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比毛更危险的几个要点(四-结束篇):通向地狱的极端民族主义

毛泽东、习近平,两个雄心勃勃的大独裁者。

为了强化独裁统治,进而绑架中国人民为其各自的野心殉葬,毛泽东与习近平都需要祭出蛊惑人心的目标。作为幻觉中的“革命导师”,毛泽东号召被洗脑到癫狂的中国人,跟着他去解放全人类;作为梦想中的“千古一帝”,习近平煽动极端民族主义,培育出新一代义和团,追随他去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

毛泽东二十七年统治,导致几千万人惨死,酿成人类历史上和平时期最大的悲剧。那么,习近平即将实现的终身领袖,会把中国引向哪里?解放全人类,与极端民族主义下的复兴,哪个更危险?

下面是维基百科(中文)对极端民族主义词条的解释:

“极端民族主义(Ultranationalism,也译为超国家主义或超民族主义)是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将一国或一族人的利益置于所有他人之上,或简单的说是‘對自己民族極端的崇拜’。

“极端民族主义与国家复兴是法西斯主义的关键基础。

“根据加努斯·布加杰斯基(Janusz Bugajski)的说法,在最极端或发展到终极形态时,极端民族主义类似于法西斯主义,其特点是仇外蔑视,支持专制政治并靠近极权主义 ,强调魅力型领袖,一个组织上无定形的运动型政党,以及国家之间的‘有机统一’。

“罗杰·格里芬(Roger Griffin)断言,极端民族主义本质上是仇外的,并且会通过神话自己历史上的伟大成就,或者强调对历史宿敌的仇恨来实现自身的合法化。它有时还会利用庸俗的体质人类学、遗传学和优生学来对种族优越感和种族前途做合理化解释,并衬托其他种族的堕落和劣等的观念。”

读着这些政治术语解释,会觉得熟悉吧。那是因为过去10年中,大陆中国人都经历了渐进式的,经习近平团伙灌输极端民族主义思潮,煽动极端民族主义行为的过程。

我使用渐进式这个说法,是因为习近平之前,经历了改革开放启蒙过程的中国人,对于大独裁者的把戏,还是有了一点抵抗力。可惜,这点抵抗力经不住日复一日洗脑的狂轰滥炸,经不住习近平日益膨胀的独裁权力的冲击。

以法治的灭亡为例,看看什么是渐进式的侵蚀。

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取得最明显进展的领域,是大众法治观念的普及。即使到了胡锦涛全面左转时期,法治的深入人心过程也没有停止。习近平上台第二年,提出了“依法治国”的口号,这一口号,从歪曲“法治”根本原则入手,开始了对法治的全面颠覆。在我稍后定义的习近平复辟成功三大杀器中,“依法治国”是其中之一:“以反复威慑政敌,以集权网罗党羽,以依法治国愚弄人民”。此后,一步一步,习近平收紧了绳索,直到2015年7月,习近平终于撕下面具,一夜之间全国范围内抓捕人权律师,从而给改革开放后持续发展的法治进程,最后画上了句号。

从开始的中国梦的幻象,到今天以威权征服世界的全民疯狂,在十年时间类似的极端民族主义的侵蚀下,中国彻底变了样,改革开放前功尽弃。

许多人说,习近平是毛泽东第二,他的意图是复辟文革,这是不准确的。这些人看到的,是习近平与毛泽东统治手段的类似之处,那是因为习与毛的统治有共同的法西斯主义基础。但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他并不想打倒资本主义消灭私有制,复辟文革也不是他的目标。习近平并不真想搞什么共产主义。他的终极目的,是在极端民族主义煽动下,实现自身“千古一帝”的抱负。

如果任其疯狂下去,习近平注定会把这个民族带入地狱。

为什么煽动极端民族主义如此可怕?因为它把一枚癌瘤,硬性植入了一个本来并无严重恶性扩张基因的民族的肌体。癌瘤一旦生根扩散,将极其难以消除。全民性的癌瘤发作后导致的失去道德理性的疯狂,与独裁统治者“千古一帝”的个人野心结合在一起,把中国带入毁灭性的结局,将只是迟早的事情。

言重了吧。希特勒也没有完全毁灭德国。

希特勒没有核武器。

极端民族主义癌瘤的扩散发作,迄今已经有多么严重?我举一个现在进行时的简单例子。

俄国侵略乌克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陆中国人支持俄国。如果你问他们,历史上俄国曾经如此欺辱中国,这次又是明显的侵略者,你为什么还去支持俄国?回答是,我们支持俄国,因为我们更恨美国。为什么恨美国?因为美国干扰中国解放台湾,因为美国阻止中国占领南海,因为美国嫉妒中国发展会超过他们,处处给中国实现伟大民族复兴制造障碍。

