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人文

要求判处三恶少死刑,这是让他们主子很难堪的事——近古至现代,18岁以下死刑史

近期由于邯郸3未成年人故意杀害另一名未成年人的事件在网路闹得纷纷扬扬,众多义愤填膺的群众要求判“三恶少”死刑。俺对此详细调查了各种史料,统计了近1000年来世界各地对于18岁以下的罪犯的死刑记录,当然由于条件有限只能统计一部分。本文中表示年龄的岁均为周岁,并采用足岁而非四舍五入原则。因为年份横跨千年,本文的统计以地理名词来分国,包括被普遍承认的主权国家、傀儡政权和封建王朝,也包括资料相对能获取的现代独裁政权。像北朝鲜那样的完全黑箱则无法进入统计。对于ISIS、阿富汗塔利班等恐怖和极端组织控制的政权宣判和执行的死刑也一律视为屠杀,不计入死刑统计。进入统计内容的包括常事刑事犯和政治犯以及战俘,亦包括争议的重合区间。

第一部分 欧洲

法国

旧制度时期,尽管儿童与成年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接受同样的信息,但俺并未能找到那个普遍保守的年代的死刑记录中有孩童。

大革命旺代内战期间,南特的执政官Jean-Baptiste Carrier认为整个南特的人口都是“阻碍自由的反动派”,下令处死全南特的保王派居民,包括500名未成年人在内。为了速度,处决过程多为集体溺决和集体枪决。有明文记载的死刑犯中有4名年龄在13到14岁间男孩Julien Peigné、René Charon、René Bertaud、Louis Guillocheaud和1名17岁的青年Paul Joubert在内,一共二十七名保王军在共和二年霜月27日(公元1793年12月17日)经过草草审判就被送上断头台斩首。根据法国记者Martin Monestier所著《人类死刑大观》(法语原书名Peines de mort: histoire et techniques des exécutions capitales des origines à nos jours)一书记载,整个大革命期间吉洛坦机器一共处死了41名孩子。但本书更像野史,书中太多数据根本没法在第三方的源可互相验证。

Jean Dubois出生于1823年3月3日,他在16岁时曾是波尔多一个村庄的Faurien一家的家庭服务生。1839年11月23日清晨Faurien一家三口被发现死在家中,有被扳手工具杀害的迹象。Jean Dubois随即被捕,他否认作案并职责其他三名服务生,但两名幸存儿童指认了他。1840年6月4日,波尔多地方法院判处Jean Dubois死刑。半个月后的6月18日5时,Jean Dubois被告知上诉被拒绝,6时35分,断头台结果了他的性命。

Henri Claude Fertet于1926年10月27日出生于法国瑟龙库尔。傀儡政权维希法国的1942年暑假,他加入一个抵抗纳粹的组织,该组织后来以Guy Mocquet为名并入武装抵抗组织Francs-Tireurs et Partisans。Henri Claude Fertet参加过若干次行动,在1943年6月13日一次行动中,他们暗杀了一名穿德军制服的军官,但也暴露行踪。1943年9月15日,来自三个抵抗组织的23名成员被押往第560号德国军事法庭进行审判。9月18日,Henri Claude Fertet等18人被判处死刑。9月26日,Henri Claude Fertet等人被告知宽恕申请被拒绝,他们被押至贝桑松城塞,四人一组依次枪决。Henri Claude Fertet时年16岁。

比利时

猎巫时代中被指控行巫术者不乏年轻女性。1605年出生于列日的Anne de Chantraine在1622年10月17日被处以火刑,年仅17岁。

德国

1717年11月12日在巴伐利亚的弗莱辛,3名9到14岁的男孩因为烈巫运动被另两名被捕的街头乞讨男孩Andre与Lorenz指认,而被刀剑刺死后投入火中烧尸。

希特勒纳粹德国时期,帝国“人民法庭”可判最低14岁的罪犯死刑。

1940年4月23日,汉堡监狱,17岁的Hans Heirich Ziems被断头台斩首,罪名不详。

第三帝国从东欧被占领国家掠取青少年作为童工劳动力,引发了部分东欧年轻人的反抗。

Kurt Walter Schmidt于1926年6月15日出生于捷克布兰多夫。1941年3月16日,不来梅哈芬港一艘军用船只SS Bremen起火。被逮捕的Kurt Walter Schmidt供认因为雇主以未完成任务为由殴打自己而纵火报复。1942年1月20日,Kurt Walter Schmidt被“人民法庭”以纵火罪判处死刑。 1942年3月27日,他在普勒岑湖监狱被断头台处死。Kurt Walter Schmidt犯案时年仅14岁零9个月,被斩首时年仅15岁零9个月。

Walerian Wróbel于1925年4月2日出生在波兰法乌科夫,1939年9月6日,即闪击波兰的第六天,Walerian Wróbel的家乡被空袭摧毁。1941年4月,他刚度过16岁生日就被德军从村里强行抓走,送到不来梅的云达湿地,强迫从事农业劳作。思乡之情使得他先在4月26日逃走,但很快就被抓回。Walerian Wróbel以为被驱逐回波兰会是一种惩罚,于是又在4月29日火烧了农舍。5月2日盖世太保逮捕了他。1942年4月8日起不来梅地方法院审理此案,结果判处Walerian Wróbel死刑。8月15日,不来梅州司法部拒绝Walerian Wróbel的律师申请的宽恕请求。8月25日清晨6时15分,Walerian Wróbel在汉堡的监狱里被送上断头台执刑,时年17岁。

1942年9月4日, 汉堡监狱,17岁的波兰青年Arkadiusch Lipiński被斩首,罪名不详。

1942年10月17日,早前在施塔德海姆监狱内断头台被处决的17岁政治犯Anton Witek的遗体被送往因斯布鲁克解剖学研究所做医学研究。

1942年10月27日,经过帝国“人民法庭”的“特别庭”宣判死刑,17岁的青年反纳粹活动成员Helmuth Hübener在普勒岑湖监狱的断头台被斩首。

勃兰登堡-格登监狱在1940-1945年间关押和处决来自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各地的政治犯,职业和年龄多种多样。其中最年轻的政治犯是一名法国中学生Henri Delst,15岁时在监狱内被斩首。

