一不等于二的观点。

    反对抽象的苹果这个名称,主张给每个苹果起个实名,苹果甲,苹果乙,苹果丙,苹果丁,

    这当然是笑谈。

    但是把苹果换成人,就不是笑谈了,而只有在摩登社会才人人有自己的大名,不是都叫狗儿狗子什么的。

    摩登社会与传统社会的区别在哪里?  我认为主要是社会的组成方式。 有人说现代社会是陌生人之间的协作,传统社会是熟人社会。 还不仅如此,要完全说清太复杂。

    简单而言,传统的好比有机体,不可分,是分了就会死的有机生物,摩登的好比乐高积木,由每个INDIVIDUAL的个人组成, 这些个人,好比是原子或夸克,作为基本单位,他们自由度很高,今天可以在这个公司,明天就不干了,换一家。 传统的很难这样,有的人身依附关系之强以至于退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包括陌生人之间也会依附成类黑帮的关系。

    可见,对这个唯名论的提出未必可以忽略,未必可以小视,因为经过一战前百年全球化和苏联解体后第二次全球化,现在我们都在一个摩登化了的社会之内了,只是摩登的程度或者深度各有不同。

    至于摩登化是不是真是一件好事,我已经不想讨论了。因为意义不大,从来应该怎样和实际怎么样,所谓应然和实然就不是一回事。

    我们最好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再来评价或评判这件事好不好,值不值得。

    至少我自己还没搞清楚。而且很讨厌的,我认为你们也一样,包括金观涛,都未必真知道发生过什么,而自己又在干什么。

    例如他现在似乎在建构一套关于如何在摩登化后建立真实性的哲学。在我看来,至少对我来说,似乎是多余的。

    因为我们对终极问题的回答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指向自己的。

    我为什么要怀疑我自己的真实性。

    我的真实性需要靠什么重复观察重复实验来建立吗?

    我真一切真。

    既然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我管我感受到的世界是不是真的干什么?还不是一样。

    我估计理科出身的金先生思维模式太西化了,他不自觉地要在外部建立自身的真实性,似无必要。

    当然,他的书我看得还少,也许是我误解了。

    而且现在我开始写这本《摩登演义》,估计绝大多数观点还是从他那里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重温历史,不是害怕忘记,而是我们根本还没看清,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常常是自以为知道了,甚至只是莫名地以为自己多么得新一代了,好像天生免疫一样,结果不断地重复历史,还要说什么从历史得到的教训就是得不到教训这种巧言令色的虚言,很顺口顺耳的样子,其实就是给大家找个托词。

  1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关于终极关怀与轴心文明

    轴心文化早就听说过。 所谓四大轴心文明,基督/一神、希腊、印度、中华, 似乎只有金观涛一个人在说。

    我还没看完他写的书, 按理不该急于评论,但也不是不可以先稍微介绍一点。

    有人说,人到了一定的年纪,看任何书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偏见是对的。 我大概也是如此。 我一直有个观点,即所谓中外有别,中国与外国的文化的差别最根本的就是对所谓终极问题的回答, 外国,主要是西方,是归结于外在的神或物质世界, 而中华文化是王阳明所谓的不假外求,或者说反求诸己。

    金观涛作为一名理科出身的人文学者,比我分得更仔细。 除了内外,还引入个变量:出入,即是出世还是入世。

    中华对终极的回答指向道德,是入世的,内在的。 (古代中国人出于内在的良知或齐物的道德可以无视生死,舍身取义,求仁得仁。 既入世又不外求,似乎是矛盾的。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几个中国人能理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从自己出发,一切外物皆心镜内之像,但绝非印度神之幻,我真一切真,真实性不用重复实验也能建立。) 印度指向梵天或者涅槃等超脱世间的境界,是出世的,内在的。 一神教,亚伯拉罕三兄弟,指向的是神的天国,是出世的,外在的, 希腊,指向的是知识,是入世的,外在的。 (这是我的总结,我不知道金是否同意希腊爱知识甚于爱智慧)

    具体的你们可以去看他的书。 我在这里想问的是这四个古文明现在都已没有那么单纯了。 摩登化之后,这世界还有真出世的吗? 几乎都在外求吧。内在的有,都属于个人了,不再是某一国的普遍文化。

    也就是说唯有古希腊文化真地发扬光大了? (未必如此吧,现代中国人表面看来也是重知识,相信科学的,但是谈到是非时,人们往往谈的还是善恶美丑,不是真假对错.如果某个古希腊哲人问孟子不先知道是非对错,拿什么定义善恶好坏,孟子大概会回答,天生恻隐之心,人人皆有,不用论证。没有的还没成人,还不算是个人。)

    而金观涛一直强调的二元分离,工具理性,是不是在说摩登化以后,人们悬置了终极问题, 只顾用理性为工具去改善生活了?

    这篇随笔只能算是个读书笔记。 只有问题,没有答案。

  1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关于供给过盛

    据说,经济危机来自生产过剩。 在我看来,一味地关注所谓的供给侧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一定是生产过剩,一定是生产计划没搞好? 为什么不是需求不足? 不就是因为穷人兜里没钱,有钱也要存起来,不敢消费吗?

    富人再怎么穷奢极欲,对社会总需求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甚至不值一提。 更何况现在真正称得上富人的群体正在急剧减小中,他们占有的财富比例却在急剧上升中。 (无论社会怎么动荡,他们反而更富了。)

    不过也不用急着仇富。 既然一个人一生在消费端能做出的贡献也就那么一点,那么他能有多少享受,我们何必过于羡慕嫉妒恨。

    在我看来,实际上只有你花掉的钱才是你自己的,其他的都是虚荣。 那么这些富人花不掉的钱在哪里呢? 在银行之类的公司里。 也就是说,所谓资本主义也是一种公有制。

    因此如果经济有问题,问题也不在所有制。 或许就是这些银行里的钱的去向有问题? 过分偏于供给侧了?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生态圈无法承受人人都是富人一样的消费了?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这里比我有学问的多得是。 你们有什么高见?

  1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三权分立不是 权力制衡

    三权分立不是三个power,三个权力间的制衡,是三个rights,三个职权,互不隶属。权力制衡是传统社会(摩登化之前的社会)玩的人治。摩登社会是陌生人间的分工合作,不是熟人结成的黑社会小团体,大佬在小弟间搞平衡。老毛看一辈子二十四史学会的也就是这种玩意儿。

  1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精致利己

    据我所知,所谓精致的利己,指的是嘴上说自己为了大家,其实是为了自己。或者表现得很爱集体,其实是因为这种表现对他自己有利。

    而题主的意思,我猜与心口是否一致,表里是否如一,关系不大,

    他大概想说的是:既然人都是自私的,就该承认自己是自私,在这个前提下,设计出一个好的制度来,保证整个社会整体还是不断前进或发展的。

    如此只要蛋糕做大了,那么人人有份,个个得利,即使你再弱势再边缘,也差不到哪里去。

    应该说,现在还在全球化市场中社会其实差不多就是这么行事的。

    只是现在碰到个问题,金观涛的《历史的巨镜》里所谓的两朵乌云,

    现在已经不只是乌云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洪水与旱灾,。

    简单来讲,蛋糕太大了,地球的生态圈快容不下了。

    所以,现在的全球市场加各国福利调控的机制远远谈不上精妙, 一味地用做大蛋糕来掩盖贫富差距这条路看来未必能继续走下去。

    于是大概就有人要用战争来解决了,这是要索性拆了重建一个吗?我不知道。

    那么集体主义,利他道德至上能不能解决呢?

    如果你赞同人是可以被改造的,每天狠斗私心一闪念就天下大吉了,那么十年浩劫这个伟大实验就有点白搞了,再搞一次也一样。

    谁在代表集体黑箱分蛋糕,你怎么指望这些人有那么高的道德?瞧瞧那德性,望之似不似他们口中的某某的儿子?分明就是老子,甚至就是所谓的祖龙。

    再补充几句,这个制度在我看来不用怎么精妙,只要能找到到关键之处用力就可以。

    而我认为这个关键就是反垄断。包括以各种名义进行的垄断。包括技术垄断。谁垄断谁就该提供免费产品与服务。

  1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现代,摩登在哪里?

    据说邓访日时向日本人道歉,说汉字阻碍了日本的现代化。 在我看来未必如此。

    如果说汉字不易摩登化,那也不是一个个单词的问题,而是人们用惯文言文了。 不太能自发地所谓我手写我口。 需要一场五四运动。

    新文化来自五四。没有五四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还有国民党,没有国民党,还会有其他组织。 没有任何组织也没关系,只要人人我手写我口,就是新文化新中国了,哪怕沿用满清国祚,也是摩登的大清了。

    然而,一场运动,风风火火,太过造作,极不自然, 许多名词,都是有大问题的,例如所谓的进化,等等

    把摩登化翻译成现代化也是比较糟的。 容易误解。以为所谓现代化就是要领风气之先。 于是就有人认为既然中国已经崛起了,有所谓的新四大发明了,有些地方,例如上海陆家嘴都被好莱坞选景拍成未来世界了。 那么,现在再提现代化,就该是中国化了,这大概就是习大大所谓的中国式现代化的逻辑所在。

    了解我以往观点的人知道我,其实并不认为西方化全球化有那么十全十美。 从马克思到卓别林对所谓的摩登时代也早就批判过了。 但是曲解现代化的确是一件很糟的事。

    摩登时代开始时,中国,至少上海,并没有落后很多。而且一直到1949年都基本是同步的。 我说的不只是摩登女郎之类的表象。

    摩登社会与传统社会的区别在哪里?(当然不会只是报纸用白话文,多费些纸张) 我认为主要是社会的组成方式。 有人说现代社会是陌生人之间的协作,传统社会是熟人社会。 还不仅如此,要完全说清太复杂(感兴趣的可以去看金观涛的书) 简单而言,传统的好比有机体,不可分,摩登的好比乐高积木,由每个INDIVIDUAL的个人组成, 这些个人,好比是原子或夸克,作为基本单位,他们自由度很高,今天可以在这个公司,明天就不干了,换一家。 传统的很难这样,有的人身依附关系之强以至于退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包括陌生人之间也会依附成类黑帮的关系。

    如今,据说每个中共退休的高管都不可能出国,例如朱镕基,据说不少外国的大学请他去,他都去不了。 而曾庆红被江泽民带去北京后也曾为此很不开心。 所以,中国式现代化很摩登吗?

  1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集体主义?

    中国人个个大公无私,满街都是圣人?

    (缺什么,吆喝什么)

    中国文化的传统里并没有多少所谓的集体主义,实际更多的是个人中心主义,一个个同心圆,由己及人,由关系的亲疏来决定自己的行为。

    集体vs个体,不是中西文化的主要差别。 不假外求,轻视陌生人组成社会的规则,vs 假于外定的天条,尊重彼此的缺陷,力求互补(包括互相监督,而不是明面里指望彼此都是圣人,暗地里勾心斗角) 才是主要差异。

  1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我拥有一个身体”和“我就是这具身体”是两回事

    记忆与记忆者是两回事。 所有物与所有者也是两回事。 “我拥有一个身体”和“我就是这具身体”是两回事。 一个人的意识或自我意识与他所拥有的记忆是两回事。 人可以失忆,并不意味着同时失去意识。 一般有个定见:记忆者=记忆体=大脑。其实未必。或许记忆者的大脑出了问题,记忆就会失去,但是记忆者拥有一个大脑,无论这大脑是否健全,都不意味着记忆者就是大脑。大脑受损,记忆丢失,一定与记忆者有关吗,怎么看出来记忆者与他所记忆的一起受到了某种损害?失去痛苦的回忆是一件坏事情吗? 而且,没有心血提供能量,大脑再健全也没有用。 如果你对不知道所谓的记忆者究竟是什么感到不安,我建议你就将其假设为一种能量。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但能量必须有个载体,例如心血。世上没有纯能量,也没有人能提炼出纯能量。身体死后,这种能量会转移到另一个我们不知道的载体。如果还保有记忆,那么或许可以称之为鬼魂或灵魂,如果失去记忆,那么进入另一个载体,或许就相当于轮回了。

    以上所写如果太难理解,请参考我正在起点开始写的网络小说《姜大神之诸神空间》

    https://www.qidian.com/book/1037934089/

    姜大神之诸神空间

  2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现代八股狗屁不通,难以自圆其说,(以至于常常要诉诸仇恨之类的滥情来救场)

    (其实以前已经说过多次,例如:人民民主专政。相信科学。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按劳分配。三个代表。等等。)

    如此逻辑不通甚至荒唐,却还要铮铮有词。 似乎只要气足就能反证理直。就好比禅门里的虚头八脑之辈,大喝一声,反而暴露了色厉内荏的底色。

    谁语速快、声量大,敢骂敢笑,谁就赢了? 什么逻辑?狗屁不通。

    先开一贴。等我无聊时,再来一一笑话。

  2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禅宗语录笔记

    梁武帝问达摩大师:“如何是圣谛第一义?”摩云:“廓然无圣!”帝曰:“对朕者谁?”摩云:“不识。”帝不契,达摩遂渡江至魏。帝后举问志公,志公云:“陛下还识此人否?”帝云:“不识。”志公云:“此是观音大士,传佛心印。”帝悔,遂遣使去请,志公云:“莫道陛下发使去取,阖国人去,他亦不回。” (碧岩录第一则)

    第一义谛,相对于世俗谛而言。 最早源自吠陀时代的奥义书思想,将世间的道理称为世俗谛,超越世间的道理为胜义谛。 此道理为诸法中第一,故云第一义,真实故云真,为圣者所见,故云圣,为殊胜之妙义,故云胜义。 (这些属于大吹法螺。简单来讲所谓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超越电视剧剧情掌握了电视机原理,就可以称为神圣了)

    我的读者估计知道我是赞同”无圣“的。 就如同所谓的纯能量,只存在于幻想小说内,世上也不会有什么得道高人。

    但是,如果达摩是个虔诚的信徒,他大约无法否认释迦摩尼以及佛这个字眼的神圣性。 (如果你也是,肯定受不了呵佛骂祖,建议你就不要看下去了,何必自虐?) 那么应该另有所指。 例如廓然空寂,什么都没有,无俗也无圣。 或者俗即是圣,佛眼里都是佛。 诸如此类。

    在这个语录或者说传说里梁武帝的佛学水平似乎不怎么样。 他不知道廓然,空寂,是佛家一个最要的意像。这就是个俗人,由他这样的帝王开创的佛教道场,包括如今那些生怕信徒不在金碧辉煌前低头的,都很俗气。

    其实我也不认同空寂,但还不至于像他那样毫无感觉,搞不清重点,只纠结自己学不到葵花宝典,成不了圣。 我现在更喜欢道家”鱼在水中游,道生一,一生二,阴阳鱼,无处不在,就如水之与鱼“这个意像。 不过,无论哪个比喻或意像,严格说来,都是瞎猜。

    剥洋葱剥出个空,只是电视画面,不是电视机原理,并不意味着一切皆空,全无意义,不值得,等等等等, 过分强调虚无未必是释迦摩尼的本意。 我记得他有十几个不答,大多都是所谓的终极问题。 他是不是在承认”不知为不知“呢?承认真得空的无的是关于终极的知识?还是在故作神秘,维持形象? 应该是前者吧。 佛家关心的不是真理或真相究竟是什么,而是如何离苦得乐,超脱烦恼,解粘去缚。

    这听上去也许很不错。 但是,如果你对世界的解释不那么合理甚至逻辑不通,就急吼吼地去改造世界,真的合适吗? 如果不先想清楚自己所选的大胆猜想,某个主义是否能自圆其说,就兴致冲冲地去实践,去解决问题,是不是太毛糙了? 想当然地以为烦恼痛苦就是要不得的,极大丰富就一定很好,是不是太幼稚了? 就跟我儿子似的,只爱吃甜的,欣赏不了悲剧。只有崭新的才是好看的?

