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johnz @minjohnz
时间 
回复文章: 中共不是恶龙,没那么不凡。更不是什么英雄变恶龙。

@Prometheus #189764 你还以为是我在以好坏划分人。人性都差不多的,禁不起测试。欧美人也一样。以我看,各国上层自有默契。反中或反共就是一场戏,怎么演全看如何一起发冷战财。

回复文章: 中共不是恶龙,没那么不凡。更不是什么英雄变恶龙。

@Prometheus #189761 你代表不了人民。人民都是好人?都相当宽容? 都是些俗人,凡人,不会比中共好到哪里去。

回复文章: 中共不是恶龙,没那么不凡。更不是什么英雄变恶龙。

@刺刺 #189757 不是转述。有的是,有的不是。总之我太懒了。不适合这么严谨的地方。

回复文章: 中共不是恶龙,没那么不凡。更不是什么英雄变恶龙。

@ZEROHOUR #189755 高华说的,大约不错.(本来就是吐槽,写着玩的。要知道哪些是我自己的观点,可以去youtube搜高华的讲座) 想吐槽的已经吐了。难道还要写论文?这里太严谨了,不适合我这种懒人。

作者 于 11 小时前 编辑
回复文章: 为什么大陆不应该打台湾

蔡英文搞文化台独,事实台独,又不宣布台独,正中中共下怀,少了个正统的竞争者(同时保存了面子,民进党不敢明目张胆地台独)。 所以,暂时,没有打台湾的必要。除非内部矛盾太尖锐,非要向外转移不可。

回复文章: 为什么中文键政圈会有反华分子?这些反华分子是什么心理?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

民族,国家,宗教,集体之类的概念就是锁链。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所谓民智未开,不分古今中外,是常态,甚至是正常态。 如果天降伟人,或在图书馆磨出脚印,或在大树下遍尝致幻药,就为我们总结出了真理,

人人手捧宝书,自以为被开示而悟入,成圣贤驾高潮,那一定是个疯狂的世界。 (不幸的是,我们似乎已经身处这种世界了。不容亵渎的正越来越多,不止一本古兰经)

对于超人来说,看到的不止所谓的可见光,那么就未必有蓝天或黑夜。 太阳再亮,没有生命之眼,亮了也是白亮,等同于黑暗。 宇宙不过就是张墙纸。 上帝必须要造人,就像侦探小说家不能没有读者一样。

我们该怀疑的不是生命的意义,而是没有个体生命的各种宏大概念的意义。

(甚至包括国家,民族,宗教,之类的各种集体。 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锁链。

这些概念就是锁链。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无产阶级。)

回复文章: 地狱炽热处为何留给中立者?(宋石男)

未必没有是非。也可以是与两边的是非都不同。自有自己的是非。不可以吗? 所谓的正义者,义人,与其所反对的所谓邪恶,往往是一类人。

回答问题: 关于中文电视剧电影越来越倒退的问题

(不分中外) 现代化,标准化,不是一种进化,这个世界正在越来越快地滑向无趣乏味

回复文章: 【转载】梁济:这个世界会好吗?

现代化,标准化,不是一种进化,这个世界正在越来越快地滑向无趣乏味(不分中外)

回复文章: 致Albert:有時問題不在於用甚麼制度,是怎樣用制度——關於君主制和共和制,可能還有民族主義的一點點漫談。

虚君制可行(配合小政府甚至无政府,只有各地保安)。当初孔子后人本该当仁不让。

回复文章: 关于能量守恒

@夸父逐日 #186214 不是我没怀疑。有可能是你没看出我在怀疑。又或者我没表达清楚。我其实不是科学的粉丝。(能量不守恒,我也不会崩溃。)只是相比其他的,一定要选择一个的话,还是科学比较靠谱些。

回复文章: 关于能量守恒

@一只馬兒 #186210 我其实不是科学的粉丝。(能量不守恒,我也不会崩溃。)只是相比其他的,一定要选择一个的话,还是科学比较靠谱些。

回复文章: 再谈“劫不从外来”(现代化陷阱)

@刺刺 #186200 说得有道理。那大都是以前写得。我改着改着就懒得改了。下次有时间时再说吧。

回复文章: 再谈“劫不从外来”(现代化陷阱)
回复文章: 详谈:劫不从外来

@Ambulance #184347 才看到。回复晚了。 简单而言。战争以及备战(所谓的"现代化“)并非必要之恶。能量守恒。不存在不够消耗需要由流氓领头去争抢的问题。 下文转自别处,供参考。 Most people are unconsciously expecting a world war 3. Because they have been educated in a different (but practically the same) system of war preparation, where fighting for resources is unquestionable.

One would think they could use a war to settle the ultimate choice between faiths. (At first it seemed like other issues, such as "who deserve all sorts of resources")

If the law of conservation of energy is correct. No energy would be consumed, it would just be constantly transferred between different forms. So, much of science fiction is wrong. The speed (kinetic energy) of anything (such as a spacecraft) cannot be escalated indefinitely. That’s why the speed of light seems to be the same for all. In a way, we could say that life is also a form of energy. Therefore, there is a limit to the number of any species. There is no need for any war to reduce the population for fear that there will not be enough energy to consume.

War is not that great at all.

Our environment is not a colosseum. It chooses those who suit them, not the strong. It is the weak (the simple-minded) who suit their environment (and become part of the war machine). In order to adapt it, people are losing the ability to remain independent (especially to think independently) and their talents are diminishing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People are divided into different prisons of the mind. Not only are they used to these walls, but they are born into them. They feel secure as a brick, and they even enjoy it so much that they are willing to sacrifice everything for words like "glory" (or ironically, "freedom"). Modern finance is based on credit (trust in one's own system or government), so these wars of ideas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Money can generate money and it is not necessarily the elite. The one who born with power is not the smartest either. The 1% is not necessarily capable of conspiracy, but it is easy to reach a tacit agreement.(It can’t be 100% of those 1%. Perhaps 1% of 1% is enough to Influence the key.) 10% often mistake themselves as 1%. Be aware of the various slogans, including "freedom first" "my country first" "me first" "xxx(whatever it is ) first", “they evil, we justice”, "weeds rock the world" "we deserve it, let it end". Why do we have to follow any of them or any other supposed prophecy? Having an "I" obscures the true self (losing oneself) and that one inevitably becomes anxious, nervous and distressed to the point of insanity, often resorting to conceptualised nomenclature. If people keep ignoring their inner loss of themselves and unconsciously clinging to various images (e.g. the body) or concepts (e.g. the Holy Name), World War III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is inevitable, and it may have already begun in Europe. Energy don’t know they are the force. Water does not know that she is water, and darkness does not know that he is darkness. When a man is seeking the brightness, he is blinded by dreams of various lights. Most serious or intense busy people are dreaming, while the awakened are at peace because they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darkness that does not know the ultimate truth.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here, right before you, all kinds of image or sounds, or sounds of thoughts just part of it. A flying arrow does not really move, any moment is an eternity (If there is an "author", some kind of ultimate power, it must always be here for us too).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We can find at least four truths, "Awakening without leaving the present moment is real" "The present moment is eternal and real" "My real feelings are real, such as the fear of death" "I am real and true" (This is mindful practicing in a real way, each concept falls into place.)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If there is an everlasting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races, nations, religions. It is a war between faith and fear, or hope and fear ,or faith and doubt.) Mind yourself first. Loose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light and dark. Let it (mirror/darkness/inside) be. Let it (image/lights/outside) come and go. Talk, even argue, don’t curse ,don’t fight, even war. (If necessary, for some kind of emergency, we can bet on a sports match. Every life is unique, not just a statistic.)

