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直木奖获奖小说《蜩之记》节选

文学

那天春光明媚,庄三郎经过光明院的大门,在小佛堂旁边看见一棵老梅树。

他在光明院门口告知自己的来访,将兵右卫门大人的书信交给门口的仆人。仆人进去后不久出来,引领庄三郎进入佛堂。佛堂内供奉着三尊佛像,线香的烟袅袅升起,气氛庄严宁静。


庄三郎此次向兵右卫门大人请缨来探访松吟尼,是为了查询秋谷大人在前藩主顺庆院大人家谱中的记载是否属实。

人所共知,秋谷被顺庆院判切腹,由于秋谷负责为顺庆院修家谱,切腹并定在十年后。而今已经过了八年。年轻气盛的庄三郎由于犯了小错,被罚给秋谷当编纂家谱的助手,顺便监视。在接触中,他发现秋谷是一个谦和庄重,为人正派的武士,想不通会犯下什么大错,被判切腹。

“秋谷大人曾经救过顺庆院大人的侧室阿由夫人一命,二人因此有了奸情。”有人告诉庄三郎。庄三郎大惊,怎么也想不通秋谷会做这种事。

庄三郎跟上司兵右卫门报告家谱的进展,提到“耳聞松吟尼師太獲得顺庆院原諒,但不愿意还俗。”提到松吟尼的名字时,兵右卫门的眼睛亮了一下。

“你应该知道,松吟尼就是跟秋谷私通的阿由夫人吧?她被顺庆院大人责罚出家,但四年前顺庆院大人已经原谅了她,并恢复了她的俸禄和地位。当时我以为顺庆院大人也解除了对秋谷的处罚,但并没有。”兵右卫门接着低声说:“假如秋谷知道了松吟尼已经被顺庆院大人原谅,为何不请求大人也原谅自己呢?想不通。”

庄三郎默默点头。顺庆院在前一年猝死,庄三郎最近开始怀疑,是否顺庆院在临死前下了密旨原谅秋谷,但被大臣们搁置了。

于是庄三郎上前询问:“既然如此,能否请大人允许我前往松吟尼处一探究竟?”

兵右卫门狐疑地看着庄三郎。然而,探探松吟尼的口风,也许能知道她和秋谷是否还有联系,也许能推测秋谷将会怎么在藩主家谱中记载这一段秘辛。

兵右卫门慢慢转向庄三郎:“你可以去,但是我警告你,无论从松吟尼口中听到什么,都不准向任何人泄露!”

庄三郎一想到秋谷的一家,郁太郎,织江,以及薰,想救秋谷一命的心情就更加强烈。


庄三郎坐在地板上不多时,头缠白色头巾,身着素袍的松吟尼,轻轻走进来。松吟尼面庞高贵清雅,虽然剃了头发,仍可见昔日美丽。

庄三郎低头行礼,松吟尼点头致意,先给菩萨上香,双手合十,然后缓缓转向庄三郎:“听说你在秋谷施主身边做事?”

“是的,我参与编纂藩主家谱。”

“秋谷施主身体健康吗?“

语带询问故人消息的意味。

秋谷被贬职幽禁,两年后即将切腹,松吟尼询问他近况的语气中,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急迫。

庄三郎对松吟尼的态度很诧异。秋谷被赐死与救松吟尼有很大干系,何以她如何轻描淡写?庄三郎抬起头来。

“秋谷大人日子过得充实勤勉。我今天来,是想就顺庆院大人原谅您一事,向您请教。“

松吟尼若有所思,她有点猜不透庄三郎想问什么。

“你想问的是?“

“顺庆院大人或许原谅了您,但是秋谷大人则必须切腹。“

松吟尼脸色一沉,注视着庄三郎:“你真的是秋谷施主身边的人吗?”

“是的“。庄三郎肯定地回答。

“既然如此,你没听说过顺庆院大人下达了赦免秋谷施主的密旨吗,只要秋谷肯自行申辩?“

庄三郎摇摇头:“没听说过,不仅是我,藩内所有人都没听说过。秋谷大人也只字未提。”

松吟尼脸色变得苍白。

“那么,他没有向顺庆院大人进行申辩,打算就这么送死吗?” 庄三郎倒吸一口凉气。

“顺庆院大人说,如果我将秋谷施主带我冲破重围离开府邸的那一晚的据实已告,就原谅我,如果秋谷施主也如实讲述,也会原谅秋谷施主。 四年前,我曾经在寺里见过秋谷施主,告诉他这件事。我一心以为,秋谷施主会照办,也会获得原谅。那一晚我们完全清白,并无不可告人之处。“

庄三郎目瞪口呆:有如此机会,为何秋谷不在前藩主在世时自行申辩呢?

室内静默,听得见庭院里黄莺的鸣叫。

良久,庄三郎抬起头来问:“我听说,师太幼时呆在秋谷大人家,是吗?”

“因为家父是秋谷家的仆役,所以我从小也在他家侍奉。”

“那么,您当时和秋谷大人——” 庄三郎说不下去了。

松吟尼面露微笑:“秋谷大人在是十五岁时被户田家收为养子,之前我们连话都没有讲过。“

”这样啊,我以为秋谷大人…有人说,秋谷大人是为了一个女子而打算牺牲自己。“

松吟尼好像没有听见庄三郎的话,她望向庭院,沉默许久后,好像自言自语道:“城邑的樱马场,樱花今年依旧美丽盛开吧?”