1943年2月5日,汉堡监狱,17岁的波兰青年Felix Glowacki被斩首,罪名不详。

瑞士

加尔文统治日内瓦期间,律法部分基于对圣经“字对字”释义。旧约中提到过可处死顽劣叛逆的子女。1568年,一名年龄不详的男孩Philippe Deville因为殴打他的父亲与继母而被斩首。

奥地利

1945年1月16日,林茨,17岁的外国人Roland Tonnoir因为团伙偷盗和爆窃而被帝国“人民法庭”判处死刑,是否执刑不详。

1945年2月16日,林茨,16岁半的Alois Hütter因为屡教不改多次犯下不同罪行而被帝国“人民法庭”判处死刑,是否执刑不详。

意大利

1268年10月28日,霍亨斯陶芬家族最后一位世袭统治者,士瓦本公爵、耶路撒冷国王和西西里国王,16岁的Konrad der Junge(康拉丁)因卷入教皇国与神圣罗马帝国之间的纷争,塔利亚科佐战役战败后被俘,而在那不勒斯与好友Friedrich von Baden-Österreich(巴登的腓特烈一世)一起被斩首。他被塔利亚克佐战役胜者Charles d'Anjou(安茹的查尔斯)一方的法庭指控犯下掠夺与屠杀平民的战争罪和对教宗的不敬罪。

1365年,因为黑死病(鼠疫)肆虐,佛罗伦萨一些具有宗教影响力的人士认为这是上帝对人们行为不洁的报应。火刑和类火刑净化成为常见刑罚手段。15岁的同性恋者Giovanni di Giovanni因此被审判,并被公开施以宫刑和火烧屁股致死。

1926年10月31日,试图开枪暗杀墨索里尼的Anteo Zamboni被法西斯军警当场制伏并草草枪毙处决,时年15岁。

瑞典

1520年丹麦国王Christian 2.(克里斯蒂安二世) 出兵镇压瑞典反卡尔马联盟的“瑞独势力”——卡尔马联合形式中的瑞典摄政官Sten Sture den yngre(小斯滕·斯图雷)及其追随者并取得取得战争胜利。同年11月4日克里斯蒂安二世在斯德哥尔摩大教堂被“统派”大主教加冕为瑞典国王,承诺“瑞人治瑞”。11月7日一场鸿门宴把众多瑞典领导人邀请到王宫参加私人宴会,次日薄暮丹麦士兵突然突然冲进来逮捕了多数瑞典人。11月9日中午,支持“瑞独”的主教、贵族、市长、镇议员、平民等总计82人被判有“异端罪”,并公开执行绞刑或斩首。但镇压和抵抗都未结束。1521年12月23日,瑞典独立战争中的起义者Lindorm Ribbing与Peder Ribbing兄弟在延雪平被斩首,而小孩子也没有放过,Lindorm Ribbing的两个儿子,8岁的小Lindorm和5岁的Gustaf也被斩首处死。5岁的Gustaf看到8岁的兄长先倒在血泊中时,对刽子手说:“Käre man, bloda inte ner min skjorta, för då får jag ris av mor.”(“叔叔,可以不要像弄脏我哥一样弄脏我的衣服吗?否则我回家后妈妈会打我的。”)刽子手放下手中的剑,拒绝再工作。克里斯蒂安二世国王却亲自在场再叫了一名忠诚的亲信来完成处决。小Lindorm与Gustaf的处决被画进瑞典历史名画Blodbadsplanschen的倒数第二个场景。

丹麦

1853年2月22日,丹麦斯文堡,15到16岁的Niels Nielsen因为纵火和杀死了警长的5岁儿子,而被斩首示众。丹麦国王虽然核准了死刑,但是取消了悬首示众的附加罚,允许少年的家人将其全尸埋葬。在当地Niels Nielsen的故事又叫做ildebrandsdrengen(纵火少年)。

俄罗斯

末代沙皇Николай II(尼古拉二世)全家于1918年7月17日被布尔什维克军队契卡在叶卡捷琳堡以叛国罪枪决,包括17岁零1个月的女大公Анастасия(安娜塔西娅)和13岁零11个月的皇储Алексе́й(阿列克谢)。

苏联时期的1940年11月1日,“乌拉尔妖魔”——17岁的Влади́мир Гео́ргиевич Винниче́вский(Vladimir Georgievich Vinnichevsky/弗拉基米尔·戈尔基耶夫维奇·维尼舍夫斯基),因为于1938-1939年间攻击了18名2至4岁间的幼儿,并杀害其中8人,而被枪决。

1964年8月11日,列宁格勒,15岁的Арка́ди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Не́йланд(Arkady Vladimirovich Neyland/阿尔卡季·弗拉基米罗维奇·尼兰德)因为在列宁格勒残忍谋杀一名37岁的妇女和她的3岁幼儿后纵火试图消灭杀人证据并潜逃至格鲁吉亚苏呼米,而被枪决。当时苏联法律意境禁止对18岁以下的罪犯处以死刑,但因为“民愤”,苏联紧急修订了相关法律,并把尼兰德案作为“特例”进行违背司法原则的既往追究。

爱尔兰

1468年2月15日,德罗赫达。爱尔兰巡抚,第七代戴斯蒙德伯爵Thomas FitzJames FitzGerald因为暗地里违抗英王的政策而执行对爱尔兰人有利的政策而被他的巡抚职位继承者,“英格兰屠夫” John Tiptoft以叛国罪为由斩首处死,12岁和10岁的两名幼子,也被斩首。