    武帝在这里表现得即俗气又幼稚,拿不到秘笈,还听到个”无圣“,就问”我对面的你不就是人们嘴里的圣吗?“ 这明显就是个瞎子,达摩却还要死马当成活马医,飞了个俏媚眼,答道”不识“。 不是责怪武帝有眼不识泰山,这类解释太小看禅宗初祖了。

    武帝无意间问了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的对面是谁?是什么?该贴什么标签? 六祖也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我(对面)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认识吗? 有位没说'不识',又是佛,又是性地卖弄知识,被慧能否定了。因为答案已在问题里,都说了无名无字了。 名词之争是意义不大。但无论是心是物,这对面的真的非我吗?或者说,这对面的是外于我的吗? 假于外求vs反求诸己。不久前刚讨论过。不再重复。 简而言之,我是偏向欣赏或品味人生的(对面之物在心之内),而不是什么改造或开拓外部世界。

    这涉及我以前一再说的自我意识带来的两难问题。(审美赋予宇宙意义,但是见不到真我使人内心深处发狂) 我目前是倾向于只要认清对象化思维的优缺点就可以了,不必追求所谓的能所双泯。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估计达摩不会同意。 他是提倡心如墙壁的。 但是,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只适合世外洞穴(嵩山少林),或者睡前死前。 何止”帝“不契,我现在对所谓一口吞尽众生,一即是多,牺牲一个耶稣就能赎信徒的原罪,另类的杠杆之类的逻辑,也是似信非信。

    至于那位志公,抬出观音这种观念神来说事,其表现看似帝王身边常见的跳大神的巫师。 与深信自己的理论还付诸行动的达摩没法比,有点不值一提。 这节语录就暂时说到这里。

  2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2023年八月25日 随笔

    病毒据说是介于生命与非生命,有机体与无机物之间的。 似乎挺重要的。 但这个名称容易误导人,据说人体内有许多VIRUS, 并不都是致病或有毒的,甚至是有益的,类似益生菌。 不过,我觉得生命的诞生没有那么重要。 更重要应该是我与非我的对立,即所谓的自我意识。 而自我意识不是在某一天或某一个时刻突然产生的,而有一个逐渐生长的过程。 甚至可以说从无机物到有机体到有模糊的不稳定的自我的所谓高级动物,哺乳动物,乃至人类,就是这个过程。 也就是说病毒,甚至一块石头或一粒原子,都未必没有极其模糊极其不稳定的我与非我的对立。 这对立,产生了距离,距离产生了美,从此宇宙有了意义。 上帝必须造人,不然的话,就白造了个无人欣赏的宇宙。 可惜世上没有完美。 有了个我,但看不到自己,只能看到非我。 找不到自己,难免在潜意识里抓狂。 于是不是执着于物像(电视剧剧情),就是执着于对镜的想象/猜测(电视机原理)。 所谓放开对非我的执着,放下对真我的妄想,并没有那么容易。 我也来妄想,猜想一个,添添乱。 或许不是一个叫上帝或真主的猴子随机打出了一篇红楼梦。 而是一种类似阴阳计算机的机制造化了一个类似虚拟世界的近乎无限的平行宇宙。 有阳界,还有阴界。 阴界也看不到真相,不过就是换了个电视频道,看到了其他剧情而已。 死后,或者练出身外身的,能带着记忆进入阴界。 但是记忆也未必那么值得执着,什么时候想通了,或许一碗孟婆汤也不错。 死是无法经历的,人无法看着自己死,那不叫死,叫一种特殊的经验。失去记忆才是死。核心能量不灭,重新开始,就像我们现在想不起前世一样。

  2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连科学都不能迷信,更何况永远光伟正的非科学们。

    所谓“相信科学”是自相矛盾的,说不通的。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是永远光伟正的,是可以被质疑的,是可以被不断检验乃至证否的。 (我认为,所有科学理论都难免被证否,被推翻。因为理论基于逻辑,而现实的复杂程度可能是无限的,无法被永远相对简单的逻辑所规整。)

    科学之所以比较可信,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能解释一切,承认无知。 而那些永远的光伟正们无法承认自己不代表永恒的普遍的真理,无法走下神坛。

    为什么我讨厌傲慢的西方就必须支持牛哄哄装模做样的土共? 为什么我不喜欢仰仗投胎技术的八旗,就一定要跪白人?他们是后天自我努力染白的? 信马列传销,向往德犹大饼,怎么有脸说别人崇洋? 都永远光伟正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科学?要不要脸? 经验检验出的也可以是狗屎运未必是什么永远的光伟正。都这么正确了还验什么,谁敢说验出了皇帝的新装。敢的已在牢里.

    如果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那么数学就不是科学。 因为被证否的数学都是算错了,本来就不成立。 因为1=1所以1+1=2,是不会错不会否的, 不仅永远正确,换个宇宙,也不会错不会否。 科学就不同了。 换个时间或地点,严格来讲,是有必要再做一次实验的,看看否不否。 离开怀疑或质疑谈科学都是耍流氓。 (中医很难成为科学,的确是因为阴阳五行无法量化检验,但也与固步自封的态度有关,只总结经验,不承认教训, 很难在被证否时做出调整。以至于一本内经几千年了也不过时)

    宗教很明显跟科学矛盾,为何这么多人信奉?- 曰文的回答 问这个问题的朋友似乎认为唯有科学是真理,是唯一值得信奉的,其他的都是迷信。 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没有比宗教徒们强哪怕一点,没有比宗教徒们科学哪怕一点。 科学不等于真理。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等于真理。 谁要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是不科学的。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也注定会被推翻。哪有真理是有待推翻的? 科学解释不了一切。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谁要是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只要还有人们解释不了的事,就有宗教的存身之地。 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是不可确知的(比如客观存在到底存在不存在,死后到底如何等等) 因为它们在我们的观测之外(仪器不过是感官的延伸,总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我们不愿意其不可确知,或者说,我们不愿意承认其不可确知 于是只能诉诸信仰,包括对科学的信仰(其实等于对科学的背叛) 相信科学(其实是在说相信权威)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关于科学的定义,是有争议的。 答主倾向于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实证是没有止境的,任何结论,所谓“定”论包括“定”义,都是暂时的。 窦文涛说不是实践检验真理,而是时间。 那么要多长的时间呢? 依我看,是永远也检验不出什么永恒普遍唯一的真理的,都是暂时片面局限于某个角度的 例如,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总是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的局限, 所有对其他角度的设想其实都是我们的自以为是而已,

    现在连我还是蒙童的儿子都会说:"这不科学"

    言下之意,不科学就意味着不可能或不正确

    好似,科学是等同与真理的。

    其实不然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

    在笔者看来,所有科学理论都注定要被推翻

    因为它们是建立在1=1这个逻辑基础之上的

    人的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是无法思考的)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简化的吗?

    比如1=1,看起来很对,是基本的

    但是我们能找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吗?

    1个苹果+1个苹果真的等于两个苹果吗?

    所谓相信科学,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

    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相信科学”的潜台词是相信专家,相信权威,相信标准答案,……

    这恰恰是反科学的

    如果一定要让笔者选择的话,

    笔者更愿意相信1=0的逻辑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苦尽甘来,乐极生悲……

    实际,笔者任何理论都不会选择相信

    迷信经典和迷信权威一样,会扼杀可能性,扼杀梦想

    使人失去生活的目标,(常问: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

    人虽未死,心先死了,直如行尸走肉一般

    再聪明的大侦探也破不了不是密室的杀人案。 谁知道是不是在宇宙外另有真凶,只有天知道。 科学再先进,技术再发达,也只是在研究电视剧的剧情及其逻辑(没有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电视机的原理。

    (这是个比喻,不要和我说你懂电视机的原理。) 电视机是人造的,是人设计(计划)出来的,我们可以学成电视机的专家。

    人是谁造的?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在市场中,人们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 我的切身体会,实在是很难理解我老婆的情绪怎么来的。 所以如果有人有抛弃市场的冲动,分配靠军事配给,好实现成吉思汗全民皆兵的先进体制,避免崇祯帝兵饷从哪里来的苦恼,从而征服星辰大海.....我是颇能理解的。

    精英主义的问题就在于所谓“精英”并没有那么精那么英。 郎咸平:所谓博士,就是学会了如何坚持自己偏见的人。 真理不掌握在多数人手里,也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相信科学(潜台词就是相信权威,相信教科书)这句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科学的方法不是眼见为实,而是大胆的假设,小心地求证 为什么要小心,因为都是假设,不是什么真理 连1=1也是假设,真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任何事物吗? 民主(MOB做主)投票更是靠不住的。 排队长的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 到底怎么样,还得亲自尝一尝 实在不行,宁可迷信大数据什么的,也比所谓的精英的自以为是靠谱

    关于人总是自私的,已经聊过。 我估计人们也知道圣君们,所谓的哲人王,绝非道德模范。 那么他们是不是真地掌握了真理,是合格的伟大导师呢? (顺便说一下,我估计连毛粉也很难说习是与教员一样的人民领袖。习思想太没有学习价值了。这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我认为不可能。自以为是的,不是疯子,就是骗子,毛就有点半疯,还很狡猾,是个好演员。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逻辑如此。 (其实与其说我信自己,不如说信逻辑。而且已深信不疑,不用强调了) 这逻辑以前已大多说过了。 只稍微总结一下。 人,自我意识弱的,还不算真正成人。 我与非我对立,能觉与所觉对立,镜像对立。 像永远遮蔽镜。知背后的不知永远神秘。 (图书馆里磨脚印,斗争海洋里学游泳,也一样是从电视剧剧情推电视机原理) 承认无知,相信自己的存在就够了。或者更进一步,相信自己的本质就是终极的根本的存在,至于具体是什么存在就不用管了,也管不了,知不道(到)。 (不是你一个人,人人如此。不假外求从容不迫是优点,容易发狂发疯是缺点。)

    如果有人认为上帝或真主之类的,神秘到了超越逻辑,处女怀孕,水里走天上行,或者咯吱窝里出生,下地就发表感言,再怎么荒谬都可以。 我也无话可说。祝你愉快。

    或许我说的不是“信自己”,而是“不信你们”。 在我看来,就如同提炼不出什么纯能量,得道高人什么的,只能出现在幻想中。 连科学也不可绝对相信,更不用说不科学的了。 (所谓连好事也不能做,更不用说坏事了。绝非什么酱缸文化。) 科学中最可信的是方法,包括逻辑,也包括实证。 在合乎逻辑地大胆猜想(教条主义)小心求证(经验主义)外并没有两不沾的绝对正确,无论起什么花哨的名称,都是爱把好话说尽的骗子人设,常常把坏事做绝。

    人,也就那么回事,说什么原罪或本恶,都太不凡了。无非学坏一出溜,经不起考验而已。 如果一个制度把某人放在一个权力太大或太不受监督的位置上,都和放在火上烤一样,太不人道了。例如小毛都睡不着觉。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同情可怜他们。

    人要真相信一件事,有时候并不容易,需要反复重复的仪式。包括反复进行的科学实验,也类似。

    如果您认为我们必须跟随圣人,那么第一位圣人跟随的人是谁? 人们总是高估自己的外在财产,例如圣人写的圣书,或者高估自己的外在行为,例如吃某些特殊的食物,或者他们的特殊经历(我认为,无论是否属灵,无论多么独特,它们仍然是外部,而不是真正的内部)。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分析屏幕上的图像(戏剧)来控制电视机吗?如果不是,那是否意味着我们的逻辑和科学基础上的所有成功都是“电视”的恶作剧(所谓“电视”可能是道,神,佛陀或其他一些事物,例如偶然性,例如随机打字的猴子) ? “理虽顿悟,事非顿除"。之所以要修行或修养,就和为什么要重复做科学实验一样,本质上都是一种建立信念的仪式(不假外求,信自己,看不见摸不着但信其必在的那个自己)。科学实验就好比是宗教仪式。 不断地重复,以坚定信念。 最基本的信念应该不是我以前反复说的“能量守恒”或能量第一性。 而是“物理世界可以用数学描述并预测”。我其实不是科学的粉丝。(能量不守恒,我也不会崩溃。)只是相比其他的,一定要选择一个的话,还是科学比较靠谱些。 虽然科学家也难免有在用电视剧剧情推算电视机原理的嫌疑,实际可能是荒唐可笑的。但是太荒谬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而科学在所有的信念体系中是最讲逻辑最可信的。 仅此而已。 (多懂些专业名词,并不值得......) (以前我总以为回我个“看不懂”是很糟糕的,其实自以为看懂了还指手画脚可能更糟糕?一个知道自己无知,另一个以为无知的是对方。)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我正在谈的这个自信自尊自强的信念体系在逻辑上也是相当自洽的。

  2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纽约时报:如何避免壞人當上總統?用抽籤代替投票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30822/elections-democracy/zh-hant/

    总统之类本该不重要。重大问题全民公投,小事交给总理之类的角色。 总理该在管理人才中选拔。而不是搞选秀甚至选美 。

  2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再谈八股: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这是对物种演化的胡乱套用。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更快更强更大更高更团结,未必更适应环境。 更复杂或许更适应特定环境, 但更简单可以适应更复杂的环境变化。 例如病毒可在真空中存活。 总之把演化称为进化,都是武断的。 (应该就是人类惯常以自我为中心而产生的错觉) 更何况社会进化论。 生活越来越方便,脑子越来越不需要了, 甚至反而是退化更适应环境。 最适应环境爬得最高的老几们最好笑,一点都不奇怪。

    社会,世界,宇宙,人生,本来就不会有happy ending. 但悲剧有悲剧的美。苦中亦可作乐。对我来说,这些古今中外的红屁股们,的确挺可笑的。

  2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收买上层/年长者,洗脑下层/年轻人。土共统治基础没有有些人想得那么薄弱。

    所谓自由与平等不可兼得。 右派上台较自由但不够平等,左派上台则相反。 在大天朝,则比较奇特,即没有自由也没有平等。 例如福利,在布尔什维克大帝国,是倒福利,偏向上层的,其实不是福利,是收买。 因为上层比较了解实情,比较难忽悠。 就是翻墙,也是上层比较有意愿与能力。 也许有人会提起所谓的扶贫或脱贫。 我也不了解实情到底如何。 但我了解下层进了人大是什么表现。 轮到他们发言了,他们会由衷地感谢党,把他们接到城里,吃好的,住好的,还能到处旅游。 所谓为纳税人查账什么的,等下辈子也未必会进入他们的意识。

    所谓啃老现象,也是土共优先收买知情者的策略造成的。

  2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假于外求vs反求诸己(该getoutofchina的是布尔什维克.以流氓习气为荣的只能算是外国畜生留下的杂种)

    为什么该getoutofchina的是共产党,不是我们中国人。

    我听到过的最荒唐的说法,可能就是马克思的前世是中国人。(如果马提倡无私,就可以认为他的前世是朱熹,存天理灭人欲,那他也是个中华文化罪人的转世。 本该是天人合一,甚至天人本一,不是对立的。 虽然朱熹的本意可能是想要皇帝们克制欲望,没想到反而被皇帝老儿们利用来制造驯服工具了)

    所谓除了中国人,都是外国人,中外有别。这种区别主要不在于饮食或汉服。

    更重要得多的是,真正的中国人在怎么看(世界与人生)这件事上,与许许多多外国人,包括德国犹太人,是截然相反的。

    我在别处说过,人都是差不多的,与其检讨人种不如检讨文化。

    中国文化的根本(或精髓)在于不假外求,从容不迫,甚至自在逍遥。

    人所面对的也基本一样,但在怎么面对(或面对的是什么)这件事上,中外正好相反。

    外国人,包括马列恩斯毛,也包括他们政治上的对立面,首先贴了个标签“外”,或外部世界, 面对个外在的宇宙,看什么都是所谓的资源,要斗争,要抢夺,要利用,要开拓,要殖民,等等等等。(信的也往往是个外在的神灵) (这是有了个自我,而又找不到自己究竟是什么,从而发疯去攀援的表现。)

    中国人,例如王阳明,贴的是“内”,一切都是心内之物, 这心不是指心脏,也不是指头脑或思维,比较难解释,中国内典虽多,真有体会而不只是口头禅的不多。 简单来讲,就好比是个舞台,人生就是一场戏,一切都是被欣赏的对象,而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或无用的垃圾。 (这是觉悟自在自足,从容甚至逍遥的表现)

    对于许多自以为是中国人的人来说,首先考虑的就是有用还是没用。 所以我曾说中国早就亡了,不仅亡国,还亡天下。 如要复国或复兴,第一个该getoutofchina的就是共产党。

    索性说得再过分一点, 既然在我看来,自我意识弱的还没有真正成人, 而不具备建立在我与非我对立之上的审美能力,只能算还是个小动物,甚至野兽, 因此,可以说只有真正的中国人才配叫做人。以流氓习气为荣的土共挺多只能算是外国畜生留下的杂种。 (既然这世上真有支黑,就该有大汉至上主义,以保持平衡)

    自从圆明居士雍正编禅宗语录,中国文人就别想再龙场悟道了。都忙着考据去了。

    (这个局面在明朝学辽金元打大臣屁股,摧折其自尊时就几乎已经注定了。) 现在哪里还有多少从容的风度?