于是,在这样的“民族大义”背景下,所有的道义,逻辑,公理,善良,全部的人类历史,全部的中国历史,都可以随意加以修改,或者完全置之不顾,剩下的只是全体国民的义和团式的亢奋,于是,一个为上海教师涉日言论说句公道话的乡村女教师,会先是被捕,进而被逼迫走上了背井离乡的流亡道路,逼迫者中,甚至包括真心鄙视她的女孩的母亲,以及自以为大义凛然的她的全部亲属;于是,一个很平常的,建议为增加抵抗力,疫情期间早餐多吃点奶蛋制品的医生的话,也会引发痛斥崇洋媚外打倒卖国贼的网上喧嚣。

癌瘤已经扩散。这个国家的前景,令人不寒而栗。

不错,今年以来,习近平犯了许多严重错误,于是各种传闻蜂起。但实际上,这些错误并不会动摇习近平的独裁统治。我在前几章陈述过一些难以撼动习近平的原因,这里强调另一个要素:习近平独裁统治有一个重要特点,他的民族复兴,比毛泽东的解放人类,对义和团的后代们,拥有无数倍更强大的蛊惑力。需要的,只是时机与火种。十年磨一剑,习近平及其团伙,在构筑表面虚幻中国梦,实则千古帝王梦的民意基础方面,已经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把自己粉饰成未来的希望甚至民族的救星,习近平独裁统治的基础,是牢固的,几个月后的终身制复辟,是不可避免的。再引用我五年前说过的几句话:”现在如果写习近平,就不再是讨论一代妖孽作祟的问题,而是长期困扰中国大陆无法摆脱的心腹大患的问题。“

如今,五年过去了,局面只是变得更加严峻。

本章结束前,顺便议论几句,那个神秘的,中共当局不遗余力鼓吹的,号称新冠神药的“莲花清瘟”,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

“莲花清瘟”的出笼,是石家庄的那个以岭药业,在以毒攻毒的巫术一样的愚蠢理念下,推出来的中国大陆无数假药中的一种。这些假药,即便无毒,也绝不可能治病。事实上,它们中的多数,是有毒的。三年前,新冠之初,中国大陆看准了政治风向的无良学者,迎合“大力宣传推广中医药”的命令,把“莲花清瘟”推到了前台,从而可能的毒药一举成为治疗新冠病人的必用药,甚至严肃的医学科学家们,也不得不为其医疗效果背书。上海封城期间,这个“莲花清瘟”,可以占用极其宝贵的运力,压倒所有其他救急物资,成为每家必备。有人质疑此药真实效果,立刻被全网禁言,并从此消声匿迹。而后,鉴于质疑声音不断,有些地区,减少了“莲花清瘟”的使用,代之以同样没有任何实验基础的另外的中药包,照样人手必备。

为什么关乎人民健康安危的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有些人说,这表明了制药厂是多么财大气粗,有些人说,中国人就是盲目信任专家,等等。都不对。真实的故事,是因为“大力宣传推广中医药”的命令,来自于习近平本人。为此,北京市甚至制定法律,诋毁中医药者,将可以刑事论罪。于是,还算属于科学方面的中医药,竟然有了与那些编造的中共革命烈士同样的“禁评”特权。

那么,习近平是真的相信中医药威力超级强大?这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不管习近平信或不信,他的“大力宣传推广中医药”的命令,根本上,是他鼓动民族自豪感的整体布局中的一部分。回头再看看维基百科关于极端民族主义的定义:“极端民族主义本质上是仇外的,并且会通过神话自己历史上的伟大成就,或者强调对历史宿敌的仇恨来实现自身的合法化。”

这几句话,是分析习近平当局众多违反基本常识的所作所为的一个关键。

从而,与百害丛生的顽固僵硬的清零政策并列,“莲花清瘟”,或者穿帮后的其他什么品牌中医药,都是习近平策划中的,将来宣布中国抗击疫情伟大胜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习近平的专制体制优于民主体制,中华文化优于西方文化的具体证明,是他的煽动极端民族主义自豪感的不可或缺的环节。

请注意,我并不是一概地反中医反中药,我只是想说明,对于病毒,中医中药是无能为力的。迄今三年疫情期间,所有的与中医药有关的宣传,都是习近平政治需要驱动下的闹剧。至于坚持使用落后的,统计数据贫乏的中国灭活疫苗,坚决拒绝效果显著,经过严密科学验证的西方mRNA疫苗;强制推行包含已知有毒成分,很可能起治疗反作用的“莲花清瘟”类的巫术假药,等等,这些祸害人民的事情,都是忽略不计的。

说到底,怎样地祸害了人民,一代天骄习近平,是根本不关心的。


关于习近平与毛泽东哪个是更大的祸害,我零零散散说了些想法。今后会对全文做一些整理,目前暂时告一段落。

谢谢阅读。

赞同 4
578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