樱马场是位于护城河畔,武士宅邸林立,从马场周围到河堤,种植着大约两百柱樱花树。在樱花季,人们会到河堤边赏花。

松吟尼眼中带着忧郁,娓娓说起:“那是什么时候?我记得好像是秋谷施主被户田家收为养子三年后,我十七岁那年。春天的时候,我和秋谷施主在河堤上见过面。”


天明七年(1787)春天,松吟尼当时还叫做阿由,在秋谷的本家打杂。一天下午,阿由替夫人跑腿去城邑的布店,回来的路上,她被春天的暖风吸引,改走河堤回家。

天空晴朗,樱花盛开,阿由眺望着樱花,忽然听到由叫骂声。她顺着声音看,三名中年武士围着一个年轻武士。

阿由看到青年武士的脸,不由地用手捂住了口。

阿由认得他。在他背收养离开家之前,虽然二人不曾交谈,阿由经常看见他一大清早庭院里挥剑的身影。

但是她不过是个打杂的小女孩,地位悬殊,也就没有对主人家的少爷有过任何想法。但在河堤上这一天,再次见到他,阿由没有立刻转身离去。因为那群中年武士气势汹汹,大声责难着青年武士。

他们越骂越起劲,秋谷只是淡定地站着不做声。其中一个中年武士似乎另有想法,对着秋谷耳语了几句,秋谷露出苦笑,摇摇头,似乎拒绝了某种条件。那个中年武士垮着一张脸,环顾四周,似乎在确认周围没有人会看见他们的行动。

中年武士看到了河堤上的阿由,赶紧对同伴说了几句,他们瞪了秋谷几眼,然后离去。

武士们离开之后,秋谷缓缓走上河堤,他远远望着阿由,点头致意,似乎在称谢。从她身边经过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是阿由吗?“

被他这么一问,阿由惊讶于秋谷居然认识自己,不禁低头行礼,说:“是的,好久不见。”

秋谷腼腆地笑了。

“是啊,好久不见,被你看到我丢人现眼的样子。“

“你们在争吵吗?“

“也不是很严重,他们是我在勘定所的同事,看我的工作不顺眼,向教训我一下。“

秋谷不肯再多说。不过阿由觉得自己隐约猜得到。她一直觉得秋谷是一个正直的人。

“秋谷大人一定会出人头地。”

说完阿由脸红了。对主人家的少爷用何种亲昵的方式说话,是一种僭越。她懊悔不已,抬起头来的时候,听见秋谷开心地说:“既然阿由这么说,我就非得成为了不起的人物不可了。”

一阵风吹来。

秋谷在她眼前笑着,樱花花瓣像大雪一样飘落在他身旁。阿由在很久之后,脑海里依旧记着当时的情景。


“我年轻的时候,只跟秋谷施主说过那一次话。“

“后来你们没有再见过面吗。“

”当时过了几天,我出门跑腿,回来又经过河堤,当然,秋谷施主并不在哪里去。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河堤的樱花。当时我被微服赏花的顺庆院大人看见了,他的侍卫赤座大人来到我的主人家,说要收我为养女,然后让我成为顺庆院大人的侧室。仆役的女儿没有拒绝的权利。“

庄三郎问:“也许,秋谷大人把那天的事也记在心中,所以在您遇袭时,才会奋不顾身地救您?“

松吟尼闭上眼睛,仿佛在回想过去。


遇袭那夜,秋谷带着阿由夫人逃入市区,潜入一家他似乎熟悉的店铺。他让她在内堂休息,他隔着一扇纸门在外堂守护,整夜未合眼。

阿由夫人也迟迟无法入睡,除了被人追杀的恐惧之外,也对未来担忧不已。尽管如此,有了秋谷的守护,她安心你不少。

她躺下休息,隔着纸门问秋谷:“你记得曾经在尾木川的河堤上见过我吗?”

秋谷隔了半晌才回答:“记得,是天明七年的春天。”

阿由夫人没想到,秋谷连年份都记得。

“那一年政治气氛紧张,我年轻气盛,急功好利,跟同事交恶。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稍微克制一下,就不会有那样的争执了。“秋谷以缅怀的语气说。

“秋谷大人,你的性子还是没有变啊。“

“是吗?我觉得自己变了不少。”

“不,你没有变。你像这样保护我把我藏起来,你的功劳未必会得到认同。明知如此,你还是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那是因为——“

秋谷隔了一会儿才静静地说:“有些事,我是凭感情去做的。”

阿由夫人内心一阵悸动,秋谷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感情这两个字呢?

”你指的是?“

阿由夫人希望那和自己珍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一致。

”或许是珍惜自己年轻时的感情。“秋谷感慨。

”这样啊,我也想珍惜当时的自己。“阿由夫人勉强回应。

无论年轻时,心中抱着何种感情,都已经尘封在岁月的洪流中。如今这两人,只能允许珍惜年轻时的自己。四周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

两人不再交谈,直到天明。


“庄三郎施主“,松吟尼打破沉默,”我不懂威慑呢们秋谷施主坚持要寻死,请你务必救他一命。“

心因你低头请求。头巾轻轻摆动,令庄三郎联想起白色的百合花。想要救秋谷一命的一朵花,在微暗的佛堂中,淡淡地发出幽香。

作者:叶室麟

《蜩之记》epub下载

( 由 作者 于 12月7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