英国

1440年,年仅10岁的苏格兰国王James II of Scotland(詹姆士二世)在摄政重臣的教唆下,邀请前任摄政王的儿子,16岁的William Douglas, 6th Earl of Douglas(威廉·道格拉斯,第六代道格拉斯伯爵)和他的令弟David来爱丁堡参加宴会。单纯的道格拉斯兄弟果然应邀赴宴。席间,觥筹交错,气氛愉快,两位摄政也不停劝酒助兴。过了一段时间,两位仆人端上一个黑牛牛头,而黑色象征死亡。道格拉斯兄弟被当场拿下,经过装模作样的“审判”后被斩首。

英国的普通法系尽管自成一派但仍源于罗马法,因此大宪章时期的英国法律认定7岁以下不具备犯罪能力。但7岁以上的人犯罪,死刑并无法条禁止,然而实际审判中经常被减刑。

1546年4月13日,在大溫洛克,11岁的女孩Alice Glaston与另两人一起被处以绞刑,罪名不详。她被认为是英格兰历史上被处决的最年轻女性。

1554年2月12日,16岁的“九日女王”Lady Jane Grey(簡·格雷女王),因即位违反英格兰国会法令,而被以叛国罪名义在伦敦塔内斩首。

1629年2月23日,8到9岁的John Dean因为在温莎附近的一座小镇纵火烧了两座屋子而在阿宾顿被绞死。

詹姆斯二世复辟结束后,英国展开司法改革,走向司法独立的第一步。有传闻1709年9月28日在金斯林,7岁的 Michael Hammond和他的11岁的姐姐Ann Hammond因为偷窃面包而被绞死,但有人调查教区洗礼资料发现两人实际年龄大约在17和20岁。

1716年3月12日,12岁的William Jennings与17岁的Jonathan Robinson在伦敦泰博恩刑场被绞死,罪名是爆窃。

1716年4月25日,16岁的Thomas Smith在伦敦泰博恩刑场因为爆窃罪而被绞死。

1717年5月20日,17岁的Thomas Price和17岁的Christopher Ward在伦敦泰博恩刑场因为爆窃罪而被绞死。

1722年5月21日,16岁的James Booty因为强奸罪在伦敦泰博恩刑场被绞死。

1738年3月18日,16岁的Mary Grote因为毒死女主人Justine Turner,以不忠谋杀而被定罪,而在温切斯特被火刑处死。

1740年11月24日,16岁的William Duell因为强奸与谋杀,在伦敦泰博恩刑场被处以绞刑。但刑后执行官发现他还活着,最终William Duell被减刑到流放。

1750年12月31日,17岁的Catharine Connor在伦敦泰博恩刑场被绞死。她的罪行是同年10月29日发布一名海军士兵Michael Canty的虚假遗嘱。她在庭审中为自己辩解称自己目不识丁,遗嘱的造假是Dunn先生干的,她只是恰好在场。

1763年4月8日,在诺丁汉,15岁的Elizabeth Morton被绞刑处死,她的罪行是谋杀雇主John Oliver的两岁孩子。

1776年4月19日,时年15岁的Susannah Underwood在格鲁切斯特因为同年1月31日纵火烧毁雇主的一座农屋和一堆稻草而被绞死。

1786年9月16日,17岁的Susannah Minton因为于1785年11月11日故意且恶意烧毁Paul Gwatkin先生的一座农屋,而被绞死。

1794年3月17日,多切斯特,15岁的Elizabeth March因为谋杀祖父而绞死。她的遗体被交付地方外科医师作解剖研究。

进入19世纪,英国没有再处决过14岁以下的罪犯,判处的死刑一律获得宽恕,减刑至流放(澳大利亚等地)、监禁或其他惩罚方式。例如1828年2月21日,13岁的Joseph Lefevere和12岁的Henry Freeman因为爆窃而被定罪并判处死刑,但检察官和陪审团都建议因为两人年纪轻轻和人格本质而减刑。Joseph Lefevere和Henry Freeman最终在1832年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社会意识也逐渐开始区分青少年与成年人,但还未有一个具体的年龄线划分,尽管在英格兰完全脱离监护人的年龄是21岁。14岁的罪犯,陪审团可能选择不建议赦免死罪,而20岁的罪犯,也有过陪审团以“youth”(年纪轻轻)为由建议免死的庭审案例。1838年以后,随着可判死刑的罪名数量减少和公众态度的变化,死刑变得罕见起来。

1800年7月31日,罗伊斯顿,16岁的女青年Ann Mead因为谋杀罪而被执行绞刑。她的罪行是向16个月大的婴儿Charles Proctor喂食砷致中毒而死。 1801年4月6日,哈维福德韦斯特,17岁的David Duffield因为谋杀11岁的Anne Morgan而被执行螺旋绞刑。