回复文章: 为什么文明注定灭亡

如果所谓”civilization“就是一种标准化系统化的战争机器。那么的确注定覆灭。 (生命的多样性,是一种无序,符合趋势。标准化军事化,是一种有序,才是反动的顽固派)

回复文章: 【转载】深入浅出的政治学常识——为什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政府?

政府与政府,特别是军政府,不是一回事。 是不是有人的地方就必有战争,必须要有个军政府(无论是不是隐形的军政府或隐藏到什么程度)? 我认为不需要。能量守恒,不增不减,没有不够消耗必须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

回答问题: 决定论者如何看待人生,理解人生价值?

有个电影(《四零五谋杀案》)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至于真理到底可全知还是不可全知?连这个问题也有可能是不可知的。至少我不知道。并且,很讨厌地,我认为别人也不知道,因为我偏向“不可确定全知论”。如何确定真地已经全知道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未知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却很容易被自己的超能力甚至“极其超能力”给蒙骗了(或被新奇的幻境梦境带偏了)。------怀疑论。 然而,无论可知还是不可知,真理或真相就是真的理、真的相,就在那里,无可动摇,无论人们能不能到达。泰山就是泰山,不会因为没人认识就不成为泰山。)---------决定论。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我是真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我究竟在哪里)”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未来,(极大概率)一定会来(未知,假设一定会来),也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镜像不二的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无可更改或篡改。所以也不是“就在那里”,而是就在这里,就在眼前,就在当下。只是我主观地认为:彼此达到不了对方的客观真相而已。(其实,各自的真相谁都不可能知道,甚至包括自己)我的主观就是你的客观,你的主观就是我的客观。难免误会,理解不能,终究孤独。 这曾被我称为“自我意识陷阱”

生命(及意识)以及“非生命”(未必没有意识)的本质或许是能量(及被能量点亮的光)。 能量必然点亮意识,如灯必有光,更好比镜必然显像, 而有的意识(生命)误以为自己是被心镜中的物像点亮的。(对于人类来说,更多地是会误以为自己的知觉是建立在对身体的触觉之上。)

我们不知道自己就是“不知”(好比黑暗),被知,被光明,(被建立在触觉之上的所谓身体)......遮瞎了眼。(不知为不知,知之为知之,是知也。知建立在不知之上)

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野兽等其他动物,或许就在于人有明确的自我意识。明上加明,头上安头。 认为此明必为某明所明。此知觉必然是被某个能知能觉所知所觉的。"所知"明显,"暗能"不知道在哪里,往往误以为是所知所觉中最“亲近”的那个,即身体。

从此,能所对立,镜像对立,我与非我对立,是谓对象化思维。(自我意识的建立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是突然知道有个我的,婴儿抢奶喝,并不自私,只是本能而已)

自我意识不太可能有所谓的"绝对的有"或"绝对地无自我意识”,至少我个人的经验不是如此。我不记得我是在某一天突然就从没有自我意识变得知道有个我了。假设我记错了。那么我是在哪一天“无中生有”的呢?学会说“我”的那一天?觉得痛的那一天?还是开始焦虑的那一天?(当人学会了我这个概念,但在潜意识里发觉找不到自己时,就会开始不自觉地焦虑紧张乃至燥郁。) 我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对痛感之类的触觉那么重视。 现在比较能理解了。我小时候开始焦虑时,也是在潜意识里通过抓挠反复确认自己的身体还在的。

对我来说,还有孤独感,也是伴随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我(没做过调查)主观地认为,一个人个性越强,个体意识、自由意志、自我意识越明显,就越感到自己的孤立与独立。(反之亦然,有可能孤独与个性互相促进越演越烈。) 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孤独。而喜欢热闹的,未尝不是因为害怕孤独。(会害怕,正说明其感受到了孤独)

这还因为我们看到的听到的乃至要表达的自己与别人看到的听到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例如照片与镜像的不同,自己声音的录音听起来很陌生,等等)

而自己的真相究竟如何, (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连我们自己都看不到找不到的。

需要说明的是:孤独感每个人多少都会有。而孤独这件事是没有的。至少也有清风明月相伴。(只是极少会有人在乎花花草草之类的......)

所谓“改”,顶多不过是在原来的真相上加了个假相而已。所谓假,是相对于真而言。戏假情真。至少怕死怕得要死,总是真的吧?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认识到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不会过于自以为是了。)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更准确地说,是只习惯向前看,所谓向内返照,也是在向前看眼前的黑暗,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除非你对触感特别敏感。)请注意,向前看,看到的不是未来,就是现在,来自过去,是已经注定了的。(我们看不到未来。过去的真相对我们来说,也是未知。现在来自过去,不等于过去,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太可能一点都不变的。)(既然现在是过去传来的信息在此时此地的集合,没有理由认为一定没有下一个瞬间,死后未必断灭。)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 。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姑且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姑且可以推想为根本,姑且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这条“蛇”或“念珠串”,(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荒唐的。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有一次,某位网友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而就是这一世。

(面对那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加强信念的ACTIVITY, 甚至科学实验,都是一类的。科学信念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只能算是大胆的猜想。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不过,这话说起来容易过分轻松,生死间的确是有大恐怖的。所以做个心中无鬼,乃至心中无愧的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向自己坦白吧。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宽恕自己。真心要改不用向别人表示。)

All we need to do is having a faith in ourselves (the unknown true oneself), no matter what it is, it is always here.

However inside of each yang there always is yin, every faith/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ve already 100% certain about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inside of us, not outside.

上文机器翻译: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自己(未知的真实的自己)有信心,无论它是什么,它总是存在的。

然而,在每一个阳的内部总是有阴的,在每一个信仰/希望是基于怀疑/恐惧的。

如果你已经对某件事情有了100%的把握,就没有必要再去相信。

所以,光明与黑暗之间真正的终极战争是在我们内部,而不是外部。

有一点很有必要说明一下。

光明与黑暗,(甚至于其他高大上的名词,例如:空/emptiness, 无/nothingness, 觉醒/awakening),都是些比喻。

我个人认为,都是指向知背后的“不知”的。unknown 这个字眼在西方文化里隐含着对未知的恐惧。

面对不知未知无知,人们总是有无限的想象。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其实我们不知道有涯无涯,可知还是不可知,

只是人的想象力无限,总是猜想其为“无限心”之类。)

黑暗(未来或死亡)常常带来无边的恐惧。光线(逻辑)的无限延申给我们带来希望。

看了《我们诞生在中国》,我曾有点感想:

不知,未知,未来,死亡,黑暗并不一定意味着恐惧,

同样可以意味着希望。

当一个人陷入绝境,仰望黑夜,或许会想冥冥之中会有什么呢?会不会来救我呢?

而自以为是的全知与不可能只会带来绝望。

如果有什么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那不会是地域民族宗教主义之争,也不会是什么是非善恶正邪佛魔之争,就是希望与恐惧乃至绝望之战, 或者说,就是信念(例如决定论)与怀疑的内战 。

The creator (author) could be a monkey who is typing at random. We just happen to be living in a readable novel in which logic seems to be at work, but not really, and it is the monkey who creates all the illusions that is really at work.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author is. (It is the eternal ultimate question and secret, hidden not only behind all that we sense, but also by all the concepts we imagine, including the Tao, God and emptiness.

