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技术

震惊!现在看到这些字的人,你拥有这种基因的概率为四分之三!

在人的X染色体上,有一种基因叫maoa基因,它有三种突变形式

其中,中国人的突变形势主要是maoa-3R,在中国人中占七成以上,在欧美仅占三成

这种突变形式会使得单胺氧化酶A无法正常工作,而单胺氧化酶A的作用是降解多巴胺,这使得同样环境下东亚—南岛人的体内多巴胺会维持在比欧美人更高的水平

我们都知道多巴胺最简单易懂的作用就是为人体提供快乐,所以当一个社会大多数成员都携带这种基因突变时,它的影响是两方面的:

1 能忍。刘姨说中国人是费拉,但从基因上来看,面对同样的不公,中国人不会像欧美人一样掉那么多快乐值,情绪更平静不易冲动,没那么容易过不下去,一开始就没那么难受。

2 在极端情况下,例如面对生命危险时更冷静,杀心也更重,因为这个基因表达还能使人保持高肾上腺素,越打架越兴奋。从前我总觉得中国对老兵的心理问题缺乏精神关怀,但现在我觉得,精神关怀是要的,但不需要欧美那么多,因为亚裔一开始就不会有那么多精神创伤。

人体还有很多奥秘没有研究发现,会不会一开始从基因,也就是“出厂设定”上,中国人根本就不支持什么“普世价值”,所谓“普世价值”只是符合欧美人基因倾向的种族喜好?

这个染色体突变说好听叫做“战士基因”,说难听叫做“暴力基因”。现在看到这些字的人,你拥有它的概率为四分之三。

一旦带有它,你用西方人做的抑郁量表自测都是不合适的,你怎么测怎么抑郁。但实际上呢?你自己的难受程度未必有那么高,你的多巴胺已经被初始设定成一个高值了,可以对冲掉一部分抑郁的影响。

所以到最后我都不明白是中国人的祖先选择了儒家,还是因为儒家在各种学说里最符合中国人的基因设定。

通俗一点说,带这条基因的人是传统观念上的“老实人”。只要别欺负得太过分,都能忍下去;一旦突破了心里设定的阈值,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上下限以欧美人的标准来看非常极端。

研究中国人的心理和行为,应该用中国人自己的测试量表和模型。很多问题真的是文化问题吗?我怀疑很多事情若是从人文的角度看,永远接近不了正确答案。

当然人的行为还有其它各种基因、乃至研究未发现的的错综复杂影响,本文只为一叶知秋或见微知著,提供一个观测事物的角度。

菜单
  1. minjohnz   只发泄。不回复。除非是的确有趣有意思的。如果你很在意我为什么不回复,建议不要写很长的评论。在质疑我的表达力前,请先质疑自己的理解力。

    没听说有人认为中国人是战斗民族的。 既然要忍无可忍才好战,怎么能说天生暴力呢?

    容易走极端应该是真的。 ”中庸“也是个缺什么吆喝什么的口号。

  2. Jessychan杰士陈 回复 minjohnz /p/205298

    “战士基因”、“暴力基因”的命名是因为这基因突变是在研究太平洋土著和家暴行为的时候发现的。

    如果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碍你施暴,那这条基因表达会让你更自然地去施暴。

    如果你是被施暴需要忍的那一方,你又能承受非常大的忍耐。

    取决于处于加害还是被害的立场。中国人有更高的天然抗压忍耐能力,不需要抗的时候反过来又更施暴,这不是文化上的是基因上的。

    多年媳妇熬成婆,成婆欺负小媳妇,就这意思咯

    所以我在想儒家试图规范上下级之间的纲常伦理,包括你说的“中庸”是不是只是大儒们无意识间感受到了中国人的这段基因带来的集体性格特质,用来发挥它长处限制短处而自然形成的。

    至于暴力,中国人是容易在战场上杀红眼的,包括文革武斗,容易狂热。因为肾上腺素水平高啊,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3. positron8964  

    所以到最后我都不明白是中国人的祖先选择了儒家,还是因为儒家在各种学说里最符合中国人的基因设定。

    这个现象其实很好解释,东亚的逆向淘汰过程经过了几十个世代以后,是会对人类遗传产生明确影响的。不要说别的,你对小白鼠或者类似动物拿出来做实验,只要把一个种群中间,每一代都把跑得最快或者是跳得最凶的那几只杀掉,过上几十代以后,新产生出来的后代,就会变得比最早的那批迟钝得多。

    通俗一点说,带这条基因的人是传统观念上的“老实人”。只要别欺负得太过分,都能忍下去;一旦突破了心里设定的阈值,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上下限以欧美人的标准来看非常极端。

    现代东亚核心区居民当中,有许多潜在而不自知的张献忠。他们自以为厌恶人肉,然而一旦身体直接接触人肉的刺激,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体离不开人肉,像历史人物朱桀和张献忠一样,即使在没有饥饿威胁的情况下,都舍不得放弃人肉的美味,而且用各种美食家才了解细节的烹调技术,制作和保存了大量人肉食品,直到自己去世都没有吃完。

    研究中国人的心理和行为,应该用中国人自己的测试量表和模型。很多问题真的是文化问题吗?我怀疑很多事情若是从人文的角度看,永远接近不了正确答案。

    现在的主流医学认为:食人习惯对后裔的传染病抵抗力有影响,不同蛋白质摄入模式对精神疾病的发病率有影响。所以,张献忠基因组合比例高的群体行为可能并不完全取决于教育。

  4. Jessychan杰士陈 回复 positron8964 /p/205301

    我知道你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我还是想推测下,此基因突变形成的时间比中国人早,应该是本批智人在分化成所谓“黄种人”时就有了,不然无法解释太平洋土著的高频率

  5. positron8964 回复 Jessychan杰士陈 /p/205302

    突变时间可以用分子时钟测定,不过这个意义不大。maoa基因能够在某群体中扩散开来,是由于该群体所处的环境对这种基因有选择压力。要知道,太平洋土著也经常被蛋白质缺乏困扰,很多群体都有习得性食人行为。

  6. Jessychan杰士陈 回复 positron8964 /p/205303

    不过你啥时候开始这么说话了,我好像不记得你以前对我用过“要知道”这类上对下的语气

    (无恶意)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了,对我做过的事情有不满的话,我会说,对不起,以后不会那样了

  7. positron8964 回复 Jessychan杰士陈 /p/205304

    你想太多了,哪有什么不满,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初步诊断为边缘型人格障碍。

  8. positron8964  

    “边缘型人格障碍是一种心理健康障碍,影响患者对自己和他人的想法和感受,妨碍日常生活。这包括自我形象问题、难以管理情绪和行为以及人际关系经常不稳定。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会强烈恐惧受到抛弃或缺乏稳定,可能难以忍受独处。虽然渴望充满爱的长久人际关系,但是愤怒、冲动和频繁的情绪波动却可能令其拒人于千里之外。”

  9. linda   rico y libre

    问题2说的好,等我看下美军老兵ptsd当中亚裔的比例再来回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