1805年4月13日,普雷斯提恩,17岁的Mary Morgan因为谋杀自己的私生子而被绞杀。

1806年5月6日,约克城,15岁的Peter Atkinson因为严重砍伤Elizabeth Stockton致残而被绞死。

1819年3月22日,德比郡修士门监狱,16岁的Hannah Bocking因为毒杀Jane Grant而被处以绞刑。

1819年11月26日,伦敦新门监狱,15岁的Henry Lovell因为马路抢劫而被绞死。

1821年3月,伦敦新门监狱,17岁的James Reeves因为马路抢劫而被执行绞刑。

1821年9月25日,伦敦新门监狱,17岁的William Thompson因马路抢劫而被执行绞刑。

1822年5月1日,萨默塞特,16岁的Benjamin Glover因为室内偷窃而被绞杀。

1823年1月20日,萨里郡马市巷,16岁的Giles East因为强奸罪而被绞死。

1825年6月20日,伦敦新门监狱,15岁的John Smith因为爆窃罪而被处以绞刑。

1828年3月12日,伦敦新门监狱,17岁的Charles Melford因为爆窃罪而被处以绞刑。

1829年3月23日,阿普比,16岁的William Jennings因强奸罪而被绞死。

1829年3月27日,切尔姆斯福德郡斯普林菲尔德监狱,16岁的James Cook因为纵火毁坏农场雇主William Green的财产而被绞刑处死。

1830年8月13日,沃切斯特,17岁的Thomas Turner因为强奸罪而被绞死。

1831年3月25日,沃切斯特,17岁的Thomas Slaughter因为向稻草堆纵火而被绞死。

1831年8月1日,梅德斯通,14岁的John Anybird Bell因为谋杀罪而被绞死。他和11岁令弟James Bell在同一年的3月4日谋杀了13岁的Richard Taylor。John因为行为残忍没有被赦免,而James被免去了死刑。行刑当天成百上千人围观,报纸也有所报道。当时的舆论也是千万别放过John Anybird Bell,有报纸还对John Anybird Bell之死大作诗歌。但是几年之后社会舆论就开始偏向宽容了。

1833年3月30日,多切斯特,16岁的Sylvester Wilkes因为纵火罪而被处绞刑。

1833年7月26日,林肯城,17岁的Thomas Knapton因为强奸罪而被处绞刑。

1839年7月8日,伦敦新门监狱,17岁的William Marchant因为谋杀了Elisabeth Paynton而被执行绞刑。

1842年4月2日,史特福德,17岁的Joseph Wilkes因谋杀罪而被绞死。

1845年1月25日,史特福德,17岁的Charles Powys因谋杀而被执行绞刑。

1847年4月16日,萨福克郡伯里,17岁的Catherine Foster因为毒死她刚刚新婚三周的丈夫John,而被执行绞刑。

1849年1月6日,约克城,17岁的Thomas Malkin因为谋杀Ester Hannan而被绞死。

1849年3月28日,梅德斯通,17岁的George Millen因为谋杀82岁的Law先生而被执行绞刑。

1859年12月31日,约克,17岁的Charles Normington因为谋杀Richard Broughton而被执行绞刑。

1868年后死刑不再公开执行,而把刑场改在监狱内部。

1875年,利物浦,17岁的Michael Mullen因谋杀罪而被绞死。

1884年3月10日,柯克代尔(利物浦),17岁的Michael M’Lean因杀害西班牙籍水手Exequiel Rodriguez Nunuiez而被执行绞刑。

1887年11月21日,切尔姆斯福德,17岁的Jeseph Morley因为谋杀一位少妇而被绞刑处死。

1889年1月2日,梅德斯通,17岁的Charles Dobel因谋杀B.C.Lawrence而被执行绞刑。这是英国有记录的最后一名因为在18岁前犯下的罪行而被处死的罪犯。

菜单
  1. Ninhursa  

    第二部分 亚洲

    菲律宾

    1961年10月4日,16岁的某犯罪团伙头目Marcial Perez "Baby" Ama因在狱中杀害一名狱友而被电椅刑处死。

    马来西亚/砂拉越

    1950年3月2日,砂拉越反殖民青年组织 Rukun 13的领袖,出生于1932年3月18日的Rosli Dhobi因在1949年12月3日刺杀殖民地砂拉越第二任总督Duncan George Stewart而被处以绞刑。

    斯里兰卡/锡兰

    控制锡兰岛中东部内地的康提王朝末代国王ශ්‍රී වික්‍රම රාජසිංහ(ஸ்ரீ விக்கிரம ராஜசிங்கன்/Sri Vikrama Rajasinha/僧伽罗的拉惹斯里维克拉马)实施高压统治,阿迪卡(即首席大臣)ඇහැලේපොළ නිලමේ(Ehelepola Nilame)Ehelepola Nilame因为镇压一地的叛乱不力,而失去国王的信任。他逃往英国人控制的锡兰岛西部沿海城市科隆坡后,Sri Vikrama Rajasinha 国王更加愤怒,怀疑Ehelepola Nilame 是英国人的“带路党”。1814年5月17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囚禁已久的Ehelepola Nilame的妻儿和亲属被押往刑场以叛国罪处死,妻子Ehelepola Kumarihami和其他女性亲属被石沉淹死,而男性亲属和四名年幼的儿女则先被斩首。11岁的长子Louku Bandara见到手持大刀的刽子手和处刑用的木台,心生恐惧而依偎在母亲怀里。面对国王对自己丈夫歇斯底里的咒骂,Ehelepola Kumarihami吩咐孩子们保持僧伽罗人的尊严。8岁的次子වීර මද්දුම බණ්ඩාර(Veera Madduma Bandara)却对兄长喊道不要害怕,他来示范如何有尊严地死去,接着主动跪下伸长脖子把额头顶在圆木台上告诉刽子手可以挥刀了。 长子Louku Bandara,6岁长女Dingiri Menika和次女1岁的女婴Tikiri Menika也先后遭到杀害。这样国王觉得还不够,命令Ehelepola Kumarihami把子女们的头颅丢进捣米罐里亲手碾毁容,否则就要当场侮辱她。最后所有的女人都被沉入水底。因为国王来自印度泰米尔纳德且是印度教徒,在千年佛国锡兰岛的主体民族僧伽罗族人民心中,这样的泰米尔君主就跟汉民族主义者心中的满清统治者一样,都是北边的外来政权。被信仰基督教的英国人还是被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统治,在一些康提僧伽罗人看来区别都不大,三百年来葡萄牙人、荷兰人和英国人已经先后来锡兰岛上殖民过了,但泰米尔族国王做出如此残暴的行经,那还是宁愿被英国人殖民好了。僧伽罗人与英国人此时互相利用对方。1815年,英军在第二次康提战争中竟然没遭到任何有效抵抗,殖民官Robert Brownrigg将军和精通僧伽罗语的John d'Oyly顺利逼迫失道寡助众叛亲离的康提国王退位,从此进入英属锡兰时代。约翰·道利声讨Sri Vikrama Rajasinha 的缴文中就拿残暴处死妇孺大做文章。但 Ehelepola Nilame等僧伽罗族领导人“以英制泰”的愿望未能得逞,英国人为了避免康提人民把他当作潜在的新国王,禁止他骑马公开露面。1718-1818年间锡兰岛上的反英起义被镇压后,英国殖民政府把计划重夺政权的Ehelepola Nilame驱逐到毛里求斯。尽管如此,他的妻子Ehelepola Kumarihami仍然被不少僧伽罗人看作女性的榜样,而8岁的次子Madduma Bandara更是被视为勇敢无畏、具有民族大义的僧伽罗民族英雄,他的名前也被冠以“වීර”(Veera,“勇敢者”)称号。