    (因为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所以从容不迫。)

    只有装腔作势,色厉内荏。

    中国文化的精华是不假外求,从容不迫。 早就断绝了。 糟粕主要是一贯的两面派。说一套做一套。 以前是外儒内法。现在是台上为人民服务,台下莫非党碗,党恩浩荡。 底下人没觉得不对,好像很自然。几千年了。早习惯了。

    既然“这个局面在明朝学辽金元打大臣屁股,摧折其自尊时就几乎已经注定了。”,当然不是雍正一人之过。

    我承认我大汉族主义,甚至讨厌满清的服饰,最近发现都有生理反应,真要吐了,大概我是过分了。

    但小毛说得对,不会无缘无故的。

    只举一例,满清直到末年才允许有老字号,以前全是made by 康熙, 雍正制,乾隆制 乾隆到处留爪印,“我的”“我的”“我的”,mine,mine,mine, 损了多少文物。

    朱元璋也很糟,从他开始,科举就没多大意义了,选出来的政务官原则上并没有制定政策的份,属于秘书,顶多智囊,还是事务官,小吏而已。皇帝太小,张居正才有机会。

    大有为的英明君主们,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吃干饭的,常常破坏制度,远在汉武帝时,就在相权及兵部外另立大将军大司马。习也搞了许多制度外小组,自任组长。

    早就亡天下了。只是汉字还在,(庄子坛经传习录还在),没有亡得一点不剩而已。

    书虽在,奈何大多都把国学当成与己无关的一个学问,一个饭碗,一个谈资,没有切身的体会。

    孔学,再次被统治者歪曲,从弟子规这种糟粕里是学不到自尊自信、自在从容的,只有驯服而已。

    马列教当然不等于中国。

    外儒内法也绝非中国文明的全部。

    中国,如此发展,最后顶多徒留汉服之类的躯壳而已。(里面罩着些高度发达的科技人,机器人,工具人)

    (国学学什么?)中国文化的精髓:不假外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不在穷经皓首) 为道日损。(不在积累学问,更不要说文凭了) 三藏十二部经,自性中本就具有(先有自性,再有佛典,而不是相反) 这与一味向外追求(认定有个外在的神圣或客观规律以及物质世界)的西方传统是正好相反的。 举个例子。 有些谈禅宗的英文书,开篇就谈什么不是空碗难装茶之类的比喻, 一副要人谦卑听圣训的一神教做派, 南辕北辙,背道而驰,还谈什么禅? 中国禅,其实不是禅,不是什么思维修,不是印度禅搞的静坐冥想。 不在思维或身体上下功夫, 而是直截了当,问你:谁在思维?谁在赶身体这架牛车? 但不会有个标准答案来背诵。 学中国文化,要落在实处。这实处不是文字语言,而是我们各自的生命实践。

    日前,在洗碗时,远处似乎有鸟在长鸣,我莫名想起了一段禅宗故事。 某老和尚带小和尚出外游玩, 天上,有一列候鸟,鸣声飞过。 老和尚问:听到了吗? 小和尚说:听到了。 再问:听到什么了? 答:飞过去了。 老和尚气坏了,(平时白教这个小和尚了),上去一把抓住小和尚的鼻子,喝问:什么过去了?过去了吗?

    宇宙再大,也不过就是一张墙纸。 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奈何人们常常被眼前显示壁上的一切所惑,忘记了自己。 相比于宇宙空间,时间更容易让我们感受自己的生命。 相比于视觉,听觉更容易让我们观想自己的存在。(我听到了我的心声,故知我在) 触觉的持续,也许更为亲切。(无论身体是不是只是步行骑的水牛) 我曾经把相续相,时间相,寿者相,比喻为诱惑夏娃的毒蛇, 这就是对人生持否定或悲观的态度。 当然是过于偏激了。 世人虽蠢,也不是一点美都体会不到的。还是有希望的。

    关于“先天第一因”,人们各有各的猜想,以及执念,甚至成为不容置疑的答案或不容亵渎的字眼,当然也就绝对不会承认乃至无法设想这些文化的核心只是猜想了。 算了。人们被这些所割裂,以至于要拼个你死我活,也许是种宿命。 我们不如谈谈这个“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从哪里来的。 在我看来,这来自时间感,寿者相,“我我我......”,自我意识与自我的迷失(以及对寄托的渴望)。 生命,在于音,不在于色。寿命、声音(包括sound of silence)无所谓长短,只要能从这音里观到自己的存在。这绝对不是要用个空杯子去装什么神启之类的。换个特殊的梦不等于醒了。 醒了,一般就没在梦中那么繁忙紧张了。 从容(因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才是中国文化或文明的特质。不是气势汹汹或拿腔做调 (稍微解释一下。我们要感受自己的生命,当然是从时间的长短中感受比较方便。 而要感受时间,当然是从耳根中感受声音的变化或不变比较方便) 人无法直接看到自己眼睛(的真相),间接看到的严格说来都不是真相。虽然听也是听不到的,但是可以确定无疑于自己的存在。至于到底生命是什么存在或到底怎么样存在,在我看来就和先天第一因一样,属于永远的谜。 如是我闻,宋代说出名句“云在青天水在瓶”的高僧曾质问来访者“何贵耳贱目”。 我要谈的语境context不同,对我来说,正相反,我们过于贵目贱耳了。 包括本人,总是喜欢“明镜”或“屏幕”这个比喻,也是过分重视视觉了,忽视了听觉。 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是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 关于自我意识陷阱,我已说得太多,被嫌啰嗦了。 然而更重要的“镜”,或者说更重要的背景/基础,(不在于空间),而是时间相(记忆相,相续相,寿者相)。不在于视觉,而在于听觉。 关于耳通(方便度)第一,在佛家很明显,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其实道家也有,远在战国时期,庄子 杂篇 庚桑楚 :(吾) 出无本,入无窍,有实而无乎处,有长而无乎本末. 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 (坛经:无头无尾) 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儒家)。 重点在于宙,不在于宇。在于音,不在于空,当然更不在于色。 不可空守sound of silence. 频呼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频敲钟吕虚有事,或能识得主人公。 其他各种教派相似的方便法门其实很明显,不再赘述。 以视觉而言,道路是比虚空或空间更方便的入口。 原文这个“道”字应是误补的。不如“吾”或“我”。 参见庚桑楚 六 “以有形者(包括身外身)象无形者而定矣。 (无形者,真我)出无本,入无窍。(有形者,假我)有所出而无窍者有实。(有形者)有实而无乎处。(无形者)有长而无乎本末” 有形的我在空间(视觉)中表现。 无形的吾在时间(声音)中觉醒。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 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 。 或许如此。 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 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 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 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 (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 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 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 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 瞬间传送)出了偏差, 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recall <全面回忆 >)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 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 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 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 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 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 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 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 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 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 (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 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 太难继承,几乎已绝。 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 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在上文中,我有把先天第一因等同于自己或自性的倾向,现在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无论慧能说过什么,我现在认为还不如给这个unnamable一个新名称”所有一起“,所谓所有一起,千万不能再加一个字在这四个字后面。所有一切就是我+非我,而不是自己或自性)

  2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既然中美都相信《三体》书中的逻辑。怎么还在内战?

    既然中美都在拍《三体》 奥巴马,估计习近平,也喜欢。(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估计很合毛习之类斗士的胃口) 都这么相信书中的逻辑。 (可能只有我觉得这逻辑前提并不成立) 那么,为什么还不团结, 等发现真有外星人要抢地球不就晚了吗?(地球都必然要被抢了,还在搞领土争端?) 建议打散各国军队,统一成联合国军 (现代军代的厉害之处,就是陌生人的组织,难以抗命,所以必须打散) 现代军代是陌生人组成的。命令就是一切。 (几年一起训练不足以使人跟着你违抗命令。) 不要看做大官的怎么怎么样,越是大官,越被狱卒包围,

  2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为什么我认为天上降不下圣人圣君好皇帝,或其他永远光伟正?

    关于人总是自私的,已经聊过。 我估计人们也知道圣君们,所谓的哲人王,绝非道德模范。 那么他们是不是真地掌握了真理,是合格的伟大导师呢? (顺便说一下,我估计连毛粉也很难说习是与教员一样的人民领袖。习思想太没有学习价值了。这人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我认为不可能。自以为是的,不是疯子,就是骗子,毛就有点半疯,还很狡猾,是个好演员。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逻辑如此。 (其实与其说我信自己,不如说信逻辑。而且已深信不疑,不用强调了) 这逻辑以前已大多说过了。 只稍微总结一下。 人,自我意识弱的,还不算真正成人。 我与非我对立,能觉与所觉对立,镜像对立。 像永远遮蔽镜。知背后的不知永远神秘。 (图书馆里磨脚印,斗争海洋里学游泳,也一样是从电视剧剧情推电视机原理) 承认无知,相信自己的存在就够了。或者更进一步,相信自己的本质就是终极的根本的存在,至于具体是什么存在就不用管了,也管不了,知不道(到)。 (不是你一个人,人人如此。不假外求从容不迫是优点,容易发狂发疯是缺点。)

    如果有人认为上帝或真主之类的,神秘到了超越逻辑,处女怀孕,水里走天上行,或者咯吱窝里出生,下地就发表感言,再怎么荒谬都可以。 我也无话可说。祝你愉快。

    或许我说的不是“信自己”,而是“不信你们”。 在我看来,就如同提炼不出什么纯能量,得道高人什么的,只能出现在幻想中。 连科学也不可绝对相信,更不用说不科学的了。 (所谓连好事也不能做,更不用说坏事了。绝非什么酱缸文化。) 科学中最可信的是方法,包括逻辑,也包括实证。 在合乎逻辑地大胆猜想(教条主义)小心求证(经验主义)外并没有两不沾的绝对正确,无论起什么花哨的名称,都是爱把好话说尽的骗子人设,常常把坏事做绝。

    人,也就那么回事,说什么原罪或本恶,都太不凡了。无非学坏一出溜,经不起考验而已。 如果一个制度把某人放在一个权力太大或太不受监督的位置上,都和放在火上烤一样,太不人道了。例如小毛都睡不着觉。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同情可怜他们。

  3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如果政府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 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真让我做主。谁占市场份额高,谁就为穷人买单。以人民名义搞的垄断更该如此。) 如果政府,这个所谓的必要之恶,不能认真反垄断,还要自己搞垄断,甚至所谓公有制,变相战时共产主义,那还不如不要政府了。

    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计件?计时?

    尤其是在有的工厂无人到不需要装灯,连脑力劳动都开始转交借ai的当代。

    按资分配,钱能生钱,必然使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但是规则比较透明。不至于具体怎么按劳分配由领导们暗箱操作。 你都不用管,只要相信其英明神武就行了。 实际国家资本也是一种资本,

    韩非子早就说过:要想国家富,就要百姓穷。(大意如此,原文忘了)

    而且,在不被垄断破坏供需关系之前,靠市场调节, 人们付出的体力,技术,脑力,创意,等等,是可以获得合理的回报的。 无论哪个制度的老板,还是领导,人都是差不多的。按劳分配只能靠市场调节,供需关系,不能靠垄断集团头目或首席的道德水平。如果市场没有被垄断,人们的劳动值多少取决于供需关系,他们是不是大善人或圣君都没关系。 人总是自私的。即便实现了共产主义, 按码分配各取所赐,所赐满足甚至超过预期,因而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检讨人种不如检讨文化。检讨文化不如检讨制度。 现代制度各个国家其实也差不多。毛病也一样,主要就是没有认真反垄断。甚至政府自己搞垄断。 垄断可能难免。但应该要求提供免费基础产品与免费服务。包括国营事业,水电煤网医。估计垄断的热情就大幅下降了。 又或者规定麦当劳之类的必须包养路边小摊或补贴其他类似的竞争对手。

    真让我做主,既然这些必要之恶不认真反垄断,还要靠垄断资本,包括国家资本,发展战争生意,那就不要什么国家了。或国家减弱到只是个地名就够了。(军队警察减弱到只是保安。政府减弱到类似物业。法律改名叫公约。其他类似。)

    我说的当然是所有国家。当然不现实。不用提醒。本就是个假设而已。

    五大流氓不是笑话。实质就是如此。并没有多少民意的代表性。就是五个绑架各国民众的黑社会组织。本该只是个物业管理之类的行业工会。

    把国家人格化,就是默认公众是有统一的集体意志的。那是土共喜欢的话术。 国家,对我来说就是个地名。对有的人来说,郭嘉,就是政府,更确切地说,就是大领导们及其手下。 据说,现在习已经取消集体领导制度,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大领导了。 那么,习个人怎么想?我实在很难猜。 我只是把我能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告诉你们,悲观一点未必是坏事,至少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冲击太大。

    而所谓独立,要别人承认才有意义。我也可以关起门来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但邻居们会觉得这就是个神经病。所以老共重视外交战。 但是,会不会真武统有可能和这些无关,只取决于老共内部斗争的需要,例如借机清洗军队,又或者借此重归战时配给制,呼应共产初心。大陆财政形势越坏,台海越危险。

    真打起来,实际上已经准冷战,亚冷战了。台湾有希望获得与中国交战至断交的国家的正式的完全承认。 如果有的台湾人够聪明,看看自己可以到处跑的护照与台胞证,,想想有多少免签的,就知道自己已经比大陆人独立自由得太多了。

    以目前来看。习已经表明他不怕擦枪走火了。而拜登怕,不能不去接触中国政府。于是习又可以吹牛了。可见,宣传,笔杆子,才是土共最重视的。输赢,领土什么的,都是浮云。

    华太老实了。没有可比性。前一段共军多次不专业,美军明显急了。现在接触后不知道有了什么默契,共军大概又专业了。 《红色轮盘》里记载有次温家宝夫人请初入中央的习夫妇吃饭,结果全是彭在应酬,习一言不发。他在憋什么大招?

    我猜与市场,甚至与经济无关。与他还没有对8341或其他类似组织有绝对掌握有关。

    不过,习一尊可不是孤家寡人,不仅有信息茧房培养的粉红,还有看破而不说的,自以为被福利收买,甚至自以为自己也是吃特供长大的统治阶级, 真正的八旗也有某种共识,既然美国政府已逼到要查帐的地步,而这个党烂事太多,是见光死的,就索性让习去赌一把。我估计他们多数不屑于做官吏。习要证明自己,那就让他去犯这个傻。万一成了。难道他还真能传给她女儿?稍微解释一下成了个什么。就是大天朝与共产天堂的结合,半封建专政半(德俄)文化殖民。都不需要货币,当然也无需与国际市场接轨。因为是新的,必然是先进的,全世界都该抄这份作业。

    八股: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这是对物种演化的胡乱套用。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更快更强更大更高更团结,未必更适应环境。 更复杂或许更适应特定环境, 但更简单可以适应更复杂的环境变化。 例如病毒可在真空中存活。

    总之把演化称为进化,都是武断的。 更何况社会进化论。

    另外,我估计会有不少人觉得全交给政府与ai也很好,少了许多烦恼。我也爱躺平做闲鱼,但中国并不物博,土薄矿贫,怎么让东正教俄国重回共产信仰?这凭码交换的内循环可能一个俄国的资源还不一定够,good luck

    对相信领导们在暗箱中按劳分配的我无话可说。 那就公布账本。证据面前,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公开透明的独裁或集权是可以胜过选举出代表互掐的,可惜,越来越黑箱作业了。 如果要说私人垄断与政府垄断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政府怎么能拒绝向纳税人代表公开账本呢?资本家可以,都是他个人或股东的,不是纳税人的。(大领导们居然也可以,因为你们居然对无私这个神话或传奇很买单。)

    我希望我们能建立自尊自信。 不要再信那些逻辑不通,不能自圆其说的八股了。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可以藏着掖着的。 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还有什么需要我说的?) 我不认为我要努力适应一套谎言系统, 我也不认为要再次全盘推翻,没必要。 只要被说穿了,就很难演。 不知道自己被说穿,更见其可笑。

    我们目前是还需要一个大的黑社会,以避免许多小的黑社会, 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 但这不妨碍我笑话这些自以为还很有面子的傻子。

  3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人应该自私以及如何自私

    我觉得这里的话题,包括我的,有点太大了。

    人应该自私。

    其实,人都是自私的。这不是个应该还是不应该的问题。 也就是说,那些声称人不应该自私的人也是自私的。 甚至可以说,越是提倡别人要无私(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自己摘除在外)越是自私。 无私作为一种不现实的理想,只能拿来要求自己,而不是别人。

    完全的无私,所谓我将无我,死后或许能达到。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的,只能相对比较地私心稍微少一点而已。 (和那些耶稣之类的传奇相比只能说只是稍微少一点而已,但那些只是传奇,本就是作为现实中没有的理想榜样而树立的。越是现实中找不到,越被宣扬。)

    人总是自私的。即便实现了共产主义, 按码分配各取所赐,所赐满足甚至超过预期,因而没有私有制,甚至没有私有物,连身体都是公家的(我猜这才是习所谓的我将无我),人还是自私的。 因为所有物和所有者是两个概念。 一无所有,无产,但还是有个我的。 (混淆概念。方便了英明领导们为所欲为,还可以自欺欺人,说不是出于私心。就好比跳了集体主义的大神,国家意志上身,就不受你们凡人的道德约束了。)