One might think that the creator (the author) is so important that all meaning depends on him. But is the meaning of an author complete if he has no readers, especially the author of a detective novel? You might even ask: does he really have any meaning, no matter how big he is, how long he lives, or how great he is in any way?

I asked my son the other day, when he was a little boy, "Is the sky blue?" ." No, at night it's black." He's clever." If there was a superman whose eyes could and always did see infrared or ultraviolet light, would the sky be blue or black for him?" Without the eyes of life, colour means nothing to the sky.

Why should we doubt the meaning of life, why should we not doubt the meaning of the universe, or even the meaning of the creator. No matter how small we may be, no matter how short our lives may be.

Lao Tzu: The sky/heaven and the earth (representing the Mother who created all things) are without mercy. In order to fulfill the author's meaning, the reader must be ignorant. A truth-teller (the fortune-teller who is always right) would be a spoiler who ruin everything.

Ignorance of our true nature is the source of our stress, anxiety, misery and suffering. Is it worth it? Depends on how much beauty, joy, love you can find in your life (sometimes just a simple blue sky can move you). If very little, you may deeply question why you were created.

We, Homo sapiens, have used ideas/concepts to organise various war machines and exterminate many species. Maybe we deserve to use it killing each other. (Cf. Homo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Mankind). But it is a shame to leave a marvellous universe without anyone to appreciate it. (Allow me to assume that aliens would make the same mistake as we do).

Energy don't know they are "the Force". Water does not know that she is water, and darkness does not know that he is darkness. When a man is seeking the light, he is blinded by dreams of various lights. Most serious or intense busy people are dreaming, while the awakened are at peace because they are comfortable with the darkness that does not know the ultimate truth.

All we need to do is to have faith in ourselves (our unknown true self), whatever it is, it is always here. (If there is an "author", some kind of ultimate power, it must always be here for us too).

Yet within every yang is always a yin, and every belief/hope is based on doubt/fear. If you are already 100% sure of something, there is no need of a belief.

So the real ultimate war between light and darkness is within us, not outside. Mind yourself first, talk, even argue, don’t curse ,fight, even war. (If necessary, for some kind of emergency, we can bet on a sports match. Every life is unique, not just a statistic.)

作者 于 4月29日 编辑
回复文章: 随笔(怀疑论与决定论的另类结合)

(第二版) 有个电影说得好:一切都会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我偏向“不可确定全知论”。如何确定真地已经全知道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未知了,如何确定真地没有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逻辑上是不可能确定的。却很容易被自己的“极其超能力”(或被新奇的幻境梦境)给蒙骗了。

然而,无论可不可知,真理或真相就是真的理、真的相、就在那里,无可动摇,无论人们能不能到达。泰山就是泰山,不会因为没人认识就不成为泰山。)

我们至少可以发现四个真,“觉不离当下是真的“”瞬间即永恒、是真的”“我的真情实感是真的,例如对死亡的恐惧”“我是真的”

(飞矢不动,瞬间即永恒)什么都没过去,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未来,未知,假设一定会来的话,也只是不在眼前而已。)

(我们的每一个瞬间,镜像不二的当下,都是永恒的真相,无可更改或篡改。所以也不是“就在那里”,而是就在这里,就在眼前,就在当下。只是我主观地认为:彼此达到不了对方的客观真相。我的主观就是你的客观,你的主观就是我的客观。难免误会,理解不能,终究孤独。

所谓“改”,顶多不过是在原来的真相上加了个假相而已。所谓假,是相对于真而言。戏假情真。至少怕死怕得要死,总是真的吧?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认识到自己有可能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不会过于自以为是了。)

其实也无所谓前后,只是我们只能见前不能见后而已。(更准确地说,是只习惯向前看,所谓向内返照,也是在向前看眼前的黑暗,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除非你对触感特别敏感。)请注意,向前看,看到的不是未来,就是现在,来自过去,是已经注定了的。(我们固然看不到未来。过去的真相对我们来说,也是未知。现在来自过去,不等于过去,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太可能一点都不变的。)

(人人眼前一个2D的大屏幕,我们与它的距离为0 。3D的平直的空间是我们推想出来的。严格说来,是个幻觉。科学家已经推算出空间实际应该是弯曲的。)

我们的"眼后"(视觉这面镜子的对立面)不是明,也不是暗或黑暗或darkness,连所谓的能见之镜、(诸如此类)也没有,更不要说镜中明暗或五彩了。

这个”不知“可以算是一切的背景、舞台、可以推想为根本,可以当作自己的归宿,(如能不惧生死,就更好了。既然瞬间即永恒,又何必非要有个来去。只是所谓“无限心”,由对死亡的恐惧而生起的“无限的想象乃至妄想”的确需要个安顿处(受王德峰教授的启发)

其实都是记忆相,时间相,相续相,(如同视觉暂留)带给我们的错觉,本就时时刻刻都在生死中,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断章于《庄子》)。我们不知道自己忘记或记错了什么。不是么?

前世后世之说,是说不通的。有前世记忆只能说明没有真的死。那些没有前世记忆的才是真的死过了。既然清空了记忆重来,就是独立的人格了。另一个人了。(获得了重新做人,重新培养人格的机会)

某位网友曾问我: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很多前世,却都是死于同一场南京大屠杀的。我打了个比方。庄子: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好比叠在一起的麻将牌。区别只是叠得整齐不整齐。来世下面还有来世,还是要清空了重来,不值得追求。更何况死了应该就脱离时间线了。所谓前世的记忆不可能没有个开头,那就不是什么前世,就是这一世。

(面对那个“不知”,人们各有各的想象,各有各的愿望。过于执着的想象,过于坚定的愿望已经成为不容非议的信仰。其实即便假设只是猜想,也有猜对的可能,的确没有必要一定要去非议。除非他们要(背后暗中)诅咒甚至消灭退出者。)

各种加强信念的ACTIVITY, 甚至包括科学实验。所信的定律中最基本的估计是能量守恒。暗物质暗能量找不到,但一定在暗处。其实没有道理,也可以是算错了,或在宇宙这个“密室”之外。就是一种信念。

镜中像和电视里的一样,都好比是有个虚拟世界(有意或无意地)放映出来”呼应“我们的。(呼应恐惧也是一种呼应)

(从电视剧剧情里是推算不出电视机原理的。换了个新奇的电视剧剧情也一样。换了个梦不等于梦醒了。)

(不要太入戏,太认真。学会欣赏永恒的美,包括悲剧或闹剧之美,甚至恐怖片。不过,这话说起来容易过分轻松,生死间的确是有大恐怖的。所以做个心中无鬼,乃至无愧的好人还是有好处的。向自己坦白吧。自己原谅自己。自己宽恕自己。真心要改不用向别人表示。)

There is a film that says it all: everything passes, but the truth lives on.

(I am inclined towards "indeterminable omniscience". How can one be sure that he already knows everything, how can one be sure that there are no more unknowns , how can one be sure that he doesn't know his ignorance?

It is logically impossible to be sure. But it is easy to be fooled by one's "extremely supernatural powers" (or by novel and strange visions and dreams).

Yet, whether it is known or not, the truth is the real truth, and it is there, unshakable, whether one can reach it or not. (The Everest is Everest, and does not cease to be Everest just because no one knows it.)

We can find at least four truths, "Awareness is true without leaving the present moment," "The moment is eternal and true," "My true feelings are true, such as the fear of death" "I am real."

(A flying arrow is not actually moving, its existing in each moment is eternal) Nothing has passed, it is just not in the sight before you.

(The future, unknown, is just not in sight either, if we assume it must come.)