    日本

    日本中世至近世的死刑政策非常奇特。律令制时期因为学习大唐,对于死刑非常慎重,平安时代弘仁元年对藤原仲成执行死刑起,日本实质取消了绝大多数死刑,直到保元之乱对源为义执行死刑为止。镰仓时代到江户时代之前的武家法对于儿童是保护主义占据上风,《吾妻镜》第四十三卷中就有建长五年(公元1253年)两童争辩时,一名十二三岁童用刀刃伤害到同伴,仅判处罚金的事。德川幕府(江户)时期,享保年间发布(但实际编写起始年份远早于此)的事实基本法《公事方御定书》下卷第七十九条“十五岁以下之者御仕置之事”认为“子心无辩”对年幼者应该宽容,15岁以下幼者包括杀人、放火在内的常事刑事犯罪判死罪的一律宽免,而减轻为流放至远岛、永牢等处罚。

    1683年4月25日,八百屋お七(八百屋于七)因为纵火罪而在铃木刑场被烧死。她已年满15岁,但承办的奉行甲斐庄正亲审讯得知八百屋于七放火是因为恋情而痴狂,误以为再来一次“天和大火”可以使恋人回归,便假装她只有14岁而依法免去死罪。不过八百屋于七本人却坚持自己已经16, 遂只好将其火刑处死。

    但是,因为小孩被视作父母的私有财产和一个家族的未来一代,因此这种免去死刑的宽容不包含被大人的罪连坐!对于影响地方藩主或幕府统治的“谋反”行为,则会连坐到孩童,最高一律杀无赦,这被称为「反逆縁坐」。在父母面前先杀死小孩子是对谋反首谋者的酷刑,因为晚辈比长辈先死,在日本的佛教看来是一种罪错,还有个佛教用语『親より先に子が死んでしまうこと』。而内战中战败一方的武家孩子哪怕尚未到元服年龄(多在12到16岁不等)往往也会被连坐处死。

    1156年保元之乱中,源义朝杀死对立的生父源为义后,在平安京(京都)护城河六条堀河(也就是六条河原所在的河流)引诱源为义与最后一任妻子所生的四个幼子,十三岁的乙若、十一岁的龟若、九岁的鹤若和七岁的天王主动出现。四人被源义朝所派秦野延景次郎在船冈山(京都城北)斩首处死。他们的母亲得知消息后跳入桂河自尽。

    1183年(寿永2年),木曾义仲与源赖朝对立,于是把11岁的嫡子源义高(木曾义高、清水冠者)当作人质送往镰仓与源赖朝讲和,名义上做源赖朝和北条政子所生长女,6岁的大姬的女婿。1184年1月,源赖朝讨伐木曾义仲,义仲战死。1184年4月26日,源赖朝的部下藤内光澄在武蔵国入间川(琦玉县)讨首诛杀12岁的源义高。大姬悲痛万分,愈发憔悴多病,20岁就愤恨而终。而义高死后都不能身首合葬。他的首级被送往镰仓首实检后,葬在常乐寺附近。常乐寺的裹山(后山)顶上建有义高的首冢。义高的尸身则被安葬在入间河滩(胴冢),供养义高的清水八幡宮也建于此。

    在“御谋反”承久之乱中站在后鸟羽上皇一方的几名武士遭到了残酷清算。承久3年6月15日(公元1221年7月6日),镰仓幕府的御家人、三浦义村之弟三浦胤义战败后自害。而五个遗儿留守在奶奶(胤义之母)家,北条义时发出处刑命令,五兄弟除了11岁的长兄被赦免外,9岁、7岁、5岁和3岁的其余4人在田越川(在神奈川县逗子市)的河滩被斩首。大正12年,在田越川边建立“忠臣三浦胤义遗孤碑”。

    承久3年7月2日(公元1221年7月22日),山城守佐佐木广纲被枭首。他的小儿子,势多加丸从7岁起就进出家仁和寺,是后鸟羽天皇第二皇子道助入道亲王的宠童。尽管他的母亲和道助入道亲王尽力为他求情,但13岁的势多加丸也逃脱不了连坐的命运。父亲之弟佐佐木信纲亲自将其枭首。势多加丸的母亲跳入桂河尝试自杀却被救起,出家为尼一生为广纲和势多加丸祈冥福。

    元弘3年/正庆2年(公元1333年),后醍醐天皇发动倒幕,镰仓幕府方派出的足利高氏倒戈支持后醍醐天皇。幕府军大败,镰仓幕府灭亡,执权北条高时自杀。北条高时的嫡子北条邦时在相模川被捕后翌日斩首,享年9岁。

    永享10年(公元1438年)的永享之乱结束后,在永享12年(公元1440年)爆发结城合战。次年嘉吉元年足利持氏的残党结城氏朝战败阵亡。而足利持氏的遗孤,二子足利春王丸和三子足利安王丸在嘉吉元年5月16日(公元1441年6月5日)被室町幕府方在美浓国垂井的金莲寺(岐阜县)被斩首处决,京都首实检后送回金莲寺埋葬。春王丸享年13岁,安王丸享年11岁。