    人之所以是人,在我看来,就是因为有明确的清晰的自我意识,又怎么可能不自私呢? 而且应该自私,把自己修炼成个没有明显自我意识的动物或金像木偶之类的死物,是错误的方向,变相自杀而已。

    在我的记忆里,自我意识不是突然在某一天蹦出来的。在娘胎里估计就有一点点模糊的自我了。 动物乃至非生物都未必一丁点的自我都没有,不过,有,估计也是非常模糊非常不稳定的。 至于精子与卵子怎么结合各自基因里的自我,等等等等,太专业了,超过我的能力。

    反正,人总是自私的。而且应该接受这一点,不要不切实际,过于理想化。 在我看来,并不存在如何克制节制乃至消灭私欲或私心的问题。 只存在人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以至于抓狂,攀援物质与理念,包括“无私无欲”,“牺牲以成就集体”,等等等等。)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外之物肯定不是,连身体即思想或意识,也只是我所有的,不是所有者,不是我。 估计只有死后才有希望知道了。 好在,我已经满足于知道自己是存在的,就够了,我也没有那么好奇,急于找死。

    存在,活着,就是个过程。 过程的长短没有内容重要。 内容也未必越丰富越好,主要看各人的口味或审美。 我个人目前觉得还是先挑好的吃比较有利。 我有点属于冷眼旁观的逍遥派。

    人生可以有许多选择。在我看来都可以,未必一定只是适应环境,适应社会,(甚至真地喜欢做贡献或牺牲),这算一个流派。 还有及时行乐派,游戏人生派(完成个人目标,把兴趣爱好做到极致),随波逐流稀里糊涂派(自觉与不自觉的都有,我有点属于,至少曾经属于自觉的),还有忙着准备死的,热衷某个宗教或其他派别。(这我也有点倾向,我没选择宗教,自创了个类似道家内丹派,希望死的时候痛苦少一点) 等等等等

  3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一个人的宗教

    记得有本书叫《一个人的圣经》。 所谓一个人的宗教,应该是自我矛盾的。 只是常有人以为我要创教,我就索性创一个,免得胡猜我怎么怎么样。

    按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都有自己的信条。 例如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还有人和我说,活着就是为了多玩女人。 等等等等。

    我的信条是什么呢? 似乎没有。 一定要有,大概是“信自己”

    但是这个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我说过很多猜想。其实我是持不可知论的,并没有什么标准答案。

    虽然所谓法身真相是看不到听不见摸不着的。 但是对自己的存在,对这件事,我不应该怀疑。

    如果我还有点怀疑,我就实修,练练我改编的鹤翔庄,自发的瑜伽动作,包括随意静坐冥想, 从声音或气感的变化与持续中,实证自己是存在的。 (人要真相信一件事,有时候并不容易,需要反复重复的仪式。包括反复进行的科学实验,也类似。)

    至于生前死后的自己,或许我也能修出神离于体,进入阴界,先死一回,看看梦外之梦。 只是意义不大,我也没有那么好奇。不死也行。

  3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Demonstration 有很多方式, 不要太predictable。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 还有自由等其他口号

    不宜首先强调民主或民主化。 这个词里面有股多数人暴政的味道,让我这种常两边受气的边缘人觉得又是换汤不换药。

    先建立自尊乃至互相尊重,至少尊重彼此的人权,例如言论自由,比较重要。

    自尊最好是建立在自立自学自治自主之上,而不是投胎技术好,先天就是个强势。 (所谓自立,主要是思想上要有自己的一套信念,不是什么财务自由)

    反抗有很多方式,未必要聚众。 例如我曾经孤身去派出所自首自己到处散布不满,借机在派出所公开嘲笑讽刺红屁股们。 下次我或许会去举报:“党内有大间谍。谁在推扮演美国军工复合体假想敌,谁就有间谍嫌疑。为什么不放开国境,让所有人都可以出去打工,这才是敌人们最害怕的。”

    Demonstration也有很多方式,例如可以人人佩戴维尼熊的饰品。 大家可以自己开动脑筋。 总之,不要太predictable, 白纸 就算比较有创意了,但还是不够出奇。

    非暴力不合作。从不配合说谎开始。 首先自己先想清楚了。 细节不用太在意。 最关键的观念,那些人人在喊的口号,实际是什么? 书本,甚至词典,可信吗? 还有那些顺口就能说出来的,被重复太多遍的。 例如:相信科学?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枪杆子里出政权?谎言重复多了就成了真理? 等等等等

    识破把国家人格化之类的话术是比较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建议你做事做决定慢一拍,你未必真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3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反贼反什么?怎么反?

    这里据说是反贼论坛。 我似乎也认同自己是个反贼。 但作为对不假外求的中国古文化还相当喜欢的气功实验者, 我不会反华,

    也不会反中,因为在我看来非天下观的新中国不是毛泽东的,也不是蒋介石或孙中山的, 来自胡适等倡导的新白话(相对红楼梦中的旧白话而言) 我并不反对我手写我口。只是我打字的水平有限。

    我甚至不会反共,因为我爸也是。

    我要反的就是台上的老几们。习以及毛,首当其冲。

    pinkFLOYD:墙上的另一块砖,就是在讽刺台上的老几们自己也是标准化教育的产物。 洗你脑的也没多少老几。把他们的浆糊复制给你,并没有使他们自己更清楚。 越早看清黑箱里并没多少老几的越早离开。最早就是他们自己。例如习远平。

    以前我以为是为了上位装傻装低调。现在看来,低调肯定是装的,傻是真的傻。

    智商什么的并不重要。骨子里的自卑才是最糟糕的。毛以及习,土共普遍自卑,又屁股不干净,才是只能黑箱不敢公开的原因, 他们未必有我说的配合美国军工复合体扮演西方公敌的大战略。这只是讽刺,当真就太高估他们了。

    老百姓反对自己的政府,要求下台换人(换政策!)是天经地义的。可以光明正大,不要贼头贼脑。我有一次因为友人去世,到派出所自首寻衅,借机发了通脾气。 下次再去,争取心平气和好好说。 (重复一遍。先建立自信,然后心平气和,光明正大,去有关部门,甚至直接去暴力机器自首。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以前做得太仓促,下次再去。先做好最坏打算,安顿好家人。)

  3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在释迦牟尼佛之前的那个时期佛教被称为什么?

    Prior to Shakyamuni Buddha there were many other Buddhas. What was Buddhism called during those times prior to Shakyamuni Buddha? Inspired by Lotus Sutra and Diamond Sutra,I have an opinion (By the way, I am not a so called Buddhist. And I am not a believer of other religions or any schools of thoughts which claim they know the ultimate truth. If you're not comfortable with reading something different from what they've taught you, don't read.) that since any human being and any life being who has interior or inner light will be enlighten or awaken eventually, you could call them a Buddha or at least call them a Buddha-to-be. (By the way, what make us see is not only lights but also darkness. When you see the darkness, don't forget that the inner light what make you see this darkness could be the darkness itself. Lights could be the dreams which are blinding us. ) Although they've not yet awakened completely or totally enlighten, the inner or interior light and the awakening are the true nature of ourselves, we certainly are aware of it in a certain way or a certain extent. Even if we've never thought about in this life yet, we still know it subconsciously. And actually I don't think there is a state could be called completely perfect. No matter how you are aware of your true nature, you're still having to deal with so many words, concepts, notions, which are usually based on images or phenomena that are indeed the blindfolds or dreams. Since not all of the people who used those words communicating with you are completely awake, it is hard for you to be totally enlighten. In my opinion a completely enlighten or totally awake Buddha is a legend or fairy tale. Don't be fooled by a title, a name, a concept, a notion, a word. A person who called himself an awakened or enlighten Buddha might be not awake at all, especially when they're still in a dream of nothingness or blinded by an emptiness. Including awakening and enlightenment, all of them can easily be used to blind or bind you. Because we can never see "the mirror""the TV set", the stage, the platform, all that we can see are shows, images, phenomena. It is impossible for us to point out the ultimate truth or true nature. We have to use metaphor. In my other answer, I have mentioned emptiness or nothingness is mere a metaphor. And regard to the word awakening or enlightenment, they are also mere metaphors. Please refer to my other answers, if you really understand me, you will find anyone who treat these words as slogans instead of metaphors is a blinder who is trying to direct other blinders, no matter how many people treat them as a Buddha or a master. Min John Zhou's answer to What is Buddha’s realization? https://www.quora.com/What-is-the-Buddhist-notion-of-emptiness/answer/Min-John-Zhou https://www.quora.com/Can-enlightenment-be-lost/answer/Min-John-Zhou

  3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爽与自卑

    一般网络小说都是爽文。 说明读者在生活中是不怎么爽,或很难爽的。

    然而有的人,本该很爽了,却还嫌不够。 例如毛住进了中南海,还在说缺,缺东宫与西宫。

    习为什么要强调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大约也是因为一想到有可能被亲自去武汉的李克强埋没了而大不爽。

    我认为这与他们的自卑有关。 真贵族是不用证明自己的。 他们反而会自嘲。也不会在乎有人批评自己,去号召什么党媒姓党。

    他们甚至会去自虐。 有位黑人脱口秀主持人调侃白人去巴厘岛体验穷人的生活,说我们只要回忆一下过去就知道了。

    毛在北大的记忆估计不会美好。习在他的圈子里原本也是个边缘人士。

  3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中国式选举。(逛贡院遗迹有感)

    科举可以算中国式选举。 选的也是政务官或官, 而不是吏,或事务官。

    公务员考试选的是后者,并不是当代科举。 高考也不是。只能做博士,不能做官。

    当今官或政务官的产生,靠的是伯乐制,家臣制。

    也就是说,在许多硬件方面中国已现代化,甚至可算后现代。在政务官产生这方面还不如宋朝。

    现代化的一个特点就是陌生人的分工协作。不靠血缘,裙带,同学,朋党之类的人身依附关系。

    简单吐槽而已,不参预学术

  3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支黑是反串的。低级黑、高级红。

    他们越跳脚越费力与我辩,就越证明就是这么回事。 (待续) 如果不是真粉红,只是土共下属的水军,那也就谈不上什么高级了。 (待续)

  3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怎么证明心外有个世界,或证明外部世界真实存在

    不可证明,一旦证明,即是心内,心外如何,还是不知。

    (无法确定肯定的全知。可以自以为全知道,但随时可能被全盘推翻,matrix背后还可以有matrix, 缸外有缸,梦外有梦)

    但是可以论证。

    一般的逻辑很简单,既然心内之物不完全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就证明心外另有决定一切的所谓客观存在。

    其实未必,科学,或上座部佛教,认为心内之物(不仅仅是个人一时一地之心,所谓集体潜意识,集体无意识,内涵一切我们所知之物)是可以自足的。 所谓缘起性空,个人一时一地的心(以及心内物)只是众缘众因中的一个,不能决定一切,但合在一切可以。

    或者这就是个密室,凶手,例如暂时找不到的物质或能量,既然数学论证是有的,那就一定躲在暗处。

    那么实际到底如何?

    我认为都是瞎猜,连盲人摸象都谈不上。

    真相没法摸,未必有一头固定不动大象,有且只有一头,等着你摸。

    从电视剧剧情推不出电视机原理。

    不过,不排除居然猜对了。有可能就是自足的,不需要另有个客观存在的电视机,或者客观存在的(密室外)就是个空或无。 或者,西方宗教(及其德国犹太变种)也猜对了,就是客观存在的一位大神决定了一切,制定了所有物质运动的规律。

    (这篇随笔不适合熊猫爱好者。好人打坏人,或者winner鄙视鲁蛇,更适合你们。 小乘佛教怎么可能与物理学一路?一神教与郭嘉意识形态一类? 我个人是比较欣赏无可奉告派的。只是骗子太多,太容易故作神秘了。老实承认自己无知的,无论古今中外,都很少很少。)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国共也好,基督教伊斯兰教也罢, 这些一对对的死对头往往是同质的。

    为什么我讨厌傲慢的西方就必须支持牛哄哄装模做样的土共? 为什么我不喜欢仰仗投胎技术的八旗,就一定要跪白人?他们是后天自我努力染白的?

    如果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那么数学就不是科学。 因为被证否的数学都是算错了,本来就不成立。 因为1=1所以1+1=2,是不会错不会否的, 不仅永远正确,换个宇宙,也不会错不会否。 科学就不同了。 换个时间或地点,严格来讲,是有必要再做一次实验的,看看否不否。 离开怀疑或质疑谈科学都是耍流氓。 (中医很难成为科学,的确是因为阴阳五行无法量化检验,但也与固步自封的态度有关,只总结经验,不承认教训, 很难在被证否时做出调整。以至于一本内经几千年了也不过时)

    (我在此发文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备份。为了以后复制黏贴方便一些。以吐槽和牢骚为主。一般不参与学术讨论)

  4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宇宙终究毁灭,人总是要死的,意义何在

    必死必灭,否定的是对结果的追求,并没有否定对过程的追求。

    一场电影必将结束,不等于这场电影没意义,也不等于看这场电影没意义。

    这些以前已多次谈论,不再重复。

    换个角度。

    一般认为有生必有灭。既然宇宙诞生于大爆炸,也必然有结束的一天。

    但物理学家未必同意,他们比较能接受的是热寂或冷寂。是否会膨胀后再压缩乃至再循坏爆炸,估计还没有定论。

    这些都太古典/经典物理了。

    现代物理(量子力学,相对论)告诉我们空间不是笔直的,笔直的是我们的逻辑,(我们眼前是个平面,立体是我们推想出来的)

    甚至于时间都未必是连续的,有可能是一份一份的,就如同电影胶卷是一格一格的。

    .......

    懒得写了。

    你们这么聪明,也不用我写了。

    总之,是记忆与逻辑让我们产生了自己活在一个无限大的永恒宇宙中的错觉。

    实际可能有无限个平行的“格”,我们一直在穿越中,一直在生死中,之所以没发觉,是因为格与格之间差别太小。

    所以这个宇宙终究毁灭人总是要死的意义何在的问题其实有可能是根本不成立的。

  41.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社会最终会统一吗?

    如果必需有个大一统的黑社会,监视控制,才能实现所谓的文明。

    那就说明人类的(每个个人中的大多数)实际文明程度还很低,

    又或者能力,独立自治的能力,很低。

    总之,其实不怎么文明,或者说是一种表面的虚假的虚弱的文明。

    社会运行的规律是什么?

    无分工,无社会。

    从男狩猎女采集到男耕女织,

    人们比较能自给自足,并不需要个大社会。

    现代不同了,已经进入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分工细多了,

    这也意味着个人对社会的依赖程度很深了。

    如果社会就是个江湖,那么现代社会就是用向一个大一统的黑社会(国家暴力机器)交保护费,

    以避免被许多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盘剥。

    这只是个比喻,这个机器是靠财政(经济)支撑的,不需要挨家挨户派小弟去收钱。

    而现代经济或金融,已不是金本位或银本位,而是建立在信用之上。

    那么政府(及其发行的币证票码)的信用从哪里来呢?

    来自对学生的教育与日常的宣传。

    不要小看普通人的智慧,许多洗脑其实是不起作用的,尤其是那些不能自圆其说的教条。

    然而人们常常又聪明过了分,以为只有自己能看穿,还能利用其为自己牟利。

    适应环境,是一种本能。自以为高明的人不会去试图改变世界,只会外圆内也圆。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个社会(不分古今中外),常常建立在近乎荒唐的学说/故事/概念之上,照样运转自如。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各有各的坚持。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

    (三体,灭霸,奥运,角斗,文明的冲突..........许许多多的故事使由分工协作的需要而产生的社会走向反面,非要你死我活的撕裂,乃至末日预言的自我实现)

    流氓大哥真的使你们放心了吗?我们必须对其感恩戴德?

    (不管三体与奥运在西方如何受吹捧,能量都是守恒的,不存在被消耗要争抢的问题。)(能量的精确使用才是最重要的,主要靠电与半导体。)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强盗竞争或斗争哲学,以及所派生的贩卖焦虑、饿狼训练(饥饿营销)等等乱象。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42.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粉红”的反面是“神神”?

    粉红我大概知道。 神神是什么意思? 有哪位能帮忙扫个盲吗?

  43.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从毛到习有吸收糟粕继承劣根的体质,以至于莫非饭碗,碗恩浩荡。

    小毛小习不过就是自觉不自觉地沿袭几千年的外道德内军法,换汤(共产修养代儒家)不换药(军法控制一切)。 在继承糟粕方面做得很好。在断绝精华方面也不输满清。反华分子是应该好好表扬他们。

    自从圆明居士雍正编禅宗语录,中国文人就别想再龙场悟道了。都忙着考据去了。

    (这个局面在明朝学辽金元打大臣屁股,摧折其自尊时就几乎已经注定了。)

    现在哪里还有多少从容的风度?