(Each of our moments, the indivisible mirror and image of the present, is an eternal truth that cannot be altered or tampered with. So it is not "right there", but right here, right now, right before you. It's just that I think subjectively: we can't reach each other's objective truths. My subjectivity is your objectivity, and your subjectivity is my objectivity. It is inevitable that there will be misunderstandings, that full understanding will not be possible, and that we will be alone in the end.

The so-called "change" is, at best, a mere falsehood added to the original truth. The so-called fake is in contrast to the real. The play is fake and the love is real. At least the fear of dying is always real, right? The removal of delusion is also delusion; the knowledge of delusion is the truth. (Realising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you do not know that you do not know, you will not be too presumptuous.)

In fac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before and after, only that we can only see before but not after. (It is more accurate to say that one is only used to looking forward, and the so-called looking back inward, which is also looking forward into the darkness before us, is too boring for me. Unless you are particularly sensitive to the sense of touch and the body.) Note that looking forward doesn't mean we can see the future but the present, which is from the past, and is already predetermined. (We certainly do not see the future. The truth of the past is also unknown to us. The present comes from the past and is not the same as the past; it is unlikely that information will remain the same at all as it is passed on.)

(A large 2D screen in front of everyone's eyes, from which we are at a distance of 0. The flat space of 3D is what we conjecture. Strictly speaking, it is an illusion. Scientists have deduced that space should actually be curved.)

Our "behind the eyes" (the opposite of the mirror of vision) is not light, nor darkness , not even the so-called mirror of visibility, (or something like that), let alone the images of light and darkness or colours.

This "not knowing" can be considered the backdrop, the stage, the root of everything, the place where one belongs, (if only one could live and die without fear). If the moment is eternal, why should there be a coming and going? It is only the so-called "infinite mind", the "infinite imagination and even delusion" arising from the fear of death, that needs a place to settle down (inspired by Professor Wang Defeng).

In fact, it is the illusion of memory, of time, of continuity (as in the case of visual transience), of being in the midst of birth and death all the time, of being born and dying, of being born and dying (broken chapter in Zhuangzi). We do not know what we have forgotten or misremembered. Isn't it?

The idea of past lives and future lives does not make sense. Having memories of past lives only means that one did not really die. Those without past-life memories are the ones who have really died. Now that you have cleared your memory and started over, you are a separate person. Another person. (Gained the opportunity to be a new person, to develop a new personality)

A certain netizen once asked me why he felt he had many past lives, yet they all died in the same Nanjing Massacre. I drew an analogy. Zhuangzi: once born and dies, and once dies and born. It is like mahjong tiles that are stacked together. The difference is only whether they are stacked neatly or not. There is an afterlife beneath the afterlife, and it still has to be emptied and started again, not worth pursuing. What's more, if you die, you should be out of the timeline. The memories of the so-called past lives cannot be without a beginning, so it's not a past life, it's this one.

(People have their own imaginations and desires when it comes to that "I don't know". The overly persistent imagination and the overly determined wish have become unquestionable beliefs. In fact, even if the hypothesis is just a guess, there is a possibility that it is correct, and there is indeed no need to criticise it. (Unless they want to curse (behind their backs) or even destroy the quitters.)

Various ACTIVITY, even scientific experiments, are used to strengthen beliefs. The most fundamental of the laws believed in is estimated to be the conservation of energy. Dark matter and dark energy cannot be found, but must be in the dark. It doesn't make sense, it can be miscalculated, or it can be outside the "sealed room" of the universe. It is a belief.

The image in the mirror, like the one on television, is like a virtual world that is projected (intentionally or unintentionally) to "echo" us. (Echoing fear is also an echo)

(The principle of television cannot be deduced from the drama. The same is true of a new and novel drama. Changing a dream is not the same as waking up from them.)

(Don't get too caught up in the drama and take it too seriously. Learn to appreciate timeless beauty, including the beauty of tragedy or farce, even horror films. However, it is easy to say this too casually, and there are indeed great horrors between life and death. So it still pays to be a good person with no ghosts in your heart, or even no shame. Confess it to yourself. Forgive yourself. (There is no need to show others that you really want to change.)

回复文章: 随笔(怀疑论与决定论的另类结合)
回复文章: 随笔(怀疑论与决定论的另类结合)

@natasha #184718 自己贴的标签而已。其实不是,是一种另类。

回复文章: 随笔(怀疑论与决定论的另类结合)

@Emerald #184697 不准。我只说了执着于想象以至于不承认只是想象的无意义。没说人生无意义。人生不需要这种执着。这不重要。重要在前面,你的总结我看不懂。我的总结:怀疑论与决定论的另类结合

回答问题: 和平路线实现民主自由的具体原理是什么?有没有人能解释一下或者推演一下?

缺乏赦免机制与知情权(这才是关键)不是投票制、多党制、更不是持枪自由.

缺乏赦免机制, 中共就不可能像蒋经国一样慢慢放开知情权(据说大陆至今都没有新闻法?想怎么封就怎么封?)
老蒋天天写日记,律己甚严。 中共的丑事怎么敢揭开来给群众看。 这是一群历来不怎么宽容,没有宽恕(forgiving)习惯的大众。
没有知情权。(纳税人的代表看不到政府的账本) 印再多的选票,再怎么分成共产A党、共产B党,都是假的。
这才是关键。 不是什么自由。 西方从来不说,是他们傻吗?还是太精了?

回复文章: 详谈:劫不从外来
回复文章: 详谈:劫不从外来

我写得是比较乱的。常常七拼八凑。 (现在还有想你一样肯读比较长的东西的吗?我没想到) 但是,我还是太懒了。就转贴另一篇作为回应吧。 《墙上的另一块砖》 (西方追求个性,是个Illusion。实际是家庭无法规范成墙上的砖,不利于工业化。)

平克·弗洛伊德 Pink Floyd 有句歌词“You a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墙上的另一块砖。

我感觉这说的就是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系统化的现代教育。

难免都在洗脑。

有的洗得比较高明,有的过于直接粗糙,容易被人看破而已。

许多人常常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例如从粉红五毛被反洗为精白精美精日。(洗成爱自由与洗成爱国,并无本质的不同)

他们固然不是赵家人,但也不是香蕉人,精神上向往白人,骨子里还是自卑的。

中国人普遍自卑。尤其是那些需要排场才有面子的人。

这是非常遗憾的。

因为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把先天第一因归结于自己,而不是外物或外来的神或灵。

本该最懂得自尊自爱自强。

可惜这个传统到清朝就基本上断了。

全民皆兵(无需三饷)的八旗乃至苏维埃支部都不是中国文化的代表。

庄子慧能王阳明才是。

外儒内法绝非中国传统的全部。

而柏拉图远在古希腊就鼓吹哲人王应该用谎言指挥下等人,

(再说一遍)苏维埃支部、卢布党并不代表中国文化。

与其说是百代秦制,不如说是柏拉图反乌托帮的又一产物(柏拉图有感于雅典敌不过斯巴达,设计了个所谓的理想国,

于是西方远有凯撒奥古斯都,近有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

有人说中国人在四九年已经选过了。

共产党比国民党更新潮更现代更”进步“。

其实,标准化利于军事化是普世的。

法家早就在实行了。(例如用八股统一思想)