    天正元年(公元1573年),织田信长先后灭朝仓与浅井两家。浅井长政之子浅井万福丸被织田军的羽柴秀吉捕获,送到关原处以磔刑而死,享年9岁。

    肥厚国(熊本县)的阿苏神社是日本最古老神社之一。天正12年(公元1584年),年仅2岁的阿苏惟光因为父亲阿苏惟种去世而成为第22代当主。但宿老甲斐宗运翌年去世,萨摩国的岛津氏前来发起入侵,惟光、惟善兄弟在母亲安排下逃往目丸山。丰臣秀吉开始九州征伐时阿苏惟光向其请求保护,于是依次被佐佐成政、加藤清正监察。之后被赐予少量领地,但是在文禄元年(公元1593年)因为梅北一揆爆发而被怀疑与岛津岁久和梅北国兼等人连结,于是在花冈山被斩首,享年12岁。

    文禄4年(公元1595年),丰臣氏第二代关白丰臣秀次被太阁丰臣秀吉怀疑企图谋反,秀吉派福岛正则、池田秀氏、福原长尧前往秀次出家之处宣读切腹令。秀次切腹自害而亡半个月后的文禄4年8月2日(公元1595年9月5日)秀次遗儿(四男一女)、侧室、侍女等一共39人在三条河原,秀次首级面前被处决。五名不到10岁的小儿,不足岁的土丸、2岁的十丸、3岁的百丸、5岁的仙千代丸和9岁的女儿露月院先被长枪刺前胸而死。而14岁的伊万御前(驹姬)、12岁的松御前、13岁的宫御前、14岁的菊御前、15岁的佐伊御前、16岁的小上﨟等30多名女性被斩首。遗体被投入同一个坑内,并得名“畜生冢”。

    庆长20年(公元1615年)大阪夏之阵丰臣家战败,丰臣秀赖的遗孤丰臣国松在伏见被发现而被京都所司代板仓胜重带走。经确认就是丰臣秀赖的后代后,1615年6月19日,丰臣国松在京都被市中引回游街示众后,在六条河原被斩首,享年8岁。

    庆安5年9月13日(公元1652年10月15日),浪人兼军事学者别木(江户)庄左卫门企图在德川秀忠夫人举办法事时在城中放火,杀害老中酒井忠盛。因为有内鬼告密,别木庄左卫门和同谋者林户右卫门、三宅平六、藤江又十郎、土岐与左卫门、石桥源六卫门等被町奉行逮捕,江户市中引回后在浅草磔刑处死。因为5日后的9月18日该院为承应,史称承应之变或承应事件。土岐的两幼弟11岁的长岛一角和6岁的加藤右马助,石桥之弟15岁的石桥又次郎和5岁的儿子石桥兵部左卫门,藤江之弟14岁的同传九郎,还有别木的5岁侄子和2岁的侄女也在浅草被斩首。

    承应元年(1652年)冬季,下总国佐仓藩(千叶县)印旛郡公津村的名主木内宗吾(佐仓宗吾、木内惣五郎、佐仓惣五郎、浅仓当吾)因为藩主堀田上野介(堀田正信)收取过高年贡、利根川改修、印旛沼要么干旱要么洪水导致民不聊生等原因而代表佐仓藩84个村、千叶郡74个村、相马郡39个村,武射郡7个村等村民和名主向德川幕府将军直诉。尽管直诉成功,德川幕府决定对农民减贡,但在当时“越级上访”是死罪。堀田正信手下的地方官以直诉、老中驾笼诉(越诉)等四项罪名判处宗吾全家死刑,家产田地没收,宗吾和妻子挂十字架磔刑处死,四个孩子也要一同处死,但出于官府的“仁慈”,处决孩子方式为痛苦少速度快的狱门枭首。已经出嫁到别地的21岁长女和16岁次女则被赦免。次年的1653年9月24日,在公津村印旛沼水边,木内宗吾、妻子金和十一岁的长子彦七(宗平)、九岁的三女德治(源之助)、六岁的四女乙治(喜八)和三岁的五女德松(三之助)被公开处死。刽子手先一个个砍下小孩子的脑袋,然后用磔枪缓慢刺死十字架上悲痛欲绝的父母。因为传统上连坐处死小儿不杀女童,堀田正信为了掩人耳目,死刑宣告书上三个女儿的名字都写的男名,并且对于悬挂狱门台上的四颗人头,指鹿为马地坚称三人只是还小长得像女孩。严享3年(公元1746年),堀田正信兄弟堀田正俊的后人堀田正亮入主佐仓藩,并在宝应2年(1752年)赠与惣五郎法号“凉风道贤居士”,承认祖先的过错,为惣五郎平反。金法名“妙闲”。四名小孩的戒名分别为“道明”、“道了”、“道案”和“明露”。佐仓宗吾不但被尊奉为义民,还被福泽谕吉等人尊为日本民权活动的先驱。说句题外话,成田机场诞生现代日本最著名的钉子户毫不为奇。

    宽文4年(1664年),伊予国西条藩新居郡(爱媛县)大保木五力山区中奥山村的名主(庄屋)工藤治兵卫因为粮食减产,藩内年供银、米过高,村民生活难以为继而发起直诉。治兵卫家族16人被捕。宽文4年11月28日(公元1665年1月14日),直诉首谋者工藤治兵卫(33岁),长子利左卫门(15岁)、次子申松(13岁)、三子文太郎(11岁)、四子文四郎(9岁)和五子林蔵(4岁)在大雪中被斩首示众。工藤治兵卫史称大保木·银纳义民。

    宽文7年(1667年),筑前国福冈藩博多(福冈县)商人伊藤小左卫门因为不顾自宽永年间以来的幕府锁国令,秘密与朝鲜和明朝残余势力交易出云和广岛所产的铁类等终被发现而被引渡回长崎藩处决。伊藤小左卫门本人被磔杀,而5岁的三子小四郎和3岁的四子万之助被斩首。博多人心生怜悯,为小四郎和万之助修建了万四郎神社。