    (因为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所以从容不迫。)

    只有装腔作势,色厉内荏。

    所谓西方现代文明,也有两面。 一面强调标准化系统化工业化机械化,乃至全球化,大家喝一样的可乐穿一样的T恤,单调乏味。 还有一面强调分工协作,靠市场调节,各自发挥特长。

    前者有军事化(海盗)抢资源的传统。(关于无视能量守恒的丛林法则,吐槽过太多了,不再重复) 后者主要体现在软件上,而不是高楼大厦航母高铁。(如果办个事还要求爷爷告奶奶,那离所谓的现代化还远。)

    为什么从毛到习有吸收糟粕继承劣根的体质呢? 因为他们实际都是实用主义者,(又不肯老实承认自己不信自己宣扬的那一套),怎么利于自己掌权,怎么能安慰自己是有实力的,就怎么做。自卑(以至于靠排场撑)就是这二人共通的原罪。

    这一篇纯属吐槽,不是学术。

    (公平地讲,毛并非一无是处,客观上无意间他曾经启发一部分中国人的怀疑甚至造反的思想。只是现在的粉红或毛粉已经没有这个精神了。在我看来,就是白学了毛思想。)

    记得早年邓就引用过俗语:放下碗来骂娘,以制止人们批评党啊母亲。 我在网上有人以为我是吃党饭的高知时,也会说类似的话。

    如今已是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四体不勤的早就不仅仅是知识分子了。 那么是不是普天之下莫非党碗,率土之滨莫非党饭?党恩浩荡? 甚至我们就应该走向按码分配,各取所赐,山呼万岁的康庄大道? 因为一说资本就是要不得的。

    (长期备战教育造成的糊涂思想实在太多,大多以前已经谈过,恕我偷懒,转贴如下)

    首先,必须澄清:能量守恒,不存在不够消耗需要争抢的问题。(不管三体与奥运在西方如何受吹捧,能量都是守恒的,不存在被消耗要争抢的问题。)(能量的精确使用才是最重要的,主要靠电与半导体。)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强盗竞争或斗争哲学,以及所派生的贩卖焦虑、饿狼训练(饥饿营销)等等乱象。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文艺娱乐越来越丰富,该感谢谁?在活字印刷前,欧洲学者用拉丁文,中国用文言文,都不是我手写我口。在我看来,所谓现代化,就始于我手写我口,(因为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所以中外起步其实相差不大(以动辄千年为计的文明史来说),西游水浒红楼金瓶梅都已经开始用白话了新中国始于新文化运动。始于白话文的推广使用。其他人物不过就是这舞台上的演员,少了哪一个,都影响不了我们享受越来越丰富的精神生活。(顺便说一下。无政府,自治,不等于无警察无治安。警察或治安服务也应自治。如果谁坚持无政府就无警察,说明这个政府就与警察国家一类。)“普天之下,莫非皇碗,率土之滨,莫非皇饭”属于旧中国旧文化,终究会过去,即便回潮,也只是回潮而已。

    毛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是马列为用,体还是二十四史。推荐油管上重读共和国史的系列视频。 另外。按劳分配没有可操作性。理想不能当饭吃。实际就是普天之下莫非毛碗。按票分配各取所赐

    无分工,无社会。

    从男狩猎女采集到男耕女织,

    人们比较能自给自足,并不需要个大社会。

    现代不同了,已经进入后现代后工业时代,分工细多了,

    这也意味着个人对社会的依赖程度很深了。

    如果社会就是个江湖,那么现代社会就是用向一个大一统的黑社会(国家暴力机器)交保护费,

    以避免被许多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盘剥。

    这只是个比喻,这个机器是靠财政(经济)支撑的,不需要挨家挨户派小弟去收钱。

    而现代经济或金融,已不是金本位或银本位,而是建立在信用之上。

    那么政府(及其发行的币证票码)的信用从哪里来呢?

    来自对学生的教育与日常的宣传。

    不要小看普通人的智慧,许多洗脑其实是不起作用的,尤其是那些不能自圆其说的教条。

    然而人们常常又聪明过了分,以为只有自己能看穿,还能利用其为自己牟利。

    适应环境,是一种本能。自以为高明的人不会去试图改变世界,只会外圆内也圆。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个社会(不分古今中外),常常建立在近乎荒唐的学说/故事/概念之上,照样运转自如。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各有各的坚持。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三体,灭霸,奥运,角斗,文明的冲突..........许许多多的故事使由分工协作的需要而产生的社会走向反面,非要你死我活的撕裂,乃至末日预言的自我实现)

    流氓大哥真的使你们放心了吗?我们必须对其感恩戴德?

    时代在召唤:按码分配,各取所赐。

    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 尤其是在有的工厂无人到不需要装灯的当代。 (除非人们能接受自己劳动的价值是被供求关系决定的。由市场而不是计划来分配。 不过, 市场是有垄断化倾向的,更不用说有些政府总是忍不住自己来垄断。一旦垄断,供需关系就不起作用了。)

    按资分配,钱能生钱,必然使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但是规则比较透明。不至于具体怎么按劳分配由领导们暗箱操作。

    实际国家资本也是一种资本, 韩非子早就说过:要想国家富,就要百姓穷。(大意如此,原文忘了)

    由于电与半导体的应用,人类学会了精准使用守恒的能量。 生活普遍提高。蛋糕大了,分得再少,也比以前多了。 所以,人们并不觉得自己越来越穷了。

    直到互联网泡沫破灭,资本涌入楼市, 2008年房地产也出了问题,人们才意识到贫富差距,1%拥有99%

    再到如今,99%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似乎民主vs独裁,或个人自由vs集体复兴,更吸引眼球。

    各个国家机器都对战争(包括冷战)有路径依赖。 都有以战时需要为借口搞计划经济,战时经济,配给经济的倾向。(特朗普视普习金为同类,不是偶然的) 甚至于由于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有可能将按票分配,按码分配,等同于按需分配,我们又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可歌可泣。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

    假设我猜错了,巴金与周恩来的理想实现了,无政府主义胜利了,那必然不是通过先破后立实现的。 所谓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其实是逻辑不通的。 没有立,用什么去破?空手拆也要有个手吧。 先就立了个私欲。(无论自己自觉不自觉)立了个“我来做人主”或”我代表进步“”我教你们真理“的推土机。 然后再去破,去所谓的革命。 所以破了以后,发现立了个更丑陋的东西。

    顺便说一下,按劳分配是句口号(看看无人工厂连灯都没有,)是立不住的。 真正立的是按票分配,各取所赐。所以党是母亲,养活了你,要感恩,要敬畏,普天之下莫非党饭,不能放下碗来骂娘,连嫌丑都不行,等等等等

    以我简单的头脑来看,人类的思想大致可以分为左右两派。

    左派认为总有人足够聪明,天降伟人,告诉我们真理,为我们计划出个乌托邦。 或者1+1永远等于2,逻辑不可能错,人脑不行可以靠电脑。 靠量子电脑之类的计划控制一切,我们大家都可以做咸鱼。

    (支持不忘共产的未必很少。 如果AI,量子计算等真的那么厉害,那么按票分配按码分配各取所赐也未必难以忍受. 只是现在还不行。没有自发团购,封控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如果是实验的话,那么在计划经济这方面是失败了) 左派往往是激进派,常常胸怀澎湃,藐视前浪......

    右派则比较保守,没那么自信。 右派认为再聪明的大侦探也破不了不是密室的杀人案。 谁知道是不是在宇宙外另有真凶,只有天知道。 科学再先进,技术再发达,也只是在研究电视剧的剧情及其逻辑(没有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电视机的原理。

    (这是个比喻,不要和我说你懂电视机的原理。) 电视机是人造的,是人设计(计划)出来的,我们可以学成电视机的专家。

    人是谁造的?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在市场中,人们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 我的切身体会,实在是很难理解我老婆的情绪怎么来的。 所以如果有人有抛弃市场的冲动,分配靠军事配给,好实现成吉思汗全民皆兵的先进体制,避免崇祯帝兵饷从哪里来的苦恼,从而征服星辰大海.....我是颇能理解的。

    曾经,人类很担心煤不够用,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石油。后来又担心石油快用光了,因为不知道还有页岩油...... 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承平日久。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科技的发展没有那么翻天覆地了。 新冠。 俄乌。 台海。 我估计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 时代并不必然在进步,社会并不必然在发展。

    有两种所谓文明,有两类所谓现代化, 或者说文明或现代化有两面。

    简而言之。一面是标准化连锁化系统化,军事或类军事组织化。 另一面是分工协作。(主要在市场中实现。不过, 市场是有垄断化倾向的,更不用说有些政府总是忍不住自己来垄断。一旦垄断, 就会抑制新的分工新的协作)

    前者造成单调乏味,个性与多样性的缺失,乃至人类的退化。 后者相反。

    以前的新科技往往能使分工更细,可以算是好事。 现在的AI,会怎么发展? 我不知道。 我猜,这取决于人们要用ai干什么。 如果是温饱早就不是问题,或早就本不该成为问题,人们更关心自己的娱乐之类的精神追求。那么我们还有希望。 如果还在焦虑于所谓资源的争夺。那么........

    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如果热力学是对的。等人类能利用的分布不均的能量都转化成很难利用的均能。就可算资源耗尽了。考虑到最不均的其实是核能。所以只要不发生核战之类导致科技大倒退的事件,应该是很难出现能源耗尽的情形了。

    (生命的本质也是能量,不会无中生有,不会无限繁殖。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有多少人在追捧。同样的,宇宙飞船的速度也必有上限,估计不会超光速。热热闹闹的星际社会也不可能。星战等等也不过是在意淫。异形中的荒凉更为可能。)

    战争绝非必要之恶。军事化管理,类军管政府,勇武的政党,也一样,绝非必要之恶。

    天地没有设定个斗蛊的竞技场,那是人类自己的设定。来源于自我迷失带来的恐慌。要攀缘所谓的资源。

    一招鲜,挑动互斗,分而治之。 各个国家机器都对战争有路径依赖。上层在演戏。下层在喝彩,甚至自愿做炮灰。中层误以为自己也是上层

    中国文化的精髓:不假外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不在穷经皓首) 为道日损。(不在积累学问,更不要说文凭了) 三藏十二部经,自性中本就具有(先有自性,再有佛典,而不是相反) 这与一味向外追求(认定有个外在的神圣或客观规律以及物质世界)的西方传统是正好相反的。

    宇宙再大,也不过就是一张墙纸。 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奈何人们常常被眼前显示壁上的一切所惑,忘记了自己。 相比于宇宙空间,时间更容易让我们感受自己的生命。 相比于视觉,听觉更容易让我们观想自己的存在。 学中国文化,要落在实处。这实处不是文字语言,而是我们各自的生命实践。

    中国文化的精髓精华在于“不假外求”。

    而糟粕主要不是什么阿q或精神胜利法。 也不是什么奴性或争着做奴才(奴仆里的人才) (我估计这些属于共通的人性。在强势之下变通求生存。人人如此,不分国别民族与肤色。 中国的社会环境自古以来就很恶劣而已)

    更糟糕的是一贯的两面派。(试图自欺欺人,而实际又骗不了自己)

    以前是外儒内法。

    现在是外为民服务,内党恩浩荡。 (窃国大盗充哲人王。连枪杆子里出政权都是句重复很多的谎言。其实用笔杆子论证内圣外王更重要。 图书管理员,教员,在国民党里时,就是管宣传的。)

    新中国的新骗术并没有比旧中国的旧骗术更高明。

    现在更糟糕了,马列主义者办孔学,苏维埃分部倡爱国。 不伦不类。

    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沙。劝进吧。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不如赶紧登基做皇帝吧。分封天下。虚君尊法。无为自治。 免得永远都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新窃国者还是那一套。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循环往复,分合合分,没完没了。

    关于外儒内法的传统,推荐油管上秦晖的讲座。

    无论你信不信,毛其实也就那样。所谓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其实是逻辑不通的。 不可能天降哲人王的。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小毛半疯半耍奸。竖子成名而已。

    中国式现代化,应该是福利社会反垄断社会(公用事业不得不垄断,但应该免费),而不是现代版的纳粹(国家垄断,国家社会主义)

    国家这个必要之恶就是应该用来反垄断,而不是自己搞垄断。

    一旦垄断,就会走向反面。(如果市场上只有垄断企业,那么货币就是粮票)

    有两种文明,或文明的两个方面,一个是集中力量打胜仗,以城墙或凯旋门为标志,另一个是分工协作,以市场或广场为标志(东方也有,如清明上河图)。后者的好处是趋向复杂多样,而不是单调乏味,但必须认真反垄断,包括各种名义下的垄断。

    1%未必有阴谋,但达成默契演互斗戏是不难的。洗脑的常常先把自己给洗了。玩火就要准备面对骑虎难下弄假成真。 靠税收改革解决不了贫富差距,包括来自税收的福利,因为垄断、尤其是不受监督的官营垄断,不受供需关系控制,一切税都可以转嫁给消费者。必须认真地反垄断,不能有两家在垄断就不算垄断了,例如可以强行要求麦当劳或肯特基必须包养隔壁的小店或路边摊。鼓励分家,禁止合并。大品牌不得做广告,小的可以免费做。等等等等。实践的胜利检验出的也可以是一团好狗屎运。在上的未必真行,不在上的未必不行。

    如今的人类更依赖社会,(更习惯于被推送信息,更容易接受思想或理念被标准化),没有进化,只有退化。(为战争做的准备比战争本身更糟糕)再例如,我从来也没见过有人质疑三体或灭霸的逻辑,似乎流行就证明了其正确。请问:既然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何来消耗?何况生命也是一种能量,不可能无中生有,怎么无限繁殖?就如同宇宙飞船的速度或动能也必然有上限一样(估计就是光速)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只恨或只怕自己的带头大哥不够流氓?真的有必要如此焦虑吗?

    我们短缺的不是能源,而是关于新能源的新知识新技术。而理念的标准化,文化的单调乏味对于创新是极不利的。

    墙内外一样偷偷删留言。(墙外的更诡秘,换个账号才发现被删了)

    这个世界,或者说人类,肯定是疯了。这是一种有组织的疯狂,以理念的标准化为根本的武器。(为战争做的准备比战争本身更糟糕)看看最近的新闻,全球自然环境如此恶化,居然还在核电厂附近打个没完没了,国际社会(大国)不忙于调停,而忙于准备彼此间更大的战争(放任甚至怂恿网民间的舆论战)。北极融化成了富翁们再一次发财的机会。各国百姓的注意力不在诸如贫富差距急剧扩大的问题上,(官家资本的垄断更恶劣,因为更难监督),似乎持相反立场的网民更可恶可恨(可笑的事,那对面的或许只是droids而已)。(所谓富的越富,穷的越穷,是相对而言。由于科技的发展,穷的未必感觉自己越穷了,尤其是真正富的1%不在其视野之内,而10%常常误以为自己是1%,也不知道自己相对而言更穷了。即便是知道社会机制有问题,首先想的往往也是有什么空子或门路可钻。适应而不是改变环境,或许真是一种本能。)

    这事人人有份。从根本上来说,每一个成年人都疯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这源于“自我意识陷阱”。有了个我(或许是第一个被标准化的概念),反而找不到自己了(因为看不见摸不着,或者就是不可知的,而在潜意识里迷失了自己),难免发狂。

  44.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随笔:观鱼之乐,自由(自在)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鱼客观上是不是快乐,其实不重要。 庄子为什么主观上认为其快乐呢? 是不是他在说他自己觉悟道不远人的快乐,就如鱼得其水?

    庄子客观上是不是快乐,并不重要。 我们自己能不能也悠然自得比较重要。

    所谓如人饮水, 水客观上冷还是暖,并不重要。

    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 虽然没有渺小的我们,宇宙之大等于白大了,毫无意义。 学校老师们也没有错,宇宙的确比我们大多了,要灭了我们很容易。

    换个比喻,虽然没有读者,侦探小说等于白写了,也不能否定作者,认为他无足轻重。

    但是,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过分强调客观了,主观也很重要。

    尤其关于自由(自在),没有主观上感觉自由,只有所谓的客观的自由,算什么自由,不是很滑稽吗?

