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篇】苹果和立场新闻都倒下了,他们没能推倒阻挡自由之风的刽子手

首先祝各位膜友、7友们新年快乐,虽然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家这几年可能越来越不快乐了。但是来日方长,我们虽然身处黑暗,依然要心向光明。读到此文的各位估计还年轻,即使不能目睹共产党的覆灭,也应该能挺到维尼习主席和小猪林郑特首翘辫子的那天。

半年前苹果被查封的时候我说过“有两个《苹果日报》”来缅怀并肯定苹果的贡献。这两天立场新闻的关停让我更受触动,而且立场被查封的性质比苹果的关门更残酷、更恶劣。

苹果就像是《悲惨世界》里面的人物加弗罗什(Gavroche)。加弗罗什的出身是一个街头小混混,后来“上了贼船”加入了革命行业,却依然不改玩世不恭的态度和江湖习气。他是来自社会底层的代表,拥有者不羁的灵魂。就像《苹果日报》是万马齐喑之时唯一一个不守规矩揭穿共产党的面具的媒体。但在革命开始之前,加弗罗什只是恶棍父亲德纳第的街头打手和探子,而在占中之前,苹果也只是个令人生厌的八卦小报(参考周杰伦的歌《四面楚歌》)。加弗罗什和黎智英以及整个苹果传媒从“下流者”到“义士”的转型始自他们投入革命,但是他们在对面的庞然大物之前只是以卵击石。两者在死亡/覆灭之前的那一刹那是他们人生的最高峰,造就了一个英雄的形象,将最后的希望传递给依然在战斗的众人。

这里我还要补充一个半年前没说过的观点。墙内有些人说《苹果日报》扰乱媒体秩序,播报假新闻,早该封了。这个问题同样可以换到《悲》里面加弗罗什的情景。加弗罗什最后被军警打死,是因为他是个街头混子,还是因为他参与革命?加弗罗什没有因为帮助父亲的犯罪团伙越狱以及其他的街头犯罪行为受到任何惩罚,最后被射杀只是因为从街垒后走了出来被军警“枪打出头鸟”。而苹果被查封,正常人也都能看出来是因为当了反对者,而非播报各种侵犯隐私的八卦小道消息(参考亲共八卦小报《东方日报》小人得志的模样)。这恰好说明了雨果笔下的法国政府以及现实世界的中共港共政府平时“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却在危害到自己的统治时又肆意践踏法律、自由和人权的事实。

而立场对应的是《悲》里面的安灼拉(Enjolras)形象。安灼拉和他的ABC朋友们都是法国的大学生,是人中翘楚,法国的精英,就像立场的管理层也都是香港的精英。立场从成立到关停只有14-21这短短的几年的历史,就像安灼拉在书中的活跃时间主要都是革命前以及革命爆发时的几个月。他们不是参与者,而是组织者。组织者和参与者的不同在于,他们不光要反对,还要支持特定的理想和信念。立场的信念在于“宣示立场,不掩饰、不回避,坚持报道真相”。以立场员工们在反送中期间的行为,他们无愧于此slogan,也因此让一个成立短短几年的组织成为香港公信力最高的媒体。最后铁拳砸下,不可避免的失败降临,立场和安灼拉都如受难耶稣般倒下,也在社会巨变中找到了自己最终的归宿,以死明志。他们唯一的“错”,就是和中央唱反调,他们的“死”,最终也宣告了革命的失败。

大学生安灼拉与街头混混加弗罗什,立场的高层吴霭仪律师、何韵诗、蔡东豪等精英与来自顺德只有小学文化的难民黎智英本属于不同阶层,最终却因为同一个目标走到了一起,面对利维坦式的敌人孤注一掷。雨果笔下的法国路易腓力政府是利维坦,中共是一个比路易腓力政府还要暴虐百倍的大号利维坦。法国人经过若干年的斗争才能争取到共和制的回归,香港人尽力了,剩下的路,只能由中国内地爆发反共革命来铺成,这注定会是一条无比艰险的路。

今天也是梅艳芳阿姐去世18周年的日子。彼时的香港虽然同样为一次冠状病毒疫情所困扰,但彼时的魔王还未露出獠牙,社会的一切依然井然有序。阿姐如果在泉下有知,她一定会为当今面目全非的东方之珠感到痛心,同时为有何韵诗这样一个徒弟而感到骄傲。假如梅姐有幸活到今日,她也一定会同何韵诗一起,为香港那转瞬即逝的自由而战,甚至冲到一线前,对抗魔王的爪牙。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

作者 于 2022年1月1日 编辑
赞同 7
254 次浏览
2 个评论
中间偏左人

七月王朝被推翻后法国人虽然建立了第二共和——但第二共和很快就让拿破仑一世的侄子拿破仑三世成了总统。拿破仑三世充分继承了叔叔拿破仑一世的野心,不到四年就将第二共和转变成了第二帝国。

直到1871年,随着战争的结束,第二帝国和第二帝国被推翻后的临时政府都不复存在——法国人才建立了第三共和,法国的共和制度才从此稳定了下来。

而此时,距离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已经过了82年。

虽然第一共和国并不稳定,存在诸多问题,但仍然为后世法国的民主共和铺平了道路。而墙国大陆从来体会过如此的民主——在没有第一共和铺路的情况下,道路会更加曲折艰难。

耶渣
狼狼醬 私信可以,但我保留你亂罵的時候公開私信的權利。不算好的基督徒,深信左右都是膠的港獨。

即使安灼拉和加弗羅什都倒在槍林彈雨中,但是革命和自由仍然沒有停止。折翼的鳥兒散落一地,抬頭一看,更多的幼鳥正在學飛。

祝願剩下來的傳媒和手足懂得自衛,一邊機敏地躲過槍火一邊拾得滿籃子彈而歸。

作者 于 2021年12月31日 编辑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