    宽文11年3月27日(公元1671年5月6日)陆奥国仙台藩奉行原田甲斐(原田宗辅)在酒井忠清宅邸,突然先下手为强杀死了身在此处的伊达宗重,后被仙台藩士柴田朝意和蜂屋可广当场反击杀死。幕府最终裁决原田甲斐家族灭族。原田甲斐的两个孙子,4岁的原田采女和1岁的原田伊織被刺死后切腹。根据《伊达大盛兵甲记》的记述,「原田帯刀子供弐人嫡男采女五歳次男伊織当歳なるを高野靭負領地刈田郡平沢と云所にて刺殺す」。

    贞享3年(1686年),信浓国松本藩安昙郡(长野县)长尾组中萱村名主多田加助因为松本藩藩主水野忠直收取高额年贡,在熊野神社宣读强诉请愿誓词,并前往松本城下向郡奉行提出五条诉状。史称贞享骚动、加助骚动。最终多田加助等8名首谋者被磔刑处死,12岁长子伝八和10岁次子三蔵在内的20人被处狱门之刑。与单纯斩首刑不同的是,狱门刑在斩首后要将首级在高台示众三日。1950年10月16日,松本市丸之内中学建设期间挖出大量人骨,经比对就是在势高刑场处死的多田加助和同党小穴善兵卫等家族的遗骨。多田加助被尊为贞享义民。

    日本本土历史上最后一次有正式记载的小儿和少年被连坐处死是幕末对水户藩(茨城县)天狗党和诸生党的清算。天狗党是“尊皇讨夷”派,而诸生党与天狗党对立,支持江户幕府旧势力。1865年3月25日,天狗党的家属被大规模处决,少数流放或流配远岛。首领武田耕云斋的女儿とし(11岁)、六子桃丸(9岁)、七子金吾(金吉、兼吉)(3岁),长子武田彦卫门的三子孙三郎(15岁)、四子金四郎(13岁)、五子熊五郎(10岁)在水户赤沼牢舍内被斩首,其中首谋耕云斋的三个儿女とし、桃丸和金吾的首级被送往吉田境桥狱门台晒首示众。田丸稻之卫门的小女儿うめ也被斩首,享年10岁。到了1868年初,明治天皇颁布王政复古令,旧幕府势力和尊皇势力的实力对比逆转。成王败寇,天狗党残余打进了水户,属于诸生党的水戸藩家老铃木重栋逃到江户后被捕。1868年5月15日铃木重栋同两个儿子,8岁的銛太郎与3岁的甚次郎一起在赤沼牢狱被斩首。

    除了政治和内战导致的连坐,天主教(吉利支丹、切支丹、鬼理死端、切死丹)在16世纪与宗教改革中产生的新教激烈相争、互相不宽容背景下传入到日本,又赶上从战国时代末期的安土桃山时代,因此早期的皈依吉利支丹的大名有的鼓励并纵容藩地内各种“灭佛”行为,尽管织田信长对基督教(天主教)持宽容态度,但基督教与佛教水火不容的世界观导致僧人献出谗言,因此尽管丰臣一方的西军中,小西行长等将领已经是吉利支丹,丰臣后期就开始对基督教系统性的迫害,直至德川时期颁布法令彻底禁教。无论男女老幼,图,图光!到明历年间为止,基督徒人口几乎被斩尽杀绝,只剩下极少数人伪装成神道教、佛教信仰者潜伏。被免死者要么永牢,要么强行改族谱。有各藩官方记载的死罪者就有上千人,这上千人还是武士阶层或者有一定社会地位的阶层才因此被记录下来。其中,16岁及以下的儿童与青少年被处死或反逆连坐处死者至少141人——具体年龄不详者3人,1岁以下1人,1岁6人,2岁9人,3岁14人,4岁8人,5岁12人,6岁8人,7岁8人,8岁7人,9岁7人,10岁3人,11岁9人,12岁7人,13岁3人,14岁7人,15岁与16岁各6人。141人中多数被斩首或狱门枭首,其余被火刑、十字架钉刑、倒吊洞穴、灌温泉滚水等方式处刑。

    明治维新后日本开始学习法国的法律制度,犯罪等级也学习法国分成重罪、轻罪和违警罪,但并没有引进断头台,而是保留本土的刀剑。明治三年新律纲领里,死刑也取消磔刑、火刑、鋸挽刑、切腹刑等残忍方法,只保留保留绞罪(绞首)、斩罪(刎首)、枭示(枭首)三种。因天皇认为身首异处较为残忍,明治12年起废除枭示罪、明治15年起废除斩罪,至此绞罪成为唯一死刑方式。但与德川幕府不同的是,明治初期对于常事刑事犯的死刑年龄大幅度下降。7岁至10岁以下只有故意杀人需要上奏天皇本人严格复核后才可处以死刑,其他犯罪不可以处以死刑;10至14岁可以处以死刑。这与当时欧洲国家的趋势是相反的。

    根据司法省编『明治十年 刑事綜計表』,在明治10年(公元1877年),有3名10岁以上、15岁以下的男童被判处斩罪。而根据検察月報73号(1955)「死刑囚について」一文中的明治10年死刑执行数与上表的明治10年死刑宣告数对比可判断在当年至次年死刑就有执行。而根据『司法省第四刑事統計年報 明治十一年』,在明治11年,有1名10岁以上、15岁以下的男童被判处斩罪。明治12年,有1名10岁以上、15岁以下的男童被判处斩罪。明治13年起没有15岁以下的罪犯被判死刑。但是光从司法省的笼统资料无法得知这五名被斩首的10至14岁童犯的具体罪行和宣判的裁判所。在已公开的统计表中,没有7到9岁的童犯的死刑判决记录,最高只有宣告过终身刑(永牢)。大正和昭和时期日本国内法的完善让死刑变得更为谨慎,大正时期的少年法(大正11年法律第42号)将死刑限制到16岁以上。二战后日本的国内法受到盟军审核以避免军国主义复燃和不人道的法律规定。尽管当时美国还对十几岁的青少年执行过死刑,但日本的少年法在昭和23年(公元1948年)禁止了18岁以下的死刑。