  45.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一神教未必一神

    前几天,偶尔听油管上关于宗教战争的历史。

    发现下面这个逻辑。

    为什么一神教常常热衷于"圣战“, 因为他们不得不解释为什么至善的造物主会允许世上有罪恶, 往往答案就是神有个对手,叫”魔鬼“。

    于是,一神教其实名不副实,有两个对立面,处于永恒的战争中。

    不要相信世上人人向往和平,许多许多人并不介意地球毁于一场符合经文的末世战争。

    基督教神权的遗留比雅典民主深得多。希腊早就不是雅典娜的了,而是东正教的天下。。

  46.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如果是纯善或原罪,就该是性相同,而不是相近,更谈不上习相远了

    “性相近,习相远”

    如果是纯善或原罪,就该是性相同,而不是相近,更谈不上习相远了。

    至于怎么习。请参见我写过的另一个似乎无关的英文回答。

    简而言之,所谓礼乐,乐,美学,更为重要。


    People are divided into different prisons of the mind.

    Not only are they used to these walls, but they are born into them, a brick in the wall, and they even enjoy it so much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sacrifice everything for words like "glory" (or, ironically, "freedom").

    这些墙,或者prisons of mind,大约可以分成两类:左派,理想派,乐观主义,性善论者:天上会降下个圣贤,怀揣大任,赐给我们真理或进步。悲观派,保守派,悲观主义,性恶论者:人的智慧顶多分析一下电视剧剧情,“电视机原理”属于不可知,永远的迷。

    如果你偏向性恶论,反智主义,那么请注意下述现象:请问有哪个美式超级英雄不靠拳头解决问题的?好像没有吧?也许有用黑客技术的,也算文明了?。莫名奇妙被所谓的爱解决一切的电影常有,那就和来自神的救赎是一类的。无论是爱还是暴力,都是不用脑子的。

    原罪说有成功的地方,不相信人性,相信靠制度互相制约,也有不好的地方,容易自暴自弃,尤其是底层,包括信教的第三世界。


    常有人感叹宇宙之大,人之渺小,不知人生意义何在。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渺小,宇宙也不过就是一张墙纸而已。没有我们感受其大,它即便再大,也隐没在沉沉黑暗之中。太阳再亮,没有生命之眼,亮了也是白亮。

    有句话说得好:工作只是手段,生活才是目的。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欣赏宇宙,欣赏生命)努力学习或工作(如能欣赏工作学习这个过程就更好了),就是在实现生命的意义。

    我们受的教育过分强调人的渺小,(有的老师和家长更是以打击孩子的自尊心为教育手段。)造成普遍地自暴自弃。

    如果慧能穿越到现代,听老师把人性比做兽性甚至还不如兽性,他还会说出“惟求作佛”(我要成佛)这种话吗?

    性相近不是性相同。如果都是本善或本恶的就该说性相同。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孔子只说过性相近,没说过人本善,那是狗皇帝指使人栽的赃。

    每个人本性到底如何,也是个迷,肯定不是纯善或纯恶的。根据我的观察,我认为小孩和动物(特别是较低级的),行为全靠本能,无所谓善恶, 抢奶喝是没什么险恶用心的,不抢的反而有问题。

    兽性,自我意识比较弱(乃至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的动物,自我意识还未长成的婴儿,他们的本性是恶的吗?以我看来,其实是非善非恶,乃至无善无恶的,只是全凭本能的随波逐流而已。(其实许多思维简单,文化低学问少的劳动人民,据我观察,也是在随波逐流而已。)这种非善非恶无善无恶其实就是真善,而大人们以自己的标准对婴儿看似自私的行为的批评,称其为恶,却恰恰是真恶。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西方的原罪说,性恶论,有其成功之处,例如建立了许许多多制度来互相监督。但也容易让人自暴自弃,据说在HBO剧集罪夜之奔 The Night Of里有所描绘。

    还有一点常使人自暴自弃的。就像孟子劝齐宣王行仁政,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孟子:你好色爱财没关系,你好色爱财你才能体会他人的好色爱财,才能为他人着想。王阳明更认为“好好色”“恶恶臭”就是良知。坛经敦煌本:淫性本是清净因,除淫即无净性身。除了无父无母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没有人不好色的。如果一味除淫,人类都要灭绝了,还谈什么觉悟呢。

    我希望大家不要 自暴自弃。有一点是我对这个世界最满意的,那就是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从新开始。空性起缘,缘起性空。缘起缘灭,缘灭缘起。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其性本空,无寿命可计(无寿者相,参见《金刚经》)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钱能生钱。权能生富贵。由于科技的发展做大了蛋糕。穷还是富其实不重要。追捧winner的光鲜亮丽是个障眼法。无论哪一国,包括所谓的精英,在为战争做准备的现代化连锁化标准化教育下越来越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才是最糟糕的。 把他们的一团浆糊复制给你,并没有使他们更聪明。无论中外,声音大的,大都是糊涂的。 6park.com

    所谓真理的代表人代理人,都是人民的敌人。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共产党与国民党,都是列宁党的克隆。 希特勒与斯大林,都是国家垄断资本。 太平天国与满清,都是天降大任,尔等合该跪伏。 6park.com

    民主,真理,国家,民族,等等各种slogan,都是把我们绑在战车上的锁链。 6park.com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所谓锁链,就是指国家,民族,甚至包括阶级(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还有宗教,乃至Glory,Freedom, 等等各种slogan,都是把我们绑在战车上的锁链 。 6park.com

    天地未必不仁,战争的确不仁。 6park.com

    死人的事常有。死多少人不是重点。人越来越不像人,慧命几乎断绝,才是重点。 6park.com

    刀不会杀人。杀人的是人,不是刀。科技再高再发达也只是工具而己。可叹的是,所谓的文明,尤其是所谓的现代化,体系化,标准化,正在使人越来越不是人了,都成了工具,成了刀。 6park.com

    我觉得人们对战争的危害不是高估,而是低估了。 即便假设现在全球没有战争或大的战争了。其危害仍然遍及全球。 因为为战争做的准备,尤其是思想上的准备比战争本身要糟糕得多。

    Is there a universally accepted symbol for karma?

    In China, when people talk about karma, what they usually emphasise is reward or punishment.

    It seems that the goal is alway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straight arrow.

    If karma had a universally accepted symbol or sign, it would mean that we could assure ourselves that our good deeds would certainly be rewarded and our bad deeds punished.

    Although I wonder how the universe can tell which actions are good or bad and how good or bad they are.

    Let us assume that this is possible, then it is reasonable to assume that we would have a new, perfect world with little need for any police.

    In reality, because it is obvious that the police are busy all over the world, it is also reasonable to assume that there must not be an obvious symbol or sign to indicate karma.

    If there is a little, it must be too subtle or known only to a few, otherwise it would be universally accepted.

    In fact the above assumption is a shallow thought.

    Can such a sign or symbol really bring us a heaven?

    Is a person really a good person if he does good deeds just to be rewarded or if he would certainly do bad deeds if there were no punishment?

    If he is a really bad person, do you really believe that he will give up doing bad things for fear of punishment?

    When you treat a person the way you treat a thief, for example by labelling him with a concept like original sin, he will act like a thief because he becomes more and more convinced that thievery is his true nature.

    In the novel Les Misérables, Jean Valjean is not punished for stealing silverware, and that changes him. Perhaps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he was not treated as a thief.

    If we can remove ourselves from all labels, concepts, images, phenomena ...... including the good, the bad, the ugly, the beautiful, the winners, the losers, ..... , from all kinds of id-s including body, mind and spiritual experience, we may find that our true nature is beyond all these things and always present.

    As a result, you no longer care about whether there is causality or reward or punishment.

    Although it seems to me that each of us has a response at every moment of our lives and does not need to wait for the afterlife or the next life.

    When you do good things, the beautiful images you see, such as the smiles of your loved ones, are the reward.

    When you do bad things and the sight before you makes you frown or feel disgusted deep inside you, that is the punishment.

    Are there very sick people who can suppress the feeling of disgust so deeply that they convince themselves that they are enjoying it?

    I don't know. Maybe they're just in fiction.

    Since I'm definitely not one of those people, I doubt that there are any such people among others.

    If you think otherwise, allow me to introduce you to a Chinese poem, 'A thousand rivers have a thousand moons', but there is only one moon, the moon.

    This means that all of us may be played by the same actor, the only one, and when you hurt someone else, you are hurting another you, and yourself.

    Because it always takes a certain amount of time to do, to act, including watching and listening.

    What you feel is not the present, but a history.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t the same time" or "in the same place".

    So when you hurt yourself, you are actually hurting another you at a different time.

    Because everything, including yourself and the earth, is in constant motion.

    This you at a different time is also another you in a different place.

    So why don't you help those who could be or should be another you or yourself.

  47.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按劳分配,按资分配,按票分配,按码分配

    时代在召唤:按码分配,各取所赐。

    按劳分配是句口号,没有可操作性, 尤其是在有的工厂无人到不需要装灯的当代。 (除非人们能接受自己劳动的价值是被供求关系决定的。由市场而不是计划来分配。 不过, 市场是有垄断化倾向的,更不用说有些政府总是忍不住自己来垄断。一旦垄断,供需关系就不起作用了。)

    按资分配,钱能生钱,必然使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但是规则比较透明。不至于具体怎么按劳分配由领导们暗箱操作。

    实际国家资本也是一种资本, 韩非子早就说过:要想国家富,就要百姓穷。(大意如此,原文忘了)

    由于电与半导体的应用,人类学会了精准使用守恒的能量。 生活普遍提高。蛋糕大了,分得再少,也比以前多了。 所以,人们并不觉得自己越来越穷了。

    直到互联网泡沫破灭,资本涌入楼市, 2008年房地产也出了问题,人们才意识到贫富差距,1%拥有99%

    再到如今,99%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似乎民主vs独裁,或个人自由vs集体复兴,更吸引眼球。

    各个国家机器都对战争(包括冷战)有路径依赖。 都有以战时需要为借口搞计划经济,战时经济,配给经济的倾向。(特朗普视普习金为同类,不是偶然的) 甚至于由于科技生产力的发展,有可能将按票分配,按码分配,等同于按需分配,我们又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可歌可泣。

    我其实一直是悲观的。以人们的素质,越来越依赖社会,自立都难,谈何自治。 社会立足于经济,经济立足于信用,信用立足于洗脑。 如此发展,最后难免一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烟花,重归无声寂寥的宇宙。既符合经文,又符合热力学定律。

    假设我猜错了,巴金与周恩来的理想实现了,无政府主义胜利了,那必然不是通过先破后立实现的。 所谓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其实是逻辑不通的。 没有立,用什么去破?空手拆也要有个手吧。 先就立了个私欲。(无论自己自觉不自觉)立了个“我来做人主”或”我代表进步“”我教你们真理“的推土机。 然后再去破,去所谓的革命。 所以破了以后,发现立了个更丑陋的东西。

    顺便说一下,按劳分配是句口号(看看无人工厂连灯都没有,)是立不住的。 真正立的是按票分配,各取所赐。所以党是母亲,养活了你,要感恩,要敬畏,普天之下莫非党饭,不能放下碗来骂娘,连嫌丑都不行,等等等等

    以我简单的头脑来看,人类的思想大致可以分为左右两派。

    左派认为总有人足够聪明,天降伟人,告诉我们真理,为我们计划出个乌托邦。 或者1+1永远等于2,逻辑不可能错,人脑不行可以靠电脑。 靠量子电脑之类的计划控制一切,我们大家都可以做咸鱼。

    (支持不忘共产的未必很少。 如果AI,量子计算等真的那么厉害,那么按票分配按码分配各取所赐也未必难以忍受. 只是现在还不行。没有自发团购,封控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如果是实验的话,那么在计划经济这方面是失败了) 左派往往是激进派,常常胸怀澎湃,藐视前浪......

    右派则比较保守,没那么自信。 右派认为再聪明的大侦探也破不了不是密室的杀人案。 谁知道是不是在宇宙外另有真凶,只有天知道。 科学再先进,技术再发达,也只是在研究电视剧的剧情及其逻辑(没有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电视机的原理。

    (这是个比喻,不要和我说你懂电视机的原理。) 电视机是人造的,是人设计(计划)出来的,我们可以学成电视机的专家。

    人是谁造的?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在市场中,人们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 我的切身体会,实在是很难理解我老婆的情绪怎么来的。 所以如果有人有抛弃市场的冲动,分配靠军事配给,好实现成吉思汗全民皆兵的先进体制,避免崇祯帝兵饷从哪里来的苦恼,从而征服星辰大海.....我是颇能理解的。

    曾经,人类很担心煤不够用,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石油。后来又担心石油快用光了,因为不知道还有页岩油...... 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承平日久。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科技的发展没有那么翻天覆地了。 新冠。 俄乌。 台海。 我估计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到: 时代并不必然在进步,社会并不必然在发展。

    有两种所谓文明,有两类所谓现代化, 或者说文明或现代化有两面。

    简而言之。一面是标准化连锁化系统化,军事或类军事组织化。 另一面是分工协作。(主要在市场中实现。不过, 市场是有垄断化倾向的,更不用说有些政府总是忍不住自己来垄断。一旦垄断, 就会抑制新的分工新的协作)

    前者造成单调乏味,个性与多样性的缺失,乃至人类的退化。 后者相反。

    以前的新科技往往能使分工更细,可以算是好事。 现在的AI,会怎么发展? 我不知道。 我猜,这取决于人们要用ai干什么。 如果是温饱早就不是问题,或早就本不该成为问题,人们更关心自己的娱乐之类的精神追求。那么我们还有希望。 如果还在焦虑于所谓资源的争夺。那么........

    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如果热力学是对的。等人类能利用的分布不均的能量都转化成很难利用的均能。就可算资源耗尽了。考虑到最不均的其实是核能。所以只要不发生核战之类导致科技大倒退的事件,应该是很难出现能源耗尽的情形了。

    (生命的本质也是能量,不会无中生有,不会无限繁殖。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有多少人在追捧。同样的,宇宙飞船的速度也必有上限,估计不会超光速。热热闹闹的星际社会也不可能。星战等等也不过是在意淫。异形中的荒凉更为可能。)

    战争绝非必要之恶。军事化管理,类军管政府,勇武的政党,也一样,绝非必要之恶。

    天地没有设定个斗蛊的竞技场,那是人类自己的设定。来源于自我迷失带来的恐慌。要攀缘所谓的资源。

    一招鲜,挑动互斗,分而治之。 各个国家机器都对战争有路径依赖。上层在演戏。下层在喝彩,甚至自愿做炮灰。中层误以为自己也是上层

    中国文化的精髓:不假外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不在穷经皓首) 为道日损。(不在积累学问,更不要说文凭了) 三藏十二部经,自性中本就具有(先有自性,再有佛典,而不是相反) 这与一味向外追求(认定有个外在的神圣或客观规律以及物质世界)的西方传统是正好相反的。

    宇宙再大,也不过就是一张墙纸。 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奈何人们常常被眼前显示壁上的一切所惑,忘记了自己。 相比于宇宙空间,时间更容易让我们感受自己的生命。 相比于视觉,听觉更容易让我们观想自己的存在。 学中国文化,要落在实处。这实处不是文字语言,而是我们各自的生命实践。

    中国文化的精髓精华在于“不假外求”。

    而糟粕主要不是什么阿q或精神胜利法。 也不是什么奴性或争着做奴才(奴仆里的人才) (我估计这些属于共通的人性。在强势之下变通求生存。人人如此,不分国别民族与肤色。 中国的社会环境自古以来就很恶劣而已)

    更糟糕的是一贯的两面派。(试图自欺欺人,而实际又骗不了自己)

    以前是外儒内法。

    现在是外为民服务,内党恩浩荡。 (窃国大盗充哲人王。连枪杆子里出政权都是句重复很多的谎言。其实用笔杆子论证内圣外王更重要。 图书管理员,教员,在国民党里时,就是管宣传的。)

    新中国的新骗术并没有比旧中国的旧骗术更高明。

    现在更糟糕了,马列主义者办孔学,苏维埃分部倡爱国。 不伦不类。

    看不到仆人账本还喜滋滋于画饼的主人太沙。劝进吧。先解决合法性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不如赶紧登基做皇帝吧。分封天下。虚君尊法。无为自治。 免得永远都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新窃国者还是那一套。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循环往复,分合合分,没完没了。

    关于外儒内法的传统,推荐油管上秦晖的讲座。

    无论你信不信,毛其实也就那样。所谓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其实是逻辑不通的。 不可能天降哲人王的。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小毛半疯半耍奸。竖子成名而已。

  48.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左派右派分不清

    有的海外人士在与大陆交流时常常被搞糊涂了。左派右派分不清。 因为,在他们看来,建制派,支持政府的,就是右派,反建制,支持工会的,就是左派。 为什么在大陆,支持中共的反而是左派,反政府的却是反动派、反革命的右派。

    在我看来,这样分左右是不合适的。 因为真正的知识分子总是批评政府的(正常的人民也不会满意于自己的政府)。 所谓永远的反对派,资本家(及其代表)在台上就偏左,革命家(或表演革命的)在台上就偏右。 甚至如本人,不仅恒言君之过,还要常言世之过,对各个阵营都看不惯。

    所以,还不如用政策来分,支持小政府(自由竞争,用做大蛋糕代替福利)的就是右派, 支持大政府(公用事业国营,高福利,照顾弱势)的就是左派。 (记得秦晖说过,这是个矛盾,自由与福利不可兼得。但在大陆,却很奇特,两个都得不到,除非你是八旗)

    还有一个我更赞同的分法。以前谈过,转贴如下: People are divided into different prisons of the mind.