只是方块字不利于研究数学,难以把标准化零件化连锁化全球化做到极致而已。

除了数理化,西方思想也是一团浆糊。什么“进化”什么“丛林法则”(甚至“自由”“平等”“民主”)都是似是而非的。


商朝也很黑暗。表现为用战俘或奴隶祭祀。

从周朝“明德惟馨”'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开始,中国率先进入文明,

虽然还有奴隶,(至今都未彻底灭绝),但很难说有普遍的奴隶制度。

而且,从百家争鸣开始,“神”在中国始终没有取得先天第一因的地位。

甚至从庄周(假托儒门)传授心斋开始,中国人就在觉悟“自己即本原”的道路上。

这是中国人比较文明,不那么野蛮,包括不擅长肢体冲突的根本原因。(潜意识里就无法把自己看成丛林里的动物或野兽)

至于所谓的现代化标准化零件化系统化连锁化,固然会因为数学的应用而表现为精密精细甚至精致,其本质还是奴役个人的一种手段,未必真是什么进步。


三体,灭霸,包括奥运,深入人心,要在丛林中跟着流氓老大抢资源的大有人在。不知能量守恒,无所谓消耗,学会用电与半导体来精确使用能量,生活必然提高,不用感谢刘邦之类的无赖


以前我以为从“演化”到“进化”主要是翻译的问题。近来发觉在英语语境里的确有越演化就会更高更快更强的意味。这证明了所谓糟粕或劣根也是普世的。只是具体是什么各有各的不同而已。我估计至今西方世界也很难认识到:把环境预设为竞技场是武断的,所谓自然选择未必是一种斗蛊。


天没有择比较进步或更高更快更强,只选比较适应环境的。

(如果退化比较有利于适应环境或环境的变化趋势,那么就是退化的得以生存,竞争的未必是谁更进步谁更新潮)

演化不是向上长的一株树。(假设是的话,那么所谓进步未必是谁更厉害,而是谁更有自我意识。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的。复杂的系统的感官最稳定清晰,最可凸显不动不变的我镜与变动的物像。所以演化表现为越来越繁复,而人类大脑可能是最复杂甚至捉摸不定的。)(越自私,越迷失,以至于疯狂,拉着环境自我毁灭,从而促进宇宙的冷寂或热寂)


物种演化,未必是向某个方向的进步,即所谓的进化。

基因的变异是朝向四面八方的,是偶然的,随机的,不是必然地所谓“更高更快更强更大“.....

顺便说一下,变异与遗传是同时进行的。没有不变异的百分百的遗传,

没有不发生错误的百分百地对基因的克隆。

(严格说来,每一代鸡的基因都不同,都不应该统称为鸡,

而只可以称其为“鸡一代”“鸡二代”“鸡三代”

“鸡四代”“鸡五代”....

直至“鸡近代”“鸡现代”“鸡当代”。

如此来看"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

标准答案应该是:先有蛋。孵出"鸡一代"的蛋可以被叫作“鸡蛋”,生下这个蛋的“鸡零代”或“鸡负一代”显然还不是鸡,它的基因中还没有异变出可以被视为鸡的特征。

再解释一下。第一只鸡蛋不是鸡生的。生第一只鸡蛋的不是鸡,或者说还不能称之为鸡,因为还没有相应的基因特征。)

人或智人,容易认为自己是最先进的,最发达的,最厉害的,

自己的基因是建立在正确之上的,并越来越正确的。

其实不是。如果不是每次拷贝或克隆都抄错作业,就不会有所谓的物种的演化,

以及表现为越来越适应各自特定环境的所谓的进化。

所谓自然选择,或者说环境选择,并不是选谁是弱肉谁是强食,

而是选谁更适应环境,谁更能与环境共存,

甚至选谁对整个生态更有用,而不是选谁最会所谓地开发环境。

所谓的西方现代文明,完全不顾这些。号称信奉所谓的丛林法则,肆意破坏支持人类生存的环境。

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同一生命树上的那些远方亲戚的灭绝

就是自己灭绝的先兆。

可能许多人都还在妄想超光速远行,好找下一个地球去开发(即破坏)。

不知能量守恒,不增不减,宇宙中任何物质的速度,都不可能无限增长,必有上限(即所谓不变的光速)。

现在的我们能不能醒悟,能不能争取摆脱这场紧张严肃忙碌的恶梦,

可能是地球人类最后的机会。

如果我们的崛起或复兴也只是肌肉方面的,(因为不自觉地接受西方的观念,把环境设想为竞技场、斗兽场。)

那么这条自取灭亡的不归路估计是回不了头了。

过去的传教士喜欢把上帝比喻成钟表匠。

认为天体等万物遵循规律而运动,就像个钟表。

证明了造物主的存在。

而且就像制表匠造完了表,就不用再管它了,它自己会走。

所以上帝不露面。

(修道士们对上帝制定的规律的探究就是早期的科学研究。

可见,在西方,科学与宗教并不必然是对立的。)

现在,他们可能不用这个比喻了。

因为钟表中没有无用的零件。

人的基因里却有很多所谓的垃圾基因。

生物的进化不太可能是设计出来的。

(最近,我听说,科学家们又发现没有基因是真正没用的,只是我们以前没发现其作用而已。

同样,大脑也一样,不存在什么待开发的特异功能,早就都在起作用了。

不知是不是这样,没有求证过。)

即便假设所有的基因都是有用的,《无限恐怖》中的“解开基因锁”属于意淫。

人们还是很容易找到人体“设计”中的许多不合理之处。(对此感兴趣的可以到知乎之类的网站去查找,有人专门写这个。)

这是为什么呢?

我主观地认为:“进化”暗含的“一切演化都是进步,一切突变都是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之类的判断估计应该是错误的。

演化并没有固定的目标或方向,突变不是被设计或设定成只为适应环境的,

而是不利于适应环境的突变没有被遗传下来,才照成了演化必然是进化或进步的错觉。

柴静的《看见》里有个不好笑的笑话。有人认为雾霾等污染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基因会自动突变出适应这种环境的人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应该鼓励污染,好刺激人类全体进化为x战警?

为什么人体的设计很不合理?为什么基因或大脑中有不少看似无用的部分,甚至被称为垃圾?

因为所谓的进化(实际是演化)是建立在错误之上的,而不是(计划)正确之上的。

如果每次基因的拷贝都全对,没有错误,那么就只有遗传,没有变异,哪来的演化/进化?

怎么抄错作业,并没有固定的方向。某个错误的优劣,只取决于是不是更适应环境,未必是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

人体或人类的复杂乃至难以捉摸,主要不体现在死人(大体老师)身上,而在有感情或情绪的活人身上。

如果“法则”是弱肉强食,为什么濒临灭绝的是狼而不是羊。羊的“优”不在于力量,而在于更适于人类社会这个环境。没有进化只有演化。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更进步更厉害,而只是更适应环境而已。环境是会变的。按理说应该资本主义社会更强调自由竞争,社会主义更强调合作共赢,更适合发展大工业的生产力。结果却似乎乱套了。国人还在热衷于各种斗争(甚至有的企业以狼性为口号),西方的垄断资本研发科技更快。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力量谁都喜欢,我也一样。但是我知道除了有形的力量,还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来自对自己的信念,任他强如飓风也吹不动此心之光明。

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现代人,并不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比较自由。

古代人与古代人也不相同。

例如:我主观地认为,有些民族似乎不那么能歌善舞,是因为早就告别了采集狩猎的生活。劳累了一天,第二天还要赶早顾庄稼,哪有闲心围着篝火开晚会呢。

居无定所的游猎或游牧者一定比较自由吗?气候不恶劣时大概是吧。

热带海岛渔夫最逍遥吗?没有传染病或瘟疫时可能不错。

自由感来自独立感。如果都不能独立,哪来的自由?