    1945年12月19日深夜2点半,一名16到17岁的日本“爱国”青年在札幌的美军宿舍附近刺杀了一名美军士兵,而在1946年1月21日被军事法院判处死刑。1946年5月17日他在巢鸭刑务所被执行绞刑。他的两名同伙各被判三十年监禁。

    当1948年少年法修改后,有3名1947年后宣判,尚未被处决的18岁以下死刑囚最终免去了上绞架的命运,而被减刑到无期。法不追溯过往其实是只能单向追溯,从旧兼从轻,而不能从旧兼从重,因此改判只能往轻了改。

    韩国(韩半岛)

    1839年10月31日,一名13岁的少年Peterus Yu Tae-chol(유대철 베드로)在1839年对天主教的己亥迫害中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而在首尔被绞刑处死。

    伊朗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完成后,就走上了与西方决裂的道路,政治上也搞起什叶派伊斯兰政教合一。在青少年死刑支持派眼中,伊朗和沙特“养到18岁再杀”的自欺欺人模式颇受欢迎。之所以说是自欺欺人,是因为罪犯年龄的定义都是在被指控的犯罪行为发生时的年龄。根据伊朗实际参考的沙里亚法,满9岁(伊斯兰阴历的一年)的女性和满15岁(伊斯兰阴历的一年)的男性在“亵神”和故意杀人等“真主确定的的固定处罚”即固定刑罪行(hudud)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同态复仇刑罪行下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庭审过程往往非常潦草,缺乏证据链,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辩护的权利受到限制。

    1990年,Kazem Shirafkan在17岁时被处以绞刑,罪名是故意杀人。

    1992年9月29日,3名16岁到17岁之间的男青年被处以绞刑,罪名不详。

    1995年11月,Manuchehr Taherian在16岁时被处以绞刑,罪名不详。

    1999年10月24日,Ebrahim Qorbanzadeh在17岁被处以绞刑,罪名是故意杀人。

    2000年1月14日,Jasem Ebrahimi被处以绞刑,指控是在1999年5月,被告17岁时强奸并伤害一名婴幼儿。

    2001年5月29日,Mehrdad Yousefi被处以绞刑,罪名不详,犯行时16岁。

    2004年1月25日,Mohammad Mohammadzadeh被处以绞刑,罪名不详,犯行时17岁。

    2004年8月15日,一名16岁的少女Atefah Sahaaleh因为”道德败坏罪“被处以绞刑。她13岁时因为参加宴会并与一名男生单独相处,第一次被逮捕并被处以100下的鞭打刑,并在监狱遭到了51岁的“道德警察”强奸。于是因为涉嫌“通奸”她再次被逮捕,最终被判处死刑。

    2007年12月4日,Makwan Moloudzadeh被处以绞刑,时年21岁。他的罪名是13岁时和另一名男孩搞基(肛交),以及无法证实的来自另外三人的强奸控告。

    2013年9月,一名姓名无法得知的年轻男性被处以绞刑,他的罪名是14岁时犯下谋杀。

    2014年3月2日,Hassan Gholami被处以绞刑,时年21岁。他的控罪是14岁时与叔叔(或舅舅)争执时结果了叔叔(舅舅)的生命。

    接下来若干年里(迄今2024年为止),伊朗继续处决了至少两位数的18岁以下罪犯,有记录的最年轻的犯行年龄是14阴历岁。其中2018 年,有两位童婚的女性被绞刑处决。13 岁结婚的 Mahboubeh Mofidi 据称在 17 岁时谋杀了丈夫。15 岁结婚的 Zeinab Sekaanvand 据称在 17 岁时谋杀了丈夫。当局没有对Sekaanvand 女士婚姻期间的家庭暴力指控开展调查,却依然将其处决。

  2. Ninhursa  

    日本的都写了巨长,美国的部分岂不是要上天。算了,先写总结吧。慢慢更新。

    综上,古代没有现代的思想、信仰宽容和人权观念,审判流程特别短,特别是东方,不但没有独立的法院,连证据链概念都没有,全凭大权一览的超级官员自己的随意性。而近现代的保守派强调社会防卫,经过一番反复拉锯之后,美国主流民意还是认为对18岁以下的人判处死刑残忍、不人道而违宪。未成年人犯重罪固然要承担刑责,但在成年罪犯死刑废除都是世界大趋势的情况下,还给18岁以下适用死刑毕竟是逆时代潮流的政策。那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法理、人权争执俺也不太懂,只能吃瓜中立,不过如今连沙特都承诺不再判处18岁以下的犯罪者死刑了,签署过许多相关国际公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能不去表面上还装作自己遵守自己承诺过的约定和自己的刑法限制(自1997年刑法起明文规定犯罪时未满18岁的罪犯不适用死刑),放过几个小恶霸对自己政权的稳定并不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尽管下到私人营销号上到中央官媒都在暗示甚至明示要求邯郸三个小恶魔偿命以显得自己“忧国忧民”,但俺一眼就发现,遇害男孩的父亲情绪化表达要求政府“行道”可以理解,这些舆论写手们却明显献殷勤献错了地方。毕竟要求像苏联老大哥一样随意让法从重溯及过往去破格死刑,那就是明晃晃逼迫他们的主子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是法治国家;毕竟他们的主子至今还在向全国不可质疑地宣传,未成年故意杀害基层公务员的刘胡兰是英雄嘛。

  3. Ninhursa  

    由于2047在线人数过少,俺决定将本文同步到品葱。希望2047的管理员能允许俺的选择,不要提出版权声张。 品葱id:奴雅

  4. linda 回复 Ninhursa /p/208087

    支持我们的人在品葱殖民扩大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