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网友:还不算很老,为什么我没有写出《百年妖孽习近平》

日前在网上搜寻我过去写过的有关习近平的文字,读到了一位不知名网友的两句话:“钟明曾说准备写作《百年妖孽习近平》,但一直没有写,也许他太老了”。我不由忍俊不禁。首先,非常感谢这位网友还记得这件事。实际情况是,我老了不假,但思维还是一如既往清晰得很,也还能继续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字。:)

下面回顾一下当时我做出这样的写作计划的背景,最后回答一下我为什么没有去写《百年妖孽习近平》。跟随本文对一些历史事件的追述,相信我们都能够清楚看到,自从上任开始,习近平及其同伙们,就在策划复辟领袖终身制。

这绝非许多为习近平辩解的人所说的,他的复辟是为形势所迫。

可惜,当人们意识到,习近平作为另一个大独裁者的出现不可避免时,已经为时太晚了。我这里说的人们,也包括胡温江朱这些人,我相信,没有哪个中共前领导人,愿意看到一个毛泽东式的拥有生杀予夺权力的新暴君,这不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也不符合他们每个人背后巨大的家族利益。

那是九年前,丑剧在中国再次拉开了帷幕。

我第一次注意到了习近平的帝王意识,是在2013年的10月下旬,习近平大张旗鼓开中共先例,为其父习仲勋庆祝百年冥寿。当时习近平接替胡锦涛上台还不到一年。在博讯一篇相关文章中,我写道:

“这幕(为习仲勋庆贺冥寿)的闹剧,只能是习近平自己导演的,因为这种罕见的吹捧,里面是有潜在风险的,下面的人谁敢胡来?至于习近平为什么要这么做,博讯刚好有另一篇黄长烨(朝鲜高官)写的回忆录,我摘录一段:‘随着金正日掌握权力,金正日对自己的父亲开始了造神运动,金日成的想法也变了。金日成开始重修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的墓地。最让人不可理喻的是,每到节日,就领着高级干部们去自己祖上的墓地祭拜’”。

我继续写道:“习近平显然有强烈的独裁倾向,加上其思想保守顽固,未来几年会发生些什么事情,现在没有人能预料。”

10个月后,2014年8月1日,我那时已基本上看清了习近平的目标,就是在中国复辟自己的终身制。我在博讯写道:“建立类似于朝鲜金家王朝那样的世袭体制,制造中国式的‘白头山血统’,很可能是习近平的目标,也是他取得红二代支持的根本原因。如果习近平得逞,尝试恢复终身制,是完全可能的。”

两个月后,2014年10月,习近平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也就是周小平(带鱼)面圣接受册封那次。几天后,在学习了习近平座谈会讲话之后,北京大学教授范曾等九人,发表了学习感想。这九位教授们的“感言”,导致我最后断定,习近平的目标就是复辟终身制。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在博讯说,我将写一篇名为《百年妖孽习近平》的文章。这就是网友提到的,我想写这么一篇文章的由来。

百年妖孽中的“百年”,是什么意思?因为第二年,2015年,是袁世凯复辟帝制一百周年。中国历史的又一次轮回。

为什么我把范曾等人针对习近平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感言,与袁世凯复辟帝制连在了一起?

还记得吗?袁世凯之子袁克定,伙同当时几个帝制余孽,炮制了劝进假象,谎称天下民意,哄骗袁世凯复辟登基;那么又怎么会把习近平牵扯进去?因为范曾等人的奇文,实际上是他们写给习近平的劝进书,唯一区别是,这次幕后操作假冒天下民意劝进的,不再是习近平身边袁克定式的人物,而是习近平自己。

范曾等九教授的感言,以诗歌唱和的形式,发表在国内各大主流媒体。我把范曾的全诗登出,其他八教授的唱和,只摘录些关键的句子:

七律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

范曾

皇图八万沐初阳,耸嶽奔川隱佛香。 早觉神州辞厄运,欣迎大塊著文章。 龙吟昊宇当非昨,凤择高枝胜往常。 妙笔丹青轮斫手,挥鞭电掣向康莊。

如果说范曾的诗句还是在躲躲闪闪,那么与他唱和的另外八位教授,就要露骨得多了,关键句子比如:

“鼎革亲传列圣意,劳谦终卜贵知常” “抱沖持节向朝阳,荡荡无私奉瓣香” “文苑尧天有艳阳,奇花竞放满庭香” “金秋帝庙正高阳,领袖群贤话艺常” “为有旧邦开盛世,共襄新命出华章” “汉唐盛世期重见,大美通衢是彠庄” “早叹曠原期绝巚,共登峰岫思华章” “中兴可待承明主,艺苑还应别旧章” “一代天骄承大梦,千秋伟业向康庄”

等等等等。要知道,习近平此时,上台还不到两年。以毛泽东为例,试问,哪个教授,敢用这种直接劝其称帝的话去赞颂毛泽东?如果只是一个人,两个人,天生的不知深浅的马屁精,也就罢了,但九个饱经风雨的老油条,读了一篇最高领袖的讲话,居然从中体会出领袖想当皇帝,于是又同时获得了“劝进”灵感,这可能是自发的吗?他们哪来这么大胆子?不可能是自发的,只能是习近平复辟途中的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当然了,习近平知道,中国从不缺无耻文人。

又是一年后,2015年9月。借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年,习近平的宣传喉舌煽动了一场仇日狂潮,进而举办了声势浩大的阅兵。紧跟着,习近平宣布将大军区调整为战区,并且在军队各要害部门安插了自己的亲信。此时我在博讯发言断定,习近平复辟终身制成功,已经不可阻挡。我在以后许多发言中,多次阐明了为什么我对习近平复辟终身制如此深恶痛绝:“因为习近平为了平稳实现目的,必然要通过不断加速中国大陆极权化,来为其复辟活动护航。”

上世纪八十年代伟大的改革开放,在八九年不幸夭折。但并不是所有的改革成果都毁于一旦。其中保留下来的最重要成果,就是废除了领袖终身制。要知道,被废除的不仅是毛泽东开创的中共领袖终身制,而是几千年的中国皇帝终身制。这在当时的共产主义国家中,是绝对了不起的创举。诚然,中共仍然是个专制政党,但一旦取消了终身制,再次出现一个毛泽东一样的,能有足够权力与时间为所欲为的,进而给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新的“伟大领袖”,这样的可能性,也就根本上被消除了。

不幸的是,我们都知道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后来发生了什么,那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遗憾;更不幸的是,经过了近十年操作,习近平终于推倒了取消终身制这项尚存的最重要的改革成果。如今,我们目睹着中国社会每天都在上演的不断的极权化。

再重复一遍:习近平的复辟,绝非某些吹鼓手诡辩的所谓“形势所迫”;他从上台的第一天起,就在为复辟做准备,他的成功,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再次被抛入了前途未卜的巨大危险之中。

人们称习近平为今日毛泽东,称习近平的各种复辟活动为文革2.0. 这样的类比过头吗?答案是,表面上,这些类比很准确,比如习近平的残酷专制,已经赶上并在某些方面超过毛泽东,比如习近平及其团伙正在复辟文革中的许多做法。那么表面下呢?习近平是不是今日毛泽东?他不是,因为他比毛泽东要危险得多,这是明摆在眼前,非常肯定的。详细阐明这一点,超出了本文的主题范围。

回到主题,关于本文标题中不知名网友的疑惑。

实际上,对他的疑惑,我曾做出过说明。那是五年前,2017年初,在答复一位多次敦促我完成“百年妖孽”的叫做“tunku”的博讯网友时,我写到:

“谢谢关注,转眼已经几年了。记得当时我打算写篇《百年妖孽习近平》的文章,本意是想把习近平与袁世凯比较,意在警告习近平复辟终身制的危险,但坦率地说,虽然我坚信没有看错习近平意图,但我当时并不肯定他会成功,即便成功,也是短命的,像袁世凯一样,这也是‘妖孽’的涵义。

“不幸的是,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习近平终身制复辟不但成功了,他不断完善的极权体制,将左右中共大陆未来二十年的政局,未来一代人的命运,后果是灾难性的。现在如果写习近平,就不再是讨论一代妖孽作祟的问题,而是长期困扰中国大陆无法摆脱的心腹大患的问题。”

那是2017年。如今,又是五年过去了。虽然,今天,中国似乎还站在十字路口,但实际上,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

赞同 11
663 次浏览
3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楼主见微知著啊,手动点赞!

( 由 作者 于 5月4日 编辑 )
独裁者

到现在我都很好奇,习近平大权在握,一言九鼎,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权利?

搞不好今年党内反习势力就成功阻止连任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