    Not only are they used to these walls, but they are born into them, a brick in the wall, and they even enjoy it so much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sacrifice everything for words like "glory" (or, ironically, "freedom").

    这些墙,或者prisons of mind,大约可以分成两类:

    左派,理想派,乐观主义,性善论者:天上会降下个圣贤,怀揣大任,赐给我们真理或进步。

    悲观派,保守派,悲观主义,性恶论者:人的智慧顶多分析一下电视剧剧情,“电视机原理”属于不可知,永远的迷。

    如果你偏向性恶论,反智主义,那么请注意这类现象:

    请问有哪个美式超级英雄不靠拳头解决问题的?好像没有吧?也许有用黑客技术的,也算文明了?。莫名奇妙被所谓的爱解决一切的电影常有,那就和来自神的救赎是一类的。无论是爱还是暴力,都是不用脑子的。

    原罪说有成功的地方,不相信人性,相信靠制度互相制约,也有不好的地方,容易自暴自弃,尤其是底层,包括信教的第三世界。

    以我简单的头脑来看,人类的思想大致可以分为左右两派。

    左派认为总有人足够聪明,天降伟人,告诉我们真理,为我们计划出个乌托邦。 或者1+1永远等于2,逻辑不可能错,人脑不行可以靠电脑。 靠量子电脑之类的计划控制一切,我们大家都可以做咸鱼。

    左派往往是激进派,常常胸怀澎湃,藐视前浪...... (支持不忘共产的未必很少。 如果AI,量子计算等真的那么厉害,那么按票分配按码分配各取所赐也未必难以忍受. 只是现在还不行。没有自发团购,封控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如果是实验的话,那么在计划经济这方面是失败了)

    右派则比较保守,没那么自信。 右派认为再聪明的大侦探也破不了不是密室的杀人案。 谁知道是不是在宇宙外另有真凶,只有天知道。 科学再先进,技术再发达,也只是在研究电视剧的剧情及其逻辑(没有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电视机的原理。

    (这是个比喻,不要和我说你懂电视机的原理。) 电视机是人造的,是人设计(计划)出来的,我们可以学成电视机的专家。

    人是谁造的?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在市场中,人们绝对不是绝对理性的。 我的切身体会,实在是很难理解我老婆的情绪怎么来的。 所以如果有人有抛弃市场的冲动,分配靠军事配给,好实现成吉思汗全民皆兵的先进体制,避免崇祯帝兵饷从哪里来的苦恼,从而征服星辰大海.....我是颇能理解的。

    曾经,人类很担心煤不够用,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石油。后来又担心石油快用光了,因为不知道还有页岩油...... 所谓能源,基本就是指相对容易使用的能量。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会用能量,本来难用的也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例如页岩油。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应准确精确地使用,而不是多,快,大,。。。才能把难的变成容易的。科技发展的舞台建立在人们对数字可以用来准确精确地描述并推测现象世界的信心上。这信心来自牛顿等基础科学的研究者。其他的资本家,企业家,政治家,政客,教员,思想家,人文学者,甚至应用科学家,不过都是这舞台上的演员。没有任何一个都无所谓,我们的生活一样越来越好。

  49.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不假外求

    (国学学什么?)中国文化的精髓:不假外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不在穷经皓首) 为道日损。(不在积累学问,更不要说文凭了) 三藏十二部经,自性中本就具有(先有自性,再有佛典,而不是相反) 这与一味向外追求(认定有个外在的神圣或客观规律以及物质世界)的西方传统是正好相反的。 举个例子。 有些谈禅宗的英文书,开篇就谈什么不是空碗难装茶之类的比喻, 一副要人谦卑听圣训的一神教做派, 南辕北辙,背道而驰,还谈什么禅? 中国禅,其实不是禅,不是什么思维修,不是印度禅搞的静坐冥想。 不在思维或身体上下功夫, 而是直截了当,问你:谁在思维?谁在赶身体这架牛车? 但不会有个标准答案来背诵。 学中国文化,要落在实处。这实处不是文字语言,而是我们各自的生命实践。


    日前,在洗碗时,远处似乎有鸟在长鸣,我莫名想起了一段禅宗故事。 某老和尚带小和尚出外游玩, 天上,有一列候鸟,鸣声飞过。 老和尚问:听到了吗? 小和尚说:听到了。 再问:听到什么了? 答:飞过去了。 老和尚气坏了,(平时白教这个小和尚了),上去一把抓住小和尚的鼻子,喝问:什么过去了?过去了吗?

    宇宙再大,也不过就是一张墙纸。 没有生命之眼,太阳再亮,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奈何人们常常被眼前显示壁上的一切所惑,忘记了自己。 相比于宇宙空间,时间更容易让我们感受自己的生命。 相比于视觉,听觉更容易让我们观想自己的存在。(我听到了我的心声,故知我在) 触觉的持续,也许更为亲切。(无论身体是不是只是步行骑的水牛) 我曾经把相续相,时间相,寿者相,比喻为诱惑夏娃的毒蛇, 这就是对人生持否定或悲观的态度。 当然是过于偏激了。 世人虽蠢,也不是一点美都体会不到的。还是有希望的。

    关于“先天第一因”,人们各有各的猜想,以及执念,甚至成为不容置疑的答案或不容亵渎的字眼,当然也就绝对不会承认乃至无法设想这些文化的核心只是猜想了。 算了。人们被这些所割裂,以至于要拼个你死我活,也许是种宿命。 我们不如谈谈这个“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的问题是从哪里来的。 在我看来,这来自时间感,寿者相,“我我我......”,自我意识与自我的迷失(以及对寄托的渴望)。 生命,在于音,不在于色。寿命、声音(包括sound of silence)无所谓长短,只要能从这音里观到自己的存在。这绝对不是要用个空杯子去装什么神启之类的。换个特殊的梦不等于醒了。 醒了,一般就没在梦中那么繁忙紧张了。 从容(因自性自足,不假外求)。才是中国文化或文明的特质。不是气势汹汹或拿腔做调 (稍微解释一下。我们要感受自己的生命,当然是从时间的长短中感受比较方便。 而要感受时间,当然是从耳根中感受声音的变化或不变比较方便) 人无法直接看到自己眼睛(的真相),间接看到的严格说来都不是真相。虽然听也是听不到的,但是可以确定无疑于自己的存在。至于到底生命是什么存在或到底怎么样存在,在我看来就和先天第一因一样,属于永远的谜。 如是我闻,宋代说出名句“云在青天水在瓶”的高僧曾质问来访者“何贵耳贱目”。 我要谈的语境context不同,对我来说,正相反,我们过于贵目贱耳了。 包括本人,总是喜欢“明镜”或“屏幕”这个比喻,也是过分重视视觉了,忽视了听觉。 对象化思维(镜像对立、能所对立、心物对立、我与非我的对立),是自我意识建立的基础。 关于自我意识陷阱,我已说得太多,被嫌啰嗦了。 然而更重要的“镜”,或者说更重要的背景/基础,(不在于空间),而是时间相(记忆相,相续相,寿者相)。不在于视觉,而在于听觉。 关于耳通(方便度)第一,在佛家很明显,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 其实道家也有,远在战国时期,庄子 杂篇 庚桑楚 :(吾) 出无本,入无窍,有实而无乎处,有长而无乎本末. 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 (坛经:无头无尾) 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儒家)。 重点在于宙,不在于宇。在于音,不在于空,当然更不在于色。 不可空守sound of silence. 频呼小玉原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频敲钟吕虚有事,或能识得主人公。 其他各种教派相似的方便法门其实很明显,不再赘述。 以视觉而言,道路是比虚空或空间更方便的入口。 原文这个“道”字应是误补的。不如“吾”或“我”。 参见庚桑楚 六 “以有形者(包括身外身)象无形者而定矣。 (无形者,真我)出无本,入无窍。(有形者,假我)有所出而无窍者有实。(有形者)有实而无乎处。(无形者)有长而无乎本末” 有形的我在空间(视觉)中表现。 无形的吾在时间(声音)中觉醒。 维特根斯坦说过:因果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迷信。 休谟认为:因果关系,只是一种“幻觉” 。 或许如此。 但是,如果没有前因后果的记叙,没有历史,没有时间,没有记忆, 好比把一卷胶片打开,一眼看到全部,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固然相当上帝视角,但(还有意思吗?)还是个人吗?还算生命吗? 古今中外,许多人追求永生。 近年来,盛传奇点将至,有些西方人为此每天吃很多药,怕死得太早,没赶上。 可以试想,如果真发明了长生不老(或不死)药,这些人非得天天躲在家里,怕出门被车撞死,被花盆砸死。太不划算。 西方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迷恋肉体的传统。 (据说希特勒就因为不会画人体才没考上美术学院。) 但是生命的本质并非大体老师,并非“娘生褂”,并非“步行骑的水牛,空手把的锄头,或空手开的汽车”。 还不如归结到“记忆”。所谓的奇点,或许应是意识(及记忆)上传至因特网的实现。 其中记忆比意识更重要。 如果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中(例如星际迷航 Star Trek中的Teleport 瞬间传送)出了偏差, 失去记忆,或记忆被过度篡改,那实际上原来那人就已经死了。(参见电影totalrecall <全面回忆 >) 单纯追求意识(即能量)的上传意义不大。能量本就守恒,本就循环轮回。 生命(及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人(及自我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记忆(必须是有前因后果记叙性的记忆,一团乱码无法支撑自我意识,算不得是个人。) 总之,无论因果是不是迷信或幻觉,是个人,就缺不了它。(这里所说的因果,与karma业力报应是两个概念) 只要是能思考的人类(包括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就会探究事物的前因后果, 于是,总会归结到同一个问题:第一推动力、第一因(先天)是什么?(后天)能认识吗?等等。 这涉及“生从何来,死何所去”,是个根本大问。(因特网乃至宇宙也是要死的、会灭亡的。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是顺理成章的,最能被理性所接受的。) 然而,(本人主观上认为)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的谜(死后都未必解开这个谜) 因为电视剧的剧情永远不等同于电视机的原理,无论你炼出了什么神功,有什么样的奇遇(神离于体,外星绑架,吃了个药,灌了个汤,死了一回,等等等等)换了多少频道,换了多少剧情,也是一样。 背景还是在那里,还是无法肯定找到了源头。(matrix的背后是什么?梦醒了,是不是还在另一个更大的梦中?) 慧能曾问:我有一物,无头无尾,无背无面,无名无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有弟子说是佛性自性,被其否定。) 在这个语境中“我”“有”“一”“物”,可以是同一所指。就是每个生命的觉知(好比电视机的屏幕)。 禅宗提倡活在当下,否定一切对“觉知背后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猜想。也否定一切对镜中像的攀缘。 悬崖撒手,两只手都要放开(即不贪恋身体或身外之物,也不妄想掌握真理,或妄想沟通上帝或真主) 乃至不分能觉之镜(屏幕)与所觉之像(各种电视节目) 只一觉,不分明暗,(明暗是像,觉是镜),乃至不分知与被知,觉与被觉。 这个“吾有之一物”生前就应该在了,其实无所谓生死。(身体死后会怎么样?无所谓。怎么样都行。如能超越我们的记忆乃至推想与幻想或妄想,岂不更妙。) 这个常在的自在,容易观想,不容易坚信。 因为没有证据。《红楼》:无立足境,方是真立。 (一切实证,不可立足,不立是善境界,立则入魔(参见《楞严》)) 从庄子的心斋到阳明的龙场顿悟,关于先天第一因,在中国始终是只有少数人才有真实的心得体会。 太难继承,几乎已绝。 如今,很难找到一点从容的风度。 全世界都在紧张的重重梦中,甚至都已爆发战争,居然还有许多人热切关注,.....

  50. minjohnz   在小组 2047 发表文章

    (生)从哪里来,(死)到哪里去?

    一般来说,人们对死亡的定义就是人死灯灭、失去意识。如果还有意识,其实就没有死,只是一种特殊的活,例如以鬼魂的形式继续存活,(甚至可能如同电影sixth sense的主角,都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死了。他的身体坏了,魂体还在。)或活在意识到黑暗中,或活在意识到什么也没有里。如果连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那就说明人的意识是从无中来,回到虚无中去了。真的有这种无中生有,从不存在突然生出的存在吗?

    (我主观地认为:生命即觉,生命即意识,意识来自能量。有能量的都有意识,只是能量分布越均匀越稀疏越简单,个体意识、自我意识越弱,以至于极其模糊,甚至近乎于无)

    如果能量守恒是对的,那么不应有上面那种魔术或魔法。灯灭是表象,能使灯亮起来的能量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能量无所谓消耗,只有转移或转化转变。然而,从哪里转来?转到哪里去了?,终究是不可知的。(但是可以猜。我猜“能量第一性”魂能也是第一性的,因而魂不灭,(如果真有魂体,那就是灵魂不灭了),如同上帝之类的概念,本就是第一因,不存在谁造了造物主这种不合逻辑的问题,难道还有第零因、第负一因、负二因...吗?有的话,本就不能称其为第一因)


    决定了主观意像的客观存在客观真相到底是什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楞严:见不能及)看得见摸得着的都是主观。(只能猜,我猜是意识,性识,识海,魂海,魂能,能海,决定了意像,现象)经验主义是检验不出什么终极的某某的,都是片面的,暂时的。所以那些高大上的名词,诸如道,天,Universe, 空性,God,客观,……都是人推想出来的。得道高人,明心见性的至尊,天人合一的圣人,掌握了客观真理的某某,能解释一切的科学权威或其他不会错乃至不容侵犯的神圣,都是些传奇传说。好比有人认为就没有什么能量,只是个方便我们推算物质的远动与变化规律的概念工具。我们不可能得到脱离物质的所谓纯能量。(除非是在幻想小说里。)没有什么得道,只有觉悟道须臾不可离,我本是道,天人本一,五蕴本空,本自性(空性起缘)的妙用。慧能:动中有不动。这不动的可以是自性或空性之类的须臾不可离的道,也可以是我们的每一个当下。好比飞矢不动。动是虚妄的,来自我们的自我意识, 或者说来自记忆,来自时间。好比没有视觉暂留,一格格胶片是无法动起来的。记忆,相对独立,方生方死。现在的我已经记不太起小时候快乐的日子了。已知的我(所有可以被用来指定为我的,例如身体、魂体、思想、经历),渺小,短暂,虚妄愚蠢罪恶,活该痛苦,却是一切意义所在。(我到底如何,那一滴海到底有没有,永远未知) 死后所去,永恒,伟大至大,或许全知全能,但是真有什么意义或意思吗?

    太阳再亮,没有生命之眼,亮了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知乎网友)问:阿罗汉为什么还有时间?极乐世界成佛为什么还要时间?

    答:没有时间就没什么乐子了。没有时间就意味着没有前因后果。也许意味着全知遍知,但是很无聊无趣。好比你一旦成为了一本悬疑小说的上帝,它的作者,你就无法好好欣赏它了。宇宙再宏伟,没有感受其浩渺的渺小的生命,这种宏大也是全无意义的。上帝必须要造人,因为没有读者的侦探小说家是悲催的。阿罗汉,佛菩萨,如果没有时间,没有记忆记录,没有历史,没有从前至后来龙去脉的叙述, 好比一卷胶片一眼看到全部,电影还没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还有什么乐趣,这种“极乐”值得羡慕吗?无量寿,无始无终,无限,永恒,是没有意义的,或者说,他们的意义要靠我们这些渺小的短暂的生命赋予。


    有位已出书的前隐士、前逸士,对书店中把关于禅的书与励志的心灵鸡汤放在一起颇不以为然。他大约是很得意于自己掌握了原始的基本教义。或许在他看来佛教所谓的觉者都应该是灰心丧气的,因为这是个悲惨世界,人生注定是 miserable的。又或者都是个空,虚无,无意义的。那么,为什么自杀的是少数,(有人举动物为例,如何如何地生不如死。但是,自杀的动物几乎没有,无论处境多么艰难),大都还在挣扎求生呢?仅仅出于本能?还是生命自有其美好的一面?(虽然生理乃至心灵的痛苦也是难免多少有一些的。)

    (应该承认,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我写的这些的确没有鹤翔桩或者散步之类的那么实用。)

    除了慧能,少有教徒质疑“出离”。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断舍离的不是世界,更不是生命,而是攀援心,(即找不到自己生命的本质,找不到原来的真实的自己,而攀附镜中像,例如身体以及对身体被损害的恐惧,

    或者攀附各种对“镜”的猜想,例如“空”“道”“God”“天”“客观", “Universe" .....