财务自由是虚假的自由,真正的经济独立者不用依靠超市,现代人(现代化了的人)已经基本丧失了这种能力。

据说,非洲残存的狩猎部落人,视力之好能看到远处藏在草丛中的野兽,是我这种近视眼望尘莫及的。

我可以依靠眼镜这类的工具,但这工具我自己造不出来。

我们真的比古人能力更强吗?(真的更不受外物的束缚?真的更自由?)

现代化就是标准化,系统化。我们已成为体系的一部分。假设体系一旦崩溃,是不太会有完卵留下的。

一般来说,人们对体系是很有信心的,并不真的担心生态的破坏。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人类摆脱地球环境的场景。更何况随着城市化,坏境已经是盆景了。

自由感是可以来自信心的。如果坚信死后能去天堂会美女,人们什么事都敢干能干的。(这大概也算一种所谓的能力吧。)

有位传教士或主教说过:因为荒谬,所以相信。(如果不像处女怀孕那么荒唐,而是事实,那根本谈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

经验常常被认为是事实。就如同电视剧的剧情似乎就是电视机的原理一样,因为不合逻辑的戏是演不下去的。

人类骄傲于自己逻辑等理性的胜利,无视各种警告。这可能是被热力学定律决定了的。

能量的分布大趋势不应该是有序化体系化的,之所以会允许出现人类,就是因为人类会为了自己所谓的自由,破坏其他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为了自己的有序造成更大无序,实际反而促进了无序化混沌化冷寂化大趋势。

所以可以设想,如果有外星生命的话,宇宙也会促进他们“进化”出如同我们一样自私愚蠢的外星“智慧”生命,即外星人。

但是不会有什么热热闹闹的星球大战。真空中没有声音。宇宙的特点也不是大,而是空旷。星星间的距离很大,并在加速扩大中。超光速飞行属于(软)科幻,是不可能的。

顺便说一下:能量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意识或生命的本质也一样。

就如同宇宙射线的速度(或动能)不可能无限增加,必有上限,(不是光速不变,而是宇宙中最快的表现为光),生命也不可能无限繁殖。

能量守恒,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能量第一性,不垢不净,不好不坏,不输不赢)。不存在会消耗需争抢的问题。(三体与灭霸都错了,无论其有多流行。)

中华儿女应自觉抵制来自西方的各种斗争哲学、竞争意识、海盗逻辑以及派生的狼性训练,饥饿营销,贩卖焦虑,等等乱象。


因为爱因斯坦说对了引力波

有人感叹,为什么有如贝壳上的细菌的人类能够理解有如大海的宇宙

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这个时空宇宙本就是我们推想出来的

那墙角的三条线,是后天加上去的

我们把脑中接受到的信息按这三维推出去,

以为有个客观的平整的铁定的时空,而且只有一个

其实未必

引力波的发现已经证明时空是相对的,扭曲的,运动中的,

不是绝对的,平整的,静止的

我们以为眼见为实,看到了真实的宇宙,其实不是

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眼睛

(看来,还是有人能接受一些比较奇葩的观点的。那我就再写点。)

与墙角的三条线类似,时区和地界也是人为地后天划定的。

其实,并没有所谓的“同时”“同地”。

如果说我们看到的星星都是来自过去的,多少多少光年之外的。

(假设现在银河里的某个帝国用超级死星毁灭抹去了某个恒星

处在银河系边缘的60,000光年外的我们要到60,000年后才知道,

在长达60,000年的时间里我们还能观察到那颗恒星,以为它还存在呢)

那么,我们面前的人其实也来自过去,只是刚过去而已(相距多少多少“光微秒”乃至“光皮秒”)

处于异时异地的我们,真的在同一个地球上?同一片天空下?

只有一个真相?一个真理?唯一神?

如果有平行世界的话,它们真的平行吗?

如果是交织在一起的话,我们还该迷信柯南,以为只有一个真凶吗?

我们以为自己一直在同一个世界里,也许是一种错觉

比如,一秒定格由24帧组成,我们能因为这24帧看上去一样,而说它们是同一帧吗?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就太乱了,无法思考。然而,现实真的是可以被简化的吗?

笔者就遇到过不少怪事。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

比如,有一次,一些面貌极相似的人,不断出现在我面前(穿着不同的衣服,用不同的交通工具),让我觉得很好笑,难道我处在楚门的世界里?

也许,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如果有谁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记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不要眼里容不得沙子,以免把自己逼疯了。

请注意:笔者并没有说一定就是如何如何,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性而已。

我总不能每句话都加上个“或许”“也许“,那太难看了。

当我说“未必”是的时候,也意味着未必不是。

有的朋友给我贴了个“不可知论”的标签,也无不可。

特别是对于所谓“客观存在“,无论是上帝,还是外在物质世界,又或者是外星高灵,等等等等,

既然在我们的“观”之外,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当然是不可知的。

一切证实,无论是科学实验,还是宗教经验,或者外星绑架,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人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千万不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客观“真理”,要容忍他人与你不同的主观。

请容许我在这里扯点哲学(我是从哲学的目录里进入这个话题的。)

我认为很重要,因为现在的科技发展太快了,个人的能力越来越大。

也许要不了多久,一个独狼就能毁灭整个地球。

人们爱党同伐异这个毛病得赶快改了。

看来,“客观”二字太深入人心了。(这么多年的几代人的灌输没有白费)

以前与人讨论过这个问题,转帖如下。

人们经常说“要客观,不要主观”。

有的更声称“这是客观的”(其实就是在说“我是客观的”)

然而,真的有什么“客观”吗?有可能达到“客观”吗?

既然是观,必有观者,观察者,观测者,实验者……,如何客观?

做实验时有很可能是因为有实验者在,不做实验时还有没有呢?无从得知。

(现代物理发展到量子物理就已经发现无法忽略观测者的存在了)

只要你足够理智就应该明白一个实验哪怕重复了亿万次,也无法肯定下一次一定就是同样的结果。

我们怎么能肯定地知道在自性、觉照、觉知……之外是什么不是什么,或有什么没有什么?

(仪器不过就是感官的延伸,永远都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因此只能诉诸信仰。

有的信物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上帝或真主的客观存在,有的信佛菩萨的客观存在,有的信外星高灵……

所有的信仰都是盲目的(包括盲目地不信),实际上我们永远也无法证实(同样也无法证不实)

因为一切证实(实验或修证或濒死经验或其他神秘经验等等等等)都是主观的。

我们永远也无法理智地肯定自己的信仰是对的。

有趣的是,我们也永远无法说自己一定是错的。

也许真有上帝阿拉,阿弥陀佛,或客观规律,也未可知。

我没有要大家放弃自己的信仰的意思。我并不喜欢只有理智没有感情的人。

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明白自己只能主观无法客观。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有不同观点是很正常的事。

(楼主也是有立场的。楼主的立场就是没有立场。楼主对这个立场也是很坚持的)

用不着过于感情用事,还没看仔细对方在说什么,就使劲地喷。

我们没必要统一思想。各诉己见,互相补充,互相启发,更能接近真相或真理。

估计我这些话很可能是白说了。人都愿意自己代表的就是真理,不耐烦看不同的意见。

包括楼主,也是一样,顶多也就是多一点自知之明而已。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对的,发表的都是个人的主观意见。

而说“这是客观的”的朋友是最主观的,已经到了一点意识不到自己的主观的程度了。

(继续转帖)

问:思维是被什么局限的?