    乃至各种所谓实修来的新奇的梦幻,例如濒死经验,等等等等,不能尽数,

    反正有所得(以为得根本)即失根本。原来在的、常在、不从外得。

    我个人的信念:思或不思,我都在。不死或死,我也在。

    至于到底是不是以所谓一滴识海为(形式上的)具体存在,还有没有身体灵体魂体,还有没有记忆,还有多少自我意识,其实是无所谓的。


    问:永生是不是一件好事?

    答: 对于生不如死,想死死不了的人来说,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什么叫永生?永远保有这个身体?有一天腻味了怎么办?

    永远保有记忆?想忘忘不了时怎么办?

    如果可以抛弃旧身体旧记忆,重新开始。那么这新的我还是我吗?这能算永生吗?

    也许我们(就我们的本质而言)本就是永恒的。追求身体或记忆之类的永恒,结果可能适得其反,陷入死水一潭。

    有句话是我经常用的:空性起缘, 缘起性空。缘起缘灭,缘灭缘起。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其性本空,无寿命可计(无寿者相,参见《金刚经》) 有一点是我对这个世界最满意的,那就是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从新开始。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题主才27岁。答主已经53了。开始老了。然而这“老”对我来说也是新鲜的。因为我从来没老过。


    (情绪需要疏导、甚至发泄)时间治愈一切。终究会淡忘。不用急着去死去逃避(可能适得其反)反正早晚会死的。应争取现在就面对它看穿它,或自己宽恕自己,才能轻装上阵,独自面对死亡。

    人是复杂的,有的想死,有的怕死。有的即想死又怕死。

    过去我认为对死亡的恐惧是非理性的。因此说道理开解往往是没用的,还不如直接教其念阿弥陀佛。现在我发现,其实对死亡的恐惧是合理的。越是相信1=1,1+1=2,…… 越是依赖西式阴性的逻辑推理,就越会执着于死后必然断灭, 我曾说“连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那么我们在怕什么呢?” 其实怕的就是这个“连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既然别人的死表现为人死灯灭,那么轮到我了,1=1,也必然一样是灯灭断灭了。好在除了西方式阴性的逻辑推理(1=1),还有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自注:在西方,也有东方式的阳性思维,例如基督及基督徒、圣女贞德、的passion )

    理智,大脑,肾水,物质,肉……属阴。感情,心血,心火,能量,灵……属阳 。西方式阴性的逻辑推理(1=1)是阴中阴。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是阴中阳 。恐惧,执着,贪嗔痴,憎,...... 是阳中阴。希望,向往,舍让放,慈,....... 是阳中阳。《楞严经》“纯想即飞,纯情即堕”是错的。所谓的纯想,是东方式阳性的类比推想(1=0),阴中阳,并不纯。所谓的纯情,恐惧,执着,贪嗔痴,憎,...... 是阳中阴,也不纯。应改为“阳想即飞(有发狂入魔的危险)阴情即堕(烦恼痛苦的牢狱)。

    所谓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烦恼来菩提度, 就是用阳想(阳性的东方式的理智)来对付阴情(阴性的负面的感情,所谓负能量)。既渡,舍舟,要及时地放下妄想,以免发狂入魔。慧能: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达摩:外息诸缘(舍生,放开憎,放开执着,放开西方式阴性理智,诸如概念定义,某是某,1=1) 。内心无喘(忘死,放下爱,放下妄想,放下东方式阳性智慧,诸如1=0,阴阳和合,某,非某,所以某)。

    慧能: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

    理智,大脑,肾水,物质,肉是由感情,心血,心火,能量,灵来驱动的。没有阳性的正面的感情,所谓正能量, 是不会有阳想(阳性的东方式的理智)所谓的智慧觉悟菩提 。慧能是我所知的佛家人物中最旗帜鲜明地反对修炼成无情的。反对离世觅菩提的。所以我曾夸奖他胜过佛祖。许多人受不了,急得跳脚。今天我理顺了这一切后,我要再次地说,当他说出“无名无字”并否定弟子命名为佛性自性空性时,他已经超佛越祖了!也超过了曾经的他自己,超越了身为六祖那个慧能。

    断灭与寂灭涅槃的差别:断灭是推测出来的,未必是事实。是被迫背负的赶不走的恐惧。寂灭涅槃是每天晚上可以修炼的,外息诸缘,内心无喘,“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舍生忘死,悬崖撒手,是自愿的。晚上睡觉可以修炼“寂灭涅槃”。白天工作学习生活时不能修,也没法炼这个。可以改成这个:“慧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这么)长

    (zhang) ”。这偈针对的是“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卧轮的这个伎俩至今还很流行,只是改头换面而已, 例如:“对境不动最尊”“延长念与念之间的空白”等等,都是不想好好睡觉,害怕睡死了过去。沉醉在梦境中。显意识退位,潜意识主事,都是梦,清醒梦,坐着做的梦,几个人一起做的梦 (好比电影《盗梦空间》),甚至还有睁着眼做的梦(幻觉)…… 一旦用此穷换到了彼富,再要放弃,是很难的。卧轮沾沾自喜,他如果看到了慧能的跟帖,会是什么反应?大约是“高人的世界你们怎么会懂”。


    我现在认为,怕死的根源不在于死有多可怕,而是因为我们迷失了自己。

    有些西方人以为最根本的哲学问题是“我是谁”,需要以此来回答“生从何来?死何所去?”。

    (先抛开可能的翻译问题或文化差异问题)我认为他们错了。

    人,特别是个性比较强的人,或者说自我意识(独立意识或自由意志)比较明确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迷失感,(以及孤独感)。

    但是,这不是一种身份的迷失。护照之类的证件解决不了问题。

    (甚至于,在我看来,哪怕天降神职也没用。)

    该问的不是“我是谁”,而是“我在哪里?”

    或者更确切一点来说,这不仅仅是"我是什么?”的问题,更是“哪个是我、哪些是我?”的问题。

    这是一种最深刻、最根本的迷失。

    (生)从哪里来,(死)到哪里去?

    首先要解决的不是”我是谁“这个问题,而是”我是什么?“或”我在哪里?“”哪些可以被圈定为我?“

    简单来说,死,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基本上已被定义为:“人死灯灭“或断灭,什么都不会有,连”什么都没有“也不会有。(不仅仅是没有感觉,或没有脑动、没有心跳......不会感觉到自己没有感觉。)这个定义估计已经几乎成为某种定论了。

    而如果要问我的个人观点的话。我现在认为:世上根本就没有死,都是自己吓自己。世上也没有什么与”他“相对的”自“,没有与”非我“相对的”我“。

    自以为有自己,自以为有我,反而迷失了自己,必然会自己吓自己,甚至于怕死怕到要命的程度。

    一般来说,自我意识还是个谜。

    如果《楞严经》所谓的“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是对的,

    (稍微解释一下: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

    那么所谓自我意识,就是一种病。

    我不认为自我意识是突然产生的(类似顿悟的突发的所谓觉醒)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

    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

    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

    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不知道题主为什么对痛感之类的触觉或者五感那么重视。

    对我来说孤独感才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

    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法身)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报身)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化身)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法身究竟如何,我们自己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生命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自己都是报身,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别人都是化身(别人的法身真身真相也是看不到的。)

    甚至可以这么说:反讽的是,做为比动物更有自我意识的人,注定迷失自己,从而紧张忙碌,如在梦中。(人在梦中时,常常是焦虑的紧张的忙碌的甚至疯狂的,醒来才发觉完全没必要。但是我们很难完全觉醒,因为诸如三体或灭霸之类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到处都在贩卖焦虑或训练狼性。为了反抗被拉入梦中,我最近反复地说:能量第一性,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而且我们的本质就是能量,不存在生命(即能量)会无限繁殖的问题。)

    我现在认为:世上根本就没有死,都是自己吓自己。世上也没有什么与”他“相对的”自“,没有与”非我“相对的”我“。

    自以为有自己,自以为有我,反而迷失了自己,必然会自己吓自己,甚至于怕死怕到要命的程度。

    问:大家认为意识究竟是怎么产生的?

    答:在我(主观地武断地)看来,凡是这种究竟怎么样或到底是什么的问题都是回答不了的。

    《盗梦空间》的背后还可以有个更大的梦,《黑客帝国》的底层还可以藏着更深的阴谋。

    知道的越多,会发现不知道的更多。(越相对无知,越容易自以为无所不知。)

    正如孔子所说,“知”就是建立在“不知”之上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人们只能假设这是个“密室”,真凶不是外来的,才能发挥自己犹如福尔摩斯的理性。

    不然的话,就只能随波逐流了,那固然无忧无虑,但很难说与其他动物有多大差别了。

    从“缘起性空”到“能量守恒”,其实都是如此。

    一切因缘,或物质的运动与变化,都在“密室”内,都是电视剧的剧情。(参见下注)

    密室外如何,是不是另有电视机的原理,任何大侦探,再怎么聪明智慧,也是两眼一抹黑。

    自以为知道的,把自己的推想甚至猜想(或盲从的某个永远的光伟正)当成绝对事实的,都是教条主义者,包括固执的宗教信徒,也包括各种剧情党(相信胜利者或赢家受到了检验,外王说明了内圣,伟人与首富,各路大大都值得崇拜,因为瞎猫逮着死耗子的几率太小,近于零就是等于零,那些中奖的不知道从哪里来,大概是作弊来的,等等等等,经验主义也是一种教条主义。)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黑暗(被光明遮住了眼)。

    做为不知道自己就是水的鱼,做为难以放弃理性的人类(少数人放弃,常常做了个新梦,就以为自己醒了,换了个剧情,就以为找到电视机原理了)除了经验主义与教条主义这两条腿之外,我们并没有第三条路可走。(有的只是标签,帽子,和棍子)

    目前我比较推荐的教条或者说猜想是“能量第一性”,那么回到题主的问题,意识也是从能量来的,就好比灯会亮是因为有电能。脑子的转动要靠心脏与热血提供能量。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不动的物体或不变的物质,也就是说没有不含能量的物质(包括生物,也包括非生物),(能量就是个计算乃至预测物质运动或变化的概念工具)

    也就是说,一切物体或物质,包括无机体或非生物,都有能量,都被不同的程度地点亮,只是绝大多数是极其简单或极其不稳定乃至极其模糊的意识,以近于无,并可以成为相对复杂的能量系统及其相对稳定相对清晰的意识的缘起。

    (注:永动机在一个密闭封闭的系统内是可能的,但是没有意义,不能给处在外部的我们提供能量,提供缘起。其实对现代物理来说,整个宇宙就是封闭的密闭的,就是个永动机,内部互为缘起,是自足的。物理学家们宁可相信存在着还未找到的藏在暗处的暗物质与暗能量,花巨资去寻找,也不愿意怀疑自己算错了,更不要说怀疑能量受恒了。我也不怎么怀疑,还经常推荐能量守恒乃至能量第一性这个推理与猜想,因为可以解释很多现象,例如为什么光速不变,因为既然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某物的动能就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必有上限,所以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被我们称为光。顺便说一下,生命的本质就是第一性的能量,因而也不可能无限繁殖,必有上限。无论三体怎么受西方的追捧,无论灭霸有多厉害,他们都是错的,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饿狼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能量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

    我不认为自我意识是突然产生的(类似顿悟的突发的所谓觉醒)

    至少微生物,或介于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的(例如病毒)估计应该已有极其模糊或极其不稳定的自我意识了。才会有要复制自己(即繁衍)的需要。

    但是它们肯定没有一个明确的"我“(及”非我“)这个概念。

    非生物,在我看来,也有极其模糊或极其不稳定的意识,但更无所谓的我或非我了。

    因为心(能量)物(物质)本就不二,如同镜像不二,离镜无像(像必由镜显),离像无镜(镜中必有像,包括破镜之像,包括”空“之类的像或相。)。

    像(非我)即是镜(我)。

    我(镜)就是非我(像),但不是某个特定的像。

    在自我意识明确地出现或所谓的觉醒前,根本没必要指定某个像或相(相与体对,像与镜对)。

    有了个”我“后,就必须不能不与”非我“区隔了。

    不能说”都是我“,(都是我就等于都不是我,也就无所谓我与非我了),必须回答”哪个是我?“或”我在哪里?“

    这就是吊诡之处,有了”我“反而迷失了自己,所以说是一种病。

    回到题主的问题:怎么让机器也得这种病?

    既然是病,是一种不正常或不正确,就不能建立在每一步都对之上。

    就如同所谓的”进化“,并不是建立每一次遗传都正确之上,而是每一次都把基因拷贝得错了一点点,即所谓的变异。怎么错误也没有固定的所谓进步(或前进化)的方向,而是随机地四面八方地,再靠环境来选择。所谓的优劣不在于厉害不厉害或能力强不强,只在于是不是更符合所处的生态环境。......

    (懒得写了,接下来的你们应该自己都能推想。而且我也不是机器人专业的,估计所谓的大数据深度学习已经在积累出错这个经验了。)

    字典是死的,语言是活的。

    在不同的语境中,同一个词的意思可能区别很大,甚至截然相反。

    以为人们都是(或要求人们都)按字典说话的,都是些食典不化之徒。

    (顺便吐槽一下背一页辞典吃一页的刻苦用功的典型:填鸭或自我填鸭,也不用做得这么明显吧?)

    回答题主的问题。我估计其实要问的是:我到底是什么?是所谓的灵魂吗?

    以我目前的观点来看:镜像不二,心物不二,自他不二,其实无所谓我与非我,

    假设有灵魂的话(例如可以是点亮意识的能量),那么本不该是人们常常想象的一点点的小东西,而是一片(一大滴)与宇宙不二的能量海。

    或许该称之为”魂海“或”识海“(潜意识海),因为本不该有”自我独立为一个灵,孤立于其他的灵魂“这类的意识。

    自我意识是一种病。

    (这种病与孤立感,相辅相成,越演越烈。)

    身体在禅宗曾被比作”娘生褂“(父母为你生下了一件外衣)或者空手把的锄头,步行骑的水牛。

    (我们好比是司机,身体好比是汽车。)

    但是生命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或到底是什么存在(该被称呼为什么,自性?灵魂?意识?生物?......)在我主观地看来,是不可知的。

    而且,我主观地认为,没有人能真正的客观。(当一个人说:”这是客观的“,其实是在说”我是客观的“,这恰恰说明了他的主观,已经到了意识不到自己的主观的程度了。

    在《楞严经》中,有个难解之句:“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

    如果我们留意看经文中类似眼瞎者也能看见黑暗,耳聋者也能听见寂静的例子,

    再把前面几句稍微改一下,大概就好理解了,“明暗之时,明非是暗,明明之时,明非是明,明犹离明,明不能及”。

    听到寂静时,能听的不是寂静,(更不会是热闹)

    所谓“反闻闻自性”,直接听到能听的到底是什么,或者直接看见能看见的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任务,

    好比人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不可能直接看到)。

    又好比拔自己的头发不可能长高。(需要借助镜子或照相机等外物,但是受器物的局限,反映的也不可能是百分百的客观。)

    至于打坐冥想之类的所谓实修,我有个常用的比喻:换一个梦,不等于醒了。(换一个不同剧情的电视剧,不等于掌握了电视机原理。)

    (包括清晰乃至所谓清醒的梦,包括几个人乃至很多人一起做的梦,好比电影《盗梦空间》,包括睁着眼做的梦,等等等等。)

    当你自以为见到了真相或听闻了真理,自以为客观,其实就是走火入魔了。

    《楞严》列举了五十种阴魔,以我的经验来看,古人见识太少,何止五十,而且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怎么可能那么机械,一个个轮着来。

    总之,我们不可能确切地知道自己(我们生命)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客观上到底是什么。

    只能猜。

    现在我比较推荐“能量第一性”这个猜想。

    与其信物质(信肉体,信尸体),不如信能量。

    意识来自能量,好比灯会亮是因为有电能。

    没有心脏供血供能量,死尸是不可能有意识的。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赢不输)

    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能量不灭,被点亮的意识也不会灭,只是或许可以磨灭记忆,重新再来,只在潜意识的深处留下痕迹)

    我们自己的本质就是类似上帝或客观存在之类的第一因,无论怎么称呼都一样。

    既然提倡爱国,既然要有中国特色,如果不知道我们的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才是真正不靠神仙与皇帝,(甚至不靠集体靠自己)真正不需要天降伟人或救世主,那是很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