答:思维离不开概念名词,也被概念名词所框定禁锢

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地话,是无法思考的

给万物起个名字,就是在简化现实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被简化的吗?

树叶A=树叶B吗?1=1?

如果1不等于1,那么我们给他们起同一个名字是对的吗?

我们建立在1=1的基础上的逻辑思维真的可靠吗?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所谓非常非恒,就是指在时间上1不等于1,处于变动中

再则,把现实概念化,会割裂万事万物之间的因缘之网

把多因生多果简化为单因生单果

当我们沾沾自喜于自己的逻辑的胜利时

完全意识不到,那是被我们忽略不计的其他因素暂时放任的胜利

我们如果没有清醒的头脑,以为自己真掌握了什么永恒的普遍的真理

恐怕到摔跟头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某,非某,所以某

某之所以是某,是建立在一切非某之上,以一切非某为因缘的

理性,非理性,所以理性

思维,非思维,所以思维

只要我们有清醒的头脑,理性思维也没什么错。

记住:摸着石头过河,如履薄冰,

别人的话听不得(教条主义要不得),

过去的经验也是靠不住的(经验主义也一样)。

(索性再扯点。下文可能看着更乱,更不可理解,各位权当娱乐,看看无妨)

据说,康德把思维认知规整感觉材料的机制称为先天,

我则认为是后天的。

我觉得先天应该是混沌的无序的,

(先天虽不可确知,但可以猜想。我估计先天是混沌的)

后天试图用墙角的三条线,时区地界,概念,逻辑,数理,等等,简化,规整先天。

这种企图是失败的。

现实还是混沌无序的。

不要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似乎是有序的,其实这正是无序的表现。

说明万事万物,各有各的轨道,不是同一个规律。

(科学,分科之学,这条路是对的,分得越细越好,

越是独特的规律可能越正确。越是看似普遍的规律可能越没有价值)

如果被某个真理一统天下了,反而会挤在一起,成为一团乱麻。

每根麻都遵循同一个规律,比如无规则运动。

换种说法可能好理解点,

无序不是排除所有可能的序而独成一序,

正是所有各种可能的集合。

( 有的朋友说混沌无序会造成随机均匀分布,也是一种有序

这话不错,但建立在每个球(举个例子)都一样的前提假设上

这个所谓的背景是不成立的,对误差的忽略虽然有用,但与现实不符

而且,实际上,有可能,最基本不是都一样的粒子,

而是每个生命每个当下心(能)物(所)不二,镜(生命)像(宇宙)本一的不一样的觉知)

如果我的这个假设是对的话,我上文提到的怪事,就不怪了,很正常了

无非是混沌无序造成了有序的假象

(我还经历过不少巧合,有的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真的会发生。)

无序=有序,无=有

一般来说,人们只熟悉1=1的逻辑,

对于1=0,1=-1,某=非某,不太能接受,认为不合逻辑,其实不然

举个例子

问:太阳围着地球转还是地球围着太阳转?

标准答案:两者都对,如果以地球为参照物,把它看成不动的,就是太阳围着地球转了

或者,两者都不对,应该是地球和太阳一起围着重心(质量中心点)在转

阴阳互根,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不可能有100%纯的任何东西

因为,全阴=全阳,如果都是某物就等于都不是某物,

唯物和唯心,皆空和皆尘,其实是一回事,不是都对,就是全错。

总之,我目前的结论是:和而不同,不妨认为人家都是对的。

自以为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其实信奉的是同样的东西。

不用统一思想,不要盲目地追求大一统,

谁要是自以为唯一真理的代表,妄言妄为,无论其出发点多么美好,都有可能因为逆

于天道而酿成灾祸


链接:宗教很明显跟科学矛盾,为何这么多人信奉? - 曰文的回答

问这个问题的朋友似乎认为唯有科学是真理,是唯一值得信奉的,其他的都是迷信。

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没有比宗教徒们强哪怕一点,没有比宗教徒们科学哪怕一点。

科学不等于真理。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不等于真理。

谁要是以为自己代表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是不科学的。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也注定会被推翻。哪有真理是有待推翻的?

科学解释不了一切。

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在于它承认自己解释不了一切。

谁要是认为自己能解释一切,那一定是不科学的。

只要还有人们解释不了的事,就有宗教的存身之地。

更重要的是有些事是不可确知的(比如客观存在到底存在不存在,死后到底如何等等)

因为它们在我们的观测之外(仪器不过是感官的延伸,总有仪器达不到的地方)

我们不愿意其不可确知,或者说,我们不愿意承认其不可确知

于是只能诉诸信仰,包括对科学的信仰(其实等于对科学的背叛)

相信科学(其实是在说相信权威)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请恕我偷懒,下面转帖我在别处的发言

链接:信仰是什么?人活着需要信仰吗?为什么呢? - 曰文的回答

什么时候需要信仰?当我们遇到不可知的时候。(比如死后到底如何)

我们不愿意不可知,我们希望是可知的。

可见,信仰其实是一种意愿。

与其说,某人信仰上帝,不如说他愿意有个上帝,愿意有个天堂。

不要小看愿力。

也许,我们愿意有什么,就有什么。

(注意:恐惧也是一种愿。怕什么来什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那么,你愿意相信什么呢?

链接:《易经》科学吗? - 曰文的回答

易经不是科学,但可能比科学更接近真理。

现在连我还是蒙童的儿子都会说:"这不科学"

言下之意,不科学就意味着不可能或不正确

好似,科学是等同与真理的。

其实不然

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所谓可证否,就是可以被检验,可以被推翻

在笔者看来,所有科学理论都注定要被推翻

因为它们是建立在1=1这个逻辑基础之上的

人的理性必然要简化现实,(不然的话,是无法思考的)

然而现实是真的可以简化的吗?

比如1=1,看起来很对,是基本的

但是我们能找到两片相同的树叶吗?

1个苹果+1个苹果真的等于两个苹果吗?

所谓相信科学,这个口号是说不通的

科学的精神就是怀疑

没有怀疑,就没有科学

“相信科学”的潜台词是相信专家,相信权威,相信标准答案,……

这恰恰是反科学的

如果一定要让笔者选择的话,

笔者更愿意相信1=0的逻辑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阳生,阳极阴生,

物极必反,过犹不及,苦尽甘来,乐极生悲……

实际,笔者任何理论都不会选择相信

迷信经典和迷信权威一样,会扼杀可能性,扼杀梦想

使人失去生活的目标,(常问: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

人虽未死,心先死了,直如行尸走肉一般


关于科学的定义,是有争议的。

答主倾向于只有可证否的才是科学。

实证是没有止境的,任何结论,所谓“定”论包括“定”义,都是暂时的。

窦文涛说不是实践检验真理,而是时间。

那么要多长的时间呢?

依我看,是永远也检验不出什么永恒普遍唯一的真理的,都是暂时片面局限于某个角度的

例如,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可能永远也摆脱不了总是从人类的角度看问题的局限,

所有对其他角度的设想其实都是我们的自以为是而已,

虽然庄子的狡辩看似高明,其实他是错的,惠子是对的,因为庄惠二人是同类,人和<。)#)))≦不是同类。(除非庄子回忆起他前世做鱼的日子,无忧无虑,真快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任何定义其实都是虚妄的,

其荒谬之处好比刻舟求剑,又好比守株待兔。

都是试图把亿因得亿果,兆缘起兆性,简化为单因或数因得单果,或简化为单缘、数缘起单性。

(缘起是空间上的因果,因果是时间上的缘起。因果与缘起是一回事。佛教徒常常片面强调因果,也是虚妄的)

人们为什么会刻舟求剑呢?

因为水太飘忽不定了,随波逐流让人没有安全感。

人们天生对不可定,不可知,未知,未来,黑暗,死后……,有一种非理性的恐惧感。

据说,这是因为原始人类的环境太恶劣了,胆大的,不懂如履薄冰,摸着石头过河的早死了,基因没传下来。

于是,人类必然要在一些假设(例如1=1,某是某,不是非某)的前提上用不会变的逻辑为自己建一艘大船。

这似乎是很成功的,以至于人们已经把假设当成不用证明的公理,甚至就是真理了。

如果有人敢怀疑这些已是权威的真理,就是不想让人睡好觉了。

笔者其实不想做这种恶人,所以,不爱看的,可以不看,何必自虐。

答主写的不过是些个人的主观观点,不可能是什么客观真理。

就像全能的神不需要代理人一样,(推荐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 PK》),以我看,真理(全知)也不需要代言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完美才最完美。

为什么会有守株待兔的人,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聪明。

据说阿拉伯人有句格言,发生过一次的不一定发生二次,发生过二次的一定会发生第三次。这话不聪明吗?

如果你不守着,怎么知道这会不会发生二次,乃至三次呢?

现在,聪明的傻瓜太多了,而且他们常能凭着自己的聪明占据权威或管理者的位子,

人类会被他们引向何处去?我是有点杞人忧天的。

我常常对我儿子说,不要说别人蠢,说别人蠢的人最蠢。

大张伟在奇葩说里说了一句真正聪明的话:鞭辟入里的分析是没用的,生活不是按你的分析展开的。

定义的虚妄不仅在于简化因果的虚妄,更在于二元对立的虚妄。

关于这个问题,请容许我再次转帖如下(一者没时间,二者偷懒)

道即非道,非道即道。某即非某,非某即某。

我(能觉)即非我(所觉),非我(所悟)即我(能悟)。

自(生命/心)他(宇宙/物)不二。

《楞严经》:“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能觉(心)与所明(物)不二,好比镜像不二,离镜无像,离像无镜,心即是物,物即是心。镜前无我(只此一镜,实无镜内镜外),

镜内无物(这镜没有厚度,或厚度=0。时间是从我们产生空间感时开始的,可试着反其道而行之,把立体的看成是平面的),非心非物,即心即物。

最近看了钱理群的《毛泽东时代与后毛泽东时代》。写得不错。推荐给想了解现代中

国从哪里来的人。

但是,话里话外,似乎钱总觉得毛及其后继者是有心要做个坏人的。

我却认为,除了电影电视里反面角色,真实生活里是没有什么人会有意要做坏人的(除了极个别,极少数的有些人)。

都认为自己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事,

最糟糕的是认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真理,因而所作所为必然是好的善的正的

并把自己的对立面划定为坏的恶的邪的。

如果说毛没能超越二元对立(比如阶级斗争),钱理群也是一样。

这在中国是有传统的,从宋朝的新旧党之争到明朝的东林党与阉党

都是这种我是好人你是坏人的思维

这个习惯不改变,批倒了当权者,换一批上来,还不是一样?

西方有个成功之处,他们认为人都是有原罪的,都是坏人

因此他们制定了各种制度互相监督互相制约。

但是,如果你把某人看成是贼,当成是贼来对待,那么他本不是贼也会成为贼。

(也许神父会偷着狎童,是为原罪这个心理负担所累)

而再严密的防范也是有漏洞的,

也许,最好是把东西方结合起来,

不仅是人,所有生命的本性,都非善非恶,无善无恶,无是无非,非有非无。

而不分是非有无善恶,特别是不分我与非我,就是善

分了是非有无善恶正邪,特别是分了我与人,自与他,就是恶

起先是不分的,所以性善论是对的

但很快就有了自我意识,谁都免不了,所以性恶论也没错

人们不喜欢复杂的解释(比如本贴),总是倾向于简化现实。

中国人爱把人简单地分为好人坏人,

美国人也一样,不同的只是简化为WINNER和LOSER.

现在不少中国人也受其影响,千方百计要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鄙视所谓的输家。

其实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是各自生活的主角,而且是唯一的主角,是大赢家

这部剧,是悲是喜,是悲中有喜,还是喜中有悲,各不相同,无高下之分

不能认为只有喜剧才好看,往往悲剧的美更让人欣赏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戏通过因果缘起连在一起,每一个都是必不可少,独一无二,有大意义的。

甚至可这样认为,每个生命(甚至每个当下)都是一个平行的宇宙,各有各的大爆炸,

大爆炸的中心(即是起点,也是终点)就是这个生命大脑的中枢(信息交汇点,比如间脑)

所以,我们并不渺小

生命其实无所谓好坏输赢大小

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电视上放映不同的节目而有所不同

请试着把眼前立体的看成平面的,那么把人们吓坏的似乎无限大的宇宙不过就是一张壁纸而已

除妄亦是妄,识妄即是真。

其实,好坏善恶正邪、输赢悲喜顺逆,大小高下真妄,种种二元对立是免不了的

而且任何概念,任何名词,都意味着某与非某的对立,那更是免不了的

或许存在着只用心灵感应交流不用语言文字的智慧生物,或许他们能够避免。

对于我们来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还是要道还是要名

某某,非某某,所以某某,还是要说某某。

只是我们同时也要警惕,尤其是当名词概念成为了不容置疑的口号时,尤其要警惕。

比如“民主!”“独立!”“自由!”“平等!”“相信科学!”……

把DEMOCRACY,翻译成民主是不确切的,其实不是人民或民众在做主,

而是MOB在做主。

为什么少数人要服从大多数?大多数人的意见一定是对的吗?

请注意,不要认为楼主是反民主的,所以一定是支持专制的,

真理既不在多数人手里,也不在少数人手里,

谁要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普遍的永恒的真理,谁就背弃了真理。

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大众的意见,也不能迷信专家权威,

宁可听信第一线的调查,或大数据什么的

排伍队得长的店未必好吃,美食家的推荐也只能听听,到底怎么样,还是要亲自尝一尝。

我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不需要任何人来给我做主。

然而我又不认为任何人,组织,乃至任何事物,能够真正独立

都要靠无数无量无边的因缘来支撑,

打个比方,在全球化的今天,有哪个国家能真正完全地独立吗?

即便假设全部自产自销,你总不能说你能独立于太阳吧?我们能离开太阳一分一秒吗?

如果都不能独立,又哪来的自由呢?

不能独立于食物,要吃饭,就要听衣食父母的话,怎么自由呢?

至于平等,本就是平等的,好比同样的电视,不因放映宫廷剧而贵,不因放映农业科教片而贱

本就平等还要追求平等,那就是要大家都放一样的片子了,这真的好吗?

(毛追求人人工农兵结合,在柬埔寨得到实践,结果是一场惨烈的灾难)

万事万物,各有各的位置,各有各的轨道,和谐共处,本无所谓高下,

只是心中不平而已。

如果有人利用人们的心理,高呼“平等”乃至其他种种口号,我们不该警惕吗?


不要自由要自治(自学),不要民主要公开(透明),

不要人权要距离(空间),不要法治要安心(一点点希望),

能量守恒,没有会消耗要争抢的问题,

停止军管!包括美军。(警察、治安、保安、也应自治)

与其信物质,不如信能量。与其信能量,不如信自己。

生命的本质就是能量。能量第一性,不增不减。灵魂(第一性)(不生)不灭。

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